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THE KING : 永遠的君主』第 5 集詳細劇情、心得 – 你的名字

1 ~ 16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5 集劇情、心得:

1. 詳細劇情介紹

2. 本集心得

1. 第 5 集詳細劇情 —「你的名字」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大韓民國,薪栽傳訊給太乙:「好無聊,來打撞球吧!」太乙家樓下飲料店裡,李袞拿了一塊布給老闆娘:「感謝妳的好意,我應該還妳現金的,但我們貨幣不同,所以我拿值錢的東西相抵,希望妳能換到滿意的價格。」老闆娘打開布,是一顆鑽石:「我的天啊!這是哪裡來的?難道你在院子裡挖出了石油?」李袞離開後,老闆娘看著鑽石發呆,突然聽到開門聲,趕緊把鑽石收起來,薪栽出現說:「給我一杯多糖的奶茶。」「三組明天不用值班啊?」「對,所以我想去打撞球。沒看到院子裡的馬呢!」「麥希穆斯?牠早就離開了,今天每個人都在問這件事,所以我寫在門口了啊!不過姐姐又不在,你要跟誰打撞球?」「太乙不在嗎?」「她回來了嗎?她剛才跟那個皇帝哥哥一起走了啊!」薪栽看著太乙沒回覆的訊息發呆著。

大韓帝國,曹影打給盧尚宮:「娘娘,是我,陛下剛才回來了,還帶了人作客,是女的。」盧尚宮:「稟告陛下繞點遠路,請他從海路回來,要盡量避人耳目,我會徹底讓宮人守口如瓶,請他不用擔心。」盧尚宮正在陛下的寢室,看著四寅劍,嘆了一口氣。竹林裡,李袞告訴了太乙他的名字後,太乙:「所以你有名字是吧?既然你真的有名字,那我就逃不過斬首了。」李袞笑了:「依妳現在的言行,要立刻行刑也不是問題。」此時曹影靠近說:「我護衛你回宮。」李袞:「先讓我安置好麥希穆斯,牠老了,走這趟實在太遠,到馬場來。」說完李袞騎著馬離開,曹影:「馬場值勤組立刻全員撤退,你們兩個到監控室取得監視器畫面,你們跟我來。」曹影與兩位隊員騎著馬跟在李袞身後,太乙轉頭看了他們與四周。

在一個奇怪的空間裡,天空打著雷、飄著粉紅色的雲還有夕陽,中間只有一條小路,旁邊似乎都是水,正前方有一條閃電,只有李袞跟太乙兩個人騎著馬停在那裏,太乙問:「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感覺像是四次元世界。」「我也還不確定,應該算是妳跟我世界中的一與零之間?這裡是無法用科學解釋的。有看到那顆氣球嗎?氣球通常十小時就會破掉,不過那顆氣球已經漂浮十幾天了,沒有破掉也沒有消氣,就定在我放手的那個地方,代表這裡沒有陽光、風和空氣,很酷吧?」「這不是科學是什麼?類似魔法嗎?」「可能是傳說的一部份,這裡的時間速度也不一樣,一分鐘相當於外面的一小時,我的手錶在這裡會靜止,我來回花了好幾天確認。」「既然手錶都靜止了,你要怎麼確認?」「我用歐拉數算的。這裡有多深,或者有多遼闊,我都沒有頭緒,總有一天我會跑到盡頭,然後把一切都告訴妳,今天就先回我的世界。」講完李袞便回頭。

畫面回到大韓帝國,麥希穆斯正在吃草,獸醫在一旁診斷牠,曹影看著隔壁的太乙拿著手機舉很高,但還是沒有訊號。獸醫:「麥希穆斯大人相較於上次檢查,除了血壓偏低,其他數值皆在正常範圍內。」太乙:「大人?…跟我後輩的名字發音一樣。」獸醫:「等天亮了我在仔細幫牠檢查,陛下。」李袞:「麻煩你了。」獸醫點頭後離開。李袞問太乙:「看到了吧?我說的每句話都是真的吧?」太乙:「所以你沒看到我快發瘋了嗎?這如果全都是真的就太可怕了,但如果不是真的就更恐怖了。」曹影瞪著她說:「請注意妳的禮儀。」太乙指著他:「特別是這張臉!他應該站在我這邊的,從我三歲起,他就跟我同一陣線。那把槍是真的嗎?我能看一下嗎?」太乙手伸過去卻被曹影抓住。

李袞:「她知道怎麼使用,讓她看吧!她得親身體驗過才會相信。」曹影:「是要相信什麼?」李袞:「她跨越了一和零之間?」曹影放開了太乙的手,把槍拿給她,太乙拿到槍說:「太扯了,這是真的?這把 P30 是真的 P30?我想確認一件事,沒有其他意圖。」太乙立馬把槍上膛並瞄準李袞,曹影馬上站到李袞前面,其他隊員也紛紛拿著槍指著太乙,李袞:「我說的沒錯吧?她知道怎麼使用。」曹影:「妳是陛下的客人,這次就算了,但到此為止。」太乙:「這個國家和皇帝,全都是真的?」李袞站出來說:「全都是真的…」太乙再度把槍指向他,卻被曹影握住槍口,李袞:「不管是那把槍、這個世界,還是我。所以妳別想扣下板機來確認,他不會離開半步。」曹影:「鬆開妳的手,否則妳死定了。」太乙終於放手,曹影示意其他隊員放下槍。

曹影把槍收起來後看著太乙,突然他發現太乙很面熟,轉頭問李袞:「陛下,難道…」李袞:「沒錯,鄭太乙警衛。」太乙驚訝的問:「你也知道我嗎?」李袞跟太乙搭著遊艇回去,護衛隊員們搭小艇跟在後面,李袞:「歡迎來到我的皇宮。」到宮中後,李袞:「這裡是光榮殿,我的私人宅邸,妳就當自己家…」李袞一轉頭嚇到,因為盧尚宮娘娘氣噗噗的站在裡面:「居然這麼快就忍不住了,你真的想看我躺進棺材啊?」李袞:「那個…盧尚宮,打從她相信我是皇帝,才經過 10 分 50 秒左右而已。」李袞轉頭跟太乙說:「她是知道我從哪裡買鈕扣的重要人物。」太乙:「初次見面妳好,我是…」

