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美國殺人檔案:鄰家好爸爸』詳細事件經過、心得、線上看 – 三屍四命背後的恐怖真相

美國殺人檔案:鄰家好爸爸 American Murder: The Family Next Door

夏儂沃茲與兩個女兒在家中離奇消失,好友聯絡警方協助找尋,丈夫回到家中一臉茫然,並透過電視喊話請大家幫忙,但就在警方深入調查之後,發現了驚人的秘密。

本片交叉運用真實的影片及對話內容等素材,一步步抽絲剝繭地帶觀眾了解整個案件的事發經過以及來龍去脈。

 

快速導覽:

1. 詳細事件經過

2. 觀後心得

 

Netflix 線上看:

點選開始線上看

詳細事件經過:

住在科羅拉多州的夏儂沃茲有兩個女兒,四歲的貝拉跟三歲的西西,並與丈夫克里斯過著一家四口的幸福生活。

2018 年 8 月 13 日(失蹤第一天)

和夏儂一起出差的好友妮可於凌晨兩點把夏儂送回家,早上九點多妮可連絡不到夏儂,並得知她沒去看醫生之後,便跑來夏儂家查看,發現車子在但沒人應門,於是打給警方求助,同時連絡夏儂的父母。警方來到現場,只聽見狗的叫聲,妮可說夏儂這幾天心情很糟且不吃東西,警方說除非屋主允許否則無法進入夏儂家中,此時夏儂的丈夫克里斯趕回家中開門。

克里斯說夏儂的父母去很遠的北卡羅來納州所以無法協助,他發現女兒們會隨身攜帶的小毯子不見了,並在家中找到了夏儂已關機的手機,他說夏儂在家裡上班,手機幾乎不離身,開機之後收到很多人傳給夏儂的訊息,包含克里斯跟夏儂的好友,妮可在家中找到夏儂會隨身攜帶的藥品,克里斯說他今天早上大概五點半去石油公司上班,接著就連絡不上夏儂。

Facebook 影片內容:

夏儂說自己經歷過一場失敗的婚姻,那場婚姻把她掏空,直到她遇見了現任丈夫克里斯,她認為克里斯是她的真命天子,夏儂的父母與弟弟也認為克里斯是一位好丈夫,結婚後他們有了兩個可愛的女兒,並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回到現實,警方與克里斯到鄰居家去確認監視器,鄰居拍到克里斯五點多時把車子停在家門前,並且把東西從車庫搬進搬出,突然克里斯說上周有小偷橇開他們家車庫門,還說夏儂懷有 14、15 週的身孕。

Facebook 影片內容:

克里斯得知夏儂懷孕後非常開心,夏儂覺得自己很幸運。

回到現實

克里斯離開後,鄰居跟警方說克里斯舉止怪怪的,因為克里斯從來不煩燥,走路也不會晃,他從來不把東西從車庫搬進搬出,且通常很沉默,不說話,但剛才卻像連珠炮一樣,讓鄰居覺得有點可疑,警方解釋說任誰遇到他的情況都會變成這樣。

警方回到夏儂家中檢查,克里斯說他已經找遍他的朋友,能想的朋友都想過了,還是找不到夏儂的下落,他很難受,警方留下名片後便離開,妮可著急著地說這完全不是夏儂的作風。

克里斯:「這不對勁,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如果她們有危險,我真的會崩潰。夏儂、貝拉、西萊絲,無論妳們在哪裡,快回來,我想再見到大家,這房子沒有妳們就不算一個家。」

2018 年 8 月 14 日(失蹤第二天)

警方打給克里斯詢問夏儂與兩個女兒的外貌特徵後,挨家挨戶發送傳單,一位鄰居說昨天傍晚有輛沒看過的鋼鐵灰色卡車停在這邊,比克里斯的卡車還小。警方再度來到夏儂家,帶著警犬來聞味道,警察說這裡完美的不太正常,太乾淨了。

警察:「你覺得她是離家出走嗎?」

克里斯:「我現在不想下任何定論,我希望她帶著孩子平安無事,你問她可能離家出走嗎?我不知道,但如果有人抓了她,她們不安全的話,我要她們馬上回來。」

警察:「我這麼問可能不太禮貌,不過她離開前,你們有起爭執嗎?」克里斯:「不能說是爭執,只是情緒上的對話,我就點到為止,不過…我只想把她們找回來。」

警察:「我知道你很不想談,你提到曾經有激動對話,你們談到關於婚姻的事?能把對話內容告訴我嗎?」

克里斯:「我把內心的感受告訴她,我們這六個星期以來,因為她去了北卡羅來納,我上星期才去,分隔兩地,讓你去思考人的本質,說老實話,想了解一個人的本質,最好是分開一段時間。」

