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想見你』第 12 集詳細劇情、心得 – 借我一點你的時光,許我一點美好難忘

1 ~ 13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12 集劇情、心得:

1. 有雷劇情介紹

2. 下集預告

3. 本集心得

4. 預告心得

1. 第 12 集劇情介紹 —「借我一點你的時光,許我一點美好難忘。」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鏡頭一開始是黃雨萱躺在被關著的小房間中醒來,接著換陳韻如本人在現實生活中醒來,她鬆了一口氣並摸了自己的嘴唇,閉上眼睛回想了昨天晚上親了子維的情景。黃雨萱看到這些畫面,緊張地說:「好了吧!夠了沒啊?」突然陳韻如張開眼睛,爬起身,照著鏡子,雨萱繼續說:「陳韻如,妳到底在幹嘛啊?妳幹嘛要騙李子維妳就是我啊?」接著雨萱自言自語說:「這到底怎麼回事啊?這裡是哪裡啊?陳韻如回來了,幹嘛要裝成我的樣子?」此時韻如對著鏡子說:「噓!安靜,不要吵。」

韻如上學前把髮型弄成雨萱穿越時的髮型,接著她走到客廳看到弟弟對她說早,此時雨萱說:「陳韻如,妳聽的到我的聲音對不對?妳是不是聽的到?」韻如假裝沒聽到雨萱的聲音,也對弟弟說早,弟弟問她怎麼睡這麼晚還沒幫他買早餐,韻如說她自己都睡過頭了,哪有時間幫弟弟買早餐,叫他自己去買,走之前還學雨萱打了一下弟弟的頭。她出門時看到子維跟她揮手,此時雨萱又說:「陳韻如,妳在幹嘛啊?妳不要假裝沒聽到,我知道妳聽到了!」

韻如假裝沒聽到雨萱的聲音,跑去跟子維說:「對不起我睡過頭了,你有等很久嗎?」子維說不會啊!並幫韻如戴好安全帽。雨萱此時又說:「陳韻如,妳明明就知道我在這裡,為什麼裝做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妳回答我啊!」子維看到韻如在發呆,便問她怎麼了?韻如說沒有,坐上摩托車時韻如摟上子維的腰,子維轉頭看了一眼,韻如問他怎麼了?子維說沒事,兩人一起走到校門口時,韻如又看見班長在門口當糾察隊,便跟子維說她想先去買早餐,結果班長突然叫住李子維。

子維以為班長要糾正他沒紮衣服的事情,結果是班導說要子維幫忙整理會議紀錄,此時在一旁的韻如說:「李子維,你們先聊,我自己去買早餐好了。」子維說要陪她去,韻如說沒關係,便自己走掉。班長看著韻如走掉,偷笑著。韻如走在路邊一副失神的樣子,雨萱在房間裡看著這樣的她,並在牆上看到有關 2019 年謝醫師跟李子維死掉的記憶,雨萱說:「陳韻如,妳是不是從我記憶裡,知道在未來,謝芝齊會殺了李子維的事?!妳回答我啊!妳既然已經知道的話,幹嘛不告訴李子維啊?幹嘛還要在他面前裝成是我的樣子?妳到底在做什麼啊?」韻如悶不吭聲。

突然有人拍了韻如肩膀讓她嚇一跳,是莫俊傑,他問韻如怎麼了?一臉被嚇到的樣子?韻如說:「沒有阿!你這樣子拍人家肩膀,誰都會嚇到吧!」俊傑說:「對不起啦!因為我剛有叫妳的名字啊!可能妳沒有聽到吧,所以我才拍妳的肩。妳怎麼一個人在這邊啊?李子維沒有送妳來上學嗎?」韻如說要買早餐,俊傑說一起去買,走在路上的時候,俊傑一直看著韻如。上課的時候俊傑想到早上的事情,她看到韻如一個人走著,此時的韻如跟以前似乎是同個人,他發呆到被老師罵。

李子維又翹課了,躺在屋頂上,想著昨晚韻如說的話:「你不用特地到未來找我,因為我,黃雨萱,現在就在這裡,再也不會走了。」又想到他送韻如回家時,韻如問他:「明天你還會來接我嗎?」子維點頭並說明天見,韻如也朝他揮手。想到這些子維感到有點疑惑。突然間,韻如出現對他說:「我就知道你在這裡。」子維爬起來說:「陳韻如,妳怎麼會在這裡?妳不用上課喔?」「你自己都沒上課了,還管我有沒有上課。」子維說是他的錯,還說現在回去吧!結果韻如說她是要來找子維一起翹課的,子維傻眼。

