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THE KING : 永遠的君主』第 11 集詳細劇情、心得、線上看 – 大韓帝國的皇后

1 ~ 16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11 集劇情、心得:

1. 詳細劇情介紹

2. 本集心得

 

Netflix 線上看:

點選開始第 11 集線上看

1. 第 11 集詳細劇情 —「大韓帝國的皇后」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大韓帝國,露娜騎著重機在路上,被警察追捕,突然一輛卡車衝出來把警車撞翻,露娜看了一眼,正要騎走時,突然被一輛轎車撞倒,醒來時,人在一間廢棄屋子,手腳被綁住,眼睛也被矇住,李霖出現,露娜:「你們是什麼人?感覺不像警察,反而比較像壞人,你是幹哪一行的?」李霖把她眼罩拿掉「我們協助妳逃脫警方的追捕,硬要區分的話,我們屬於同一陣線,妳在貧民區中名聲很響亮,什麼都願意做,什麼工作都願意接,沒有家也無依無靠,蜷起身子睡在車裡,為了謀生,不惜為別人跑腿賣命,連父母的長相都不曉得,一直活在臭水溝裡,但現在妳連小命都快不保了,妳不覺得人生很殘酷嗎?能進行移植的器官會輪到妳嗎?」「我剛才因為你,受到了傷害,我會利用人的弱點,但不會碰觸他們的傷口,你真是個人渣,我才不跟你同陣線。」

李霖大笑:「我挺有貴人運的,妳祈禱過嗎?」李霖丟了太乙的識別證在地上,露娜:「這是什麼?為了讓你的胡說八道更逼真,你甚至還拿我的臉去合成啊?」「這個孩子是妳,確切來說是另一個世界的妳,然而她跟妳過著不同的生活,她不但身體健康,還是在父母疼愛下成長的。」李霖又拿出太乙全家福合照:「這是妳父母的樣子,妳應該是初次看到。」露娜趨前去看,想到具總理說過:「妳不是我在 KU 大樓前遇到的人,妳有雙胞胎姊妹嗎?」李霖:「我賜給妳新的人生,妳想擁有那個人生的話,只要點頭就行,幸運已經降臨在妳面前。」露娜留下眼淚:「真好,她樣樣具備呢!真令人火大,我真的被傷到了。」

新聞:「昨夜部榮君李踪仁教授被發現於自宅身亡,皇室尚未公開確切死因,檢警表示本案相關所有調查權皆在李袞皇帝手上,案件經過調查,預期也將全權由李袞皇帝親自主導。」李霖經過部榮君的喪禮現場。師父正在唸經超渡,李袞想起他小時候牽著部榮君的手,以及那些他跟部榮君談話的日子,面無表情,具總理看到這樣的李袞突然笑了,金秘書:「總理,妳剛剛露出笑容了。」「是嗎?」回到辦公室,具總理 OS:「看到李袞露出絕望的神情,感覺還挺不賴的。」具總理戴上護膚面罩,下屬:「總理,KU 集團的秘書室長親自來訪,在兩小時前,他希望我能於今日呈交給妳。」「放著吧!我要稍作歇息,別打擾我。」「是。」下屬一走,具總理立馬把護膚面罩拿掉,打開資料袋,裡面有一張照片跟紙條寫著:「我們秘書室很能幹吧?」她看了裡面的照片,拍到的是李霖的身影,想到之前媽媽說過的話,具總理相當吃驚:「所以媽說的沒錯?」她再度拿起報紙查看:「這兩者之中,到底有什麼關聯?」

大韓民國,張妍芝在另一個房間講電話:「我在入獄前將我的 2G 手機用掛號寄給自己了,如果聯絡不上收件人,投遞兩次未果就會交由郵局保管,現在應該還在投遞階段,你現在要將我弄出去了嗎?」「當然要把妳弄出來。」監獄裡的監視器畫面,出現了劉慶茂分身的影像,但監視器卻一個一個被關閉,劉慶茂分身 OS:「變成屍體後馬上就能出獄了。」

