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THE KING : 永遠的君主』第 12 集詳細劇情、心得、線上看 – 驚人的真相

1 ~ 16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12 集劇情、心得:

1. 詳細劇情介紹

2. 本集心得

 

Netflix 線上看:

點選開始第 12 集線上看

1. 第 12 集詳細劇情 —「驚人的真相」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大韓帝國,在醫院裡有一個男的打翻餐盤,誾燮過去幫忙,那個男的連忙撿起掉在地上的 2G 手機並說他好像看到幻影了。鏡頭一轉,來到了大韓民國,同樣長相的男人正在宋靜慧家,發現宋靜慧割腕,於是趕緊阻止,血流滿地,宋靜慧瘋狂掙扎,而另一個女人,也就是之前腿斷了無法踢足球的小男孩的媽媽,打了一針鎮定劑在宋靜慧身上,宋靜慧生氣地看著監視器:「你還真了不起,好好的大活人被你們殺了,想死的人卻一次次被你們救活,看來你真的要變成上帝了。」說完便睡著。此時正在觀看監視器的 A 說:「發生這種事,劉室長怎麼不見人影啊?」B:「他辭職了,來了個新室長啊!她是白室長。」原來打針的女子就是白室長。飲料店前,曹影正在跟娜莉講話:「既視感?」「嗯,其實既視感,是某個瞬間兩個世界的頻率剛好對上時,你會看見另一個世界的自己的一種現象,你知道我以前是廣播社的吧?」「為什麼突然跟我提這個?」「我剛剛看到自己了,但是那個我的旁邊還有另一個你,那個我是短髮,而你是穿著病人服。」「病人服?」

大韓帝國,誾燮在醫院裡,電梯門打開,明勝雅帶著花來看他,誾燮快哭得大喊:「娜莉!」接著抱住明勝雅,明勝雅:「也對,你受傷了,傷患可能會因為高燒而胡言亂語。」誾燮突然放開,明勝雅:「不過這種事出現兩次有點奇怪,我必須問一下,娜莉是誰?為什麼一直有人叫我娜莉?」誾燮想到之前曹影說的:「明勝雅,公報室新進員工,我們互說敬語,她很精明幹練,能言善道。」誾燮:「我說的是”哪裡”,不是娜莉,我一定要早日康復,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像你這麼不會說謊的人,要不要我教教你這種情況該怎麼應對?這種時刻,正適合跟我要電話。010…」「原來是妳,他說的人就是妳。」誾燮想到曹影說的:「眼睛特別美。」明勝雅:「什麼?」誾燮:「新人,不要隨便給人電話號碼,尤其別給其他男人。」說完誾燮便走了。誾燮跑到一旁 OS:「天啊,還以為要被發現了,她真的和娜莉長得一模一樣,怎麼換了一個世界,她還是長的一樣美。娜莉,妳過的…」誾燮掩面哭泣。

大韓帝國,值勤交警:「陛下座車目前經過內谷洞十字路口,目的地是國家安全情報局。」李袞坐在車上 OS:「再撐一下就好,鄭太乙警衛,我去找妳,我發誓,一定會找到妳。」抵達國家安全情報局,李袞:「從現在開始,我要你們利用巨量資料庫,追蹤到這張照片上的人,這件事十萬火急,與其說是命令,不如說是請求。」「是,陛下。」「陛下,可以請你把照片給我嗎?」李袞把手機交給對方:「這是從監視器畫面翻拍的照片,解析度變得很差,不曉得能不能辨識?」「可以的,沒問題,不過由於目前沒有任何位置資訊,可能需要花一點時間。」「我明白。」李袞焦急地等待著。

「陛下,有你的電話。」李袞拿回手機,發現是”天下第一劍”打來,接起電話,誾燮:「大哥,那個姜刑警又打電話來了,他說什麼找到露娜了,抓她的時候傷了她又讓她跑了,事態好像滿嚴重的。」「馬上叫姜刑警直接打給我,記得把嗓音壓低。」李袞對國安局的人說:「可以立刻給我一台筆電和一間安靜的辦公室嗎?」「是,我馬上準備,陛下。」李袞在辦公室看著監視器,看到太乙在公路上逃跑,並跑到一個地方喝水,李袞鬆了一口氣後對姜刑警說:「我看完你給我的影片了,是往釜山主宮的方向。」「對,第三個檔案大約 15 秒處,可以確定她就是露娜。」「雖然她不是你在找的人,但還是謝謝你。」「對,她就是我…什麼?」「那麼請保重了,我會找時間向你道謝。」李袞回到國安局的調查現場:「有目標人物的衣著資訊了,灰色連帽衣、運動長褲、白色運動鞋,她應該還用髮圈把長髮紮起來了,從東部市場往主宮的方向開始找。」

