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THE KING : 永遠的君主』第 10 集詳細劇情、心得、線上看 – 可怕的復仇

1 ~ 16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10 集劇情、心得:

1. 詳細劇情介紹

2. 本集心得

 

Netflix 線上看:

點選開始第 10 集線上看

1. 第 10 集詳細劇情 —「可怕的復仇」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大韓民國,薪栽在路邊吃著年糕串,想起高中時他跟太乙曾一起在這邊吃年糕串,又想到先前他對心理醫師說的話:「算是很長的夢嗎?我第一次看到那樣的房子,有大門,有沙發,媽媽身上還有很香的味道,所以我當時很希望姜鉉旻的一切只是一場夢。」「也可能真的是夢阿,你怎麼確定姜鉉旻是真實的記憶呢?」「因為我見過從那個世界來的人。」「他們說自己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你想說我有妄想症吧?」「畢竟症狀…不然先不聊惡夢,你說最近做了好夢,是怎麼樣的夢?」此時太乙突然出現:「你特地休假,結果只是跑來這裡?」「那妳沒休假就跑來這裡啊?」「為什麼不接我電話?你知道我在這埋伏幾天了嗎?」

「還真了不起,你是時間太多吧!阿姨,麻煩結帳。」「上次你問我走了多遠,那很像科幻情節,你要聽嗎?」「下次再說吧!我還在休假。」太乙抓住薪栽的手:「大哥,李尚道還活著,除了李尚道,還有張妍芝,他們的筆錄有共同點,就是他們都有兩支手機,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還有一個世界,那裡和這裡有相同面貌的人,而且我去過了。現在已經出現跨越兩個世界的犯罪,但我沒辦法呈報,我不可能拿出證據,可是又必須有人來阻止,我能想到的人就只有你了,幫我吧!」「這不是科幻,是幻想,怎麼可能有另一個世界?你清醒一點,臭丫頭!」薪栽離開。

大韓帝國,李袞查看監視器的影片,發現了李霖的蹤影,嚇到起身:「這…太荒謬了,難道他在那裏延緩時間的流逝?離除夕還有十天,我只有五個小時,我所忽視的另一點,就是唯一能找到李霖幢竿支柱的那個地方。」李袞騎著馬在粉紅空間奔跑。盧尚宮念著詩句:「當日頭沒入白色急流,我會在門邊等待,清晨的鳥兒啼叫,曙光劃破灰暗,世間是如此的皎潔而靜謐。我注視著破曉時分,經過此處的過路人,一次次猜想,會不會是你?」

大韓民國,太乙來到竹林,正要離開時,突然聽到馬的聲音,太乙轉頭先看到紅色氣球飄出來,接著看到李袞騎著馬出現,太乙邊哭邊奔向李袞:「你來了?你終於來了,你真的來了。」李袞看到太乙,馬上下馬跑過去,兩人在竹林裡相擁,李袞:「你一直在這裡等我嗎?」「你真的回來了嗎?」「我還不能在這裡久留,只是我太想妳,想的受不了,所以想過來聽聽妳的聲音就走。」「聽聲音?」「我打算用這附近的公共電話打給妳。」太乙抱著李袞一直哭。

大韓帝國,盧尚宮把金素月詩集《杜鵑花》收起來,毛秘書:「妳現在真的應該告訴我了,陛下到底在哪裡?這可是新年儀式啊,妳總要讓我知道該怎麼處理吧!」「別擔心,照往年那樣安排就行,過年前陛下就會回來。」「可是後天…就過年了,我真的會減壽阿,娘娘。」李袞打開門走進來:「今天是幾號?我趕上了嗎?過年應該是明後天吧!」盧尚宮:「今天是 23 號,陛下趕上了。」李袞鬆了一口氣:「太好了,我漏算了一點時間。」毛秘書:「這到底是什麼狀況?難道陛下外出是去和愛人幽會?是為了這種帥氣的事嗎?」「雖然我做的事比較像偷渡,但確實滿帥氣的,明天見。」

