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想見你』第 7 集詳細劇情、心得 – 慢慢把自己擱淺在無法拼湊的昨天

1 ~ 13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7 集劇情、心得:

1. 有雷劇情介紹

2. 下集預告

3. 本集心得

4. 預告心得

1. 第 7 集劇情介紹 —「慢慢把自己擱淺在無法拼湊的昨天。」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畫面一開始是真實的韻如仍待在那個奇怪的房子裡睡著,牆上的畫面是子維跟雨萱坐在草地上,一起聽著伍佰的音樂,子維一講話的時候韻如就醒來,子維問雨萱說:「黃雨萱,王詮勝離開妳的時候,妳有很難過嗎?那是什麼感覺啊?明明知道妳永遠都見不到他,可是卻還是一直想著那一個人,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啊?」雨萱回答說:「那種感覺就好像,妳會突然發覺自己變得很渺小,不管妳多努力,想要去填滿任何一個會想起他的空隙,只要一不留神,妳就發現這個世界還是滿滿的都是他。妳身邊的很多事情也會變得很重,不知道為什麼,每呼吸一口空氣,胸口好像又更重了一點,妳的臉頰也會變得很重,妳要很用力很用力把嘴角揚起來,才能擠出一點點笑容,就連眼淚好像也變重了,不管妳跟自己說過多少次不要哭、不能哭,但眼淚還是會就這樣自己掉下來。也許這樣的感覺就像海浪一樣,再等一段時間就會退去,再過一陣子,可能就不會那麼想他了,當妳這樣告訴自己的時候,才會發現,其實妳早就被對他的想念淹沒,然後妳才真的明白,這份想念只會漲潮,永遠都不會有退去的那一天。」在雨萱講話的時候,韻如也跟著雨萱的嘴巴在講,到最後,她摸著牆上子維的臉,當雨萱講完時,真實的韻如在自己家的床上醒來,她拿出抽屜的日記本,翻到最後幾頁,找不到她寫的那句話「他就是王詮勝」。

畫面回到上一集的片尾,子維在唱片行門口叫住俊傑,並說:「你還記不記得你之前跟我說過,我好像有點過度關心陳韻如了,我現在知道你為什麼會這樣講了,我想…我應該是喜歡上陳韻如了。」此時韻如叫他們進去並拿毛巾給他們,子維本來不想進去,卻被俊傑叫進去。舅舅回來了,他看著兩個男生問:「我是有付你們兩個薪水是不是?不然你們兩個怎麼一天到晚都在我店裡啊?你們老實講,到底是誰在追陳韻如?」子維說:「蛤?」韻如說:「舅舅,你不要亂講啦!他們沒有人在追我,他們只是順路送我過來打工而已。」舅舅問真的嗎?俊傑說對阿,便趕緊拉著子維離開。

走在路上俊傑問子維說:「那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你要跟陳韻如說你喜歡她,然後你要跟她在一起嗎?」子維說:「不會,我什麼都不會做。」俊傑問:「為什麼?就因為我是你最好的朋友,還是因為我比你先喜歡上陳韻如,所以你要把她讓給我?」子維說:「不是這樣子啦!我說我什麼都不會做,是因為我什麼都不能做,因為再過不久,我就要離開這裡。」俊傑問他什麼意思,子維說:「等明年畢業之後,我就要跟我的家人移民到加拿大。」俊傑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子維。

在唱片行裡,舅舅對韻如說:「妳不要怕,我不會跟妳媽說的,妳偷偷告訴舅舅,那兩個小鬼,妳到底喜歡哪一個?」韻如說:「你好煩喔!我就跟你說了他們沒有在追我,他們是怕我落單,兇手又找上我,所以才送我過來打工。」舅舅說:「你舅舅我可是有追過女孩子,這一聽就知道是藉口,舅舅不是要管妳談戀愛,舅舅更不是要禁止妳談戀愛喔!舅舅是要提醒妳,人生很長,妳未來想要談戀愛呢,妳想要談多少次都沒有關係,可是呢,初戀就只有一次,妳不要翻我白眼啦!我是跟妳說真的,不管妳相不相信,這初戀是會跟著妳一輩子的,它甚至會影響到妳未來的感情觀,所以這第一次的…」

韻如打斷舅舅說:「吳先生!我跟你說過我不是陳韻如了,談戀愛的經驗我很豐富,你的感情建議還是留著等真的陳韻如回來,你在跟她說好了。」舅舅嘆氣,韻如說:「幹嘛?你是不是從來都沒有相信過我之前跟你講的事情?」就就連忙說:「我相信!我當然相信!」韻如說:「既然相信幹嘛問我喜歡哪一個啊?拜託!我都已經 27 歲了,是個大人了,怎麼會喜歡他們這種高中小屁孩啊?要不是之前答應過你,不能毀了陳韻如的生活,我怎麼會讓自己陷在這種尷尬的三角關係裡面。」舅舅問她什麼意思?