大韓帝國,盧尚宮躺著吊點滴,照顧她的人是薪栽真正的媽媽,薪栽媽媽跟醫生離開後,盧尚宮想起她之前與部榮君的對話:「尚衣院已完成你出席新年儀式的禮服,我就送過來,順便跟你敘敘舊。」「今天是那天啊?具總理與陛下一年一次一同熬夜的那天,妳是因為心情不好才會跑這一趟。」「就只因為具瑞怜那個丫頭嗎?絕對不是那樣的。」「妳來的正好,我想也差不多這個時候了,所以正在等妳,甘紅露熟成的恰到好處。」部榮君從一個箱子拿出酒:「陛下從書房裡出來了?」「是的,他正好在禮拜四晚間出來。具總理也只有臉蛋漂亮,其他毫無可取之處,完全就是狐狸精,而且仔細一看,姿色也沒那麼出眾。」「我當然知道,我都一清二楚。」想起這些,盧尚宮哭的崩潰。醫生在廚房向李袞報告:「她(盧尚宮)的身體狀況沒有大礙,我們同時開了鎮定劑和營養補充品,另外黃教授說,部榮君大人驗屍一結束就會進宮稟報。」醫生離開後,李袞忍不住落淚,哭倒在地。

小男孩正在玩溜溜球,露娜出現,小男孩把口袋的東西給了她:「這是口袋裡的東西。」「我不是來找這個的,你留著吧!那是你的,好好保管。」露娜把鑰匙給小男孩:「你知道我的車停在哪吧?那也給你,包括裡面所有的東西,不過你要幫我餵露娜。」「妳又要去偷什麼嗎?」「你相信神的存在嗎?」小男孩點頭,露娜:「那我肯定會遭天譴。不過那個溜溜球,為什麼是紅色的線?」「是我纏的。」「那種話你是從哪裡學的?重新纏吧,看起來快斷了,再見。」「好,再見。」

大韓民國,太乙在車上看著獅子玩偶想著李袞 OS:「我看的出來,他不是從另一個世界,而是從另一個時間點而來,我想那應該是要做下眾多決定的某一天。他就那樣甩了我嗎?門都沒有,你敢來試試看。」太乙來到另一家飲料店,景蘭打來:「妳聽說了嗎?張妍芝在獄中自殺了,城東區科學搜查組去做了鑑識,我剛接到通知。」「自殺?等等喔!」薪栽來了,太乙跟薪栽說:「張妍芝自殺了。」太乙繼續講電話:「嗯,妳繼續說。」「不過那天偏偏停電,所以監視器畫面皆無留底,妳該不會去跟她說了什麼難聽話吧?我聽說妳去見過她,妳也很清楚,在獄中自殺的案件極為少見,我是要妳小心,別讓人以高壓搜查為由對妳展開調查。」「好,謝拉,景蘭,先掛電話了。」太乙跟薪栽說:「他們藉由除掉張妍芝來斷尾,走吧!」「要去哪?那不歸我們管轄,去了也無法調查。」「我知道,先找宋靜慧吧!靈骨塔那邊可能會有家屬的聯繫方式。」「宋靜慧是誰?」「李知薰的母親,你曾去靈骨塔看過的那孩子。」

兩人來到靈骨塔,薪栽:「但她如果是李知薰的母親…」「對,她跟李袞的母親長得一模一樣,所以目前來說,她跟李霖在一起的可能性最高,靠地址找不到她,我循線過去發現是一片農田。」管理室人員出現:「我去查了妳詢問的事項,我們這邊並沒有死者李知薰家屬的聯絡方式,管理費一直都是以預繳五年的形式支付,而且皆以現金付款。」太乙:「我沒想到這一點,那麻煩你提供一下這裡的監視器畫面。」薪栽:「這邊就不用了,只要提供停車場的就行了,我們馬上過去。」管理室人員:「好的,請過來。」太乙:「要看一下這裡的阿,我們又不知道宋靜慧的長相。」「我知道,但是李霖又是誰?」「這一切的起源,而且我認為,他是把你帶來這個世界的人。」