皇宮內,女近衛隊員來探望盧尚宮,盧尚宮:「妳也該去休息一下了,辛苦妳了。」薪栽真媽:「別這麼說。」等到薪栽真媽離開,盧尚宮:「查出來了嗎?我希望是可以讓我痊癒的好消息。」女隊員:「我確認過四名輪班宮人的不在場證明,李祈倫、尹度景、金秀雅都沒有什麼異常。」「那麼,意思是朴淑貞有可疑之處?」「朴淑真最近兩次外出,都是去貧民窟的一家書店,她外出的日期,也剛好都是陛下沒有行程的日子,她離開書店後就去燒毀了這個。」女隊員拿出薪栽媽媽跟薪栽一起吃火鍋的照片說:「之所以今天向妳報告,是因為朴淑真去的那間書店,就是陛下所追緝逆賊餘黨的主要據點。」「什麼?那種人…怎麼能夠入宮呢?」「她是國家重大貢獻者的子孫,該名貢獻者是她的祖父朴東宇,但其實她的孫女朴淑真另有其人。」「這是什麼荒謬的話?」「真正的朴淑真,在平安道以閔善英的名字生活,而根據紀錄,閔善英在很久以前失去過兒子。」「天啊!閔善英?」

閔善英正在食堂取餐,神情詭異,她把藥加進湯裡。突然盧尚宮出現,走到閔善英面前打了她一巴掌:「我已經這麼謹慎地過濾、篩選,結果妳竟然是內奸?妳的本名是什麼?妳是很久以前失去過兒子的閔善英嗎?」閔善英驚訝地瞪大眼睛,卻突然吐出血來,倒在地上,旁人尖叫,盧尚宮:「全都給我閉嘴!今天這件事,要是有半個字傳出宮外,就按照入宮誓詞,處以三代連坐法。」「是,娘娘。」盧尚宮對女近衛隊員說:「傳皇室病院院長進宮,把這個女人帶到別館,必須讓她活下來,我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誰想堵住她的嘴。」

大韓民國,娜莉 OS:「曹誾燮,總覺得他最近怪怪的,這傢伙該不會又有什麼奇怪的夢想了吧?」具總理開門走進來,娜莉:「歡迎光臨。」「請給我看一下菜單,我是第一次來。」「在這邊。」「這是什麼?」「這是我們人氣最高的奶茶,裡面加了有嚼勁的珍珠,還有口感滑嫩的布丁。」「聽起來像外語一樣,感覺很有趣,那我外帶一杯。」曹影走進來,娜莉:「來啦?先等我一下。」具總理轉頭,兩人互看,彼此露出驚訝的神情,娜莉繼續說:「恩比、蓋比還沒下課,你怎麼這麼早來?」曹影語氣一轉:「我來拿韓式冬粉。」娜莉:「那都什麼時候的事了,你欠揍啊?」曹影:「是妳叫我來拿的阿,說好了就要給我,快點!」娜莉對具總理說:「飲料好了,不好意思,我們的互動比較幼稚。」具總理表情怪怪的喝了一口說:「沒關係,很好喝。」接著離開。曹影轉頭盯著具總理離開,娜莉:「喂,你沒看到我有客人啊?你幹嘛剪頭髮?讓我想扯你頭髮都不行。」「娜莉,跟你借一下外面那台車。」「你又沒駕照,找死啊?」曹影拿出他考到的駕照給娜莉看。

大韓民國,曹影開著娜莉的紅色跑車追上具總理,途中打給太乙但打不通,於是改打給薪栽,薪栽:「曹誾燮?」「我是曹影,鄭刑警沒接電話刑警沒接電話,麻煩你來一趟汝矣島,我需要你的幫忙。」「你還有誾燮的手機?發生什麼事了?你不介意欠我人情嗎?」「我等你。」曹影掛斷電話,開車衝到具總理前面停下車,具總理不爽地下車:「喂,你不會好好開車嗎?我差點沒命耶!」「妳不能死在這裡吧?具瑞怜總理。」「我看起來像公務員嗎?我想你認錯人了。」「我想我沒認錯。」「我說你認錯了,你怎麼這樣半路亂認人呢?很危險的。」突然一輛車經過,向曹影開了一槍,曹影來不及掏槍就中彈倒地,路人嚇到紛紛圍觀,具總理趁亂逃跑,薪栽開著警車趕到:「剛剛的槍聲是怎麼回事?曹影!你別昏過去啊!」薪栽出示證件給路人看:「這是演練,大家散了吧!」