警察:「我同意。」

克里斯:「我們在一起會覺得沒有火花了,我知道聽起來很老掉牙,但是我們已經沒有火花了,所以我才會很激動。」

警察:「好…你也很激動?」

克里斯:「對,我哭紅了眼。」

警察:「好,回想那段對話,你能找出從你們生氣又哭到現在她和孩子都不見了的關聯嗎?」

克里斯:「我會想這是我造成的嗎?是我讓她覺得她必須離開嗎?也許她坐在那裏思考”我現在要留在這裡嗎?如果他不愛我,也許我該走了。”」

七週前

夏儂帶著兩個女兒跟爸爸一起到北卡羅來納度假,他們打算待六週,克里斯會於最後一週,也就是七月底跟他們會合,影片中女兒們一起幫外婆慶生,玩得不亦樂乎。

回到現實

調查局探員向妮可詢問夏儂有沒有提過關於夫妻感情的事,妮可說:「在北卡羅來納的第二或第三週,夏儂跟克里斯的媽媽辛蒂吵架,因為辛蒂帶的冰淇淋口味都是夏儂的小女兒西西會過敏的口味,所以夏儂拜託辛蒂千萬別給西西吃。」

當時訊息對話內容:

夏儂:「你該打電話給你爸,告訴他你不高興,你媽今天害你女兒有危險。」

克里斯:「我會打給他,把我的想法告訴他,這他媽的一點都不酷,因為這是孩子的事,我會處理。」

回到現實

警方電訪克里斯的好友馬克,馬克:「我知道夏儂和他媽媽辛蒂又吵架了,聽辛蒂說西西有食物過敏,夏儂走進客廳對辛蒂大吼,說她要害死她的寶貝什麼的,因為食物過敏,辛蒂說她完全不知情,她們大吵一架,她最後把夏儂踢出去。」

妮可:「她們吵了架,夏儂跑回娘家,據我所知,她沒有回去找他爸媽,不過他們在那裏幫西西過了生日,她爸媽沒去參加生日派對。」

Facebook 影片內容:

夏儂帶著兩個女兒,在一群小朋友的陪伴下幫西西慶生。

當時訊息對話內容:

妮可:「西西小姐的派對如何?」夏儂:「很棒,公婆沒來,我永遠不想再見到他們。」

回到現實

克里斯:「西西吃了不該吃的冰淇淋結果出了事,結果逼得夏儂她說”好,他們不准再來了,如果你要讓我們家出這種差錯。”這就是事情經過,我很傷心,我想讓爸媽看孫女。」

警方:「以你的直覺,夏儂和孩子是自己出走,還是被帶走的?」

克里斯:「一開始我真的以為她可能只是去別人家,可是經過今天一整天一口氣跑來這麼多車子,那些警車、新聞媒體、還有警犬隊,讓我開始偏向可能是有人把她帶走了,可是如果是有人把她帶走,應該是她認識的人,因為現場看不出凌亂或東西砸破,我真的嚇壞了。」

五週前

夏儂打視訊給克里斯卻沒人接

當時的訊息內容:

克里斯:「我沒看到臉書視訊,對不起,妳打來我都沒接,我真的很對不起,臉書視訊跑到我工作的手機。」

夏儂:「忘了”沒”接我打來的電話,你他媽的起床要打給你的孩子,自從我們到這裡放你一個人在家,你一次都沒打。」

克里斯:「我知道,從現在開始我一醒來就會和她們視訊,我真的很抱歉,我是混蛋,拜託不要生氣。」

夏儂:「還以為你會想念我們,看來並沒有。」

克里斯:「我當然想念你們!我超想念你們的!!!」

回到現實

妮可:「她傳訊息給我說狀況很糟,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還是她和克里斯之間出了問題,她以為是因為他父母的事,在他們婚姻中他只曾經一度像這樣,就是在他們剛結婚之後,那是因為他父母沒去參加婚禮。」

警察:「所以他父母不喜歡她?」

妮可:「對,他父母不喜歡她,很不喜歡。」

警察:「妳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妮可:「她有點強勢,不是霸道那種,我會笑她說”妳真的很強勢”,她會督促你做好的事情、激勵你,不是那種女惡霸。」

克里斯:「我媽一直覺得她不夠好。」

警察:「那不參加婚禮是怎麼回事?」

克里斯:「我媽就是那樣,我姊妹也是,她們就是不喜歡她,她們覺得夏儂把我搶走,把我帶去科羅拉多。」

警察:「你知道有誰和你太太很親近的嗎?」

克里斯:「如果真的有,一定是非常祕密的,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回事,因為我沒看到跡象,從來沒懷疑過這種事。」

警察:「沒有什麼男人?或女人?」

克里斯:「如果真的有這種事…我真的從來沒懷疑過,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一點也不…我完全沒發現。」

