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信號 Signal』第 1 季 第 1 集詳細劇情、心得 – 神秘的對講機

這部韓劇「信號 Signal」一直都是膩膩心中排行榜的第一名,雖然已經播出過了 4 年,但地位仍然屹立不搖。聽說今年即將推出第二季,超級期待!於是決定分享第一季的劇情與心得,順便複習一下劇情,好接著看第二季。這部雖然沒有帥氣的男主角跟美麗的女主角,但是卻可以抓住人心,讓人一集接著一集的看下去,精彩的破案過程與緊湊的步調,看的很過癮,就跟著膩膩一起來回顧吧!

第 1 集劇情、心得:

1. 劇情大綱

2. 主角介紹

3. 詳細劇情介紹

4. 本集心得

1. 劇情大綱:

一位專門分析犯罪心理的年輕警察,在偶然之間撿到了一台老舊的對講機,並跟 15 年前的重案組刑警聯絡上,兩人一起破了懸宕多年的懸案,甚至改變了歷史。

 

2. 主角介紹:

朴海英 (李帝勳 飾)

從小就討厭警察,但還是成為警察的人,主要工作內容是犯罪心理側寫,興趣是挖藝人八卦。直到有一天,找到一台破舊的對講機,從此改變了他的生活。

車秀賢 (金惠秀 飾)

重案組刑警,心理一直惦記著 15 年前消失的李材韓刑警,除了是她的前輩,也是她的初戀。之後跟著朴海英一起辦案,漸漸的發現了關於對講機與李材韓消失的秘密。

李材韓 (趙震雄 飾)

失蹤 15 年的重案組刑警,也是朴海英撿到對講機時唯一可以對話的人,兩人穿越古今一起破案,最後究竟是生是死仍是個謎。

3. 第 1 集劇情介紹 —「神秘的對講機」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2000 年 7 月 29 日,11 歲的朴海英在學校耍自閉,女同學金允貞對他示好,但他不領情。放學時下大雨,允貞沒有雨傘,海英雖然有,但是傘壞掉不敢幫她撐,於是他拿著傘跑走,剩下允貞一個人。離開前,他看到一個穿著紅色高跟鞋的女人,把允貞接走。隔天新聞播報著允貞被綁架的案件,且兇手是就讀尚進大學醫學院的徐亨俊,對方拿走五千萬贖金逃走。

海英知道兇手是女的,於是他到處找尋警察想要告訴他們真相,但沒一個警察理他。他想起他哥朴善宇當初也被警察抓走,導致他心裡留下不少陰影。接下來的每一年,他都看到允貞的媽媽,舉著牌子站在警局門口,但是犯人仍然沒有抓到。新聞說如果不能在法定追溯期的 15 年內 (2015 年 7 月 29 日) 把犯人逮到案,犯人就可以脫罪。

2015 年的 7月 27 日,距離法定追溯期只剩三天,海英已經當上了警察,但他正在賣藝人的八卦給記者,此時車秀賢警官也來了,並在一旁偷聽,在海英講到一半時突然插嘴,把他帶回了珍良警察局重案一組,質問他為何偷翻垃圾挖八卦,海英對這樣的警察不屑一顧。臨走前,車秀賢叫他放棄當警察比較好,離開警局時,海英覺得這裡很熟悉。

2000 年 8 月 3 日,案發的五天後,海英就是在個警局裡,拿著紙條,尋求警方協助,但是警察很忙,沒人理他。最後他跑走時,撞到了李材韓刑警,紙條也被李材韓撿走。李材韓正在準備金允貞綁架案的簡報,他認為應該調查嫌疑人徐亨俊的女朋友,但是其他警官都不以為然,尤其是金範洙科長。此時還是菜鳥警官的車秀賢來找李材韓,但材韓跟她說,等這周末事情都處理好了再說。

小時候的海英在警局門口找不到紙條很緊張,突然李材韓出現,於是他躲起來。李材韓上車時,拿出撿到的紙條打開看,上面寫著:「犯人不是男的,是女的。」李材韓開始逐家調查兇手信用卡的刷卡地點,他拿出身上的另一張紙條,上面寫著:「8 月 3 日,善日精神病院」。