大韓民國,曹影跟太乙在炸雞店,他把房卡給太乙,說誾燮的家人快來了,等等就要離開,太乙:「在他鄉過年你一定很難過。」「是挺難過得沒錯,但曹誾燮也是啊!」「小心別惹到恩比,你絕對鬥不過她。」「這妳不用擔心,我只怕她會太黏我,我先走了。」「新年快樂。」「妳也是。」誾燮的媽媽要曹影穿上新年祝賀服,恩比走過來,曹影對她笑,恩比跟媽媽說這個人不是哥哥,說他長得很帥但是討人厭,蓋比拿出了曹影的手槍,曹影立馬搶走並把彈閘拆下,說這是退伍的紀念品,恩比說要報警,媽媽說曹影確實是她兒子沒錯,但要曹影成熟一點,不要玩這種玩具。恩比又瞪了曹影一眼,曹影 OS:「大韓民國到底是什麼國家?一個七歲的小孩竟然有近衛隊員的戰力。」重案三組在過年值夜班,坐在警局門口聊天,突然薪栽出現:「我回來了。」組長:「有充分休息到就好,進去工作吧!」薪栽對太乙說:「手機的事是什麼? 現在告訴我吧。」

大韓帝國,李袞正在發表演說:「2020 年已經拉開序幕,我們又迎來了新的一年,我最近在思考數學符號中加號的意義,加號是醫院的標誌、十字架、也是方程式的座標軸,隨著它被賦予的意義,對某些人而言,它可以象徵治癒、象徵祈禱,以及象徵面對命運的勇氣。2020 年是由充滿力量的白鼠作為代表的庚子年,鼠是十二生肖的第一個順位,也是掌管方向與時間的神。2020 年,我會為各位國人前進的腳步與時間打氣,祝大家新年快樂。」誾燮在一旁驚呼拍手:「哇,他的演說也太有魅力了!遵命!」

具總裡邊拍手邊想著他之前跟盧尚宮的對話:「陛下的理想型是什麼?」「妳怎麼沒頭沒腦就問這麼唐突的問題?」「我怕妳很忙。」「我覺得妳應該更忙吧!妳的任期只剩一年了。」「一年對我來說非常充裕,妳不曉得我在一年之內結婚又離婚了嗎?如果尚宮娘娘助我一臂之力,也許能縮短到半年,給我一點提示吧!要怎麼做才可以直搗陛下的心?」「通常是問怎麼做可以讓對方心動,妳竟然問怎麼直搗他的心?這樣的感情未免太過暴力,妳曾經見過陛下在妳面前流淚嗎?哪怕只有一次,這就是我不幫妳的原因。」

演說完畢,具總理:「陛下的演說非常精彩,你也會為我所有前進的腳步和時間打氣嗎?」「之前我已經說過了,我一向如此,只希望妳不會迷失方向。」誾燮:「陛下,電話響了。」姜俊赫刑警打來,李袞:「響了就接阿!壓低嗓音說句”我是曹影”…我很喜歡他這麼說,阿影壓低嗓音接電話時非常有魅力。」李袞跟誾燮來到警局問姜俊赫是誰。露娜拿著貓飼料在路邊餵野貓 :「妳還活著啊?我借用了妳的名字,現在還留下案底了,這是給妳的回報,小心別被人追,也別相信任何人,希望妳可以活久一點,露娜。」

姜俊赫刑警:「她叫露娜,她到上上禮拜都還在服刑,我查了一下發現她已經出獄了。」「為什麼?」「她不是期滿出獄,而是提前假釋,原因是她患了絕症,你要看看她的診斷書嗎?」「可以的話我希望親自見她一面。」「好,我會找到她。」「這件事的所有細節都直接跟我報告,另外,我需要這個人的資料。」李袞把一張紙拿出來,上面寫著”金基煥,生日:1968 年 11 月 23 日”,李袞 OS:「如果他在這個世界已經身亡…」姜刑警:「陛下,這個人是逆賊的餘黨,他已經在追緝過程中身亡了,是自殺。」李袞 OS:「擁有相同面孔的人,正在偷天換日,竊取對方的人生。」

具總理也出席了新年活動,李袞則是站在庭院旁,看著雪 OS:「鄭太乙警衛,新年快樂。」突然雪停了,李袞 OS:「李霖…終於來到大韓民國了。」李袞騎著馬到竹林,問石副隊長:「剛才有沒有人經過這裡?」「沒有。」「之前也沒有嗎?」「是的,我們在這裡輪替站崗了 17 天,都沒有人經過。」李袞 OS:「這個問題中我忽略了什麼?如果在竹林部署就能攔到人,我們早就見到面了,他一定也會在另一邊部署他的人力,我們的出入口,根本不一樣,白忙了一場。」石副隊長:「陛下,不好意思。」「有沒有不經過宮裡就能直達海雲臺的捷徑?」「第七區下面有一條沒人使用的農路。」「進行第二計畫,讓近衛隊全員前往海雲臺,立刻撤守這裡。」「是,陛下!」