警察:「好,我們來談談你,我看過你幾年前的照片,現在你在我面前,你身材變好了,難免會想到男人可能有外遇或想外遇這類的事,跟我談一談。」

克里斯:「我沒有背叛我老婆,我從原本 111 公斤減到現在 81 左右。」

警察:「好,我難免會猜想可能有個女孩讓你想這麼做?」

克里斯:「沒有,我從來沒背叛過我太太。」

警察:「好,你知道我們會查到底,你很清楚地,你要不要測謊?」

克里斯:「當然好。」

探員打給克里斯的主管:「你知不知道他交了女朋友或他以為太太有男朋友的事?」

主管:「他從沒有跟我談過這種事或給我這樣的印象,他從沒說過自己和他太太。」

探員:「好,能說明一下星期一早上的情況嗎?他因為公事去了哪裡?」

主管:「他去一個叫塞維農場的地方,我們在那裏有幾個油井,他和我的其他幾個員工在那裏幾乎待了一整天。」

探員:「他有沒有其他令你擔心的事情?」

主管:「沒有,只有現在這件事情。」

2018 年 8 月 15 日(失蹤第三天)

克里斯來到測謊室準備接受測謊

工作人員:「請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出來。」

克里斯:「我出門前叫醒她,然後聊了一下關於賣房子和分居的事。」

工作人員:「她有指控你什麼嗎?」

克里斯:「她像一般女人會問”有別的女人嗎?”,我說”沒有什麼女人,妳要相信我,不是有什麼人闖進來要把我從妳身邊搶走,妳要相信我。”」

工作人員:「好,所以我要你很有自信這件失蹤案和你毫無關聯,今天我們就會知道真相。當然,我希望你明白,如果你和她們失蹤有任何關連,今天來做測謊是不智之舉,你現在就不該坐在這張椅子上。現在房間裡只有一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大概五分鐘過後,我們倆都會知道,然後我會出去告訴他們。測謊要開始了,請保持靜止。關於夏儂失蹤的事,你會誠實回答所有問題嗎?」

克里斯:「是的。」

工作人員:「是你親自造成夏儂失蹤嗎?」

克里斯:「不是。」

工作人員:「關於你最後一次見到夏儂的經過,你是說謊的嗎?」

克里斯:「不是。」

工作人員:「請你一定要正常呼吸,現在數據跳來跳去。」

克里斯:「對不起,有時候我覺得我喘不過去,而且我變成那樣,我不要變成那個樣子。」

工作人員:「好。2018 年之前,你有沒有對親人說過重話?」

克里斯:「有…沒有。」

工作人員:「你知道夏儂目前在哪裡嗎?」

克里斯:「不知道。」

工作人員:「是你親自造成夏儂失蹤嗎?」

克里斯:「不是。」

工作人員:「關於你最後一次見到夏儂的經過,你是說謊的嗎?」

克里斯:「不是。」

工作人員:「好,你覺得如何?從頭到尾都一樣嗎?」

克里斯:「我覺得從頭到尾都一樣。」

工作人員:「很好。」

克里斯:「放輕鬆有點難。」

工作人員:「我知道,我懂。」

之前採訪過程

克里斯:「夏儂和孩子去北卡羅來納看我家人,她的家人當然有點…他們有一陣子沒看到孩子,我留在這裡上班和健身,負責看家。」

當時訊息對話內容:

夏儂:「我發現這趟旅行就是我們之間所欠缺的,只有單向的情緒和感情,我不能就這樣回來,我要你和我折衷配合。」

克里斯:「妳回家之後不會這樣,我保證!我真的很愛妳,美女。」

夏儂:「我也愛你,不只是昨晚,我整晚看著手機,你完全沒回應,我是說真的,我們在一起八年了,還有了 2.5 個孩子。」

Facebook 影片內容:

貝拉:「我爸爸是個英雄,他幫助我成長茁壯,他讀書給我聽,他幫我綁鞋帶,你是英雄,從頭到尾都是。」

之前採訪過程

克里斯:「我的班機是 7 月 31 日,我飛過去待一個星期好跟她們一起飛回來。」

當時訊息對話內容:

克里斯:「我在飛機上,愛妳喔!」

夏儂:「你搭手扶梯時通知我,我要幫女兒拍影片。」

Facebook 影片內容:

女兒們看見爸爸的到來很開心,三人抱在一起開心聊天,接著一家人一起到海邊玩耍。

當時訊息對話內容:

夏儂:「他來之後吻了我一次,在飛機場我親了他,沒有摟腰、擁抱什麼的,我想哭。」

好友:「把妳的感受告訴他。」

夏儂:「他沒說錯什麼,跟我分開了五個星期,他都沒碰我,我只想哭。孩子睡了,我剛才沖了晚澡表示我想做愛,他也知道,他在一邊做伏地挺身,不是跟我聊天或上我,我在這裡無聲哭泣。他從來不會這樣,馬的五個半星期沒做,除非他在哪邊滿足了。」

