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想見你』第 5 集詳細劇情、心得 – 要我怎麼穿越時間,重新和你相識一遍

1 ~ 13 集分集劇情大綱、心得

第 5 集劇情、心得:

1. 有雷劇情介紹

2. 下集預告

3. 本集心得

4. 預告心得

1. 第 5 集劇情介紹 —「要我怎麼穿越時間,重新和你相識一遍。」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一開始畫面是詮勝帶著雨萱到一個公園裡的樹洞旁講秘密,詮勝說他只要心情不好就會來這邊,這個公園跟子維帶韻如去的公園似乎是同一個,雨萱在詮勝身後對著樹洞講秘密,講著講著畫面突然跳到雨萱變成短髮自己一個人在樹洞講秘密,接著飄出詮勝的聲音,問她講完是不是有好一點了?她點頭,詮勝又問她是不是沒那麼想念他了?雨萱搖頭。接著畫面回到 1998 年的子維跟韻如,接到上一集的結尾,子維睡著了,韻如醒來的時候深情的看著子維,子維此時也醒了,兩人互看了幾秒之後,子維突然跳起來,支支吾吾的說時間太晚了趕快回去。兩人走去牽車的路上,韻如看著子維的背影,又想起了王詮勝,但幻想只有一瞬間,詮勝馬上變回子維,坐上摩托車的時候,子維叫韻如抓好,韻如便扶著子維的腰,子維嚇了一跳,但假裝鎮定地想發車,結果緊張到忘記轉鑰匙。

晚上俊傑跟奶奶來到警察局說明案情,他們遇到了莫奶奶以前開店時很照顧的楊組長,接著由楊組長問話,莫奶奶很擔心的一直問為什麼要找俊傑問話,但俊傑叫她不要擔心,並跟楊阿姨(俊傑對楊組長的稱呼)說有什麼事儘管問他就好,楊阿姨便問俊傑當天去哪?俊傑說幫韻如慶生後,就直接回家了,楊阿姨聽了笑著問說:「你是不是喜歡陳韻如啊?你如果不喜歡人家的話為什麼要跟在她後面?附近店家的監視器都拍到囉!」俊傑支支吾吾的說因為擔心她,楊阿姨問他擔心什麼?俊傑說這問題一定要回答嗎?奶奶說當然要回答,不會有事的。但楊阿姨說如果俊傑不想回答,可以不用回答,但是他們在現場找到一枚助聽器,根據編號和型號,找到的使用者是俊傑,加上被監視器拍到俊傑跟著子維和韻如兩人,所以他被列為這個案子的第一關係人,俊傑看著助聽器說不出話來。

子維送韻如到家,但都不敢正眼看韻如,內心覺得很彆扭,直到韻如進家門,他終於鬆了一口氣,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剛剛好像對韻如有心動的感覺?韻如回到家裡,想著李子維明明就不是王詮勝,為什麼她心裡一直把他當王詮勝?接著她又覺得要先找到回去的辦法,不然她就只能一直當陳韻如,她突然想到未來的韻如舅舅說,陳韻如是在 1999 年的小年夜被人殺死,舅舅說這些巧合也許代表韻如跟雨萱有某種無法解釋的連繫,說不定雨萱能改變過去拯救韻如。雨萱穿越回去的時候已經是 1998 年的 11 月,距離小年夜剩沒多少日子,她擔心如果她再不找出兇手,到時被殺死的就是她了!

韻如舅舅剛好來找韻如,一進門就看到韻如問弟弟網路怎麼連,弟弟說是她數據機沒開,於是韻如衝回房間想連上網路,她自言自語的說:「天啊!這網路也太慢了吧!我是要你幫我找回到 2019 年的方法,不是要你讓我等到 2019 年耶!」此時韻如舅舅跟弟弟都在門口看著,聽到韻如講那些話便問:「什麼 2019 年啊?」韻如說沒事,舅舅問她怎麼了,沒去店裡上班,也沒去學校,到底發生什麼事?此時韻如說她餓了叫弟弟去幫她買吃的,接著她對舅舅說:「反正你遲早會知道全部的事情,我現在直接告訴你真相好了。其實現在你眼前的我,並不是你認識的那個陳韻如。」

