《台劇》『想見你』第 10 集詳細劇情、心得 – 我寧願這樣記得,你從未離開過我的世界

1 ~ 13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10 集劇情、心得:

1. 有雷劇情介紹

2. 下集預告

3. 本集心得

4. 預告心得

1. 第 10 集劇情介紹 —「我寧願這樣記得,你從未離開過我的世界。」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黃雨萱獨白(背景音樂是莫文蔚的「真的嗎」):「欸,王詮勝,你知道嗎?從飛機失事的那一天開始,每個人都在跟我說,不要難過。因為有一天,寂寞會習慣,傷口會癒合,思念會消散,時間會帶走一切,把快樂帶回來。然後我收到了他們跟我說的「生日快樂」,然後我聽到了他們跟我說「聖誕快樂」,然後我看到了他們跟我說的「新年快樂」,然後我學會跟自己說「情人節快樂」,直到我等到了另一個「生日快樂」,我才發現,原來時間帶走的就只有歲月。而我,卻始終,停留在原地。而你,卻始終,也沒有離開過。」

詮勝陪雨萱找房子住,雨萱覺得以她自己一個人的預算太低,找不到適合的房子,詮勝問:「那兩個人的預算呢?」畫面回到 1998 年子維問穿越時空的雨萱:「所以你們兩個就住在一起了?」雨萱說:「嗯,我們就住在一起了,我本來還很擔心,才剛開始交往,這麼快住在一起真的好嗎?不過後來發現都是我想太多了,自從我們住在一起之後,我才知道他有多好,很多時候,我不用說,他也不用問,他就是知道我想要什麼,我不要什麼,我們在一起總是能互相體諒,總是能牽著手,朝同一個方向前進。就算偶爾因為工作的關係,沒辦法見面,但不管距離多遠,我們的心都是在一起的。雖然偶爾還是會吵架,有不愉快的時候,但每次和好之後,只是更讓我知道,我對他來說有多種要。直到那一天…」

畫面回到 2019 子維對雨萱說:「直到那一天,妳告訴我,妳要外派到上海工作的事情,我才想到當年妳曾經告訴我,王詮勝離開妳的原因,也就是那個時候,我才發現,這些年,我以王詮勝這個身分做的美夢,終於到了結束的時候。可是我,不甘心就這樣結束,所以那個時候的我,做了一個很自私的決定,我要放下改變那些過去的念頭,不管用什麼方法,我都要繼續待在妳身邊。」雨萱問:「所以你那個時候,決定跟我求婚,是因為你想以家人的身分,陪我一起去上海嗎?」子維點頭說:「只是我怎麼樣都沒有想到,那一天,我還來不及跟妳求婚,妳就先走一步,搭上了飛往上海的飛機,為了要追妳回來,我到了機場,買了最近的一班飛往上海的機票,但是當我拿到機票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不管我多麼努力想要爭取,繼續待在妳身邊的機會,到最後,反而讓我踏上了離開妳的那條路。」

雨萱問:「等一下,你的意思是,你在坐上那班飛機之前,就已經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了?!」畫面來到 2017 年,詮勝在機場坐著思考,突然老子維來了,跟他說:「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詮勝抬頭看到子維驚呆了,子維繼續說:「你現在心裡應該正在想,如果你可以阻止這班飛機起飛,是不是就可以挽救這些人,改變這一切?對不起,就憑你一個人,是改變不了這一切的。你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選擇不搭上這班飛機,雖然我不知道未來將會如何改變,但至少這樣一來,你可以繼續留在黃雨萱身邊,也就不必承受後來我所經歷的那一切。」子維從口袋拿出機票說:「這是下一班飛往上海的飛機。」

詮勝說:「可是如果我沒有搭上這班飛機,那現在的你會怎麼樣?如果我沒有離開這裡,那黃雨萱又要怎麼回到過去,我又要怎麼愛上她?」子維想了想說:「也是啦!」詮勝接著說:「我到底在這裡掙扎什麼,當我決定用王詮勝的身分,和黃雨萱相遇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應該要知道,這天遲早都會來。」詮勝對著子維說:「打從一開始,我們就是為了這一刻而來到這裡。」此時詮勝要搭的班機已經要登機了,詮勝說:「我想我知道應該要怎麼做了。」詮勝離開前突然回去子維旁邊,拿出他的手機說:「差點忘了,這裡面有這些年,我和雨萱一起的回憶,麻煩你幫我好好保管。」子維點頭收下後,詮勝就離開了。

畫面回到 2019 年,子維對雨萱說:「接下來,就跟當時新聞報的一樣,飛機起飛沒多久之後就出事了。然後當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回到了 2003 年,也就是當時那場車禍發生後的兩個禮拜。當我醒來,回到我原本的世界之後,我才慢慢開始明白,當初另一個我,在機場跟我說的那句話,如果我選擇不上那班飛機,我就可以不必承受後來他所經歷的那一切的痛苦,是什麼意思,那場車禍帶給我的傷害,遠遠超乎我的想像,我花了整整快兩年的時間,才讓自己重新站起來。」