盧尚宮打斷太乙說話:「把妳身上的隨身物品全都放到這裡面。」李袞:「入宮時按照慣例,所有人都必須經過安檢,上至總理,下至宮人,都不例外。」太乙:「種瓜得瓜啊!」太乙把身上的物品拿出來放到箱子裡,問說:「這之後會還給我吧?我的識別證又弄丟的話,會被扣很多分。」盧尚宮看著她的識別證,李袞:「妳認得她的臉吧?」盧尚宮:「是啊!」太乙張開雙手:「接下來是要搜身嗎?」盧尚宮:「就省略那個步驟吧!我當然要信任妳,妳可是皇帝的客人。」盧尚宮走到李袞面前:「下官有事稟報。」李袞:「現在?」盧尚宮:「陛下當然希望以後再說,就像下官也希望陛下在離宮以及帶客人回來之前,能夠先按照正常程序走,現在有近衛隊五人及馬廄員工一人看到她,還有 12 名宮人因為臨時被撤下,必定會感到奇怪…」

李袞:「我正要走,我也是非現在談不可。」盧尚宮嘆了一口氣,李袞對曹影說:「你也不准待在這裡,走吧!這是聖旨。」李袞對太乙說:「妳別擔心,就在這裡等,我會看情況溜回來的。」盧尚宮嘆氣:「居然說出這種話!」太乙:「看來你真的很欠打呢!」曹影跟盧尚宮眼睛瞪大,太乙馬上改口說:「陛下…欠人修理。」李袞忍不住笑了,太乙覺得尷尬,盧尚宮臉很臭,太乙問:「這樣講也不對啊?」李袞看著盧尚宮跟曹影:「她現在真的相信了我是個皇帝!」李袞笑著離開,盧尚宮:「唉唷,真頭痛,真心痛啊!」大家走了之後,太乙終於鬆了一口氣,仔細端詳著李袞的書房,碩大的水晶吊燈以及牆上黑板的一堆數學算式,她突然跪倒在地覺得不知所措。

李袞辦公室內,毛秘書:「上午八點要跟皇帝即位 25 週年紀念活動的工作人員共進早餐,十點要跟主要媒體公司的執行長喝茶,下午一點要到秋季職籃開幕賽進行開球…」李袞:「等等,我才出宮半天,累積的行程就這麼多?」「會不會是宮中的某個人對你懷恨在心?」「該不會還有吧?」「沒錯,下午兩點要替世界數學家大會與會者發表打氣演說,下午四點要蒞臨豪雨水災修復物品傳達儀式,屆時搭乘直升機到現場就可以了。」「知道了,行程我會全部跑完,但今晚的晚餐讓我自己處理。」「你每次說要自己處理都很可疑。」「真是放肆,我會待在書房裡自己用餐,一個人吃。」

盧尚宮交代明勝雅:「陛下的書房有客人在,在我下達其他命令之前,妳要把那個客人關在書房裡。」太乙看著李袞桌上的照片,是他小時候牽著盧尚宮跟部榮君的照片,太乙想到李袞說過他剛即位時就面臨先皇的國葬。明勝雅端著茶進來,太乙看著她驚訝地說:「我現在確實處在平行世界裡。」明勝雅:「什麼?」「明娜莉!」「明娜莉是誰啊?我是明勝雅,在公報室服務。」太乙走近說:「我知道妳不是,但我想要確認清楚,妳擁有大樓不動產嗎?妳有沒有把房子按月租給跆拳道場?」「我確實有大樓不動產,但全都在加拿大。妳要喝茶嗎?這是有助睡眠的花草茶。」

「妳要我睡覺?」「妳願意的話我會感激不盡,我是來監視妳的,在盧尚宮娘娘下達其他命令前,都不能讓妳走出這裡,妳睡覺的話,我們兩個都輕鬆。」「妳這點跟她也很像,超級直白的。」太乙坐下說:「那個…我可以用那台筆電嗎?」「當然不行,那是陛下的筆電,未經他的許可不得使用。」「現在這裡是 2019 年沒錯吧?」「是啊!」「這房間的主人是 1987 年出生的對嗎?」「那當然。」「這裡的文化首都是釜山,63 大廈共有 63 棟…」「只有首爾汝夷島那邊有一棟。」「這混蛋!」「妳是在罵我嗎?」「我說是在罵某人的話會好一點嗎?我不要茶,可以給我酒嗎?如果有燒酒就更好了。」

明勝雅倒完茶後問:「妳要筆電幹嗎?」「我想搜尋一些東西,一些有的沒的。」明勝雅拿出手機說:「這是公務機,沒辦法借妳,請說吧!我搜尋過後會把資訊告訴妳。」「原來還有那種方法…」太乙坐下說:「好,那麼,”李袞”。」「妳剛才說什麼?」「李袞,這裡的皇帝不是李袞嗎?」「妳瘋了啊?妳現在是把皇帝的名諱隨便掛在嘴邊嗎?妳不知道 63 大廈,也不清楚陛下的年紀,妳到底是誰?妳旅居在國外很久嗎?但就算如此,妳對自己的祖國也太漠不關心了吧?」「那個…這裡不是我的祖國,我的地球還是平的,所以沒能信心解釋清楚,就姑且說我是個偷渡客吧!」「天啊!」