部榮君的長子李丞軒正在部榮君房間整理他的東西:「他拋棄自己的孩子,一輩子都獻身給皇室。這居然是皇族穿的衣服?家具還破爛成這樣,真是的。今天的報導你看了嗎?”享年 76 歲,一生為國家和皇室奉獻,過著正直又簡樸的生活”,說他正直就算了,但為何要用簡樸這個詞彙?他都將屆八十大壽了,你卻使喚他到最後一刻,簡樸?我爸是被迫過的簡樸。」前陣子李丞軒跟部榮君講電話:「新年我們就回去一趟吧,爸,世真很想念你。」「讓世真回來就好,你不行,你一步都不得踏進大韓帝國。」「爸,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我們是遵循長子繼承制,你不在的話,第二順位就是我了,那麼龐大的財產,你真的要讓袞一人獨吞嗎?」「我再重申一次,在我入土之前,你連一步都無法靠近皇室,我掛電話了。」

李丞軒問李袞:「我可以直接搬進這棟房子吧?洛杉磯的房子我正準備脫手,一旦確定了歸國日期,我也會把醫院收起來,皇室主治醫生一職和財團事務都該由我接手,宣布皇室病院院長和宣佈繼承順位是在同一天吧?」李袞:「大哥,你是無法踏進大韓帝國的,當然也不可能繼我之後登上皇位,大韓帝國第二順位是世真。」「哪有這種事?是誰說的?」「你在追悼 49 天後就該立刻出國,我會讓你繼續維持皇族的品格。」「袞,你…」「外面有人嗎?」近衛隊進來,李袞:「即刻起至追悼的第 49 天,部榮君長子李丞軒的一舉一動全都要向我回報,而且追悼 49 天一結束,就立即讓李丞軒出國。」「是,陛下!」李丞軒被抓住:「陛下!可惡,讓開!請跟我談一談,陛下!」李袞離開。

李袞站在庭院,石副隊長在一旁待命,黃教授走過來:「陛下。」「驗屍完成了啊?我準備好要聽了。」「死因是頸部受到壓迫窒息而亡,是被強大的力量勒死的,屍體上發現了這個(戒指),似乎是死後被人硬戴上的,死亡的近衛隊員,也都是被利刃毫不猶豫的一刀斃命。」黃教授離開,李袞憤怒的握著那枚戒指 OS:「李霖,絲毫不想躲藏,也完全不打算躲藏,最終,他用我父親的血呼喚了我,用堂叔的血激怒了我,李霖!」李袞把戒指往湖裡丟,時間卻突然靜止,戒指停在空中,李袞想了一下後把戒指拿回來,快步走回宮中並停了下來,時間繼續轉動,宮人看到李袞都嚇了一跳:「天啊!陛下。」

石副隊長跑進來:「陛下,剛剛在庭院裡很抱歉,是我一時分神。」「石副隊長,我將離開皇宮,我會快去快回,但有可能會耗上一段時間,你會無法聯繫我,官方說法是我待在書房…」毛秘書突然出現:「陛下!你得看一下這個,從今天白天起,國民間就流傳著這種新聞,會同時出現類似的報導,分明是另有所圖,陛下。」「具總理,拉了馬銜呢!她要纏住我的腳,立刻撥給總理室。」「是。這裡是皇室,皇帝陛下要找總理。病假嗎?具總理嗎?好,我知道了。陛下…」「我聽到了,想盡辦法找到具總理,讓我跟她通話。」「是。」「石副隊長,把部榮君警護組近衛隊寫的日誌拿過來,最近六個月的所有日誌。」「是,陛下。」