明勝雅接起電話:「是,陛下,已經準備好了,馬上可以上傳到官方社群媒體。」同事:「現在上傳活動公告嗎?」「對。」「怎麼回事?陛下竟然親自計畫要前往海雲臺的活動?」「陛下說他需要邀請某個人。」「對阿,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路上行人看到訊息:「天啊!陛下要來海雲臺。」接著李袞騎著馬來到了海雲臺,路人紛紛圍觀並招手,李霖經過李袞身邊,李袞停下來並轉身看見了人群中李霖的背影,李袞來到李霖面前,路人紛紛讓開,李霖轉身看著他。李袞:「逆賊李霖!」

前些日子當李袞用金基煥的手機接起李霖的電話:「你記得我的聲音嗎?我記得你的。」「沒錯,姪子,是我,你過得好嗎?」「你真的還活著。」「是,我一直在等待這一天的到來,自從我錯失了畢生等待的機會,便在另一段人生中等待著這一天。」「再等一下就好,我一定會找到你。」「這是你第一次這麼像個皇帝呢!請你一定要找到我,你已經把我的死訊昭告天下,現在我看你要怎麼說我還活著,我非常期待會造成多大的混亂。」

近衛隊員紛紛抵達海雲臺,誾燮也來了,突然一台公車經過李袞跟李霖中間,李袞:「他是逆賊餘黨,抓住他!」路人落荒而逃,李霖的手下們也趕到現場,並挾持了幾個路人當人質,李袞:「先別開槍。」李袞下馬:「不准開槍!以民眾安全為優先。」誾燮發現有人要對李袞開槍,於是趕緊衝上去幫李袞擋了子彈,倒在地上。李霖轉身,他的手下把人質砍了一刀後丟在原地,並跟著李霖離開。李袞:「報警說明情況,先將傷患送醫。」「是,陛下。」「除了必要的近衛隊人力,其餘全員在警方到達前保護民眾安全。」「那麼這些傢伙…」「不行,不能追擊他們,不能造成更多人員傷亡,還有,馬上拿到半徑一公里內所有監視器畫面,只要有人把現場照片傳到網路上,無論用什麼方法都要壓下來。」「是,陛下!」李袞:「誾燮,醒醒,曹誾燮!」

具總理:「槍戰?」金秘書:「是,陛下沒事,不過曹影隊長受了槍傷。」「我問的不是這個,即時搜尋榜是怎麼回事?逆賊李霖?那是真的嗎?」「確實一直有人說看到他了,但是還沒有證據,大部分的人相信這只是陰謀論。」具總理想到媽媽說的話後說:「盡快取得現場照片,然後打電話到宮裡。」「是。」具總理 OS:「我們陛下是誠實的人嗎?」部榮君正在咖啡廳寫日記,聽到旁邊人竊竊私語:「逆賊李霖?」「釜山出大事了!」「怎麼會發生槍戰?」「李霖還活著?」「他不是死了嗎?」突然他的手下過來:「大人,保安等級從玄武三提升至玄武一了。」「發生什麼事了?什麼槍戰?他們在說什麼?」

誾燮躺在醫院,醫生:「幸好有穿防彈背心,沒有造成骨折或其他內傷,不過傷到了肌肉和韌帶,可能要住院觀察兩個禮拜左右。」李袞:「和他一起送來的另外兩位呢?」「他們的傷口已縫合完畢。陛下真的沒事嗎?盧尚宮娘娘每隔五分鐘就會打電話過來問。」「我沒事,這幾位就麻煩你特別照顧了。」「這點陛下不用擔心,那我先離開了。」醫生離開後,李袞嘆了一口氣,誾燮:「你哭啦?那麼擔心的話,不如幫我試一下那個水蜜桃罐頭的毒吧!」「你真的沒事嗎?那可是真槍,你可能會沒命。」「不然能怎麼辦?阿影千叮萬囑要我盡全力保護你,他也會那樣保護我弟弟妹妹啊!那我現在…真的是天下第一劍了對吧?」「當之無愧,謝謝你保護我。」