曹影拿著玻璃杯進來,對明勝雅說:「請迴避一下,不會太久的。」明勝雅在曹影耳邊說:「她說她是偷渡客。」然後離開。太乙對著曹影笑,曹影問:「妳為什麼笑?」「我認識一個跟你長得很像的人,但你們個性截然不同,剛剛不好意思。不過你本來就是這樣嗎?這麼穩重又嚴肅?」曹影拿著玻璃杯說:「請握住。」「我懂你的心情,因為我也做過同樣的事。」太乙起身走去李袞桌上,把大拇指壓了印泥後,印在玻璃杯上:「我想說你需要,就做的更確實一點,雖然你應該查不到任何線索,原因就去問你的頂頭上司吧,他是理科的,應該比我更善於解釋。」「請問妳是從平行世界來的嗎?首都在首爾,國號是大韓民國?」「你怎麼會知道?」「妳是誰?妳到底對陛下做了什麼?他肩膀上奇怪的傷口也是妳的傑作嗎?」「他的肩膀有傷口?這個嘛,我不知道耶!因為我們沒有熟到能看彼此的背。」太乙站起來:「還有,你說話客氣一點,你是 1991 年出生,屬羊的吧?我比你大一歲呢!」

突然明勝雅敲門:「曹隊長!」曹影開門發現明勝雅看著前方愣住,曹影看了前面也嚇了一跳,原來李袞穿著睡袍,推著餐車站在門口,李袞看了一下四週後說:「我下令淨空走廊。」曹影走到他面前:「陛下,我有幾件事想問…」「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也知道你為何要取得她的指紋,我先傳給你一個連結,是跟量子力學有關,你看過後用簡訊把問題傳給我吧!現在能替我開門嗎?菜要涼掉了。」明勝雅:「不過陛下,你沒帶酒過來嗎?裡面那位客人想喝酒。」「阿影,能幫我打聽宮中酒類冰箱的位置嗎?」

曹影跟著明勝雅一起洩氣地離開,明勝雅:「不過,陛下是何時見過我的?我跟他行禮,他卻說之前見過我,很高興再見到我,但我第一次見到他。」曹影:「你監視的那個人沒有奇怪舉動嗎?除了想喝酒之外。」「請不要問我這個問題,我只會向盧尚宮娘娘回報。」「嗯,妳真會做事。」「所以我現在才會噙著淚水,眼看著這個大好機會溜走。我得去找盧尚宮娘娘,先告退了。」曹影聽不懂她在說啥。

太乙喝了一口啤酒問:「你是把我關在這嗎?」李袞:「是收留妳,妳就體諒一下吧!我不顧一切就把妳帶來這裡,因為前所未有,大家才會這麼驚慌失措。」「金狗屎,你怎麼這麼冷靜?」「我經常幻想帶妳進宮,雖然不是像這樣。」李袞看了太乙的大拇指沾滿了印泥:「妳簽了什麼合約?一到這裡就買了地嗎?」「我本來想擦在壁紙上,但怕害了你的國民,所以算了。讓剛剛監視我的職員升官吧,她很愛國呢!你手機借我吧,記得先解鎖,她不肯借手機給我。」李袞拿出手機給太乙問:「妳要查什麼?妳應該沒有對象可以講電話。」「不關你的事,你密碼是什麼?」「誰會看皇帝的手機?我沒設密碼。」太乙把手機放到外套口袋後說:「給我一點下酒菜。」

「這不是下酒菜,而是正餐,我想妳應該餓了。」李袞打開蓋子,是一碗炒飯,太乙:「你先試吃一下。」「什麼?」「我不是在開玩笑,我現在是來到平行世界的愛麗絲,她也是吃了奇怪的藥丸,體型才會變得忽大忽小,要是我吃了這個,被毒死或自然身亡的話怎麼辦?」「妳不用擔心,我會遵守諾言,妳會被斬首。」「那我就開動了,我放心了。」太乙端起飯來大口的吃:「這是你做的嗎?」「對,好吃嗎?」「不好吃。」李袞皺了眉頭說:「我真的有 25 年沒講過這種話了,但我今天得喊一下”來人啊”了,在我的世界裡,只要我喊了”來人啊”這句話,馬上就會有人打開那扇門…」

太乙正喝著啤酒,突然盧尚宮開門走進來,李袞跟太乙都嚇到站了起來,李袞:「妳真的守在門外?」盧尚宮:「你以為我有那麼閒嗎?陛下,你一直待在這裡嗎?」「我剛剛才來的,甚至都還沒坐下。」「客人的住處和餐點我都準備好了,但看來她已經用過餐了,我帶她到住處去吧!那是距離陛下寢宮最遠的房間。」太乙立馬又吃了幾口飯,李袞:「明天見,好好睡一覺,晚安。」李袞偷偷問盧尚宮:「是離我房間右邊最遠那間還是左邊?」盧尚宮:「唉唷,居然問這個…」李袞笑著離開。

盧尚宮把太乙帶到房間說:「除了緊急狀況外,外人待在宮裡,是非常少有的,因此今天的事不能在任何地方或跟任何人透露,宮殿內部結構或者妳跟陛下的談話內容等等,全都要守口如瓶。」「請不用擔心,我也是吃公家飯的。」「原來如此,鄭太乙警衛。」「我正想問這個問題,這裡的人,是怎麼知道我的?」「警衛是什麼?真的相當奇怪,陛下從小就有一張奇怪的名牌,大韓帝國並沒有名字叫鄭太乙的警察,這個國家也沒有警衛這個階級,我還以為是有人為了好玩,或其他考量而做的假證件。但是不存在的人,卻突然出現了,簡直讓人不敢置信,雖然一切都很荒謬無稽。但有件事我很確定,無法解釋的東西,只會為這個世界帶來混亂,並且危及陛下。所以妳待在宮裡這段期間,除了陛下、近衛隊長曹影和我這個老太婆,請妳盡量不要接觸其他人,而且也別對這個世界感到好奇,更別想久留,我所說的”這個世界”也包括陛下在內。」