舅舅說:「所以妳的意思是說,妳不是陳韻如,妳是黃雨萱?」韻如:「沒錯!」舅舅:「然後如果不是 2019 的我把這本日記交給妳,拜託妳來到這裡改變陳韻如的命運,妳也不會再一次的回到這裡?」韻如:「對,就是這樣!我就知道你聽得懂!不過現在我遇到一個難題,就是我找不到回到 2019 年的辦法,萬一我一直回不去,我真的不知道 1999 年小年夜,被殺的是陳韻如還是我了!」此時弟弟已回來在旁邊偷聽著。舅舅說:「我知道該怎麼辦了!」韻如問:「真的?!」接著舅舅帶著韻如走,韻如問他要去哪?舅舅說:「當然是去醫院做檢查啊!妳現在這個狀況,一定是那時候頭受傷所造成的後遺症!」韻如急忙解釋:「這不是後遺症啦!怎麼會這樣啊?明明就是你拜託我的耶!怎麼現在…,我到底要怎麼說你才會相信我啦!」弟弟思源邊偷聽邊思考著。

子維上學時發現俊傑還沒來,覺得奇怪,且腦海中竟一直想到韻如,他心裡很煩躁,後來俊傑來了但卻不發一語,子維正要對他開口時,機車男同學張奇恩來了,問俊傑怎麼還在這裡,以為他被警察抓走了,子維問什麼被警察抓走?張奇恩問子維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在裝傻?另一個男同學問子維不是俊傑的好朋友嗎?怎麼可能不知道昨天俊傑被警察帶走的事情。子維問俊傑:「他們在說什麼啊?為什麼你昨天會被警察帶走?!」男同學說:「你少來了,他對陳韻如做的事情,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張奇恩說:「還是說李子維,其實你也是共犯?為了要脫罪,才在那邊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想把一切責任丟給莫俊傑扛。」子維生氣了想揍張奇恩,但張奇恩說:「有種你就動我啊!到時你就不要怪我去跟警察說,我們三個人在陳韻如出事的那天晚上,親眼看到莫俊傑跟你對陳韻如下手!」張奇恩轉頭對俊傑說:「對了,聽說警察在現場找到你的助聽器,這樣一來,人證物證都有了。」

老師突然出現制止他們,並把莫俊傑叫去辦公室,俊傑跟老師說:「我什麼都沒有做,為什麼我要休學?」老師說:「老師相信你說的每句話,但老師也要請你相信我們跟你站在同一陣線,我們是為了要保護你,才想出這個辦法,因為這件事情已涉及到刑事案件,萬一警方立案把你起訴,按照學校的規定只能退學。」子維在一旁偷聽並感到震驚!他馬上衝去韻如家找韻如。俊傑揹著書包要回家,被其他班級的人看到並指指點點,還被丟東西到他身上,他難過且委屈地哭了,此時子維跟韻如趕到,俊傑看著韻如說:「陳韻如,傷害妳的真的不是我!」此時韻如案發當晚的記憶再度浮現,只是還沒想出兇手是誰,俊傑又說:「不是我啊!我怎麼可能會做出傷害你的事情?!」韻如想到俊傑以前對她講的話,甚至還為了她跟其他男同學打架,又幫她慶生,跟她告白,此時的她默默不語,俊傑看了難過的想離開,卻突然被韻如抓住。

韻如說:「莫俊傑,跟我走!」韻如帶著俊傑跟子維去找楊組長,並跟楊組長說:「攻擊我的人不是莫俊傑。」楊組長問:「妳已經想起來誰攻擊妳了?」韻如說:「我是還沒有想起來被攻擊的事情啦!」楊組長問:「那妳怎麼能肯定攻擊妳的人不是莫俊傑呢?」韻如說:「因為你們在現場撿到的那個助聽器,不是他掉的,是我掉的。」此時一旁的俊傑跟子維都露出困惑的神情。楊組長問韻如是什麼意思?韻如說:「雖然我還沒想起案發經過,但我記得在那之前,他們兩個到唱片行找我幫我過生日,後來李子維要送我回家的時候,我就在那邊撿到助聽器了。我知道那個助聽器對他來說很重要,我本來想叫李子維直接載我到莫俊傑家當面還給他,可是我想到他很在意他耳朵聽不見的事,所以我就先收起來了,想說隔天上學再找機會還給他就好,怎麼知道後來就發生那樣的事情。」

