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想見你』第 11 集詳細劇情、心得 – 如果我不再如初,你是否會愛我如故

1 ~ 13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11 集劇情、心得:

1. 有雷劇情介紹

2. 下集預告

3. 本集心得

4. 預告心得

1. 第 11 集劇情介紹 —「如果我不再如初,你是否會愛我如故。」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一開始的畫面是謝宗儒在房間內製作活體昆蟲的標本,此時弟弟謝芝齊開門進來,弟弟問他在幹嘛?哥哥回答說:「因為我要趁牠最漂亮的時候,把牠做成標本,這樣就可以保持牠的完整性,永遠都這麼漂亮啦!」「哥哥,牠不動了耶!」「嗯,因為牠死了。」「死,會很痛嗎?」「不會啊!死了,就不會感覺到痛了。」弟弟回家後,媽媽問他是不是又去哥哥那邊?他說對,接著媽媽把一隻貓給弟弟照顧,便去煮飯,煮好後媽媽叫弟弟吃飯,突然聽到貓叫聲,媽媽打開門後嚇到尖叫,因為弟弟把貓殺了,還回頭對媽媽笑。

鏡頭回到 2019 滿身沾滿血的謝芝齊身上,他坐在家裡看著陳韻如的日記本並讀出:「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宇宙中最黯淡的那顆星,拼命的發光,想要有人發現我渺小的存在。可是最後等待我的,卻只有墜落。殞落的那刻,我知道,世界上沒有人記得我。」讀完這段後謝醫師一副很爽的表情,接著他把日記本放旁邊,戴上耳機打開隨身聽,穿越到過去。醒來時,仍在上次他襲擊陳韻如的現場,他笑了,拿起石頭正準備要往韻如頭上砸下去。

隔天班長笑著走在走廊上,停在陳韻如的教室外,往外面看並露出笑容,心裡唸著:「我在遺憾的青春中,漸漸凋零著。我在失落的荒原中,學會了哭泣。我在扮演自己的過程中,丟棄了我自己。我在心裡最深處那關著燈的房間裡,吟唱著,只有自己才能擁抱自己的情歌。」唸完一副很爽的樣子。鏡頭來到韻如在醫院躺著,班長帶著花去看她,班長把韻如的鼻管拿下來,撫摸她的臉,突然聽到李子維在門外講電話的聲音。

子維跟俊傑講完電話後,走進韻如的病房,他把床廉都拉開,接著對韻如說:「嗨,我李子維啦!我來看妳了,妳聽的到我講話嗎?妳不說話,我就當妳聽到囉!怎麼只有妳一個人啊?妳家人都沒來陪妳喔?人緣不好齁?就跟妳說要多講話,妳一個人躺在這邊都不會無聊喔?」此時子維站在床廉旁,鏡頭帶到床廉的另一面,班長就站在他後面偷聽,子維繼續說:「不用想,肯定無聊死了。既然這麼無聊的話,妳就起來陪我聊聊天嘛!我都大老遠跑到這邊來看妳了耶!不要不理我嘛!快點起來告訴我,那天晚上妳回家之後,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啊?為什麼妳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班長聽了在後面偷笑。

2019 年,黃雨萱醒了,躺在醫院裡,韻如舅舅衝過來說:「妳醒了,黃雨萱!還好嗎?」雨萱問:「我為什麼會在醫院啊?」接著她看到兩位警察在場,舅舅說:「昨天我們發現妳被人下藥了,倒在家裡的沙發上。」雨萱問:「我被下藥?!」警察問:「黃小姐,妳現在意識清楚嗎?妳還記得妳昨天發生了什麼事嗎?」雨萱想了一下說:「我記得我的心理醫生到我家找我,然後我接到李子維打來的電話,我到陽台去講電話,等我再回去的時候…是謝醫師!是他對我下藥!文磊叔,李子維呢?」

兩位警察帶領之下,舅舅扶著雨萱來到了停屍間,雨萱顫抖著掀開白布看到子維的臉,崩潰痛哭。舅舅跟兩位警察說,雨萱目前狀況不好,等她心情平復一點之後再帶她去做筆錄。警察離開後,雨萱衝出來叫舅舅帶她去找隨身聽,她想要回到過去,改變這一切,阻止李子維的死。接著雨萱跟舅舅一起去警局,警察播放監視器給他們看,是謝醫師對子維行兇的畫面,兩人都看不下去,警察問謝醫師拿走的兩樣物品是什麼?雨萱說是隨身聽跟日記本,警察問那兩樣東西為什麼如此重要到兇手要對她下藥以及對子維行兇?雨萱開始思考。

