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THE KING : 永遠的君主』第 2 集詳細劇情、心得 – 留下的理由

1 ~ 16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2 集劇情、心得:

1. 詳細劇情介紹

2. 本集心得

1. 第 2 集詳細劇情 —「留下的理由」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被李袞抱住後沒多久,鄭太乙一把推開了他:「你是怎樣?你瘋啦?沒看到我的證件嗎?你這是在對警察做什麼?」「問候,因為我很高興見到妳。原來妳在宇宙的另一端,原來妳真的存在。過了 25 年,妳還是警衛啊?」鄭太乙看了一下自己的證件尷尬地問:「你怎麼知道我的職級?」「因為我認識妳很久了,雖然妳應該不信。」「你明知道我不會信,為什麼還胡說八道?我再說一次,先生,請出示身分證。」

「怎麼辦呢?我沒有身分證。」「你為何沒有身分證?」「因為我是我,所以我是我,這點妳應該也不相信。」鄭太乙傻眼,李袞繼續說:「我表現了我的喜悅,而妳好像很困惑,所以我簡單向妳說明目前的狀況。我是大韓帝國的皇帝,在追擊一個可疑人物的時候,隨著打雷與閃電穿越時空來到了這裡。雖然我一時感到不知所措,但是我仔細想了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平行世界。」

「這裡是平行世界?」「微小的差別要慢慢才會發覺,然而有一點已經完全不一樣了。」李袞看著遠方碩大的廣告看板《妍兒皇后,再寫傳奇篇章》說:「看來這個世界不是由皇帝,而是由女王所統治,而且她好像很受愛戴。」「我們的確是很愛妍兒皇后,全國人民都很愛她。」「這點跟我一樣,那妳先引薦我去見你們的君主,然後給我那匹正七品的麥希穆斯全乾的乾草和水。」

「我怎麼有辦法把你引薦給妍兒皇后?買票吧!」「我們之間的對話好像有什麼問題,對吧?」「你這個時候又很正常,真氣人。」此時路人紛紛拍照說:「是在拍電影吧?」「他應該是藝人」「拍他的臉」鄭太乙思考了一下說:「所以你是說,你是來自平行世界的人,在那裏你是大韓帝國的皇帝,在你來的路上有閃電,而那匹馬的官階是正七品,是這個意思吧?」「看來妳搞不懂平行世界,妳是文官嗎?」

Advertisement

鄭太乙快瘋了:「你這個半瘋的傢伙是怎麼回事?」李袞疑惑地說:「妳是這種個性的人?」鄭太乙綁起馬尾說:「嗯,我大概 30 年來都是這種個性,怎樣?」「我完全沒想到會是這樣,我把妳想的太溫柔了,還真新鮮。」「嗯,你已經充分做了自我介紹,現在換我介紹我自己。你不出示身分證,又違反道路交通法,還觸碰了正在執行公務的警官身體,對吧?你可以聘請律師,也可以行使緘默權,要是你亂動的話會更痛。」

鄭太乙把李袞的手往後架住,帶回警局偵訊:「我再問你一次,請問你尊姓大名?」「我也再告訴你一次,就算我說了,妳也不能叫我的名字,這是不能被別人直呼的名字。」「那麼為了方便就叫你金狗屎。」「什麼狗屎?妳可以叫我洪吉童或是某某某都行,況且我不姓金。」「金狗屎先生,請把你的隨身物品都拿出來,放在這裡。如果你不服從,我就直接搜你的身。」

李袞乖乖聽話把萬波息笛、手錶跟錢包放在桌上,鄭太乙戴上手套說:「我現在要檢查你的隨身物品。」她先打開了錢包,拿出了一堆寫著大韓帝國的卡,還有符咒,李袞說:「那裏也有啊?妳就當作是提調尚宮對於宗廟社稷的關心。」「祝你好運。」接著太乙拿出鈔票問:「十萬韓元?」「怎麼?這裡沒有十萬韓元的鈔票嗎?」「你昨天玩了大富翁嗎?買了很多塊地?」「妳不對我講敬語?」「你好像剛才在光化門就沒對我說敬語。」「我是大你三歲的哥哥。」「我是獨生女。看起來頗像真鈔,這有可能涉及犯罪或詐欺,所以我要沒收。」

科學搜查人員景蘭拿了一個東西給太乙,李袞問那是什麼?太乙說:「你沒有身分證也無法證明自己的身分,一直不配合調查,你承認吧?我需要用你的指紋來查詢,請你配合。」「就算是妳,我也無法允許妳碰觸我的身體。」李袞一說完就被太乙抓住手取得指紋,李袞:「不要以為我很好制伏,我可是透過各種運動鍛鍊過身體…看來妳不相信,希望我有機會能夠證明,賽艇、騎馬、跆拳道、劍術、拳擊…」太乙更用力了,李袞叫了一聲。

Advertisement

大韓帝國,提調尚宮盧玉南跟部榮君李踪仁在宮中祕密對話,李踪仁:「陛下又來了?」盧玉南:「對,傍晚他又擅自外出了。」「我看到保安級別提高了,就想說應該是如此。這次他是去哪裡?又去看萬年雪了?」「不是去那裡,他冬天的衣服都還在,這次我真的猜不出來,曹隊長說他好像是穿過馬場附近的竹林消失了。」李踪仁笑了:「在今年夏天之前,他都還很正大光明的出去。」