夏儂好友:「他沒有女人,別那樣想。」

夏儂:「他說我們之間沒問題,這和我們沒關係,可是他從來沒有像這樣拒我於千里之外。」

回到現實

工作人員:「很明顯你在測謊時並不誠實,我想你已經知道了,你沒有通過測謊,所以我們現在要來談事情的真相,我想你也準備說實話了。」

克里斯:「我剛才測謊時沒有說謊,我保證。」

探員:「克里斯,別說了,我要你深深的吸一口氣。」

工作人員:「你之所以會覺得想吐是因為,人一旦心裡有事身體就會不舒服,我從你的表情就看的出來,我看得出你一走進來,你想全盤托出,卸下心裡的重擔,我很感激,因為你明知道今天坐在這椅子上不會過關,你也知道會被我發現,因為我跟你說了,然而你還是留下來,好讓自己在最後說”你知道嗎?我要把藏在心裡的事都說出來,我要把真相告訴妳”,我們不是來耍手段,我們不是在這裡跟你鬥智,我們想知道事情真相,你能不能從頭開始把真相告訴我們?」

克里斯:「我都跟妳說了,我測謊時沒有說謊,我不知道還能告訴你們什麼,我沒有…」

工作人員:「克里斯,現在由不得你,你沒有通過測謊,我知道你不誠實,現在的問題根本不是這個,現在的問題是關於夏儂、貝拉和西西的下落,這才是最重要的,好,我們來談談吧。」

當時訊息對話內容:

夏儂:「那五個星期有事情變了。」

好友:「一定有事情變了,但至少他說他會修補。」

夏儂:「我真的不懂。」

好友:「他在做什麼?」

夏儂:「他在沖澡,我剛出來,我現在好想要,剛才回家路上,他話比較多了,我相信即使他恨我,性還是性。」

好友:「光著身子跟他拚了!」

夏儂:「他要出來了,愛妳,祈禱我今晚能做愛。」

好友:「愛妳,勇敢上吧!」

過一陣子後

夏儂:「那個…他拒絕我了,我哭了一個小時,還在發抖,剛才進去把那個混蛋叫醒,問他到底跟誰睡了,他否認有人,還要我別吵,這不是過於缺乏溝通。」

好友:「他到底哪裡有毛病!」

夏儂:「他父母。」

好友:「是他父母的關係?」

夏儂:「這個月唯一發生的事。」

回到現實

警方:「今天是 2018 年 8 月 15 日,訊問妮蔻凱辛傑。」

妮蔻:「他完全知道我來找你們談,沒有人知道,我認為他是個好男人,我擔心他的老婆和孩子。」

警方:「我們很感激妳提供任何內幕。」

妮蔻:「我是因為公事認識克里斯,大概是在六月初,他跟我說有兩個女兒,他還跟我說他正在跟老婆辦分居,我們就這樣開始了。」

警方:「好的,你們的關係有超越友誼嗎?」

妮蔻:「有。」

影片中,克里斯:「妳超性感的!」

妮蔻:「謝謝你陪我來,克里斯多福,我玩得很開心,你對我很重要,我很高興你也玩得很開心,我喘的好厲害(親)。」

回到現實

妮蔻:「有件事我想告訴你們,我發現她已經懷孕 15 週了,我之前並不知道,我是從媒體發現的,這個女人和孩子失蹤讓我很擔心,這樣不對,我很害怕,很替她們擔心。」

回到測謊室

工作人員:「掀牌的時候到了,克里斯,別再硬撐下去了,拜託。」

克里斯:「我沒有在撐什麼,我也想要她們回家…」

工作人員:「但你知道她們回不來了,你心知肚明。」

克里斯:「我不知道,我一心希望她們趕快回來。」

工作人員:「可是你知道不可能了。」

克里斯:「我希望她們趕快回家。」

探員:「我們實在想不通…怎麼會有兩個克里斯?所以我們要談談這件事,好嗎?」

克里斯:「我背著她偷吃。」

探員:「我知道。」

克里斯:「我一個人在家的那五個星期,多半和她在一起,她是很棒的人,她知道我結婚了,還有我們正面臨怎樣的問題,我跟她說等我把事情都處理清楚,我們就要分居,我不知道到時會怎樣。我見到她,完全為她傾倒,我怎麼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我不自豪,但夏儂指控我的,我否認,我沒有傷害她,我背著她偷吃,我傷了她的情感,我外遇了。」

探員:「這是我們面對的挑戰,我們早就知道妮蔻,所以不需要在測謊時問你,我不認為這個女孩有傷害到任何人,我們不必把她拖進來,回到你太太和女兒。」

工作人員拿出女兒的照片:「她們是你的寶貝女兒,你一滴眼淚也沒掉。」

克里斯:「別因為這樣就說我不愛孩子或太太。」

工作人員:「解釋給我聽,你會為和太太分手而哭,可是你沒為兩個寶貝女兒失蹤而哭?」

克里斯:「我希望她們還在某個地方。」

工作人員:「可是她們現在不在你身邊,你晚上沒有為她們讀床邊故事,你沒有幫她們準備宵夜點心。」

克里斯:「我愛死那兩個女孩了。」

工作人員:「那就表現給我們看。克里斯,夏儂對她們做了什麼嗎?」

克里斯:「我不知道。」

工作人員:「我是認真在問你。」

克里斯:「我毫無線索。」

工作人員:「不,你一定知道,因為她們沒有離家出走,夏儂對她們做了什麼嗎?你是不是覺得應該報復夏儂?女人都是瘋子。」

克里斯:「我能跟我爸說話嗎?」

探員:「當然,你要把他帶進來這裡嗎?」

克里斯:「不,我不能就這樣跟我爸說話,他這麼大老遠飛過來。」

探員:「我們把你爸帶進來,你願意把事情真相跟他說嗎?」

克里斯:「我不能直接跟他在外面談嗎?我已經在這裡五、六個小時了,我…」

探員:「沒問題,他應該得到答案,他是你最好的朋友。」

工作人員及探員離開房間,克里斯的爸爸進來:「克里斯,你想聊多久都可以,好嗎?我不會告訴任何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克里斯:「我測謊搞砸了,我沒通過。」