「但比起那些身體上的疼痛,更讓我無法承受的,是我明明就跟妳處在同一個時空,可是我都不能去見妳。我原本以為我可以熬過這一切,但我卻沒有想過,沒有妳在身邊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此的難熬。我只能不斷地活在有妳的回憶裡,一個人孤獨地活著,等待著,想念著。在等待再次與你相遇的漫長煎熬裡,唯一支撐我堅持下去的理由,就是掌握這次重新來過的機會,去彌補那些我曾經錯過,無法挽回的過去。可是,我還是錯過了…明明早就知道莫俊傑會…最後還是來不及阻止他,我對不起他…」

Advertisement

子維哭得很傷心,雨萱抱著子維安慰他。接著雨萱帶子維回家,子維看著他非常懷念的家,看得出神,他想到曾經有一天,詮勝因為重感冒而無法去伍佰的演唱會,此時雨萱抱著一箱材料回來,把家裡裝潢得很像演唱會,並大聲播放伍佰的音樂,讓詮勝感覺身在演唱會現場,笑得很開心。想到這些的子維,發現當時的裝飾還在,他情不自禁地去碰,突然雨萱從背後抱住子維說:「我終於等到你回家了。」子維摸著雨萱的手說:「對不起,讓妳等這麼久。」

兩人在沙發上,雨萱說:「我沒聽錯吧?你要我這次回去什麼都不要做?不要找殺了陳韻如的兇手?然後也不要告訴你跟莫俊傑未來發生的任何事情?」「對,現在妳唯一要做的,就是想辦法以陳韻如的身分,讓她度過 1999 年的小年夜,只要讓她活過那一天,無論如何,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妳只要做到這件事就好了。」「我不懂,你等了那麼久,經歷了那麼多痛苦,不就是要我再回到過去,阻止這一切發生嗎?為什麼現在要我回去,但是什麼都不做啊?」

「也許就是因為我們太想要改變這一切,才會導致這些事情一再的發生,就像當我還是王詮勝的時候,我為了要改變離開妳的未來,我用盡了一切的努力,可是到最後,讓我搭上那班飛機的,卻是我自己。在這等待跟妳重逢的十五年以來,我沒有一天不去想我們兩個之間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情,我不禁會在心裡面問我自己,這樣的場景,是不是在這無數交錯循環的時空之中,早已發生過千萬次,而每一次,我都會像現在這樣,無可救藥的,愛上那個來自未來想要改變這一切的妳,每一次妳都會像現在這樣,不論妳怎麼努力地想要說服我,去相信妳所說的未來,用盡了一切方法,到最後妳還是無法阻止那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

「然後每一次,我都會為了再見妳一面,而從過去來到了這裡,以王詮勝的身分,再一次的愛上妳。然後每一次,妳又會因為我的離開,為了再見我一面,又從現在回到了過去。每一次,我跟妳之間,就這樣在不同的時空,一再不斷地重複交錯,不斷地一再循環著,永遠都不會有結束的時候。」雨萱問:「如果這一切跟你說的一樣,都是無法被改變的一再循環,那我們現在做的,還有你這十五年來的等待,不就都沒有任何意義了嗎?」子維說:「是啊!所以在兩年前,當另外一個我,也就是王詮勝,到機場要搭上那一班飛往上海的飛機去找妳的時候,我不自覺的再掉入這個循環裡面,對著另外一個我,說出跟當年我曾經聽到一模一樣的話,就在我終於不再試圖去改變那個,我所知道的未來的時候,我就在這個過去沒有任何變動的循環中,看到了那一絲絲的變化…」

當時詮勝回答說:「那怎麼可以,如果我沒有搭上這班飛機,那你現在怎麼又會站在這邊?黃雨萱也不會因為我而回到過去,這樣一來,不就沒有人可以回到過去,去拯救莫俊傑、陳韻如、還有我跟你了嗎?就算最後黃雨萱無法改變這一切,但至少未來,她還有你,會一直陪在她身邊,不是嗎?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差點忘了,這手機裡面有這些年我和雨萱一起的回憶,麻煩你替我保管,還有這個戒指,交給你了。如果最後,我們都無法改變這一切的話,拜託,請你一定要好好替我照顧黃雨萱。」子維收下戒指並感到震驚。