韻如說:「莫俊傑喜歡的人是陳韻如,對陳韻如也很好,可是陳韻如不喜歡莫俊傑,她喜歡的人是李子維,但是這個李子維呢,他只把陳韻如當成好朋友,如果是我啦!我是不會跟曾經跟我告白的男生走那麼近,我也不可能跟拒絕我告白的男生當好朋友,但現在問題是,我就不是陳韻如啊!我又不能替她決定什麼,我現在可以做的就是,當作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繼續跟他們當好朋友。」舅舅說:「妳真的很厲害耶!我只不過是問妳喜歡誰,妳居然講了一個穿越時空加上人格分裂的故事來當擋箭牌。」韻如說:「你還說你沒有不相信我!」舅舅連忙說:「妳不要誤會喔!我沒有不相信妳說的話喔!那我只是好奇啦!過去的陳韻如喜歡上的李子維,如果喜歡上現在的妳,那請問現在扮演陳韻如的妳該怎麼辦?」

子維半夜一點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一直想起陳韻如,於是起身畫畫。隔天一早韻如上課時想著舅舅問她的問題,接著下課時間,女生在教室換體育服,蔡雯柔夥同其他兩位同學一起偷拍陳韻如換衣服的照片。老師點名的時候子維又不在,老師問俊傑知不知道子維去哪?俊傑說不知道,老師要俊傑告訴子維小心這學期就因曠課太多被退學。此時子維躺在草地上,想到昨天俊傑問他:「你是什麼時候知道你們家要移民的事啊?」子維回說:「就…升高二那一年暑假吧!」俊傑說:「為什麼?你明明就知道你有一天要離開,你還讓陳韻如喜歡上你?」鏡頭帶到子維桌上的畫,是韻如在雨中奔跑的背影。

子維去上學時被韻如看到,兩人走在樓梯間講話,韻如說:「我跟舅舅請好假了,今天放學不用去打工,我們跟莫俊傑一起去調查照片的事吧!」子維拒絕,叫韻如跟俊傑去就好,韻如問為什麼?該不會他跟俊傑吵架了?子維說不要問那麼多,韻如說:「無聊耶!大家都是好朋友,有話不會當面說清楚喔!」此時俊傑突然出現說:「對啊!陳韻如說的對,大家都是好朋友,有話為什麼不能好好當面講清楚?」韻如問他們兩個怎麼了?俊傑說:「沒什麼啊!就李子維昨天跟我說,他喜歡妳,然後我問他打算怎麼做,他跟我說他什麼也不會做,因為等他畢業之後,他就要跟他的家人移民到國外去。」韻如對子維說:「你跟莫俊傑說你喜歡我?」此時俊傑問韻如說:「陳韻如,妳也知道他要移民的事情?」韻如說算是知道吧!俊傑聽了後很不爽就走了,剩下韻如跟子維兩人,子維覺得尷尬馬上離開。

俊傑在教室走廊上走著,突然看到以前的陳韻如,他叫陳韻如並衝過去,結果什麼都沒有。俊傑跟韻如去問店家有沒有看到拍照的高中生,但店家都說沒有,接著俊傑提議說把照片拿去相片沖洗店問問看,此時韻如問俊傑要跟子維冷戰到什麼時候?俊傑不講話繼續往前走,韻如接著說:「我知道你很氣他沒跟你說要移民的事情,但那是因為他把你當最好的朋友,所以才更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啊!」俊傑叫韻如不要再幫子維說話了,他現在不想提到這件事情,他說:「陳韻如,如果妳現在還是喜歡李子維的話,其實妳可以不用顧慮我的感受,我的意思是說,李子維明年畢業就要離開這裡了,比起我,妳應該會想要多一點時間跟他相處吧!」

韻如說:「你在講什麼啊?我才沒有這樣想好不好,對我來說,你們兩個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好,我喜歡李子維,那也是以前的事啦!我現在跟以前又不一樣!」俊傑不耐煩說:「妳可以不要再用這語氣跟我說話了,我不是李子維,可不可以請妳不要連在我面前,妳都還要裝作妳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陳韻如?也許在別人眼中,過去的妳,可能跟正常女生有些不一樣,但是不一樣不代表妳不好,不代表妳就是錯的,妳沒有必要因為李子維,妳就逼自己去改變自己,去變成他喜歡的樣子。甚至妳都還裝成以前的陳韻如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一樣!妳知不知道妳這樣做,我看了心裡有多難受嗎?明明妳就在我眼前,可是妳卻還是讓我忍不住一直想念著以前的妳。」講完後俊傑走掉,韻如叫住俊傑。

子維回到家中,發現媽媽回來了,媽媽說:「子維,你放學回家啦!」子維問媽媽什麼時候回來的?媽媽說:「今天中午的飛機啊!我跟你說一個好消息,我跟你爸已經拿到了加拿大的永久居留證了。」子維敷衍地說恭喜,媽媽說在溫哥華看了一些語言學校,也拿了一些申請簡章,要子維看一看挑一間,子維不耐煩地說:「我一定要跟你們一起搬去溫哥華嗎?難道我就不能一個人留在台灣嗎?」媽媽說這怎麼可以,子維說算了當他沒講。此時有人來按門鈴,子維去開門,發現是韻如跟俊傑,三人到公園講話。