爸爸:「因為你心情太激動?」

克里斯:「這不公平,他們不讓我走。」

爸爸:「他們有理由不讓你走嗎?」

克里斯:「這很難說,他們知道我外遇了,我坦承有這回事。」

爸爸:「還有什麼要告訴我的?到底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或你想的到的任何事都可以。」

克里斯:「當…我們早上有了那段對話,當時情緒很激動,我跟她說要分居之類的…我不想保護她。」

爸爸:「你不想保護她?」

克里斯:「我不知道還能怎麼說,你知道事情真相嗎?」

爸爸:「什麼?她有傷害她們嗎?」

克里斯:「有,我只好把她殺了。」

爸爸:「你說什麼?」

克里斯:「然後我傷了她。」

爸爸:「你傷了她?所以,她開始傷害孩子?我求你,克里斯,到底怎麼回事?」

克里斯:「她…她把她們悶死了。」

爸爸:「她把她們悶死?還是勒死?她殺了她們?」

克里斯點頭:「她們…她們臉色發青。」

爸爸:「兩個都是?她把她們倆都勒死了?」

克里斯:「我嚇壞了,也對她這麼做。」

爸爸:「我的老天爺…所以她殺了西西跟貝拉,把她們勒死,然後你失控勒死她?」

克里斯:「我只是…很憤怒,我沒有…」

爸爸:「我的老天爺,兒子。」

爸爸握著克里斯的手。

此時警方再度來到夏儂家,帶走證物跟狗。

回到小房間

工作人員進來:「怎麼了?」

爸爸:「告訴他們。」

工作人員:「你還好嗎?你確定?你說出最困難的部分,現在只要告訴我們她們在哪裡。」

探員:「我們可以幫你讓她們不會無人聞問。」

克里斯:「她們不在了,她們沒辦法回來了。」

工作人員:「她們在哪裡?」

克里斯:「她們在我那天去的第一個地方。」

工作人員:「你把她們放在哪裡?克里斯,這非常重要。」

克里斯哭了:「我不知道還能怎麼辦…」

工作人員:「我懂,快告訴我孩子在哪裡?」

克里斯:「我不知道還能怎麼辦,我好害怕…」

工作人員:「我知道,能告訴我們嗎?」

克里斯:「接下來會怎樣?」

探員:「我們會幫她們離開那裏。克里斯,我知道她們不在了,但她們還是你的寶貝,你還是她們的爸爸。」

工作人員:「你不要她們流落在外。」

克里斯:「我不要她們流落在外…」

工作人員:「你不會希望她們先被別人發現,真的,我向你保證。你等我們一下,我們去做些安排,可以嗎?」

探員:「朗尼,你可以在這裡陪他嗎?」

工作人員跟探員離開。

克里斯:「問題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們相不相信我。」

爸爸:「她們被埋了?還是?」

克里斯:「夏儂是。」

爸爸:「那孩子呢?」

克里斯:「那就是我擔心的,她們在油槽裡,我不知道還能怎麼辦,拜託上帝…原諒我。」

探員:「我想我們拍到照片了,是賽維 319?」

工作人員拿出照片:「這個你看過嗎?是什麼?」

克里斯:「是賽維 319。」

工作人員:「好,她們在哪裡?夏儂和兩個女孩?」

克里斯:「照片是多久之前照的?」

探員:「今天。」

克里斯:「夏儂就在這裡。」

工作人員:「夏儂在那哩﹑那女兒呢?」

克里斯:「她們在這裡。」

探員:「她們在油槽裡?」

克里斯:「那個是…最上面有開口,油槽大概有六公尺高。」

工作人員:「這裡發現一條床單。」

探員:「哪裡來的?」

克里斯:「夏儂就裹在裡面。」

工作人員:「所以你覺得讓大家知道夏儂殺了女兒沒關係?」

克里斯:「我沒有殺兩個女兒。」

工作人員:「你可以讓大家知道夏儂…」

克里斯:「對,因為我沒有傷害女兒。」

探員:「看起來是…你有了新生活,你展開新生活的唯一方式,就是捨棄舊生活,我覺得你在她們母親回來之前把這兩個女孩殺了,然後殺了夏儂。」

克里斯:「不。」

探員:「這不合理,實在說不通,所以,你可能是這個魔鬼”我想要這年輕火辣的女友,所以我要把所有人殺死,讓一切順利”或什麼的,我想我們離真相很近了,但還沒真的水落石出。所以,如果你不是那個魔鬼…」