回到飯店,曹影脫下防彈衣,打開衣服查看右肩的傷口,薪栽把飲料丟給曹影:「真的不用去醫院嗎?大韓民國的醫院很優秀的。」曹影接下飲料,覺得肩膀痛,瞪大眼睛地說:「大韓帝國的防彈背心也很優秀,沒有骨折,沒有內傷,只有肌肉、韌帶撕裂傷,不算什麼。」「大韓帝國到底是什麼樣的國家,受了槍傷還不去醫院?行車紀錄器我刪掉了,車子你開回去給娜莉,然後老實告訴我,為什麼大韓帝國的人要開槍?辯解或解釋一下都好,不然我就先逮捕你。」薪栽正傳簡訊問太乙在哪,曹影:「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等陛下回來我就會說明一切。」「那傢伙什麼時候回來?」曹影把飲料丟回給新栽,並露出痛苦的表情,薪栽:「我好不容易救你回來耶!」「我手沒有辦法使力,幫我開一下。提醒你,用不敬的方式稱呼陛下,是會被斬首的。」「他不是我的皇帝。」「你不是還有印象嗎?記得他是陛下,還有他哭泣的樣子。」「你何時開始當他保鑣的?」「四歲的時候。」「胡扯。」

曹影想起四歲時他在哭的時候,李袞走過來說:「你從此刻起是天下第一劍。」曹影回顧後說:「陛下八歲,我四歲,我在他的登基大典上第一次見到他,當時我心裡就想,希望他可以過得幸福,我覺得那是命中注定。」「兩個世界差這麼多嗎?我竟然不知道要回什麼,你們再交往嗎?」「我們確實偶爾會傳出緋聞,但其實你和鄭刑警做的事也和我一樣,你們用生命守護法律和正義,而我守護的是陛下。」「那時候他到底為什麼在哭?」「那是陛下的首項公務,舉行先皇的國葬。」「他父王不在了?為什麼?」「他死在自己兄弟的劍下,而陛下還親眼目睹了一切,所以從那一晚之後,陛下每晚都帶著死亡的憂慮入眠,因為對陛下而言皇宮是最安全的家,卻也是最危險的戰場,不過現在看來,陛下可能要登上新的戰場了,如果這是他的命運,我會跟隨他,無論那是什麼樣的戰場。」

大韓帝國,李袞騎著馬率領大軍前進並吶喊著:「保護她!她是大韓帝國未來的皇后!」接著下馬揮刀一路殺到太乙面前,太乙狼狽又崩潰地緩緩走向李袞,李袞衝過去抱住了她,近衛隊員們守在一旁,兩人緊緊相擁,太乙:「我就先不跟你道謝了。」「妳省略的有點多呢!」「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好想你…那把槍還有兩發子彈。」副隊長把槍交給李袞,李袞帥氣地往旁邊射了兩發後把槍丟了:「走吧,我們回宮。」話一說完太乙突然倒地,李袞抱起了她:「石副隊長,這裡和麥希穆斯都交給你處理。」「是,陛下!」

皇宮內,毛秘書焦急地等待著,看到李袞抱著太乙出現,毛秘書:「陛下,黃教授已經到了,客房也準備好了。」「不用,我帶她到我的寢殿。」毛秘書打電話:「馬上請黃教授到陛下寢殿。」李袞在床邊照顧太乙,盧尚宮跟黃教授進門,盧尚宮擔心地問:「陛下,這是怎麼回事?是血,天啊!」李袞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這是沾到的,妳還好嗎?我喜歡的女人怎麼都…又傷又病的?」李袞握住太乙的手,接著到門外靜靜等待太乙接受治療。盧尚宮跟醫生終於走出來看到李袞:「唉唷,你一直待在這裡嗎?那你倒不如進去。」「因為妳叫我出來。」黃教授:「她的傷都已經處理好了,脫水的症狀也很快就會恢復。」李袞鬆了一口氣,盧尚宮:「她剛睡著,進去看看吧!我要先帶黃教授去用餐。」李袞抱了盧尚宮:「謝謝,辛苦你們了。」

