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想見你』第 8 集詳細劇情、心得 – 有些喜歡能夠穿越時間,依然來到你面前

看第 8 集劇情介紹

第 8 集劇情、心得:

1. 有雷劇情介紹

2. 下集預告

3. 本集心得

4. 預告心得

1. 第 8 集劇情介紹 —「有些喜歡能夠穿越時間,依然來到你面前。」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片頭一開始詮勝穿著宜東高中的制服在騎腳踏車,背景音樂是五月天的「擁抱」,他吃早餐時,發現一個班上的男同學 A 也在騎腳踏車,於是買了早餐追上他,到學校的時候,他把早餐給了男同學 A,對方微笑表達感謝。詮勝看著男同學 A 打籃球並幫他加油,打完後,他拿毛巾給男同學 A,此時詮勝對男同學 A 告白了,男同學 A 聽完後丟下毛巾就走了。詮勝剛上完廁所,突然一群男同學進來欺負他,說他是死同性戀、臭娘炮跟人妖,接著他喜歡的男同學 A 出現,男同學 A 把他推倒在地上,並跟詮勝說:「以後離我遠一點,噁心!」詮勝突然衝上前去強吻男同學 A ,被男同學 A 推開後,詮勝說:「喜歡你,很噁心嗎?」接著詮勝被男同學 A 揍一拳倒在地上,大夥離去。詮勝來到了海邊,他拿下耳機,往海裡走去,他心想:「希望有一天,這個世界會變的不一樣,不管我喜歡誰,都不再奇怪。」

子維在夜晚匆匆忙忙地爬上一個很像廢棄房子的樓梯,抵達現場時發現韻如倒在地上,腹部有刀傷,地上滿滿的血,俊傑坐在旁邊拿個一片沾血的玻璃碎片,很傷心地看著韻如,並抬頭看子維。變成詮勝的子維從夢中醒來,餘悸猶存,他打開皮包看著王詮勝的身分證,他想起雨萱說的,發現穿越的這一切都是真的,月曆上寫著現在是 2010 年 10 月。詮勝跟爸媽打招呼之後就出門了,媽媽很擔心詮勝的狀況,但爸爸說:「詮勝說溺水只是意外,不要疑神疑鬼的。」但媽媽還是覺得那不可能是意外。

詮勝來到宜蘭礁溪的四城車站,準備搭火車到台南去,他回到台南的第一個地點就是 32 唱片行,當時的回憶歷歷在目,後方韻如舅舅突然出現並叫他:「李子維!」舅舅靠近時疑惑的問說:「你是李子維嗎?」詮勝開心的叫他:「文磊叔」兩人進到唱片行,已佈滿了灰塵,舅舅說:「你剛剛說你不是我所認識的李子維,而是王詮勝?」詮勝說:「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耶!只能說我曾經是李子維,但我現在的身分是王詮勝,就是黃雨萱死去的那個男朋友。我知道這個很難讓人相信啦!但自從那次車禍我醒來後,我就發現我來到了 2010 變成了王詮勝,就像當時的雨萱一樣。雨萱擁有的韻如的記憶,而我擁有了詮勝的記憶,我是王詮勝,但…我又不是王詮勝。」

舅舅聽完嘆了一口氣說:「原來那時候她說的都是真的,她不是陳韻如,她真的是另外一個人。」詮勝說:「如果不是這些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應該也很難相信,當時她說的那些荒謬的話全都是真的。不過文磊叔,這些年你過的好嗎?」舅舅回:「也沒有什麼好不好啦!就像你看到的阿,那件事情之後,所有的事情都變了,環境也變了,沒有人聽唱片啦!所以生意也快做不下去,後來跟朋友去台北開了咖啡店。我今天是回來整理一些東西帶上去,所以才特地下來台南,結果沒想到遇到了你。」

詮勝說:「果然耶!她說的一切都是真的。」舅舅說:「我也沒有想過我會開咖啡店,要不是她那個時候每天跟我說我會在台北開咖啡店,一直給我洗腦,不然我真的沒有可能會這麼做。」詮勝問韻如的媽媽跟思源過的還好嗎?舅舅說韻如媽媽兩年前再婚了,夫妻一起經營火鍋店,過的還不錯,思源則是經過那件事之後變成熟了,開始認真念書,現在在竹科上班,過一陣子要結婚了。舅舅說:「時間過得很快,一分一秒的把我們往前推走,表面上看起來大家都放下韻如的事情,繼續過日子,沒有人再提起韻如,但是我想,不提不代表已經放下,應該是不敢提起吧!」