大韓民國,薪栽從正暮藥局走出,藥師:「晚上服用的藥含有安眠藥成分,請按時服用。」薪栽發現有人跟蹤他,於是追上去,抓到了劉慶茂分身,把他摔倒在地:「你是誰?幹嘛跟蹤我?這不是第一次了吧?拿起那個,這對你我都好。」劉慶茂抓起一個破酒瓶往薪栽身上砸去,薪栽:「好,做得好。」薪栽把錢包丟給劉慶茂分身:「接的好,那你現在聽好了,你手持破掉的玻璃瓶構成特殊暴力,我的錢包在你手上構成強盜罪,我手臂流著血則構成傷害罪,因此我現在的行為是在執行公務。」

薪栽踢了劉慶茂分身一腳,劉慶茂分身拿出刀子,卻被薪栽揍了好幾拳,但他突然反擊,把薪栽壓在牆上,笑著說:「對了,我不能殺了你。」薪栽把他摔到地上:「誰說你不能殺我的?那值得感謝的人是誰?」劉慶茂分身拿出一支 2G 手機:「總之就是有,他總是在你身邊。」「你到底是誰?」「如果你現在放了我,這支手機就會響起,但如果你逮捕我,那麼它就永遠不會響起。」「我只是出於好奇,手機費是誰來繳啊?」「反正你是抓不到我的。」一台車經過把劉慶茂分身接走,車牌跟之前跟蹤薪栽的車一模一樣。

警局裡,太乙正在跟張米講話,薪栽突然流著血出現,太乙跟張米都嚇了一大跳,薪栽拿出 2G 手機要太乙做指紋查詢,太乙驚訝的看著 2G 手機,薪栽:「對,那個共同點,也找上我了。」太乙帶著薪栽去醫院治療後,薪栽:「妳別和我媽聯絡,也別告訴組長,對曹影那小子也是,不要跟任何人說。」「你在講什麼啊?張米都知道了。」「對耶,妳看起來傷得更重。」「發生什麼事了?那支手機被交到你手上是什麼意思?」「應該是那傢伙吧!把我帶過來的李霖,他派人來找我,那人說會有人打那支手機給我,他們為何要接近我?真的會有人打來嗎?」「跟對方說細節見面再談,你會帶著最漂亮的朋友一起同行,將他們一網打盡吧!」「我們到底在追查什麼?又會前往何處呢?」「我也還不是很清楚,所以才試著往前走,走著走著應該會到達某處吧!能走多遠就多遠。」「是誰說的?」「愛麗絲夢遊仙境。」「妳好像在唬我,欺負我沒看過那本書。」

大韓帝國,李袞正在查看部榮君近衛隊的日誌,毛秘書進來:「陛下,很抱歉,我完全聯絡不上具總理,她待在自宅裡足不出戶,並下令相關部處一律以書面回報,要派人過去一趟嗎?」「沒那個必要,她正以同樣的方式回敬我,具總理似乎也想抵達某個地方,先按兵不動吧!」李袞繼續查看日誌,發現在 1 月 10 日時,部榮君去過釜山貧民窟的御水書店,李袞 OS:「他到釜山只去過書店,這代表什麼意思?堂叔的這一步…」石副隊長:「小的馬上去確認。」李袞突然站起來:「他知道我會確認日誌,近衛隊一組全副武裝跟我來。」「是,陛下。」

李袞帶著近衛隊員來到監獄:「我問這個不是我不知道,而是要饒你們一命,你們知道御水書店嗎?先坦承的人就能活下來,若保持沉默,就會被斬首。」李尚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一無所知,我從沒去過書店。」金基煥:「你殺不了我的,因為你要審問我,才能離金親王殿下更近一步。」石副隊長拿出槍指著金基煥的腦袋,李袞:「不管你知道些什麼,那些情報都無法讓我靠近李霖,因為你只會道出能說的情報,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從你口中得知什麼。」金基煥笑了:「那就扣下扳機啊!你下的了手的話就殺了我啊!」「就因為這樣我才要殺了你們。」李尚道:「陛下,請饒命,那些傢伙騙我說有個好地方,我想重新回去,我會回去的,陛下。」