太乙坐在床上發呆,接著走去打開門,發現門外有人守著,便把門關上,坐在床邊的地板上。突然李袞從她身後的窗戶進來,看到太乙後竊笑著:「果然猜對了!是右邊最遠的這間。」李袞走到太乙旁邊:「我還以為妳會歡迎我。」「你是空手來的嗎?」李袞從口袋拿出一瓶啤酒:「這裡有床也有沙發,妳為什麼坐在地板上?」「這個房間會透冷風,特別是床的左側。」太乙打開啤酒喝,李袞在她旁邊坐下,太乙問:「你來幹嘛?」「我不想讓妳一個人害怕,相信我,我在這裡是個正常人。」「既然如此,幹嘛好好的門不走,偏偏要從窗戶跑進來?」「這妳非知道不可,那邊是捷徑,皇宮真的很大。」「你不是說不能坐在地板上嗎?」「坐下後發現挺舒服的,因為有風,所以感覺很好。」

「你什麼時候要讓我看我的識別證?」「明天。」「為什麼是明天?你該不會其實沒有吧?」「我真的有,我怕妳看過之後,就要回妳的世界。」「那是什麼?」「妳指什麼?」「我車鑰匙上的玩偶,看起來超廉價的。」李袞想起他在大韓民國亂晃時,走進一間射擊遊樂場,老闆拿著獅子大玩偶說:「射中七發的話就會送你這個,大韓民國的男人只要當過兵,閉上眼睛也能射中。十發一萬韓元,你想要射幾發?」「我只要七發就夠了。」結果李袞花了一堆錢只拿到小獅子鑰匙圈。回到大韓帝國,李袞對太乙說:「這妳真的非知道不可,我擁有的東西中沒有廉價品。」「你到底花了多少錢?當過兵的人閉上眼都能打中的靶。」「我就知道是這樣,大韓民國的人都是騙子!」「小聲一點,外面有人守著。」「妳是笨蛋嗎?這裡有多少台監視器啊!」太乙看著前面一幅畫問:「那個是監視器?」「妳也揮揮手吧!現在有 12 個人在監看。」「真的嗎?」

太乙準備起身前去查看,卻被李袞拉回到他身旁:「現在我說什麼妳都相信?我是騙妳的。」太乙把李袞的手甩開說:「你找死嗎?那個…真的不是監視器嗎?」「不是啦!我鬧著妳玩的,要證明給妳看嗎?」李袞突然把頭靠在太乙的肩膀上,太乙:「移開。這樣只是看起來浪漫,其實這個姿勢超不舒服的。」「才不會,一點都不會不舒服。」「我要問你一件事,你只要回答我是或不是就好。」「妳問吧。」「你沒談過戀愛吧?」李袞突然把頭抬起來:「嚇我一跳,才不是,我有。」「要我猜是什麼時候嗎?」「妳猜吧。」「現在。」太乙看著李袞,李袞:「我該這麼做嗎?」李袞突然吻了太乙,太乙動也不動,李袞親完後說:「妳也猜猜我剛才證明了什麼,我談過戀愛,還是正在談戀愛?」

大韓民國,組長跟他老婆(國科搜金希朱科長)正在超市裡買東西,組長:「不知道二組有沒有那起強盜殺人案的凶器?崔組長苦苦哀求我幫他呢!」「我剛剛提供情報了,是常見的廚房用刀,大概是這個大小,刺了這兩個地方跟這裡,並確定被害人身亡。」科長拿著一把未拆封的刀對著組長演練殺人過程,旁人都看傻,組長:「世界為什麼如此黑暗?我們就過的光明一點吧!跟燈泡一樣光明。」「我老公這個時間要出門,讓我根本亮不起來。」「我當然不想去啊!不過我又推不掉,薪栽說只要喝一杯就好。」科長抓著組長的屁股說:「都下班了就別再讓我工作了,通話明細我只要一申請,十分鐘就能到手。」「老婆,那個由我來推。」「我推就好。」「老婆,那我能把那個放車內,然後在前面搭計程車直接去嗎?」薪栽突然收到組長的簡訊:「我今天跟你去喝一杯了。」「你實際上是跟誰喝的?」「孤獨。」薪栽看了太乙的訊息,她還是沒回。

大韓帝國,一大早李袞就來找太乙:「妳看起來沒睡好呢!不是叫妳好好睡一覺嗎?這是皇室近衛隊制服。」「你要我變裝逃走嗎?」「誰說妳可以的?我今天一整天都有行程要跑,快點換好然後出來,得瞞著盧尚宮出去才行。」「如果你計畫這麼做,就該再想的周到一點啊!」太乙把門廉打開,盧尚宮已站在裡面,李袞嚇到往後退,盧尚宮:「我的老天爺啊!我刻意要隔開你們,結果你一大早就跑來。是啊!出宮反而比較好,既然如此就乾脆晚一點回來,絕對不能拍照,不准合影!真是的。」盧尚宮氣噗噗的走掉。李袞:「這些都在我計畫中,計畫非常成功。」太乙把手機還給李袞說:「你還說你在這裡是正常人。」

畫面來到籃球場,李袞穿著運動裝出現,觀眾熱烈歡呼,曹影跟太乙假扮的近衛隊員跟在身後,李袞開球就投出完美的三分球,太乙差點驚呼出來。接著到下一場演講,李袞:「建築師富勒說:如果解題過程不美麗的話,我就認為那個答案是錯的。因此我現在要說的話,是身為業餘數學家及各位君主的諄諄教誨。《走路》一天走出研究室半小時,各位的研究室需要打掃。」笑聲四起,李袞:「《休息》請充分休息,各位的身體不是無限小數。《氛圍》請跟伴侶或家人創造美好時光,理科生也做得到。」觀眾大笑,李袞:「各位是大韓帝國引以為傲的數學家,無論你們在解什麼問題,我都希望你們的運算過程和答案,可以很美麗。」觀眾鼓掌,李袞看向太乙,太乙緊張地吞了口水。

