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信號 Signal』第 1 季 第 2 集詳細劇情、心得 – 歷史能否被改變?

第 2 集劇情、心得:

上一集》Ep1 – 神秘的對講機

1. 有雷劇情介紹

2. 本集心得

1. 第 2 集劇情介紹 —「 歷史能否被改變?」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尹秀雅被關在偵訊室裡,距離追訴時效只剩下 10 分鐘,金允貞的媽媽在外頭焦急等待。金偕哲刑警說只剩下十分鐘,應該對她嚴刑逼共,不然若她都不講話的話,就來不及了,但朴海英說只要 5 分鐘就好,等我們拿出證據,她一定就會動搖的。

車秀賢進去偵訊室問:「尹秀雅,妳現在就職於永仁醫院,月薪 350 萬元,住在江南的高級公寓,繳了房租、管理費、餐費、交通費,應該沒剩多少錢,但妳的置物櫃裡卻塞滿各種昂貴的名牌,看來這次也交了很不錯的男友吧?像是 15 年前的徐亨俊。」

尹秀雅笑了說:「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車秀賢:「妳把自己的置物櫃開給我們看,卻騙我們是姜世英的,為什麼要撒謊?」尹秀雅:「我想知道警方的調查有多仔細,之前就是因為警方很好騙,才會放走了犯人。如果這次再抓不到,那個小孩該有多可憐?」

車秀賢:「所以說,那個置物櫃是妳尹秀雅本人的吧?」「是。」「裡面的東西也都是妳的吧?」「是。」「好,謝謝,多虧妳讓我們爭取到時間了,謝謝妳把 DNA 親手送給我們。」尹秀雅臉色一變,開始摸自己的手。在外觀看的

朴海英說:「這是她的防禦姿勢,她很緊張,在想自己漏了什麼。在接下來的 3 到 5 分鐘,我們必須讓她自白。」

車秀賢:「怎麼,好奇我們怎麼用妳的 DNA 嗎?15 年前的人孔蓋,妳還記得嗎?妳知道哪種日常用品,會留下最多 DNA 嗎?人的第二雙眼,整天都會接觸的東西,就是眼鏡。」接著車秀賢拿出眼鏡的照片問:「還記得嗎?」尹秀雅:「妳搞錯了,這不是我的眼鏡。」車秀賢:「我知道這副不是妳的,而是徐亨俊死亡時,戴的眼鏡。」

車秀賢拿出眼鏡繼續說:「妳知道眼鏡上留有最多 DNA 的地方是哪嗎?就是眼鏡的鼻架。還有不管眼鏡上沾到什麼,最容易留下 DNA 的部分,就是這個樞紐。在徐亨俊的眼鏡上,妳覺得能發現什麼?」尹秀雅嘴唇發抖地說:「我哪會知道?」車秀賢笑著說:「妳的確不會知道,所以妳才把它丟在人孔蓋裡。在這上面,會留下殺死徐亨俊兇手的血跡,也就是妳的血跡。」

尹秀雅:「妳說謊,怎麼可能 15 年後還檢測的出來?」車秀賢:「我一開始也以為是謊言,但是,就算只沾上一點點血,只要被找到,就算過了 10 年、20 年,甚至是 100 年,都還能檢測出 DNA。這是現代科學給被害人的禮物。」尹秀雅開始摳包包,在外觀看的金偕哲刑警說:「上鉤了!」朴海英說:「現在開始才是關鍵。」

車秀賢:「尹秀雅,妳以為世界上就數妳最聰明,警察只能被妳踩在腳下,但妳這次錯了。妳在 15 年前,在善日精神病院殺了徐亨俊,為什麼?為了隱瞞妳綁架並殺害了允貞的事實,因為妳需要五千萬元,妳就是金允貞綁架案以及徐亨俊謀殺案的犯人!現在,妳已經完了。」

Advertisement

時間剩下三分鐘,外面的警察跟車秀賢都等著尹秀雅自白,結果尹秀雅卻笑了說:「原來沒找到確切的證據啊?找到的話根本沒必要這樣,時間都已經不多,直接起訴就好,對吧?妳覺得這樣我就會自白嗎?」車秀賢瞪大眼睛愣住。此時朴海英衝到鑑識科問有消息了嗎?但鑑識科的警官搖頭。