畫面回到 1998 年班際籃球賽之後,韻如跟同學在吃便當,班長在門外偷看,接著子維跟俊傑來找韻如出去講事情,就在韻如跟兩人說覺得兇手應該是學校的人這時,班長跟蹤他們,在旁邊偷聽且偷笑。回到家後,班長哥哥在製作蝴蝶的標本,接著他拿出韻如的照片,腦中又浮現韻如要他殺了她的幻覺。此時電話響了,是媽媽打來的,哥哥叫媽媽冷靜一點,並到家裡安撫媽媽,他問媽媽有沒有告訴叔叔關於弟弟殺小貓的事,媽媽說沒有,因為叔叔本來就對弟弟有意見了,哥哥叫媽媽不要擔心,他會告訴弟弟這樣是不對的。

接著哥哥進房間找弟弟,弟弟縮在床上低著頭,哥哥對弟弟說:「你沒有錯,錯的是他們,因為他們永遠不能理解我們在想什麼,所以我們也不需要他們的理解,我們只要在他們面前扮演他們想要我們扮演的樣子,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繼續去做,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美好的事,你懂嗎?」弟弟點點頭,哥哥接著說:「下次我帶你去做更漂亮更美的標本。」

鏡頭回到 2019,舅舅跟雨萱離開警察局,舅舅想不通為什麼謝芝齊要拿走隨身聽跟日記本,雨萱想起謝芝齊說過的話,以及她在 1998 年遇到謝宗儒的事,她猜謝芝齊跟她一樣,在她家聽隨身聽的時候,也回到了 1998,她緊張地對舅舅說:「可能我們一開始都錯了,我們一直努力想要找的那個兇手,根本就不存在於過去,而是來自未來的現在。所以 1998 年的謝宗儒跟謝芝齊長的那麼像,並不只是單純的偶然。如果我有早點發現的話,事情可能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舅舅叫她先不要擔心,只要找到隨身聽,回到過去挽救一切就可以了,但雨萱說,如果兇手真的是謝芝齊,要是躲過 1999 年的小年夜,之後謝芝齊還是有可能趁機回去對陳韻如下手,所以要先釐清到底當年陳韻如的死跟謝宗儒有沒有關係。舅舅跟雨萱來到了療養院找謝宗儒,雨萱問他記不記得 1998~1999年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謝宗儒看起來很憔悴,不發一語,雨萱繼續問:「謝芝齊說,你一直聽到有一個聲音要你去殺人,那個聲音是誰,他要你殺的人是不是陳韻如?」

謝宗儒開始摳椅子,雨萱繼續激動的講:「你不要不說話啊!你回答我!陳韻如的死是不是跟你有關係?是不是你殺了陳韻如?!」舅舅叫雨萱冷靜一點,突然謝宗儒說話了:「我聽的到,我可以聽到外面的聲音,也可以看到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我甚至可以感覺到,我就在外面活著,可是外面那一個我,卻不是我……不要!!!」謝宗儒激動大叫,雨萱跟舅舅都嚇到。

鏡頭回到 1998 年下雨那天,班長正要往韻如身上砸石頭時,突然聽到一個聲音:「謝芝齊不要!!!」班長停了下來,說:「哥,你阻止的正是時候,現在的她,還不到最美的那一刻,這時候死了,就不夠完整,不夠美了。」接著班長拿著石頭走掉。2019 年想到這些回憶的謝宗儒,緊張的說:「明明我就是我啊!可是我卻只能在裡面,聽著另外一個我說話,看著另外一個我,要我看到的東西,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變成那樣?不是我,那個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不可能做那種事…」

畫面回到了 1998 年班長帶著弟弟出現在學校,弟弟問:「哥哥,這麼晚了,你帶我來你的學校幹嘛?」「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做一個更漂亮,更美的標本嗎?」接著哥哥帶弟弟來到教室裡,蔡雯柔被綁在椅子上,眼睛跟嘴巴被蒙住,她發出哭喊聲,哥哥說:「我們要開始囉!」他叫弟弟拿著手電筒照著姊姊的臉,哥哥對著哭喊的蔡雯柔說:「噓!妳很快就會自由了。」哥哥戴著手套,拿出準備好的針筒,往蔡雯柔的脖子上刺下去,蔡雯柔掙扎了一下之後就不動了,弟弟嚇到把手電筒掉到地上,哥哥在一旁一直竊笑。