楊組長問:「那為什麼俊傑要跟在子維還有韻如後面?」韻如回:「我想他應該只是要問我有沒有撿到助聽器吧!應該是喔莫俊傑?」俊傑說:「嗯,我之所以會回去找他們,是為了找回我的助聽器。」楊組長問:「那昨天我問你為什麼跟在他們後面,你說你擔心她是什麼意思?」俊傑說:「我擔心…是他們撿到我的助聽器的。」韻如補充:「對啊!可惜那天李子維送我回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我媽管很嚴,所以叫他們沒事不要找我也不要打給我。所以你(俊傑)應該是看到我上樓之後就直接走了?」俊傑點頭:「嗯,對。」楊組長笑了後說:「如果陳韻如你說的是真的,那這個助聽器就不能列為俊傑涉案的間接證據了。」子維激動的問:「那楊組長,這樣是不是表示莫俊傑應該不會被列為這個案子的嫌疑人被你們起訴了吧?」楊組長笑著說:「就目前的證據看起來,俊傑就算不能夠被排除在涉案人的關係名單中,可是不至於以嫌疑人的身分被起訴,你放心吧!」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此時楊組長看著韻如,露出懷疑的表情。

他們三人來到店裡吃鍋燒意麵,俊傑突然說:「陳韻如,謝謝妳特地到警察局替我解釋這一切。」韻如說:「不用謝我啦!你真的要謝的話,就謝李子維吧!要不是他特地跑來我家找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被警察當成嫌疑犯。」子維說:「唉唷我又沒做什麼事情,不用謝我啦!再說,如果今天換做我被誤會,我相信莫俊傑也會跟我一樣阿!去找妳幫忙解釋。」俊傑說:「這很難說。」子維回:「莫俊傑!你說的是人話嗎?早知道就跟張奇恩他們一起當目擊證人誣賴你了啦!」俊傑說:「去啊!你有種就去!」子維:「當我不敢是不是?!」韻如說:「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錯,要是當初警察到唱片行找我問話的時候,我有好好跟他們解釋清楚,事情就不會搞到那麼複雜,你也不會被誤會是兇手。」子維說:「不過說到兇手這件事情,我真的很想知道當時襲擊你的兇手到底是誰?為什麼他要找妳啊?而且為什麼對妳下手這麼重?」

韻如又想起當時案發的情景,還有未來舅舅講的那些話,然後她自言自語說:「所以如果我找到兇手,改變過去,那我就可以回去了?」子維問:「回去?回去哪裡啊?」韻如回:「沒事啊!吃麵吃麵啦!」此時子維瘋狂加醋在麵裡被韻如發現,韻如驚訝地說:「哇!一般吃鍋燒意麵不是都加沙茶嗎?你怎麼加那麼多醋啊?你剛剛已經加很多了耶!」子維說:「妳懂什麼啊!這是我的 style 好不好!」韻如突然想起詮勝在吃麵的時候也做過一樣的事情,並說過一樣的話,想著想著她突然講一個笑話給他們聽:「肉包跟麵條是好朋友,有一天他們意見不合因為一點小事就打起來,但是因為肉包太遜了被揍得很慘,所以隔天他就帶了水煎包跟饅頭想要去找麵條理論,在半路上他們遇到了泡麵,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把他揍一頓,泡麵覺得很莫名奇妙,所以他就問肉包說:你們幹嘛打我啊?你們知道肉包說什麼嗎?」子維跟俊傑一起說:「他說什麼?」韻如回:「他說:麵條,不要以為你燙了頭髮我就不認得你!」

子維說一點都不好笑,但俊傑說滿好笑的,還笑了幾聲,結果韻如就嘆氣叫他們自己吃,她說自己沒睡好想去買杯中熱美提神,子維問他中熱美是什麼?韻如說:「黑咖啡啊!美式啊!這你都不知道?」子維:「咖啡?!你平常不都喝搖茶的嗎?怎麼突然喝咖啡阿?」韻如:「囉嗦耶!管那麼多幹嘛!」她正要走的時候俊傑說:「我陪妳去!」韻如說不用,她自己去就好了。接著俊傑怪子維說笑話不好笑,害韻如生氣才會離開,子維說:「啊就真的不好笑啊!這樣就生氣!」韻如來到咖啡店買熱美式,想起詮勝講的泡麵笑話的情景,詮勝說他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整個笑翻,但雨萱說不好笑,想著想著韻如嘆氣說:「我到底在試探什麼啊?明明就知道他不是王詮勝。」

