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THE KING : 永遠的君主』第 16 集(最終回)詳細劇情、心得、線上看 – 最終決戰

1 ~ 16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16 集劇情、心得:

1. 詳細劇情介紹

2. 本集心得

 

Netflix 線上看:

點選開始第 16 集線上看

1. 第 16 集詳細劇情 —「最終決戰」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大韓民國,太乙的爸爸倒完回收後 OS:「她何時才要回來啊?真是的。」接著突然收到簡訊:「爸,我今天到比較遠的地方埋伏。」爸爸 OS:「真是的。」露娜站在旁邊偷看著太乙爸爸後,收到回訊:「一定要抓到壞人,並記得按時吃飯,爸一切安好。」露娜回訊:「我再跟你聯絡,爸。」露娜很虛弱地離開。鉉旻一個人在廢棄大樓裡,邊想著太乙邊哭泣。竹林裡,太乙拿著槍指著李霖:「走。」兩人進去了時空之門。

大韓帝國,1994 年,謀反之夜,曹影來到後門把李丞軒弄暈並拖到一旁,李袞撿起了李丞軒的槍,曹影:「請下令,我會在前面開道。」「逆賊約 20 分後會抵達這道後門,阿影,你就在此封住李霖的退路,一發現就即刻射殺全員。」「陛下的意思是要獨自進入天尊庫嗎?」「萬一我在天尊庫失手了,你也務必要射殺逆賊李霖。」「陛下,你現在在盤算什麼?你該不會…不行,絕對不可以。」「這是我最後的命令。」「很抱歉,陛下,我必須前往天尊庫,我得守護我的君主,那是我的職責。」「不行,阿影,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我也是如此,這是我能守護陛下的最後機會了,我希望一切的發展都能如同那一夜,請永保安康,陛下。」說完曹影跑往天尊庫。

李袞 OS:「是從哪裡開始改變的?越美麗的算式就越簡單,今夜的我,並不是一個人,我們尚未抵達我們的目的地。」李袞把四寅劍放在後門後,奔向天尊庫。時空之門內,太乙搶走了息笛,李霖:「所以妳打算怎麼做?」「當然是等待,直到李袞回到過去阻止你,讓世界恢復原狀為止,如果李袞失敗了,我就會阻止你。」太乙舉槍指向李霖,李霖:「要是我姪子讓世界恢復原狀,妳對他所有的記憶都會消失。」「所以我的心很痛,那些美好的回憶都只留存在我的心中。」太乙準備扣下板機,李霖笑了:「妳在這裡無法開槍,萬物在這裡都是停滯狀態。」「這很難說,也許只是還沒有人在這裡開過槍。」

天尊庫內,滿腳是血的小李袞邊哭泣邊撿起地上的四寅劍,李霖:「你以為你能用那個砍傷我嗎?」「我要放手一搏!」劉慶茂走向前,拿著槍指著小李袞的後腦勺:「請下令。」李霖:「殺了他。」突然間穹頂玻璃被打破,小李袞的四寅劍掉在地上,他用手護著頭,李霖的手則是被玻璃割傷,息笛掉到地上,小李袞逃跑,曹影跟李袞現身,帥氣的開槍,曹影突然中彈,劉慶茂為了保護李霖而中彈身亡,李霖撿起了完整的息笛,此時在李袞口袋中的半截息笛化作灰燼。時空之門裡,太乙手上的半截息笛也化成灰,李霖:「息笛為什麼…我得到了一整支息笛,我終於得到完整的息笛!」天尊庫內,李霖拿著息笛準備離開,李袞追上去,受傷的曹影邊抱著小李袞邊幫忙保護大李袞,李袞看了曹影一眼,點頭後離開。

時空之門內,李霖:「我的消失了,就代表我姪子手上的半截息笛也不復存在,該怎麼辦?李袞永遠回不來了,妳和我會永遠被困在這裡。」李袞跑到後門,發現門已經打開,李霖逃脫成功,他撿起地上的四寅劍追趕著。天尊庫裡,曹影抱著小李袞,邊發抖邊確認小李袞的心跳,小李袞握住他的手,突然宮人趕到,曹影把小李袞放在地上後躲在一旁,流下眼淚,接著閉上眼睛。

