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想見你』第 9 集詳細劇情、心得 – 你一不小心,就掉落進我的夢裡

1 ~ 13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9 集劇情、心得:

1. 有雷劇情介紹

2. 下集預告

3. 本集心得

4. 預告心得

1. 第 9 集劇情介紹 —「你一不小心,就掉落進我的夢裡。」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本集因為一直在 2008 年跟 2010 年之間跳躍,所以會先特別把時間點列出來再寫劇情,免得大家搞混。

1998

陳韻如本人在唱片行打工,問子維跟俊傑怎麼來了?兩人說因為子維要來拿訂的錄音帶,俊傑順便買了杯波哥給韻如,子維問韻如錄音帶到底來了沒?韻如搖搖頭說還沒,子維很驚訝竟然還沒到,接著他就跟俊傑悄悄地說他要先走了,俊傑叫他先不要走,子維說是俊傑要追她,突然韻如問他們兩個在幹嘛?子維說沒幹嘛,看到店裡一把吉他就跑過去彈,讓俊傑跟韻如獨處,韻如看著子維彈吉他的模樣有點心動,這一幕被俊傑發現。突然舅舅回來了,兩人趕緊離開,離開時俊傑捨不得的在窗外看著韻如,子維突然聽到警報聲,回頭看。

1999

下著大雨,韻如躺在淌血的地上,俊傑制服沾到血並被逮捕,子維一直喊著:「莫俊傑!等一下!」但被警察攔著,子維就這樣目送俊傑搭上警車離開。2010 年詮勝醒來,看著牆上的照片,剛那一切是夢,他拿著其中一張三人的合照回想著當時的情景。

2008
案發過了九年後,子維去接俊傑出獄,路上子維跟俊傑講話,俊傑都沒回應。到家的時候奶奶迎接俊傑,奶奶叫子維一起進去。

2010

詮勝在燒烤店打工的時候,因為他領到第一份薪水,想請大家喝飲料,但雨萱說不用,詮勝跟到員工休息處問雨萱真的不喝嗎?雨萱說不用,詮勝說:「如果我猜到妳想喝的飲料,妳就喝。」雨萱覺得不可能就答應,接著詮勝拿出熱美式,雨萱嚇到問他怎麼知道?詮勝跟她說他有預知未來的能力,雨萱拿著飲料覺得疑惑。

2008

俊傑坐在冰店外面不發一語,子維拿著一袋啤酒放在桌上,子維倒了酒之後說:「那時我回來時,出了很嚴重的車禍,躺了好一陣子,變成現在這樣。一直到復健結束之後,我都沒有回去加拿大,一直留在這邊。後來我在附近頂了一間民宿,就是前面那間,這幾年除了民宿的生意之外,我還在那邊弄了間工作室,偶爾接接設計的案子。有空也會回來這邊看一下莫奶奶。」俊傑說:「你為什麼可以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啊?你難道一點都不恨我嗎?」子維想了一下說:「不恨,我從來就沒有恨過你。」

俊傑說:「你怎麼可能不恨我?那年死的不是只有陳韻如,還有你喜歡的那個她。」俊傑想要走進屋裡,子維叫住他說:「我從沒就沒有恨過你,是因為我相信你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傷害陳韻如的事。」俊傑嘆了口氣說:「不管你相不相信,都改變不了是我殺了她們倆個的事實。」接著俊傑走進屋裡關上門。子維回到自己的家裡,看著牆上黑板畫的時間軸,2008 下面的紙條寫著「無論如何都要…」子維一臉苦惱的樣子。

Advertisement

2010

詮勝跟大夥們在燒肉店打工,他在員工休息室正在講肉包跟麵條的笑話(第 5 集出現過),但雨萱根本不想聽,只叫詮勝趕快出去幫忙。大夥出去時聽到另一個女同學毛毛正在講電話:「要是每次失戀都死一次,那不就死幾百次了。」此時雨萱問毛毛怎麼回事,毛毛說她有一個女生好友失戀在鬧自殺,她覺得只是開玩笑不重要,而且她最討厭這種用自殺來感情勒索的人,她沒時間去處理這種無聊的小事。但是詮勝突然跳出來說:「這才不是什麼無聊的小事!」

「我雖然不認識妳的朋友啦!但我知道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不知道該怎麼走下去的難關,有些人很幸運,他們可以自己想開,或是會有朋友適時的拉他們一把,讓他們度過這些難關,但是有些人,就沒這麼幸運。就像我一個最好的朋友一樣,自從我知道他的事情之後,我沒有一天不去想說,如果我可以回到過去,我會用盡我全部的力量,去阻止那件事情發生。毛毛學姊,我說這些只是想告訴妳,就算妳認為妳的朋友,是用鬧自殺的方式來感情勒索妳或是身邊的人,重點是,她很難過,她現在需要人陪伴,妳是她的好朋友吧?我覺得妳去關心她一下也無妨。」講完詮勝就離開了。