韻如說:「你們記不記得我之前說過我在昏迷的時候做了一個夢,夢裡我不是 1998 年的陳韻如,而是活在 2019 年的黃雨萱?」兩人都說嗯,接著韻如說:「其實那不是夢,我說的是真的,我真的是來自 2019 年的黃雨萱,莫俊傑,你之前跟我說的那些話沒有錯,只是我不是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因為我就不是你喜歡的那個陳韻如啊!還有李子維,你以為你喜歡我,但其實並沒有,因為我不是陳韻如,所以你們兩個根本就沒有必要再因為我在那邊冷戰吵架啦!我知道現在突然跟你們講這些,要你們相信很難,但是沒關係,我有證據。」

韻如拿出兩張考卷,上面那張是以前的陳韻如寫的,筆跡工整,還考 98 分,下面那張是她寫的,筆跡潦草,名字寫了「黃雨」兩字還被劃掉改成「陳韻如」,而且只考 17 分。她說:「你們仔細看,筆跡完全不一樣,而且我如果真的是陳韻如的話,怎麼可能連自己的名字都寫錯啊!」子維問:「妳剛說你不是陳韻如,而是來自未來的黃雨萱,對吧?」韻如說對,子維接著問:「那妳是怎麼從 2019 的黃雨萱變成現在的陳韻如?」韻如拿出隨身聽說:「因為這台隨身聽!我當時剛參加完我男朋友的告別式,然後不知道是誰就寄了這台隨身聽給我,後來我在回台北的路上,不小心聽到睡著了,等我再醒來的時候,就變成現在的陳韻如了。」

此時子維拿著隨身聽戴上耳機聽著音樂閉上眼睛,韻如問他有沒有在聽?子維突然張開眼睛看著韻如說:「實不相瞞,我也跟妳一樣,我也不是你們認識的李子維,我是來自 2029 年的生化機器人 T1000!」韻如說:「我不是在開玩笑,我是說真的,如果現在不趕快找到兇手,不久之後,陳韻如很有可能就會被殺掉耶!」子維驚訝說:「妳剛說什麼?妳會被殺掉?」韻如說:「對,但嚴格來說不是我被殺掉,是陳韻如。在我所經歷的那個未來裡,陳韻如會在 1999 年的小年夜被某個人殺死,所以我拜託你們,不要再因為這種無聊的小事吵架好不好?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快找到兇手,等真的陳韻如回來了,你們要怎麼吵隨便你們,跟我沒有關係。」

但兩人還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韻如說隨便啊!到時候你們就不要後悔,然後走掉。俊傑說:「陳韻如,我沒有不相信妳啦!」韻如說:「所以你相信?」俊傑說:「只是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妳,妳是為了讓我跟李子維和好,所以才編出這個故事嗎?」韻如說靠,隨便你們啦!然後就走了。兩人追她追到家門口,叫她不要再生氣了,但韻如不管他們說的,就把門關上,子維還在門口大聲說對不起,俊傑問子維要不要去吃個東西。兩人去吃鱔魚意麵,俊傑問:「剛剛陳韻如跟我們說的那些話,你怎麼想?」

子維說:「用鱔魚想也知道,一切就像你跟陳韻如說的那樣,她一定是為了讓我們兩個趕快和好,才臨時編出這些故事。」俊傑說是嗎?子維說:「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她說的這一些又不完全是在編故事,反而有些話聽起來很像是真的。」俊傑問:「所以你也相信她說的?你相信她不是陳韻如,而是另一個叫黃雨萱的人?」子維說:「我也不知道,我這樣到底算不算相信她啦!可是你不覺得,自從陳韻如受傷之後,她整個人變得很不一樣嗎?不管是她的個性,還是她說話的方式,她看我的眼神,還有她對著我笑的表情,最重要的是,她待在我身邊的感覺,所有的感覺都讓我無法相信,她跟以前的陳韻如是同一個人。你呢?你相信陳韻如說的話嗎?」

俊傑說:「如果陳韻如說的是真的話,現在的她並不是過去我們所認識的陳韻如,那或許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我最近對她已經不再有像過去一樣的感覺了。」子維問:「所以你不喜歡陳韻如了?」俊傑說:「我沒有說我不喜歡她啊!我是說我對她並沒有像以前那樣的感覺了,像至少當你跟我說你喜歡上她的時候,我沒有想像中那麼生氣。」子維說:「那你早點跟我講嘛!害我自從發現我喜歡上陳韻如之後,對你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愧疚感。」俊傑說:「你還敢講,你是最沒有資格喜歡陳韻如的人!都要出國了,你還喜歡她做什麼?」子維說:「說到這個,我畢業要出國的事情,不跟你講不是因為不把你當朋友啦!是因為…你知道的…就…」俊傑舉起酒杯笑著跟他乾杯。

夜晚的學校裡,蔡雯柔跟其他兩個女同學,一起把陳韻如換衣服的照片貼在佈告欄,一人問她怎麼想到這個狠招,蔡雯柔說:「都是陳韻如逼我的啊!之前偷拍她一個人回家的照片,想要嚇嚇她,誰知道她卻一點反應都沒有,還整天跟李子維膩在一起。」其他兩人笑著說:「好期待大家的反應喔!」蔡雯柔說:「我就不信,等明天她看到這些照片的時候,她還能多囂張!」她們走了後,班長來了,他看著陳韻如的照片,很生氣並露出可怕的神情。要離開前一位女同學簡盈慧說她想要上廁所,要蔡雯柔等一下,但她又不敢一個人去,於是另一個人就陪她去,剩下蔡雯柔一個人在現場等,蔡雯柔跟她們說要是等太久她就自己一個人先走。兩人走了之後,燈光開始閃爍,雯柔心想還是去找她們倆個好了,突然她被班長抓走了。