克里斯:「我不是魔鬼,我沒有…殺我的寶貝。」

探員:「好。」

命案前三天

照片中克里斯抱著兩個女兒開心地玩樂。

之前採訪內容

克里斯:「8 月 10 日,夏儂和妮可飛到亞利桑那,孩子和我一起,從星期五、星期六到星期天。」

警方詢問妮可:「你認識夏儂多久了?」

妮可:「我想有三、四年了。」

警方:「妳們…上周末去參加一個大會?」

妮可:「亞利桑那有個訓練課程,也安排了公司的幾個高層主管。」

警方:「好,所以妳去她家接她?」

妮可:「她在前陽台等,然後我們開車去機場。」

警方:「妳還記得幾點去接她的嗎?」

妮可:「四點半左右。」

警方:「清晨?好。」

當時訊息對話內容:

夏儂:「我好想念你也好愛你!我們要有兒子的事仍讓我很驚訝,我好興奮又開心!謝謝你早上讓我抱你,感覺真好,你的信在流理台上。」

部分信件內容:

夏儂:「我親愛的克里斯!我不知道…我想念抱著你,我想念看到你笑,陪孩子玩,好想見你,想念你的味道,想念。我會懂事,和你媽和平相處。我會永遠為我們的婚姻和你奮戰。永誌不渝,愛你的夏儂。」

回到小房間

警方逮捕克里斯。

2018 年 8 月 16 日(命案第四天)

警方順利找到夏儂與兩個小孩的屍體,晚上眾人聚在夏儂家門口進行燭光祈禱。

命案前兩天

當時訊息對話內容:

夏儂:「早安寶貝!女兒起床沒?」

克里斯:「早安,她們在床上看卡通。」

夏儂:「你有沒有跟貝拉提過我們要生男孩了?」

克里斯:「還沒,她說等寶寶出來,她會假裝他是女生。」

夏儂:「歐買尬!我好愛她。」

警方詢問妮蔻:「妳提到孩子,她有自己的孩子,這讓妳不舒服,因為妳想建立自己的家庭。妳幫我想一下,我這麼說妳覺得有道理嗎?」

妮蔻:「大概吧!可是我從來沒跟他說過這些。」

警方:「好,這就是我想知道的,妳有沒有跟他提過他的孩子會是個問題?他太太會是個問題?」

妮蔻:「從來沒有。我想對這件事,我和全世界都一樣震驚,他竟然編那麼多謊話,我回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結果都是謊言,我真的以為她離開了,我還覺得…”她要走就走,反正她出去一天就會回來,等她氣消了就會回來,一切就沒事了,你等著看吧!” 我竟然相信他說的話”我想她只是一時不高興”,然後…」

警方:「好,這段我們就不談了。你們是到妳家見面?妳們會去餐廳嗎?會去公共場所嗎?」

妮蔻:「上星期六他到我家來,然後我們去常去的那間酒吧”懶狗”,所以他那天晚上要找保母。」

妮可:「克里斯說他星期六晚上去看了洛杉磯的比賽,他們找了保母,她檢查了他的銀行對帳單,發現他出去吃晚飯,沒什麼不尋常,全都是 60 幾元。」

警方:「妳記得在哪裡嗎?」

妮可:「在威斯敏斯特的”懶狗”,是一家燒烤吧。」

警方:「要待很久才會花到 65 元。」

妮可:「沒錯,那就是我們談到的,接著她和他講完電話,然後我們回來了,她不太高興”他把錢花在哪裡?” 我說”吃的吧,不知道” 然後她查了菜單,他說他點了鮭魚和啤酒,她說”這樣才 30 元,那其他 40 元呢?”所以她就開始查他們的銀行對帳單,看她不在家的時候還有沒有其他支出。」

妮蔻:「我們回到我家待了一會兒,然後他就要走了。」

警方:「妳記得他在幾點離開嗎?」

妮蔻:「我記得他說回到家十點有點晚了,還有傳簡訊給我,我還回他”靠,還真快”,他說”對,還有時間去加油站領錢付給保母”。」

妮可:「他十點半才到家,她覺得有點怪,因為離晚飯時間很久了,她知道他回到家,因為他們的保全系統在開門時會通知你。」

命案後兩個月

開庭當天,夏儂弟弟:「我只希望他今天能像個男子漢,直接說”知道嗎?這就是事情的真相。” 我姊姊絕不可能傷害她的孩子,她愛她的孩子,超越世上的一切。」

妮可:「她那天晚上打給他,我們當時在機場,她說”妳幫我看一下東西,我去跟克里斯說個話馬上回來”,她不到五分鐘就回來了,我說”妳還好嗎?”,她說”不好,我一天沒跟他說話,其實幾乎整個星期沒說了,他只想健身,他一邊跟我講話一邊還在健身,所以我就算了”。」

命案前一天

當時訊息對話內容:

夏儂:「他從不跟我吵,隨遇而安。他和我都知道我做事有一定的方式,可是我完全沒想到這會打擊他的男子氣概。我和他父母都不經意的輕視他,告訴他要 Man 起來保護家人。」

好友:「親愛的,妳是個超棒的太太,這不是妳的錯,妳是在保護家庭。他知道,他離不開妳。」

夏儂:「謝謝你這周末照顧孩子,好讓我可以上課和工作,我很感激。」

克里斯:「不客氣。」

夏儂:「你明天晚餐想吃哪種青菜?」

克里斯:「四季豆也好。」

夏儂:「好,我明天去好市多買,除了沙拉和菠菜,還需要什麼?」

克里斯:「這樣就好。飛機起飛了嗎?」

夏儂:「終於上飛機準備起飛了,感謝上帝,祈禱一路順風!愛你。」

克里斯:「哇靠,抱歉我在沙發上睡著了,我會遲到!」

妮可:「我大概 1 點 45 分送她到家,然後我就回家了,那天晚上沒再跟她通話。」

命案後三個月

開庭當天,法官說因克里斯都認罪,因此不會被判死刑。

克里斯:「她大概兩點回到家,我有預感她知道了,我星期六晚上所做的是最後一根稻草,和別人出去,刷我們的金融卡,像是不怕人知道,我感覺她上床睡了,她開始撫摸我,我們就做愛了,等我早上醒來,我算是告訴她我覺得我們走不下去了,而她則是”怎麼回事?那昨晚代表什麼?” 你懂嗎?她就是一副”我知道你有別人了”,我實在說不出”對,的確有別人”,然後她說”你永遠別想見你的孩子,你永遠別想見她們,放開我”。如果我沒認識妮蔻,我會覺得我們的關係那麼糟嗎?可能不會。」

警方:「所以是怎麼急轉直下的?」

克里斯:「我對她說我不愛她了,就出事了。」

警方:「出什麼事?」

克里斯:「她要我放開她,我就把手圈住她,我不想說那是直覺反應,我覺得那是我心裡早想好的,我只是付諸實行,我準備那麼做,等我早上醒來事情就會發生,我無法控制,我為什麼不想想就算了?」

警方:「她做了什麼?」

克里斯:「她沒有抵抗,然後貝拉進房間來。」

警方:「她說了什麼?」

克里斯:「”媽咪怎麼了?” 她還帶著她粉紅色的小毯子。」

警方:「這時夏儂在哪裡?」

克里斯:「就在床上,不過臉朝下,我把夏儂放在床單上搬到樓下,我把卡車搬過來。」

警方:「所以你把夏儂搬上卡車,然後把兩個女兒帶上卡車?」

克里斯:「和她們一起坐在後座,包在床單裡。」

警方:「所以夏儂也在後面?」

克里斯:「在地上。」

警方:「她們看到夏儂在地上有說什麼嗎?」

克里斯:「”媽咪還好嗎?”」

警方:「你怎麼跟她們說?」

克里斯:「”她不會有事”,等我開到那裏,她們坐在那裏像是睡著了,抱著彼此,睡在彼此腿上,老實說,我試著想像這整段路大概 45 分鐘到一小時車程,就像是…我是不是該…救我女兒的命?我是不是該做些什麼?我怎麼會做這種事?我也不知道,我這輩子就想當爸爸,有了孩子,孩子愛我…那些的,我實在不…我整個人都亂了。」

警方:「你到了那裏然後呢?」

克里斯:「第一個是西西,我把毯子蓋在她頭上。」

警方:「她有掙扎嗎?」

克里斯:「應該有…」

警方:「那貝拉呢?把經過告訴我。」

克里斯:「她說”西西怎麼了?” 我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看到她說”把拔,不要!” 我每天都會聽到。」

開庭當天

法官:「他棄屍後打了幾通電話,一通是打到學校說她們要退學,然後聯絡房仲準備把房子賣掉,接著傳簡訊給女友編織未來,但這些都無法解釋為什麼,如果他這麼不開心,想要重新開始,離婚就好,你不會除掉自己家人,把她們像垃圾一樣丟棄,為什麼尼可(夏儂肚裡孩子)、西萊絲(西西)、貝拉和夏儂要失去生命好讓他稱心如意?」

夏儂媽媽:「我要感謝大家讓我上來說話,我們把你當兒子疼愛,我們信任你,你忠誠的妻子信任你,你的孩子崇拜你也信任你,你的女兒貝拉瑪麗會驕傲地唱一首歌,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那首歌是”爹地,你是我的英雄”,我完全不知道是誰給你權力奪走她們的性命,不過我知道,上帝和祂全能的天使,在那個時候已經接她們回天堂的家了,謝謝庭上。」

克里斯媽媽:「我仍想不通為何這個悲劇會發生,可能有人很難想像,我為何能在這種情況下,在這裡告訴大家我們都心碎了,雖然我們無法想像是什麼導致我們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我們愛你,我們原諒你,兒子。」