毛毛想了想之後,就說要去找她朋友,先離開了。昆布問雨萱:「我剛應該沒聽錯吧?王詮勝是不是說他以前最好的朋友那個(死掉)了?」詮勝在燒烤店外面,想到當初他上一集見到文磊叔時最後問的話:「莫俊傑他現在怎樣了?我記得莫奶奶說因為他是未成年的緣故,被判了九年的有期徒刑,他是 2000 年入獄的,現在已經 2010,沒意外的話應該已經出獄了吧?可是我剛去他家裡,感覺冰店已經關閉很久了。」舅舅面有難色的說:「是,他出獄了,2008 年,但你不用浪費時間找他了,因為他已經不在了。他出獄後不久,就在他殺害陳韻如的同個地方,自殺了。」詮勝聽到相當震驚,坐在唱片行的地上痛哭失聲。

在燒烤店外的詮勝想起這幕又哭了,此時雨萱出來找他:「你躲在這裡幹嘛?」詮勝把眼淚擦掉說:「沒有,發呆啊!」「你在哭嗎?」「沒有,妳看錯了啦!妳不是下班了嗎?趕快回家。」「我本來要走啊!但是我答應毛毛要幫她盤點,想說你又還沒盤點過,教你一下再走。」盤點時雨萱看詮勝心不在焉的樣子便說:「王詮勝,你猜我來這裡打工之後,如果碰到不開心我都會做什麼?」「唱歌?」「不是,是搶著做每週盤點的工作。」「為什麼?」「因為盤點的時候,店裡只有我一個人啊!我可以放自己喜歡聽的音樂,還可以放超大聲!想跳舞都可以,而且盤點雖然很無聊,但是需要非常專心,可以暫時忘記不開心的事。最重要的是,盤點有時候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小禮物,就是內場進貨的屁屁偷藏起來的厚切牛小排,我們兩個一起吃掉吧!」詮勝看著雨萱下廚很窩心,兩人開心的吃著牛小排。

上通識課的時候,王詮勝跟陳財裕正在模擬如何剛好幫雨萱慶生並送她禮物,雨萱來了,兩人要出擊時,昆布突然出現問詮勝晚上能不能幫她代班?詮勝說:「我晚上已經有事情,不好意思。」雨萱問昆布怎麼了?昆布說她媽媽前陣子開刀完,傷口感染臨時住院,晚上想去照顧她,昆布問雨萱行不行,雨萱說她晚上已經跟學長約好了,她猜學長是要幫她慶生,昆布說她竟然忘記今天是雨萱生日,雨萱本來要幫昆布代班,但是昆布說:「不行啦!學長要幫妳慶生。」雨萱說沒關係,此時詮勝突然跳出來。

「昆布學姊,妳不用擔心了啦!我幫妳代班好了。」昆布問他不是有事嗎?陳財裕也附和,但詮勝說:「沒關係啦!比起妳家裡的事,我的事不算什麼,而且,今天是雨萱學姊生日,哪有壽星當天還要代班的啦!這樣太掃興了。」昆布感動地說:「王詮勝,我沒想到你是這麼棒的學弟耶!下次我請客。」詮勝說:「好,下次妳請客。雨萱學姊,妳就放心地好好地跟妳男友去過生日吧!」

2008

莫俊傑帶著花跟蛋糕來到韻如的墓前,看到韻如的媽媽跟思源兩人已在現場,他停了下來看。韻如媽媽對韻如說:「今天是妳的生日,媽媽跟思源沒有忘記,來看妳了,對不起喔!媽媽以前都忙著賺錢,常常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然後就把妳的生日錯過了。有時候我會故意裝糊塗,想說日子過了就過了,妳那麼懂事應該不會跟媽媽計較。可是妳走了以後,媽媽還是常常會忘記很多事情,但只有妳的生日,媽媽怎麼樣都不會忘記…」媽媽邊講邊哭,思源安慰媽媽說:「我們今天是來幫姊慶生的啊!不要哭了好不好?」媽媽點頭說不哭。

結果媽媽又哭著說:「寶貝女兒,生日快樂。」思源說:「姊,生日快樂。」母子倆抱在一起。看到這一幕的俊傑,馬上悲傷地回頭走掉,走到他們看不見的地方,他也哭了,想起 1998 年幫韻如慶生的情景,突然腦海中浮現小年夜當時的畫面,韻如拿著玻璃碎片跟他說:「莫俊傑,你幫我一件事好不好?我拜託你殺了我!」接著在大雨中的樹林裡,俊傑抱著雨萱哭喊的畫面。想到這些,莫俊傑哭得無法自拔。他把蛋糕跟花放在韻如墓前就走了,蛋糕上面插著 27 歲的蠟燭。