畫面回到 2019 子維對雨萱說:「雖然只有微乎其微的幾句話,幾個情緒,甚至只是一個念頭的不同,但那跟我之前所經歷的時空軌跡是不一樣的,那個時候的王詮勝,比當年的我更勇敢,更相信妳可以做到這一切。」子維微笑,雨萱也笑了。睡前,雨萱躺在床上戴著耳機打算回到過去,她對子維說:「我怕我睡不著,你可不可以陪我講講話?」「當然可以啊!」兩人躺在床上看著對方,接著雨萱問子維戒指上寫的「Only if you asked to see me」是什麼意思?子維把他手上的戒指拿出來,上面刻著「our meeting would be meaningful to me」,他說:「只有妳想見我的時候,我們的相遇才有意義。」雨萱幫子維戴上戒指並吻了他,並把另一邊耳機給子維戴。

隔天早上醒來,雨萱發現子維不在身旁,她急著跑出房門,發現子維正在做早餐,她走過去抱住子維,子維問她:「怎麼了?是不是昨天晚上回到過去了?妳在那邊有發生什麼事情嗎?」雨萱搖搖頭說:「我只是醒來沒有看到你,覺得很害怕,我怕你昨天回來,只是一場夢。」子維抱住雨萱說:「不要怕,這不是夢,我再也不會離開妳。」兩人到韻如舅舅的店裡,討論為何昨晚雨萱無法穿越到過去,舅舅說:「所以說要觸發穿越時空的條件,就是要先有那台隨身聽,然後伍佰的 Last Dance,還要有另外一個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再來就是要坐在移動的交通工具上面?」雨萱說:「不對,我記得我第二次回去的時候,只是在家戴上耳機聽那首歌,然後閉上眼睛,再張開眼睛的時候,就回到 1998 了。」

此時雨萱電話響了,是謝醫師的診所打來,說有約診但她忘了,雨萱連忙道歉說她忘記了,並說她今天無法過去。掛掉電話後,雨萱跟其他兩人說:「我跟我的心理醫生講過我回到 1998 年的事情,提過陳韻如、莫俊傑還有李子維,他說這一切都是夢,但是我再回到 1998 的時候,在那裡遇到他,他好像還是你們班上的同學!」子維問他叫什麼名字?雨萱說:「謝芝齊」子維感到疑惑。此時畫面帶到謝醫生正在用刷子刷一塊石頭,突然有人敲門,是雨萱來了,醫生問她最近如何?雨萱說:「謝醫師,我今天不是來看診的,是有事情想要問你。」雨萱問醫生認不認識陳韻如?醫生搖頭說不認識,雨萱接著問:「那你有聽過謝宗儒這個名字嗎?」

謝醫師臉色突然變了。此時鏡頭回到子維身上,他想不起來班上有一個人叫做謝芝齊,但當雨萱拿醫生照片給他看之後,他說他記得這個人叫做「謝宗儒」。畫面回到謝醫師這,他問雨萱:「妳是從哪聽到這名字的?」「謝醫師,你以前是不是念鳳南高中三年二班,那個時候你應該不是叫做謝芝齊,是叫謝宗儒吧?」「妳真的認錯了,妳知道的那個謝宗儒不是我,是我哥。」「你哥?」「嗯,他大我六歲,但是看過他的人,都會說我們兩個長的很像,所以妳會把我認錯是他,其實很正常。我已經很久沒有跟人提過我哥的事了,小時候我們感情很好,不過就在我小學的時候,我爸媽離婚,所以我們後來就分開了,我記得最後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好像是 1999 年,因為那一年 921,所以我特別有印象。」

「那一年是有發生什麼事嗎?為什麼你們後來就沒再見面?」「那一年我哥住進了療養院,可能是因為課業壓力很大,他承受不了就精神崩潰,說什麼他體內出現了另外一個聲音,一直要他去殺人,他很害怕,就把自己關起來,甚至還出現自殘的行為。」「我可以跟你哥哥見個面嗎?」「不是不行啦!不過我可以先問妳一個問題嗎?妳是從哪裡知道關於我哥的事啊?」「我是在 1998 年遇到他的,我之前跟你說過我做了一個回到 1998 年的夢,那不是夢,那些全部都是真的。」此時畫面帶到子維,他來到以前念的高中找班導師,沒想到老師還記得他,子維問老師記不記得以前班上的班長謝宗儒?老師嘆了一口氣。

畫面又回到謝醫師身上,他問雨萱:「所以妳的意思是說,妳透過那台隨身聽,在夢境穿越了時空回到了 1998,再以陳韻如的身分,去經歷所有過去發生的事情?」「對,我真的變成了她。」謝醫師說他很難相信這樣的事情,雨萱說沒關係,但還是希望能跟他哥哥見個面問清楚。此時謝醫師電話響起,謝醫師接完後對雨萱說:「妳想跟我哥談的這件事情,讓我再想一想好嗎?」雨萱點頭後就回去了,此時謝醫師打開後方的櫃子,拿出以前陳韻如的照片,其中包括韻如換衣服被偷拍的照片,他回想起小時候有一次,他到哥哥房間偷翻抽屜時,發現這些照片,突然哥哥進來跟他說:「你在看她啊?妳是不是也覺得這個女生很漂亮?你想要她嗎?不要怕,告訴我沒有關係。」弟弟點頭,哥哥露出詭異的微笑說:「不要急,慢慢來,有一天她會是你的。」想到這些,謝醫師露出變態的笑容。