Advertisement

兩人偷偷摸摸的想要離開學校,子維看到教官跟訓導主任兩面夾擊,他揹了韻如的書包說要掩護韻如,結果韻如卻不顧一切往前衝,兩人被教官看到並大喊站住,但兩人還是一直跑沒有回頭。子維牽著韻如的手朝他知道的方向跑,韻如看著前方的子維心想:「如果我是黃雨萱的話,我的臉上,現在應該要帶著什麼樣的表情?如果我是黃雨萱的話,我現在要繼續牽著他的手,還是放手才好呢?如果我是黃雨萱的話,我現在眼睛要看向哪裡?是前面?還是李子維的臉?還是他牽著我的手?如果我是黃雨萱的話,等等停下來之後,我應該要跟李子維說什麼才好呢?如果我是黃雨萱的話,我應該要怎麼做呢?」這些都被雨萱聽到了。

子維幫助韻如越牆,並逃到停機車的老房子旁邊,兩人氣喘吁吁,此時韻如看著子維的臉微笑著,子維突然望向韻如的臉,覺得有些尷尬,並把手放開。韻如說她想去海邊,子維騎車載她去,此時韻如抱的更緊,並把臉靠在子維身上。到海邊時,子維問她怎麼笑得這麼開心?韻如說:「因為如果不是你帶我過來的話,我自己一個人根本不會到海邊啊!」接著韻如牽起子維的手,並說:「李子維,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什麼事啊?」「你以後還是要常常帶我來看海喔!」「可以啊!以後妳只要想來,就跟我說一聲。」雨萱在小房間裡看著這些情景,意志消沉。

晚上韻如回到家時,傳訊息給子維說她到家了。接著她拿出日記本,開始寫著:「87.12.19 出門前,一句”你等很久了嗎”。回家後,一封”到家記得打給我”的簡訊。手牽手,一起跑過的心跳聲。肩並肩,一起看著的海平線。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如此讓人安心的陪伴。也是我第一次,開始對這個世界,稍微有了那麼一點的期待。」此時雨萱說:「為什麼會有這篇日記啊?不記得我有看過這篇日記啊!」韻如聽到後,便把剛寫的日記內容撕掉,揉成一團。

韻如想了一下,翻到後面的頁面,寫下「他就是王銓勝」這句話,雨萱看到激動地說:「陳韻如,原來妳是這個時候寫的!我不懂耶!妳為什麼要這麼做啊?」韻如對著旁邊的鏡子說:「這不就是妳當初回到這裡的原因嗎?如果妳沒有回到這裡,李子維怎麼會喜歡上現在在這裡的陳韻如?」「陳韻如,我不管妳現在在想什麼,但是如果妳已經從我的記憶裡,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那妳就應該知道,現在最重要的,是阻止謝芝齊,要不然,不管是妳,還是莫俊傑,甚至是李子維,都會因為他的關係而死掉,妳知不知道啊?!」「妳放心,我才不會讓自己那麼容易就死掉。因為妳的夢做完了,但我的夢,現在才剛開始。」

畫面來到 32 唱片行,韻如拿著舅舅的相機,請舅舅教她怎麼用。她在學校拍下俊傑跟子維打籃球的照片、搶便當的照片、子維在教室睡著的照片,莫俊傑在一旁看著她。三人打打鬧鬧,接著一起跨年看日出,俊傑說他的新年新希望就是考上離家最近的大學,因為可以到莫奶奶冰店幫忙,李子維一副不屑的臉說俊傑的願望很無聊,李子維說他的新年新希望就是要考上藝術大學的美術系,然後不管他家人怎麼講,他都會想辦法留在台灣,不跟他們去加拿大。

莫俊傑說李子維想的美,潑他冷水,接著俊傑看到韻如打呵欠,便叫她去睡一下,等等他跟李子維會叫她起床,韻如說不用。俊傑看著兩人打打鬧鬧,覺得有點心酸。快日出時,結果是莫俊傑爬不起來,韻如跟子維說叫不起來就算了,子維不放棄地繼續叫,結果日出了,兩人紛紛走向前,子維說好美喔!此時韻如牽起子維的手,子維有點嚇一跳但沒有開心的神情。韻如說:「李子維,你可不可以答應我,明年的這個時候,我們還是要一起過來看日出。」「好啊!」韻如開心微笑。