李霖來到了久延隧道並開門走了進去,劉慶茂出現:「你還好嗎?現在全國上下人心惶惶,警方跟近衛隊應該都在追緝你。」「追誰?追一個七十歲的老人?還是追一個 25 年前被射殺的人?我姪子以後將會刻骨銘心的感受到,他今天說出口的那些話份量有多重。」「但你還是要小心一點,部榮君來過了。」「他認出你了嗎?」「我想沒有,可能只是巧合。」「看似巧合的事大多都是必然,看似必然的事就會被稱為注定,不過別擔心,善良沒有任何用處,注定也沒有任何影響力。我開始期待下一次的相會了。」

大韓民國,曹影來到了一個地址”中浪區東一路 19 家街 28 號”,薪栽的媽媽出現,正在講電話:「誰?妳說看到誰?以前在我們家幫傭的知薰媽媽?」「對,就是她,我差點沒認出她,她現在完全變了一個人。」「天啊,果然是世事難料,看來她的事都解決了,太好了。」「怎麼可能,我看她就是攀上哪個有錢的老男人而已。」「有錢人也可能很年輕啊!當時他兒子跟我們薪栽同齡,我還送她很多薪栽不穿的衣服呢!不過都過去了。」曹影聽到關鍵字皺了眉頭。

回到飯店,曹影想起之前曾在宮中遇到跟薪栽媽媽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突然太乙跟薪栽一起出現,曹影:「妳不是一個人來啊?」薪栽:「他們兩個沒一起走啊?」太乙:「我帶他一起來的,他們兩個沒一起走。這個科幻情節需要你們兩個的幫忙,所以拜託你們不要有意見,好嗎?」太乙把照片貼在牆上:「李尚道從大韓民國穿越到了帝國,而張妍芝應該是準備從大韓民國穿越到大韓帝國。」曹影:「金基煥從大韓帝國來到大韓民國,現在又被送回去了。」太乙:「他們三個的共通點就是都有 2G 手機,但我們還沒找到張妍芝的手機,我們可能要先到看守所找張妍芝。」

薪栽:「所以他已經被帶回去了?」曹影:「我們只是讓他回到原位。」薪栽:「你們憑什麼擅自決定?你們知道他要是變成失蹤者,會有多麻煩嗎?」曹影:「把他留在這裡能夠依法處置嗎?」薪栽:「你們帶他回去會依法處置嗎?他犯了什麼罪?非法居留嗎?」曹影:「我們國家的法律應該也適用在你身上吧!」太乙:「你們在說什麼?」薪栽:「我們什麼時候去看守所找張妍芝?」曹影:「姜薪栽刑警,你想喝什麼嗎?」薪栽:「有咖啡就給我咖啡吧!」曹影:「黑咖啡還是拿鐵?」太乙:「你們有什麼事沒告訴我嗎?」兩人不管太乙直接離開。

大韓帝國,李袞回到宮中,盧尚宮前來迎接,擔心的問:「你有沒有受傷?曹隊長還好嗎?」「我們倆都沒事。」「話說那是真的嗎?你見到逆賊李霖了?」「我去追他,追到那裏卻眼睜睜看他離開。」「為什麼?」「李霖的樣貌還跟 25 年前一模一樣,完全沒有變老。」「什麼?完全沒有變老?」「妳看,我連妳都說服不了,別說說服了,我甚至無法說明,這就是他的目的,以長生不老之姿,在這個世界復活,所以我才讓他離開。所以,請妳繼續為我祈求武運昌隆,我一定會打贏這場仗。」「陛下…」李袞回到辦公室,毛秘書:「陛下,具總理正在線上。」李袞接起電話:「具總理,我沒事,如果妳只是要確認我的安危,就下次再聊吧!」「我已經知道你沒事了,我鬆了一口氣,你現在心情一定很沉重,所以我就直說重點。」「什麼事?」