Advertisement

晚上雨萱一個人在家時,打給子維都沒人接,突然有人按門鈴,是謝醫師跑來找她,雨萱問謝醫師怎麼會來?謝醫師說:「不好意思,沒有先講一聲就直接跑過來了,是因為我一直在想,你今天在診所跟我講的事,我怎麼想都覺得很不對勁,所以才決定直接過來找妳,妳能不能把妳是怎麼回到 1998 年的事,再說的更詳細一點?」雨萱讓謝醫師進門,謝醫師拿著隨身聽問:「妳就是聽這台隨身聽回到 1998 年變成陳韻如?」「我知道聽起來很荒謬,但是你可以看這本日記,這是我從陳韻如的舅舅那裡拿到的,這是陳韻如寫的,後面是我變成她的時候寫的,不管是語氣還是筆跡,都完全不一樣。」

謝醫師說:「不管是這本日記還是關於我哥的事,這中間真的有太多沒有辦法解釋的巧合,確實讓人不得不信。雨萱,妳這麼想見我哥一面,是不是因為妳懷疑我哥就是當年殺害陳韻如的兇手?」雨萱點頭,謝醫師說:「不可能,我哥他不可能去傷害別人,他不是那一種人,真的不可能。」「謝醫師,我會想要跟你哥見面,只是希望可以當面問清楚,這樣才知道他跟陳韻如的死到底有什麼關係。」突然雨萱電話響了,她跑去陽台接電話,此時謝醫師看著隨身聽,露出詭異的神情。

子維打給雨萱說:「我快到台北了,剛看到手機,妳找我啊?」「我只是想問你什麼時候回來,你今天調查謝宗儒的事情,查的怎麼樣?」「我回去學校找以前的班導,沒想到班導竟然跟我講,謝宗儒在休學之後,因為精神問題,住進了療養院。」「這應該是在陳韻如死後沒多久吧?」「妳怎麼知道的?」「我剛好跟謝醫師在聊這個事情,原來謝宗儒是謝醫師的哥哥,他今天跟我說了很多關於他哥哥的事,他說謝宗儒精神崩潰以後,一直說自己體內出現了另一個聲音,要他去殺人。」「所以陳韻如真的是被謝宗儒殺死的?」「這我沒辦法確定,還是等你回來再說好了。」

雨萱掛掉電話後,發現謝醫師正戴著耳機閉上眼睛聽著隨身聽,她把謝醫師搖醒,謝醫師張開眼睛說:「不好意思,我只是太好奇了,所以就試了一下,結果…」雨萱問:「結果怎麼樣?」「沒想到歌太好聽了,聽著聽著,聽得太入迷就一直聽下去了。」雨萱鬆了一口氣,謝醫師問:「這首歌叫什麼?」「是伍佰的 Last Dance。」「我會記住的,我可以再跟妳要一杯咖啡嗎?」雨萱說好,於是轉身去泡咖啡,此時謝醫師說:「關於妳想跟我哥碰面的事,我剛剛想過了,如果一切就像妳說的那樣,那我想我應該已經知道,為什麼我哥會變成另外一個人了。」此時謝醫師已經走到雨萱旁邊,雨萱察覺怪怪的正要回頭,謝醫師拿出準備好的針筒往雨萱脖子上刺下去,雨萱倒在地上。

子維擔心雨萱沒吃晚餐,於是打電話給雨萱,結果都沒人接。此時畫面看到雨萱倒在家裡地上,謝醫師正在翻陳韻如的日記本,他拿起隨身聽,想著剛剛的事情。就在雨萱接子維電話的時候,謝醫師戴上耳機聽著隨身聽,突然音樂卡卡的,醒來時,謝醫師還真的回到了 1998 年的他哥(班長)身上,班長當時為了保護陳韻如不要被車撞,昏倒在地上,陳韻如一直叫他,班長醒來後,韻如問他:「沒事吧,要不要去醫院?」「沒事,不需要去醫院。這麼晚了,妳怎麼一個人在這?」「如果你沒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剛剛謝謝你。」「等一下,妳一個人要去哪裡?」「我要去找我的家人。」「現在這麼晚了,妳一個女孩子很危險,我陪妳一起找。」韻如不說話就轉頭離開,班長尾隨在後。