「這不是該笑的事,這次你一定要鄭重勸告陛下,不要再問他好不好玩了。」「可是其實我最好奇那點。這次該怎麼說才好?急性胃炎的藉口已經用過了,換季皮膚過敏也用了。」「你就用一年前這個時候用過的藉口吧!說他窩在書房裡,因為他數學病又犯,還找了部榮君大人過來,正在一起解題。」「我想我得待在這裡好幾小時,看來今年理工科的報名人數,又要多到爆了。」「我也要擔心到爆了,曹隊長正在搜索中,希望能找到些什麼。」

夜晚曹影跟兩位隊員在竹林中搜索,曹影:「在第六區的監視器有拍到他,但是第七區就沒拍到了,這兩區之間只有竹林,但是腳印就只到了這裡,那表示他是在這裡消失的,這根本說不通。」隊員:「我會再次確認監視器影像,看看有沒有沒注意到的部分,再次進行搜索。」曹影:「沒錯,這才說得通,不管是你們沒注意到什麼,還是我沒注意到你們忽略了什麼。你們兩個去處理,就只有你們倆,懂我的意思吧?」「懂!」「我會持續跑外勤,打電話向我報告。對了,你說陛下表示要去確認到底是懷錶還是白兔?」「對。」

曹影到了警局找當時賽艇大會上開槍的兩人,他們說:「我們是冤枉的!真的不曉得陛下在那裡,我們是要去抓拿了我們大哥的錢逃跑的臭婆娘,才跑到那裡去的。那女的居無定所,又沒身分,只要看到她就得馬上去追她,不然逮不到人的,請你從輕發落。」刑警:「經過調查,當時的情況和他們的說法大致相同。」曹影:「抓到他們在追的女人了嗎?」刑警:「還沒有,她在我們轄區也是涉嫌竊盜、暴力等犯罪被通緝,但我們對她的長相和姓名等一無所知,所以反而是從他們那裏得到資訊。你們說她叫什麼?」「露娜。」「對,露娜,等我們逮捕到她會立刻跟你聯絡。」曹影:「也請調閱她的監視器影像。」「好。」

Advertisement

大韓民國,李袞被關在牢中,站著說:「喂,給我坐墊,不然椅子也好,我從沒坐在地板上過,我知道妳都聽到了。」此時穿著社會服務制服、戴著帽子的曹誾燮出現說:「就是他嗎?那個白馬王子。」他轉頭看了李袞一眼,李袞看到他說:「阿影!你不是阿影嗎?我在這裡。」曹誾燮嚇到,鄭太乙把耳塞拿掉說:「他說他不是王子而是皇帝,他說他不能坐在地板上。」李袞:「妳看看,妳明明都有聽到。」

李袞看著曹誾燮說:「阿影,我沒想到你會跟著我過來。」曹誾燮拿資料給太乙說:「他有點可怕,警務科長要我拿資料給三組。」接著拿走太乙桌上的一包人蔘說:「這是跑腿費,太棒了!」然後自嗨地跳起舞來,李袞看到說:「他不是阿影。」曹誾燮:「阿影?你從剛才就一直叫阿影,他是誰?我是曹誾燮。」太乙:「你一直回答他做什麼?不要跟他說話。」曹誾燮:「人家問話就要回答啊!外面有一匹馬超帥!你是馬主嗎?他應該是叫亞瑟王之類的吧!」

太乙不回答,接著曹誾燮看到桌上的手錶說:「這支錶不錯耶!」太乙說是李袞的,李袞笑了說:「幸好你眼光還不錯,那是為了慶祝你看到我的那匹駿馬麥希穆斯第一次獲勝,所製作的這個世界上唯一…現在該說是兩個世界嗎?兩個世界上唯一的一支手錶,如果你是阿影就會認得出來,準確到連百分之一秒都不會有誤差這點,你應該也看的出來吧?」曹誾燮:「我知道了,你口才還真好,叫沒馬的人要怎麼活下去?我也是有馬啦…馬路、馬桶、馬子。」曹誾燮瘋癲的樣子讓李袞看不下去,太乙:「誾燮,已經晚上七點了,你還不下班嗎?」

景蘭打電話找太乙,太乙在門口跟景蘭見面:「查不到他的身分?完全沒有?」景蘭點頭,太乙:「他是身分不詳的人?就連註銷的人也會有紀錄啊!」「對阿!但就是沒有,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超過 30 歲的成人沒有登錄指紋,這是非常特殊的情況,也許他是在登錄指紋之前就失蹤的兒童,妳採集他的 DNA 送到女性青少年股吧!我會再看看妳一併給我的鈔票,不知道是在哪做的,做的還真好,看起來很像真鈔,妳辛苦啦!」太乙自言自語:「我真是倒楣,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Advertisement

為了採集 DNA,太乙終於把李袞放出來,拿著棉花棒要他張開嘴巴,李袞不配合說:「看來妳要了我的指紋之後,查不到我的身分,對嗎?這就表示,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也表示這兩個世界並不完全相同。」「你要繼續胡說八道嗎?我叫你張開嘴巴了!」「就如同我不存在於這裡,妳也不存在於我的世界。我找了很久,好不容易才證實,妳的所屬單位令人疑惑,唯一的線索只有妳的照片和生日。」

「意思是你有我的照片?為什麼?你到底是什麼人?從剛才一見到我就說”我終於見到妳了”,為何你終於見到我了?」「妳應該要擔心你的項上人頭,如果有人像妳這樣對我說話,可是會被斬首的。」「你是間諜嗎?你的任務是要炸掉我們警局之類的嗎?所以你才調查我嗎?」「妳是這麼重要的人嗎?並不是。」太乙拍桌說:「你認識我嗎?」「我對妳很好奇,很常想起妳,妳本人比較好看。剛才那個年輕人在我的世界,是皇室近衛隊長。也有人像你和我一樣,不並存於兩個世界。」