李袞坐在床邊看著太乙,太乙突然醒來,李袞:「多睡一點。」「幹嘛叫我睡?我好不容易能好好看你,我現在很狼狽吧?」「一點也不,妳現在很像大型的 OK 繃,不過是非常美的 OK 繃。」「話說回來,你是怎麼找到我的?」「我說過我在這裡很吃得開。」「我在道場辦公室喝水喝到一半,突然失去意識,這讓我明白了試毒的重要性。」「這件事不必急著告訴我,等妳康復在說也可以。」「我以為上次在竹林,會是我們的最後一面。」「因為這期間發生了太多事,我沒辦法回去。」「太好了,我還以為是那扇門關上了。」「別擔心,如果那扇門關上了,我會打開全宇宙的門,然後去找妳。」「一定要來喔!對了,誾燮呢?」「他…在醫院,還好身體沒有大礙,這就是眾多事情的其中一件。」「原來如此,等我醒來,我們就先去看看誾燮吧,好想他。」「妳居然在我面前說妳想別的男人?」「曹影也過得很好。」「阿影…不過妳在我心中比阿影重要。」「少騙人了。」「抱歉。」「你說什麼?抱歉?」「妳睜眼了,我只是想再看看妳的眼睛。」「出去吧!」「這是我的房間。」「是嗎?那我明天要來參觀一下,希望有很多金銀珠寶。」

真善黨部,黨員 A:「陛下真的是將全國搞得七上八下的,親自討伐逆賊餘黨已經夠驚天動地了,居然還公開準皇后?這簡直太出人意料了!」黨員 B:「而且還在鮮血飛濺的情況下公開,這真是充滿代表性又極具象徵意義的舉動,我們一定要查出這女孩子的家庭背景是什麼來頭。」黨員 C:「話說回來,具總理到底要病到什麼時候?」黨員 B:「準皇后曝光,她的支持率下降,所有努力都白費了,會生病也不奇怪。」黨員 A:「如果讓對手得勢,事情會很棘手,一個海產攤販之女,都讓我們這麼頭痛了。來,她的年齡、學校、家庭、職業,我們一定要查出點東西來,大家動起來!」

大韓民國,露娜打開置物櫃,裡面放著太乙的手機,打開後,查看了通話紀錄、照片以及搜尋紀錄”種植相思花的方法”,突然張米傳訊息來:「組長、各位前輩,你們想點什麼來吃?」組長:「我已經吃過家裡的便當了。」沈刑警:「我吃過牛膝骨湯了。」張米:「另外兩位呢?你們有一個人已讀了,麻煩出個聲,回個驚嘆號也好,問號其實也可以。」突然薪栽出現在張米面前,張米:「前輩你來啦,你有看到訊息嗎?我正要點餐。」「你先吃吧!太乙呢?還沒來嗎?」組長突然出現:「你也不知道嗎?鄭太乙請假了。」「太乙請假?」「對,21 天全部請掉了,你們為什麼要輪流這樣對我?」薪栽突然收到太乙的訊息:「我去散散心,別擔心我。」薪栽馬上打給太乙,但沒有人接,薪栽傳訊息:「妳在哪?接電話。」

大韓帝國,太乙醒來,抓住了醫生的手,醫生:「點滴已經打完了,我要幫妳摘掉。」「好,謝謝。」毛秘書出現,太乙:「又見面了。」「對阿,陛下交代我等妳醒了就帶妳過去。」「好,謝謝,他現在在哪裡?」太乙走下樓梯,發現一群宮人在廚房前竊竊私語,太乙問:「發生什麼事了嗎?」宮人:「那個…陛下穿著軍服在洗米。」「什麼?」太乙打開門看,李袞看到太乙:「醒啦?妳應該早點來的,我洗了一整袋的米。」太乙關上門,李袞:「妳要去哪?我是洗給妳看的,妳怎麼能走?不准走!我手都沒有知覺了。」太乙尷尬的看著宮人笑,硬著頭皮開門:「好啦!那就快弄給我吃吧!」盧尚宮在一旁偷看。

上菜後,李袞:「妳說妳只活在今天,所以我想逗妳笑,雖然我笑得比妳開心。」「我是因為肚子餓才沒走,你做事怎麼這麼極端啊?」「所以才適合當皇帝啊!我的職業性格測試結果,就是一國之君型。」太乙綁起頭髮:「我說過我肚子餓的時候會很煩躁。」「好,慢慢吃吧!」「不過你找到的人也有可能不是我,說不定只是跟我長得像,你怎麼就直接跑來了?」「因為…我正在跟某個人談跨宇宙戀情,那個人會在重要的時刻綁頭髮,而且她總是沒辦法把所有頭髮綁齊,但她本人不知道,因為她看不見自己的樣子。」「還有呢?」「談話的時候,她喜歡喝啤酒勝過茶,而且她喜歡喝混酒,混酒時很認真,接著興奮地搖晃杯子,再快速地喝掉。不過,遇到需要勇氣的時刻,她就會搖身一變,成為戰士。」「等我吃完就去看誾燮吧!」「但不管我做飯給她吃還是跟她表白,她總是自說自話,這應該是她最大的缺點。」「對了,我的衣服呢?好像不在房間裡,拿去洗了嗎?」