2019 年想到這些回憶的謝宗儒一直說:「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沒有做那種事!」護士叫他冷靜一點,雨萱走向前去問:「你說那個人不是你,是不是就是謝芝齊?是謝芝齊對不對?」謝宗儒看著雨萱的臉,嚇到說:「陳韻如……」他腦中又浮現一個畫面,1999 年在韻如遇害的地方,班長對陳韻如下藥,韻如流淚但是沒有抵抗。2019 年想到這些的謝宗儒嚇得跑走,並一直強調說:「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都是他跟她逼我的!」

舅舅跟雨萱離開後,雨萱說不太懂謝宗儒最後說的”他跟他”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有另外的共犯嗎?為什麼不是說”他們”,而是說”他跟他”?此時雨萱電話響了,兩人趕去警察局。雨萱問警察:「請問你們抓到謝芝齊的時候,有找到他從我家拿走的那台隨身聽嗎?」「有阿!在現場就找到了。」「能不能請你們把它還給我?」「這我沒有辦法決定耶!畢竟那台隨身聽已經列為相關證據了。」另一個警察說:「其實不是不行,不過我很好奇,為什麼你跟謝芝齊,都如此重視那台隨身聽?」「因為那台隨身聽是李子維送給我的禮物,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回憶。」

警察說其實可以拿回來,但是要雨萱有心理準備,因為那台隨身聽已經不是原本的樣子。雨萱問這是什麼意思?警察說因為他們在追捕謝芝齊的時候發生了一點意外。鏡頭帶到了當初警察攻堅謝芝齊家,當警察破門而入時,謝芝齊正坐在沙發上,戴著耳機閉著眼睛,警察靠近並喊謝芝齊,謝芝齊醒來後,看到警察圍著他,馬上起身想要逃跑,但被警察抓住,趴在地上,謝芝齊大喊:「放開我!為什麼是現在?為什麼!?」接著他狂摔隨身聽,把隨身聽摔壞。

畫面回到雨萱拿回壞掉的隨身聽,舅舅懊惱地說:「不會吧!」雨萱緊張地說:「怎麼會這樣?!」此時謝芝齊準備被移送,雨萱跟舅舅看到謝芝齊就衝過去,雨萱激動的大聲問:「謝芝齊,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說啊!」雨萱被警察攔住,謝芝齊回答說:「妳問錯問題了,妳應該要問的是,妳對陳韻如做了什麼吧?」謝芝齊笑了,被警察押走。雨萱把隨身聽拿去給老闆修理,老闆說隨身聽都摔成這樣,怎麼修?要不要換一台新的比較快?雨萱說:「拜託你幫我修看看,修到它能動就好,能夠放一首歌的時間就可以了,拜託你了!」

晚上雨萱回到家,對著隨身聽說:「拜託,讓我回到 1998 年,讓我回去改變這一切。」接著她戴著耳機,聽著隨身聽入眠。音樂聲突然卡卡的,雨萱醒來了,她成功回到了 1998,變成陳韻如,眼前的畫面是她上次穿越時,最後停留的時間點,也就是在子維的家中,她當時發現子維就是王詮勝,此時李子維拿著汽水看著發呆的韻如,問她怎麼了?在韻如體內的雨萱想到在 2019,她好不容易跟子維重逢,結果他卻突然死了,她又想起子維要她除了讓陳韻如度過小年夜之外,不要做任何事情。想到這些回憶的韻如,突然抱住眼前的子維哭了。

子維問她到底怎麼回事,韻如說:「你先不要說話,讓我這樣子抱一下。」子維似乎有點尷尬。接著子維送韻如回家,一路上韻如緊抱著子維還把臉貼在他身上,韻如到家時轉身要走進家門,被子維叫住問她說:「我可以問妳剛剛是怎麼了嗎?為什麼上一秒還好好的,下一秒就像變一個人似的,突然抱著我,又這麼難過的哭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其實我剛剛在你家的時候,有一瞬間回到了 2019 年。」「妳回到了 2019?!就在剛剛?然後呢?所以妳在那邊發生什麼事情?妳又是怎麼突然回來的?」「我…我不知道,我忘了。我在那邊好像知道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可是不管我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子維說明天要送韻如去上學,這樣比較安全,韻如點頭,內心感到開心。隔天早上韻如起床,髮型突然變回原本的韻如,她感受了自己的手跟摸了自己的臉,接著照鏡子,練習微笑,背景音樂開始變詭異,她弄成平常雨萱穿越的髮型,然後去叫弟弟起床,弟弟說姊姊今天不太對,有點怪怪的,姊姊沒回答。出門前韻如看著睡在客廳的媽媽微笑著。子維來接韻如,弟弟看到就說,原來是因為男朋友要來載姊姊上課,難怪姊姊一早就怪怪的,子維叫他不要亂說,韻如搭上車顯得很開心,並緊緊抓著子維。