「不管怎樣都是平行世界?拿出證據啊!」「證據就在妳面前,我是從別的世界來到這裡的。」「為什麼用那種眼神看著我?這麼看著我很容易讓人誤會,你現在正是一副罪犯的眼神,雜犯。你沒有別的證據吧?」「鄭太乙警衛,為了幫助妳理解,我簡單說明給妳聽,妳聽好了,愛因斯坦博士發現的量子力學,發展出了…我說啊!其他的部分我不敢說,但是我對我的眼睛很有自信,我的眼睛真的很深邃!」

「愛因斯坦發現的養子怎麼了?他有盡孝道嗎?」李袞嘆了一口氣說:「愛因斯坦博士發現的量子力學,發展出了平行宇宙理論,如同光同時是波動和粒子,假如由物質形成的粒子,也可能同時是波動,我們的宇宙由粒子所組成,而所有粒子也都是波動的話,波動不具有固定的位置,因此一個粒子有可能同時存在於兩個場所,這就是有可能存在平行世界的假說。」講完空氣瞬間凝結,李袞:「看來是沒有幫助。如同光同時是波動和粒子…」鄭太乙趁機把棉花棒塞到李袞嘴裡劃一圈:「感謝你的解說。」

Advertisement

大韓帝國,具總理開完會說:「全都是飯桶,我還以為我當上總理,身邊都會是不錯的男人。」金秘書:「這是妳所組成的內閣。」「就是說啊!我這是自作自受。今天的行程結束了吧?」「是的。」具總理轉頭對剛走出來的白髮男子說:「明天見。」回辦公室後,具總理問金秘書:「國政報告的新聞發出去了嗎?」「是的,在這裡,還有從明天開始,陛下有一周的行程空白,所以我去查了一下,果然不出所料,部榮君大人的保安級別提高了。」

「看來皇帝又落跑了。」「他是不是有了女人呢?」「那個女人在這裡啊!要是皇帝有女人的話,那必定得是我,我正試著讓全國人民都這麼認為,如果他有別的女人怎麼辦?她年輕嗎?漂亮嗎?」「應該有很高的機率是這樣吧!」「出去!」「是的。」具總理喝著酒,看著平板上的新聞《皇帝和總理在國政報告後約會?》,留言寫著:「這就是大韓帝國的門面」「兩位真配」具總理笑了說:「真的耶!我左臉比較好看,口紅有點誇張了。」

大韓民國,太乙把李袞放了並還他東西:「你是遇到了好警察才能被放走,算你好運。」「反正過了 48 小時之後,我會因為無拘留事由被釋放。」「但你提早出來了啊!DNA 檢測結果出來了之後,我要怎麼聯絡你?」李袞拿了一張紙條給太乙說:「這是我的聯絡方式,聽說這在妳家附近。」「誰說的?」太乙拿著紙條上面寫著”皇家無限飯店”,李袞:「剛剛那個年輕人,他是叫誾燮嗎?聽說他是妳的高中學弟,還有妳父親正在經營跆拳道場。」

「你知道住這家飯店要多少錢嗎?這是五星級飯店,你有錢嗎?」「沒有,但我可以籌到錢,這裡最近的珠寶店在哪裡?」李袞拔起了衣服上的一顆鈕扣說:「這是鑽石。」「那是鑽石的話,那我就是黛安娜王妃。」太乙帶了李袞到珠寶店,鑑定師說:「我當了 40 年的鑑定師,第一次看到切割得這麼精緻的鑽石,可以說是幾乎完全沒有內含物,這是從哪裡來的?」李袞:「我之後再問問看這是從哪買來的,這是提調尚宮管轄的事,你可以給我多少?」

Advertisement

鑑定師:「這個雖然是上等的,但沒有保證書,而且這種等級的鑽石,可能會有不明的風險。」太乙出示了警察證件,鑑定師:「妳是警察嗎?」太乙尷尬地點頭,李袞:「妳怎麼不把另一個身分告訴他?黛安娜王妃。」走在路上時,太乙一直看著李袞的鈕扣,李袞:「妳看起來很困惑。」「那個鑽石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偷的嗎?」「妳看過有人帶著警察去賣偷來的鑽石嗎?」「那個叫什麼提調尚宮的人,可能是她偷來的啊!」

「我也會問問她這點,她不是那種人。不過那是什麼?黛安娜王妃。」「那是 63 大廈啊!怎麼,你的世界沒有那種東西嗎?」「在海雲臺有 63 棟,這裡只有一棟?」「對,只有一棟。你可以到對面搭計程車去飯店。」李袞擋住了太乙的去路:「妳要走了?為什麼?不要走,我花了 25 年才見到妳,我希望今天可以非常漫長。」「讓開好嗎?我因為金狗屎這個人,今天已經夠漫長了。」太乙手機響了:「喂,妳是李尚道的太太吧?嗯,我有時間,我馬上過去。」太乙頭也不回的走了,李袞看著太乙離去的背影感到失落。