宮人推出兩排的衣服,李袞:「我按照你平時的風格準備了這些,想穿什麼自己挑。」「為什麼只準備我平時的風格?其他風格也可以啊!沒有洋裝嗎?」「洋裝在那裏。」宮人又推出了兩排洋裝,太乙尷尬的笑:「我開玩笑的,我穿這套吧!」「我早料到妳會那樣說,所以故意讓妳看,我幫你準備了很多好看的洋裝。」太乙笑了之後看到了一旁宮人正在打理李袞的刺繡禮服,那是上次李袞拿著花來找她的時候穿的,太乙:「那一套是什麼衣服?什麼場合穿的?」「最光榮的時刻穿的,比如說,手上拿著花束的時候,妳喜歡什麼花?」「我不喜歡花,我們走吧!我想去看誾燮了。」「好,麻煩帶她到更衣室。」「是,陛下。這邊請。」

太乙換好衣服後發現口袋有一條項鍊,宮人:「陛下希望他準備的所有服飾配件,妳都能穿戴上去。」太乙戴上項鍊後,又拿了下來。兩人一起走到大廳,李袞問:「衣服裡面沒有什麼東西嗎?小盒子之類的。」「那是李花吧?看起來非常美,因為太美了,我也想留到最光榮的時刻,沒有任何傷痛的時候再戴。不過你怎麼知道我會選這一套還事先放在衣服裡?」「我無所不知。走吧,誾燮在等我們了。」兩人離開後,宮人們忙著把每個口袋裡的項鍊取出。

醫院裡,隊員:「隊長,陛下快到了,他正要從一樓搭電梯上來。」「好,安檢我來就好。」誾燮開始搜索房間並喃喃自語:「他每次都是這樣做…」太乙:「阿燮!」誾燮:「怎麼回事?這聲音是誰?姐!」誾燮開心的抱著太乙:「這是怎麼回事?我是在作夢嗎?太乙姐,真的是妳嗎?」「你過的好嗎?聽說你很勇敢。」「姐,妳聽好了,那時候我看到有人對著大哥開槍,我直覺反應就…妳怎麼回事?怎麼傷成這樣?妳來之前就這樣了嗎?」「我發生了一點事,曹誾燮,我看你在這裡要升官了吧!」「好說啦,我這個人只要下定決心,要當三丞相都不是問題。這是什麼,給我的嗎?」李袞:「你最想吃的蛋糕捲,這是我親自去拜託餐前麵包坊幫你做的。」「其實不用這麼麻煩啦!來,幫我切大塊一點。」「這你應該自己切了,我都已經親自去替你買來了。」

「大哥,你真的要這樣嗎?遵命。我不小心錯失了水蜜桃罐頭公司的職缺,實在是太可惜了。」太乙:「那你下次試試叫他幫你開車門。」誾燮:「天啊,我怎麼沒想到。這什麼?口味怎麼這麼奢華?恩比和蓋比一定會很喜歡。」太乙:「恩比和蓋比都有好好吃飯,也有乖乖去上學,過得很開朗,恩比好像發現曹影不是你了。」「天啊,我都叫他要小心一點了。」「你不問娜莉怎麼樣嗎?」「娜莉?不用啦,我都快忘記她了,我也沒有很想…」「她和曹影關係不太好。」「嗯?」「她說他沒有以前帥了。」「我都跟他說了,他那種造型不好看,我就知道會這樣。大哥,你可以幫我開一下洗手間的門嗎?受傷的地方突然好痛,這間醫院真的超大。」李袞站起來開了廁所門,誾燮:「等等,不行!怎麼回事?他怎麼突然這樣?」

太乙跟李袞來到她被綁架的倉庫,人員正在蒐證,外面是一望無際的田,太乙:「把我帶來這裡的應該是李霖吧?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妳有沒有看見他手上拿的傘?」「傘?我沒看見他,只有看到他的手下。」「我之前跟妳說過,我們想要的東西各有一半在對方手裡,他的應該就藏在那把傘裡,而我的…」「你把它…藏在鞭子裡了。」「他應該也已經知道我的藏在哪了。」「所以他才把我帶過來,想做交換。」「如果你的被他搶走,就打不開那扇門了吧?」「嗯。」「所以你們現在要搶先拿到對方的那一半嗎?」「不,是不能讓對方搶走,這是場贏不了就全盤皆輸的戰爭。」「但這場戰爭卻對你很不利,如果你要來找我,就一定得把它帶在身上。」「這樣妳知道了嗎?以後不能對我那麼壞!」太乙哭了,李袞安慰她:「別擔心,我不會讓任何人搶走我的東西,但如果妳還是放心不下,要不要一起去祈禱?祈禱上蒼也能庇佑我們。」太乙點頭。