法官:「這可說是我處理過最不人道、最惡劣的罪行,我經手過數千件案件,除了最高刑責,其他都無法凸顯這犯行的嚴重性,警員,我要麻煩你將被告還押,將他送往矯正署接受無期徒刑。」

夏儂爸爸:「我女兒雖然懷孕了但仍是個鬥士,我堅信他是趁她睡著下手的,如果她醒著,他不可能這樣毫髮無傷。」

法官:「我今天能確切地告訴你的,是他栽贓夏儂,讓她受到的誤會還有他的瞞天大謊,都已平反,真正該受千夫所指的,是他。」

影片後記

美國每天有三名婦女遭到現任或前任伴侶殺害,殺害親生子女和伴侶的通常是男性,這種犯行幾乎都是預謀犯案。

 

心得:

本部紀錄片的配樂與氛圍讓人感到毛骨悚然,原本被片名誤導,還在猜兇手到底是哪個鄰居,沒想到竟然是一直出現在鏡頭前看起來相當無辜的爸爸,實在不懂怎麼能忍心下的了手殺害自己的老婆跟小孩呢?本片一直利用古今穿插的方式來抽絲剝繭,看起來是有點混亂,從一開始相當幸福的家庭生活,變到後面令人諷刺的結果,實在是讓人不勝唏噓啊!要不是辦案過程從頭到尾都有錄影,以及夏儂本人拍的一堆影片,我想也無法做成這部紀錄片,只是影片中的人物已消逝,讓人感到心酸與不捨。不過本片的手法有點平鋪直敘,沒有太多的高潮起伏,也沒有描述太多的時空背景,純粹是用當事者以及親友間的對話來呈現,這點較可惜。

如今臉書已經是大家分享日常生活中種種事情的工具,但看似光鮮亮麗的外表之下,又藏著怎樣不為人知的一面。影片跟照片中夏儂一家人看起來很幸福,對話內容也充滿著我愛你、想念你等等,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會不會有更多我們所不知道的小細節與缺陷?並且日夜累積,進而造成今日的悲劇。最令人感到訝異的便是克里斯本人,從一開始假裝不知情,甚至還向鏡頭喊話要妻小們回家,到最後測謊沒通過仍然堅持自己沒有說謊,真的該頒個小金人給他了!而鄰居也非常的靈敏,馬上就發現克里斯不對勁,不過警察竟然還幫他說話,實際上再看一次當時的畫面,感覺克里斯在看鄰居拍攝的影片時就是相當的心虛而且焦躁啊!因為根本就是拍到他在搬夏儂屍體的時候,只是沒仔細看看不太出來。

本片讓我明白,測謊機真的是相當有用的一個工具,但是為何克里斯要接受測謊?他很有自信自己能通過?還是怕不接受的話就直接被當成嫌疑人?不過他就算沒通過測謊仍然是很鐵齒,直到爸爸的出現,終於讓案件有了大幅的進展,而警方也不是傻子,他們了早就猜到妻小都是被克里斯所殺的,只不過我不懂為何一開始要把風向帶往夏儂傷害了自己的孩子?因為這讓似乎讓克里斯發現可以栽贓她,反正死人不會說話,於是便死命地說他沒有傷害自己的孩子。最後並沒有說明警方是如何戳破他的謊言,也沒提到為何警方會知道小三妮蔻的事情,上網查了一下發現是妮蔻看到新聞覺得事情鬧得太大,於是主動向警方說明,因此才讓警方認定兇手就是克里斯吧!

其實夏儂一家人經濟出狀況,早已在 2015 年宣告破產,之後便努力還債,直到夏儂找到這份直銷的工作,家裡的經濟才有好一點。而克里斯其實是預謀犯案,甚至至今毫無悔意,看來他流的眼淚都是假的,連 Netflix 要播出這影片時他也感到相當憤怒,因為私生活都被晾出來。我比較想看到警方描述尋找屍體的過程,可惜本片只有簡單帶過。不太懂為何要把兩個女兒殘忍的丟到油桶裡,新聞說他是想掩蓋屍體腐壞的味道,但當時根本還沒腐壞吧?丟進去之前女兒們到底是活是死?為何要這麼搞剛的丟到六公尺高的油桶?而克里斯的媽媽在台上說的話根本不知所云,最後還說原諒他兒子,這對夏儂的親人來說是多麼的諷刺啊!

人死不能復生,想殺人的時候記得看醫生,否則警方找到天涯海角一定也會找到你,任何蛛絲馬跡都會成為破案關鍵。自認為完美的犯案才三天就被破案,也許冥冥之中有上帝在幫助她們,願夏儂跟她的小孩們安息,下輩子投胎遇見更好的老公與爸爸!最後告誡各位,男人講的話千萬不要相信,但測謊機可以相信。

 

※以上文字皆為自己逐字打的,照片皆取自網路,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偶爾一起暴飲暴食再偶爾一起節食減肥,最沒恆心與毅力但一路走來也持續減肥了好幾次,我們重量不重質,所以完全沒有效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