離開時李袞及近衛隊員們走在路上,後面跟了一群粉絲,李袞突然拿起曹影手上的對講機說:「我很帥吧?」副隊長浩弼馬上用對講機回說:「是的,沒錯。」隊員 A:「我也這麼認為。」隊員 B:「我很久以前就這麼想了。」李袞笑的開心,還回頭看了一下太乙,粉絲們紛紛拍照尖叫。曹影一直看著他,李袞突然停了下來對曹影說:「曹影隊長,我拜託你的事就有勞你了。」接著皇帝跟其他近衛隊員走掉,曹影帶著太乙到附近的教室,給她裝了外套的紙袋,太乙:「這看起來不像是禮物。」「”一直待在宮裡似乎只會被關在書房,所以才特意讓妳離開皇宮,好好玩,晚上見。”陛下是這麼說的,陛下還有其他行程,即刻起,妳必須單獨行動。」太乙看了一下紙袋內的東西說:「”謝啦!完全符合我的喜好”請代為向他轉告。不過,你身上有錢嗎?我之前也常買炸雞給你的頂頭上司吃。」

李袞搭上直升機前往下一個行程,毛秘書:「大概需要 50 分鐘才會抵達災區,救援物資已經用火車送達了。」李袞點頭後,拿出手機查看太乙的搜尋紀錄:歐拉數、氣球能飄多久、李袞、李袞武術、皇后、李袞前女友、總理、具瑞怜、具瑞怜身材,李袞看到這邊大笑還搖頭,毛秘書斜眼偷看,接著還有:調味炸雞、警察薪資、大韓帝國地圖、釜山到首爾的 KTX、釜山站、李皓皇帝、金親王李霖等搜尋結果,李袞看到最後兩個時表情凝重。

大韓民國,陡峭的樓梯上,一個孕婦搬著一台嬰兒推車緩緩往上走,李霖問:「需要幫忙嗎?」孕婦抬頭看了一下他,氣喘吁吁地說:「不用了,你走吧!」「讓我幫妳吧!有收到照片嗎?」孕婦大驚。兩人來到包廂,孕婦從包包拿出一疊照片丟在桌上問李霖:「這些是什麼?是你寄的嗎?你拿我的照片去合成?一群瘋子,看來是新型詐騙手法,但你挑錯人了。我就算想吞藥自殺,也會因為沒錢買而死不成。」「1989 年 7 月 12 日出生。」「你怎麼會知道我的生日?」「大型製藥公司創建人的孫女,到美國留學時,嫁給在遊艇俱樂部認識的財團長子,四個月後第一個孩子會出生,這就是妳的人生,妳要的話就能擁有。我從來沒有挑錯人過,因為照片裡的女人就是妳,確切來說,是另一個世界的妳,雖然這邊的妳,是活在這種地獄當中。」

李霖拿出另一疊照片給孕婦看,上面是她的生活照,孕婦驚訝的問:「你怎麼會有這些照片?你進去過我家?」「裝飾用的門鎖,不透光的窗戶,無法阻擋寒風或酷暑的牆壁,那個家和墳墓有什麼差別?為妳即將出生的女兒創造出這種家、這種車,以及這種父母如何?而不是那種別人用過就丟的垃圾。」孕婦更驚訝的問:「你怎麼會知道我懷的是女孩?管你是騙子還是邪教人士,你都找錯地方了,去吃牢飯吧!」孕婦拿出手機報警,電話撥通後對方:「報案專線,請問需要什麼幫忙?喂,請說話。」李霖微笑地看著孕婦,孕婦放下手機,看著李霖問:「你是誰?」

「拯救妳人生的人。」「你要怎麼拯救?我要怎麼做才能擁有那種生活?」「只要殺掉另一個妳就行了。好,那麼,妳要扭轉自己卑賤的人生嗎?」女子閉上眼:「我拒絕的話,你會怎麼做?我已經看到你的長相了,那麼死的不是這個女人,而是我嗎?」「這個嘛,我還沒想的那麼遠,因為從來沒有人拒絕過。」李霖站了起來:「沒關係,讓妳成為第一個例外,應該會很有趣。」李霖準備離開,孕婦說等一下,並衝過去跪下哭著抓住李霖,突然她抬頭問:「我要怎麼聯絡你?」李霖丟下一台手機,女子爬過去撿,李霖:「聯絡的事由我來。」地上有兩張照片,是大韓帝國的具總理跟孕婦的合照。

大韓帝國,具總理正在聽下屬報告:「國防部緊急回報,一艘中國漁船在東海海域、韓國和日本之間發出求救訊號,副近的李舜臣鑑收到了求救訊號。」「確定是漁船嗎?」「是的,已經確認過了。目前東海岸濃霧籠罩、波濤洶湧,漁船應該是遇難了沒錯。」「跟去年春天的情況一樣呢!這次日本海軍也能介入對吧?」「是的,日本自打破專屬經濟區條約後,中日雙方對此事就頗為敏感。」「想的簡單一點吧!和日本重新協商專屬經濟區時要更積極,既然都收到求救訊號了,當然要前往救援。救出他們時務必要問清楚,為什麼一直在我們的海域捕魚?」下屬笑了後說:「是。」

總理要去倒咖啡時,看到一旁的任命狀與及她跟皇帝的合照,想到當年,李袞把任命狀頒給具瑞怜:「大韓帝國的皇帝,在此承自民意,允許妳組成內閣,希望妳成為聽取民意的總理。」「我會竭盡全力的,陛下。對陛下而言,我該成為何種總理呢?」「主要用書面報告回秉公務的總理吧!」具瑞怜大笑,一旁記者紛紛拍照。總理想到上次陛下對他說的話,仍覺得不太高興。