夜晚,兩人來到一座教堂,李袞:「我在你們的世界找過了,這座教堂是兩個世界唯一相同的地方。」「真的嗎?你為什麼要找這座教堂?」「因為這裡是我父王和母后結婚的地方,我父王在研討會上,遇到了去演講的母后,對她一見鍾情,那是世界科學院舉辦的研討會,我母后是一位科學家。」「原來你是像媽媽。」「對,後來父王求婚了,但因為母后是天主教徒,所以我父王研究了六個月的天主教義,他每週都來這裡報到,完全沒缺席。」「真厲害。」「後來他們就結婚,生下了我,但是母后…三年後就過世了,她本來身體就不好。其實這些我都不記得,全是聽別人說的,我也是第一次跟人提起,但我很開心妳能聽我說。」「你成長為優秀的大人了,李袞。看來我們真的省略太多過程了。我五歲的時候,我爸媽一起經營跆拳道場,我媽媽是到場裡很受歡迎的教練,後來罹癌過世,我到現在還繫著她的黑帶。」李袞摸摸太乙的頭:「妳也是優秀的大人了,鄭太乙。」

突然神父出現:「陛下?」「你好,神父。」神父看著兩人緊握的雙手:「我沒接到陛下要蒞臨的消息。」「因為這不是公開行程,我只是順道過來。神父,不知道你的口風如何?」「什麼?我背負著上帝的使命,一定會緊守口風。」「那我能請你幫忙拍張照嗎?我想要留下我們的合照。」「我要拍了,三、二…」時間暫時停止,李袞看著微笑的太乙,哭了。平復心情後,李袞擦乾眼淚,維持原本的姿勢,拍下了照片。盧尚宮在月光下念著詩集:「是什麼緣故使你如此?在這青草冒出翠綠的新芽,水面因春風泛起漣漪之際,獨自一人茫然的坐在溪邊,許世你曾承諾即便離去,也不會一走了之,我日日坐在溪邊,反覆不停地思量著,你許下不會一走了之的承諾,是否在請求我別將你忘懷?」

回到宮中,醫生幫太乙擦藥,太乙看著四寅劍,醫生:「都好了,藥有三天份,裡面包含抗生素,所以千萬不能喝酒。」醫生看著李袞:「因為她剛問了一下。」醫生離開後,李袞:「喝酒?」「酒可以消毒嘛!我只打算喝一杯而已,喝酒增加血液循環,可能會恢復的比較快嘛!我突然覺得好累,你快走吧,我要睡了。」「我說過很多次了,這是我的房間。」「對喔,那你最近都睡哪裡?」李袞坐在床上:「這裡。」「這裡?怎麼睡?」「趁妳睡著時睡妳旁邊,反正床這麼大。」太乙打了李袞一下:「你瘋了吧?怪不得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突然間打雷,李袞摸著肩膀擺出很痛的表情,太乙:「別裝了,我出手才沒那麼重。」「我覺得這邊又灼熱又痛,就像被火燒一樣,就是阿影之前說的那個傷口。」「真的嗎?我看看,在哪裡?」此時又打雷,太乙看到李袞肩膀的傷痕驚呼了一聲,在地窖裡的李尚道、在醫院裡懷孕女子身邊的隨從、會長的兒子以及劉慶茂等人身上都出現了傷痕。

太乙:「這是怎麼回事?」「可能是穿越雷電之路的副作用,妳沒事吧?會不會痛?」「嗯,我好像沒事,你看看,我也有嗎?」太乙解開第一顆襯衫扣子,李袞別過頭去:「嚇死我了。」「夏天露個肩頸很正常啊!你幫我看看啦!」「真受不了妳耶!這種事更難受。」李袞看了一眼說:「妳身上沒有。」「沒有嗎?那是隨機的嗎?」「這就是奇怪的地方,這樣穿越那扇門的規則就被打亂了。」「會不會是那樣?例如,詛咒別人時會說”你會被雷劈”。」「我本來想廢除斬首制度的。」「你斬斬看阿!」太乙露出脖子,李袞順勢親了一下,太乙:「喂,你這…」太乙還沒說完就被李袞親,李袞:「我跟你說過了,隨便用一些不敬的代名詞稱呼我,也是會被斬首的。」「你再亂來就死定了。」李袞再度吻上。