韻如跟子維去領沖洗好的照片,子維笑她第一張就沒對焦,韻如看著自己的照片發呆,子維問她怎麼了,韻如說:「沒有啦!有點不習慣看到照片裡的自己,感覺好像在看另外一個人喔!」老闆說:「這很正常啊!剛開始學攝影的都會有這種感覺,以後妳多拍幾組照片就不會了。」韻如點頭說可能吧!接著說她還要加洗另外兩卷底片,老闆叫她填資料,此時子維發現韻如簽名的筆跡變了。回去時下起大雨,他看著韻如奔跑的背影,想起雨萱穿越時在雨中奔跑的情景,跟現在的韻如完全不同,此時雨萱也在房子裡看著子維的表情。

韻如回家後被媽媽唸怎麼全身溼答答,接著媽媽問弟弟,姊姊最近是不是怪怪的,怎麼笑的一臉花枝亂顫的樣子?弟弟說應該是交男朋友了吧!媽媽大驚並問什麼時候的事?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都沒跟她講,還問男的是誰?弟弟說媽媽也見過,就是姊住院的時候送她回來的那個男的。此時韻如衝出來把毛巾蓋在弟弟臉上說:「不要講那麼多啦!」媽媽正要問時,韻如馬上回:「妳也不要問!趕快去上班。」接著轉身就走,回到房間裡,鬆了一口氣,並帶著微笑。

晚上時韻如又拿出照片邊看邊笑,黃雨萱問:「陳韻如,這真的是妳要的嗎?妳打算一輩子扮演另外一個人,就這麼活著嗎?」韻如回:「為什麼不可以?如果當黃雨萱可以擁有這一切,我為什麼要當陳韻如?」畫面來到李子維洗澡時,仍在想著以前黃雨萱穿越時的韻如跟現在韻如的差異。隔天在學校打籃球時輸了,莫俊傑問他:「你怎麼了,怎麼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沒事啦!有點煩而已。」韻如突然出現問:「你們打球幹嘛不講一下?我一直在找你們。」俊傑問她怎麼了嗎?

Advertisement

韻如說:「沒有啦!是想問你們今天放學以後可不可以陪我去拿照片?」俊傑說好啊!子維卻說:「你們自己去好了啦!我放學想要自己去買一些參考書。」韻如說:「不然我們三個人先一起去拿照片,然後再陪你去買參考書?」子維說:「不用啦!放學妳不是還要去文磊叔那邊打工嗎?又不順路,我自己去就好了。」「好啊!那我跟莫俊傑去拿ˋ照片,等你買完,看要不要到唱片行來找我,你在打我手機跟我說一聲好了。」「好啊!」

放學時,莫俊傑追上李子維,並問他:「你老實跟我說,你是不是在躲陳韻如?」子維把他拉到一旁說話,子維說:「哎呀我也說不上來啦!反正就是這陣子我覺得陳韻如有些地方變的很不一樣。先不講她再也不提她是從 2019 年來的這件事,可是就連之前要找出襲擊她兇手的事,她也沒有再提了耶!她之前明明就很執著要找到那個人,可是現在這件事情就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雖然她還是有很多言行舉止像黃雨萱沒有錯啦!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一種她並不是黃雨萱,而是變回原本陳韻如的感覺。」

「那你打算怎麼做?」「我也不知道啊!反正等我想清楚了,我再當面問她,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問清楚然後呢?你要繼續躲她,還是要請她再演的稱職一點,變成你所喜歡的那個黃雨萱?」「等一下,你在說什麼啊?你說黃雨萱是陳韻如演出來的?」「不然呢?你該不會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穿越時空這種事情吧?」「所以你從來就沒有相信過她說過的話嗎?不是啊!如果你不相信她說的話,你幹嘛之前還一副很相信她說的一切都是真的的樣子啊?」「因為如果我不繼續這樣做,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跟你當朋友了。」