晚上的時候韻如媽媽來到唱片行找舅舅,說韻如已經兩天沒去上課了,而且以前還會幫忙做家事,現在只會躲在房間聽隨身聽,並且會對媽媽大小聲,甚至有男生一來找她就馬上出去,她以前不會這樣的,是不是在外面交了壞朋友?舅舅也說覺得韻如變得跟以前不太一樣,但是韻如不可能會交到壞朋友,舅舅對媽媽說會想辦法處理,叫她不要擔心。接著舅舅去韻如家找韻如說要聊聊,韻如說:「有什麼好聊的,你又不相信我說的話,要聊什麼?」舅舅說:「我沒有不相信妳說的話啊!」韻如激動的說:「所以你相信我說的話?你相信我不是陳韻如?」舅舅點頭說:「嗯,這兩天我想了很多,你跟我外甥女陳韻如真的是差很多。」韻如:「對嘛!」舅舅接著說:「所以讓我不得不相信妳可能真的不是我所認識的陳韻如。不過,我要問妳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如果照妳所說的,妳是來自 2019 年的黃雨萱,那我請問妳,原本的陳韻如呢?她現在又在哪裡?」韻如倒抽一口氣說:「應該是跑到 2019 年的黃雨萱身上了吧!啊!不對,我記得我上次回到 2019 的時候,就是直接醒過來了,坦白說,我也不知道陳韻如現在在哪裡,不過我覺得等我成功回到原來的世界以後,她應該就會回來了。」

舅舅說:「既然是這樣子的話,那黃小姐,我可以跟妳商量一件事嗎?我會盡量幫助妳回到妳原本的世界,我也會幫妳保守秘密,但是我想請妳幫我一個忙,就是當妳在這裡的這段期間,盡可能地扮演好陳韻如這個角色。我知道這樣聽起來有點為難,但是妳要知道,妳現在所過的不是妳自己的人生,而是屬於原本陳韻如的人生,既然有緣妳變成了韻如,又過著韻如該過的生活,所以我希望妳可以負起責任,替韻如好好的生活,不然等到真正的韻如回來之後,會發現她人生裡面最關鍵的這個時期,被妳這個占據者給搞砸了。」韻如疑惑且驚訝的問:「痾,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耶!什麼叫做我搞砸了陳韻如的人生?!」舅舅說:「很簡單啊!韻如是一個普通的高三學生,能夠順利地考上好大學是最重要的目標,所以就算你可以成功地阻止韻如在 1999 年遇害,可是妳有可能害她到最後沒有任何可以念的大學,這樣對韻如來說比死還要慘,妳說是嗎?」接著舅舅把一堆參考書拿給韻如,跟她說他會扮演好舅舅的角色,如果韻如有問題還是可以來找他,並叮嚀韻如不要叫他吳先生,因為韻如以前都叫他舅舅。

舅舅離開韻如房間,被弟弟思源叫住,問舅舅是否真的相信姐姐說的話?舅舅說:「原來你一直都在偷聽,我怎麼沒想到你這麼關心你姊啊?」思源說他只是不小心聽到,但那不是重點,他問舅舅是否真的相信姊姊?舅舅說:「怎麼可能啊!你姊他撞壞腦子了,我可沒撞壞,我跟你說,我們人的大腦是一種非常精密的系統,你姊她胡思亂想覺得她是從未來回來的另外一個人,這跟她上次撞到腦袋有關,我們現在如果強迫她就醫的話,可能會引起她的反彈,所以我就先順著她的意,然後先安撫她,我跟你媽最近會好好的觀察她,如果她的狀況變嚴重的話,我們還是一樣要送她去醫院。這好好一個女孩子怎麼就變成這樣呢?要是被我抓到那個欺負她的那個壞蛋我一定會…」弟弟說:「可是,舅,我覺得姊好像真的跟以前不太一樣了,會不會真的是…」舅舅說:「你這個話只能說給我聽喔!千萬不能給你媽聽到,你媽要是知道她的女兒覺得她是從未來回來另外的一個人,然後她兒子也傻傻的這麼覺得,她一定會馬上把你們兩個抓去廟裡收驚!」但弟弟還是覺得怪怪的,舅舅說時間不早了他要走了,叫弟弟趕快回去念書,不要再跟姐姐吵架。弟弟說:「誰要跟她吵架啊!她以前和啞巴一樣,兇她都不會回,現在呢,兇她一下就說要揍我,像吃了炸藥一樣,誰敢跟她吵啊!恰北北!」