舅舅悲傷的說:「其實我心裡面很愧疚,如果我當初真的認真看待她所說的這些事情,都當真的話,也許可以阻止韻如發生這些事情!」詮勝叫舅舅不要太自責,舅舅問他還有沒有其他事想問?詮勝問他子維從 2003 年那場車禍後,變成什麼樣了?舅舅說:「你在那場車禍之後就陷入昏迷,沒有再起來,醫生的判定是已經成為植物人,然後據我所知,你父母為了照顧你,後來就把你接回加拿大。」詮勝繼續問莫俊傑後來怎麼了?但沒聽到舅舅的回答。

詮勝來到鳳南高中,打了一下籃球後,走到以前班上的教室裡坐著,他看著俊傑當初坐的位子,想起以前的回憶,忍不住哭了。晚上詮勝用電腦在痞客邦上找到了黃雨萱的部落格,看著她的照片微笑著。詮勝來到了台北的 32 咖啡館,舅舅看到他開心的叫:「李子維」詮勝說:「文磊叔,你忘了嗎?我不是李子維,我是王詮勝。」舅舅問他怎麼特地跑到台北,詮勝說希望舅舅可以幫他在台北找房子住。舅舅問他:「你現在打算怎麼做?」詮勝說:「當年的黃雨萱曾經告訴我,如果有一天她走了,叫我千萬不要難過,因為這不是我們之間的結束,而是開始。起初我並不太明白她這句話的意思,但現在我好像聽懂了。」

舅舅說:「但我聽不太懂這什麼意思?」詮勝說:「我想以王詮勝的身分,按照當年黃雨萱告訴我的話,跟她考上同一所大學,和她再一次相遇。循著這個軌跡,讓未來的我成為 2019 年那個黃雨萱的過去,然後試著去改變 1999 年 2 月 14 號那一天所發生的事情。」詮勝離開時,舅舅給了他一個盒子,裡面是當年雨萱變成韻如時,所留下來的東西,舅舅本來想說如果韻如說的話是真的,等未來某天黃雨萱來找他時就可以交給她,但現在他覺得給詮勝保管比較好,詮勝說好便收下。接著詮勝跑到雨萱學校門口,但是卻找不到她,甚至還認錯人,正當他失望之際,雨萱跟另外兩位同學突然從轉角出現,詮勝瞪大著眼睛笑開懷的一直盯著雨萱看,可惜雨萱完全沒有看他就直接走過去。

詮勝嘆了一口氣,又回到了宜蘭,他在車站等車時,打開舅舅給他的盒子,裡面是李子維、莫俊傑還有陳韻如的照片,回憶又湧上心頭。詮勝離開家裡打算到台北住並重考,媽媽很不放心,爸爸說讓他去闖一下沒關係,詮勝說他想唸美術相關的科系,學校也在台北,早點適應台北生活比較好,媽媽怕他受不了挫折又想不開,詮勝抱住媽媽說:「媽,我向妳保證,我再也不會做出讓妳難過的事情,相信我,我跟以前不一樣了,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王詮勝。」他也抱了爸爸,並叫爸好好照顧自己跟媽。

詮勝帶著行李來到了 32 咖啡館,舅舅帶他到一個房間,並說詮勝住在咖啡廳樓上,不僅省了房租,還可以互相照應,又可以準備明年的考試。詮勝打開音響播放伍佰的音樂,並把韻如盒子裡的照片貼在牆上跟書桌上。他努力補習、念書、畫畫,並在咖啡店打工,突然遇到雨萱來買咖啡,原本邊念書邊打工很煩的詮勝,看到雨萱心情超好且看得出神,他泡咖啡時很緊張並一直偷看雨萱,把咖啡拿到雨萱手上,碰到手的時候捨不得放開,還一直叮嚀她:「小心燙喔!」

詮勝在美術教室裡,想像著韻如當年在雨中奔跑的場景,他又畫出了當年子維畫的那幅畫。詮勝心想:「這世界上,沒有平白無故的奇蹟,我知道現在發生的一切,是上天給我的第二次機會,那時候說不出口的話,這一次我一定要親口告訴妳,我絕對絕對不會再錯過了。」此時回憶浮上腦海,當年變成韻如的雨萱在雨中揮手叫他走啦!結果卻突然憂傷的回頭走掉,子維衝上前去抓住她的手,抱住她並說:「黃雨萱,我喜歡妳。」兩人在雨中擁吻。