兩人到學校時,被俊傑發現,問他們怎麼一起來?子維說因為擔心她的安全才送她上下學,俊傑微笑點頭,子維覺得有點尷尬。三人有說有笑的一起走路去學校,突然韻如停下腳步,騙說鞋帶掉了,蹲下去重綁鞋帶。她緊張不安的看著前方校門口值糾察隊的班長,她刻意躲在兩人後面想避開班長,沒想到後來還是對上眼,班長對她微笑,她則不說話快步離開,班長看著她跟另外兩人在一起的背影,感到生氣。

韻如到班上時,另兩位跟她一起打籃球的同學跟她說,警方約談蔡雯柔的兩名好友,而她們聽到有人提到陳韻如的名字,突然那兩位被約談的同學回來了,老師跟警察楊組長也來了,把韻如叫去約談,楊組長問韻如是不是知道有關蔡雯柔命案的事情?韻如搖頭說沒有,還說她什麼都不知道,楊組長問她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韻如有點心虛的點點頭,她繼續問韻如知不知道蔡雯柔跟她朋友偷拍她換衣服這件事情,韻如也是搖頭,楊組長接著說:「妳知道蔡雯柔在死之前曾經把照片放在學校的公布欄上面,然後當她的屍體被發現的同時,那些照片全部都跟著消失,妳難道一點都不知情嗎?」

「真的,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好,那妳有沒有曾經在心裡面想過,可能誰跟這個命案有關係呢?」「我…我不知道。」楊組長說沒事了並叫韻如回去。韻如走的時候她又叫住韻如:「妳怎麼了?怎麼跟上次在警局幫莫俊傑辯護的時候,完全不一樣,好像兩個人似的,妳沒事吧?」韻如搖搖頭,回去上課。子維跟俊傑在走廊討論為什麼韻如又被約談一次,接著他們看到陳韻如,便衝去找她,子維問她:「沒事吧?為什麼警察要約談妳啊?」韻如回答說:「沒事啦!他們懷疑殺害蔡雯柔的兇手跟襲擊我的是同一個人,他們有叮嚀我要小心安全,千萬不要自己一個人落單。」

俊傑回:「沒想到當初子維瞎說的竟然成真了,襲擊陳韻如的兇手竟然跟殺害蔡雯柔的是同一個人。」子維說:「我現在最擔心的事,那個兇手該不會又回來找上陳韻如了吧?」韻如說:「你們不要擔心啦!你們不是說過,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保護我嗎?我相信有你們兩個陪著,不會有事的。」此時在一旁的班長,看到這一幕景象,在一旁偷笑。

回到警局,警察 A 問楊組長:「剛剛那個陳韻如同學很明顯就是在說謊,為什麼就這樣放她走?」楊組長說:「我收到蔡雯柔的驗屍報告,他們在蔡雯柔體內發現了一種叫溴乙酸乙酯的有機化合物,這是一種毒性很強,專門製作軍用毒氣的化學試劑,不管是吸入、吞嚥、或是接觸皮膚,都有可能會致命。現在法醫判定,殺害雯柔的真正死因,是兇手用針筒注射溴乙酸乙酯到她體內,導致她死亡。」警察 A 說:「這麼危險的化學藥品,應該都有列管吧?一般人應該不可能這麼容易取得。」警察 B 說:「所以從源頭查起,應該就可以循線找到兇手了吧?」

楊組長說:「你們知道嗎?溴乙酸乙酯可以透過像乙酸或乙醇,那些專門製作標本的非管制藥物合成取得,你要找到兇手沒有那麼容易耶!不過至少可以知道,兇手呢他必須具有相當程度的化學跟醫療背景,不太可能像陳韻如那樣子的文科高中生。」警察 A 問:「組長妳既然有這樣的結論,為何還要去學校約談陳韻如呢?」楊組長說:「因為我總覺得陳韻如好像在隱瞞什麼,她不但知道兇手是誰,她還有更多秘密。」