2010

雨萱生日那天晚上,詮勝正在燒烤店幫昆布代班,雨萱突然來了,詮勝問她怎麼會來?雨萱說:「店長說人手不夠要我來幫忙,我沒事就來啦!」「妳今天不是要跟肚臍學長一起過生日嗎?他怎麼沒有陪妳?」「不要幫人家亂取綽號!他說他臨時有事,就跟我約改天。」「臨時有事?!到底有什麼事會比妳生日更重要?奇怪耶!」詮勝被店長罵,叫他趕快去幫客人點餐。下班後,剩下兩小時,詮勝問雨萱等下有事嗎?雨萱說沒事,詮勝就說:「妳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詮勝衝去快關門的蛋糕店裡買蛋糕,回到店裡的時候發現雨萱不在,店長說:「她走了阿!剛剛接到電話很開心的樣子就先走了。」子維失望地嘆了口氣。

雨萱開心地去咖啡店找學長,抓著學長的手時,卻發現學長旁邊有另一個女生,雨萱問她是誰?那女生跟學長說:「你不是跟我說,你要和她說清楚?說啊!」學長臉色凝重,把雨萱的手撥開說:「雨萱,她是我前女友,我跟她分手之後,都以為我們已經準備好迎接新的戀情,沒想到,前一陣子我們又聯絡上,才發現我跟她都沒有忘記過對方,所以我們決定再給對方一次機會。我知道這樣很對不起妳,可是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要跟妳說清楚,所以,我們分手吧!」

雨萱說:「所以你這陣子跟我說你在忙畢業論文,其實都是在跟她見面?!」學長點頭,雨萱這時賞了學長一巴掌,前女友衝出來阻止說:「妳幹嘛打人啊?!」雨萱說:「妳閉嘴!再囉嗦我連妳都打!」學長連忙跟雨萱說對不起,還說:「這件事情總不能一直都瞞著妳…」雨萱說:「那你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嗎?你是要我每次過生日,都想起來曾經跟你這個大爛人在一起過,是不是?」學長問說:「今天是妳生日?!」雨萱哭著說:「你不記得我生日就算了,你自己走不出上一段感情,幹嘛把我牽扯進來啊?你當初幹嘛要追我?幹嘛說你喜歡我?你以後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詮勝下班了,提著蛋糕想著怎麼辦。雨萱走在路上告訴自己:「不要難過,就當遇到詐騙集團。」突然她發現悠遊卡忘在店裡,於是便走回店裡,此時看到陌生人來電,她接起來問對方是誰,對方說:「嗨,學姊,我是王詮勝啦!」「幹嘛?什麼事?」「沒什麼啦!只是剛剛想到現在離學姊的生日結束,剩下不到一個小時了,我發現我還沒有跟學姊說一聲生日快樂。我知道學姊現在應該在跟肚臍學長過生日,一定沒空理我,我也知道,我曾經跟學姊說過,會跟學姊保持一個很體貼的距離,也不會特別跟學姊說話…」

Advertisement

此時雨萱走到店門口,發現詮勝坐在地上,邊幫蛋糕點蠟燭邊講電話,詮勝繼續說:「但,身為學弟的我,還是想跟學姊說一聲,生日快樂。好啦!不打擾妳了,妳趕快好好的去跟學長過生日吧!掰掰。」雨萱突然哭著說:「等一下,今天是我生日耶!你一句生日快樂就想要算囉?」此時雨萱已走到詮勝面前。詮勝看到雨萱,嚇到手機都掉了,雨萱掛掉電話,問他:「剛剛下班,你叫我等一下,是去買這個蛋糕喔?」詮勝回過神說:「本來已經取消了啦!但後來想說今天好像沒有人幫妳過生日,所以剛剛就跑去拿了。妳怎麼一個人啊?那個臭肚臍呢?」

雨萱連忙說:「再不許願的話,蠟燭好像快燒完了,生日快樂歌也不用唱了,我們直接許願好了。」「好,壽星說了算。」雨萱許願說:「我的第一個願望,希望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第二個願望,希望這輩子,不要再給我任何機會賞別人耳光!」「那第三個願望呢?」「我沒有別的願望想許了,不許也是浪費,第三個願望給你許吧!」「好,第三個願望我幫妳許。」詮勝閉上眼睛許願,張開眼睛後說:「好了,吹吧!」雨萱不禁一直看著這樣的他,突然雨萱抹一坨奶油往詮勝臉上塗去,並調皮地說:「謝謝你,笨蛋學弟!」