太乙買了食物邊走邊吃,突然她發現了忠武公的銅像,接著又看到了皇帝的超大海報掛在牆上,她想起昨晚李袞的吻,摸了自己的嘴唇,難為情的說:「天啊!」結果撞到後面的人,直說對不起,被撞的女子說沒關係,接著她發現建築物上寫著:「GDP(個人國內生產總值)維持世界第四名。」驚訝的脫口而出:「第四名?大韓民…大韓帝國的 GDP 排名那麼高啊?」一旁女子回答:「因為我們輸出稀土元素給全世界啊!教科書裡都有提到。」「不好意思,請問稀土元素是什麼?」「這是每次的必考題啊!鈰、鑭、釔、釤…妳是外國人嗎?」「對,算是吧!」「所以那些是什麼?」「是稱為稀土元素的礦物,北部蘊藏量就有三千萬噸,海裡也有,總之光是北部的蘊藏量,一噸就價值 20 億美元,所以一共約有六萬兆美元吧!」「那麼全都是歸大韓帝國所有嗎?」「唉唷,當然不是,稀土元素所在的山是皇室土地,所以確切來說是歸皇帝陛下所有。」

太乙聽了傻眼,想到她之前連李袞身上的鑽石都不相信,她自言自語的看著李袞的海報說:「你還真是極端啊!」接著太乙來到了釜山站,買了釜山到首爾的票,準備搭車到首爾。突然上次追露娜的兩名男子看到太乙,以為她是露娜,準備要去抓她時,被曹影阻擋,曹影問他們剛叫那個女人什麼名字?他們說:「露娜,那時我們在追的就是她。」「你確定?」「她捲走我們家大哥的錢,還用那筆錢換了新髮型,我們怎麼可能忘的了?我們老大因為她還被送去吃牢飯,她卻想搭火車潛逃!」「知道了,快滾,她現在是我的客人,別讓我重複第二次。」

太乙到了首爾,發現一旁有人在歡呼,原來是具總理從樓梯走下來,路人紛紛稱讚她很漂亮,其實昨晚太乙還發現有人搜尋了”李袞和具瑞怜結婚”這個關鍵字,她看了一下具總理的長相後離開。具總理來到了餐廳,包廂裡面的四個女人,有一個和剛剛大韓民國的孕婦長得一模一樣,孕婦說:「瑞怜姊好像到了。」女子 A 說:「真是胃口全消,她硬要過來呢!我先走囉!」具總理來了,女子 A 連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走了,總理到了後問其他人女子 A 為何要走?女子 B 說:「妳不知道啊?爆出性醜聞的朴哲雍議員是她小姑的大伯。」總理:「妳在講什麼啊?我連自己小姑的臉都記不住了。」

孕婦:「只要跟妳持相反立場,就會壞事連連。傳聞說朴議員被革職,受益的只有妳一個,通常受益的人,就是犯人吧?」總理:「只是剛好做壞事的人跟我持相反立場罷了。」女子 B:「依我家姜理事所言,部榮君大人是妳的靠山,那是真的嗎?」總理:「是真的又怎樣?妳老公說要站在我這邊嗎?」女子 B:「他可以嗎?妳要嫁進皇室了嗎?所以妳才會連任嗎?」孕婦:「她可以嗎?現在近水樓台先得月這招已經沒效了,比起任期五年的總理,沒有任期的皇后更好吧!雖然不確定皇帝陛下心儀的是不是熟女。」總理:「妳要確認一下是不是有效嗎?要是我剩下任期的夙願,是對妳老公的盛雲集團查稅怎麼辦?要是我發瘋卯起來只查稅怎麼辦阿?智英,妳還不起身嗎?我們的談話內容似乎對胎教不太好。」總理對著孕婦肚子裡的小孩說:「阿姨很抱歉呢!」

太乙來到了首爾鐘路警察署的門口,看到長的跟組長還有沈刑警一樣的人走出來,太乙問他們:「不好意思,請問你們認得我嗎?鄭太乙。」組長問沈刑警:「是你認識的人嗎?」沈刑警說:「不認識耶,妳是哪位?」太乙:「那姜薪栽和張米呢?國科搜的金希朱科長呢?」組長:「那些人是誰啊?光聽名字就知道他們很善良。」沈刑警:「妳問這個做什麼?妳是要來警察署嗎?請問妳是刑警嗎?」太乙:「不是的,應該是我搞錯了,請好好用餐。」太乙鞠躬,兩人以為是因組長太常上電視所以招來粉絲,但是不懂為何那位小姐知道他們要去吃飯?

太乙搭計程車來到平倉洞想要找薪栽,認為他如果沒當刑警的話,代表家裏沒破產,應該還住在平倉洞,太乙欣賞完大韓帝國特有的電車後,準備過馬路到對面。此時在大韓民國同樣的地點,薪栽也出現在對面馬路,與太乙擦肩而過,可惜兩人在不同的世界。薪栽去超商買冰棒,又碰到了精神科醫生:「最近很常碰到呢!你還是喜歡甜食?」「我偶爾會吃,每次吃都會被妳發現呢!妳來這一區做什麼?」「我住在這一區。」「我之前是住在這一區,妳今天好像要辦聚會啊?」「這是我要喝的酒,要是從大白天開始喝,這些還不夠呢!要給你一罐嗎?」

薪栽跟醫生一起坐在超商外吃冰棒喝啤酒,薪栽:「精神科醫生酒精中毒沒關係嗎?」「我又沒有上癮,只是酒量太好罷了,不過甜食真的有用嗎?」「我只是喜歡雪糕甜又融的快。」「甜的話,融的慢不是比較好嗎?」「反正早晚都會融化。」「話說你是從事哪一行的?本來想說下次診療時再問,結果你沒來。」「我是刑警。」「真的嗎?我徹底猜錯方向呢!我還以為你是流氓…」「精神科醫生怎麼可以…難怪藥完全沒效。」「你明明就沒吃。不過你在這一區住到什麼時候?我一直都住在這一區,可能有在路上碰過…啊…」「對,諮商時有聊到,我小時候家裡破產了,我國中時搬走的,這邊的房價漲了很多吧?我偶爾會過來看看,每次來心裡都覺得很苦澀。」「你為什麼回來這個地方?你最近還一直做那個惡夢嗎?」「妳不要突然進行診療,特別是在喝酒的時候。」「被當成蒙古大夫了。那我們就專心喝酒吧!」薪栽又看了太乙的訊息頁面。