「太遲了,你在自己的世界裡已經死了,這是你犯下的罪,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吧!你們造成兩個世界混亂的罪,要留在這裡付出代價。」儘管李尚道頻頻求饒仍被抓走,金基煥:「斬首?少說笑了,大韓帝國律法早就廢除斬首之刑了!」「你忘了自己是逆賊的餘黨啊?皇帝所言就視同法律。近衛隊聽好,選擇保持沉默的逆賊餘黨金基煥,處以斬首,這是皇命。」新聞:「皇室發言人稍早表示逆賊餘黨金基煥已經落網,依《皇帝特別法》,逆賊金基煥將被處以斬首之刑,根據大韓帝國刑法,被處以斬首之人將於今日午夜行刑,《皇帝特別法》是李袞皇帝即位以來首次啟用,為 62 年來的首例。」

大韓民國,太乙站在忠武公銅像前,想起去找宋靜慧的那天,她跟李袞的對話:「你有沒有做石鍋飯給具瑞怜吃過?你該不會是穿著軍裝洗米的吧?」「我洗完米後才穿上軍裝的。」「你之前還說會在最光榮的時刻穿上軍裝。」「那是真的,例如求婚的那一刻。」「但你對我求婚時卻很隨便。」「我沒有,只是太匆忙了,那是我到這個世界來做過最棒的事。我在等妳的答案,具總理的事只是個玩笑。」「那算什麼求婚?你有問我想成為你的皇后嗎?你是直接要我當耶!」「所以妳的答案是什麼?妳會嗎?」李袞把太乙拉過來抱住,太乙:「你死定了。」「妳會不會?」「如果我拒絕,我們今天就會畫下句點了嗎?」「所以妳拒絕?」

「不是今天。我想過了,我只想活在今天,只有今天像一般日常生活,只有今天掀起波瀾,那才是我們該走的路,就那麼做吧!」「通常這種時候,都會約定要廝守終生,我們卻只活在今天?」「對,我們沒有明天,所以我希望今天可以非常漫長,所以我才會牽著你的手,因為我們只活在今天。」「只活在今天卻僅限於牽手?妳知道掀起波瀾是什麼意思嗎?」「我們單獨待在你皇宮裡時,你甚至還丟下我呢!」「那妳就該挽留我啊!我是為妳著想,下次我絕不會那麼做了。」「就說沒下次了,我們只活在今天,到底該從哪教起啊?」「妳…站住!如果妳耐心教導,我是學得很快的,我知道妳都聽到了。」

突然長的像具瑞怜的女人具誾兒迎面走來,經過太乙旁邊,太乙跑過去叫住她,具誾兒:「請問有什麼事嗎?」「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出示身分證,我是警察。」「不過一般不都是警察會先出示證件嗎?妳看起來像個罪犯而非警察。」「好,我是鐘路警察局的鄭太乙警衛。」「原來妳真的是警察,因為我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妳的出生年月日是?」「1982 年 7 月 26 日,我做錯什麼了嗎?」「沒有,我確認完畢了,妳可以走了。」「這又沒什麼卻讓我很緊張呢!辛苦了。」具誾兒去買高跟鞋:「請給我這雙,那雙幫我丟了。」具誾兒在一旁挑佯裝,太乙在門口跟蹤她,並把資料輸入手機:「具誾兒,普門洞六街 486 號?466 號?303 號?」突然爸爸打來,太乙接起電話:「嗯,爸,我在路上了,我們超市見吧!」

露娜在一個房間裡,牆上放了許多太乙的照片,露娜把原本戴著的短髮拿下,裡面是一頭長髮,她把頭髮剪到跟太乙一樣的長度,還跑到超市監視太乙。夜晚太乙一個人在道場練習,結束後她到辦公室的冰箱拿了一瓶水來喝,突然一陣頭暈,太乙趕緊拿出手機,卻來不及按就倒在地上。具總裡來到了娜莉的飲料店:「請給我看一下菜單,我第一次來。」「在這邊。」曹影開門進來,娜莉:「來啦?」具總理回頭,與曹影四目相接。