「什麼意思啊?」「陳韻如都可以為了繼續待在你身邊,變成另外一個人,而我,我只能選擇不拆穿這一切,相信她所說的都是真的,這是我唯一可以繼續待在她身邊的辦法。」此時出現日出時,俊傑起床看著他們兩個牽手的那一幕。俊傑繼續說:「為了不破壞我們三個人之間的關係,我都已經做到這個程度了,你為什麼就不能像我一樣,就相信她所說的都是真的,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不就好了嗎?」「不對阿!事情不是你說的這個樣子嘛!」「不然是怎麼樣?你為什麼就不能站在陳韻如的角度替她好好想一下啊?你知不知道一個人要徹底改變自己是多麼困難?她現在都好不容易讓她自己變成你所喜歡的黃雨萱,你為什麼就不能看在她這麼努力的份上,別再做出傷害她的事?就相信她所說的一切不就好了嗎?」

「我沒有不相信她啊!我就是相信她所說的一切,我才更想找她問清楚嘛!問她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你還記不記得,當黃雨萱坦承她並不是陳韻如,而是來自未來的黃雨萱的那個晚上,你問我相不相信她說的話,我是怎麼回答你的?就像我那個時候說的一樣,現在的陳韻如給我的感覺,跟之前她還是黃雨萱的時候,是不一樣的。」「你到底在執迷不悟什麼啊?」「我沒有執迷不悟!」突然韻如出現問他們:「你們倆在聊什麼?莫俊傑,不是說好要一起去拿照片嗎?我在教室等你很久耶!」

莫俊傑說:「沒有啦!是我不放心讓李子維自己去買參考書,所以我要告訴他一些買書的注意事項。」韻如說:「如果你真的那麼不放心的話,那就先不要拿照片阿!我們一起去買參考書不就好了。」俊傑說:「不用啦!我都已經跟他講完了,我也相信,他應該不會再搞錯了。」講完俊傑意有所指地看著子維,子維尷尬的點點頭,俊傑繼續說:「走啦!妳打工要遲到了,快要來不及了,走!」韻如還回頭跟子維揮手說掰掰。

子維回到家裡,看著當時他畫的那幅畫,想到韻如在他家抱著他哭的畫面,接著他拿出之前韻如還是雨萱時,送他的那張照片,後面有黃雨萱的筆跡。晚上韻如打工時,在門外拿著手機,本來想傳訊給子維,但她想到放學時,她偷聽到子維跟俊傑的對話,於是就把要送出的訊息給刪除掉。當她走回店裡時,突然有人開門,她開心地轉身以為是李子維,結果是班長,班長靠近她,她慢慢後退,她故意不看班長,但她的手正在發抖,她回到座位上假裝溫習功課,班長走到後面邊偷看她邊挑唱片。

最後班長拿了伍佰的專輯到櫃台結帳說:「一百八嗎?」韻如點頭,接著班長拿出兩百塊要給韻如,韻如伸手去拿時,班長又一副不想放開的樣子,後來才鬆手,班長說:「是妳啊!陳韻如,我終於等到妳回來了。」接著班長伸出手,韻如把二十元放在桌上,不看他一眼,此時有其他客人上門,班長拿了錄音帶說謝謝並離開,韻如緊張的一直喘氣。下班後,韻如害怕的看著外面有沒有人,她邊發抖著鎖上門,快步離開,此時班長從陰影處走出來。

韻如邊走回家邊回頭看有沒有人,她緊張地用跑的,此時音樂非常詭異,她跑到一個巷子口,突然班長快速朝她走過來,她嚇了一大跳並跑走,此時李子維騎車經過並叫她:「陳韻如!妳怎麼會在這裡啊?我剛剛本來要去…」話還沒說完韻如就抱著他說:「好險你來了,我剛剛真的很害怕!」「妳害怕什麼啊?」「剛剛一直有一個人跟著我,不管我走到哪裡,他都一直跟在我後面。」子維問她在哪裡?並朝韻如指的方向跑過去看,但是沒看到人,回來後他說:「沒事了,那個人已經走了,不用擔心。」韻如鬆了一口氣的點點頭,此時班長又探出頭來,看著韻如被載走,只好離開。

Advertisement

兩人來到談心公園,子維問:「妳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在這邊的時候,說了什麼嗎?」「記得啊!我那個時候心情不好,在路上遇到你,我們交換秘密,你還看到我哭了。怎麼突然問我這個啊?」「今天我帶妳來這裡,是因為我想要再一次問妳,妳心裡的祕密。可以請妳告訴我,現在的妳,是陳韻如,還是黃雨萱?」韻如開始摳手指,雨萱看到這一幕,快哭地說:「陳韻如,我拜託妳,不要再騙他,不要再騙自己了,妳跟他說實話好不好?」