兩人在店裡邊吃蛋糕邊聊天:「什麼啊?那個爛肚臍竟然在妳生日的時候講這種話?那也太過分了吧!要不要我幫妳揍他啊?不過我真的搞不懂耶!妳怎麼會喜歡上那個肚臍哥阿?」「其實他一開始跟我告白的時候,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直到有一次,遇到一個走丟的小朋友,我看學長牽那個小朋友幫他找家人的時候,突然想起一個我很久以前遇見的大哥哥。我記得我小時候,有一次去台南看我奶奶,結果不小心迷路了,有一個大哥哥人很好,他帶我找到回家的路,還帶我吃了很多好吃的東西,像是白糖糕、杏仁豆腐冰,還有帶我去逛老街。」

此時詮勝已經發現雨萱講的人就是李子維,也就是他本人,雨萱繼續講:「我還記得,他送我回到家要走的時候,我很捨不得很難過,我追出去告訴他我叫什麼名字,跟他說千萬不能忘記我,誰知道最後,反而是我忘了他長什麼樣子!雖然我想不起來他長什麼樣子,可是我告訴自己,如果有一天要交男朋友,就要跟這個大哥哥一樣,這麼有愛心,對我又好。」詮勝原本很開心,卻突然說:「所以你就因為那個爛肚臍做了跟那個大哥哥一樣的事情,妳就把他跟大哥哥聯想在一起,然後你們就交往喔?」「可以這樣說吧!」

詮勝氣得拍桌並說:「妳怎麼可以這樣子啊!妳怎麼可以把那個爛東西跟大哥哥聯想在一起啊?妳這樣做對得起那個大哥哥嘛?」「王詮勝你幹嘛那麼生氣啊?」「我…我沒有啊!我現在很開心啊!」「最好是啦!有什麼好開心的?」「開心學姊妳失戀啦!這樣就代表,我又可以再追妳一次了。」「誰要給你追阿!我才剛失戀耶!你馬上就跟我說這些垃圾話,真的是很白目。」「我是說真的好不好,如果學姊再也不交男朋友了,那我這一輩子,就再也不交女朋友。」「謝謝你喔!這些話你還是留著去跟別的女生說吧!看誰會把你這種把妹的爛招當真?我要回家了。」詮勝叫她先不要急著走,並拿出一個禮物送她,雨萱微笑收下。

2008

晚上俊傑走到冰店,一進門就問奶奶怎麼這麼晚還不關店,但卻找不到奶奶,回到家時發現奶奶倒在地上,俊傑嚇得趕緊呼喊奶奶。子維趕到醫院,看到奶奶躺在病床上,俊傑轉頭看到他,馬上把他推到外面牆上並生氣的問:「奶奶生病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已經知道了?!」子維不回答,俊傑哭著想揍子維,卻下不了手:「你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講?為什麼?!」俊傑崩潰大哭,此時奶奶叫俊傑過去說:「你不要怪子維,是我怕你擔心,才請他保守這個秘密,沒有告訴你我生病的事情,是奶奶不好,不要怪子維,聽到沒?」俊傑說好,此時子維跑到樓梯間哭。

2010

詮勝跟財裕在學校的餐廳吃飯,突然雨萱、昆布跟毛毛來了,詮勝看著她們那邊微笑,此時雨萱旁邊有女同學說:「那個不是視傳系的王詮勝嗎?他是不是再看我們啊?」另一女同學說:「怎麼可能阿! 人家那麼多女生喜歡,怎麼可能會看妳?不要再耍花癡了啦!走。」雨萱聽到很疑惑,毛毛問雨萱怎麼了?雨萱問:「王詮勝是不是很受女生歡迎?」毛毛說:「妳現在才知道啊?王詮勝可是視傳系系草等級的人物,超夯的!」雨萱說:「是喔!難怪他那麼有自信,到處亂把妹。」毛毛說:「妳不要胡說喔!他哪有亂把妹?」

昆布說:「拜託,要不是他跟所有女生都保持距離,從來不主動跟女生說話,讓大家看的到吃不到,他哪會那麼受歡迎啊?昨天晚上家聚的時候,那個國貿系票選最正學妹林孟潔,當著大家的面跟王詮勝告白,結果王詮勝說:不好意思,算命的說,我不能跟姓羅的女生交往,不然會折壽。拜託,他連跟他告白的人姓什麼都搞不清楚,就打槍人家,我們全部都笑翻天!」雨萱想著她們說的話思考著。