子維在家裡吃著泡麵,想著生氣的陳韻如覺得莫名其妙,怎麼有人一天到晚都在生氣,接著他夾起泡麵突然想到陳韻如說的笑話,覺得這笑話其實滿好笑的,沒想到後勁這麼強!然後他又想到陳韻如,覺得自己很奇怪,為何一直想到她?他趕緊提醒自己吃麵。隔天韻如去上學了,她心想舅舅說的話很對,她應該要好好替韻如生活,彌補對占據她身體的虧欠,接著老師突然說要考試,原來是要數學模擬考,她雖然嚇到,但覺得這應該小菜一碟,結果竟然沒有一題會,只好用轉筆來猜答案,鐘聲響了考卷還沒寫完,韻如不爽的說:「去你的 1998 ,我討厭這裡,我要回家!」接著她在陽台悶悶不樂時,班上兩位女同學找她一起打班際籃球賽,本來以為她不會答應,結果沒想到韻如竟然爽快的答應,因為她這三年從來沒參加過任何學校的活動,她說:「以前沒參加過現在參加也不遲啊!兩位,我這個人勝負慾比較強烈,喜歡贏,不喜歡輸,到時候比賽多多關照!」

星期六的班際籃球賽,子維跟俊傑的默契讓他們贏得比賽,旁邊有三個女生幫他們喊加油,接著女同學A拿著水給李子維,當她正要開口說什麼的時候,子維卻被旁邊其他女同學的對話吸引住,她們說女生籃球賽很精彩,而且有一個八班的三分球超準!子維就轉頭跟俊傑說:「八班的,不就是陳韻如他們班嗎?要不要去看一下?」俊傑說:「但陳韻如又不打籃球。」子維說:「誰說我要看陳韻如打籃球啊!我是要看妹子打球好不好。」然後就把水還給女同學A說了謝謝就走掉,女同學A露出很懊惱的表情。子維跟俊傑來到女生的籃球比賽現場,發現是韻如在打球,俊傑問:「陳韻如什麼時候這麼會打球的?」子維回:「別管她什麼時候會打球,先幫她加油再說!」接著兩人瘋狂幫她加油,女同學三人組也過來,女同學A看到李子維替陳韻如加油,感到很忌妒。當子維正在欣賞韻如的球姿時,聽到旁邊的男同學A問:「那女生是誰?」男同學B回:「她就是那個整天低頭走路的三年級怪咖學姊,好像叫陳韻如吧!」男同學A說:「她就是那個怪咖學姊喔!我都沒發現原來她這麼漂亮,尤其她笑起來的樣子,超級正!」子維聽了超不爽,假裝沒事卻默默走到他們前面假裝幫陳韻如加油,實際上是要擋住他們看陳韻如。

女同學B說:「哇塞,平常安安靜靜的怪咖陳韻如,竟然是狠腳色!」女同學C說:「她其實打球的時候還滿帥的耶!」她們講完發現女同學A在瞪她們後就閉嘴,此時某個角落那個長的跟謝醫師一樣的男同學用詭異的眼神看著陳韻如。上學時,女同學三人組一起吃午飯聊天,她們跟陳韻如同班,突然另外兩個打籃球的女同學D跟E出現找陳韻如一起吃午餐,女同學D說:「上禮拜的比賽真的很可惜,差一點我們就可以贏了。」女同學E說:「對阿真的很可惜!」女同學D說:「講到這個,陳韻如,你真的很沒有義氣耶!球打的那麼好,高一高二幹嘛不跟我們打?要是妳早點加入我們,我們早就可以得到冠軍了!」在一旁偷聽的女同學B說:「這個陳韻如是怎樣,以前不是獨行俠?現在開始交朋友了耶!」女同學C說:「而且她最近超愛出風頭的,還跑去打班際讓男生幫她加油,妳們看!」此時子維跟俊傑來找韻如,女同學A看了很不爽,女同學B說:「你們知道李子維還有來幫她加油耶!說到這個,之前教官不是也罰他們三個嗎?他們三個到底是什麼關係啊!」女同學C用眼神示意她不要說了,因為女同學A已經氣到用筷子一直戳便當盒。