韻如想了一下說:「你在說什麼啊?我是黃雨萱啊!我又還沒有回到我原本的世界,我當然是黃雨萱。」「如果妳是黃雨萱,那麼當我問妳,我們第一次在這裡說了什麼的時候,妳想到的,應該是妳在這邊跟我第一次提起,妳夢到王詮勝跟黃雨萱的事情,不然就是,有關 2019 的未來是什麼樣子,還有妳跟王詮勝是怎麼開始,怎麼結束的。可是妳剛剛說的,卻是當妳還是陳韻如的那一個晚上的事情,妳不是黃雨萱吧!陳韻如。」「才不是這樣,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我變成陳韻如的時候,也會擁有她的記憶,我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知道我來之前的事啊!」

子維拿出照片說:「那這個是怎麼回事?這是黃雨萱給我的照片,上面的字跡,跟我前幾天看到妳在相片館寫的字跡是完全不一樣的。陳韻如,我拜託妳不要再裝作黃雨萱的樣子了,妳告訴我,黃雨萱是什麼時候離開的,好不好?」雨萱說:「陳韻如妳不要在瞞他了!妳快跟他說我在這裡,妳有聽到我說話嗎?」子維接著說:「她去哪裡了?妳回答我啊!上次親我的到底是妳,還是黃雨萱?」雨萱說:「陳韻如妳不要不說話,妳快跟他說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妳告訴他謝芝齊就是兇手!」子維問:「黃雨萱到底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韻如受不了的說:「夠了你們不要再說了好不好?!如果我跟你說,黃雨萱她已經走了,她不會再回來了,你會怎麼樣?你還是會像現在一樣,跟我說話,陪在我身邊嗎?」子維不發一語,韻如哭著說:「沒關係,你不用回答。」接著她收拾書包走人,子維叫住她說:「陳韻如,拜託妳告訴我,黃雨萱她還會回來嗎?還是我到底該怎麼做,我才能再見到她?」子維講到哭,韻如突然苦笑,並回:「你為什麼要問我這些問題啊?你不是知道,不管是穿越時空,還是那一些關於黃雨萱跟王詮勝的夢境,全都是我編的。為什麼你還要問我,你要怎樣才能見到她啊?你還不明白嗎?黃雨萱這個人,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一直以來都只有我陳韻如一個人而已。這都是我做的夢,一個我幻想我喜歡的人剛好也喜歡上我的夢。」

韻如說完就離開了,留下一臉難過的李子維。隔天早上鬧鐘響了,韻如起床後,髮型變了,不是雨萱也不是原本陳韻如的髮型,她跟以前一樣把媽媽搬到床上,接著弟弟問她怎麼沒叫他起床,害他差點睡過頭,韻如說了聲對不起就走了,弟弟叫住他問:「妳怎麼回事?該不會是被男友甩了?本來不是好好的嗎?怎麼妳這陣子又變回以前的樣子啊?」「以前的樣子不好嗎?」「當然不好啊!好不容易才開始喜歡妳,拜託,不要再變回以前討人厭的樣子,好不好?」

韻如又開始戴著耳機上學,被莫俊傑看到,俊傑一直在後面觀察著她。韻如到教室時沒有跟任何人打招呼,旁邊的同學正在聊天,提到今天是小年夜,其中一個同學 A 發現陳韻如來了便說:「陳韻如,妳什麼時候來學校的啊?怎麼不跟我們打招呼?」韻如回:「看妳們聊得很開心就不吵妳們了。」同學 B 問:「陳韻如,妳最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同學 A 說:「對阿!不然怎麼看妳這陣子好像又回到以前那個樣子了。」韻如問:「以前不好嗎?」同學 A 回:「當然不好啊!我以前看到妳的時候,超級陰沉的!不要說跟人家講話了,妳完全不會想讓人家接近妳耶!不過這陣子認識妳比較熟一點之後阿,才知道妳跟我們之前想的不一樣。」