詮勝在打工的地方播放伍佰的「Last Dance」,突然他轉身看到韻如開門笑著走進來,看的發楞,結果韻如突然變成雨萱,雨萱問:「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啊?」詮勝回過神來說:「廠商把肉送錯了,店長跑去罵人。」「這歌是你放的阿?這不是很久以前的歌嗎?你才幾歲啊?怎麼會聽這種老歌?」「妳難道沒有這種感覺過嗎?當妳聽到某一首歌的時候,妳會感覺到那首歌好像一台時光機器一樣,妳總是會不知不覺隨著旋律,回到過去的某一個時刻,可能是某一個不經意留在你心裡的微笑,又或者是一個不留神就走進妳夢裡的人,又可能是一個不小心就記得很清楚地擁抱。就像這首歌一樣,會讓我一直想到從很久以前,就一直住在我心裡的某一個人。妳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雨萱問:「誰啊?」詮勝走到雨萱面前深情地看著她說:「就是妳。」空氣瞬間凝結,詮勝突然打破沉默叫雨萱接話,雨萱問:「你希望我接什麼話?」「通常這時候妳不是會罵我,叫我不要講這些垃圾話,或小心我打妳之類的。」「對,你以後不要再跟我說這些垃圾話,你有沒有想過,萬一哪一天我把你這些話當真了,怎麼辦?」「如果妳當真了,我就永遠不會離開妳。」「你是不是跟所有的女生都這樣講話?」「沒有好不好,這些話,我只對妳一個人說。」「我去打卡上班了。」

2008

俊傑握著病床上奶奶的手哭了。畫面來到子維跟俊傑一起參加奶奶的喪禮,結束後俊傑問子維有沒有時間陪他喝一杯?

Advertisement

2010

雨萱在咖啡廳讀書,打開包包拿東西時,突然看到詮勝送的禮物,她打開看是一副耳機,她戴上耳機聽著伍佰的「Last Dance」,接下來的日子,她走到哪都帶著那副耳機,詮勝看到很開心。日子一天天的過,兩人感情越來越好,甚至還約朋友一起看煙火跨年。某天詮勝叫雨萱學姊的時候,雨萱說:「我們有這麼不熟嗎?一直叫我學姊,感覺都被你叫老了,明明就跟我同年,以後不要叫我學姊聽到沒有?」「是,黃雨萱。」

某天打工時詮勝沒看到雨萱,一問同事才知道雨萱在廁所,詮勝去廁所找雨萱,問她還好嗎?雨萱問昆布跟毛毛有沒有班,結果詮勝說兩人都沒有班,詮勝問:「黃雨萱妳該不會那個來吧?」「你不要那麼大聲,很尷尬耶!」「那妳現在應該很不舒服吧!如果妳需要一個人靜一下的話,那我先走囉!」「等一下,你先不要走,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拜託你,因為我那個來的太突然了,所以我忘記…好煩喔!為什麼我要跟你說這些啊?!」「好,我知道了啦!我現在去便利商店幫妳買,妳在這邊等我喔!我馬上回來。」雨萱嚇到。

雨萱從廁所出來後,詮勝說:「黃雨萱,我已經幫妳跟店長請好假了啦!妳的東西我也幫妳收好了,我先送妳回去吧!」「不用啦!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妳都痛成這個樣子還逞什麼強。」詮勝硬拉著雨萱走。到家時,詮勝揹著雨萱上樓,詮勝說:「等一下我送妳回家之後呢,就先幫妳買好今天的晚餐,還有明天的早餐,如果妳明天還是不舒服的話,妳就不用出門啦!」「王詮勝,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這還用說啊!當然是因為喜歡妳啊!」

詮勝離開的時候,接到雨萱的電話,雨萱叫他抬頭看,詮勝看到雨萱坐在窗台,詮勝問她怎麼啦?雨萱說:「你…一定要記得今天的日子喔!」「為什麼啊?」「因為…是第一天。」「什麼第一天啊?喔,妳那個來第一天喔?」「不是啦!是…我們在一起的第一天。」詮勝聽到大驚,開心的一直跳,並問真的假的?!還說:「黃雨萱,我愛妳!」「王詮勝,妳小聲一點啦!」詮勝開心的說:「嗯。」

2008

在冰店外,俊傑拿出酒杯倒酒,子維坐在一旁,俊傑說:「你還記得小時候我們吵架,吵到不知道該怎麼收尾的時候,都會怎麼做?」「記得啊!不知道以前我們是不是古惑仔電影看太多,我們不是拿可樂當做酒,就是拿烏龍茶當作啤酒,然後學電影裡面的陳浩南跟山雞一樣說乾杯!接著一口氣把它喝完。」「好像喝完那一杯,我們就可以連一句對不起都不用說,繼續把對方當這輩子最好的兄弟。但如果喝完這一杯,心裡還是生對方氣的話」「我們會繼續喝第二杯,如果還不夠的話…」