他們三人來到司令台,韻如不耐煩地問到底有什麼事?子維說:「妳,比賽三分球投這麼準,什麼時候會打籃球的都不告訴我們?」韻如說:「我高一開始就是女籃校隊,當然會打啊!」俊傑說:「妳什麼時候參加過校隊啊?」子維說:「我高二也是校隊啊!怎麼沒看到妳進女籃?」韻如改口說:「我是說,我高一開始就想要參加女籃校隊,當然有在偷偷打啊!你們兩個找我出來就是要問我籃球的事喔?」俊傑說:「妳最近真的變滿多的耶!」子維說:「對啊!剛剛去班上找妳,發現妳交新朋友了,說實在的,妳真的是有一點…」韻如問:「有一點怎樣?」子維回:「不是一點,是超級孤僻!之前我們去找妳的時候,妳不是一個人,就是沒什麼朋友,話很少,就算是我跟莫俊傑好了,也是慢慢跟妳變熟了之後,妳才會主動開始跟我們聊天講話的啊!沒想到受傷之後,整個人都變了,人變開朗了,朋友變多了,連籃球都會打了!陳韻如,妳是不是上次被打破頭的時候,順便打通了任督二脈?整個人功力大增,煥然一新!」

俊傑說:「不要這樣講啦!」子維:「不是啊!莫俊傑,你自己講嘛!以前的陳韻如有可能這樣嗎?還打籃球比賽哩!這麼高調,不要跟我開玩笑了好不好。」接著他突然看著韻如說:「老實說,我早就懷疑妳不是陳韻如,而是電影裡面演的…雙重人格!」接著他敲韻如的頭說:「哈囉!裡頭的陳韻如聽到請回答喔!」韻如推開他說:「你不要那麼幼稚好不好!我不是什麼雙重人格啦!我會那麼高調是因為…我希望更多人注意到我,尤其是之前攻擊我的那個人。」子維說:「陳韻如,妳不是開玩笑的吧?妳這麼做是在吸引兇手注意?」韻如說:「對啊!我沒有開玩笑,我就是希望他可以出來再攻擊我一次!你們想,兇手後來沒有再找我了,他應該是知道我忘記案發過程,再加上陳韻如之前老是悶悶的,看起來就很好欺負的樣子,他一定是覺得就算我想起來也不敢說什麼,但是現在我變得很顯眼,身邊又多了朋友,你們想,如果你們是兇手的話,難道不會害怕我在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什麼嗎?如果這個時候還有同學傳出我想起來了案發經過,你們如果是兇手,知道的話你們會怎麼做?」

子維跟俊傑同時說:「不行啦!」子維說:「妳這樣做是可以吸引到兇手的注意力沒有錯,但妳自己也會有危險啊!上一次妳已經差點沒命了,這一次如果妳又落單被他抓到的話,妳真的是會死的耶!」俊傑說:「對啊!李子維說的沒錯,如果妳真的想要抓到兇手,為什麼不交給警察處理?」韻如說:「我拜託你們兩個不要那麼天真好不好,真的是小朋友不懂耶!警察哪會管這種案子啊!如果我當初死掉的話變成命案是有可能,但現在我人好好的還失憶,他們應該隨便查一查,找個人交差就算了,之前莫俊傑不就是因為這樣被懷疑嗎?憑陳韻如我本人殘存的記憶,兇手應該是我們學校的人。」子維問:「所以妳想起來什麼了嗎?」韻如說:「我沒有想起什麼啦!但我腦子裡一直有個畫面,當時抓住我的那個人,他穿的就是我們學校的制服,我現在有的也就這麼一點點的線索,如果不在畢業之前抓到這個人的話,以後要抓到他更難,如果我沒有把這個把我打的頭破血流的兇手抓出來,我不甘心就這樣畢業!」韻如心想:「而且這個凶手,說不定是陳韻如在 1999 年死亡的關鍵。」韻如看著兩個男生在一旁苦惱著便說:「你們兩個不要那麼擔心好不好?你們之前不是說過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保護我嗎?我很相信你們,你們對自己有點信心好不好!」子維跟俊傑都點頭說好。