尹秀雅笑著說:「我沒做,我的確是在善日精神病院工作過,但我沒殺那些人。」朴海英突然衝進來,拿著報告說:「鑑定結果出來了!徐亨訊眼鏡上的 DNA 鑑定結果,與尹秀雅的 DNA 一致。」外面的警察說:「鑑識結果還沒出來,把他拖出來!」

金偕哲刑警說:「只剩不到 1 分鐘了。」朴海英對尹秀雅說:「妳殺了他們,徐亨俊、允貞,妳殺了 12 歲的小女孩,就為了區區的五千萬元?為什麼要殺她?妳沒必要殺她,不是嗎?不是拿到贖金了嗎?為什麼還殺她?」尹秀雅:「我,沒殺他們。」講完追訴時效已到,大家都嘆氣,朴海英不禁落淚。

尹秀雅笑著問說:「我可以走了嗎?」朴海英跟車秀賢眼睜睜的看著她離開,此時鑑識科人員打電話來說:「鑑識結果出來了, DNA 的匹配率為 99.8%,那個女人就是犯人。」金偕哲刑警接到電話大聲罵說:「為什麼現在才出來?!」並一直摔話筒。尹秀雅走出偵訊室後,鬆了一口氣,經過允貞的媽媽身邊,允貞的媽媽看著她的背影,朴海英跟車秀賢也出來看著她離去。

此時鑑識官鄭憲基衝出來跟車秀賢說:「學姊,這是從白骨上殘留衣物復原的,不知道有沒有幫助?」車秀賢看了之後發現是停車票,上面的日期是 2000 年 7 月 30 日 00:05。她跟其他警官衝上前去,叫住尹秀雅說:「我以 15 年前,謀殺徐亨俊的罪名逮捕妳,妳有權請律師辯護,也有權保持緘默。」

車秀賢幫尹秀雅扣上手銬,尹秀雅生氣地說:「妳在做什麼?!」車秀賢:「我們剛查出徐亨俊的推測死亡時間,金允貞案的追訴時效已過,但徐亨俊案的追訴期,還剩一天。」尹秀雅搖頭說:「不可能!」車秀賢說:「帶她下去!」尹秀雅一直掙扎,但還是被押走。

允貞媽媽說:「等一下,那允貞呢?為什麼不能解決我們允貞的案子?」車秀賢說:「對不起,在不確定被害人受害時間的情況下,會根據推測死亡時間來決定追訴時效何時起算。所以,允貞的死亡時間跟徐亨俊的比起來,可能比較早,也可能比較晚,法律是採取罪疑唯利被告原則。」允貞媽媽說:「所以說,是那個女人殺了我女兒吧?但卻無法讓她伏誅,對吧?」

車秀賢說:「對不起。」允貞媽媽說:「那就由我來吧!」接著她轉身往尹秀雅那邊,大吼說:「妳過來!為什麼要殺我女兒?!」但被警方制止住。允貞媽媽哭著說:「這是什麼法律?我苦苦等了十五年,就是想要看犯人被抓,結果卻變成這樣,我對不起我的女兒。」其他人看了都鼻酸。

Advertisement

朴海英穿著西裝,拿著一朵花,到以前的小學門口,想起當年的情景。他把花放在當時允貞站著的位置,鞠躬之後離去。離開前,他忍不住回頭,彷彿看到允貞仍站在那對著他笑。海英開著車聽著廣播節目,專家 A:「追訴時效是為了誰而存在?雖然徐亨俊謀殺案解決了,但同一兇手所犯的金允貞案,將成為永遠的懸案。」

專家 A 繼續說:「根據今天所修改的法律,在 2000 年 8 月 1 日後所犯案件皆廢止時效制度。但之前的案件怎麼辦?之前犯案的兇手就能逍遙法外嗎?為了被害人,所有的重大案件,都應不論時效而追溯調查。」專家 B 說:「追溯是個敏感的問題,對於已被法律宣告無罪的人,不能就告訴他們因為修法了,所以將再次成為有罪之身。」

專家 A 問:「你考慮到犯人的人權,那被害人與遺屬怎麼辦?」專家 B 回:「就算追溯調查,還是會有問題,2000 年以前發生的長期懸案,因為沒證據或證人而很難破案。要是糾結在懸案上,而忽略現正發生的案件會怎樣?只會製造更多懸案而已。」專家 A 說:「警察廳應該要成立長期懸案組,就像京畿道南部連續殺人案一樣,這些有代表性的重大案件依然未破案,帶給我們社會很大傷痛,必須有人挺身而出。」