「那就喝第三杯,直到再也喝不下為止。我記得那一次,你把奶奶送我的變速車撞壞的時候,我們好像喝了一整罐快兩公升的可樂,我才原諒你。」「你記錯了,不是一整罐,我們整整喝了足足六大罐!」「對,我想起來了,是六大罐,後來好一陣子我看到可樂都會想吐。」俊傑說完突然沉下臉,拿起酒杯說:「這一次,你覺得我們要喝多少杯,才能繼續當兄弟?」「我…我不知道。」「那就照老規矩吧!一杯不夠,那就喝兩杯」「第二杯不夠的話,就繼續喝第三杯」「直到我們再也喝不下為止,乾杯!」「乾杯!」

子維心裡 OS:「我永遠記得,那天晚上,我們兩個就這樣一邊喝酒,一邊聊著天,像是回到高中那時候一樣,我們一直不斷聊起小時候的事情,聊得很多,但就是不聊關於陳韻如和黃雨萱的事,後來我喝得很醉,醉到那一天我是怎麼倒下的都想不起來,我只記得那天晚上,莫俊傑他笑得很開心,我很久沒看到他笑這麼開心的樣子,我只記得,當我看他笑得這麼開心,我也很開心,我不停的在心裡想著,也許最後我可能還是無法改變那一年陳韻如死去的事實,但至少這一次,我好像可以保住我眼前,我生命中最好的朋友。」

俊傑把喝醉的子維放在沙發上,並幫奶奶上了香之後,就離開了。子維夢到韻如跟俊傑在唱片行裡對著他微笑,醒來後發現俊傑不見,突然想到文磊叔之前說的話:「他出獄後不久,就在他殺害陳韻如的同個地方,自殺了。」子維馬上衝去韻如死掉的地方,他跛著腳衝上樓梯,看到莫俊傑站在牆邊,他大喊:「莫俊傑!不要!」俊傑轉身回頭看子維,眼中帶著淚往後墜,子維看到俊傑墜樓這幕相當悲痛,坐在地上大聲哭叫。

Advertisement

2. 下集預告:

2019 年的子維:「是不是在這無數交錯循環的時空之中,每一次我都會像現在這樣,無可救藥地愛上想要改變這一切的妳。」雨萱從背後抱著子維。

子維、雨萱跟韻如舅舅在咖啡店,雨萱:「可是我再回到 1998 的時候,我在那裏遇到他。」照片上是謝醫師。

雨萱去找謝醫師問:「你以前是不是念鳳南高中三年二班?」

子維:「不管我多麼努力想要爭取,繼續待在妳身邊的機會,到最後反而讓我踏上離開妳的那條路。」雨萱醒來,發現子維不在她身邊。

子維:「這些年,我以王詮勝這個身分做的美夢,終於到了結束的時候。」子維躺在地上,頭上是血,謝醫師拿花盆砸他。

子維頭上是傷從床上醒來。

 

3. 本集心得:

本集的重點整理如下:

1. 陳韻如 1999 年被莫俊傑殺害,莫俊傑被捕入獄,俊傑會殺韻如疑似是韻如(雨萱靈魂)叫他殺的。

2. 子維 2003 年車禍醒來後一直在莫奶奶冰店附近開民宿,並沒有回去加拿大。

3. 2008 年子維去接俊傑出獄,沒多久莫奶奶生病過世,俊傑把子維灌醉後自殺,子維來不及阻止。

4. 雨萱生日當天得知學長跟前女友復合,兩人分手,詮勝獨自一人在點雨萱生日蛋糕的蠟燭時,被雨萱看見覺得感動,這是兩人第一次一起慶生。

6. 詮勝問雨萱當初怎麼跟學長在一起,雨萱說因為她小時候遇到一個對她很好的大哥哥,學長做了跟他一樣的事,而那個大哥哥就是李子維。

7. 雨萱知道詮勝其實都跟其他女生保持距離,只對她好,之後她就開始卸下防備,兩人感情越來越好,最後她終於答應跟詮勝在一起。

本集其實看了有點亂,因為時間軸一直在 2008 的子維跟 2010 的詮勝之間跳來跳去,不認真看的話,可能會看不懂,不過最讓人不明白的是片頭那段的用意?那段猜測是雨萱還沒穿越前發生的事情,韻如怕把唱片給李子維之後,子維就不找她了,所以謊稱唱片還沒到,不過這段其實在第 2 集就演過類似的劇情了,只是最後,當子維跟俊傑離開時,俊傑停下來從窗戶看著裡面的韻如,此時子維突然聽到警鈴聲,接著畫面就跳到韻如死亡時警鈴大作的情景,這一跳其實非常離奇,到底這些是幻想還是真實的?當時子維聽到的警鈴聲到底是什麼?