「現在坊間開始流傳看見逆賊李霖的陰謀論,我覺得很憂心,所以想跟你確認一下,我相信你是誠實的人,他是逆賊李霖還是李霖的餘黨?」「具總理,你開始學馬術了嗎?」「為什麼這麼問?」「馬銜必須扮演馬與騎手之間調解者的角色,也就是說誰都不應該拉著馬銜任意更改牠們的方向。今天發生的事,並非只關係到皇室或皇帝個人,這是恐怖攻擊,如同歷史上所記載,逆賊李霖已經在謀反隔年遭到射殺,25 年後的今天我發現了逆賊餘黨,前去追緝他們,所以我必須提醒妳,具總理,不要拉扯馬銜,也別拿誠實兩個字當妳的武器,我希望妳專心守護國民的安危,就這樣。」李袞問毛秘書:「發言稿已經在準備了吧?」「是的。」「剛才的重點夠了嗎?」「夠了,陛下。」毛秘書開了說明會,並依照李袞的描述回答記者所有問題。

大韓民國,太乙跟薪栽來到看守所,張妍芝:「手機?什麼手機?」太乙:「妳有兩支手機,一隻是智慧型,另一隻是 2G 手機吧?」「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妳應該懂阿,這支手機是妳的吧?這支手機裡面應該存有不能被人聽見的內容,但是妳的朋友卻聽到了,所以妳就按照劇本上的情節殺了妳室友,因為就算妳殺了人,還是有人會救妳出去,對吧?這支手機是誰給妳的?」「我真的…聽不懂妳在說什麼。」太乙問薪栽:「怎麼樣?」薪栽:「應該沒錯了。」劉慶茂分身開車來到了看守所,發現太乙跟薪栽走了出來,趕緊倒車,被薪栽發現那台車跟之前跟蹤他的車一模一樣,太乙:「我們是用李尚道的手機騙到她了,但張妍芝會把手機藏在哪呢?大哥,你有在聽我說話嗎?怎麼了,你認識那台車嗎?」「感覺好像見過,我來開車。」

薪栽用警局系統查詢剛剛那台車,但只輸入了 737,突然組長出現:「0,如果你是要查烤肉店外那台車,尾數是 0。」「不愧是朴文植組長!拜託幫我批准一下。」「不過你為什麼要查那輛車,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我正要查。」薪栽打了電話:「我是重案三組姜薪栽,我申請了車輛查詢,什麼時候會好?好,麻煩了。」組長:「你要找個搭檔,你跟張米一起跑吧!那麼我要出外勤了,沈刑警,你昨跟我去喝酒喔!」沈刑警:「什麼?昨天是我中獎嗎?大哥,你到底是去見誰了?」組長:「孤獨。」太乙出現:「怎麼樣了,查到那台車了嗎?」薪栽:「他們說大概要三十分鐘,來叫外賣吧,我要石鍋拌飯。」「那我要牛排石鍋…算了,不能吃這個,那我們都吃石鍋拌飯囉!」

大韓帝國,一群人來到部榮君宅邸,A:「這是我們拼命守下來的國家,怎麼能剛過完年就發生槍戰?還出現逆賊餘黨?這都是因為一國之主本應穩重可靠,而我們的總理卻是個女人,這頭母雞三天兩頭就惹是生非,難怪逆賊餘黨會出來作亂啊!」B:「現在陛下的安危實在令人擔憂,你也看到朴哲雍的下場了吧?那不是恐攻什麼才是?」A:「大人,現在正是時候,你身為皇室的大家長,只要你出面,表示你的憂心…」部榮君:「大膽!皇室的大家長不是我,是皇帝陛下,我說過皇室與宗親不會插手政治,到底還要我說幾次?馬上離開這裡!」部下:「大人,皇帝陛下來了!」大家趕緊起身敬禮:「陛下!」

部榮君與李袞兩人獨處:「陛下,請你不要誤會,他們突然跑來找我。」「我不會誤會,世真過的還好嗎?」「她已經結束住院醫師的訓練,升為研究醫師了,還是個半吊子。」「世真一定會做得很好,你覺得我也能做的好嗎?」「陛下,難道…」「對,逆賊李霖,他還活著,且一點都沒變老,所以這幾天我會再次出宮,我必須找到他,而我跟他相見的地方,不能在大韓帝國。所以堂叔,你是第二順位,我需要你待在宮中,為了我,也為了大韓帝國,你必須安然無恙。」「陛下,你要親自去追他?萬萬不可,我不能讓你這麼做。」「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我答應你,我會好好保護自己,所以堂叔你也必須保護好自己,這是皇命。」「是,我知道了,陛下。」