大韓帝國,太乙來到了跟她家一樣的地點,但是卻變成了《手臨韓醫院》,太乙問裡面的女子有沒有認識一個叫做”鄭度仁”的人?太乙:「他是跆拳道長,妳不認識他嗎?」「我們不認識那個人。」「那麼,請問妳知道一位叫安奉熙的女人嗎?她跟我十分相像,請問你有見過她嗎?」「不認識,我們在這住了 30 年了,怎麼了?那些人說他們住在這裡嗎?」「不是的,謝謝妳。」太乙失望地離開。回到首爾車站買票時,發現身上的錢不夠回到釜山,連站票也買不起,太乙問售票員:「請問這裡的高速巴士轉運站也在江南嗎?」「那在松坡,不過妳現在趕過去,末班車也開走了,妳沒有信用卡嗎?」

太乙走到旁邊打公共電話:「這真的不是惡作劇電話,我真的認識李袞…不是,我真的認識皇帝陛下,我跟皇帝陛下有交情…」太乙被掛電話,她不死心再打一次:「我真的不是在開玩笑,只要讓我跟他通話一分鐘就行了。」電話再度被掛斷。「我還少 2600 韓元,所以沒辦法回到釜山…」「只要十秒!」「這樣就夠了,只要十秒,我…」此時李袞在直升機上問機長:「你剛剛說是誰?」「是,陛下,某個女人撥打皇室代表專線說要找你,總共打了 17 通,保安組想確認是否有問題。」「不,我是問打電話那個人的名字。」「她自稱是黛安娜王妃,他們為了保險起見,追蹤發話位置,是在首爾站。」

李袞思考了一下說:「直升機掉頭,到首爾去。」毛秘書:「什麼?」「立刻確認曹隊長的位置。」「是。」太乙走在路上,看到直升機飛過來停在旁邊大樓頂,回過神來,發現曹影站在她身旁,她嚇了好大一跳:「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奉陛下之命前來,他說妳被斬首前都要活著。」曹影往前走,太乙跟上問:「不過這裡真的會砍人頭嗎?」「1920 年後已經形同廢除,不過…似乎睽違百年後又要恢復了。」曹影突然停下來看著太乙,太乙:「可惡。」「妳到底是何來歷?妳真的是刑警嗎?妳剛剛為什麼去警察署?」「你跟蹤我嗎?」「跟我走吧!」

曹影帶著太乙來到 KU 大樓門口,突然一群黑衣人跑出來站定位,太乙看傻了,接著李袞從門口出現,走到太乙面前:「聽說妳在找我?」「對。」「找了 17 次。」「對。」「我還以為妳待在釜山,為什麼跑這麼遠?找到安奉熙了嗎?」「你怎麼會知道?」太乙轉頭看著曹影:「你到底是從哪裡開始跟著我的?既然這樣就借我一點錢啊!」李袞:「她是誰?讓妳不惜到這個世界尋找的人是誰?」「我媽。我想如果這裡是平行世界,而且娜莉和誾燮也都在這,就算我不存在,但我媽媽…說不定還活著。雖然我知道她有了別的身分,但我希望她在這裡不是病懨懨的,我對她的印象只停留在我五歲的時候,就算只是遠遠的看的她也好,所以我才會來這裡。」「妳應該告訴我的。」「我只是有點好奇,但她不在那裡,總之,今天多虧你,我玩得很開心。」

「所以妳才會搜尋 KTX 啊?我還在想 KTX 是什麼呢!」「搜尋?」太乙瞪著曹影,李袞說:「那不是他告訴我的,是自動儲存功能告訴我的,妳好奇的事滿多的呢!為什麼想知道李袞的前女友?妳不是以為我沒談過戀愛?」太乙摸了額頭尷尬的說:「你幹嘛看那個?那是作弊。」曹影突然走過來說:「陛下,具瑞怜總理…」李袞:「對了,妳也搜尋過具總理。」「具瑞怜是…我只聽說她是最年輕的女總理,覺得很神奇所以才去搜尋的,僅此而已。怎麼了?你作賊心虛啊?」李袞:「我跟她每週五都會見面。」「她是 IU 嗎?」

突然有一群車子開過來,太乙跟李袞紛紛轉頭去看,曹影說:「對,那是具總理,她應該是接到陛下直升機緊急降落的回報。」在一群黑衣男子護衛之下,具總理緩緩的下車走過來,看了太乙後對李袞說:「我在意外的時間和地點,見到你和意外的人在一起,陛下。」李袞:「是啊!妳讓我感到十分為難。」具總理對太乙說:「幸會,我是大韓帝國的總理,具瑞怜。」接著總理伸出手示好,太乙看著她,三人氣氛尷尬,空氣瞬間凝結。

2.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太乙來到了李袞的世界後,發現李袞說的都是真的,甚至有長的跟誾燮一樣的曹影,以及長的跟明娜莉一樣的明勝雅,而且連曹影跟盧尚宮都知道她的名字。

2. 太乙被盧尚宮帶到離陛下最遠的房間,卻被李袞找到,還趁機吻了她,太乙並沒有抗拒。

3. 太乙假扮成近衛隊員,跟著李袞走了幾個行程後突然被放生,她跟曹影借錢後搭車跑去首爾。

4. 太乙想要找長得跟媽媽一樣的人卻沒找到,要回去時發現錢不夠,只好打電話給皇室求救,結果屢次被掛電話。

5. 李袞知道後馬上將直升機停到首爾去接太乙,卻突然出現了具總理這個不速之客。

本集主要描述太乙來到了大韓帝國後發生的種種事情,首先最令人好奇的就是那個飄著粉紅色雲的神祕空間,李袞跟太乙是在什麼時候到了那裡?猜測是在穿越的中間過程時,可以抵達的地方,不過那裡其實拍的有點假假的,像是攝影棚搭出來的景,而且最好李袞還可以拿氣球來做實驗啦!他不是才穿越兩次而已嗎?還是說可以只到那個地方而不穿越到另一個世界?原本以為是從前方的閃電離開,結果李袞卻朝後走,這實在是太神奇了,傑克!