兩人上完廁所後回到現場,此時佈告欄上的照片已經不見了,但兩人沒注意到,她們找不到雯柔,以為她生氣先走了,兩人跑出去追她,此時鏡頭拍到旁邊的樓梯間,雯柔正被班長摀住嘴巴無法出聲,班長手上還拿著美工刀。子維躺在床上想著韻如說的那些話,覺得太扯,他看著他畫的那幅韻如的畫,並思考之前韻如跟她說的那些話。此時韻如也在家裡生氣沒人相信她,她想要找辦法證明自己來自 2019,但她發現她沒有任何準備就回來了,接著她翻了日記本,心想那句「他就是王詮勝」到底是什麼時候寫的?「他」又是誰啊?突然聽到李子維用石頭敲窗戶的聲音。

兩人又到談心公園,子維說:「妳老實告訴我,妳到底是有雙重人格,還是有妄想症?」韻如生氣的說:「你這麼晚把我叫來這裡,就是為了要問我是不是神經病?」子維說:「我沒有說妳是神經病啦!我現在只是想要搞清楚,妳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啊!如果妳是雙重人格的話,那就說的過去了,畢竟妳跟之前實在是差太多了!可是…按照妳今天下午講的那些事情,聽起來感覺又很像是妄想症。」韻如快被子維氣死,她問子維說到底要怎麼說他們才會相信?子維說:「你告訴我未來的黃雨萱,會發生什麼事情?我想知道我現在喜歡的妳,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她在 2019 年過著怎樣的生活?又是因為什麼原因而來到這個時代?」

韻如問:「那個,你剛剛是順便在跟我表白嗎?」子維說:「我這個人跟莫俊傑不一樣啦!喜歡就是喜歡啦!沒有什麼不敢講的。」子維說不管是未來來的韻如、或是雙重人格的韻如、抑或是有妄想症的韻如,聽起來都超酷的,難怪他會喜歡上她,韻如聽到傻眼。接著她叫韻如黃雨萱,並叫她說說未來發生的事情,雨萱說未來其實跟現在很像,但又有一些不一樣,子維認真地聽著。

隔天早上莫俊傑到韻如等車的地方說要載她上學,韻如說不用,校車快要來了,俊傑說路上沒人太危險了就陪她等,韻如問子維呢?俊傑說子維睡過頭,因為昨晚去租了回到未來一到三集看了一整晚。韻如問俊傑是不是也不相信她說的那些話?俊傑說:「如果你要我相信,我就會試著去相信妳所說的一切,因為我永遠都不希望自己成為妳的困擾,只要能讓妳開心,不管要我做什麼我都會去做的。而且某部分我心裡比誰都還希望妳講的全都是真的,因為只要相信妳說的話,這樣我就可以繼續喜歡以前的陳韻如,然後把現在的妳,當成來自未來的黃雨萱,這樣應該就不會讓妳感到困擾,然後我也就不會算是失戀了吧!」韻如說俊傑是暖男,當初陳韻如應該喜歡他的。

韻如班上最早到的同學,開門發現雯柔已經在教室裡趴著睡覺,怎麼叫都叫不醒,把她推開之後發現她已經死了,地上一攤血,女同學尖叫。同學們開始議論紛紛,韻如聽到別人說:「聽說蔡雯柔死的超慘的,不但滿臉是血,就連脖子上都不知道被什麼造成的傷口。」此時韻如走到教室外頭,發現他們班已經被封鎖,警方正在蒐證,韻如問其他同學發生什麼事了,同學說:「蔡雯柔被人殺死了。」此時楊警官正在詢問第一個到的女同學,但女同學嚇哭說不知道。

校方臨時決定緊急停課一天,此時另外兩位女同學看到韻如竟然嚇到逃跑,躲到廁所裡講話:「接下來會不會輪到我們啊?」「妳不要自己嚇自己啦!」「妳覺得殺死雯柔的會不會是陳韻如啊?」「她哪有這個膽子,而且她為什麼要把她殺了?」「那為什麼佈告欄上面的照片不見了,然後雯柔又剛好死了呢?說不定陳韻如發現我們做的事情,才找上雯柔的啊!」「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會不會下一個就找上我們啦?」這些話被躲在一旁聽得韻如聽到,就進去叫她們把話說清楚。

韻如離開時用跑的,結果撞到班長,班長說:「小心」,韻如看著班長說:「不好意思,我…你是?」班長回:「妳認識我?」韻如說:「沒有,我可能認錯人了。」班長感覺鬆了一口氣並看著韻如的背影露出笑容離開,韻如剛剛其實是想到他跟雨萱在 2019 年看的心理醫師長的一樣。韻如跑來子維跟俊傑的班上找他們,俊傑問韻如有沒有被嚇到,韻如說她被嚇到的不是因為這件事,但在學校不方便討論,於是他們決定離開學校講,此時楊警官看到他們露出了懷疑的表情。