晚上時,媽媽突然衝回家找韻如,看到姊弟倆在吃飯,韻如問媽不是在上班,怎麼回來了?媽媽問怎麼發生這麼可怕的事情都沒跟媽媽說?韻如問媽媽是什麼事?媽媽說是他們班上同學被殺的事情,她聽到店裡小姐在講才知道,覺得韻如的學校也太恐怖了!韻如問:「妳就因為這樣特地跑回家喔?」「不然哩?妳都不曉得我想到妳之前被人打到昏迷,差點死掉的事情,越想越毛,擔心到我晚餐都吃不下。」韻如在一旁偷笑。弟弟叫媽媽不要管她,因弟弟剛就叫她小心,暫時不要去舅舅那打工,結果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一點都不擔心自己。

韻如說她就是怕他們擔心,所以才沒有講。此時家裡電話響了,是找韻如的。韻如跟子維在公園,子維給她一支手機,說這個是他剛剛幫韻如辦的手機,要送給她。子維說:「就算我跟莫俊傑會在妳身邊保護妳,但我們兩個也不可能 24 小時都跟著妳啊!妳一定也會有落單的時候,所以我辦了這支手機,就算我跟莫俊傑不在妳身邊,妳也可以馬上聯繫到我們。」接著子維就教韻如怎麼使用那台手機,韻如看著這樣的他看得入迷。

韻如突然插話問:「李子維,如果有一天,我變回以前的陳韻如,那你會怎麼辦?」「什麼意思啊?」「意思就是如果有一天,我回到 2019 年,不會回來了,那你還會像現在這樣繼續關心我嗎?」「妳怎麼會突然問這麼奇怪的問題啊?妳現在不就坐在這邊嗎?」「你先不要管這麼多,你就回答我嘛!」「如果妳真的回到了原本的時空,那應該也不代表妳不在了吧!妳只是經歷了我還沒去過的未來而已啊!那很簡單啊!我就去有妳的未來,找到妳,繼續對妳好,繼續喜歡妳,這樣不就好了。」

子維一說完,韻如嘴唇已經親上來,子維嚇了一跳。此時黃雨萱被關在小房子裡,看著牆上子維的臉,她拍牆壁一直喊:「陳韻如!」韻如此時親完子維,對子維說:「你不用特地到未來找我,因為我,黃雨萱,現在就在這裡,再也不會走了。」真正的雨萱在小房子裡,不知所措,快要崩潰的樣子。

2. 下集預告:

子維牽著韻如奔跑,雨萱對陳韻如說:「陳韻如,我不管妳現在在想什麼,現在最重要的,是阻止謝芝齊!」

韻如在海邊牽著子維的手。

子維:「反正就是這陣子我覺得陳韻如有些地方變的很不一樣,我有一種她並不是黃雨萱,而是變回原本陳韻如的感覺。」

韻如照鏡子,雨萱在小房子看到牆上鏡子裡的她,有些害怕。

韻如拿相機拍李子維睡覺的模樣,俊傑在一旁看著。

子維在公園問韻如:「可以請妳告訴我,現在的妳是陳韻如,還是黃雨萱?」

子維在禮堂,坐在鋼琴椅子上哭:「每天當我醒來,我心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都是,我好想黃雨萱。」

 

3. 本集心得:

本集的重點整理如下:

1. 謝芝齊從小就被哥哥洗腦成為一個變態,但那個哥哥就是他從未來穿越回去變成的。

2. 原來之前韻如在醫院躺著的時候,還有她被子維跟俊傑找去講悄悄話的時候,被穿越的班長都在旁邊偷聽。

3. 子維在 2019 年被謝芝齊殺害。

4. 謝宗儒在被穿越時,可以看到弟弟在做什麼,甚至可以跟弟弟說話,但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行動,他還說是弟弟跟陳韻如逼他的。

5. 謝芝齊穿越到一半被警察破門而入打斷,他把隨身聽摔壞,不想讓雨萱再穿越回去改變過去,而他最後穿越的那刻,應該就是在韻如命案現場,他對韻如下藥,但韻如雖然哭泣卻沒有反抗。