2015 年海英走出警局大門,發現他的車子被一台小貨車給擋住,後車箱沒關,上面放了許多報廢物,他打給車主,但電話沒人接聽。2000 年李材韓來到了廢棄許久的善日精神病院,他找到一個建築物後方的人孔蓋,吊掛著一具男性屍體,接著他用對講機講話,此時在 2015 年的朴海英,突然聽到對講機的聲音,此時是晚上的 11 時 23 分。

李材韓用對講機說:「朴海英刑警,我位於你提到的善日精神病院,建築物後的人孔蓋,有具上吊的屍體,是金允貞綁架案嫌犯徐亨俊的屍體。但是,他的拇指被切掉了,有人殺了徐亨俊,並偽裝成自殺。徐亨俊不是真兇,真兇另有他人。」

海英在一個報廢物品袋裡找到一台用夾鏈袋裝著的對講機,他趕緊拿出對講機問:「你是誰?你在說什麼?善日精神病院?那是哪裡?」李材韓:「是你告訴我這個地方的。」講完後,李材韓感覺背後有人跑過去,他往後看卻沒看到人。李材韓繼續講:「朴刑警,為何你叫我不要來這裡?這裡發生過什麼事嗎?」接著李材韓被人用棍棒打昏。

朴海英回答說:「你在說什麼?你認識我嗎?你是哪個分局的?」但對講機已經沒訊號了,他打了自己一巴掌,發覺這不是夢。他開車經過警局門口,看到金允貞的媽媽仍然站在那,舉著牌子。他回到自己的分局,同事拿著他那台對講機說,這是老古董,而且沒裝電池,怎麼能通話?

海英覺得可能是他太累,但他又想到對方說的話,覺得事情不僅僅是巧合,於是他拿著對講機,來到了善日精神病院。但是醫院已被封鎖,他想辦法爬進去,醫院裡佈滿了灰塵與蜘蛛網,他找到了對講機中提到的人孔蓋,照了一下裡面,發現什麼東西都沒有。

正要離開時,他發現了另一個人孔蓋,半信半疑的走過去看,突然嚇到坐在地上,他鼓起勇氣再看一次,裡面躺著一具屍骨,看起來已經死了好多年,他嚇得跑走。隔天一早,他通知車秀賢刑警帶著鑑識小組來查看,朴海英在一旁等著,車秀賢問他是如何發現這具屍體的?海英叫她不要問原因,並要她把白骨的 DNA 跟 15 年前金允貞案件的兇手 DNA 做比對。

海英同事查到目前有三位叫做「李材韓」的刑警,但都沒有一個人知道金允貞綁架案。當他覺得自己應該瘋了的時候,車秀賢突然衝了出來質問他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知道那具屍體是徐亨俊的?海英聽到鑑識結果,也覺得不可置信。

車秀賢說:「金允貞綁架案現場只有找到兇手的拇指指紋,但是今天找到的屍體卻沒有拇指,被人切掉了。綁架金允貞的真兇殺了徐亨俊,切下他的拇指,到處留指紋,所以唯一知道徐亨俊屍體所在的只有真兇。你是怎麼知道的?你和徐亨俊是什麼關係?」

安治秀股長突然出現說:「夠了!真的找到徐亨俊的屍體了嗎?回答我!」車秀賢:「是。」股長:「好,把白骨的檔案都給我。」海英不知道這個說話很大聲的人是誰,車秀賢說:「我要找出殺害徐亨俊的兇手跟理由,鑑識小組正在分析所有證據…」

安治秀股長插嘴說:「那是 15 年前的案子了,很難找到證據,就算找到,也可能已經被汙染。缺乏證據,加上證人的記憶衰退,這就是懸案的困難之處。追溯時效只剩 29 小時了,15 年來都無法破案,妳能在這點時間內破案嗎?不要把事情搞大,照程序走。」說完便拿走資料離開。

安治秀股長拿著資料來找金範洙局長,局長說:「辛苦了。」股長:「那個時候,李材韓說的是對的。」局長:「什麼意思?」股長:「徐亨俊的屍體沒有拇指。」局長笑了說:「那都已經是具 15 年前的白骨了,當然會有所損傷。」「法醫說是用手術刀切掉的。」局長:「你敢對我回嘴?如果因此扯出李材韓案件的話,你要負責嗎?我想,還是自殺看起來最乾淨,對吧?」