而可以確定的是,這集從舅舅跟詮勝的對話,以及俊傑自己承認,是他殺了韻如,所以他在第 7 集才會在監獄裡,但是殺人動機是什麼?他這麼喜歡韻如,不可能殺了她吧!結果沒想到俊傑腦中竟出現了韻如拜託俊傑殺了她的畫面,這是真的嗎?為什麼韻如要俊傑殺了她?是雨萱想回到 2019 嗎?還是有其他原因讓韻如想死?亦或是俊傑跟班長一樣是有妄想症?!而俊傑竟然就真的下手了,如果你喜歡的人叫你殺了他,你真的下的了手嗎?雨萱也真是的,如果自己想死,為什麼不自殺,而叫俊傑殺了她,導致俊傑後悔莫及,最後還自殺,總共死了兩條人命耶!我猜測是因為雨萱無法改變過去,所以一定要被殺才能回到 2019,但疑點還是很多,希望下一集能得到解答,至少這一集已經知道兇手是誰。

上一集的猜測果然猜對了,子維是在 2019 年王詮勝飛機失事後,靈魂回到了 2003 年出車禍的自己身上,但不像韻如舅舅說的變成植物人回到加拿大,而是待在台灣,在莫奶奶冰店附近開民宿,也就是上一集最後子維跟舅舅講電話時,子維站著的地方,為什麼舅舅要說謊?可能是子維交代他的吧!希望他可以幫助穿越到詮勝身上的子維,順利的跟雨萱在一起,因為同個時空存在兩個李子維的靈魂,一定會讓詮勝想要去見見當時的子維,並問他後來發生什麼事情,但已經歷所有事情的子維,只能叫舅舅幫忙,先回台南假裝巧遇遇到詮勝,並騙詮勝說,子維已經變植物人且在加拿大,讓詮勝不會有想去找子維本人的這個念頭,而詮勝住在咖啡廳樓上,也是子維請舅舅幫忙的。

子維在車禍康復之後,等到 2008 年去接俊傑出獄,此時子維頭上有疤,並拄著拐杖,就跟 2019 年的子維一樣,只是比較年輕,因為這時子維才 27 歲左右,2019 年的他已經 38 歲了。2008 年的子維,其實已經知道了未來到 2019 年會發生的事情,所以他把時間軸詳細的紀錄在牆壁上,並提醒自己在 2008 年一定要阻止莫俊傑自殺,可惜已經發生的事情還是無法改變,如果當時舅舅多給詮勝一些俊傑自殺的時間資訊,也許子維才有可能阻止悲劇發生。

其實原本出獄後俊傑一直不講話,認為因為他殺了韻如,子維不會把他當兄弟,他不懂為何子維一直對他好,儘管俊傑一直強調人是他殺的,子維還是相信俊傑是不會傷害韻如的,他認為應該兇手另有其人,或是有什麼原因導致俊傑誤殺,但是俊傑如果真的是韻如求他殺的,為何不把真相告訴子維?為何要自己默默承擔然後自殺?這樣真相根本沒人知道啊!再加上奶奶生病的事情,俊傑不感謝子維幫忙照顧就算了,還怪子維不告訴他真相,想當然一定是奶奶要子維保密的啊!俊傑真的一點都不替好友著想耶!

而當奶奶過世後,俊傑突然就變了一個人,邀請子維一起喝酒,還說了很多話,問子維說這次到底要喝幾杯才能繼續當兄弟的時候,子維竟然說不知道,我以為子維會很肯定的說,不用喝就是兄弟,結果他遲疑了,那之前說的相信他算什麼?接著俊傑跟子維開心的邊喝邊聊往事,想當然不會聊到韻如,畢竟聊到就不開心了,沒想到俊傑是想把子維灌醉然後去自殺,難怪會突然變一個樣子,奶奶的死應該是壓死俊傑的最後一根稻草,畢竟愛的人都消失了,自己也沒活下去的意義(那子維算什麼?),如果當時有心理醫師的話,俊傑一定要去看一下,但千萬不要看謝醫師。