此時,朴海英來到了深山裡,看著一棵樹上掛著的牌子,牌子上寫著他哥哥的名字「朴善宇」,他想起當年他哥被抓的情景。被害者家屬對他哥說:「你殺了我女兒!」他在一旁說:「不是我哥做的,哥!」哥哥回頭看了他一眼,悲傷的上了警車離開。想到這些情景,海英摸著哥哥的牌子,感到悲痛。

金範洙局長搭著警車回到警局,被一群記者圍繞並訪問:「對被害人遺屬的主張你有什麼看法?」「輿論認為警察應成立懸案組,你怎麼看?」一群被害者遺屬在旁邊大喊:「重啟偵查!」「我們要真相!」新聞播報:「如今國民們抱有疑問,殺人犯的罪行,是否能因人訂的時效而抹除?一定得有人出面回答這個問題。」

車秀賢與金偕哲刑警正在追捕一個犯人,此時他們看到新聞:「第二修正案在國會通過了,因此諸如殺人、放火、綁架等犯罪,皆已撤銷追訴時效。在 2000 年遭綁架殺害的金允貞案,也有了結案的希望,因為撤銷了 2000 年以前發生的重案追訴時效,這些長期懸案的調查也將重啟。」

金範洙局長看到這樣的新聞後,把電視關掉說:「真單純,就算取消追訴時效,也不代表能抓到以前抓不到的犯人,不是嗎?」安治秀股長在旁邊不發一語,局長把資料丟到他面前說:「首爾地方警察廳要成立長期懸案組,你來負責。闖出這次的禍,總得付出代價。」

局長繼續對安治秀股長說:「長期懸案,是警察的恥辱,重啟懸案就等於在揭開舊瘡疤,等大眾的激情冷卻下來,這個小組自然也會消失。安靜一點,看人臉色,盡量配合就好,就像 15 年前你對李材韓那樣。」車秀賢因為這次的案件而被調到新成立的首爾地方警察廳長期懸案組,同事都笑他要去那邊好好休息,結果連看戲的金偕哲刑警也被調去,被調動的還有之前復原車票的鑑識官鄭憲基。

Advertisement

車秀賢來監獄看尹秀雅,尹秀雅很不情願地走出來說:「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車秀賢拿出李材韓的照片問尹秀雅有沒有見過他?還說這男人那天說過要去找尹秀雅,尹秀雅問這男的是不是刑警?並說如果是刑警的話,她當時早就被抓了,她叫車秀賢趕緊離開,車秀賢眼眶泛紅。

車秀賢回局裡整理行李,看到桌上擺著的蝙蝠俠照片,相框上面寫著:「每副手銬都背負著 2.5 公升的眼淚」,接著她把相框打開,拿出後面的另一張照片,是她跟李材韓的合照,她回憶起當時的情景。她還是菜鳥時,被迫跟李材韓學長一起拍攝警察雜誌上要用的照片,認真的模樣,讓旁邊同事笑成一團。

時間又來到晚上的 11 時 23 分,朴海英在家裡突然聽到了對講機的聲音,他趕緊從背包中拿出對講機問:「李材韓刑警嗎?是我,朴海英。多虧了你,金允貞綁架案才得以破案,但是你怎麼會知道徐亨俊的屍體會在善日精神病院?你到底在哪間分局?到處都找不到你。還有,你怎麼知道我是誰?」

2000 年 8 月 3 日,李材韓全身是血,坐在樹林裡虛弱地說:「朴海英刑警,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通話了。」「這是什麼意思?」「但這不是結束,無線電還會重新接通,到時候你就必須說服我,說服 1989 年的李材韓,過去可以改變,絕對不要放棄。」「這是什麼意思,我完全無法理解…」對講機傳來碰一聲,李材韓沒有回話,對講機也斷線了,朴海英思考著剛剛聽到的內容。

隔天一早,金偕哲刑警跟鄭憲基鑑識官搬到新的長期懸案組辦公室,其他同事都對他們很不友善,辦公室也非常髒亂。車秀賢刑警來了,金偕哲刑警正在跟她抱怨時,安治秀股長突然出現,把「京畿道南部連續殺人案」的資料丟到她桌上,說這是全大韓民國最具代表性的懸案。

1987 年 12 月 2 日夜晚,一個年輕女子從公車站下車後走回家,經過田邊小路的時候突然被人抓走,現場只留下一隻鞋跟一台隨身聽。隔天有人發現她的屍體被棄屍在京畿道南部五聖山附近的山溝,雙手雙腳都被綁住,引來一堆記者圍觀。接下來的三年,又出現了至少十名被害者,都是手腳被綁在背後,脖子被勒住,而且是一種特殊的打結方式。