他們來到子維的房間,韻如說:「簡盈慧跟丁郁馨承認之前偷拍我的就是她們跟蔡雯柔三個人。」子維問他們偷拍韻如要幹嘛?並問韻如哪裡得罪她們?韻如說是她們為了某個禍水遷怒到她身上,而那個禍水就是子維。韻如說:「簡盈慧她們在昨天晚上把偷拍我的照片貼到佈告欄,但是今天早上那些照片都全部不見了。」子維說:「她們偷拍妳的裸照還貼在公佈欄?也太過份了吧她們!」韻如說這不是重點,她懷疑蔡雯柔被殺跟她有關係,韻如說:「是誰把這些照片拿下來的?拿下來又要幹嘛?」

子維說:「該不會殺害蔡雯柔的兇手,跟當初打昏妳的是同一個人?」韻如說應該不是,因為之前兇手差點要了她的命,如果這次是他的話感覺是要幫韻如出氣,不合邏輯。但俊傑說:「也許是兇手認為妳只屬於他一個人,除了他之外,誰都不能傷害妳。」俊傑講話的神情嚇到韻如跟子維,子維說感覺一副是俊傑幹的樣子,俊傑說他只是在推測兇手的想法,幹嘛大驚小怪!俊傑說:「可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兇手會拿走照片,有沒有可能是因為拍到他自己?」韻如說:「不會吧!簡盈慧說那些照片是我們班體育課大家換衣服的時候偷拍的,整間教室都是女生,他要躲在哪?」

子維問:「還是說兇手是女生啊?」韻如說不對,攻擊她的人是男生。俊傑說現在也只是猜測,如果警察查不到線索的話,就只能等兇手的下一步行動了。接著俊傑說補習要遲到就先走了,並叮嚀李子維等下送陳韻如回去。俊傑走了之後子維發現俊傑今天根本就不用補習,怎麼那麼早走?韻如說可能是要製造讓他們兩個獨處的機會吧!講完後兩人覺得一陣尷尬,子維離開房間去拿飲料,此時韻如就在觀察子維的房間,發現他桌上畫了好幾幅畫,突然她拿起畫冊一翻,看到了那幅掛在詮勝工作室的畫……。

回憶中雨萱問詮勝:「她是誰啊?你幹嘛畫高中生?」詮勝笑著說:「她喔!她是我第一個喜歡的女生啊!」雨萱說:「喔~初戀喔!幹嘛不畫正面,長相見不得人喔?」詮勝說:「不是啦!是她實在太漂亮了,我無法畫出她在我眼中的樣子。」雨萱說:「我覺得你這張畫,畫風不是很成熟耶!放在這裡顧客會質疑你的能力,而且工作室的品味好像也被降低了,我幫你拿下來好了。」詮勝阻止說:「是客戶會質疑我的能力,還是說某人每次看到她都要吃醋一次啊?」

回到韻如看著那幅畫,還在震驚時,子維拿著飲料進來了,問她要可樂還是雪碧?韻如轉過頭去不可置信地看著他,跟他說:「你是王詮勝。」子維說:「蛤?」此時韻如聽到有人在叫:「黃雨萱」,她閉上眼睛,醒來時,已經回到 2019,原來是昆布在她家叫醒她,昆布說快被她嚇死,房東太太站在旁邊,昆布說因為一整天都連絡不上雨萱,所以才請房東太太開門。

雨萱衝出門去到 32 咖啡館,她一開門韻如舅舅就說:「不好意思我們已經打烊…黃小姐,妳怎麼突然跑來?」雨萱衝到舅舅面前說:「你告訴我,李子維就是王詮勝對不對?他是不是跟我一樣,像我跑到陳韻如身體裡那樣,他也穿越時空,跑到李子維的身體裡了?我遇到的人就是王詮勝,對不對?」舅舅不回應,雨萱繼續問說:「你一定知道什麼吧?你如果希望我幫陳韻如的話,那你就告訴我,你不要瞞我!」突然後方一個聲音說:「這個問題,讓我來替他回答吧!」雨萱轉過身,看著子維緩緩地走出來,雨萱打量著他,看著他忍不住哭了,她問:「你是李子維,還是王詮勝?」

畫面回到 2003 年的台北,子維已經 23 歲了,他從機場出來,並租了一台車,店員問他租車要去哪玩?子維說不是去玩,是要開車回台南,店員問他是台南人喔?子維說對阿,但這三年在加拿大讀書,趁暑假回來一下,租車表上寫著李子維,時間是2003.07.04。子維開車來到了台南監獄,結果受刑人說現在拒絕面客,並要人員轉達子維以後別來了,他不想見任何人,於是子維到合作社買東西,單子上面寫著莫俊傑的名字。