同學 B 補充:「妳人又好聊,又很好相處,跟以前完全不同,就是很喜歡待在妳旁邊那種感覺。」同學 A 說:「反正簡單來說就是,我拜託妳,妳不要再變回以前的陳韻如了,以前的妳,超級討厭的!」韻如笑了一下說:「我跟妳們一樣,也不喜歡以前的自己。」接著她又戴上耳機。莫俊傑上課時發現李子維書包在但人不在,於是他就跑出去找。此時子維一個人坐在禮堂的鋼琴旁,彈著鋼琴,想著黃雨萱。

他想起稍早俊傑問他:「你到底要跟陳韻如冷戰到什麼時候?你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原諒她?」子維沒啥表情地說:「沒有什麼好原不原諒的,我沒有在氣陳韻如阿!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而已。」「什麼意思啊?」「那一天,陳韻如跟我坦承了所有事情,一切就像你說的一樣,沒有什麼穿越時空,沒有黃雨萱,這一切,全部都是陳韻如自己編出來的故事而已,可是你知道,當陳韻如坦承這一切,我最後問她什麼嗎?我沒有問她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要在我面前裝成另外一個人,而是問她,我到底要怎麼做,才可以再見到黃雨萱?」

俊傑生氣地抓著李子維的領口,子維卻哭著繼續講:「人家都坦承了,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她在騙我!」此時俊傑放開子維的領口,子維接著說:「可是這段時間,每天當我醒來,當我睜開眼睛,我心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都是,我好想黃雨萱……你不覺得我這樣很白癡嗎?即使我知道她只是陳韻如編出來的人物而已,可是我現在,滿腦子都是她。」想到這些回憶的子維,獨自坐在鋼琴邊,哭的崩潰。

放學時陳韻如一個人走在校園裡,突然班長走過來。夜晚了,兩人在廢棄的房子裡,陳韻如站在莫俊傑跳樓的地方,看著外面,等著班長走過來,她朝著班長的方向走過去,不發一語。

Advertisement

2. 下集預告:

莫俊傑看著韻如墜樓身亡,大喊著:「陳韻如!」但已來不及。

雨萱說:「都是我害的,如果我從來都沒有介入過陳韻如的人生,那事情可能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雨萱在 2019 年醒來,拿著隨身聽,但是已經壞掉。

韻如舅舅跟雨萱說:「當你每一次回去的時候,這接續的時間軸都會稍微往前一段時間,或許妳下一次再回去就可以了吧?」

雨萱哭著說:「文磊叔,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回到過去了…」

子維:「那以後,當我想見妳的時候,我該怎麼辦?」

雨萱:「那你就聽那一首歌,看看它會不會像當初把我帶到你面前一樣,把你也帶到我身邊。」

 

3. 本集心得:

本集的重點整理如下:

1. 陳韻如假裝自己還是黃雨萱,真正的雨萱則是被關在小房間裡。

2. 韻如可以聽到雨萱的聲音,雨萱也可以透過鏡子聽到韻如對她講的話。

3. 韻如早已知道子維在未來會被謝芝齊殺害的事情,但她選擇隱瞞這一切,只為了想要此刻擁有子維。

4. 面對韻如的強烈攻勢,子維覺得有些奇怪,刻意躲著韻如,也因此跟俊傑吵架。

5. 子維終於忍不住問韻如她究竟是誰,但韻如說根本沒有黃雨萱這個人,子維竟還問她要怎樣才能見到雨萱。

6. 韻如不再假扮黃雨萱,結果身邊的人都叫她不要變回來,因為以前的樣子很討厭。

7. 班長知道韻如本人回來,並且在小年夜跟韻如一起約在舊大樓,似乎準備對她下藥。

這一集沒啥太多的爆點,其實有點令人失望,因為已經倒數第二集了,但幾乎都在刻畫陳韻如想扮演黃雨萱,卻失敗的整個過程。韻如以為她這樣就可以擁有子維,沒想到,騙不了子維的心,畢竟兩人除了長相跟髮型以外,個性跟走路姿勢還是差異太大,加上那個深刻烙印在子維心裏的下雨天奔跑的雨萱,跟現在韻如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也就是在此時,再加上筆跡,讓子維確信自己的愛人似乎已不是此人。