大韓民國,鉉旻:「媽,現在我說的話妳聽好了,這是個很長的故事,爸對妳有所隱瞞,確切來說,是有關妳兒子姜薪栽的事。」薪栽媽媽來到病房哭著說:「天啊,我的兒子,你長得這麼大啦,我的寶貝…怎麼會這樣?薪栽,我什麼都不知道…」薪栽媽媽抓著鉉旻的衣服大喊:「你是何時知道的?我家薪栽變成這樣,你從何時開始瞞著我的?我兒子該怎麼辦?你說啊!」鉉旻難過的離開,薪栽媽媽衝出來抱著他:「薪栽!對不起,我應該要抱住你的,你也是我的兒子,這不是你的錯,媽真的很對不起你。」鉉旻哭了。

大韓帝國,1994 年,謀反之夜,李霖逃到竹林裡,下起大雪,天空打起雷,時空之門出現,李霖:「我是對的,原來這就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啊!」此時李袞突然出現把李霖砍傷:「逆賊李霖!」李霖倒在地上,息笛掉在一旁,李霖要爬過去撿時,又被李袞揮了一刀,李霖:「你這傢伙到底是誰?為何要追殺我?你手上為何會握著四寅劍?」「我是大韓帝國的皇帝,四寅劍的主人,是要對你替天行道之人。」「皇帝?皇帝剛才已經死在我手上了,你這傢伙怎麼會是皇帝?」

時空之門內,李霖:「看來我姪子失敗了呢,妳看我這樣安然無恙。」太乙:「你不會安然無恙,要是李袞失敗的話就更不可能。」太乙一直按下板機,卻沒射出子彈,李霖笑了:「看妳抱著渺茫的希望還挺有趣的,但我忍無可忍了。」李霖突然變臉,太乙流下眼淚,李霖往前衝,此時太乙的槍突然射出了子彈,而太乙家裡種的相思花也發芽了,時空之門突然有風吹動,李霖中槍後倒在地上,飄在空中的照片一張張消失,太乙哭著說:「你成功了,但你現在回不來了阿…」

竹林裡,李袞:「天降下精氣…」李霖:「你是長大後的太子,原來這就是息笛的力量,你這傢伙是李袞!」「將逆賊李霖,予以斬首!」李袞一刀揮往李霖。地下道內,小男孩玩著溜溜球:「我還以為會斷掉,結果卻發芽了呢!」小男孩瞬間變成大人:「門會闔上,最終僅徒留記憶,該切斷,還是任它去?」原來太乙高中時經過她家的高中生,以及她路過不平看到欺負薪栽的高中生,就是息笛本人。李霖死去之後化作灰燼,李袞脖子上的傷痕消失,兩個世界所有交錯的物品紛紛消失。

大韓民國,1994 年,宋靜慧洗碗洗到一半笑了:「大伯,看來神真的存在呢!知薰的爸死了,我每天都祈禱他能死在外頭,我真的以為我得死了或者殺了他,才能逃離這個家,不過居然有人替我殺了他,我跟知薰無處可去,大伯,所以,請你離開吧!別擔心,我不會像知薰他爸一樣。」宋靜慧把李晟載推到療養院:「我沒辦法在家照顧你,我也得出去工作,我一個月會跟知薰過來看你一次。」李晟載腿上放了一張卡片:「大伯父,我愛你 知薰敬上。」

大韓帝國,1995 年,閔善英在橋邊:「跟媽媽一起去死吧!」鉉旻:「我不要!」一輛車停在旁邊,部榮君:「請住手,妳這是在做什麼?」部榮君幫鉉旻穿上鞋子,鉉旻:「部榮君大人?」「對,我就是,你叫什麼名字?」「我是姜鉉旻。」「是閃耀的鉉與玉石般的旻啊!你的名字代表和寶石一樣閃耀的人。」閔善英:「為什麼皇族會來搭理我們這種人?」「我不是以皇族的身分,而是以同樣為人父母的立場,人的命運中唯一無法選擇的就是父母,所以改變妳的選擇吧,妳的選擇能決定他的命運不是嗎?先一起喝杯茶如何?這是我身為醫生所下的處方箋。」閔善英大哭。