太乙跟姜薪栽在五金行,李尚道的太太說:「我老公大概有三週沒回家了。」太乙:「那妳為什麼沒有做失蹤申報?」「他又不是第一次跟我吵架,然後離家出走,我想他肯定又去哪裡賭博了,不過這次的確是有點久。」「他有沒有跟什麼人結怨呢?」「老實說,不管是誰殺了他都很合理,他跟他周遭的人全都借過錢,拿著兩支手機到處借錢,現在那些債都要由我…」太太講到哭,此時姜薪栽在五金行發現了疑似凶器的鐵橇。

Advertisement

誾燮回到家中打開 Netflix,正在摺妹妹的衣服,突然接到李袞電話:「誾燮,是我,亞瑟王。接我電話,我有急事要找你。」誾燮掛掉電話後說:「他瘋啦?」鏡頭一轉,李袞跟誾燮提著大包小包來到飯店,李袞說:「幸好在我嘗試了 13 次之後,終於說服你了。」「豪華套房也太讚了吧!不過你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因為我想要跟你聊聊。」「聊聊?我沒有事要跟你聊耶!」「你左手提的東西都是你的。」誾燮態度馬上改變:「我坐這裡嗎?要從何聊起呢?」

「我想要看看你和你家人的照片,最好是你很小的時候的照片。」「我通常不會把那種照片帶在身上,不過我在那時候最好看,你等等。不過你幹嘛要看我的照片?」李袞看了一下照片發現他爸長的跟曹影的爸爸一模一樣:「不出所料,果然是平行世界。」突然誾燮的手機上出現一堆訊息「喂,你想死嗎?快接電話,不然你就死定了,你這個瘋子。馬?是你告訴他的吧?快點接電話,不然我會宰了你。還不回答?你死定了。」李袞把手機拿給誾燮:「有人傳訊息給你,是殺人預告。」誾燮看了手機之後嚇到把手機丟在地上。

太乙站在家門口,拿著一張紙條:「聽說妳家有個大院子,我的正七品麥希穆斯就拜託妳了。」太乙的爸爸在一旁問說:「這到底是什麼馬啊?這像話嗎?」一旁咖啡店老闆娘說:「看看牠的光澤,一看就不是普通的馬。」太乙:「牠是正七品。」老闆娘:「我就知道!姊,把這匹馬交給妳的人,真的是馬主人嗎?若是真的,我們得把握住他。不,是妳要把握住他。韓國沒幾個人有馬,他肯定是超級有錢的人。」太乙爸爸:「是嗎?俗話果然說的沒錯,有好馬來就要以好馬回報,良馬一匹可以抵千金債。」外面的路人紛紛圍觀那批馬,老闆娘說:「我叫了外送,吃完再走吧!」太乙:「我現在怎麼吃得下?我真的是踩到狗屎了,金狗屎!!!」

Advertisement

太乙跑到飯店問櫃台:「請問一下,今天有沒有一個身高約 187 公分,體格精壯,長相討喜,年齡約 30 出頭的男子入住這裡呢?」「抱歉,我們不能透露住宿旅客的資料。」「嗯,我知道,妳不用告訴我,請等一下。」太乙寫了一張紙條:「你寄放在我這裡的那匹馬,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我給你十分鐘。」「請妳把這個轉交給那位房客。」過沒多久李袞快步走到大廳找到太乙並看著手錶說:「9 分 40 秒,很驚險,豪華套房位在高樓層,飯店經理上來就花了五分鐘,我馬上就下來了。」「坐下。」「我正在坐。我這樣坐可以嗎?」「你要拿馬怎麼辦?」「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就是介意才會來。」「我會餵牠也會幫牠梳毛。」「這不是理所當然嗎?」「暫時就好,我無法在這裡待太久,在我回去我的世界之前,妳能不能借我的麥希穆斯妳家院子長寬四公尺的空間就好?」

「你是要我借出整個院子嗎?你什麼時候才要回去你的世界?」「我還沒有決定。」「你應該先決定這點。」「我本來要這樣,但是我把這點延後最後了,因我喜歡這樣和妳待在一起。」「你在這種情況下,還買了衣服?」「我在挑選誾燮的衣服時,店員要我試穿,我正好需要替換的衣服,所以試穿了一下,沒想到非常適合我。」「我不是在問你,是在罵你。算了,我會幫你顧那匹馬,等到 DNA 檢測結果出來。」太乙邊講邊綁起馬尾,「妳為什麼要綁頭髮?不要綁。」太乙硬是綁好了說:「你不注意聽嗎?我說我會幫你顧你的馬,動物是無辜的,而金狗屎先生可能有犯罪。在那之前,你最好給我乖乖待著,除非你想知道馬的市價是多少。」太乙走了,李袞說:「太可怕了。」

Advertisement

國立科學搜查研究院,金希朱科長說:「死因是頭部遭鈍器重擊致死,從僵硬的情況來看,屍體是死後被丟棄在後車廂,考慮到在後車廂裡,屍體腐敗的速度會比較快,死亡時間約在三週前左右。」姜薪栽:「被害人李尚道就是在三週前離家的。」太乙:「有找出特定的凶器嗎?」科長:「嗯,這是屍體頭上的傷痕,還有嫌犯金福萬頭上的傷痕,看起來一樣,是同一個凶器,應該是相當重的工具。」姜薪栽了拿在五金行發現的鐵橇照片問熙珠:「會不會是這種呢?」科長:「這種鐵橇嗎?有可能。這在國會上不是很常用嗎(笑)?被這個打到之後,再用這個打他?嗯,應該沒錯。」姜薪栽:「我們先去找凶器吧!」太乙:「好。」