李子維跟莫俊傑在打掃校園,韻如跑來找他們,子維以為韻如是要找他,結果韻如是要找莫俊傑,因為她發現莫俊傑成績很好,而且她跟俊傑說自從受傷後記憶力有點不好,課本上的東西都忘了差不多,但她說到一半俊傑就說:「好啊沒問題!」韻如說她還沒講完,俊傑說:「妳來找我是希望我可以幫妳補習對吧?」韻如點頭,俊傑說:「那文科的教科書我先幫妳整理,然後當妳在唱片行打工的時候,我再去教妳數學。」韻如說:「真的嗎?謝謝你,莫老師!」接著她轉頭問子維:「考得比我爛的,你要不要一起補習啊?」子維說不需要,韻如說:「不需要?你全校倒數第五名耶!以後是不打算上大學喔!」子維瞪她,韻如突然想到之前子維說過他爸媽已經幫他辦好移民手續了,她說:「對齁!我都忘了,你之前說你畢業後要…」子維突然打斷她,俊傑問:「李子維,你說你畢業之後要幹嘛?」子維又瞪了韻如一眼後說:「沒事啦!我是跟陳韻如講說,畢業之後又不是只有大學這條路可以走,我可以先做其他的啊!如果真的不行的話,大不了就重考嘛!對不對啊陳韻如?」韻如連忙說:「對啊對啊!你一定會重考的啦!」但俊傑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

畫面來到子維班上的一個女同學說:「這是班際籃球賽的照片,要洗得趕快來登記喔!女生組也有喔!」大家馬上衝去登記,男同學A問說:「有沒有拍到八班陳韻如的照片啊?」男同學B說:「你也注意到陳韻如囉?」男同學A說:「我最近發現她滿可愛的耶!以前都沒有注意到。」男同學C說:「我也覺得她最近變得很可愛,以前很陰沉。」男同學B說:「而且她其實是一個超級正妹!」就在大家紛紛討論陳韻如時,長的跟謝醫師一樣的男同學走過來,女同學說:「班長,吵到你了嗎?」班長說:「沒有啦!我也想要加洗一張陳韻如的照片。」大家紛紛說:「齁,班長暗戀陳韻如喔!」班長說:「沒有啦,你們不要亂講。」女同學說:「好,陳韻如的我全部都洗給你。」班長說謝謝後回到自己座位,他趁沒人注意時翻開課本,裡面有一張1998年10月23日的陳韻如照片,他腦中浮現案發當時陳韻如說的話:「你想要我對吧?那就殺了我!只要你殺了我,我就是你的了,你想對我做什麼,都隨便你。」接著班長露出詭異到令人發寒的笑容。

2. 下集預告:

子維說:「如果有一天,我會喜歡上一個女生,那她應該是那種個性很開朗、很獨立、很有自己想法的女生。」

俊傑說:「明明妳就在我眼前,但我就是會突然想起以前的妳。」

韻如說:「說不定,你原本認識的那個陳韻如,很快就會回來啦!」

男同學拿著一張紙條給子維說:「李子維,這是一個八班女生要我拿給你的。」

子維問:「八班不是陳韻如那一班嗎?」

韻如對子維跟俊傑說:「我們成功吸引兇手注意,他現在出現了耶!」

子維說:「那個兇手之所以會把這些照片放在你的抽屜裡,他更想表達的就是,只要他願意,他隨時都可以對你做出他想要做的事情。」

 

3.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主要有幾個,整理如下:

1. 李子維發現自己似乎喜歡上陳韻如

2. 凶手不是莫俊傑,另有其人

3. 韻如跟舅舅說她穿越的事情,弟弟也聽到,但舅舅不相信,弟弟相信

4. 韻如發現子維吃麵的習慣跟詮勝一樣

5. 韻如對子維講的笑話就是詮勝未來對雨萱講的笑話

6. 雨萱很會打籃球並藉此讓韻如變高調想抓兇手

7. 子維跟俊傑已經發覺韻如跟以前有些不一樣

8. 謝醫師就是當時子維班上的班長,並且很有可能就是兇手

本集主要描述雨萱回到 1998 年韻如的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她想要回到未來卻回不去,真的要等找到兇手才能回去嗎?上次回去的時候是她想起犯案的過程,難道需要更震驚的事情才能回到未來?而雨萱開朗活潑大方的個性,加上想念詮勝那悲傷的眼神,已經深深吸引了李子維,儘管他不想承認,但是非常明顯,而雨萱也不避諱地看著子維及扶他的腰,因為長的跟王詮勝一模一樣的人就在眼前,此時不做更待何時?接著雨萱知道俊傑是嫌疑犯之後便帶著他們去跟警察解釋,從兩個男生的表情可以看出來,雨萱是在說謊,根本不是韻如撿到助聽器的,也不是韻如遺落在現場,只是她想到用這個說法可以讓俊傑洗清嫌疑。