大韓民國,薪栽:「車牌 7370 是借名車輛,車主已經失蹤。」太乙:「先坐下吃飯吧!跟蹤警察要開借名車輛也算是常識,不過,烤肉店那天會是第一次嗎?他又為什麼會來看守所?你有想到什麼嗎?」「跟我說說那件事吧!」「什麼事?」「妳去過的那個地方,科幻情節。」「恩,我只去了一天,那個地方叫大韓帝國,他們國家沒有分裂,所以火車可以直通平壤,首都在釜山,還有個備受民眾愛戴的皇帝,我還去了我們警察局,制服跟警車都長得不一樣,但我還是很開心,我還看到組長跟沈前輩了,他們在那個世界也是警察,就像命中注定,然後我也有去找你,可是我在那裏沒見到你,你不在警局,也不在平倉洞,你會不會是繼承家業,變有錢人了?或者你可能在國外生活吧!真羨慕。」「我在這裡。」「嗯?」「快吃吧!吃完我們去個地方。」「要去哪?」

薪栽帶太乙來到知薰的墓前,太乙:「你怎麼會知道這裡?」「景蘭拿了一份資料要我轉交給妳,說是線報,我就打開看了,看看妳在追什麼,到底在查什麼,我循線找過來就發現這裡了。」「這樣啊,這孩子其實是…」「我知道,所以我才會帶妳來,妳在那個世界沒見到我的原因,我知道。」「什麼原因?」「妳知道我為什麼成為刑警嗎?因為我希望,如果有一天有人問我到底是誰時,我手上可以有槍,看是朝我自己開槍,還是朝他開槍。」「你在說什麼啊?你是誰?」「我發現誾燮不是誾燮的那天,我跟那個身分不明的皇帝互通了姓名。」「互通姓名?他把他的名字告訴你了?」「不是,是我喊出了我記憶中的名字,李袞,而我竟然說對了,我就生活在這個世界,在妳身邊,妳在那個世界找不到我的原因,就是因為我是姜薪栽。到這邊都是既定事實,但我還不知道,我到底是誰。」太乙哭了:「原來你在這裡,你一直在這裡。」「我應該在這裡嗎?妳會歡迎我嗎?」太乙抱住薪栽哭泣,薪栽也流下眼淚。

大韓帝國,具總理前夫:「妳怎麼知道的? 一開口就要我查逆賊餘黨,但又說逆賊還活著,李霖最近討論度很高。」「說話小心點。」「看妳這麼小心翼翼,想必是真的吧?」「跟現場相關的影片全都不見了,就連國外伺服器都沒有,KU 找的到嗎?你們秘書室能力夠可靠嗎?」「妳找到要做什麼?妳是要抓逆賊還是要當逆賊?」「告訴我有沒有辦法找到就好。」「我幫妳找的話,我能早點出去嗎?立春怎麼樣?順便迎接春天。」「大韓帝國從來沒有二月特赦的前例,伏法倒還好說,忠武公誕辰日怎麼樣?」「四月?太久了,驚蟄如何?」「你還是繼續待在這吧!」「好啊,那我找到之後就當私人收藏吧!呱呱呱呱,青蛙在唱歌,兒子、孫子、媳婦齊聚一堂。」「好,就驚蟄,你要多久能找到?」「我再打給妳,我會叫我們秘書室加班努力。徹夜歌唱也無人傾聽,即便無人傾聽…」

夜晚,部榮君打包好行李,並拿了一本書,突然檯燈被打開,部榮君回頭看見李霖坐在書桌前,臉上沾了血,部榮君:「金親王,你…你的樣貌怎麼一點都…」「你怎麼這麼驚訝?你明明是第一個知道我沒死,也是知道最久的人。」「來人啊!」「外面的人好像都在我來的路上被殺光了,不用這麼驚訝,我只是來拿回我的東西,大哥。」李霖拿起戒指,部榮君:「把東西放下!那是皇帝的戒指,不屬於我們。」「我才是長子,只有我媽不是皇后,這本該屬於我,所以就是我的。」「強詞奪理,那不是我們能貪圖的東西。」

「我們?你跟我絕對不可能成為同一種人,一個隨時可以取你性命之人,跟你怎麼會是同一種人?」「大膽逆賊!」「我一定會像這樣取我那姪子的命,拿到萬波息笛,成為完全擁有萬波息笛的唯一人選,等我擁有完整的萬波息笛,還不知道能打開多少扇不同世界的門呢!為了這個目的,我得讓我親愛的姪子更加絕望,得更用力地摧毀、擊垮他才可以,所以我必須再讓他失去身邊重要的人,那個人就是你了。」部榮君被李霖掐住脖子斷了氣,李霖:「別太不甘心,你這麼聰明,這種事你一定預料到了。」李霖把戒指戴在部榮君手上後離開。

