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THE KING : 永遠的君主』第 13 集詳細劇情、心得 – 救命恩人的真實身分

1 ~ 16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13 集劇情、心得:

1. 詳細劇情介紹

2. 本集心得

1. 第 13 集詳細劇情 —「救命恩人的真實身分」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大韓帝國,下著雨的夜晚,盧尚宮問太乙:「1950 年 6 月發生的那場戰爭怎麼樣了?」「妳怎麼會知道那場戰爭?」「就是妳所想的那個原因,在一個寧靜的早晨,震耳欲聾的砲彈聲,揭開了人間地獄的序幕,因為那場戰爭,我失去了所有的家人,變得失魂落魄,後來出現了一個男人,問我願不願意到一個沒有戰爭的世界,我就只帶著這本書(金素月詩集),離開了家鄉,殊不知再也回不去。當時那個男人,就是陛下的祖父海宗皇帝,在那之後,那個世界的歷史是如何發展的?」「那場戰爭打了三年後停戰,現在國家已經分裂為南北韓,無法從首爾去黃海道了。對不起,帶給妳這麼悲傷的消息。」「不要緊,能聽到消息就夠了。雖然歷經許多悲傷的日子,但現在我明白了,那都是我的命運,就像妳來到這裡,都是命中注定。」

辦公室內,李袞對具總理說:「新聞的內容都是真的,她就是我所愛的人,我會支持她所有前進的腳步與時間。」「陛下永遠都這麼誠實,連這種時候都不例外。陛下,她有前科,你打算瞞騙全國人民嗎?」「關於這件事,我不期望妳會支持我。」「不是的,陛下,我喜歡的是你身邊的位子,因為那是最能看清楚你的地方,但你現在卻告訴我那個位置不屬於我,我該怎麼辦?難道要站在陛下的對立面,才能看清你嗎?」李袞站起身:「停止吧,具總理,如果妳堅持越線…」「我,從社會的最底層,一路走向金字塔頂端的皇帝,而你一出生就高高在上,追求的竟然只有愛情?陛下,現在我的心應該為了什麼而跳?我想不再是誠實與忠誠了。」突然間打雷,具總理與李袞同時感到疼痛,李袞盯著具總理脖子上的傷痕,具總理:「我的身體可能尚未康復,我先離開了,國政報告時再見吧!」具總理離開,李袞按下電話:「我之前交代國科搜替逆賊金基煥驗屍,聯絡他們看看驗屍結果出來了沒。」

太乙在皇宮內想著盧尚宮說的話:「自從妳的識別證來到陛下手裡,我就認為妳應該會是陛下人生中的那盞明燈,請妳一定要好好的守護陛下。」接著遇到了具總理,具總理不悅地走近太乙,太乙:「又見面了。」「是阿。」「我們在光化門見過吧?妳還買了高跟鞋,具誾兒小姐。」具總理笑的大聲:「不好意思,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在大韓帝國把我認錯,我們上一次遇見是在 KU 大樓吧?如果妳要住在大韓帝國,至少也該搞清楚總理是具瑞怜吧,妳都歷經一場驚天動地的求婚了。」「我們見面的前後,妳都做了什麼?我想肯定不會只買鞋。」「別在這囂張,讓開,妳還擋不了我的路。」「走過來的是妳,停下腳步的也是妳,心裡很沉重吧?這就是罪惡感的重量。」「想知道見面前後我做了什麼啊?當然不會只買鞋,我指的還是我們在 KU 大樓遇見那天。」再度打雷,太乙看見了具總理脖子上的傷痕。