1999 年,市場內,有個小女孩偷錢,被具瑞怜抓到:「唉唷,妳這小偷憑什麼瞪我啊?」具媽媽出現:「妳幾歲?叫什麼名字?」具瑞怜:「她沒有名字啦,這市場裡的每家店應該都被她偷過吧。」小女孩:「我有名字,叫做露娜!」具媽媽:「妳的名字很好聽呢!我女兒的力氣很大吧?我想代替她跟妳道歉,妳要吃點東西再走嗎?」具瑞怜:「妳應該要報警阿,幹嘛還給她飯吃?真是個慈善家。」「沒關係,來,往這邊走。」具媽媽給了她錢:「先填飽肚子,這些給妳帶走,我沒辦法全部都給妳,我今天生意不太好。」露娜把錢還給具媽媽,具媽媽:「怎麼了?太少嗎?」「這是飯錢。」「是嗎?妳付太多了,那妳要多吃點才行了,知道嗎?」

大韓民國,2020 年,竹林裡,太乙醒來,拿著槍躺在地上,衣服上有血跡,圍觀路人:「妳還好嗎?需要幫忙嗎?」太乙爬起來:「這是哪裡?是大韓民國嗎?今天是幾月幾號?」路人:「這裡當然是大韓民國阿!今天是 2020 年 4 月 25 日。」太乙出示證件:「我是警察,可以跟妳借一下手機嗎?」太乙馬上打電話:「組長,我是太乙,張米呢?沈前輩和薪栽大哥呢?」問完後她放下手機哭了:「對我來說,只不過才過了一週,然而世事看似雷同,卻有了不同的發展,我依然是警衛,依舊是一個月當一次乖女兒。他走向我的每一刻,都留存在我的腦海裡,但我在少了他和薪栽大哥的世界,度過每一天。」

金科長:「鄭刑警,不是妳吧?一直約我老公的人。」太乙:「是我沒錯。」「妳走吧。」「是。」科長看著刷卡紀錄 OS:「找我老公出去的人,明年似乎要開始上學了。」組長來到一棟房子:「寶京!」進門後發現金科長也在裡面:「妳…」兩人坐在外面,組長:「希朱,雪積的太厚,可能連屋頂都能壓垮,對 16 歲的孩子來說,這堆雪的重量可能像千斤重。」「那就是你的孤獨嗎?」「對,挺孤獨的,妳還記得我們誠玟的後輩嗎?」「記得。」「她們是他的奶奶和妹妹,妳看了應該就知道他奶奶病得很重,他因為無法負擔醫藥費,跑去搜刮他打工店家的保險箱,他在被捕之前拜託我一件事,請我買一袋豆沙包給他妹妹吃,還有替他清理屋頂上的積雪,所以我才會開始來他家,結果卻持續到現在呢!他妹妹也要有希望才能活下去呢,是吧?但我完全沒料到妳會來這。」「唉唷,真是的,快走吧,你不是來清雪的嗎?」「老婆,我們牽著手走吧!那我堆個雪人給妳怎麼樣?」

太乙走在街上,李知薰穿著海軍制服經過她身旁,太乙哭了:「你不是說會來?」李袞騎著馬在時空之門內奔跑,他拿著一束花來到太乙家門口,眼前是穿著海軍制服,長得跟太乙一樣的人:「你是誰?有什麼事嗎?」「我在找個人,但她似乎不在這個世界。」「好,那告辭了。」第二個世界的太乙是穿著陸軍制服的鄭恩景:「有事嗎?」「妳即便在這裡也在保護人啊?」第三個世界的太乙是明星鄭太蘿:「請問你是我粉絲俱樂部的一員嗎?我沒辦法跟你拍照,只能收下你的花。」「妳已經收到花了,這束花不是要送妳的。」「真是不敢置信,為什麼不是送給我的花?我是大賞得主鄭太蘿耶!」第四個世界的太乙是穿著警察制服鄭孝珍:「你是哪位?」孝珍媽媽出現,孝珍:「媽,你幹嘛買一堆東西把自己搞那麼累?應該找我一起去的。」「沒關係啦!這位是誰?你是來找我家孝珍的嗎?」「媽,不是啦!不好意思,請問你是來找誰?」李袞:「在這個世界,妳跟母親一起生活啊,真是太好了。」