警局內,朴海英叫住車秀賢,並對她說:「我有看到兇手,雖然沒看到真面目,但我確定是個女人。」車秀賢問他怎麼現在才說?朴海英說他說過很多次了,但當時沒人要聽一個小學生說的話。他一開始還相信警察,但沒想到,長大後,警方還是沒抓到真兇,於是他再度去警察局,但那次也是沒人相信他。後來發現,如果重啟了金允貞綁架案,等於承認警察在當初的調查中出錯,警察會顏面掃地。

此時金範洙局長走出大門,被一堆記者圍繞著,問他是否找到兇手?局長看到了金允貞的媽媽,走了過去,允貞媽媽問:「犯人抓到了嗎?」局長把調查報告交給了她,說:「犯人,據推測是在犯案之後,承受不了而自殺。遲了這麼久,真對不起。」允貞媽媽拿著資料崩潰痛哭失聲。

此時警局內,朴海英問車秀賢:「妳也要裝作沒聽到嗎?」車秀賢說:「你知道為什麼懸案最慘嗎?知道犯人是誰,動機為何的案子,可以知道受害者家人的死因跟死法,雖然很難過,但終究能隨著時間將傷痛埋在心中。但在懸案中,連自己所愛的人為何而死,以及如何死的都不知道,永遠都無法忘懷,活像人間煉獄。」

海英:「所以妳就想這樣裝作沒事嗎?」秀賢:「不,我是說我會抓到她。所以你不用多說,回去吧!」朴海英說要幫車秀賢一起抓犯人,但車秀賢拒絕,並說朴海英根本不適合當警察,叫他不要浪費時間。車秀賢走出大門時,被記者圍繞,一直問問題,此時朴海英出面並大聲說:「徐亨俊不是自殺的,而是他殺,是金允貞綁架案的真兇殺的。」記者們聽到改圍繞著朴海英追問。

朴海英繼續說:「我是發現屍體的第一目擊者,徐亨俊在善日精神病院被發現,屍體的拇指被切掉,他不是自殺!殺死允貞和徐亨俊的真兇,是 15 年前善日精神病院的護理師,年齡約 30 幾歲,身高 165 公分左右,熟悉手術刀使用。妳毫不愧疚的過了 15 年的生活,但妳已經完了,我們現在證據確鑿!」車秀賢突然把朴海英壓回局裡,並問他是不是瘋了?海英說:「妳不是說想要把她抓出來嗎?這是唯一的辦法,沒時間了!只剩 27 小時,這是最後的機會。」

此時金範洙局長開心地跟安治秀股長回到局裡,打開電視看新聞,卻看到記者都在播報朴海英說的那段話,局長生氣的問這小子是誰?同時,一個護理師姜世英看到新聞突然停下腳步,聽到同事在竊竊私語討論誰在善日醫院上過班,她打算離開時,突然另一個護士尹秀雅來找她說:「他們提到善日醫院。」

安治秀股長生氣的來找車秀賢,發現朴海英也在現場,秀賢說是她指使海英這樣說的,並提到說有目擊證人,朴海英說:「我看到了,犯人是女人。學校攀登架的第三層到她肩膀,由此判斷,身高大概 165 公分。戴著華麗飾品,腳穿紅鞋。為了自己的目的綁架小孩子,很可能是自戀型人格障礙。這種人,不信任別人,也不在乎別人,她不可能跟徐亨俊是共犯。」

海英接著說:「一開始一定是獨自犯案,但被徐亨俊發現了,徐亨俊勸她自首,不然就要舉報她,所以她才殺了他,並把罪責推到他身上。她要怎麼殺死力氣比自己大的男人呢?帶他去自己熟悉的地方,也就是善日精神病院,這裡可找到能利用的藥物,她切下徐亨俊的拇指,還殺了允貞,她能進去不對外開放的建築物後方。和鮮紅口紅與高跟鞋不搭的是,她的指甲剪的很乾淨,那是因為她的職業不允許她做美甲,她一定是熟悉手術刀的外科護理師。」

車秀賢拿出醫院的資料說:「兇手不是醫生,因為從倒閉前五年的的資料看來,當時只有兩位女醫師,一位 40 幾歲,另一位放產假,依徐亨俊的信用卡紀錄,他買的大多是 20 多歲女性喜歡的品牌,那是 15 年前了,現在大概 35 歲左右。所以犯人就是, 15 年前,善日精神病院的護理師。」