總理離開後,太乙馬上衝去找李袞,李袞:「抱歉,妳先去睡吧!國科蒐的法醫在逆賊金基煥身上,發現了那個記號,我得馬上去確認。」「你知道具瑞怜身上也有那個記號嗎?」「妳也看到了?」「我們在走廊上遇到了,具瑞怜也穿越了時空之門,我在大韓民國遇過她,剛剛也證實了。」「原來這就是她牽制我的原因,為了走向李霖,站在我的對立面。」「現在具瑞怜應該也曉得我知情了,這樣沒事嗎?通常罪犯只要沒了底牌就會不顧一切。」「這樣對我來說反而有利,只要我也決定放手一搏,就沒有人贏的過我,這件事交給我,妳先去休息吧,雖然我也想帶妳去。」「我懂,我的行蹤曝光沒有半點好處。」「我會儘快回來,不過最快可能也要到明天早上,我會帶誾燮一起回來。」

李袞來到了國科搜,搜查官金珠絢長的跟組長老婆一樣:「這邊可以看到屍體的左胸,出現了類似被火燒傷的不規則傷痕。」「所以之前也出現過這種傷痕?」「對,其實之前沒有任何人願意相信我,我在這裡工作了十一年,曾經在三具屍體上看到同樣的傷痕,都是像今天這樣的下雨天,不過奇怪的是那三個人有個共通點,都是因為殺害親屬而入獄。」李袞 OS:「他們殺了另一個自己,穿越過來,最容易察覺他們異樣的就是家人。」李袞:「請妳再確認一下還有沒有相同的案例,我在尋找一個答案。」「是,陛下。」

夜晚,誾燮在醫院睡覺,突然一個黑衣男子走進來,在點滴中注射東西,誾燮:「那是什麼?營養劑嗎?」誾燮亮出已拔掉的針頭,對方拿出刀子想要攻擊,誾燮馬上用槍指著他的頭:「放手,很好,要我在你死前告訴你一個祕密嗎?」就在上一次李袞來探訪前,誾燮發現了桌子底下有監聽器,誾燮拿著監視器唱歌後故意說:「是,陛下,我明天終於要出院了,今天我要好好睡一覺,明天見。」誾燮對著黑衣人說:「有一首歌叫《照亮韓國的一百位偉人》,但裡面其實沒有一百人。」黑衣人弄倒點滴架想逃跑,但石副隊長與其他隊員已經在門口待命,李袞走到誾燮前:「幹的好,再次感謝你。」誾燮很得意:「下次一定要幫我開車門喔!要是沒有我,大韓帝國就危險了,我跟太乙姊什麼時候出發?」「應該是明天凌晨,她差不多是時候說要走了。」

突然打雷,李袞感覺疼痛,誾燮很害怕的抱著李袞:「天啊,看來雨下得很大耶!」「你沒事嗎?身上有沒有像被火燒的傷痕或任何疼痛的症狀?」「我現在才 20 幾歲,又還沒老,怎麼可能下個雨就腰酸背痛?」「所以我有,但你跟鄭太乙身上沒有。」「你有什麼?」「殺了另一個自己的人,身上會出現的記號,這些裂縫,到底是什麼?」具總理回到自己辦公室,金秘書:「崔會長已經在特赦名單上,他會在驚蟄那天出獄。」「知道了,幫我預約一下皮膚科門診,不對,還是要預約精神科?」「妳休息的時候沒去看醫生嗎?總理,妳真的不告訴我妳休息時去做了什麼嗎?」「看來我比想像中還要器重你,知道了對你沒好處,所以別問了。」

前一陣子,總理來到了御水書店,看著坐在裡面的李霖說:「如果要說你是逆賊李霖的私生子,未免長的太像,你和教科書上的樣子根本一模一樣,你是誰?這是你寄給我的嗎?」總理把報紙丟在桌上,李霖:「妳的父母至少還懂得對我保有敬畏之心,他們會懼怕我、聽我說話,向我低頭。」「所以你不是私生子,而是李霖本人?」「妳的問題很多,解答的速度也很快。」「你活到現在應該也有七十歲了,外貌怎麼可能一點都沒變?川普是美國總統?」總理把報紙翻到具誾兒的那頁:「這是什麼?這個跟我長的一樣的女人是誰?」「我應該先回答哪一題?如妳所見,我還沒死,那個女人是另一個世界的妳,妳們的指紋、DNA、樣貌、生日全都一樣,那是一個叫大韓民國的平行世界。」