6. 雨萱叫老闆把隨身聽修好,穿越回 1998,但是隔天一早醒來後,卻變回原本的陳韻如,她自己則被關在小房子裡。

7. 陳韻如終於甦醒之後,刻意模仿黃雨萱的樣子,因為想讓子維繼續喜歡她。她知道兇手是班長,所以看到時很害怕,但是她又刻意隱瞞真相。

8. 弟弟跟楊組長發覺陳韻如跟平常不太一樣。

這集真的讓人恍然大悟,原來標題「如果我不再如初,你是否會愛我如故」是韻如的內心話,而不是雨萱的,誰會想到韻如竟然會回來!而子維竟然就這樣領了便當,但是屍體的髮型也太年輕了吧!讓人不免懷疑難道是找到王詮勝的身體?而且警方跟舅舅又是怎麼發現韻如在家被人下藥的?是說就算雨萱回到過去,要怎樣才能改變過去?讓子維避免死亡?除非謝芝齊被關,或是被人殺死,又或者當初雨萱不要讓謝芝齊進家門,不然一樣的事情應該還是會發生。

謝芝齊從小就被哥哥洗腦,培養成一個變態 & 殺人狂,但這個哥哥,原本應該是好人,只是因為謝芝齊穿越回去,做了那些可怕的事情,讓他被黑掉。這邊我們不免好奇,在雨萱跟子維穿越的時候,韻如跟詮勝都是在昏迷的狀態,所以他們才能穿越成功,且並沒有本人的意識,但這邊的謝宗儒,在被穿越之後,竟然還擁有本人的意識!原本以為哥哥是擁有弟弟的那些記憶所以才會精神崩潰,沒想到他是一直看著弟弟控制自己的身體而不聽使喚,最後殺了人,但根本不是他願意的,他不知道為何會這樣,所以最後才精神崩潰。

從謝宗儒本人的說明,還有最後雨萱被關在小房間裡,可以猜出,被穿越的本人,會被關在小房間裡,看著穿越的人控制自己的身體,並且也一起經歷他所經歷的一切,只是身體不能由本人控制,而是由穿越的人控制,但是穿越的人卻可以聽到被穿越的本人的聲音,就像謝芝齊穿越後原本想對韻如下手,但是哥哥在小房間看到並大喊「謝芝齊不要!」然後謝芝齊自己說哥哥阻止的正是時候,代表哥哥其實知道被弟弟穿越,但為什麼他會知道?而在療養院他也沒直接跟雨萱說控制他的人是他弟弟,難道說他以為是自己在幻想?或是精神分裂以為自己是他弟弟?畢竟被穿越的人可能會覺得莫名其妙,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在做標本的謝宗儒,應該就是謝芝齊穿越回去的,靠他未來成為醫師的知識跟技術,知道如何把動物弄死做成標本,還有把人殺害,也就是因為這一點,讓警方撇除兇手是學生的論點,所以才會過了這麼多年還找不到兇手。但為何楊組長會懷疑陳韻如,並且曉得陳韻如知道兇手?也太神通廣大了吧!說到這裡,想起當初在韻如案發現場找到的助聽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還有當初謝芝齊拿出的那本命案筆記本,又是怎麼回事?如果哥哥知道是自己殺了人,為什麼還要剪下那些剪報,難道是謝芝齊穿越回去後剪的,想要紀念這一切?從這集可以看出兄弟倆是住在不同家庭,應該是母親再嫁的緣故,但這應該不是重點。

陳韻如本人被警方約談時也太假了,相當不會隱瞞自己的情緒,很明顯可以讓人看出她是在說謊,但為何她要隱瞞兇手的身分,假裝什麼都不知道?難道是怕被班長發現,再度對她報復?還是她其實不想要警方找到兇手,因為這樣李子維才會一直在她身邊保護她,從她跟俊傑還有子維的回答中,可以發現,她一直在編謊話,警方根本沒有跟她提到過,懷疑以前對她下手的兇手跟殺死蔡雯柔的兇手是同一個人,但因為韻如擁有雨萱穿越時的記憶,她知道兇手就是班長,所以她知道這兩個人是同一個人,為了讓子維跟俊傑繼續保護她,為了擁有子維,她就故意說出兇手是同一個人,讓他們更擔心她。

而雨萱一開始穿越其實是有成功的,因為她看著子維想到 2019 年,她好不容易等到子維回來,沒多久子維卻又被殺害,這些記憶是韻如還沒有的。但是下車後她說的那段話有些奇怪:「我在那邊好像知道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可是不管我怎麼想,都想不起來。」這些到底是在找藉口,還是她真的想不起來兇手是班長?我認為應該是前者,因為她不忍心告訴子維他未來會被殺死的事,因為子維告訴過她,不要想辦法去改變任何事情,只要讓陳韻如度過小年夜就好,可是雨萱,妳馬幫幫忙,妳回到過去不就是為了要改變一切的嗎?不然回去幹嘛?