大韓帝國,時間又停止了,李袞正在背歐拉數:「3481 秒,一開始我錯過了,第二次 121 秒、841 秒、 961 秒、2209 秒,以及最後…」李袞開始在黑板上寫下數字 OS:「靜止的時間,正以質數的平方根在倍增,依這個速度到了第 62 次,就會靜止一天,最終鄭太乙和我的世界將有可能永遠靜止。」石副隊長:「陛下,小的找到御水書店了,這傢伙就是老闆。」李袞看到劉慶茂的照片:「他還活著,這傢伙竟敢…」御水書店內大聲的播放古典樂,李袞帶著一堆近衛隊員站在門口:「今晚,我們將突襲逆賊餘黨的藏身處御水書店。」石副隊長:「周邊已淨空,要活捉嗎?」「不留活口。」劉慶茂分身在裡頭調整收音機的音量:「怎麼一直都放同一首啊?」劉慶茂分身拿著桌上的錢:「原來是你啊,我的財路。」

當他拿起泡麵正要吃時,突然一堆子彈射進來,他嚇得躲起來,裡面其他手下也倉皇逃出,劉慶茂分身趕緊拿著錢打算逃跑,卻被子彈射中倒在地上,逃出去的手下也全部被擊斃。劉慶茂分身想起之前他在大韓民國開車時問李霖:「書店?我嗎?為什麼?那傢伙不聽話嗎?」「他已經沒有用處了,我需要你去接管那家書店。」「你看吧!我不用另外再帶什麼吧?何時要動身?我到那裏該做些什麼?」劉慶茂分身倒在書店地上抓著一張鈔票 OS:「所以我才說,人心是很難說的…」李袞走進來,看見死掉的劉慶茂分身:「確認他左肩是否有槍傷痕跡。」石副隊長:「什麼都沒有,陛下。」李袞 OS:「擁有相同面孔的人,正在偷天換日,竊取對方的人生。」李袞嘆了一口氣:「石副隊長,立刻從這裡撤退,下令召集禁軍,近衛步兵隊與近衛騎兵隊全員武裝待命。」李袞 OS:「再撐一下就好,鄭太乙警衛,我去找妳,我一定會找到妳,無論身在何處,妳只要活著就好。」

太乙倒在一間倉庫內,嘴被膠帶貼住,手也被綁住,她突然醒來看了一下四周的人 OS:「八個人…以及車鑰匙。」她發現門縫外,小男孩在看著她,突然間,小男孩消失了,太乙再度昏去。小男孩穿著兔子外套,撕掉太乙嘴上的膠帶,太乙醒來:「你怎麼會在這種地方?你快逃。」「當有危險時我負責通報,並擊退敵人。」「你說什麼?不過你原來在這裡也有一個。」「我是獨一無二的,是我過去那邊的。」小男孩拿了一把刀把太乙手上的繩索切斷並把刀給太乙:「我試著要維持平衡,但敵人實在是太多了。」

「你是怎麼回事?你是誰?」小男孩看了一下門,有人正要進來,太乙站起來想要保護小男孩:「你快逃!」「那女的醒了,抓住她!」太乙把進來的兩人打倒,並搶到了一把槍,射傷了後面進來的兩個人,太乙搶走了車鑰匙,跑到門口時回頭看,小男孩已消失。太乙跑出去找到車子並開車逃跑,身體看起來很虛弱,敵人緊追在後,太乙找不到手機 OS:「可惡,我的手機,要到首爾的話…」太乙發現路上的牌子寫著:「釜山主宮」太乙 OS:「什麼?釜山主宮?這裡是大韓帝國?」

在一處造船廠,劉慶茂正在跟李霖報告:「書店內部的人全都遭射殺身亡。」李霖停下腳步:「我以為他是聖君,原來我的姪子是個噬血君主啊!」手下報告:「那個女人跑了,很抱歉,有三、四個人立刻追了上去…」李霖打開雨傘,拿出裡面的劍,把手下砍死,所有正在做工的人都嚇到,李霖:「她一定朝著主宮方向走了,去抓回來,光是只有屍體也能讓李袞現身,所以就算滅口也要給我帶回來,我有東西需要拿她來交換!」「是,金親王殿下!」工人紛紛離開現場。