「你是在威脅我嗎?如果我回答錯了,這個女人就會取代我?」李霖大笑:「迄今為止我見過數千人,妳是第一個不用我教就知道下一步的人,妳想怎麼做?試著回答我的問題嗎?」總理笑了:「果然只有皇室的男人能逗我笑,應該由你先證明你的能力才對,把我帶過去阿!去另一個世界,那個大韓民國。」回到現實,總理看著桌上的高跟鞋 OS:「我會穿著這雙鞋走向何處,決定權在你手上,陛下。」

李袞在辦公室裡:「我的客人外出了?」毛秘書:「對,她要求一名魁梧的保鑣,所以我派了近衛隊的首席實習隊員張彌勒跟著她,也給了他們公務手機。」畫面來到車上的太乙:「你真的跟張米長的一模一樣,聽說你是近衛隊首席實習隊員?」「是的,沒錯,冒昧請問一下,妳怎麼會知道我的綽號?」「真的嗎?你的本名叫張米迦勒嗎?」「我叫張彌勒。」「都是來自天界的名字嘛,很高興認識你,我現在要去找一個地方,它是距離這邊的鹽田半徑大約一小時路程的餅乾或麵包工廠。」「你說的地方是限制開發區域,所以沒有工廠,那裏都是樹林。」「是嗎?我被帶走時,短暫恢復過意識,我確定我聞到的是像棉花糖那樣甜甜的味道。」「如果是像棉花糖的味道,那妳應該找對地方了,那個地方是連香樹林。」「連香樹?」「對,連香樹只要兩棵就會散發出非常濃厚的甜味。」「那就對了,我們去那裏吧!」

李袞問毛秘書:「手機號碼多少?她想去哪可以跟我去啊…」「她說陛下要做的事堆積如山,她自己去一趟就好。」「先從急事開始處理吧!」「急事也有很多件,我們就從最急的開始吧!陛下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呢?大家正對皇后的議題議論紛紛,皇室可能要發表一下公開聲明,要著手進行還是先推遲?」「先推遲吧!我的求婚還沒得到回覆,我很沒用吧?」毛秘書瞪大眼睛:「真的嗎?」「現在最緊急的是停止具總理的職權,請妳先去一趟監獄,告訴 KU 集團崔會長,派一名他的代理人過來,期限是今天,人來之前叫他先從公司和前妻之間做出選擇,再告訴他,別讓代表還要來第二次。」「是,陛下。」「盧尚宮呢?怎麼一直沒見到她?」「她來了。」

李袞問盧尚宮:「妳不在只有兩種可能,不是去弄符咒,就是宮裡有事。」「是,陛下,就是後者。其實我抓到了一個內奸,查這件事的過程中,我又進了新的雞。」「有人下毒?」「宮人朴淑真就是內奸,據朴隊員的調查,她曾進出過逆賊的書店,離開書店後就去燒毀那張照片,就在我要揭露她的身分時,她就當場吐血了。」李袞看著薪栽跟他媽媽吃飯的照片:「所以他那個被人利用的父母就是她,我都還沒還他飯錢呢!她身體狀況怎麼樣?很危急嗎?」「不會,她已經醒過來了,不過她想單獨求見陛下。」

李袞來見閔善英:「聽說妳想見我?瞞騙這麼久竟還想見我。」「我看到陛下和我兒子姜薪栽在一起,那是李霖給我的最後一張照片,得到照片的同時,也收到了毒藥。」當時李霖:「妳沒能發揮妳最大的用處,所以這將是妳收到的最後一張照片。」閔善英:「於是我賭了一把,我沒有對陛下下毒,選擇自己服毒,倘若死了,就當是為我的所作所為贖罪,倘若活下來,我就要單獨求見陛下。」閔善英跪在地上:「我知道這樣很無恥,但我想將我兒子的命運交給陛下,他是無辜的,求求你,保護我兒子,陛下。」