子維走去車上時跟媽媽講電話說:「我到台南了,房子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回去的機票也買好了,處理完我就回去。妳放心,我去哪裡都有戴著口罩,不會感染上 SARS 的,我到飯店在打給妳好不好?掰。」開車前,他拿出韻如的隨身聽,他戴上耳機打開隨身聽聽著歌開車離開,一路上都是山路的下坡與轉彎,子維開得很快,想起以前三人的回憶,他悲傷的低著頭並稍微閉上眼睛,突然看到眼前有路障,發現時已來不及,他撞上並掉到山谷下,門被撞開,隨身聽掉了出來,原本音樂已停止,結果又突然開始運轉,聲音有點卡卡的,畫面帶到子維滿頭是血的倒在車子裡。

子維沉在水裡,穿著某某高中制服,突然他聽到伍佰的歌聲,上方有一道光,音樂聲突然卡卡,子維突然張開眼睛,發現自己在水裡,便奮力的往上方游去。畫面來到醫院,子維插著鼻管醒來,瀏海跟之前不一樣,一旁的媽媽說:「詮勝!醒來就好。」子維把鼻管拔掉並問她:「妳剛叫我什麼?」詮勝媽媽回答說:「詮勝阿!」子維看著他手上的紙環上寫著「王詮勝」,他把身上的管子都拔掉,跑到鏡子前,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不可置信的說:「我是…王詮勝?」

2. 下集預告:

舅舅:「那件事情之後,所有的事情都變了,原來那時候她說的都是真的。」

詮勝:「只能說我曾經是李子維,我來到了 2010,變成了王詮勝,擁有了詮勝的記憶。」

舅舅:「如果我那時候認真的看待她所說的這些事情,我把它都當真的話,說不定可以阻止韻如發生這些事情。」

詮勝:「按照黃雨萱當年告訴我的話,和她考上同一所大學,和她再一次相遇。」

詮勝:「黃雨萱,我喜歡妳!」

 

3. 本集心得:

本集的重點整理如下:

1. 以前的陳韻如疑似醒來並擁有雨萱的記憶。

2. 俊傑知道子維畢業後要移民去加拿大,兩人因為這件事情吵架。

3. 俊傑告訴韻如子維喜歡她的事情。

4. 韻如告訴俊傑和子維她其實是黃雨萱,但兩人都不相信。

5. 蔡雯柔夥同其他兩位女同學偷拍韻如的照片,趁半夜貼在佈告欄,離開時她被班長抓走,隔天被同學發現死在座位上。

6. 韻如撞到班長,並發現他就是黃雨萱看的心理醫生。

7. 韻如發現子維的畫,跟雨萱看到詮勝的畫一模一樣。

8. 雨萱穿越回到 2019,她跑去唱片行問韻如舅舅,子維跟詮勝是不是同一個人?此時子維出面解釋。

9. 2003 年子維從加拿大回台,去監獄探視莫俊傑,但莫俊傑不給看,子維離開途中發生車禍。

10. 子維醒來,發現自己變成王詮勝。

這集可說是精彩刺激,高潮迭起,不過一開始片頭實在是讓人摸不著頭緒,到底陳韻如是在模仿雨萱,還是她原本就知道雨萱要說什麼?而 2019 年的雨萱為什麼又會跟 1998 年的子維一起在公園聊天?韻如後來從床上醒來,難道是因為片尾的雨萱回到 2019,所以真正的她才從床上醒來?從她打開日記本尋找那句話「他就是王詮勝」的時候可以看出,她也擁有雨萱的記憶,不過如果那段話還沒被寫上的話,代表雨萱之後還會再穿越回來,並寫上這段後之後又回去 2019,這邊沒有交代得很清楚,也許之後會比較明朗。

片頭曲唱完之後,又回到上一集的結尾處,子維鼓起勇氣告訴俊傑他喜歡上韻如的事情,因為他已經無法克制自己的感情,俊傑應該要很驚訝,但是卻沒有,因為他早已發現,而且卻沒有很生氣,可能是因為韻如已經不是他所喜歡的樣子,只是當他問子維打算怎麼做的時候,子維竟然說什麼都不做,因為他要去加拿大了,這讓俊傑很生氣,讓人覺得詭異的是,他生氣的點並不是好朋友離開他要去加拿大,而是子維要去加拿大了還讓陳韻如喜歡上他,這算哪門子的好朋友?而且陳韻如喜歡誰,子維是可以控制嗎?子維又不是故意去勾引陳韻如的,覺得俊傑這樣的說法有點牽強。

其實看起來李子維把莫俊傑當最好的朋友,但莫俊傑並不然,他心中的第一順位是陳韻如,他故意把子維喜歡韻如的事情告訴韻如,不知道是在幫他的好友,還是只是故意想整他,但是當俊傑發現韻如原來也知道子維要移民的事情,他更生氣了,也許氣的是,明明韻如就知道子維要離開,為什麼還要喜歡上他?重點是這關俊傑什麼事啊?人家也可以談遠距離戀愛啊!而俊傑以為韻如是因為子維才會變成另外一個人的樣子,可不可以不要再腦補了啊!逼的韻如只好把她是雨萱的事情說出來,結果兩個人卻都不相信,這也是不意外,不過兩人也因此合好。

蔡雯柔等三位同學偷貼照片的事情,才發現原來之前把照片放在韻如抽屜的就是她們三個做的好事,原來跟兇手一點關係都沒有,難怪他們去問店家都問不出什麼,因為他們原本認為是男生做的。蔡雯柔還真大膽,敢一個人待在黑漆漆的學校等,要是我就跟去。班長也很奇怪,為什麼晚上還留在學校,難道他一直在觀察她們三個?那些照片不可能拍到他,他看起來既忌妒又生氣,一定是不想讓陳韻如的身體被其他人看到,但有需要殺了人嗎?這樣不是更容易曝光?如果雨萱沒有回到過去改變這一切,會不會蔡雯柔就不用死了?