「雨天會死人」「穿紅衣服就會死」社會上出現了這些傳言,人心惶惶,安治秀股長接著說:「當時投入上千名警力,雖說那時鑑識科學尚不發達,但卻連犯人的蛛絲馬跡都沒找到,令警方顏面掃地,這是長期懸案組的第一起案件。」一旁的同事都在笑他們。

車秀賢說:「這是 26 年前的案子了,調查資料連一張照片都沒有,就靠這些人力,絕對不可能。」此時朴海英突然出現說:「值得一試。」金偕哲刑警看到他就頭痛,海英接著說:「這是長期懸案組歷史性的第一起案件,至少也得是京畿道南部連續殺人案這種水準才夠看,不是嗎?」

Advertisement

安治秀股長說:「大家之前都見過了吧!他是以後會在懸案組負責分析犯人行為以及犯罪類型,並誘導犯人自白的朴海英刑警。」海英伸出手正要跟車秀賢握手時,車秀賢說:「我們要怎麼跟這種半吊子共事?他既沒相關學歷也沒經驗,甚至沒完成相關訓練,這樣也能當側寫師嗎?對證據不足的長期懸案來說,側寫師的角色至關重要,不要塞業餘的過來,找個可靠的給我。」

安治秀股長:「車秀賢,沒有其他人選了,不要他就拉倒。這個案件不僅對警方的名譽很重要,同時也是全國注目焦點。不想做事的人,就交出警徽滾出去。」講完股長便離開,接著朴海英跟其他組員開始吵起來,甚至跟金偕哲打架,旁邊的同事都在看笑話。

夜深,朴海英自己在警局調查案件,他拿出了 15 個名字都叫做李材韓的警察資料,篩選之後剩下三個人,他看到真正的李材韓資料上寫著 2001 年 2 月 12 日,革職。車秀賢來到了一家鐘錶行,她敲了門,裡面的老人家對著她微笑。車秀賢在裡面坐著喝茶,老人家在修錶,她問:「又去廟裡了嗎?」「什麼廟?早就不去了,這些護身符也沒什麼用。妳最近不去相親了嗎?」

「怎麼了?你想要我去嗎?」「真是的,都說女人心善變,你以前還熱烈追我兒子。」老人家把錶交給秀賢,秀賢問修好了嗎?老人家說:「丟掉吧!別再折磨視力差的老人了。已經 15 年了,以後別再來了。」車秀賢看著牆上許多李材韓年輕時的照片,說:「你說那是學長的第一個案子,是嗎?就是京畿道南部連續殺人案。」「是,他那時才剛加入警隊,為了抓到兇手,真的很努力。但是之後他說,雖然他沒親自抓到兇手,但一定會有別人抓到。」

1989 年 11 月 4 日,一堆警察帶著警犬在樹林裡搜索,李材韓也在內。此時朴海英看著李材韓的履歷,已經是晚上 11 時 23 分,對講機又發出了聲音。朴海英從背包中拿出對講機說:「李材韓刑警?」李材韓:「我是京畿榮山警察局李材韓巡警,你是哪位?」「我是朴海英刑警,好一段時間沒接到你的無線電,我很擔心,你還好吧?」

「我是新來的支援隊,你是管轄警察局的刑警嗎?目前在五聖山南部搜尋失蹤者。」「失蹤者?」「我們依失蹤者的最後位置估計,正順著國道三號搜尋李桂淑。」「李桂淑?五聖山?你是在說京畿道南部連續殺人案嗎?第七起案件?不是在國道三號相思樹旁的蘆葦原發現的嗎?」

「國道三號相思樹旁的蘆葦原?」「全大韓民國的警察應該都知道吧!第七起是在國道三號相思樹旁的蘆葦原,第八起是在玄風站鐵路,第九起…」突然有警察吹哨子說:「在這裡!」李材韓趕過去,此時對講機已斷線,朴海英看了一下手錶的時間。李材韓看到屍體後,發現地點跟對講機裡的描述一模一樣,他看著對講機說:「你到底是誰?」

隔天一早,朴海英把京畿道南部連續殺人案的每起案件都寫在白板上,其他人來上班了,車秀賢要大家做好被罵的準備,接著說:「這是當時負責京畿道南部連續殺人案的警察名單,每一個都要去找,要把他們的記憶還有所有資料全部榨出來,才能找到我們的調查方向。」