而莫俊傑早已發現韻如變回來了,但是他根本不相信穿越的那一套,而是認為韻如是因為子維才改變,其實有點老番顛,既然已經改變了,為何不想想韻如怎麼又變回來?還口口聲聲說相信她,結果根本完全不相信雨萱說的話嘛!但他其實很心酸,看著眼前喜歡的女孩子跟自己的好友那麼要好,他只能選擇不打擾,不過一切都是為了韻如,他根本沒有把子維當哥們,只是因為韻如的關係,才繼續跟子維當好朋友,不然我看早就翻臉了。

跨年時他們兩個男生講的新願望,其實都沒有實現,俊傑說要考上附近的大學,結果他反而因殺害韻如而進入監獄,關四年後沒多久就自殺。子維則是仍然移民到加拿大去,可能因為沒考上美術系,也可能是說服不了家人,他之前有說過他爸媽都自己決定事情。但這段卻沒有問到韻如的願望,其實滿想知道她會許什麼願望,不過她有跟子維說,希望明年能一起跨年,可惜這一切都無法實現了。

Advertisement

其實不太明白為什麼韻如不跟子維還有俊傑說兇手是誰,畢竟她那麼害怕,甚至每次看到班長都會緊張到發抖,不過在上一集有猜測韻如是因為怕抓到兇手之後,子維就不再保護他,或者是如果她說她知道誰是兇手的話,怕雨萱穿越的秘密會被拆穿,她就不能繼續扮演雨萱了?但如果說了的話,就不用每天提心吊膽了啊!讓警察去抓到班長,這樣一切都能回到原點,沒有人會被殺,不過雨萱也就不會穿越,子維也不會喜歡上她了,韻如還是想讓子維喜歡上她這個人。

這一集還有另一個爆點就是,雨萱說她沒看過韻如後來寫的那篇日記,而韻如因為聽到雨萱說的,便把日記撕掉了,難怪雨萱會沒看過那篇,這裡不禁讚嘆,陳韻如可以去當詩人了,可惜早夭。接著沒想到「他就是王銓勝」這句話竟然是被韻如寫上,其實看筆跡就可以猜到,但原本以為是雨萱發現事實之後寫的,結果並不是,而是韻如為了讓雨萱從 2019 再次回到過去而寫的,這心機有多重啊!在第四集時,原本雨萱第一次穿越回來後,還以為是作夢,直到看到了這本日記本,還有後面的這句話,讓她決定再穿越過去一次找尋答案。

「妳放心,我才不會讓自己那麼容易就死掉。因為妳的夢做完了,但我的夢,現在才剛開始。」這段話完全打臉陳韻如自己,因為她的夢做的很短,從寫上日記的日期(87.12.19)到小年夜(88.02.14),大概只有兩個月的時光,且並不是完全兩情相悅的狀態,而雨萱的夢其實做了七年(2010~2017),這對比有點大,而且還說不會讓自己那麼容易就死掉,結果馬上跟班長串通好要赴死?!

韻如很傻,她不曉得她只有綁住子維的人,並沒有綁住子維的心,最後也是堅持沒有黃雨萱這個人,一切都是她騙子維的,讓子維心碎而離去。其實不只韻如難過,子維也很難過啊!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讓他這麼喜歡的人,到最後卻發現竟然沒有這個人的存在,那他活著還有意義?想自殺的應該是他吧!因為子維攤牌之後讓韻如決定不再扮演黃雨萱,而是變回以前的自己,可是瀏海怎麼不見了?我只知道瀏海可以從長變短,但沒辦法由短變長吧?

而她變回原本的自己之後,首先先被弟弟打槍,叫她不要變回以前那個討人厭的韻如,接著是班上同學,大家都討厭以前的她,其實她根本問錯人了,就跟民調都不準一樣,她應該問俊傑跟班長啊!兩個人都多想要回以前的韻如啊!而媽媽應該不管她是怎樣的個性,都是愛她的,弟弟只是嘴巴賤,其實從以前就處處在為姊姊著想。陳韻如只沉浸在被子維拒絕的悲傷當中,加上旁人潑冷水,導致她不想活了(猜測)。

而剛好今天就是小年夜,也就是韻如會出事的那晚,等於雨萱活活地被關在小房間兩個多月,都無法出來,究竟要怎樣才能出來?這點令人匪夷所思,而明明知道韻如會出事,兩個男生卻都沒有去保護她,實在是有點傻,子維是因為傷心過度,如果他真的相信沒有黃雨萱這個人,那小年夜這件事也是編出來的,所以可能也不當一回事了。但俊傑其實後來有到場,也許他有想到韻如可能會發生事情,也許是韻如打電話叫他去的?