子維雖然跛腳卻走得很快,還可以把枴杖扔掉用跑的,有點太誇張了,儘快他在俊傑跳樓之前趕到,但是已經來不及,俊傑那個轉身非常的華麗,然後子維竟然還敢衝上前去目擊跳樓場面,要是我根本不敢看,因為心裡一定會留下很大陰影。上一集果然猜的沒錯,當詮勝問文磊叔問到俊傑時,故意不出現他回答的畫面,就是因為俊傑已經死了,子維一定很氣自己怎麼還是沒能阻止好友自殺,感覺會發生的事情還是無法改變,就跟韻如和俊傑死亡一樣,儘管雨萱跟子維再穿越,都沒有改變任何一樣事情。如果覺得很亂的人,可以參考官網這一段大鶴(思源)的說明,看不懂的話建議多看幾次。

悲傷的討論結束,現在來看 2010 的詮勝如何追到雨萱,上一集果然猜中,雨萱穿越時完全沒提到她有男朋友的事情,是因為當時的男友跟前女友復合,是個渣男不值一提,沒想到雨萱會喜歡上那個學長,竟然是因為當初李子維帶小時候的雨萱吃東西還有回家,而學長也做了一樣的事情,雨萱才會跟他在一起,這讓詮勝很氣憤,雨萱你馬幫幫忙,長得一模一樣的大哥哥就在妳眼前,妳怎麼會認不出來?而詮勝的猛烈攻勢,加上他本身帶有的優勢,也就是他知道雨萱的喜好,且旁邊兩位女同學一搭一唱的附和,說詮勝都跟其他女生保持距離,讓雨萱最後終於願意給詮勝機會。

不過一般女生應該不會隨便給男生揹吧?所以肯讓詮勝揹代表雨萱其實已經認同他了,而在第 7 集中,也有出現雨萱要詮勝揹她的畫面,代表雨萱很愛給詮勝揹,懶的爬樓梯。而詮勝也很會撩妹,找到機會就撩一下,每一招都幾乎快讓雨萱招架不住,只好藉機烙跑,不過最後還是抵擋不住體貼攻勢,只是沒想到是雨萱主動出擊,拜託,如果有這麼帥的男生,人又體貼,又搞笑,我一定馬上答應的啊!從官方粉絲團的資訊看來,詮勝大概追了一年才追到雨萱,也真是夠矜持的,不過也許是怕太快接受,男方不會珍惜吧!不過從來沒看過一個男生這麼深愛一個人,愛到願意一直忍受著孤獨守護她 15 年,並在 2019 年終於相見,真的是真愛阿!

可惜上天捉弄人,讓子維等了 15 年,而讓雨萱承受失去詮勝的痛苦,2 年後終於又見到子維,可以想像子維過的有多麼苦,近視都深了,頭髮也快白了,只能默默守護,直到他們能夠相遇的那一天,不過子維怎麼知道哪一天他們會相遇?難道是雨萱跟子維相遇之後再度穿越回去 1998 的時候跟他說的?可是這樣變成詮勝的子維應該也會知道所有事情了啊!還是子維一直在等雨萱發現真相,回來找舅舅的時候,再帥氣的跛腳出現?希望剩下的四集可以慢慢解開這些疑惑。總而言之,這集非常的浪漫,但也非常的悲傷,會心動,也會心痛,心情像雲霄飛車一樣,編劇高招啊!

Advertisement

4. 預告心得:

這次預告的精采程度不輸之前,首先子維跟雨萱終於又在一起,子維說:「是不是在這無數交錯循環的時空之中」,代表他們兩個其實一直穿越來穿越去,到底穿越了幾次?是無限循環嗎?還是直到四個人都死去才無法穿越?但也有可能穿越到死去之前的時空,然後命中注定的兩人還是依然會相愛並在一起,但是後來子維又說:「最後反而讓我踏上離開妳的那條路」是什麼意思?代表兩人重逢之後他註定要死?詮勝是飛機失事,但子維呢?後來預告有演,雨萱發現謝醫師就是當初子維班上的班長,也許他們快找到兇手,而她還傻傻的去問謝醫師,如果真的懷疑這個人,就不應該直接問他啊!

害的謝醫師因為怕被發現自己是當初的殺人兇手,而把李子維殺害,看預告不確定他有沒有死,但是子維在頭被砸的那瞬間,又穿越了,頭上戴著傷在醫院醒來,看起來是年輕的,到底是穿越到詮勝身上,還是回到子維 2003 年車禍後醒來的那刻?個人覺得是後者,然後子維就再度過著一個人的生活,在 2008 年想辦法阻止俊傑自殺,並在 2019 年跟雨萱重逢,然後可能又失敗被殺,一直這樣反覆著,所以他才會說無數循環,就像明日邊界忌日快樂演的一樣,直到殺死敵人為止,死掉後會一直回到同一天,而子維應該要找到殺人兇手班長,才能結束這一切的循環,以上都是猜測,要看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才能確定。

 

※以上心得皆是個人觀感,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想見你 FB 官方粉絲團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