Advertisement

她繼續說:「我負責去找被害人遺屬,偕哲學長,你負責找當時重案組刑警,把得到的資料都給朴海英,證據由鄭憲基負責。」車秀賢拿出照片給朴海英說:「這是我幫認識的刑警保管的,是第七起李桂淑案及第八起玄風站案,我答應會把照片還回去,弄丟你就死定了。」朴海英仔細研究這些照片,發現事有蹊蹺。

畫面來到 1989 年 11 月 5 日的一名女子身上,當時她在鐵路邊走路,後面跟著一個男人,那男人一直跟著她到晚上,女生要拿鑰匙時突然掉在地上,此時男人要衝過去時,看到女生的媽媽提著垃圾出來,馬上折返並躲在樹旁偷看。母女進去之後,媽媽問:「又是那個男的?身為男人,喜歡妳就說啊!整天只會跟在妳後面,大概因為他是警察,才會這樣保護喜歡的女生。」女生笑了。

男人此時走出來,原來是李材韓刑警,突然門打開了,是女生的媽媽,李材韓趕緊說:「我以前認識的人住在這裡,沒告訴我一聲就搬走了。」邊講邊離開,女生媽媽看著他跑走後大笑說:「真白癡。」李材韓離開時看到鐵軌,突然想到對講機說的第八起發生在玄風站鐵路。

此時在當地警局內,大家都很渙散,還有人呼呼大睡。在其中一個房間,一個警察 A 播著檔案給兩位老人家看,老奶奶問:「已經看三天了,還要多久?」警察 A 說:「妳不是說那晚看到有人經過?我們要抓住那個傢伙。」老爺爺說:「那晚真的很暗。」警察 A 說:「再看一遍一定就能想起來,爺爺,你不是說年輕時是海軍?」

奶奶看到桌上一堆錄影帶問:「這些要到何時才能看完啊?」警察 A:「這個小鎮的年輕男子很多,到現在為止,大概看了 200 名,接下來大概還要看 320 名。」奶奶聽了差點暈倒,警察 A 很樂觀的說一定沒問題。此時李材韓刑警出現說:「辛苦了。」警察 A 問:「你是誰?不能隨便跑進來。」

李材韓:「我是榮山警察局的李材韓巡警,我想見負責的刑警。」警察 A 說:「我就是負責的刑警,怎麼了?」「我想請問,你們組裡有叫做朴海英的警察嗎?」「第一次聽到,為什麼要找他?」「我接到奇怪的無線電,說第八起案件會發生在玄風站鐵路。」「真是,你想再發生一起命案?」「不是,這是我在無線電聽到的。」「滾出去!沒看到我們很忙嗎?好幾天沒睡都快死了,別來找麻煩。」

夜晚,另一名女子走在鐵路旁,後面跟著一個男人,女子察覺怪怪的回頭看,但沒看到人,她繼續往前走,男子還是繼續跟著她,只是不在她後面,而是在樹叢另一邊,此時李材韓刑警也在鐵路旁巡邏。朴海英正在看著第八起案件的照片,突然照片好像閃了一下,他以為看錯的眨眨眼睛,照片又閃過另一個畫面。

李材韓走在鐵路旁,突然發現地上掉落一袋蘋果,他拿手電筒往右邊一照,發現了一個女子腳被綁住倒在路邊,他以為女子已經死掉,但女子突然張開眼睛,嚇了他一大跳。此時朴海英的照片仍在閃著,一陣風吹來,白板上寫的字變了,照片也變了。與此同時,拿著筆記本走在路上的車秀賢,筆記本被撞掉,撿起來之後,第八起案件變成李美善(未遂)。朴海英看著照片說:「怎麼會這樣?」他往後看向白板,覺得不可思議。

Advertisement

2.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尹秀雅到追訴時效結束後,都沒有自白,因為她認為警方並沒有找到關鍵證據。但當她自信滿滿正要離開時,突然被以謀殺徐亨俊的罪名逮捕。

2. 金允貞的母親等了 15 年,結果卻不能讓犯人繩之以法。接下來,輿論四起,韓國也隨之修改法律,取消追訴時效。

3. 警察廳成立長期懸案組,金範洙局長要安治秀股長負責。安治秀股長選了車秀賢、金偕哲、鄭憲基與朴海英等四人,交給他們的第一個案件是 26 年前的「京畿道南部連續殺人案」。