總之,感覺會發生的事情還是會發生,剛好就在這個時間點,遇上了想要把她做成標本的班長,喂~法律上不允許吧!想到上一集謝宗儒的回憶,班長有對韻如下藥,且就是在同個地點,所以以前的事情還是準備要發生了,猜測韻如是不想活了,因為沒人喜歡以前的她,她想改變也失敗了,因為她就是她自己,她無法活出別人的態度,所以就答應班長對她下藥,讓她離開這世界(猜測)。

這一集心得不多,因為沒有很多爆料的內容,只剩一集了,希望那些疑惑編劇都能解釋清楚。希望結局是美好的,無論是誰,都能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沒有假裝,沒有勉強,沒有欺騙,沒有變態,韻如也能活出自己的價值,不要被自己的框架所侷限,去當作家不是很好?非常期待最後一集的內容,但是又很不捨,因為怕再也看不到這麼好看的台劇了,如果有其他好看的台劇,再麻煩大家推薦一下喔!

Advertisement

4. 預告心得:

預告一開始就令人傻眼,韻如竟然跳樓自殺?!在之前還有兩個韻如將死的片段,一個是她在廢屋中叫俊傑拿玻璃片殺了她,接著死在一旁,被子維看到,另一個是她倒在樹林裡,俊傑抱著她痛哭,現在又多了一個跳樓的死亡片段,到底哪個是真的?讓人看得有點霧煞煞,唯一沒變的就是無論她怎麼死掉的,身邊總是有俊傑,這麼好的男人為什麼不把握?喜歡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做啥呢?不過俊傑可能也因為在場,導致被懷疑成殺人嫌疑犯而入獄,也是滿雖的,喜歡一個人怎麼可能殺掉她呢?除非是逼不得已的。

如果是跳樓自殺,猜測是班長下藥到一半突然被警察召回,所以藥效只生效一半,導致韻如很痛苦,只好跳樓自殺,但為何又有其他片段呢?難道是每次循環的結果都不一樣嗎?還是說其實都有發生,只是這三個的順序不一樣?希望最後一集能揭曉。而在上一集原本以為更恐怖的是,韻如因為不想要雨萱回去,打算跟她同歸於盡,所以才決定自殺,然後交代班長回到回來之後要毀掉隨身聽,但是看到預告片,韻如死掉後,儘管隨身聽壞掉了,雨萱還是回到了 2019,加上韻如本身精神不太好,可能沒有想到要殺人,只想要自殺,所以這段可能不會成真了。

雨萱看到韻如死了之後很自責,說一切都是她害的,但其實她也是無辜的啊!要不是有人寄隨身聽給她,讓她穿越到過去,她也不會這樣,目前還不知道寄隨身聽的人是誰,猜測是老子維。而且她一直想找出殺人兇手,只是陳韻如根本就不配合,被愛沖昏頭她,眼中只想把握現在的子維,其實有點不太合理,如果妳真的愛一個人,妳會忍心看到他未來被殺害而不去阻止嗎?但是就如之前看過的韓劇 Black 一樣,女主角預知未來後,改變的那個未來,結果害死了其他人,所以不一定比較好。

隨身聽壞掉後,雨萱說無法回到過去了,其實並不是隨身聽修不好,而是就算她想穿越,也沒有人可以穿越了,因為韻如已經死了啊!所以她才會那麼難過,因為她無法再回到過去,告訴李子維未來會發生的那一切,也無法找到兇手,阻止未來會發生的一切。但是,預告片中又有子維問雨萱:「當我想見妳的時候,我該怎麼辦?」雨萱還有回答,但這又是怎麼問的?雨萱基本上都待在韻如身體的小房間裡,直到韻如死掉後,她才回到 2019,那到底是什麼契機讓他們兩個有這段對話,因為雨萱已經無法再穿越了啊!實在是令人好奇。難道是雨萱把隨身聽修好後,又穿越回到更早之前的日期?但是不太可能阿,還是一切都是子維在作夢?雨萱用託夢的方式?但她又不是鬼,實在想不透,還是乖乖等下一集好了,希望結局不要太令人失望啊!

 

※以上心得皆是個人觀感,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想見你 FB 官方粉絲團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