可是如果雨萱沒有回去認識子維的話,子維要怎麼穿越到未來認識雨萱?所以雨萱一定是要回去的沒錯,但是過去的韻如還是死了,代表雨萱還沒改變過去?如果雨萱讓韻如逃過一劫,是不是子維就不會穿越來認識雨萱了?這些越想越頭大,還是等劇情發展好了。韻如撞到班長的時候,還以為她想起了案發現場的人,沒想到她是想到雨萱看的心理醫生,而班長似乎也嚇到了,他以為韻如認出他,還好韻如說她認錯人,不然也許她在小年夜之前就被幹掉了。

案發現場其實有點神奇,蔡雯柔看起來並沒有滿臉是血,但是其他同學卻說她死得很慘,而且有人在教室死掉,不是停課一天就可以解決的吧!誰還敢在那個教室上課啊!另外兩個女生也很白癡,看到韻如就嚇到逃跑,那麼明顯當然會讓韻如起疑,而且又在廁所討論那麼大聲,都不怕別人聽到喔!那兩個女生前一天晚上發現沒找到蔡雯柔,不會打電話聯絡嗎?也太放心了吧!班長用美工刀殺人,也算是很厲害,而且還可以搬到教室,知道她坐哪個座位,並把路上的血跡都擦乾淨,這麼高調,真的不怕被發現?學校難道都沒監視器嗎?楊警長不知為何看到韻如他們三人覺得可疑,奇怪了難道他們三人長得像殺人犯嗎?還是她只是聯想到可能跟上次韻如被襲擊的事情有關,想找他們詢問而已?

他們三人在子維家討論的時候,俊傑感覺完全猜到班長的心聲,讓人覺得有點可怕,畢竟他也有點像跟蹤狂,並且痴心的喜歡陳韻如,只是他沒那麼變態就是了,只是會讓人想到,該不會韻如被殺,有可能是俊傑幹的?因為由愛生恨?不過這時俊傑刻意先離開讓子維跟韻如獨處,其實是有點體貼的行為,還是說他看不下去兩人甜蜜蜜的互相喜歡?但因為這樣,韻如看到子維的話才終於發現並肯定李子維和王詮勝就是同一個人,當她還在震驚的時候,居然回到了 2019!回去 1998 的方法是坐著聽隨身聽睡著,難道回去的方法就是震驚嗎?

上一次穿越過了很久,結果只在車上睡了幾小時,這次穿越感覺沒有很久,但是卻過了一整天,不知道時間點怎麼算的,難道這幾個小時,兩人交換身體,真正的韻如都在雨萱體內,也就是在那個房子裡睡覺?雨萱醒來後,不管三七二十一,她一定很討厭昆布把她叫醒,因為她很想問子維到底跟詮勝什麼關係,結果卻回來了,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韻如舅舅,於是她衝去咖啡館問舅舅,但她搞錯了,她以為是詮勝穿越回去變成李子維,其實是子維穿越到未來變成詮勝,舅舅可能因為子維說要保密的關係都不回答,沒想到子維竟然自己出面了,也許他覺得真相再也瞞不住了,這個時候非常好奇當時子維所在的 1998 年後來發生什麼事了?

子維出現後,一跛一跛的走過來,雨萱一直打量他,因為跟記憶中的詮勝不太一樣,但又是詮勝的臉,而詮勝又跟子維是同一個人,她不禁哭了並問他到底是李子維還是王詮勝?其實很明顯是李子維,因為王詮勝不可能一下子變那麼老又近視加跛腳,此時非常期待子維的回答,沒想到他則是悲傷的不發一語。接著畫面就來到了 2003 的李子維,原本以為子維是在韻如死後就穿越了,沒想到,他還去了加拿大,過了五年後回來才穿越,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子維付詮勝的手機費用的是加拿大的帳戶,如果子維在韻如死後就穿越了,那他不可能去加拿大,只能猜測是詮勝死後他又回去原本的身體,並且移民到加拿大。

2003 年還沒有高鐵,而且正值SARS,子維很拚直接從機場租車到台南,租車單上、他自己的簽名以及跟店員的對話都可以確認這個人是子維,從加拿大念書時趁暑假回台,但回台的原因是什麼?他首先先去監獄探監,結果受刑人說不想看到他,此時有猜到這個人是莫俊傑,因為如果是班長,子維不可能去探監,而且班長在 2019 年變成心理醫師,代表班長根本沒入獄,子維買了監獄用品送給受刑人,從購買單上可以確認受刑人的確是俊傑,究竟為什麼俊傑被關了?為什麼他不想看到子維?這個時空的韻如應該已經死了,難道是因為俊傑是殺死韻如的兇手?但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 2019 年的舅舅沒有提到?也有可能俊傑是被班長栽贓,因上一次的助聽器感覺也是班長栽贓給他,但是子維跟舅舅都相信俊傑不是殺人兇手,所以子維才會去看他,舅舅也沒有在未來提起這件事。