天色已暗,太乙開的車沒油了停在路邊,太乙的槍剩下三發子彈,她下車繼續逃跑,一輛車追過來,她開了一槍,射中輪胎,車子摔入田中,太乙跑走,逃到一處大馬路旁,發現有電話亭,於是便走過去,看到牆上貼著”向皇帝陛下拜年”的電話號碼,她撥了過去,語音:「嗶聲後請留下一分鐘致大韓帝國皇帝陛下的賀年詞。」「李袞,是我,鄭太乙,雖然難以置信,但我現在人在大韓帝國,我被某人追擊著,我現在正往皇宮的方向去,我會盡快,我已經在路上了…」「錄音完成,謝謝使用本服務。」太乙哭了:「如果你聽到訊息,就來找我…」突然一輛卡車衝了過來,太乙趕快閃往一邊,卡車把電話亭撞毀,太乙倒在一旁,地上滿是玻璃碎片。

車主靠近太乙,把太乙抓起來,卻被太乙制伏在地,並被揍暈,太乙拿著手槍爬了起來,緩緩地往前走,突然一群人跑了過來,太乙拿起槍指著前方,就在她快要放棄時,突然聽到警鈴聲,好幾台偵查直升機與警車趕來,接著李袞騎著馬,跟著近衛騎兵隊一起趕過來,太乙哭了。李袞大喊:「保護她!她是大韓帝國未來的皇后。」李袞跟騎兵隊一起與李霖的手下開戰,一路殺到太乙面前,太乙緩緩地走過去,李袞衝過去抱住了她。

2.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露娜被李霖收買,太乙被偷的識別證交到了露娜手上,露娜來到了大韓民國跟蹤太乙,還假扮成太乙。

2. 張妍芝被劉慶茂分身殺死並偽造成自殺。

3. 具總理看到了李霖的照片,還跑到大韓民國娜莉的飲料店裡,被曹影遇見。

4. 劉慶茂分身來找薪栽,並給他一支 2G 手機。

5. 李袞從部榮君的日誌當中找到了御水書店,並帶領大批人馬前往圍剿,劉慶茂分身與所有李霖餘黨皆被射殺。

6. 太乙被綁到大韓帝國,小男孩幫助她逃跑,太乙打到皇室求救,就在絕望之時,李袞騎著馬帶著大批軍隊出現拯救太乙。

不知是否因為臨時更換導演的緣故,本集相當精彩。原來薪栽的媽媽是負責照顧盧尚宮的宮人,以為她會對盧尚宮下毒手,但看來似乎沒有。而隔天皇室究竟爆出了什麼醜聞,跟具總理又是什麼關係?Netflix 都沒翻譯,韓文實在是看不懂,後來在其他平台看到翻譯,大意是說:「皇帝經常出宮,到底去了哪裡?皇室原來是空著的,國民應該相信誰?空置的皇室、空置的書房、皇帝到底在哪?皇帝秘密外出,打算欺騙國民到何時?」原來具總裡放了這樣的消息,所以李袞才急著要找她,但具總理卻莫名聯繫不上,感覺刻意要撇清關係。

太乙直接在路上沒說明任何理由就要求路人出示證件感覺不太合理,不過對方也是很配合的拿出證件,儘管具誾兒跟具瑞怜的外型跟打扮差很多,但兩人都喜歡穿高跟鞋,還是說具誾兒其實是具瑞怜假扮的?太乙不應該問生日而應該問對方的身分證號碼,畢竟生日一模一樣,只是具瑞怜如果真的跟具誾兒交換了,想必身分證號碼應該也會背得滾瓜爛熟。為什麼具瑞怜會出現在大韓民國?難道說她已經跟李霖聯絡上並答應交換身份?所以李袞在大韓帝國才會找不到她?而且剛好來娜莉的飲料店,肯定是刻意安排,該不會是故意在太乙昏倒的時候進來,好讓別人可以趁機潛進跆拳道場抓走太乙?還好曹影留在這,才能發現這女人就是具總理,但是具總理會不會認出曹影?曹影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具總理為何又要答應李霖的需求?動機是什麼?難道她根本沒有喜歡李袞只是一味想爭權奪利嗎?看到具總理在部榮君的喪禮上竟然還笑的出來,想必是後者,女人的心機真的是相當可怕。