下著大雨,書店外的小男孩穿著兔子外套正在看亞瑟王,李霖撐傘經過,雷電交加,小男孩看見了他脖子上的裂痕與臉上的血,李霖:「你為什麼一點都不驚訝?」「我是好奇心很重的人,我不喜歡看到血,你跟人打架了嗎?」「我正在奮戰,只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你在看什麼書?」「亞瑟王,是一個身上有貴族血統的人,拔出石中劍成為國王的故事。」「有貴族血統就能成為國王?真是個糟糕的故事,這跟貴族血統無關,拔得出劍的人,是因為他知道如何利用那把劍。」「那如果被一個沒有正義感的壞人拔出那把劍呢?」「不是正義去成就那把劍,那把劍創造出來的才是正義。」「你的世界好像有很多事物一直在變化,路上小心,我想看完這個故事的結局。」

大韓民國,太乙來到飯店,曹影開門:「妳是一個人來嗎?」「你在等誰嗎?我知道這裡客房服務很好,但我怕你還是會想吃點家常菜。」太乙拿了幾盒小菜來,曹影:「既然妳來了,就幫我看一下這個吧!」「這是我給你們家陛下的啊!」「對,他把這支手機交給我,但我完全沒辦法查資料。」「唉唷,怪不得他要帶零錢。不過為什麼不能查資料,連不上無線網路嗎?」「妳看過就知道為什麼了,我實在說不出口。」太乙查看搜尋紀錄,拼湊起來是:「想知道我查過什麼?皇帝是絕對不會留下痕跡的,現在是妳的工作還是日常?我在妳世界裡的時時刻刻,都因為鄭太乙警衛,過得十分不平靜。」

太乙:「你撐的真久,都沒刪掉,我刪掉了,你可以查資料了。」「我還以為妳會保存下來。」「我記在心裡了,因為不能留下太多證據,另一個世界的人不應該在這裡留下痕跡。」「妳知道嗎?鄭刑警,妳是除了陛下以外,唯一能隨便刪除他文字的人,妳做得到嗎?」「什麼?」「抓到逆賊李霖之後,接下來的事情,你們各自屬於不同世界,你們要繼續穿梭在兩個世界嗎?陛下是一個國家的皇帝,他的對象必須能成為皇后,妳能夠放下這裡的一切,成為大韓帝國的皇后,並且永遠保守這兩個世界的秘密嗎?」

大韓帝國,李袞坐在床邊想著鄭太乙,突然毛秘書哭著衝進來跪在地上:「陛下…」「發生什麼事了?」「部榮君大人他…」喪禮當天,李袞面無表情,盧尚宮則是昏倒在一旁,大家哭成一團,李袞眼眶泛淚。大韓民國,太乙正在幫相思花澆水 OS:「今天白天陽光很充足,因為天氣很好,讓我突然很期待,你今天會不會奮力的長出新芽?然後我就匆匆忙忙地趕回來了。」太乙抬頭發現李袞站在門外,穿著一件黑色有繡花的禮服,太乙衝了出去,李袞:「妳最近過得好嗎?」太乙點頭:「你這次隔的比較久。」

「因為我從很遠的地方趕來,我突然一想,發現我都沒有送過妳一朵花,所以我就穿越宇宙來找妳了。」太乙要前進時突然卻步,李袞往前走把花給太乙:「但是,我必須馬上離開。」太乙握住李袞的手:「你要走了?」「對了,還有一句話沒告訴過妳,我愛妳,我真的非常愛妳。」李袞說完吻了太乙並流下眼淚,太乙也哭了並握住李袞的手,但當太乙睜開眼睛時,李袞已消失,他想起李袞說過的:「總有一天,我可能會突然在妳面前消失,即便如此,妳也不要太擔心,那只是我走過停滯的時間罷了。」太乙相當悲傷的在地上大哭。

2.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露娜的本名不是露娜,而且她得了絕症,因此才能提前假釋出獄。