大韓民國,2021 年,太乙開著車接電話:「娜莉,怎麼了?」「姐,妳別嚇到,聽我說喔,叔叔好像買了馬。」「馬?」「對,現在有個男人騎著白馬,出現在跆拳道場院子,他好像是來賣馬的,但是他一看就是內行人。」「娜莉,先不說了。」太乙放了警鈴後直奔回家,李袞站在麥希穆斯旁:「每個世界都有一個妳,而妳依然不認識我。」太乙眼眶泛紅地看著他,李袞:「妳為什麼哭了?妳不管在哪都一臉幸福洋溢,我只能這樣安慰自己,妳…怎麼看起來像是認識我?為什麼一副記得我的樣子?」李袞查看了她的識別證,還發現了她身上的項鍊:「是妳嗎?鄭太乙,真的是妳沒錯嗎?」「你真的來了嗎?你現在終於到啦?」李袞抱住太乙:「我終於見到妳了,鄭太乙警衛。」

「你怎麼這麼晚才來?我等你等了好久,每一天都在等你。」「我砍了逆賊後,得去把阿影帶回來,也得再次尋找回家的路,為了打開全宇宙所有的門,所以才這麼晚來,我想就算找到妳,妳也不會記得我。」「即便這樣,你還是來找我?」「即使妳忘了我,我還是想見妳,如果妳忘了,我打算要重新告訴妳,我是大韓帝國的皇帝,我那不許妳叫的名字是李袞。不過,兩個世界運行的不一樣,妳怎麼會記得我?」「這件事就略過吧!我也發生了很多事,現在要這樣。」太乙吻上李袞,李袞:「妳還是不喜歡花嗎?」「我喜歡,尤其是這種花。」「我到現在都還不曾說過這句話:我愛妳,我真的非常愛妳。」「如此一來,事情就說得通了,我也愛你,真的非常愛你。」

大韓帝國,2021 年,曹影看著史書記載:「1994 年 12 月 14 日,在竹林發現李霖的屍體。」2022 年,李袞:「雙胞胎過得好嗎?」曹影:「老是要一個人帶小孩真要命,我父母為什麼要復合?」「你說他們叫什麼名字?」「我們通常都叫他們的小名,恩比和蓋比。」「你不想他嗎?」「我還好,反正曹誾燮也不記得我。這是陛下交代我查的資料。」李袞打開,是姜鉉旻的資料,他在海雲警察署任職。

露娜經過海松書店,鉉旻叫住她:「喂!」「大哥。」「我說過不要叫我大哥了,前輩找妳,怎麼不快點過來?」「我今天休假,我本來不想說這個的,今天是我生日。」「我知道。」「真的嗎?你怎麼知道?」「我是被迫的,我又收到這個了,組長要我把妳上銬。」「嫌犯又不是只待在停車場,有可能在路上,也有可能再田野間,你就是為了給我這個,所以把休假的人找出來嗎?」「不是,我是要買禮物給妳。」「不可以反悔喔,我現在要去挑禮物了。」

露娜來到監獄,金秘書變成獄警,把具瑞怜放出來面會,具瑞怜:「吃飯了嗎?」「吃了。」「睡得好嗎?」「睡得很好。」「喂,是妳該問我這些,有沒有吃飯,睡得好不好,妳應該問問我才對啊!我的飲食,我的睡眠,我的上訴!妳不關心嗎?」「妳以為大韓帝國的刑警這麼閒嗎?如果妳想吃的好、睡得好,就該好好當個國會議員,不要掏空國民的錢才對啊!」「喂!」「怎樣?」「那是法律有問題,應該要給國會議員免責權才對吧?所以我才應該要當總理。」獄警:「5827,在面會室小聲點。」具瑞怜:「媽呢?妳有時間來這裡,不如好好照顧媽。」「孝道要自己盡,妳不知道嗎?妳快點出來照顧她啊!」「就算我想快點出去…立刻幫我換律師,換個貴的!」「5827,小聲點!」「不能換獄警嗎?聽到他的命令就讓我莫名其妙地不爽。」露娜:「面會結束了,加油!」「喂,具瑞景!」