但為何雨萱這麼肯定俊傑不是兇手呢?也許是她想到之前俊傑對她做的那些,以及俊傑的溫柔,覺得她不可能會是傷害韻如的兇手吧!但兇手是誰她自己也想不起來,也許還差什麼證據或是契機。她對韻如的舅舅坦白一切,希望舅舅會相信她,結果舅舅表面上相信,只是想要她去上學專心唸書的藉口,實際上舅舅一點也不相信,還是認為是韻如腦子撞壞了,這點在 2019 年的舅舅也有說過他當時根本不相信韻如,直到 2019 年遇到雨萱才相信。弟弟思源則是認為姊姊說的是真的,可能年輕人比較會相信這種離奇的事情,但是舅舅叫他不准講。而雨萱也沒辦法了,畢竟舅舅在這個年代肯定不會相信她,所以講了也是白講。

不過她卻因舅舅的話下定決心要扮演好陳韻如這個角色,雖然說陳韻如很可憐,但其實雨萱也很無辜啊!莫名跑到 1998 年跟陌生的人變一家人生活在一起,都是韻如熟悉的一切,只有她自己個性不一樣,要適應其實也很辛苦,而且都已經 27 歲了,誰還記得高中的數學怎麼寫啊,加上教材差了 20 年,肯定差滿多的,所以她成績肯定一落千丈,還好俊傑願意幫她補習,但此時卻差點讓俊傑發現子維之後要移民加拿大的事情,雖然他們兩個找藉口轉移話題了,但是俊傑似乎還是覺得事有蹊蹺。

打籃球賽的時候,韻如班上有個女生喜歡子維,想跟子維告白,可是子維卻一直被韻如吸引過去,讓那女同學氣得牙癢癢,不知道這女同學會不會跟 1999 年小年夜殺人案有關聯?而原本以為子維真的發現韻如是不同人,結果原來是認為她雙重人格,果然穿越這件事情一般人是很難相信的,何況雨萱並沒有說出來讓他們知道,但雨萱為何不說出來?怕他們不相信?還是怕他們倆會因此遠離她?但是想必之後雨萱一定會說給子維聽,因為子維在穿越到未來的詮勝身上時,已經知道這時的韻如是雨萱穿越回來的。

最後一幕就是發現原來謝醫師,就是子維班上的班長,他不知從哪拍到韻如的照片,並且看著照片露出很詭異的神情,加上他直接公開說要加洗韻如的照片,難道不怕被別人發現他的動機?另外他腦海中竟然想到韻如犯案當天跟她說的那些話,叫他殺了韻如就可以擁有她,這些話怎麼可能從韻如口中說出?感覺都是班長自己幻想的,而且他笑得很變態,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後來會當上心理醫師?讓人覺得心裡就有病,加上雨萱之前去看心理醫生時他的神情很怪異,可以肯定兇手很明顯就是他了。

而上一集的猜測,王詮勝是李子維從 1999 年穿越過去的,在這一集,因為麵加醋的事情跟泡麵的笑話,更能確信這點,只是仍未知道為何子維會穿越,而雨萱也還沒想到這點,她只覺得這兩個人應該是同個人,但是又無法解釋為何會是同個人,至少她現在能跟子維相處在一起,重新認識這個人,填補一些失去詮勝的悲傷,但也讓她更難忘記詮勝。

4. 預告心得:

子維說他會喜歡上的女生類型就是指雨萱。

俊傑發現雨萱跟韻如似乎是不同人,他跟雨萱一樣,雨萱看著子維會飄出詮勝的影子,而俊傑看著雨萱會飄出韻如的影子,雨萱安慰俊傑說韻如很快就回來了,這樣有點奇怪,自己說自己很快就會回來,俊傑不會覺得怪嗎?

子維收到八班女生的紙條,想必是暗戀子維的女同學給他的,此時莫俊傑也在看著,不知道在想什麼。

從韻如跟子維和俊傑的對話中發現,兇手似乎把韻如的照片放在她的抽屜,是班長做的嗎?動機是什麼?下一集就可以抓到兇手嗎?應該不會這麼快結束,就讓我們繼續期待下一集。

 

※以上心得皆是個人觀感,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想見你 FB 官方粉絲團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偶爾一起暴飲暴食再偶爾一起節食減肥,最沒恆心與毅力但一路走來也持續減肥了好幾次,我們重量不重質,所以完全沒有效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