在 32 咖啡館裡,舅舅心想今天是詮勝的放榜日期,怎麼還沒看到人,突然詮勝衝了進來,抱著舅舅開心的說他考上跟雨萱同一所大學,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去找她了。舅舅也被詮勝的開心傳染,說今天客人喝的全算他的。詮勝在鏡子前換了多套衣服,並且思考著第一次跟雨萱正式見面要說什麼,他對自己說加油後,開心的來到了學校,他問一個同學視傳系在哪?問完之後順便問了國貿系在哪。

詮勝開心的跑到了國貿系,卻遍尋不著黃雨萱,終於他發現了在路上走著的雨萱,他衝過去雨萱旁邊拍了她的肩膀,雨萱回頭問:「有事嗎?」詮勝支支吾吾的說:「不好意思,我是今年的新生啦!我想要到那個視傳系的教學大樓,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走耶!」雨萱說:「視傳系離這邊很遠耶!你怎麼會跑到這裡來啊?」詮勝說自己方向感不太好,雨萱認真的跟他說怎麼走,結果詮勝根本都沒在聽,一直看著雨萱,雨萱問他有在聽嗎?詮勝說有,但他記不起來,請她再說一次,結果雨萱就說她要去圖書館的路上,可以順路直接帶他過去,詮勝聽到超開心的。

走在路上,兩人的對話:「學姊,請問妳叫什麼名字?」「我叫黃雨萱,那學弟你叫什麼名字?」「我叫王詮勝,言字旁的詮,勝利的勝」「王詮勝學弟,請問考上我們學校有這麼開心嗎?」「為什麼這樣問?」「這一路上我看你都一直笑的很開心的樣子啊!」「我是很開心可以考上這間學校沒有錯啦!但是真正讓我開心的是因為妳。」「因為我?為什麼啊?」「我的意思是說,要不是學姊幫我帶路,我現在可能還在迷路中嘛!來學校的第一天能夠遇到像學姊這麼好的人,我覺得很幸運。」「學弟你真的很客套耶!我真的是順便而已,你不要放心上啦!」接著雨萱便走了。

詮勝看著雨萱離開覺得很洩氣,突然間,他往圖書館的方向衝去,找到雨萱並大喊:「黃雨萱,我喜歡妳!」「蛤?」「我說,我喜歡妳」「你在說什麼啊?我們好像才剛認識沒有多久吧?」「我喜歡妳,跟我們認識多久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打從第一次見到妳,我就確定,我喜歡妳,因為早在妳認識我之前,我就已經深深喜歡上妳了。」此時詮勝已經走到雨萱面前,雨萱舉起手擋住詮勝說:「等一下,學弟,你現在是在跟我告白嗎?」「對阿!黃雨萱,我想跟妳在一起。」「哇!你有病啊!我只知道你叫什麼名字,我根本就不認識你。」「那是現在不認識啊!我們讀同一所大學,以後有很多時間可以認識對方啊!對吧?」「那不是重點,重點是就算你要跟女生搭訕,至少也先說從朋友開始當起吧!哪有人像你這樣,隨便抓一個女生就過來告白?」「我哪有隨便啊?我很認真耶!」

「我知道妳現在不可能會喜歡上我,但是妳相信我,只要妳給我一個機會,我保證有一天,妳一定會喜歡上我的。」「哇塞,我沒有碰過像你這麼不要臉的人耶!」「我沒有不要臉啊!我只是先把未來的事先說給妳聽而已啊!」「隨便你!不過我要告訴你一件事,你永遠都不會有這個機會。」「為什麼?」「因為我已經有男朋友了。」「妳有男朋友了?!」「嗯,我有男朋友了,而且就算我沒有男朋友,我也不會喜歡上你好嘛!」「不可能啊!妳怎麼可能會有男朋友?」「你什麼意思啊?!什麼叫做我不會有男朋友?」「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知道了,一定是我剛剛說的話太突然,讓妳一時之間無法接受,所以妳才隨便掰一個理由,說有男朋友來敷衍我,對不對?沒關係,從朋友開始我也 OK 的。」

此時一個男生出現說:「雨萱,妳在這邊幹嘛?我們不是約圖書館嗎?」雨萱說:「學長,這個學弟迷路了,我剛剛幫他帶路,對不起啦!你有等很久嗎?」學長說:「是還好啦!等不到妳有點擔心,就下來看看,想說打電話給妳,電話都還沒通就看到妳了。」雨萱摟著學長,並對著詮勝說:「學弟,這就是我男朋友。」學長說:「你好,學弟,國貿系,杜齊閔。」詮勝看著他們很不是滋味,兩人走了,詮勝傻眼又沮喪的慢慢走回去視傳系報到。突然系上一個同學問他是不是讀宜蘭的宜東高中?詮勝說對啊!同學說難怪那麼眼熟,還問詮勝也重考嗎?他說他是三年七班的陳財裕,但詮勝說他不記得了。