此時剛剛找過姜世英的尹秀雅護理師,向其他同事詢問姜護理師去哪了?但同事說沒看見,同事問她說:「姜護理師在善日精神病院工作過,沒錯吧?那個新聞讓我很不安耶!」尹秀雅護理師說:「妳檢查過 1131 房的病人的狀況了嗎?」那同事聽到就閉嘴離開。

警局裡,安治秀股長說:「這疊資料有 100 多個護理師,難道要一個一個找?」朴海英說:「不需要,我們已經在媒體上鬧得這麼大,那 100 多名護理師應該也看到了,其中一定有人認識犯人。」股長:「你那個舉動是想吸引舉報電話?但是,有人打來嗎?」

海英:「還沒有。至少要一個小時後才會打來。這是要她們懷疑自己的同事,一開始她們會先說服自己這不可能,但只要這個人有可疑舉動,她們就會馬上報警。」股長:「可疑舉動?」海英:「我在電視上撒謊說罪證確鑿,她本以為 15 年來都藏的很好,要是覺得自己會被抓,她會怎麼做?一定會出現反常行為,像是突然消失,或是開始打包行李。」

電話響起,一位警官接起電話,是舉報犯人的電話,接著其他電話也響起。第一個接電話的警官說:「是敬元醫院的護理師打來的,她的敘述相符,名字是孫多燕,36 歲,她叫舉報人不要提及她曾在善日精神病院工作過,然後就離開回去見母親了。」第二個警官說:「這個是從忠州打來的,描述也很相似。」股長終於同意讓車秀賢重啟調查,但要在 24 小時內找到證據才能起訴。

此時已剩 20 小時,朴海英坐在車秀賢警官的車上說:「兇手是購物狂,專買名牌,喜歡華麗的顏色與獨特的設計,應該會隨身攜帶著鏡子。」他們來到敬元醫院看被舉報的護理師的櫃子,置物櫃上貼著寵物的照片,海英說:「不是這個人,因為犯人得到的比付出多,這種人通常不會養寵物。」第二個接到舉報的警察也說那個被舉報的護理師根本沒在善日精神病院工作過,被舉報只是因為兩人關係不好。

海英說:「據犯罪過程顯示,她很大膽,思考迅速,為了自己會不擇手段,我們一定要抓住她。」此時拍到姜世英護理師,開著車,旁邊有一大包行李。時間剩下 6 小時,警察又接到一通舉報,是首爾的永仁醫院,也就是姜世英的同事尹秀雅舉報的,警察馬上去到現場詢問,尹秀雅說:「姜世英昨天新聞播出後,就消失了,電話也關機,其實懷疑同事讓我很過意不去,但是當我檢查她的置物櫃後,卻發現了一些可疑的東西。」

警方在置物櫃裡看到倒數的月曆,還有一雙紅色高跟鞋。秀賢跟海英也收到此訊息,並看到置物櫃的相片,兩人趕緊回去,結果遇到塞車。秀賢問在警局的員警,有沒有抓到姜世英,員警說沒有,到處都找不到她。另一個警察查到了姜世英的刷卡紀錄,她最近訂了一間釜山的飯店,秀賢說沒時間了!股長叫他們趕快連絡釜山分局,叫他們出動直升機。

剩下一小時四十分,兩人趕回警察局,奔跑進去,遇到金允貞的母親問:「抓到殺死允貞的犯人了嗎?請告訴我吧!為什麼沒人願意說?」兩人沒回答,趕到偵訊現場,車秀賢問安治秀股長進行的如何?股長說:「證物尚未鑑識完畢,只剩一個半小時了。我去法院和檢察官待命,務必讓她自白,這是想起訴的唯一辦法。」

車秀賢進去偵訊姜世英:「姜世英,就是妳吧? 2000 年 7 月 29 日,妳在珍良小學前綁架了金允貞,從她的家人手上拿到了五千萬贖金,然後殘忍的殺死了她,是這樣嗎?」姜世英:「不是我做的,為什麼要這樣對我?」「2000 年你在善日精神病院工作過吧?」「對。」「妳跟徐亨俊是在哪認識的?」「我不認識這個人。」「妳既不知道金允貞,也不認識徐亨俊,為什麼看到昨天的新聞,就失去蹤影?」「我沒有消失。」