不知道是錄音帶壞掉,還是雨萱因為失去了子維精神比較薄弱的關係,隔天一早醒來,陳韻如本人竟然搶回主導權,換成雨萱被關在小房間,而這個小房間,就是之前韻如待的地方,原本好奇她到底待在什麼地方,現在想想,應該就是在潛意識裡沉睡著,然後可以看到自己身體所看到的一切,這點在第七集一開頭的時候有演,現在終於看懂,當時可能陳韻如就有醒來一下子過,只是雨萱睡著沒發現,後來又換成雨萱主導。

這集播出之後,大家都認為陳韻如被黑化,還說她就是大魔王,但也有人說她其實很可憐,因為她也不願意這樣,她只是想找回屬於她自己的東西。在我看來,韻如的確是很可憐沒錯,喜歡的人不喜歡她,而是喜歡上佔據她身體的另一個人,她從小就不被爸媽重視,還被弟弟討厭,被同學排擠。但是!她有沒有想過,她個性這麼詭異,竟然瘋狂迷戀她的人就有兩個,也就是班長跟莫俊傑,比黃雨萱還多!

再者,雖然黃雨萱侵占了她的身體,搶走了她的愛人,但是黃雨萱也不是願意的啊!她只是做了她自己,甚至因不想破壞陳韻如的人生而努力的用功讀書,而且因為黃雨萱的緣故,陳韻如才知道,原來媽媽跟弟弟都很關心自己,所以她醒來之後才會一直看著弟弟跟媽媽,感到欣慰。甚至原本被同學排擠的陳韻如,被黃雨萱改變成超高人氣,每個人都跟她打招呼,不用再跟以前一樣畏畏縮縮,戴上耳機逃避這一切。

這些所有的改變,都要感謝黃雨萱的穿越,但是她卻因為忌妒雨萱,想要用雨萱的身分霸佔李子維,刻意模仿她的語氣,她的笑容,這些時刻搭配上詭異的音樂,讓人感到不寒而慄。而在上一集的預告,原本以為問子維以後還會不會繼續關心她的人是雨萱,沒想到竟然是陳韻如問的,這也難怪,如果是雨萱,幹嘛問這種問題?而子維的回答,反而是讓雨萱聽了會高興,但卻是打臉陳韻如自己。而她佔有慾越來越強,竟直接親上子維,該不會子維的初吻就這樣被奪走了吧?!

子維無論再多麼喜歡雨萱,都因為尊重她而沒有做任何侵犯的舉動(只有在穿越到2008年時有幻想過而已),但是韻如卻沒有克制自己,原本個性壓抑的韻如會突然做出這種舉動,實在令人驚訝,更讓人覺得她似乎是在對雨萱嗆聲,而她親口對子維說出:「因為我,黃雨萱,現在就在這裡,再也不會走了。」在真正的黃雨萱眼裡看來是多麼的諷刺,而韻如擺明是要跟雨萱說,她的身體不讓出來了,她要自己主導。在第七集中,俊傑有對韻如說過:「妳沒有必要因為李子維,妳就逼自己去改變自己,去變成他喜歡的樣子。」沒想到韻如還真的照做了。

其實這邊有點奇怪,如果身體被主人搶回來,雨萱應該要回到 2019 才對,但她卻繼續被關在小房間裡,難道是韻如故意要她看到這些的?還是因為隨身聽突然壞掉的緣故?導致韻如甦醒,雨萱被困住。不過韻如扮演的雨萱,還是有被識破,弟弟跟楊組長都覺得她跟之前不太一樣,果然人的個性是很難改變的,尤其是韻如這種畏畏縮縮的個性。不知道這樣為何有兩個人愛她愛的要死?從這幾集看來,莫俊傑喜歡的是本來的陳韻如,而班長,應該也是喜歡本來的陳韻如,只是他們都不知道陳韻如是因為被穿越才改變個性,但是從謝芝齊穿越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了。