還是說,俊傑是因為其他的事情入獄?被誤認為是殺死蔡雯柔的兇手?班長又用助聽器這招來栽贓嗎?但是在子維的那個時空,不知道蔡雯柔死了沒,未來是否跟著雨萱的影響而改變?韻如應該已經死了,因為子維回來的時候心情不好,而且還帶著韻如的隨身聽,從監獄離開時,他也聽著隨身聽邊開車,不知道是不是隨身聽的效果,導致子維似乎眼睛快閉上了,而造成車禍,這邊其實不太合理,為什麼他下坡不減速,而且怎麼突然間出現一個路障標示,哪有人放在下坡路段啦!根本就是絕命終結站吧!而隨身聽有點可怕,應該已經摔壞了,結果突然又開始斷斷續續的唱,跟雨萱穿越的時候一樣,然後車子已經摔成這樣了,子維竟然還可以戴著耳機。

接著看到子維沉到水裡,穿著某高中的制服,雖然看不清楚,但很明顯不是鳳南高中,突然間他醒來了,發現自己在水裡,所以奮力往上游,跟雨萱一樣,子維醒來時也在醫院,旁邊的人叫他詮勝,手環上也是詮勝的名字,更可怕的是他變年輕了還有瀏海,他發現他穿越到未來變成王詮勝了,震驚不已,此時他才確信韻如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看到有別人討論說原本的詮勝是在水裡自殺,結果剛好子維穿越過來,所以畫面才會帶到子維在水裡,但是為什麼會安排子維這個時候穿越過來?難道是為了讓他跟雨萱相遇?這一切都是命中註定嗎?為什麼要選在 2010 年?

其實子維還滿辛苦的,經歷過雨萱離開過一次後 (從1998穿越回2019),韻如死掉,接著自己出車禍,穿越到王詮勝的身體,要求婚時又遇到空難又下落不明,命運到底是在幫他還是在整他?但是可以說在他穿越到王詮勝跟雨萱相處的這段時間裡,他過得很開心幸福,其實雨萱也滿可憐的,莫名被一個男生纏上,並且瘋狂地愛上他,又突然失去了他,人生少了重心時,又安排她回到 1998 與子維相遇,這一切環環相扣,讓人看得有點霧煞煞,如果到目前還搞不清楚的人,建議可以看官網這段影片,時空背景都講解的很清楚唷!

4. 預告心得:

舅舅指的”那件事情”,不知道是說哪件事情?為什麼那件事情以後一切事情都變了,難道是指韻如死掉的事情?此時他才發現韻如說的都是真的?而畫面中有拍到韻如倒在地上,有一個人滿手是血地拿著疑似凶器的碎玻璃,這個人是誰?難道是俊傑?還是班長?抑或是子維呢?接著變成詮勝的子維跑去找韻如舅舅,並跟他說他穿越的事情,想當然舅舅可能不太相信,但經過韻如真的死掉的事情之後,舅舅相信了,並幫助子維,舅舅還說如果他當初相信韻如說的話,或許韻如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了,代表就算雨萱穿越了韻如還是會死掉嗎?難道雨萱無法改變過去?不過雨萱一定還會再次穿越,也許那次就是關鍵,因為她還沒在日記本上寫上「他就是王詮勝」這句話。

其實雨萱應該要在 2019 年多找一些當時的資訊,才好推測兇手,比如說報紙,問舅舅當時發生的事情,俊傑後來去哪了,或是找到韻如的媽媽跟弟弟,問清楚詳細狀況才對,但舅舅卻什麼都不說,就要雨萱去救韻如,實在有點強人所難,加上沒人相信她,所以她應該準備的更完善再回去才對,經過了兩次的穿越之後,她應該已經確定要如何穿越且如何回來,所以下次也許就能讓其他人相信她並找到兇手。

不過下一集,感覺主軸在講子維穿越到詮勝身上的事情,子維從當時在 1998 年雨萱變成韻如所說的那些話,找到雨萱本人所在的學校,並跟她考上同一組大學,其實這邊有點唬爛,最好是他還記得五年前這些詳細的事情啦!而且 2003 年的網路竟然可以找到雨萱本人,也有點牽強,當時臉書應該還沒有盛行,人肉搜索應該沒那麼簡單,但是子維還是不顧一切找到雨萱,並且跟她告白。其實他在跟雨萱解釋那幅畫的時候就有點故意,如果真的貼心的男朋友,並不會故意把以前喜歡的人講的那麼美好讓女友吃醋,結果他因為知道是同一個人才這樣說的,雨萱也沒發現那個人就是她,因為當時她還沒穿越,現在想起來應該覺得自己對自己吃醋是很蠢的一件事情吧!非常期待下一集,希望能有更驚人的劇情出現。

 

※以上心得皆是個人觀感,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想見你 FB 官方粉絲團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偶爾一起暴飲暴食再偶爾一起節食減肥,最沒恆心與毅力但一路走來也持續減肥了好幾次,我們重量不重質,所以完全沒有效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