陳財裕說他在奇摩交友認識了一個國貿系的妹子,叫他晚上一起去吃飯,詮勝本來拒絕,但他聽到國貿系,便答應了。聯誼的時候,詮勝問對方認不認識二年級的學姐黃雨萱?對方三個一年級新生都說不認識,不過她們三個說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杜齊閔學長」,說他超帥,還聽說他已經死會了,詮勝聽到差點暈倒,暗自罵著「死肚臍」。接著陳財裕說要加點肉,結果竟然是黃雨萱來幫他們點餐,雨萱看到詮勝嚇了一跳問:「你怎麼會在這裡啊?」黃雨萱聽到學妹說是交友網站認識的,便說:「學妹,我知道認識新朋友很好,但是一定要小心,那種到處亂把妹的男生,上一秒說喜歡妳,下一秒就跟別的女生網聚,還是離遠一點比較好啦!」詮勝被誤會,藉機跑到廁所,很後悔來參加聯誼,從廁所出來後,又遇到雨萱,他想要解釋,雨萱說這些跟她沒關係,還說:「以後叫我學姐就好,不要叫我名字,跟你又不是很熟。」

吃完飯後詮勝在門口等,陳財裕跟他說,學姊不理他很正常,因為大一男生只是鐵的等級,而大二女生是鍍銀等級,詮勝叫他不要囉嗦趕快走,接著他們看到黃雨萱下班,詮勝正要走去找雨萱的時候,突然看到學長來接雨萱,只好目送他們甜蜜蜜的離開,詮勝暗自罵說「臭肚爛閔」,財裕說:「人家有男友,別妄想了。」詮勝騎車回家的路上,彷彿到處在找雨萱,後來找到雨萱跟學長兩人甜蜜的在吃宵夜,他失望的騎回家。

詮勝喝醉並跟舅舅訴苦:「你知道嗎?在今天之前我一直以為,我能來到這裡,能再見到黃雨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可是我錯了,我到現在才終於徹底的體會到黃雨萱當時變成陳韻如的心情,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可是卻完全認不得我,看不到我對她的思念,她也聽不到我心裡面想要跟她講的話,那些讓我深深喜歡上她,一直支撐著我走到現在的那些回憶,都不存在在她的心中,這樣的感覺,真的好難受。」「黃雨萱怎麼可以這樣啊!怎麼可以丟下我自己跑去交男朋友,太過分了吧!」

舅舅笑了並問:「難道黃雨萱在之前都沒有跟你說過,在她認識王詮勝之前有交男朋友的事情?」詮勝說:「完全沒有阿!她只跟我說,她多喜歡王詮勝,王詮勝對她多好,其他的事情完全都沒有提啊!」突然詮勝想到之前變成韻如的雨萱說的話:「自從他離開以後,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還是當作他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子維問:「既然妳這麼難過,為什麼不把他給忘了?如果忘不了也沒關係啦!交給我吧!」子維問韻如到底要怎麼做,未來的雨萱才會喜歡上他?韻如說:「應該很難吧!雖然你跟王詮勝長的很像,可是你又不是他,所以我覺得不管怎麼樣,我應該不會喜歡你吧!除非,你跟他一樣,又有耐心又體貼,說不定還有一點機會。」

子維問她怎樣才叫做有耐心跟體貼?韻如說:「比起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然後死纏爛打,如果是王詮勝的話,他會想辦法製造一些讓我們可以自然相處的機會,也不會讓人家覺得有壓力,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啊!他很懂得保持一個讓女生覺得體貼的距離。」詮勝想到這些話,笑著對舅舅說:「我剛想到了!其實黃雨萱並不是什麼都沒跟我講,她其實早就把一切告訴我了。」隔天早上雨萱上通識課的時候,看到王詮勝跟陳財裕,她問王詮勝為什麼在這?是不是跟她選同一堂通識課?詮勝說:「學姊,這堂通識課又不是只有你們大二可以修,我們大一也可以啊!還有學姊,我好像沒有跟妳很熟耶!以後不要隨便叫我名字,叫我學弟就可以了。」