大韓民國, 下著大雨,薪栽被李霖撞到東西掉在地上,李霖:「天氣太差了,不好意思。」「沒關係,你走吧,我也沒看到你。」薪栽看著李霖離去的背影,覺得有點面熟。李霖回到辦公室,發現地上有菸蒂,他查看監視器發現露娜來過,並偷了一背包的錢離開,甚至還對著鏡頭炫耀,李霖氣的嘴角發抖。回到家後,他跟宋靜慧一起晚餐,宋靜慧在吃飯,李霖沒動筷子,瞪著宋靜慧,直到宋靜慧吞下後,他才開始吃,突然宋靜慧拿了一旁的花瓶砸在李霖頭上後逃跑,打算拿李霖的傘,卻被李霖抓住,把她摔到地上,李霖拿著傘想要刺她,卻突然停手:「為什麼?到底為什麼?為什麼到處都出現裂縫?妳告訴我啊!」「殺了我,痛快地殺了我!」「我保住妳這條命,不是為了讓妳死的痛快,妳可是最完美的誘餌,那就是我讓妳活到現在的理由。如果妳兒子還活著,會像他一樣長大成人嗎?妳可是有著我姪子母親的臉。」

大韓帝國,孕婦來到餐館,想要進入包廂,卻發現具總理在裡面,她硬闖了進去:「姐,好久不見,我聽老闆說妳一個人,我可以坐這吧?」「隨便妳。」「聽說妳病了。」「嗯,這是我的第一餐,我想趁熱吃,所以就別聊了,讓妳坐下吃不是為了妳,是為了那個孩子。」「我懷的好像是男生,所以我食量超大,我沒有去檢查是男是女。」「是女生。」「什麼?」「妳點餐了嗎?」「待會就送來了。聽說妳去中東巡訪時,我老公也一起去了。」「原來尹會長這麼愛家,還會跟太太聊工作,真浪費自己的時間。」「最近浪費時間的代表人物應該是妳吧!四年來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真可惜,妳好像當不成皇后了。」「什麼意思?」「妳不知道嗎?妳真的生了重病嗎?陛下都公布他的準皇后是誰了。」「手機借一下。」「妳竟然連手機都沒帶?妳一定要連任喔!不然妳就真的…只是海產攤販之女了。」具總理看完之後準備離開:「祝妳生產順利,一定要在大韓帝國生下來。」「她在說什麼啊?聽了真不爽。」

皇宮內,副隊長:「陛下,李尚道說他感覺疼痛異常。」「疼痛?」「是,他說只要下雨,就會感覺像被火燒一樣。」李袞聽到停了下來,毛秘書突然出現:「陛下,具總理進宮了,但並未事先通知。」「看來她的病終於好了,她現在在哪?」具總理站在李袞的辦公桌前,李袞出現:「妳的病假滿長的,身體還好嗎?」「還好,陛下,看到一則意外的消息,我就瞬間痊癒了。」「先談完我要談的事再來聊這個。具總理,妳終究還是拉了馬銜,究竟是為什麼?是什麼原因讓妳選擇牽制我?」「你打算去哪裡?去求婚嗎?」「好,那就先談這件事,我們的談話才能繼續。新聞的內容,都是真的,她…就是我所愛之人,我會支持她所有前進的腳步與時間。」「陛下永遠都這麼誠實。」突然間打雷,具總理突然扶著桌子,李袞感覺肩膀一陣疼痛,具總理的脖子上也出現傷痕,李袞震驚地看著具總理。

太乙與盧尚宮在房間喝茶談話,盧尚宮:「臨海地區經常下雨,這大概是比較美中不足的地方,請用茶吧!」喝完茶後,盧尚宮:「先前我的行為應該讓妳很不舒服吧?但那都是為了保護陛下,還望妳能諒解。」「別這麼說。」「現在我有些問題想問妳,妳可以不要多問,回答我就好嗎?也別把這些話告訴任何人,我看妳是一名公務員,應該可以相信妳吧?」「妳請說。」「我叫盧玉南,父親叫盧紀燮,母親叫申庭艾,妹妹叫盧瑛南,我是 1932 年在黃海道的碧城出生,17 歲離開家鄉,至今已經 67 年,沒有家鄉的消息了,所以我想問妳,那場戰爭怎麼樣了?1950 年 6 月發生的那場戰爭。」

2.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曹影發現具總理出現在大韓民國,於是開車追上去,卻被李霖手下開槍射傷,幸好有穿防彈衣。