4. 朴海英這集總共用對講機通話了兩次,第一次的時候,李材韓跟他說這應該是他最後一次的通話,但這不是結束而是開始,並要朴海英接下來要說服 1989 年的李材韓。

5. 第二次對講機的通話,是李材韓在 1989 年第一次調查的案件,也剛好就是「京畿道南部連續殺人案」,當時他還不認識朴海英,朴海英搞不清楚為何,但他跟李材韓說了第八起案件的發生地點,讓李材韓及時趕上,救了第八起的受害者。

6. 歷史改變之後,在未來的資料也跟著改變,包括照片跟文字,但只有朴海英發現,車秀賢似乎沒感覺。

這集跟第一集一樣很精彩,尤其是在逼犯人自白的過程,讓人看得冷汗直流。不得不說車秀賢很厲害,朴海英也是輸人不輸陣,兩人想盡辦法要讓尹秀雅自白,可惜尹秀雅更是道高一籌,完全看穿他們的戲碼。還好後來鑑識結果及時出爐,加上那張最重要的停車票,讓尹秀雅順利地被逮捕。

可惜金允貞的案件時效已到,看到她的母親等了 15 年竟然等到這種結果,心裡也不禁悲傷了起來。雖然犯人一樣是被抓,但是女兒的案件卻永遠成為懸案,沒有清白的一天。讓人不禁好奇追訴時效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存在?稍微 google 了一下,原來是因為某些案件的追訴成本太高,證據難以保存,誤判冤獄的機率高,加上被害者家屬可能已經撫平傷痛,不想要重揭傷疤等等原因。

但是看看劇中的金允貞母親,雖然已經過了 15 年,仍然希望抓到兇手,所以我覺得被害者家屬永遠無法撫平傷痛,甚至連其他人看了都鼻酸了,何況是家屬本人。不過也因為種種輿論的壓力,讓韓國政府不得不修改法律,一開始還規定是在金允貞案之後的案子都取消追訴時效,後來甚至連以前的案子也取消了,所以警察廳才成立長期懸案組。

但是長期懸案久未破案,也是警察的恥辱,因此根本沒人想要加入這個組,而被選中的人們,想必就是接下來的主角群,只是個性迥異的四人,加上一片不被看好的聲浪,到底要如何突破難關一一破案?想必關鍵角色還有當年在場的李材韓,接下來將會透過古今連線的對講機,與朴海英一起解開長期懸案的謎團。

Advertisement

大家有沒有發現,每次對講機出現聲音的時間都是晚上的 11 點 23 分,這個時間想必有著很重大的意義,朴海英在第三次對談之後也有察覺到這個巧合。前兩次對話都是 2000 年 8 月 3 日,此時李材韓刑警已經認識朴海英了,但第三次的對話則是回到了 1989 年,李材韓剛當上警察的時候,這是他第一次跟朴海英講話。

說來也真巧,剛好兩人都在調查「京畿道南部連續殺人案」,就跟上一個案件「金允貞綁架案」一樣,只是上次是李材韓幫助朴海英,這次換成朴海英幫助李材韓。不過對講機竟然整整從 1989 年講到 2000年,也經歷了太久,直到李材韓失蹤之後才結束,朴海英彷彿是李材韓刑警照亮一生的燈塔啊!

因為朴海英透露了第八起案件的發生地點,讓李材韓可以即時的救到受害者,真的是萬幸!而只有在未來的朴海英,知道整個歷史的改變,包括照片與文字的變化,其他人似乎沒啥感覺,也許因為他是主角的原因,也可能是因為他才改變的,所以只有他曉得。因為有生還者,想必對於破案應該很有幫助,期待接下來更精采的破案過程。

「京畿道南部連續殺人案」其實是 1986 年開始的「華城連環殺人案」改編而成,由於這個案件太過著名,所以有非常多改編的電影跟電視劇,信號在 2016 年播出時仍未抓到兇手,不過在 2019 年 9 月,終於抓到了兇手,雖然已過 15 年追訴期,但是兇手自己承認犯下這些罪行,甚至還說總共犯了 30 多幾案件,年齡從 13 歲到 71 歲,可謂是最變態的老頭啊!不過他第一次犯案時其實才 23 歲,就姦殺了 71 歲的老婦,真的是相當變態,只能提醒夜歸的女人們要特別小心!

 

上一集》Ep1 – 神秘的對講機

 

※以上心得皆是個人觀感,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