雨萱氣的說:「沒關係,我懶的理你。」旁邊的同學問:「你們認識喔?」詮勝說認識,雨萱說不認識,詮勝接著說:「開學的第一天我不小心迷路了,幸好有這位學姊帶路,不然我差一點就趕不上我的新生報到。」其他兩個女學姊紛紛起鬨,接著他轉頭跟昆布學姊說:「學姊,我覺得妳的頭髮真的燙的很好。」昆布馬上過來跟他聊天,詮勝說:「因為我從宜蘭上來,我都不知道去哪燙頭髮或剪頭髮?」另一個女學姊馬上過來說:「等下,你是宜蘭人喔?我也是耶!」看著詮勝跟自己的朋友聊開,雨萱很不爽的自己走到座位上坐著。

上完課的時候雨萱走很快,昆布叫住她說一起吃飯,雨萱說:「吃妳的頭啦!妳們這兩個見色忘友的。」另一個學姊叫雨萱不要生氣,還說等下她要請雨萱吃飯,雨萱點頭了,結果那學姊看到詮勝跟財裕就叫住他們,說要帶他們去吃好吃的,雨萱問:「他們兩個也要去?那妳們自己去吃啦!我不去了。」雨萱氣噗噗的離開。晚上雨萱打工的時候,店長叫她帶新人,結果新人竟然是王詮勝,雨萱把詮勝叫到外面,問他說:「現在到底怎麼回事?你選修跟我同一堂課就算了,來這邊打工不是意外了吧?」詮勝說:「學姊,妳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不過是跟學姊妳的朋友,也就是我認識的兩個新朋友,問說哪邊可以打工,她們就說我可以來這邊阿!」

雨萱說:「你說話注意一點喔!她們是我的朋友,不是你的朋友!你不要跟我耍嘴皮,我明明跟你說過我有男朋友了!為什麼還要纏著我啊?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我會覺得很困擾?」「我不懂學姊妳為什麼要困擾耶?我是跟妳告白過沒有錯啊!但在妳跟我說妳有男朋友之後,我就沒有再提說我喜歡妳的事情啦!撇除掉跟妳選到同一堂通識課跟來這邊打工之外,我好像沒有做出任何算是纏上妳的事情吧?」「反正我就是覺得很不自然就對了啦!」「不自然?等一下,學姊,我承認我喜歡妳啦!但如果因為我喜歡妳,就刻意迴避妳,這樣反而更不自然吧?」

「你少出現在我面前!」「我知道了!還是說,學姊會這麼困擾是因為,妳對我有著其他不能說出來的想法?所以我的存在會讓有男朋友的妳感到困擾?」「我拜託你少自戀了!我對你是絕對不可能有什麼不能說出口的想法!」「那就好啦!如果沒有的話,我不懂學姊為什麼要困擾?妳放心啦!我很上道的,我會跟妳保持很安全的距離,不會刻意接近妳,也不會刻意遠離妳,除非…」詮勝突然走到雨萱面前說:「有一天,妳開始對我有了不能說出口的想法,一種很特別的想法,那到時候,我就會很識相的,乖乖的,慢慢的,遠離妳,不會讓妳有感到困擾的機會。好啦!學姊,我今天第一天上班不能摸魚,如果等一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記得叫我喔!」雨萱氣到握拳頭。

晚上,舅舅跟子維講電話:「現在一切都跟你當初跟我說的一樣,他已經考上跟黃雨萱同一所大學,也已經碰到面了。」子維站在一棟老舊的房子二樓,掛上電話後他嘆了一口氣,帶著眼鏡的子維拿著拐杖走到旁邊,看著當時三人的照片。畫面突然來到俊傑出獄的時候,他走出門口時,看到子維拄著拐杖來見他,頭上還有傷疤,感到很驚訝,子維笑了,並眼眶泛淚的說:「嗨,好久不見。」

2. 下集預告:

俊傑:「為什麼可以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啊?那年死的不是只有陳韻如,還有你喜歡的那個她。」

子維:「是因為我相信,你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傷害陳韻如的事情。」

詮勝:「有些人很幸運,會有朋友適時的拉他們一把,但是有些人就沒有這麼幸運。」

詮勝:「就像這首歌一樣,會讓我一直想到,從很久以前,就一直住在我心裡的某個人。」

雨萱:「萬一哪一天我把你這些話當真了,怎麼辦?」

詮勝:「如果你當真了,我就永遠不會離開妳。」

 

3. 本集心得:

本集的重點整理如下:

1. 詮勝喜歡男生,因為被歧視所以決定跳海自殺,此時子維穿越到詮勝身上。

2. 子維在 1999 年衝到案發現場,發現俊傑握著有血的玻璃碎片,韻如死在旁邊。

3. 子維變成詮勝後跑回台南遇到韻如舅舅,舅舅說當時的子維變成植物人,被爸媽送到加拿大照顧。

4. 詮勝到台北韻如舅舅開的咖啡館住,並考到雨萱唸的大學。

5. 詮勝去系上跟雨萱告白,但雨萱說她已經有男朋友。

6. 詮勝跟雨萱選到同一堂通識課,並到雨萱打工的地方一起打工。

7. 舅舅跟子維通電話,並說一切都照著他說的話進行著。

8. 俊傑出獄的時候,子維去看他。

本集標題「有些喜歡能夠穿越時間,依然來到你面前」,不知講的是雨萱還是子維,其實兩個人應該都有,而有些喜歡是動詞還是名詞?有點令人困惑,總之,就是覺得穿越時間,還能見到對方,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一開始原本以為是子維在騎腳踏車,不過從制服跟髮型看起來,這個不是子維,而是詮勝,沒想到,詮勝竟然喜歡的是男生,而對方也似乎對詮勝也有意思,但沒想到當詮勝告白後,那人就不爽離開,還叫其他同學來霸凌詮勝,而詮勝也用強吻來反擊,這邊看的很爽,只可惜對方是男生,哈哈哈!其實劇情有點誇張,因為已經 2003 年了,大概在我高中的年代,學校裏面也有很多同性戀阿!且並不會被霸凌,因為別人不能接受就自殺,其實有點過了,不過終於知道詮勝為什麼會自殺了,原本以為詮勝也許跟以前的韻如有可能在一起,現在看起來沒機會了,因為他不喜歡女生。

片頭曲後,看到子維匆匆忙忙地跑上廢屋,沒想到韻如最後還是死了,髮型是雨萱穿越回去後的髮型,一旁的俊傑拿著沾血的玻璃片,似乎是他殺了韻如,所以上一集才會入獄。可是為什麼他要殺了韻如?真的是他殺的嗎?為什麼他會這麼難過?因為誤殺而自責?還是因為來不及救韻如才難過?如果真的是他殺了韻如,想必子維在上一集不會去探望俊傑,而是痛恨俊傑,所以應該不是俊傑殺了韻如,這段的疑點還是很多,畫面也很少,應該下一集才會解開。

接著詮勝醒來,原來這是子維的噩夢,不過應該是真的發生的事情,就像雨萱變成韻如的時候,也一直夢到以前的事,子維已經接受自己變成詮勝的事實,月曆上是 2010 年,此時原本的子維應該已經 29 歲,而詮勝則是 18 歲的高中生,住在宜蘭讀宜東高中,爸爸說詮勝的溺水只是意外,媽媽責怪爸爸對他太嚴苛,詮勝才會想不開,可見詮勝本人其實過的很壓抑,這邊想要偷偷說一下,詮勝的爸爸也長的太兇了吧!完全不像他生的。當子維變成詮勝後,一有機會就回到台南,去看以前待的地方到底變成什麼樣子,沒想到第一站的唱片行竟然就遇到了韻如舅舅,會不會太巧,還是說這一切其實不是巧合?而是刻意安排?

舅舅如果知道李子維變成植物人在加拿大休養的話,應該不會直接喊詮勝「李子維」,畢竟植物人不可能說醒就醒吧!所以也許事有蹊蹺,而詮勝告訴舅舅他是子維穿越過來的事情,舅舅其實沒有很驚訝,也沒有任何一絲不信任,彷彿他已經知道這些事情一樣,而舅舅說很後悔當初沒有聽韻如的話,不然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代表韻如真的已經死了,雨萱就算穿越回去,韻如還是死了,難怪過去真的無法改變嗎?就因為大家不相信她說的話?詮勝後來問了原本的子維出車禍後怎麼了,畢竟車禍後已經過了七年,舅舅說變成植物人,並且被父母接回加拿大住,詮勝問他那莫俊傑呢?此時舅舅卻沒有回答,可能是編劇刻意避開,但是從詮勝去到學校,拉開俊傑的椅子並哭了,猜測俊傑後來可能死了,也許是自殺,也許是他殺,個人覺得前者比較有可能。

詮勝從宜蘭跑到台北韻如舅舅開的 32 咖啡館,不過舅舅還是習慣性的叫他子維,而詮勝則一直提醒他自己是王詮勝,其實如果是我的話,我應該不會特別提醒,因為我就是李子維啊!詮勝說的雨萱當年講的那些話「這不是我們之間的結束,而是開始」,起初有點不太懂,為什麼雨萱會說這些話給子維聽,因為之前都沒演到這一段,後來想想應該是上次雨萱穿越回 2019 後,又再度穿越回去 1998 ,此時她已經知道,詮勝是子維穿越過來而跟她在一起的,所以她穿越過去時,才會跟子維說這些話,但是她為什麼不跟子維講清楚呢?也許是怕他不相信吧!畢竟當年沒有人相信雨萱的話,導致韻如死掉。