大韓民國,太乙:「老么,國科搜打電話過來,說你手機忘了帶走了。」鄭太乙旁邊坐的不是張米,而是另一位菜鳥,但行為跟張米很像,還問太乙:「前輩,妳每周末都去哪?」「你為何要問這個?」「組長要我打聽出來。」「這個老頭子不如去打聽自己為何沒有伴,我是去旅行,辛苦你了。」大韓帝國,盧尚宮:「唉唷,這麼昂貴的鈕扣,還這麼多個,你怎麼每次都把它們隨便給賣了?你到底每周末都去哪裡了?為什麼會每次都凌晨才回來呢?」「不管是哪哩,妳都得說是書房,這周我會省著點用鈕扣。」盧尚宮趁李袞不注意偷放符咒在他口袋:「就算要賣,也從邊角的開始賣,別讓外套扣不起來,風都灌進去了。」李袞拿出符咒:「妳的手法越來越高明了。」「請放回去,得讓你帶著它,我才有辦法睡得安穩,我還能怎麼辦?別還回來。」「好吧。」

太乙揹著背包來到竹林跟李袞相會,李袞 OS:「也許是鄭太乙的威脅有效,我們才能做那些以前省略掉的事,我們也有了訣竅,每到一個地方就先觀察年代,盡量不要遇到與我們長相一樣的人。」兩人來到電話亭,太乙:「不是按鍵而是轉盤式電話,表示這裡是 1981 年以前,很安全。」「走吧!」第二個電話亭,李袞:「這是 1990 年代初期的機型,大致上安全。」第三個電話亭,太乙:「這有點搞不清楚耶!是哪一年呢?你等一下,那裡有報紙。」突然有人出現跪著:「陛下!」「請你退下。」李袞:「剛才那個人認出我了。」「嗯,我們得快點離開,你存在於這個世界,你是暴君!」「什麼?」「這裡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看來這裡的李袞長歪了。」「他身邊應該沒有盧尚宮跟堂叔,也沒有某人的證件,總是在恐懼跟寂寞中長大。」「走吧,這裡有長相相同的人,不宜久留。」「好。」李袞 OS:「我們就這樣一同旅行,當然並不是平凡的旅行。」兩人來到千禧年,李袞帶著太乙去見部榮君,李袞坐在一旁默默的看著他。

這天,兩人來到了平倉洞,小薪栽不小心把棒球弄丟,被李袞撿到,發現了他衣服背後的名字。回到 2022 年,李袞經過某大樓,看見了西裝筆挺的薪栽,後面跟了許多隨從。接著他來找在國家情報院工作的誾燮,但誾燮已經不認識他,還以為李袞是瘋子。某次兩人不小心來到同一年的大韓帝國,被近衛隊找到,兩人回到了宮內,被盧尚宮看見,兩人為了刪掉監視器畫面而來到監控室,還發現了曹影跟明勝雅有私交的畫面,李袞跟太乙兩人在監控室裡接吻。李袞 OS:「我們就這樣看著只屬於我們兩個的電影,我們不是在彼此的家門口,而是在幢竿支柱前送別,過著日常生活。」

某天,太乙正在追犯人,張米突然出現支援。大韓帝國,李袞正式封毛賢雅為總理。兩人這次來到復古的年代,太乙跟李袞 OS:「在這一生中,無論我們面前打開什麼樣的門。」「即使有時在一起的時光,會往悲傷的方向流逝,希望我的愛永遠不會疲乏,就這樣,我們決定去珍愛選擇我們的命運,只為今天,直到永遠。」畫面帶到兩人牽著的手布滿了皺紋。

2.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李袞跟曹影一起回到謀反之夜,這次息笛沒有變成兩半,被李霖撿走,李袞追到竹林裡殺死了李霖。

2. 太乙獨自把李霖帶進時空之門,並在李袞殺掉李霖之後,開槍射殺了在時空之門的李霖。

3. 李袞穿越到大韓民國,卻發現在不同的平行世界,他穿越了許多世界之後終於找到了太乙。

3. 所有人都回到原點,只有李袞、太乙跟曹影仍保有那些記憶。

4. 太乙跟李袞每周末都會利用時空之門,穿越到不同的時空與世界去約會。

本集前面步調很慢,有種文藝片的感覺,最後這次的穿越跟之前發展的大不相同,不懂為何會差這麼多。曹影跟李袞明明都要去天尊庫,為何不一起過去,還要一個先跑過去,另一個再狂奔過去,接著再一起出現。李袞跟曹影好像很帥的樣子,緩緩地走進去開槍,結果沒多久曹影就中彈,而李袞卻沒事,連追李霖的時候都是慢慢的走,且明明就已經發警報了,為何還沒看到近衛隊?李霖竟可以用走的離開,這是什麼邏輯?小李袞明明是用走的離開,怎麼突然暈倒在一旁,還被曹影抱住,可能是驚嚇過度?本來以為曹影閉上眼睛是死了,結果竟然平安無事的回去,還是被李袞帶回去的,且也記得所有的事情,也許是當時有穿越到時空之門的人都會記得。