此時外面的警官看到朴海英還在,便叫他離開,因為已經沒他的事了,但朴海英不安地問:「她穿什麼樣的鞋子?我不明白,為什麼她打包的時候,沒有帶名牌鞋走?」警官說不太確定,可能是咖啡色的。朴海英聽到後,彷彿恍然大悟的跑進去,此時車秀賢還在偵訊姜世英:「為什麼手機關機?」「我弄丟了,我只是去休假,妳可以問尹小姐。」「尹小姐?」「尹小姐說會幫我跟醫院請假。」

海英衝進來,看了姜小姐的鞋子跟指甲說:「不是她!馬克杯的把手是向左,剪刀也是左撇子用的,置物櫃的主人,犯人是左撇子!」車秀賢:「不會吧!舉報者明明說…」接著她看向姜小姐問:「妳說是尹小姐吧?」姜小姐狂點頭。車秀賢問:「她是誰?」此時尹秀雅坐在車子裡,塗著口紅,想著稍早她跟姜世英的對話:「看到新聞了嗎?他們提到善日醫院。」「尹小姐妳也在那邊工作過吧!」尹小姐笑了。

朴海英繼續說:「她算好了追訴時效,打電話過來,誤導我們把時間浪費在姜世英身上。我錯了,我以為她一定會逃跑,她對面臨追訴時效而焦慮的警方,佈下陷阱引警方犯錯。不能就這樣結束,就像 15 年前綁架小女孩的時候一樣,她對自己的犯罪手法過度自信,覺得自己比誰都強,認為可以操控警方,她一定就在附近,一定在看著我們怎麼被玩弄。」

朴海英跟車秀賢衝出去找尹秀雅,秀賢叮嚀另一個警官把尹秀雅的情報傳給她。外面下著大雨,秀賢叫其他警官調閱醫院到警局之間的監視器畫面,找出了車牌號碼。剩下 40 分鐘,大批刑警開始四處搜索尹秀雅,局裡的警官們也死盯著監視器。

朴海英到處找,終於在一棟建築物的二樓窗戶,看到了尹秀雅,她轉頭看了他一眼,海英馬上衝上樓去,但尹秀雅已不在那裡。他跑出去找,看到尹秀雅拿著雨傘離開的背影,但是車子太多,他根本過不去,還被貨車擋住。貨車離開後,海英發現車秀賢就站在尹秀雅旁邊,此時海英也追上去,尹秀雅被兩面夾擊,已經逃不掉了,此時只剩下 20 分鐘。

4.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朴海英從小性格有點自閉,但他一直很懊悔當初沒有跟金允貞一起走,導致金允貞被綁架撕票,他一直跟警察強調說兇手是女人,但沒人相信他,於是他非常討厭警察。

2. 朴海英長大後成為犯罪心理分析的警官,碰巧撿到了消失 15 年的李材韓警官的對講機,很神奇的與 15 年前的李材韓警官聯絡上,李材韓告訴他在善日精神病院有一具屍體,而那具屍體就是當初警方懷疑綁架金允貞的嫌疑犯徐俊亨。

3. 金範洙局長原本想用犯人畏罪自殺的理由結束這個案件,結果朴海英卻出面向記者說,兇手是 15 年前在善日精神病院的護理師,不是徐亨俊。

4. 透過舉報電話,警方最後抓到了最有可能是嫌疑犯的姜世英,但是朴海英卻發現,這是兇手佈下的局,真兇另有其人。

5.  朴海英跟車秀賢從姜世英口中查到真兇是她的同事尹秀雅,於是便在警局外搜索,最後兩人都找到了她。

第一集的劇情就非常的緊湊,可惜最後並沒有結束,讓人想馬上看第二集。朴海英從小雖然自閉,但長大後卻是如此聰明,證明了人們常說的:「天才總是孤獨的。」其實不太明白為何他會對可愛的金允貞不理不睬,是因為害羞嗎?如果當初他跟金允貞一起玩,且儘管傘壞掉了,還是幫她撐傘,也許這一切都會不一樣。