孕婦邊被人按摩邊躺床上 OS:「公公劉興益,1951 年 7 月 27 日生,婆婆崔玉善,1953 年 3 月 5 日生,先生劉賢俊,1977 年 6 月 14 日生,大姑劉賢舒,1979 年 11 月 12 日生。」按摩的女人突然笑著說:「壯壯一定是大韓帝國最有福氣的孩子,媽媽是家產繼承人,爸爸又是會長。」孕婦笑了:「是阿。」孕婦繼續背著家人的出生年月日。大韓民國,孕婦坐在家裡地上突然醒來:「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在這裡?壯壯,等一下。這到底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在這種地方?」孕婦看著杯盤狼藉的家,崩潰大哭。

露娜站在太乙家門口,太乙爸爸出現:「怎麼了?院子裡有什麼東西嗎?」露娜嚇了一跳,爸爸:「妳今天怎麼穿這樣?要潛入夜店查案嗎?吃飯了嗎?還沒的話先進來吃,正勳的媽媽給了我這麼多的自製大醬。」兩人坐在餐桌,爸爸打開鍋蓋:「不愧是自製大醬,煮出來的湯就是不一樣,妳這眼神怎麼回事?對小菜有什麼不滿嗎?別給我擺這種臉,今天的菜色很好,還有滷蛋耶!」「爸,我是個好女兒嗎?」「是阿,妳每個月都有一天是好女兒,就是 29 日發薪水那天,就剩一個禮拜了,妳吃完收到水槽裡就好,爸先出門了。」露娜來到太乙房間,查看衣櫃之後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的星星:「是雙子座,真討厭。」

宋靜慧來到薪栽舊家門口監視,保鑣:「妳為什麼又要來這裡?」「我沒地方去,你這樣 24 小時監視我,我還能去哪?我以前在他們家工作,那時我們知薰還在。」突然薪栽媽媽出現,宋靜慧開門卻被鎖住:「我要大叫了,你要我大叫把人群引過來嗎?」保鑣開門,宋靜慧下車去找薪栽媽媽:「夫人!」「請問妳是?」「夫人,妳不認得我了嗎?我是知薰的媽媽。」「天啊!真的是妳,居然會在這裡遇見妳,妳看起來過得不錯。」「妳過的好嗎?你們還住在這裡嗎?」「看來妳沒有聽說,我們在薪栽國中時就搬家了,其實我在這附近工作。」宋靜慧握起薪栽媽媽的手:「夫人,我們一起吃個飯吧!我們難得遇見,就這樣分開太可惜了,上車吧!」「好吧!」曹影躲在一旁看著。

餐廳裡,宋靜慧:「真是太神奇了,我們竟然會在那裡遇見。」「妳還記得鍾勛他們家嗎?他爸爸是銀行行長,我在他們家工作,開始之前我很懷疑自己能不能做到,做了之後發現我真是做對了,還能幫薪栽減輕一點負擔。」「薪栽的醫藥費開銷一定很大吧?」「薪栽已經醒了,他現在很健康,妳從那時候就沒聽到消息了吧?」宋靜慧驚訝地放下叉子:「他醒過來了?」「是阿,意外發生一年後,他奇蹟似的醒過來了,我們會搬家是因為我老公生意失敗,妳看,我們薪栽當上警察了,誰都不相信他小時候曾經昏迷那麼久。」宋靜慧看著薪栽的照片,發現與她在知薰墓前遇到的是同一個人,薪栽媽媽:「這麼一說,知薰和薪栽同歲吧?知薰過的好嗎?」「夫人,今天很高興見到妳,我其實偶爾都會想起妳,因為以前妳對我很好,我真的很感謝妳,這些,請妳收下,拿去買些好吃的,我先走了。」「我的天啊!知薰媽媽,妳先等一下!」宋靜慧把錢放在桌上就急忙離開,保鑣要關上電梯門時,被曹影攔截,保鑣:「你要到哪一樓?」「同一樓。」