不過後來詮勝說的話有點奇怪「讓未來的我成為 2019 年那個黃雨萱的過去,然後試著去改變 1999 年 2 月 14 號那一天所發生的事情」如果是成為黃雨萱的過去,為什麼可以改變 1999 年 2月 14 號那天的事情?因為雨萱的穿越已經發生了啊!而他又要怎麼改變韻如的過去?感覺只有雨萱可以做到,他變成王詮勝時,隻字不提李子維的事情,要如何讓雨萱去改變韻如的過去?如果改變了過去,會不會子維就不會穿越,而雨萱也不會遇到王詮勝了?小小的改變其實對未來有著很大的影響,目前還沒看到有什麼影響,也許之後會演。

詮勝在網路上搜尋到黃雨萱的部落格,其實有點不合理,最好是這麼好找,又剛好知道要在痞客邦搜尋,當時最紅的應該是無名小站吧!而一般人在部落格也很少用本名,所以一切都不太合理,卻這麼幸運的讓詮勝找到,然後詮勝就跟變態一樣,跑去學校一直找雨萱,不知道是否命運的安排,還真的被他遇到,只是人家根本不認識他,且又在跟同學聊天,怎麼可能會理一個路邊微笑揮手的男人。後來詮勝跟父母道別,一個人來到台北,舅舅跟他說住在咖啡館裡最適合,而之前 2019 年的子維,想必也是住在這間房間。

詮勝住進來後,就把韻如留下來的照片全部貼在牆上,可能想讓自己更有動力考上黃雨萱的大學,但是感覺有點變態。接著他打工時,竟然遇到了黃雨萱,代表黃雨萱以前就曾經去過 32 咖啡館買過咖啡,但之前昆布跟她說她查到 32 咖啡館的時候,雨萱卻感覺不是很熟悉。而詮勝隱藏不住興奮的心情,一直不把咖啡給人家,有點像癡漢耶!其實可以趁機搭訕要電話啊!但他可能還沒想好要說什麼,此時見到雨萱開心的神情,感覺白目的子維又上身。

詮勝在教室裡想著當年韻如在雨中奔跑的畫面,於是再度畫出了子維畫的那幅畫,原本還以為詮勝的畫是子維的版本,沒想到是詮勝再製版,而詮勝技巧也變好了,難怪變成彩色的,此時很怪,當時的回憶竟然變了,沒有莫俊傑,只剩下子維跟韻如兩人,而韻如突然悲傷的回過頭,代表沒人相信她?還是因為她死了?子維此時鼓起勇氣衝上前去告白,兩人擁吻,這一段都是前面沒有演的,因此猜測是子維自己的幻想,他幻想如果能再重來一次,他要勇敢地對雨萱表達自己的心意。終於放榜了,詮勝果然不負眾望考上雨萱的學校,舅舅雖然覺得有需要這麼興奮嗎?但還是說店裡的客人他請客,但當時店裡根本沒什麼人啊!

新生報到當天,詮勝一直換著衣服,還把髮型變成子維的髮型,老實說,詮勝的造型我一直不是很喜歡,不是長袖配短褲加白長襪,就是七分的牛仔褲配白色長襪,很醜耶!他開心地衝到學校,並隨便問一個同學視傳系在哪,問完又問國貿系在哪,可看出詮勝跟雨萱是不同系,畢竟興趣不同,接著他又變態上身跑到國貿系去找人,最後還真的被他找到,一切都太巧了。雖然在鏡子前演練許久,但是真的遇到雨萱時,他還是說不出話,只好臨時說迷路了,沒想到好心的雨萱竟然說要順路直接帶他過去,如果對方是醜男的話應該不會這麼做吧!

最後當抵達視傳系的時候,雨萱不顧詮勝呼喊就離開了,而詮勝突然衝到圖書館跟雨萱告白那段,就跟黃雨萱之前形容的一模一樣,只是沒想到最後雨萱竟然說她有男朋友,這件事情雨萱之前都沒有提到過,為什麼?可能是不值一提?也許雨萱之後會因為某些原因而跟學長分開,然後跟詮勝在一起,也許是學長劈腿,或是做出其他傷害雨萱的事情,導致雨萱覺得學長的事情不想提起,且她一定會喜歡上王詮勝這樣的男人。