太乙在回收場找凶器,突然有人打來,李袞說:「妳的世界有個叫做部隊鍋的食物,我想吃吃看,妳有空的話…」太乙掛掉電話。手機又響了,李袞:「我現在人在景福宮前面,正在重現皇室的慶典,他們居然說那是最後一任皇帝,妍兒皇后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太乙再度掛掉電話。電話三度響起,李袞:「我剛才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幫我做餐前麵包的麵包店,在這個世界居然也有,但是有一點很奇怪,每個人都在試毒。」電話被掛掉,李袞嘆了一口氣,把手機還給店員:「小姐,謝謝妳。」「你可以再用久一點沒關係。」「再講下去會有危險,我想她現在應該正在綁頭髮。」「這樣啊!」「請幫我打包這個。」「那是試吃用的,這個完整的給你。」「不要,我要這個。」李袞堅持要打包試吃用的麵包,店員傻眼。

Advertisement

李霖正在幫寺廟上漆,劉慶茂西裝筆挺的站在一旁,和尚說:「這位居士,你有好車又有祕書,應該有很多其他好事可做,到底為何要做這種粗活呢?」「這是有三百年歷史的丹青,在悠久的歷史上著色,等於是在漆上另一段歷史,只屬於我的歷史。」「這樣啊!怪不得你的顏料色彩很深沉。」李霖連上漆的時候都不忘帶著萬波息笛。

餐廳內,一個媽媽感謝另外三位小朋友來幫她的小孩明浩慶生,明浩坐在輪椅上,吹蠟燭之前,小孩們先送上禮物,接著說要拍明浩的表情,明浩原本很開心,看到禮物後卻生氣的丟到一旁,原來是一顆足球。小屁孩們笑了之後離開,明浩說要自己去廁所後,媽媽也生氣地把足球丟在地上,並低頭祈禱,突然李霖撿了球過來問她在祈禱什麼?她哭著說希望自己的小孩可以走路。李霖說:「那是不可能的,但你可以祈禱那些小孩們跛腳,妳要改變妳的祈禱嗎?」隔天新聞播報:「在上學途中,任意穿越馬路的三名國小學生,被卡車撞到受了重傷,三名學生皆難以痊癒。」

花店裡,店員問一個女子:「今天是什麼紀念日嗎?」「對,今天是我死去兒子的生日。」「對不起。」女子轉頭說:「妳為什麼要道歉?幫我包裝就好。」原來女子就是知薰的媽媽,當初她老公死的那天,在家裡發現大伯父,也就是李霖站了起來後,嚇到坐在地上。此時警察按門鈴:「宋靜慧小姐,妳在裡面嗎?我們是警察,為了妳兒子的事而來的。」

她正要去開門時,李霖說:「妳的兒子在水庫失足溺死,妳先生被肇逃車輛撞死,妳的丈夫和兒子都死不瞑目,現在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會指控妳。妳要怎麼辦?妳想獲得救贖嗎?卑賤的東西,笑過一次以後,妳就再也笑不出來了。」宋靜慧放下了握住門把的手。2019 年的這天,宋靜慧已經不是當年的黃臉婆,而是打扮亮麗的女子,還有助理在旁跟著,她來到兒子的墓前,放了花,看了一眼後離開。墓上寫著:「李知薰,1987 年 10 月 28 日至 1994 年 12 月 28 日。」

Advertisement

警局裡,太乙正在偵訊金福萬:「這是被害人傳給你的威脅簡訊紀錄,一天傳了幾十封簡訊要你晚上小心,說他要殺了你,甚至查出你住的公寓地址來威脅你。」金福萬:「刑警,如果會被這種簡訊影響心情,就做不了大事,我沒殺他。」「你家客廳測出血跡反應。」「那是我的血,我喝完酒回家的時候,有人像這樣從後面敲我。」「是嗎?那是什麼時候?告訴我準確的日期和時間,以及當天你的動線。」

「那是在三個禮拜前嗎?不對,不到三個禮拜嗎?該死,我不知道啦!我昏倒醒過來之後就在家裡了,地板上全都是血,所以我就擦掉了。」「那不是你的血,血液與被害人的 DNA 一致,李尚道先用凶器攻擊你,你再用那個凶器打了李尚道,並殺了他,不是嗎?你把凶器藏在哪裡?」「到底是什麼凶器?都說不是我殺的了,妳去酒吧問問吧!我是那裡的常客。」

太乙跟薪栽來到酒吧查看監視器,太乙發現了李尚道的身影,把臉湊到薪栽旁,薪栽看了她一眼。兩人回到警局,重案三組四人正在開會,太乙:「我調閱了監視器,在三週前,李尚道的確有跟蹤金福萬到他家公寓大門口,此後動線就無法確認了。」薪栽:「沒能從公寓監視器影像查到什麼,只保存一週。」組長:「那這樣很簡單,只要找到凶器就行了。晚上十點了,我們下班吧!」

三個男人都站起身準備離開時,太乙說:「可是一個極度平凡的五金行老闆,是怎麼查出金福萬的地址和電話的?金福萬的網站上沒有任何資訊,他負債一堆,有可能付錢請徵信社嗎?」薪栽:「多付那一點債對他來說有差嗎?」沈刑警:「而且阿,當一個人輸錢輸到失去理智時,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我們要找到凶器,也得請徵信社了。明天開始得搜遍所有垃圾場…」太乙突然拍桌說:「有道理,我們下班吧!」太乙馬上走人,其他三人看了傻眼。