不知為何曹影一直對太乙反感,是因為太乙對李袞的態度,還是另有原因?他應該知道太乙是陛下的救命恩人啊!結果因為太乙拿槍瞄準李袞,加上後來又遇到有人說她是露娜,讓曹影對她更厭惡,看起來曹影可能還不相信太乙是從平行世界來的人。難道說曹影在吃醋?認為陛下把太乙看的比她重要?如果太乙是陛下喜歡的人,那曹影應該要守護她啊!不過曹影的確有一直跟著她,只是沒有借她錢(笑)。

本集最精采的當然就是在太乙房間那段,完全是太乙自己誘惑李袞耶!問人家是不是第一次談戀愛,感覺就是怪李袞沒有發動攻勢,也難怪李袞會突然想要用吻來證明,而太乙雖然沒閉上眼睛,但也沒有掙脫或抗拒,最後不知道兩人怎麼收尾的,為什麼李袞不直接跟太乙睡一個晚上再離開呢?進展太快怕嚇到太乙嗎?都幾歲的人了,哈哈!李袞真的有交過女友嗎?很想知道太乙搜尋的”李袞前女友”結果是什麼,看起來太乙應該也是交過男友,也滿好奇她的前男友是誰。而曹影呢?他有交過女友嗎?他會不會跟明勝雅在一起?感覺他們兩個滿搭的,明勝雅說她放棄了大好機會,指的是曹影嗎?但她對曹影講話又不是很客氣,感覺是個公私分明的人。

如果太乙真的是救了李袞的人,那盧尚宮應該也要把她當恩人,但是盧尚宮似乎也不太喜歡太乙,明明之前要陛下趕快成親生子,現在人家都把女孩子帶進家門,她卻不喜歡,難道是因為不能接受外人?怕對陛下造成其他的影響嗎?連具總理盧尚宮也不滿意,到底誰跟陛下在一起她才會滿意啊?太乙看起來不是個怪人,除了講話比較沒禮貌點,但至少她很配合在宮中的一切,也不會像李袞第一次穿越一樣講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其實也是有啦!就是她問明勝雅的那一些,甚至要明勝雅搜尋”李袞”這個名字,就像有台灣人問你”蔡英文是誰”一樣,令人覺得驚訝吧!

太乙完全沒想到李袞所說的都是真的,而且還超乎她的想像,包含他擁有的財富,以及他的受歡迎程度,他的學識與體能,還有其他人對他尊敬的態度,這些都讓太乙對他印象大翻轉,肯定在心裡偷偷加了不少分。而沒想到太乙來到了平行世界後,卻是想要去找自己認識的人,首先是警察局、再來是薪栽、最後是自己的家人,結果沒想到除了組長跟沈刑警外,都毫無所獲,但太乙有點傻,明知道兩個世界的人名字一定不同(但姓卻相同),卻還一直問對方認不認識這個名字的人,應該要直接拿照片問比較快啊!而李袞之前到了平行世界後,完全不好奇這件事情,他難道不想知道自己的爸爸、媽媽、甚至是朋友與親戚、還有自己,是否還活在這個世界嗎?不過李袞跟太乙一樣,似乎都認為自己只存在於其中一個世界,卻沒想到其實兩人都有存在於兩個世界中,只是一個已死,另一個則是通緝犯。

原來李霖找上的孕婦,也就是上一集在他沖洗的照片裡出現的女人,且那個女人在大韓帝國是有錢人,還跟總理認識,但卻在大韓民國過著很貧窮又卑微的生活,難道兩個世界的人,遭遇都會完全相反嗎?目前看起來,李霖、李袞、太乙、曹影及那個孕婦,似乎都是這樣,不過明勝雅就還好。原本那個孕婦似乎很磊落,不想要靠這種莫名其妙的方式改變生活,但後來仍然抵抗不了惡魔的誘惑,而屈服在李霖的好聽話之下。想必李霖一定是到處招兵買馬,在大韓帝國佈下他的眼線,接著伺機報復皇室吧!

薪栽一直遇到心理醫生,明明只去一次而已,醫生就記得他,且兩人還可以這麼聊得來,看起來滿配的,不知道兩人會不會在一起,不然戲份怎麼這麼多?具總理的女生聚會裡,每個女生講的話都很帶刺,看起來應該不是真的好友,而只是為了利益而相聚的吧!且李霖找到的那個孕婦,跟具總理看起來就不合,他找孕婦真的有用嗎?要找也應該找跟具總理關係好一點的人吧!還是說只要關係很近,就可以打探到一些小道消息。而沒想到上一集具總理的計謀果然奏效,已經有人認為部榮君是她的靠山了,且具總裡的心機似乎大家都知道,只要跟她不合的人就會不幸,這也太可怕了吧!想必她應該沒有真正的朋友。

太乙不知道是從哪得知皇室專線,把錢用到不夠也太瞎了,她其實如果厚臉皮一點,可以跟路人借錢,台灣其實滿多這種人的,只是通常被認為是詐騙。當時不知道到底幾點了,售票員說末班車來不及,代表時間應該滿晚了吧!但李袞卻還在回程的飛機上,行程也跑太久?不知道已經飛到哪了,還馬上說要飛去首爾,而不知道具總理哪來的小道消息,竟然知道陛下要來首爾?如果真的很晚,具總理來幹嘛?以為陛下要來見她,所以趕緊來赴會嗎?沒想到卻見到另一個女人跟陛下在一起,具總理一定氣死,且陛下直接擺明說她讓他很為難,但她還是很厚臉皮的跟太乙搭話,真的是不會看場合,硬要刷存在感。

 

※劇透心得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