突然下大雨,韻如還是繼續找,班長突然停下來看著她,旁邊出現了韻如跟她說話的幻覺:「你想要我,對吧?」此時韻如回頭看了一眼,制服都被雨淋濕了,露出內衣的形狀。謝醫師想起他小時候在房間,拿出一個盒子,裡面有韻如的照片,還有韻如制服上的蝴蝶結,他聞了蝴蝶結的味道,邊看著韻如換衣服的照片打手槍。回想到這段回憶後,變成班長的謝醫師衝上前去抱住韻如,把她拖到無人的地方,韻如在地上一直掙扎:「你放開我!」此時班長把她的蝴蝶結扯掉,然後上方又出現幻覺,韻如跟他說:「你想要我對吧?那就殺了我。只要你殺了我,我就是你的了。你想對我做什麼,都隨便你。」

班長看著幻覺看傻了,韻如趁機逃脫,班長笑著追上去,趁韻如跌倒時,拿起路邊的石頭,往她頭上一砸,韻如轉過身來時,班長想要再砸一次,突然聽到雨萱一直喊他:「謝醫師」於是他回到了 2019 年,原來他之前跟雨萱說沒有穿越都是騙人的。接著謝醫師走到昏倒的雨萱旁邊摸了她的臉,露出變態的笑容,此時他聽到有人回來的聲音。子維說:「雨萱,我回來了。」子維走進門時,發現雨萱坐在沙發上睡著,他去雨萱身邊說:「雨萱,妳怎麼睡在這邊?趕快起來了,起床吃飯了啦!雨萱,妳怎麼睡這麼熟?」雨萱沒有反應。

此時謝醫師緩緩走出來,並往門口衝出去,子維看到趕緊追出去,儘管謝醫師跑得很快,但還是被子維抓到,兩人在地上扭打,子維看著他說:「謝宗儒,你對黃雨萱做了什麼?!」子維揍了他一拳後,發現他手上拿著日記本跟隨身聽,又問:「你拿她的東西幹什麼?拿來!給我!」當子維搶到日記本的時候,謝醫師趁機拿起路邊的花盆往子維頭上砸去,子維倒在地上頭流著血,謝醫師搶走日記本跟隨身聽要離開,此時子維翻過身說:「謝宗儒!還是你是…謝芝齊?」子維此時已經看不清楚,謝醫師緩緩走到子維旁邊,並拿起另一個花盆,用力的往子維頭上砸下去,子維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謝醫師轉身離開,子維的頭流出很多血。

謝醫師回到家裡,坐在沙發上,聽著隨身聽,身上滿是血跡,他閉著眼睛,臉上有被毆打的痕跡。

Advertisement

2. 下集預告:

班長在韻如的病床旁想要拉掉她的鼻管。

雨萱在療養院問謝宗儒:「謝芝齊說,你一直聽到有個聲音要你去殺人,他要你殺的人是不是陳韻如?」

謝醫師想把隨身聽摔壞,雨萱:「謝芝齊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謝醫師:「妳應該要問的是,妳對陳韻如做了什麼吧?」此時謝醫師被捕。

雨萱拿著隨身聽緊張的問老闆:「我拜託你幫我修看看,修到它能動就好,可以放一首歌的時間就可以了!」

雨萱戴著耳機躺在床上,穿越到 1998 後,雨萱抱著子維說:「如果有一天,我回到 2019 年不會回來了,那你還會像現在這樣,繼續關心我嗎?」子維回:「那很簡單啊!我就去有妳的未來找到妳,繼續對妳好。」雨萱親了子維。

 

3. 本集心得:

本集的重點整理如下:

1. 子維認為他跟雨萱的時空一直不斷的在循環與交錯,永遠不會有停止的時候,他希望雨萱下次回去的時候不要做任何想要改變過去的事情。

2. 詮勝到機場買了上海的機票,才發現他要搭的班機即將會出事,此時他遇到了老子維,告訴他無論做什麼事都無法改變,只能選擇不搭飛機,繼續跟雨萱在一起,但詮勝還是搭上飛機了,並把手機給了老子維。

3. 子維發現當他變老時,也做了跟當初老子維對他做的事情,只是這次詮勝的回答令他驚訝,因為詮勝變的更勇敢,而且還給了他戒指。

4. 子維等了 15 年,終於回到了自己的家,雨萱問他戒指上的字是什麼意思,他拿出自己的戒指說:「只有妳想見我的時候,我們的相遇才有意義。」

5. 雨萱突然想起之前穿越時遇到謝醫師的事情,跑去問他,沒想到她遇到的人是謝醫師的哥哥,且謝哥哥因為精神不穩已被關進療養院,子維回到以前的高中詢問老師時,也是一樣的答案。