Advertisement

太乙買了一袋有機紅蘿蔔要來餵麥希穆斯,但牠卻不領情,看起來好像在對她生氣,太乙馬上打給誾燮問他在哪。原來李袞正在圖書館看書,誾燮跟太乙說:「他已經這樣三天了,我還給他坐墊,下班就餵他吃飯。」太乙:「今天我來餵他。」太乙坐在李袞對面,引起旁邊女生側目,紛紛問是他女友嗎?因為她們都在欣賞英俊的李袞,太乙發現了異樣的眼光便往後看了一眼。李袞的桌上擺滿了一堆飲料,上面貼的紙條不是在稱讚他,就是對他加油。李袞:「這邊的人大部分都很親切,一直送我這些東西,還有我發現了一件重要的事,這個世界是總統制。」「真厲害。」太乙走了,李袞跟過去,旁人一直叫他多待一下,不要走。

太乙帶李袞來到韓式炸雞店,太乙問:「你不吃嗎?」「我不吃沒有試毒過的東西,我身分尊貴,就算被毒死也不意外。」「是喔,那你之前在這裡都是怎麼吃的?」「有誾燮在。」「你叫他試毒嗎?」「不用我叫他,他每次都會先吃。」「所以,你現在是要我先幫你試毒嗎?」「不是,如果這食物有毒,而我會死在這裡,那我現在要說的話,可能就是我的遺言。」「你說說看吧!」「謝謝妳,在過去這 25 年來,因為妳的存在,才讓我不那麼孤單。」說完李袞鼓起勇氣咬了一口炸雞,驚呼:「老天啊!怎麼會有這種味道?我從沒品嘗過這樣的味道。」「怎麼,你所處的世界沒有雞嗎?」「沒有這種沾滿醬料的雞,真是天下第一美味!」

「你在圖書館裡做了什麼?」「我看了你們世界的歷史,我想知道我們倆的世界有何不同。」「然後呢?有何不同?」「兩個大韓的歷史從昭顯世子開始不同,在妳的世界裡,他很早就過世了,在我的世界裡,他成為英宗留名歷史,他阻擋了胡亂,此後兩個世界的歷史逐漸不同,直到現在,妳的世界經歷戰爭和分裂之後,透過密集產業化超高速成長,很令我驚訝。」「你是在寫網路小說嗎?」

Advertisement

李袞回想他小時候跟提調尚宮盧玉南的對話:「這裡會有嗎?我那天存活下來的理由。」「在那個可怕的夜晚也有新生命誕生,很了不起吧?」「那天晚上,我聽到了笛聲,那會是萬波息笛的聲音嗎?」「怎麼可能?萬波息笛是不會發出聲音的,陛下。」「不,我分明有聽到聲音,所以我才會到天尊庫去,因為笛聲太大,我聽不見其他聲音,連槍聲也沒聽到。」

「我不曉得你全都記得,因為在那之後,你從未提起過那天的事。」「那天晚上我手上拿著兩樣東西,我要問妳其中一樣,是不是和一條鞭子連在一起?我還要問妳另一樣東西,是不是也在妳那裡?」「是的,臣一直謹慎保管這兩樣東西,儘管害怕,還是把它們帶來還給你了。真是奇異的東西,不會發出聲音的東西居然出聲了。來路不明的東西,居然光明正大地存在著。所以臣原本希望陛下可以將這一切都忘記。」「這是我們倆之間的祕密吧?」「是的,陛下。」

回到炸雞店,李袞問:「妳為何從來都沒有相信過我說的話?」「我得隨意就相信那種無稽之談嗎?我到現在都還不相信地球是圓的呢!你卻說什麼平行世界?餐前麵包店?在食物涼了之前快吃吧!DNA 檢測結果出來前,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乖乖待著。」「既然妳不相信我,為何要幫我?因為使命感之類的嗎?」「那是在拯救國家時才需要。」「不然是為什麼?」「哪有為什麼?就是憑直覺行事,我是大韓民國的警察。」「沒有別的了嗎?沒有其他理由了嗎?沒有什麼讓我必須停留在這世界的理由嗎?」

Advertisement

大韓帝國,曹影站在當時裡李袞追丟兔子裝女子的大樓旁,回想著當時的情景,突然他看見一個穿同樣衣服的人走過去,於是馬上衝過去,發現是男的,曹影問他衣服在哪買的?男子說是班服,應該是在網路上團購的。男子發現對方是曹影,問他能不能合照,曹影拒絕並快步離開。

曹影來到了明勝雅面前自我介紹,明勝雅馬上認出他,曹影問:「這是妳那天在賽艇場拿的相機吧?我可以看看照片嗎?」明勝雅拿了相機給曹影後問:「你是知道我在這裡,才來找我的嗎?」「對,我知道妳在這裡。」「你怎麼會知道?」曹影看完照片後把相機還給明勝雅說:「謝謝妳的配合,請問你可以把照片寄到我的電子信箱嗎?」「看來這些照片對你有些幫助。」「現在還不曉得,不過也許之後會發現什麼,我把信箱地址留給妳。」「他超帥。」「我聽得到。」曹影寫完就離開,明勝雅拿著那張紙超開心。

夜晚,盧玉南問曹影:「你調查過賽艇場那群怪漢了嗎?」「有,不過他們和陛下的外出應該無關,但我發現了一個線索,就是引起那場騷動的女人,陛下好像也是在追那個女人。」「什麼?陛下在追女人?」「目前只是我的懷疑,若有更明確的消息,我會跟妳報告。」「一定要徹底調查!」「是。」「因為我放的符咒一直沒什麼效果,所以想說要去教訓那個仙姑呢!現在應該去向她磕頭道謝嗎?」