突然想到有一個謎題還沒被解開,那就是「他就是王詮勝」這句話到底是雨萱什麼時候寫在日記本上的?目前看起來身體都會被韻如佔據,究竟是什麼契機能讓雨萱拿回主導權,改變這一切,並在日記本寫上這些話呢?而那一幕,雨萱被班長下藥,她沒有掙扎但卻流淚,難道是班長跟韻如聯手不想讓雨萱繼續佔據身體嗎?但是韻如又捨不得讓自己離開,所以才哭?還是因為害怕死亡?猜測在班長下藥到一半的時候,弟弟靈魂突然被召回,然後韻如可能要死卻死不掉很痛苦,才叫俊傑殺了她?但為何不自殺呢?或是俊傑趕快叫救護車,也許還有救,這些疑問希望剩下的兩集會解答!

4. 預告心得:

預告可以看出,韻如強烈的佔有慾,並且刻意表現給雨萱看,照鏡子的時候令人毛骨悚然,而且她非常主動,想要接近李子維,一直發出攻勢,甚至無論黃雨萱對她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但是黃雨萱應該有跟她說謝芝齊在未來會殺了李子維阿!這樣韻如應該才會想辦法阻止吧!可是韻如卻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只想著自己。感覺俊傑應該會發現韻如變回來,不過子維反而先發現了,下一集他應該有發現陳韻如並不是他愛的那個黃雨萱,所以才崩潰坐在鋼琴上想著雨萱痛哭。

但有一點令人覺得奇怪,陳韻如主導權拿回來的這件事難道不是以前就發生過了嗎?為什麼子維在未來的時候並沒有告訴雨萱這件事情呢?如果他知道雨萱是什麼時候離開的,應該要告訴雨萱阿!這樣雨萱才能有所防備,還是說子維覺得這件事不值得一提?雨萱只是沒有再穿越回去而已。當初謝宗儒回想的那段回憶,韻如跟謝芝齊聯手想要害死黃雨萱,代表陳韻如一定會甦醒,因為如果是雨萱,絕對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所以在 1999 小年夜陳韻如體內的人,很可能就是她自己本人,不能從髮型來辨認是哪一個靈魂了。

突然想到一件更可怕的事情,如果因為隨身聽壞掉就無法穿越,那雨萱會怎麼辦?一直待在那個小房間裡?會不會是因為這個緣故,韻如才要班長毒死自己,因為這樣雨萱就無法穿越回去 2019,而是死在韻如的身體裡,所以在第九集的時候,莫俊傑才會說:「那年死的不是只有陳韻如,還有你喜歡的那個她。」所以謝芝齊才會跟陳韻如聯手,把陳韻如毒死,接著回到 2019 再把隨身聽摔壞,讓黃雨萱回不來,想到這裡,心裡發毛,陳韻如有需要恨雨萱到這個地步嗎?而李子維並不知情,因為到這個時候,他已經死了,他根本不知道雨萱無法穿越回來,也許 2019 的雨萱就成為植物人,永遠無法甦醒,除非雨萱想辦法改變這一切,但首先她要先搶回主導權。不知道有沒有猜中,剩下兩個禮拜日就能見真章!

 

※以上心得皆是個人觀感,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想見你 FB 官方粉絲團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偶爾一起暴飲暴食再偶爾一起節食減肥,最沒恆心與毅力但一路走來也持續減肥了好幾次,我們重量不重質,所以完全沒有效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大大你有提到
    “但有一點令人覺得奇怪,陳韻如主導權拿回來的這件事難道不是以前就發生過了嗎?為什麼子維在未來的時候並沒有告訴雨萱這件事情呢?如果他知道雨萱是什麼時候離開的,應該要告訴雨萱阿!這樣雨萱才能有所防備,還是說子維覺得這件事不值得一提?雨萱只是沒有再穿越回去而已。”
    其實在子維在高三後面看來,他只覺得雨諠已經回去2019了,在眼前的只是陳韻如,並不知道雨諠其實也在那,所以2019年他跟雨諠見面的時候才會叫雨諠趕快再用收音機,回到陳韻如身上,讓她平安度過小年夜,卻不知道雨諠真的聽他的話回去了,只是被困在小房間不是主導權。

    1. 感謝小黑大大的解釋,不過我覺得子維在未來其實也可以提醒雨萱一下,跟她說他認為雨萱應該是何時回去2019的,這樣才能讓雨萱有所警惕,不過可能也是劇組沒想那麼多啦,畢竟有滿多部分沒有交代到。如果有其他心得再麻煩交流一下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