但是詮勝一開始的窮追猛打讓雨萱很反感,他雖然說了那些都是未來會發生的事情,但只會讓人覺得對方自信心爆棚而已,畢竟沒人會相信詮勝知道未來的發展。詮勝在聯誼時碰巧遇到雨萱被誤會之後,回家跟舅舅訴苦,卻突然想到雨萱其實早就跟他說過,詮勝當初是怎麼追她的,於是他恍然大悟,改變了他的攻勢,有點欲擒故縱的感覺,雖然還是讓人覺得很刻意,故意選同一堂通識課,故意在同個地方打工,但他都有理由說是巧合,這些都讓雨萱氣得牙癢癢的,雨萱可能覺得這個人其實滿帥的,可是她又有男朋友,不能隨便亂來,所以很困擾。可以看出詮勝說的那些話,其實讓雨萱有點心動,只是她又不能表現出來。

最後一幕最令人疑惑,為什麼舅舅會跟子維講電話?子維不是已經穿越到詮勝身體了嗎?為什麼還有另一個李子維?而舅舅果然早就知道了一切事情,難怪詮勝跟他講的時候,舅舅沒有太驚訝,而他原本見到詮勝時,也以為是子維,結果發現不是,因為年紀不符,代表舅舅早知道子維不是植物人了,而且他所在的地方不曉得是在哪的房子,可能已經在台灣了。畫面突然來到俊傑出獄的時候,子維拄著柺杖來看他,此時子維看起來比較年輕,代表是在 2010 年以前出獄的,而官方粉絲團有說兩人相隔九年才見面,推測是從 1999 年後的九年,也就是 2008 年俊傑出獄,不過如果真的殺人的話,會只關九年而已嗎?俊傑看著子維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是不覺得子維還會把他當好友,還是看到子維臉上的傷跟拐杖才驚訝?

而這段我事後想想,認為應該是變成詮勝的子維在 2010 年出事後,又回到 2003 年車禍後甦醒,所以舅舅說的植物人可能是騙人的,也有可能是子維在 2008 年之前就從植物人甦醒,然後帶著傷疤跟拐杖,在俊傑 2008 年出獄後先去看他,不過後來俊傑因為某原因死了,接著到了 2010年,子維跟韻如舅舅聯絡,並跟他說以前的子維會穿越到詮勝身體裡,希望舅舅可以幫詮勝,安排房子給他住,讓他專心考到雨萱的大學,所以這一切,都是子維本人在跟舅舅聯絡安排的,包括詮勝去台南遇到舅舅的事情也是安排好的,在 2003 年的子維穿越到 2010 詮勝的身體裡的時候,2010 年的子維還是活著,並關心著這一切,直到 2019 雨萱出事後,他還是一直關心著,這樣講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我是覺得還滿合理的,不過也要看接下來劇情發展才能確定。

4. 預告心得:

預告一開始很精采,似乎是子維見到俊傑後,俊傑問他為什麼可以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當年死的不是只有陳韻如,還有你喜歡的那個她,那個”她”指的應該是黃雨萱,可是黃雨萱並沒有死,而是穿越回去 2019 年了啊!所以子維當然不覺得怎樣。子維說他相信俊傑不會做出任何傷害韻如的事情,代表他覺得俊傑殺了韻如這件事,應該只是被誤會,因為預告片中俊傑抱著死掉的韻如大叫,感覺應該是案發之後,俊傑才趕到場,發現韻如死掉,很難過得大叫。可是很奇怪,場景跟第八集一開始子維跑到的廢屋不一樣,而是在樹林裡,難道是雨萱又改變了過去,導致發生了不一樣的結果?但是最後韻如還是死了,預告片中有拍到韻如的墳墓。

子維說:「有些人很幸運,會有朋友適時的拉他們一把,但是有些人就沒有這麼幸運」的時候,畫面拍到跛腳的子維衝到樓梯上大喊,並看著下方,感覺這一幕似乎是俊傑死掉的時候,難道俊傑是跳樓自殺?因為陳韻如死了傷心過度?還是因為他真的殺了陳韻如,所以畏罪自殺?抑或是俊傑其實也被真正殺死陳韻如的兇手殺掉?兇手還逍遙在外?據說下一集會有解答,非常期待。而雨萱在預告中,彷彿已經對詮勝的話動心,感覺不久後就會被追到手,不過以雨萱的個性,應該不可能劈腿,猜測應該是學長會提分手,或是學長劈腿之類的,詮勝實在太會撩妹了,哈哈!

 

※以上心得皆是個人觀感,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想見你 FB 官方粉絲團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偶爾一起暴飲暴食再偶爾一起節食減肥,最沒恆心與毅力但一路走來也持續減肥了好幾次,我們重量不重質,所以完全沒有效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