大韓帝國,夜晚在宮中,副隊長:「混帳東西,多久以前就說快到了,到現在還不見人影,你還不快點給我跑回來?你背著她跑!」李袞終於等到太乙:「我很擔心妳,聽說妳還帶著近衛隊員外出,為什麼沒接電話?」「我根本沒空接電話,他的電話大概響了上千次,我就是怕你這麼擔心,才會帶近衛隊員出去啊!我們先換個安靜的地方吧,我有事要告訴你,我好像快找到李霖的竹林了。」

兩人來到湖邊,太乙:「我按照記憶中的線索去追查,找到了我恢復意識時所在的樹林,這裡的張米會繼續尋找那附近是否有竹林,一旦找到了,你只要守著那座竹林就可以了吧?怎麼了?不是嗎?」「時空之門打開的那一瞬間,時間會暫停,累積的次數越多,暫停的時間就越長,現在暫停的時間已經超過一小時了。」「所以派人守在那裡的話,反而可能陷入危險,因為只有李霖能行動。」李袞點頭,太乙:「也對,你肯定已經料想到了,但時間真的會停滯這麼久?」李袞點頭,太乙抱住他:「在那些暫停的時間裡,你都是一個人吧!」「有幾次,是跟妳在一起的。」

「我們會有辦法嗎?導正這一切的辦法。」「我想時間會暫停,應該是因為息笛一分為二,只能發揮一半的力量,才會產生這樣的時空裂縫,所以也許當它們再次合而為一,就會沒事了。」「它們要怎麼再次合而為一?不是你搶到李霖的那一半,就是你的這一半被他搶走,會是這兩者之一吧!」「又或者我搶在他拿到他的那一半之前阻止他。」「但那不是過去的事嗎?」「如果那道門裡不只有空間軸,還存在時間軸的話就辦的到,這樣就能解釋 25 年前我為什麼會撿到你的識別證了。」「那會存在嗎?」「我還不確定,我試過在那道門裡奔跑,但不管怎麼跑就是到不了盡頭,唯一能確定的是,我在那裡擲了一枚硬幣,它飄浮在空中,但妳播下的種子卻是落在地上,也許只要具有生命就會下沉。」

「真的嗎?我今天又買了相思花的種子。」「妳真的相信它們在那裡會開花嗎?」「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如果息笛合而為一,那道門可能會永遠關上,對吧?17 條裡面的第 10 條,不要提前害怕,那件事根本還沒發生。」「妳說的對,不過這是 17 條裡面的第 9 條。」「是第 9 條啊?說的好像前面 8 條你都有好好遵守,這種時候你應該輕輕地拍拍…算了,凌晨見吧!」太乙離開幾步,李袞:「近衛隊往前一步。」近衛隊出現,太乙停了下來,李袞走向太乙摟著她往前走:「日出要一起看啊!」「哪個男友會用這種方式賴著女友?」「不然要用什麼方式?」「你要融入你的真心啊!」「我是有融入一些東西,但不是真心。」「你融入什麼?」「焦心。」兩人在時空之門裡,太乙再度灑下相思花的種子,誾燮帶著行李一副很興奮的樣子。

大韓民國,太乙的爸爸在路上巡邏,發現抽菸的小屁孩,帥氣的用迴旋踢把屁孩的煙踢掉,並給他們跆拳道館的傳單,上面寫著培養出多名警察,屁孩紛紛說騙人!突然太乙拿出證件出現:「他沒騙人。」爸爸:「妳這麼快就下班了?」太乙衝過去抱住爸爸:「爸,我這次真的差點沒命,老實說我這次沒回家,你很擔心吧?」「妳在說什麼?妳明明每天都在家,最近還常常傳訊息,妳喝醉了嗎?」太乙驚覺事情不單純。回到家中,太乙查看了自己的房間,爸爸:「發生什麼事了嗎?」「爸,手機借我一下。」「為什麼?怎麼回事啊?」