2. 李袞發現時間再次停止,於是跑到海雲臺,見到了李霖,誾燮為了保護李袞挨了一槍,幸好有穿防彈背心。

3. 薪栽告訴太乙他是從大韓帝國穿越過來,但仍不知道自己是誰。

4. 李霖闖入部榮君宅邸殺了他。

5. 李袞穿越到大韓民國送花給太乙,告白後突然消失,太乙跪在地上哭泣。

本集其實重點沒有很多,感覺都是零碎的瑣事,最大的爆點應該就是部榮君被李霖殺死,這算是 25 年來,李袞再度失去他身邊重要的人,在這之前,李袞見了部榮君並要他好好活著,似乎就在埋伏這樣的劇情,而部榮君為何在死的那天要打包行李?難道是要準備去宮中待著?部榮君的近衛隊員一一被殺,難道都沒有警報會通知?都已經發生過一次了,看來 25 年後,科技還是沒有比較發達。部榮君老了完全沒有反抗之力,就像一隻小螞蟻般被捻死,生命如此脆弱。那個戒指不是金親王的嗎?為何部榮君會說是皇帝的?如果是皇帝的,為何不拿給李袞,而要自己收著?小男孩又顯露出許多神秘氣息,看到李霖身上沾滿血與脖子上的傷痕一點都不意外,甚至還跟李霖說了一些奇怪的話,彷彿知道所有事般,更讓我強烈懷疑小男孩應該是神了,但他又做了什麼事情阻止悲劇的發生?似乎只有默默地看著一切,沒有刻意去改變或阻止。

原來姜薪栽的本名叫做姜鉉旻,但他為何還是說不知道自己是誰?是因為以前的記憶消失了,還是只是想不起來?而曹影又為何知道薪栽的本名?甚至還寫在牆壁上,而且曹影還找到了薪栽媽媽家,跑去跟蹤她,還湊巧聽到了知薰媽媽的消息,原來知薰媽媽以前在薪栽媽媽家當幫傭,這些人的關係也都太微妙了吧!難道是因為這一層關係,李霖才會找上薪栽跟他媽媽嗎?而薪栽真正的媽媽果然在宮裡工作,曹影打算告訴薪栽嗎?為何兩人在飯店吵架到一半就直接離開,還跑去喝咖啡,因為要避開太乙問的問題嗎?真的是搞不懂兩位男人在想啥。

原來李霖的出入口跟李袞不一樣,難怪兩人都沒遇到。李袞故意要公報室發出新聞稿,讓國民知道他要去海雲臺,並認為李霖會出現在那邊,為什麼李袞知道李霖會去海雲臺?只是湊巧認為那個地方離李霖的出口很近嗎?而李霖果然是有備而來,帶的手下不比近衛隊少,甚至還直接砍傷民眾,在這個手機發達的年代,要制止這種消息流漏出去應該很難吧!但大韓帝國卻做到了,也許他們掌控消息的方式比我們更先進。具總理馬上找了前夫要他幫忙找出當晚的資料,確認李霖是否還活著,且完全不擔心李袞的安危,我去查了一下驚蟄是在 3 月 5 日,比忠武公(李舜臣)的誕辰 4 月 28 日 還早上了一個多月,具總理願意用這樣的代價找到李霖的消息,如前夫所問的,她到底是要抓內奸還是要當內奸?我個人覺得比較像後者。

這集太乙跟李袞總共見面兩次,但都是很短的時間,感覺李袞只是抽空來見她,不過第二次比較奇怪,為什麼太乙要前進時卻突然卻步?然後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為什麼李袞會突然消失?是因為李霖又穿越世界導致時間暫停,而李袞在這之中離開了嗎?為什麼李袞走了之後太乙要這麼傷心?是因為感受到了李袞的難過嗎?李袞是因為部榮君的死而難過嗎?這段讓人看得有點霧煞煞。而盧尚宮為什麼老是讀著那本詩集?李袞也沒有問盧尚宮那本詩集去哪了,難道那本詩集是李袞送盧尚宮的禮物?組長到底跟誰去喝酒了?為何老是說孤獨,是自己一個人喝嗎?為什麼他都要一個人喝酒?難道跟老婆有什麼嫌隙嗎?組長假裝不在意,但卻記住了車牌號碼,為何不當時說出口就好?已經第十集了,仍有許多疑點,希望接下來能夠一一解開。

 

※劇透心得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