我想他應該非常自責自己目擊了這一切,卻沒有去幫助金允貞,也許當時他以為那個女生是金允貞的媽媽或是家人。他祈禱警方趕快找到兇手,卻沒想到警方認為兇手是男人,於是他想盡辦法想要告訴警方,兇手是女人,但是沒想到沒人相信他,儘管如此他還是相信警方會找到真兇,沒想到日復一日,警方完全沒有進步,金允貞的媽媽仍然站在門口抗議。

長大後他又試圖去告訴警方當年的兇手是女人,但這次仍然沒人相信他,於是他開始在學校打架鬧事。雖然不相信警察跟大人們,但是他長大後,仍然成為了出色的警察,是不是因為他想要成為他心目中理想的警察,想要改變這一切,所以才成為警察?不然實在想不透,而他非常的會分析人的心理,其實也可以去當心理醫師,不過我認為當警察破懸案的確是很適合他。

最神奇的事,就是他在那麼巧的時機點,撿到了李材韓刑警的對講機,對方並沒有說他在哪個年代,所以朴海英並不曉得自己是跟 15 年前的人對話,而且對方也知道他的名字,且說是海英提到善日精神病院的,代表這不是對方第一次跟他通話,但是卻是朴海英第一次與他通話。

而這一次通話的時間點,非常巧合的就在金允貞綁架案快要結束的最後三天,彷彿一切都是註定好似的,李材韓跟朴海英說他找到了徐亨俊的屍體,朴海英半信半疑,加上同事說那個對講機年代久遠,而且竟然沒裝電池,讓海英以為鬧鬼,但是那一切對話都很真實,於是他也半夜跑去善日精神病院察看,確定自己沒有發瘋。

不過醫院裡真的很像鬼片的場景,覺得李材韓跟朴海英膽子都相當大,敢一個人去醫院。朴海英原本以為一切都是他想太多,沒想到還真的被他發現一具屍體,代表對講機說的一切都是真的。而 15 年前的李材韓,就在跟朴海英講完最後一句話,問他為什麼不要他來這邊之後,被人打昏,之後失去聯絡。也許朴海英知道他去了會失蹤,所以才叫李材韓不要去,但李材韓還是去了。

朴海英找了車秀賢幫忙來鑑定屍體,他認為找認識的警官比較好,雖然兩人一開始關係並不好,不過我想海英應該是覺得車秀賢是可信任的警察。沒想到屍體果然真的是 15 年前綁架允貞的嫌疑犯,車秀賢開始懷疑朴海英為何知道屍體的所在地,朴海英覺得不會有人相信他說的,於是選擇不說。

此時安治秀股長出現,在 15 年前李材韓警官還在的時候,兩人應該是同事,只是安治秀已升到股長,而當時的金範洙科長現在已經升到局長,當時車秀賢也有出現,剛調到李材韓的分局,應該是菜鳥一枚,不知道車秀賢想跟李材韓說什麼,難道是告白?但李材韓說等這週末事情都結束再說,會不會當天李材韓就消失了?而車秀賢想對他講的話再也無法說出口。

安治秀股長跟金範洙局長的對話也令人匪夷所思,感覺兩人知道一些關於李材韓失蹤的秘密,但又刻意隱瞞,尤其是局長,甚至故意欺騙社會說犯人畏罪自殺,想要草草結束此案。沒想到卻被朴海英這個程咬金給破了局,安治秀則是同意車秀賢的要求,讓他們重啟調查,至少他還算是講理,也許是個好人?只是被局長脅迫無法說出真相?

接下來就是主角朴海英很精采的推理過程,他就跟福爾摩斯一樣,任何蛛絲馬跡都能猜測出這個人在想什麼,雖然不小心犯了點錯,但是他最後還是有挽回,發現真兇另有其人,且就在警局一旁默默觀察著。還真的被他說中,這兇手也太大意了,而且離開時還慢慢走,導致被行動力超強的朴海英跟車秀賢逮到,接下來就是期待下一集的偵訊,希望可以查出她殺了金允貞的真相。

 

※以上心得皆是個人觀感,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偶爾一起暴飲暴食再偶爾一起節食減肥,最沒恆心與毅力但一路走來也持續減肥了好幾次,我們重量不重質,所以完全沒有效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