曹影在炸雞店跟薪栽一起喝酒,薪栽:「李袞走之前都沒給你錢嗎?為什麼敲詐大韓民國的公務員?」曹影混酒後:「這是我跟鄭刑警學的,我非常喜歡,不過…姜鉉旻是誰?」「你身上有槍傷能喝酒嗎?」「我會在保護人時受傷,也會在負傷時保護人。」「裝腔作勢。」「這是面對各種挑戰時該有的氣勢,你還沒回答我,你在大韓帝國時名字叫姜鉉旻嗎?」「嗯,應該是吧!你回去可以幫我查查嗎?」「你還有想知道什麼嗎?或者想找什麼?比如母親。」「都好,我媽或兄弟姊妹都可以,你找我就是為了問這個?」「你為什麼不告白?你喜歡鄭太乙警衛吧?連我都看出來了,你不可能不知道。」「怪不得你會挨子彈,下次連我都會開槍。」「陛下與鄭刑警是不可能的,他們的世界相距甚遠。」「如果是這種原因你就更不該這麼說,有些人即使身處同一個世界,距離也比他們還遠。」薪栽起身離開,曹影:「直接走人等於是默認了。」「嗯,我承認。」

薪栽離開後,發現在路上蹲著看貓咪的露娜:「妳特地休假,結果就待在這裡?為什麼不接電話?妳到底都在幹嘛?妳怎麼會來這裡?妳還好嗎?生病了嗎?」突然露娜吻了薪栽,薪栽把她推開:「妳這是…」露娜手機響了:「是我爸,等等喔。」露娜離開去接手機,薪栽追上去,卻沒看到人。突然太乙出現,拍了薪栽一下:「大哥!你在這啊?我的手機好像就在這附近。」「鄭太乙…」「大哥,該不會…你見到和我相貌相同的人了?」「妳才剛回來嗎?」「因為出了一些事…她的長相真的跟我一模一樣?她拿走了我的手機。」「她還幫妳請了假,可能連識別證都拿走了,先回局裡把妳的假取消吧!」薪栽離開,太乙 OS:「原來消失的識別證在她手上。」

太乙再度播了一次電話,露娜接了,太乙:「妳知道我是誰吧?」「當然,鄭太乙警衛。」「妳現在在哪?我們必須見面,妳是來見我的吧?」「妳說這話還真不怕死,妳現在見我的話會死的,妳應該感謝我們沒見到面。」「妳要是敢動我身邊的人…」「我要是想動的話早就趁妳不在時動手了,我就是來找妳的,我們很快就會見面,謝謝妳的手機。」露娜掛掉電話,太乙再度打去卻已關機,太乙 OS:「意思是妳的目標是我?她的聲音真的跟我一模一樣。」李袞來到炸雞店:「你過的好嗎?有好好吃飯嗎?沒什麼事吧?」曹影點頭,李袞:「有碰到具總理嗎?」「陛下怎麼知道這件事?」「我看見我肩膀上的傷痕,也出現在具總理身上,別擔心具總理,她絕對到不了她想去的地方,雖然我只是拴住她的雙腳,她卻會感受到折翼般的痛苦。」