6. 謝醫師跑來雨萱家裡找她,雨萱告訴他如何穿越,醫師趁雨萱跟子維講電話時,穿越到 1998 年的哥哥身上,並對陳韻如下手。

7. 謝醫師穿越回來後,讓雨萱昏倒,並拿走日記本跟隨身聽,子維回來後,謝醫師趁機逃跑,被子維抓到,但最後子維被打倒在地上,頭破血流。

8. 謝醫師搶走隨身聽跟日記本,回家後繼續穿越。

這集實在是相當精彩,首先是詮勝跟子維相見的場景,令人覺得不可思議,不過這想一想算合理,就像未來的大雄回到過去見以前的大雄一樣,子維從 2003 年穿越到 2010 年詮勝的身體,活到 2017 年準備搭飛機去上海,而老子維則是飛機失事後回到 2003 年,繼續生活著,直到 2017 年,跑去找王詮勝,兩人就這樣相見。而詮勝想到在 1998 年的時候雨萱曾經跟他說過,她男友飛機失事的事情,現在將要發生在他身上,他很不知所措,突然老子維出現,想辦法說服他不要搭上這班飛機,繼續跟雨萱在一起,但是聰明的詮勝想一想,覺得自己還是要搭上這班飛機,不然雨萱不會穿越到 1998,子維也不會在當時愛上雨萱,他也不會穿越到 2010 變成王詮勝,老子維也不會跑到機場來找他。

其實之前就有猜測過,如果真的改變了過去的事情,未來的他們會怎樣?變成陌生人?子維跟雨萱就不會相愛,韻如又會跟誰在一起?雨萱又要跟誰在一起呢?而從這幾集看來,他們其實都沒有改變過去的任何一件事情,無論是韻如的死、俊傑的自殺、甚至是詮勝的飛機失事,每一件事情都是無法被改變的,就像命中注定好的一樣。上一集也有猜測到,會不會雨萱跟子維其實一直在穿越時空交替輪迴著,直到他們找到殺人兇手結束這一切為止,而這一集子維自己就有提到,他也認為他們一直在循環交錯著,無論怎麼的想改變,最後還是無法改變,甚至自己願意踏上死亡班機。

直到子維發現那一絲絲的變化,就是當他變老去機場找詮勝時,詮勝的回答跟以前的他不一樣,很勇敢又堅強,讓他覺得似乎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希望,詮勝覺得就算他死了,還有子維可以陪著雨萱,但卻沒想到….子維竟然敗在謝醫師底下。關於雨萱為何那晚無法穿越,我覺得雨萱忘記了其實是要坐著才能穿越,之前她也試過躺著睡覺並無法穿越,加上那晚她又把另一邊的耳機給了子維,怎麼可能穿越!而雨萱接到診所才想起來她穿越時曾經遇過這個人,沒想到子維竟然對醫生的名字”謝芝齊”沒印象,還好雨萱在網路上找到醫生的照片,子維想起這人應該是叫做”謝宗儒”。

雨萱既然都已經覺得醫生怪怪的,為什麼還要單槍匹馬赴會去找謝醫生,沒有一絲防備,難道覺得醫生在醫院不可能會殺人嗎?沒想到醫生說不認識,因為雨萱遇到的人是大他六歲的哥哥,而他哥則因為 1999 年後精神崩潰住進療養院,因為有聲音要他去殺人,這很明顯代表兇手是他哥啊!原本以為哥哥的事情感覺是醫生編造出來的謊言,沒想到是真的,難怪醫生會說他不認識陳韻如他們,奇怪的是,醫生手上竟然有韻如的照片,而且他刷的那顆石頭就是當時敲昏韻如的那顆石頭!

Advertisement

不過就在雨萱要求見他哥一面時,謝醫師不是很想答應的樣子,因為感覺心理有鬼的是他,雨萱走了之後,謝醫師又拿出韻如的照片詭異的笑著,感覺就是在想著要怎麼盤算著下一步。沒想到,謝醫師竟然直搗黃龍,闖到雨萱家裡,而雨萱也傻傻的開門,甚至把所有穿越過去的一切都告訴謝醫師,媽媽沒叫妳不要亂開門讓陌生人進來嗎?不是所有事情都要告訴心理醫師好嗎?尤其是看起來有嫌疑的人,更不可以!到底這樣的人為何能當上心理醫生啊?!

當子維打給雨萱時,雨萱竟然沒有告訴子維,謝醫師在他們家裡,正常有男朋友的人,家裡有陌生男人,應該要告知一下吧!無論是心理醫生還是朋友,至少要讓快回家的男朋友有心理準備啊!而子維一定要跑回台南這麼遠的地方去找老師嗎?現在明明就有臉書、LINE、等等通訊軟體,也可以打電話啊!沒事跑那麼遠,女朋友都昏倒了還去買便當,沒接電話就算了,發現叫她沒醒的時候就應該要察覺事情不對勁啊!