Advertisement

大韓民國,李袞在飯店裡思考,發現他的鑽石鈕扣全都沒了。晚上李袞跑來找麥希穆斯,他數了一下身上的零錢,突然咖啡店的老闆娘回來了,李袞進去咖啡店,老闆娘問他是不是馬主?李袞:「真高興有市民認出我,如妳所想,我就是暫時借住在院子裡的那匹馬正七品麥希穆斯的主人,也是大韓帝國的皇帝。」「天啊!你的角色設定還真不錯。」「如果妳不介意的話,可以給我一杯試毒過的奶茶嗎?」「5800 韓元,請先付款。」李袞愣住。

李袞坐在馬旁邊,拿著紙杯喝水,此時姜薪栽拿著一杯飲料走了出來,看著李袞,李袞把紙杯收到口袋,薪栽打給太乙:「我在院子裡,妳下來吧!」此時太乙突然在二樓開窗說:「再五分鐘。」李袞站起來:「妳在家啊?」薪栽看著李袞,想起誾燮說的:「他騎著馬出現在光化門的十字路口,看起來精神不太正常,不過長得很帥。」景蘭說:「我查了他的指紋,並沒有查到資料,不過他長得很帥。」組長說:「聽說鄭太乙踩到屎了,不過是坨長得很帥的屎。」

太乙接著說:「大哥,誾燮在等了,你先過去,我晾好衣服就過去。」薪栽:「要點什麼?各半?」李袞:「喂,妳…」太乙說好然後離開,李袞一副失望的神情,薪栽一直看著他,李袞:「雖然初次見面就問這個很失禮,不過確切來說,你跟鄭太乙警衛之間是什麼關係?」「眉毛和眼睛之間的關係,2 點和 3 點之間的關係,弘大和建大之間的關係。」「那是什麼意思?」「你明知道很失禮,還問那什麼鬼問題?就是這個意思,你站好。」薪栽拍了一張李袞的照片說:「這是大頭照,為了以防萬一,聽說你身分不明。」「你站好。」李袞用力地把薪栽衣服後的帽子戴上。

「你瘋啦?這是在做什麼?」「我在想也許你是我的恩人,我希望你不是,看來真的不是。」「你這個瘋子是怎麼樣?」「我來這裡就常聽人這麼說,不過並不表示你也能這麼說。」「你說的每一句話都很不正常。」「你最好注意你的言詞,我通常都是先斬首再說。」薪栽笑了說:「那你覺得我通常會先怎麼做?我初次見到某個人的時候最親切,要是再讓我在這裡看到你,到時我就不會用講的了。」薪栽嗆完話就走了,李袞:「他跟鄭太乙之間的關係始終還是個謎。」

2006 年 4 月,太乙還是高一生時,爸爸已經開跆拳道館了,太乙唸爸爸為什麼收雞蛋當補習費?爸爸則反問怎麼沒看到她的成績單?太乙轉移話題說她想到了一個好點子。太乙穿著跆拳道服,坐在窗台旁看書,院子櫻花飄落,散發唯美的氣息,突然一群男高中生經過,停下來看了一眼就走了,此時太乙發現有一個男子一直看著她,於是她又開始擺出各種假掰的姿勢,後來太乙放棄了說這招不管用。太乙爸爸正在教小朋友練跆拳,太乙說她要割雙眼皮,爸爸跟她說長大就會有了,突然男子走了進來,太乙得意地跟爸爸說:「我就說是好點子吧!」太乙伸手跟爸拿了錢後走掉,還故意在男子旁邊撥了頭髮,男子轉頭看了她一眼,原來那男子就是姜薪栽。

Advertisement

回到 2019 年,太乙終於下樓了,她問李袞:「你為什麼還不走?」「我也懂那個術語”各半”,我要跟妳一起去。」「你幹嘛一起去?你就跟正七品度過幸福的時光吧!」太乙轉身就走,李袞嘆了一口氣。太乙走到一半,想起李袞在炸雞店說的話,改變心意走了回去,看到李袞呆呆地站在那,她問:「你為什麼還在這裡?你要一直待在這裡嗎?」「妳真的不能這樣對待我。」「為什麼不能?」「因為我很難過。」「什麼?」

「妳為何要丟下我?妳是我在這個世界唯一認識的人。」「要被你搞瘋了。好,既然你提起,我就問你,為何你在這個世界只認識我?你表現得像是認識我一樣,但我並不認識你,你為什麼會認識我?」「我在 25 年前拿到了妳的證件,準確來說是有人搞丟了。」「是喔,25 年前,是誰搞丟的?」「我正在找,那個人應該跟妳有關係。」「那是當然,有我證件的人肯定跟我有關,那就當作真的是這樣好了,可是 25 年前我才五歲。雖然我在五歲的時候,就有足夠的資質擔任刑警,就算如此,你這傢伙怎麼有辦法在 25 年前撿到我的證件?」

「我不曉得原因,但是我撿到的證件發給日期是 2019 年 11 月 11 日,我等那天等了好久。」「11 月 11 日?那是李奧納多的生日,我都忘記他了,又要這樣跟他牽扯在一起了嗎?喂,金狗屎先生,你這是妄想症,我真心奉勸你,趁著賣掉鑽石的錢還沒花完,快去看醫生。」「錢都花光了。」「好,都花光。我不是隨便說說而已,你應該也有家人,他們一定很擔心你。」「家人?妳想知道的就是這個嗎?」「對,就是這個。」