太乙為什麼在家暈倒還被抓?水是在超市被掉包的嗎?爸爸怎麼不在家?太乙本身是警察但也太沒危機意識了吧,為什麼大韓帝國的公共電話不用錢?是因為皇室專線可以免費撥打嗎?不知道留在大韓民國的露娜是否成功冒充太乙,並且騙過其他人,想到就覺得很恐怖。小男孩到底是誰?為什麼太乙說原來這個世界也有一個他?仔細看之前的片段,原來撞掉太乙識別證的小男孩跟玩溜溜球的小男孩是同一個人,但當時太乙以為自己還在自己的世界,所以不應該說出”原來這裡也有一個你”,除非太乙在大韓帝國也有見過小男孩,但印象中沒有,所以很有可能是 bug。小男孩是神嗎?因為他可以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從小男孩說的話看來,猜測他是息笛本人,因為他負責通報並擊退敵人,而且還是獨一無二的,但如何擊退敵人,是跟四寅劍合作嗎?小男孩為何要幫露娜保管鑰匙?露娜為何又說”那種話你是從哪裡學的?”小男孩也只說了”是我纏的”,兩人的對話讓人充滿了黑人問號啊!

為什麼李袞一從書店出來後就知道太乙在大韓帝國?當時太乙還沒打電話求救啊!因為本片很喜歡用倒敘法,所以有可能是李袞已經聽到電話錄音內容,才開始去找太乙,並可能從電話追蹤或是監視器當中找到太乙,且馬上前往現場,不然一切也太剛好,最好是突然出現這麼多人,彷彿在演古惑仔的電影般,李袞還大喊她是未來的皇后,並殺紅了眼,真是超帥啊!不過最後去見太乙之前,看著太乙的表情好像有點可怕,我還以為他在思考那個女人是不是太乙本人,還好是想太多了。太乙這集真的是相當狼狽,又哭又傷又瘸的,演技爆發啊!還穿著運動服,沒人會想到她竟然會是大韓帝國未來的皇后吧!

部榮君是怎麼發現書店的秘密?而又刻意隱藏的很好,為什麼不趁死前直接告訴李袞而要用這種拐彎抹角的方式?李霖想必已經知道部榮君的計謀,因此才會臨時把劉慶茂跟分身調換,果然李霖還是比較信任劉慶茂,畢竟人家幫他擋了子彈,而劉慶茂分身就是領便當的份,從他在書店數錢的樣子,大概已經可以猜出他其實是劉慶茂的分身,李袞也很聰明,知道要馬上確認那人肩膀是否有槍傷,得知沒有之後他也不後悔,畢竟兩人都是聽命於李霖,不可饒恕。現在的書店叫作御水書店,為何在 2022 年之後變成海松書店?因為被抄了之後換人經營所以改名字嗎?難怪李袞會查不到。

本集覺得薪栽是個很幽默的人,尤其是他跟劉慶茂分身對手戲的那段,用幽默來化解凝重的氣氛,不禁讓人會心一笑。李霖說李袞是噬血君主的那段也很諷刺,他自己還不是隨便就殺人了,那些造船廠的工人全都是李霖的手下,不知道他們都在做什麼,為了逃跑而建造一台諾亞方舟嗎?李袞背了 3481 秒的歐拉數,換算起來大約有 50 幾分鐘,這麼長的時間都在背歐拉數,不太可能吧?為什麼不直接讀秒就好?想嶄露自己的數學很好嗎?李霖也知道暫停的時間是以質數的平方根倍增嗎?暫停的時間越來越久,也許能在暫停的時間內做什麼事,不然兩人一定很無聊。

 

※劇透心得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