而當雨萱講完電話,發現醫生戴著耳機不動時,以為他穿越了,沒想到醫生說是歌太好聽,此時讓人鬆了一口氣,結果醫生又叫雨萱去泡咖啡,感覺就是有問題啊!果然,就在泡咖啡背對著醫生時,醫生說了奇怪的話「如果一切就像妳說的那樣,那我想我應該已經知道,為什麼我哥會變成另外一個人了。」接著就拿出預藏好的針筒往雨萱脖子上刺下,接著雨萱昏倒,醫生看著隨身聽詭異的笑著,回想剛剛的畫面,其實他剛剛真的有穿越!!!

讓人恍然大悟,沒想到,醫生說他哥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是真的,因為真正變態的是醫生本人啊!不是隨便一個人戴上隨身聽就能穿越,而是要有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也就是他哥,傑克,這會不會太神奇!?而醫生為什麼會知道韻如被殺害的事情,是因為雨萱說的嗎?這段沒有演到。醫生穿越過去醒來後,是陳韻如叫醒他,當時的陳韻如在第二集的時候,因為跟李子維告白被拒絕,加上回家後又沒有看到媽媽跟弟弟,以為被拋棄,於是出去想要找家人,這位妹妹,媽媽沒告訴妳半夜不要一個人出門嗎?媽媽沒告訴妳不要站在馬路中央嗎?媽媽沒告訴妳要小心陌生男子嗎?

原本謝醫師的哥哥謝宗儒,其實是剛好路過看到陳韻如差點被車撞,於是奮不顧身地衝去救她,只是沒想到,暈倒在地上後,醒來的卻是 2019 年的變態弟弟謝芝齊,而謝醫師之前想到哥哥對他說的話:「不要急,慢慢來,有一天她會是你的。」當時的哥哥一定就是謝芝齊穿越回去,對著當時還小的自己說的,為了幫自己洗腦成為一個變態。當班長問韻如要不要有人陪時,韻如不吭一聲就走了,默認的意思?一個不熟的男人跟在身後她不會感到害怕嗎?難道是因為救命恩人就不擔心?

走著走著下起大雨,兩人全身淋的濕透,是沒傘嗎?不會去便利超商買一支嗎?還是說當時的便利超商沒開這麼晚?穿著白色的制服淋雨會變透明,後面又跟著變態,韻如真的太傻太天真。謝醫師還真的是變態,他想起之前拿著韻如換衣服的照片,而且還收藏著韻如制服的蝴蝶結,很變態的聞了一大口之後,開始看著照片打手槍,這個人確定是弟弟,因為制服上寫著謝芝齊,估計是哥哥去住院之後,把東西留給他,或是他偷走的。想完這段之後,弟弟突然又出現幻覺,旁邊有一個假想的陳韻如,叫他做壞事,於是弟弟變態上身的撲向陳韻如,並把韻如制服上的蝴蝶結扯掉,這就是他後來收藏的蝴蝶結。

而此時,幻覺又出現了,跟第五集班長看到的幻覺一樣「你想要我對吧?那就殺了我。只要你殺了我,我就是你的了。你想對我做什麼,都隨便你。」沒想到弟弟幻覺看得出神,看到韻如藉機掙脫,沒想到總是在最緊張的時刻跌倒,此時弟弟追上,拿著路邊的石頭往她頭上砸了一下,看起來弟弟真的想殺死她,只是沒想到要砸第二下時,被雨萱從 2019 喚醒,到底是誰會相信殺人一個人就可以擁有她這種沒有根據的事實?而雨萱雖然不經意的救了韻如一命,但其實若沒有雨萱引狼入室,謝醫師也不會穿越過去殺害韻如…。

回到 2019,謝醫師沒有對雨萱做什麼,只是摸了她的臉,也許正要做什麼的時候,突然發現有人回來了,謝醫師神速的把雨萱搬到沙發上躺好並躲起來,趁子維不注意的時候衝出門口,子維你馬幫幫忙,謝醫師的鞋子聲音那麼大聲,也太晚發現了吧!這裡有點怪,一般人進別人家裡應該會脫鞋子吧!為什麼謝醫師穿著皮鞋?而且子維發現時,追上去,也跑得太快了吧!不是跛腳嗎?感覺醫生應該可以逃掉,沒想到卻被子維逮個正著,有點唬爛。

而醫生還被子維打到地上,子維叫他謝宗儒,其實有點怪,因為謝宗儒在療養院啊!這個人用屁股想也知道是謝芝齊,原本子維佔上風,卻因為要搶回雨萱的日記本跟隨身聽,而疏忽了,不知路邊哪來的花盆,被醫生打來砸子維的頭,原本醫生搶了日記本身隨身聽之後就要離開了,沒想到子維又爬起來講話,讓醫生萌起殺意,再度拿路邊的花盆(這次的看起來比較痛)往子維頭上砸下去,此時感覺準備領便當,到底哪來這麼多空花盆啊?而且聽到狗叫聲,也沒人出來看一下發生什麼事,應該會有鄰居吧!