原來上一集李霖說的帶著他去的人會回不來是說如果息笛是完整的,那麼時空之門的兩個人就會被困在裡面,不知道他是憑什麼這樣認為的?逃到竹林裡的李霖為何毫無防備的就這樣被李袞給殺了,感覺也太輕鬆了點。原來小男孩(息笛)曾化身在李袞跟太乙身邊,而他們還保有記憶,也許是息笛送他們的禮物。為何李霖已經死了,在大韓民國的知薰爸爸也會死?之前是應該被李霖殺死,但現在李霖沒穿越過來,難道他命中注定也是會死?為什麼太乙穿越時不帶手機?難道是為了留給露娜跟她爸爸聯絡用?

太乙其實也可以跟李知薰談戀愛啊!如果她一定要跟李袞在一起的話,那麼李知薰勢必也是單身了,因為這是平行世界。原來不只有大韓帝國跟大韓民國兩個國家,而是有很多個大韓帝國跟大韓民國,那難道每個世界裡的人全都是一模一樣的?為何他們之前拿到一半的息笛,只能穿梭在李袞所在大韓帝國跟太乙所存在的大韓民國之中?這樣到底要如何找到原本的大韓民國?都已經拿到完整的息笛了,還無法自己選擇嗎?但為何之後找到太乙真正所在的大韓民國之後,李袞又可以自由地穿梭在這兩個世界之間?李袞想必是穿越世界穿越到昏頭了,連眼前這麼好認的鄭太乙也認不出來,不知道他究竟穿越了幾次?太乙之前遇到的李袞拿著花送她,那次到底是如何?為什麼李袞完全沒記憶,而太乙卻有記憶?太乙後來又說說得通了,讓人一頭霧水啊!

原來之前李袞看到的未來監視器上的太乙並不是太乙,而是露娜,當時小男孩在畫面裡,但現在小男孩已經不在了,這個梗鋪得可真久啊!而露娜看起來身體很健康,且竟然還當上警察,甚至還跟鉉旻一起工作,想必鉉旻應該也會喜歡露娜,但兩人應該無法在一起,畢竟在大韓民國的兩人沒有在一起,其實有點悲傷。露娜竟然被具瑞怜的媽媽收養了,還改名字叫具瑞景,而金秘書竟然變成獄警,看著具瑞怜被罵,實在是有點好笑。

盧尚宮不曉得記不記得李袞穿越的事情,但是她應該還是從大韓民國穿越過去的,因為是在謀反之前,所以就沒回到原本的世界。而李袞跟太乙就這樣穿梭在不同時空跟不同世界當中,但卻無法自己選擇年代,但又冥冥中註定會到某時代,例如遇到姜薪栽,可以看到他身體健康,並沒有臥病在床,難道歷史也一起改變了?還是說這個是還沒生病前的薪栽?但是看到了 2022 年的薪栽仍是健康的,所以代表歷史真的改變了,但為何能改變這麼多?沒有多作解釋。

終於看到結局,整部劇還算精彩,不過還是有不少疑點,且結局跟想像中有點落差,比較可惜的是太乙並沒有跑到大韓帝國當皇后,原本想看他們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但似乎兩人就這樣偷偷約會到老。整部劇中幾乎都有另一個世界的同樣人出現,但毛秘書跟盧尚宮卻沒在另一個世界出現,感覺像是漏寫了一般,鬼媽媽的小孩還出來客串毛秘書的小孩,希望之後能有更多好看的韓劇作品出現。

 

※劇透心得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偶爾一起暴飲暴食再偶爾一起節食減肥,最沒恆心與毅力但一路走來也持續減肥了好幾次,我們重量不重質,所以完全沒有效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