「那好,我回答妳,我還未婚。」「這又是什麼超展開?」「意思是我沒有直系親屬,因此我剛才做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我打算要賦予妳一個職位,讓妳不得不了解我。」「好,你給吧!什麼職位?我也想了解你一下。」李袞走到太乙面前:「鄭太乙警衛,我要讓妳,當我的皇后。」「什麼?」「妳剛才成為了那個理由,讓我停留在這世界的理由。」「這是怎樣?我還以為這傢伙只是半個瘋子,沒想到他是徹底瘋了。」

Advertisement

2.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太乙不相信李袞說的話,把他帶回警局,發現查不到指紋,改驗 DNA,並先放李袞出去。

2. 李袞用衣服上的鑽石鈕扣換了現金,住在飯店的豪華套房,並賄賂長得跟曹影一樣的曹誾燮幫忙照顧他,還把馬放在太乙家的庭院,請太乙幫忙照顧。

3. 原來知薰的爸爸跟知薰本人都被李霖殺死,但不知為何他放了知薰媽媽宋靜慧一馬,而宋靜慧也莫名變成有錢人,打扮時髦,還有秘書跟在一旁。

4. 穿著兔子裝的女人是小偷慣犯,叫做露娜,長得跟太乙一樣,身分神秘。

5. 李袞把錢花光,跑到太乙家找她,太乙問他沒有家人嗎?李袞說要太乙做他的新娘。

本集主要描述李袞來到了大韓帝國所發生的有趣之事,一開始李袞以為藝人妍兒皇后是這個國家的皇后,真的是太爆笑了,而且一見面就抱女生,還跟對方講一些莫名其妙的話,當然太乙會生氣,還把他押回警局。而李袞問太乙是不是文官,意思應該就是念文科的,不懂理工科的想法跟邏輯,太乙也是對數學一竅不通,在李袞解釋平行世界的時候,聽的發楞。李袞不愧是皇帝,全方位的強者,無論是頭腦跟體能都很棒,還很幽默,也難怪可以一來就發現這是平行世界。

Advertisement

當曹誾燮出現的時候,他以為遇到救星,但他不覺得誾燮的穿著打扮跟講話方式很怪嗎?誾燮跟阿影差異非常大,一個假鬼假怪愛自嗨,一個一本正經超嚴肅,兩個人的強烈對比,讓人不禁讚嘆禹棹煥的演技啊!當李袞看了曹影小時候跟他父親的照片之後,確信了這是平行世界的假設,因為兩邊各有一模一樣的人,但卻沒有跟他同樣 DNA 的人,他以為沒有跟他一樣的人,殊不知跟他長一樣的李知薰早在 1994 年被李霖所殺害,但是不會檢測到死亡人的 DNA 嗎?還是說其實知薰跟李袞的 DNA 也不相同?

而知薰的媽媽宋靜慧原本很開心老公死掉,沒想到突然發現不能動的大伯站起來,接著警察敲門才知道兒子已經溺死,這有點奇怪吧!媽媽回家不先找一下小孩的嗎?李霖很會說服別人,也難怪可以找到這麼多叛軍跟他一起謀反,宋靜慧也被說服了,沒有打開門讓警察進來,但之後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李霖不殺她?難道有其他目的?為何宋靜慧可以變成有錢人?也是李霖幫忙的嗎?

Advertisement

大韓帝國的明勝雅跟太乙家旁邊飲料店的老闆娘長得一模一樣,這是命運嗎?感覺在另一個世界有糾葛的人,在這個世界也會糾纏再一起,而那家飲料店就是台灣有名的”鹿角巷”,特寫了飲料瓶身感覺就是在打廣告啊!薪栽很明顯地喜歡太乙,原來從高中的時候,他就喜歡上她了,但是這麼久兩人還是同事,看來是單戀,不過兩人關係很好,導致李袞一看到他就覺得他跟太乙關係不單純。

本集有一半都在描述另一個凶殺案,五金行的老闆李尚道被棄屍在金福萬的後車廂一案,雖然證據很明顯都指出應該是金福萬殺了李尚道,但是感覺金福萬好像完全不曉得這回事,難道是有人精心安排,或是這件兇殺案會不會跟李霖有關呢?而李霖也到處洗腦別人,感覺要別人跟他一樣邪惡,彷彿自己是神一樣可以幫助世人解脫。

本集又點出了另一個疑點,為什麼在 25 年前,八歲的李袞會撿到五歲的鄭太乙的證件?看當時的身材肯定是穿越時空回到過去,而當時李袞竟然聽到了笛聲,但是萬波息笛就在盒子裡啊?是誰吹響了笛子?還是笛子自己發出聲音?可以大聲到連槍聲都聽不到?而且似乎只有李袞聽的到,這是冥冥中有注定,或是有人刻意安排?會不會是鄭太乙拿著未來的息笛回到過去吹響笛子,把李袞引到天尊庫?

而且上面的發證時間也還沒到,其實滿合理的,因為現在也還沒 11 月 11 日,代表之後一定會有什麼原因,讓太乙換證件。而另一個世界長得跟太乙一樣的露娜也是很神秘,堂堂大韓帝國,怎麼可能警察連她的身分都無法掌握?而大韓民國卻擁有每個人的 DNA?太乙只是隨口問了李袞的家人,李袞就自己心花怒放,以為人家人想了解他,直接要太乙做他的皇后,都不用經過人家的同意啊?

 

※劇透心得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