最後導演拍了三個人倒下的鏡頭,分別是李子維、黃雨萱跟陳韻如,然後看到謝醫師在家裡,坐在沙發上戴著耳機穿越到過去,是有這麼急著穿越過去,都不用把有血跡的衣服換掉喔?看到這裡大概明白,謝醫師第一次的穿越就是在雨萱家裡,那是他第一次犯案,也就是把陳韻如砸昏,之後變成雨萱穿越過去,在接下來的班長都是謝醫師穿越過去的,包括跟蹤韻如、偷拍照片、要求洗陳韻如的照片、偷走韻如貼在佈告欄的照片,還有殺死蔡雯柔的,通通都是謝醫師穿越回去時做的。

也許哥哥也喜歡陳韻如,也有偷偷收藏韻如的照片,但是沒有到變態的程度,所以再韻如死後,他想要調查韻如的死因,於是剪了一系列報導貼在日記本上,也就是在第四集時謝醫師所翻的那本日記本,而哥哥為何會精神崩潰,應該是因為弟弟穿越來殺人的時候,他也有了弟弟殺人的記憶,但他並不想殺人,人格分裂於是精神崩潰住進療養院。好奇的是,謝醫師到底喜歡的是韻如還是雨萱?猜測他小時候就喜歡哥哥照片上的女生,然後變成心理醫師之後,發現他的病人雨萱長得跟那女生一模一樣,於是把雨萱當作 VIP,但卻沒有下手。

直到雨萱跟他說的那些夢境,他覺得事有蹊蹺,因為哥哥曾經提過那些人的名字,所以當時謝醫師的表情才會怪怪的,只是因為他還不曉得是雨萱穿越,所以沒有想太多,直到雨萱真正發現自己穿越而告訴了他穿越的方法,他才發現,原來以前覺得哥哥會突然變了一個人,都是因為他自己穿越過去變成的,變態的不是哥哥,一直都是他自己。不過疑點還是很多,到底為什麼 1999 年的小年夜,韻如會要俊傑殺了她?為什麼不自殺?難道是因為無法改變過去,要被謀殺才能回到 2019?而她急著回來是為了什麼?為了想救子維?還是因為發生了其他事情讓她想要回來?

劇情越來越緊湊,也越來越精彩,不仔細看會很難跟上,尤其是在時間軸的處理上,一直切來切去,大概要看好幾次才看得懂,希望以上解說能讓其他人更明白這集在演什麼,也期待下一集的精彩劇情,可惜的是過年停播一次,要等下下週才能看到囉!

Advertisement

4. 預告心得:

預告一開始是 1998 年班長想要把韻如的鼻管拉掉,猜測是韻如昏倒後,謝醫師又回到過去,到醫院想要殺她,只是沒有成功,因為可能子維來了。接著畫面是 2019,雨萱找到謝宗儒住的療養院,並問他是不是有個聲音要他去殺陳韻如?這裡有點怪,經過醫生事件之後,她應該知道兇手是醫生了啊!為何還要去找哥哥確認?還是說雨萱不覺得醫生有穿越過去?或者是雨萱還是想見哥哥本人一面。

畫面跳到醫生滿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想要摔壞隨身聽,猜測是雨萱的聲音大聲問他為什麼要這樣?醫生卻回說:「妳應該要問的是,妳對陳韻如做了什麼吧?」究竟雨萱對韻如做了什麼?因為引狼入室,讓醫生有機可趁嗎?還是把韻如活的不像韻如?醫師被逮捕了,應該是因為雨萱醒來並發現子維被打頭,可是預告沒有拍到子維,不知道子維有沒有死,雨萱緊急叫警察去謝醫師家逮人,順便把日記本跟隨身聽搶回來,沒想到謝醫師卻想要把隨身聽摔壞,他不想讓雨萱在穿越回去改變過去的事情。

接著雨萱很著急的想把隨身聽修好,因為她要穿越到過去,也許是要告訴李子維殺人兇手是誰,並叫他未來要小心謝醫師這個人,可是她回到過去後,好像又沒說什麼,只是抱著問子維以後她若回去了,子維還會關心她嗎?李子維的回答當然不令人失望:「我就去有妳的未來找到妳,繼續對妳好。」雨萱知道子維就是詮勝之後,就在 1998 年親了他,讓子維嚇了一跳。

不過上次預告亂剪,子維被砸頭之後就變成 2003 年子維醒來的畫面,其實這兩個畫面並不連貫,所以不知道這次的預告有沒有誤導人,總之,非常期待下一集的劇情,到底子維有沒有死?韻如又為何要俊傑殺了她?舅舅扮演著什麼樣的腳色?雨萱又要如何改變過去?改變了之後兩個人又該何去何從?希望接下來的劇情可以解答!

 

※以上心得皆是個人觀感,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想見你 FB 官方粉絲團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