2. 李袞因姜刑警的線報找到了太乙,並帶領大批人馬前往拯救太乙,把她安頓在皇宮。

3. 盧尚宮發現了薪栽的媽媽是內奸,但她服藥企圖自盡。

4. 具總理回到大韓帝國,知道李袞公布了準皇后的事情之後,馬上跑去宮裡,卻被李袞發現她的身上也有穿越後造成的傷痕。

5. 盧尚宮向太乙坦承自己是從大韓民國穿越過來的。

本集相當精采,李袞應該是聽到太乙的電話留言才會跑去國情局,而此時正好姜刑警找到他們以為是露娜的太乙,才讓李袞順利的英雄救美,結果國情局根本沒幫上什麼忙的感覺。而原本路邊看起來都沒什麼人,結果這件事情竟也可以上新聞還傳的沸沸揚揚,這種血腥的殺人場面可以播出嗎?李袞看似一點都不在乎謠言,感覺完全被愛沖昏頭,果然是李袞作風阿!沒想到娜莉竟然也看到了明勝雅的臉,究竟有什麼樣的公式讓他們可以看到另外一個世界的自己,李袞能不能解開這道題呢?具總理被曹影發現之後,曹影立馬追上去,卻沒注意到有同伙,感覺有點太衝動行事,還好有穿防彈衣,以及薪栽的即時救援,兩邊的天下第一劍都受了槍傷,會不會太巧?

露娜完全變成了太乙的樣子,但還是一如往常的偷竊,甚至還偷了李霖的錢,並故意留下證據,彷彿是在嗆聲,讓李霖非常生氣,露娜為何要去偷李霖的錢?難道沒有感激李霖讓她當太乙嗎?還是說她只是假裝答應李霖,實際上仍然只是想當義賊,並不想聽李霖的話?薪栽的真媽閔善英被發現是間諜後,在食堂下了藥,原本以為是要給盧尚宮吃的,沒想到是她自己吃下肚,但為何她會發現自己行跡敗露?可能看到近衛隊女隊員進來找盧尚宮就有預感了吧!孕婦看起來還沒跟另一世界的孕婦交換,而具總理卻知道她懷的是女生,因為具總理已經到另一個世界看過了。

李霖派孕婦應該是要去具總理身邊刺探敵情,但是他又自己去拉攏具總理,這樣根本就不需要孕婦了吧?為何要多此一舉?還是說多點備案他比較放心?具總理跟李袞一樣,因為身份的關係必須兩個世界奔波,但總理怎麼可能不知道新聞?金秘書應該會隨時報告啊!難道是因為具總理一穿越回去就馬上去吃麵?連手機都沒帶,不太合理啊!還有,這麼多人穿越在兩個世界,最好李霖都有空可以親自帶他們過去啦!而且這樣應該李袞的時間會一直停止才對啊!還是說有其他方式可以讓他們這樣穿梭在兩個世界之間?

在教堂時間停止那段,不知李袞為何會突然悲從中來?是擔心以後時間整個停止了,只剩他一個人能動嗎?還是想到自己過世的父母親?如果以李袞上次在牆上計算的時間來看,這次的停止足足有一個多小時,也太久了吧!這段時間他除了哭還能幹嗎?感覺停止的時間會很無聊。沒想到身上的裂痕並不只有李袞跟李霖才有,穿越世界的人都可能有,那薪栽、誾燮跟太乙為何沒有?突然間也太多人一起發作了吧!後來去查發現,原來是另一個世界的自己也死了,才會出現裂痕,這也可以解釋為何李袞、具總理、李尚道、會長兒子等身上會出現裂痕,也可以確定具誾而早已死亡。具總理因為一時氣憤跑去找李袞,馬上就被李袞發現她也穿越了世界,李霖應該要提醒他們打雷下雨時不能亂跑才對。

最後最勁爆的就是盧尚宮跟太乙講的那番話,原本以為盧尚宮是要太乙去找她在另一個世界長的一模一樣的親人,才會告訴太乙她父母跟她自己的資訊,沒想到她竟然問1950年的那場戰役是誰贏了,天啊!這代表當初盧尚宮也是穿越過來的,為什麼?又是誰帶她過來的?盧尚宮竟然可以假裝不知情這麼久,難怪她一直讀大韓民國的詩集,而且對於李袞的消失也不做多問,原來盧尚宮早已知道另一個世界的存在!但盧尚宮為何要告訴太乙這件事情?因為只能問太乙嗎?她不怕太乙跟李袞說嗎?李袞若知道盧尚宮是從另一個世界過來的,不知道做何感想,盧尚宮真的想知道戰爭的結果嗎?還是純粹只是想告訴太乙這件事?上網查了一下 1950 年的戰爭就是韓戰,之後韓國分成了南北韓,而在大韓帝國,兩邊還是和平的,也許是因為戰爭,盧尚宮才會過來。

 

※劇透心得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偶爾一起暴飲暴食再偶爾一起節食減肥,最沒恆心與毅力但一路走來也持續減肥了好幾次,我們重量不重質,所以完全沒有效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