前幾天在大韓帝國,具總裡身旁的神祕老男人來到了李袞面前:「六年沒見了,陛下,別來無恙?」「我記得你,我們六年前在前總理辦公室見過,你今天竟是以 KU 崔會長代理人的身分前來。」「大家都稱我為說客,但我認為我就是一名勞工,我只是在替上位者辦事,以免他們弄髒自己的手罷了,這次陛下也只需要好好利用我即可。」「那好吧!我先聽聽崔會長的選擇。」「崔會長永遠都是以公司為優先,他已經付給前妻鉅額的贍養費,這是崔會長的籌碼。」男子給了李袞一個隨身碟:「這是謀反,陛下。」「雖然早在預料之中,但 KU 還真是無所不有。」「更驚人的是這份證據,是出自具總理的私邸,陛下應該加強宮中的保安措施,就連陛下說的話也都被竊錄了,例如你告訴過總理你不可能欠她人情。」「看來我太不了解具總理了。」

新聞快報:「剛才本台獨家取得一段 KU 集團崔珉憲會長以及其前妻具瑞怜總理對話的錄音檔,我們先來聽聽錄音檔內容,具總理:『找出 25 年前那場謀反的參與者,僅剩一年任期卻追著逆賊跑的總理?要是傳出那種謠言,我就沒戲唱了,跟現場相關的影片全都不見了,就連國外伺服器都沒有,KU 找的到嗎?你們秘書室能力夠可靠嗎?』」具總理的媽媽看見新聞後倒在地上。具總理在辦公室內看到新聞很生氣,金秘書突然在外面說:「不可以!副總理,我得先進去報告一聲。」

副總理帶一群人闖入總理辦公室:「從現在開始,具瑞怜總理停止一切職務,在妳停止總理職務的期間,將由副總理我來代理。」人員 A:「請繳回公務手機,個人物品可以裝進這個箱子裡。」具瑞怜:「妳們是從哪裡拿到這個的?KU?在野黨?皇室?你們的關係有這麼好嗎?」金秘書要拿箱子,具瑞怜:「不用了,沒什麼好帶的,拿去,我只要它就夠了。」具瑞怜換上在大韓民國買的高跟鞋,離開後看著站在一旁的神祕男子:「你不走嗎?」「我的位子一直都在這裡。」具瑞怜大笑:「雖然早知道你們這些男人都只是嘴上講義氣,但還真是荒謬,到底是誰在何時去搜了我的私邸?」「既然丟了羊,妳現在應該先補好羊圈啊!」「好啊,你就繼續守著你的位置吧!我從不死守任何位置,我總是在空中翱翔,走吧!」具瑞怜對金秘書說:「你現在也不聽我的了?」「沒有,走吧。」

大韓民國,炸雞店內,李袞:「具總理突破了宮中的保安措施,怎麼做的你自己去問她,我不想提這個。這炸雞果然還是天下第一美味!」「但陛下怎麼知道我在這裡?你在曹誾燮手機裡裝了 GPS 嗎?」「是誾燮在我手機裡裝的,你沒在他的弟弟妹妹面前穿幫吧?」「絕對沒有。」娜莉在飲料店前和恩比蓋比坐著喝飲料:「恩比,妳知道妳哥有駕照了嗎?」「那傢伙不是我哥。」「對吧?妳也覺得奇怪吧?我們恩比果然察覺了,恩比,妳聽姊姊說…」「哥哥!」誾燮:「小寶貝們!」娜莉:「剛才不是還說那不是她哥?喂,曹恩比!妳剛才不是說他不是妳哥嗎?」「他是我哥沒錯。」「哪裡沒錯?他哪裡像…真的是?」「明娜莉,妳看起來很想我耶!我真的好想妳。」誾燮抱住娜莉,娜莉:「我們不是昨天才見過嗎?」恩比:「你們在幹嘛?小朋友在看耶!」誾燮:「就算給我黃金萬兩,我也不跟他換的理由全在這裡了,別說了,快來抱一個!」

太乙來到警察局追蹤手機,刑警:「妳確定是被偷嗎?剛才解約了耶!」「解約?」「嗯,紀錄顯示是妳本人親自辦理的。」「所以現在連電話都用不了了,那我先走了,我得去辦支新手機。」露娜躺在箱型車裡,吃完藥一副很痛苦的樣子,天花板貼了跟太乙房間一樣的雙子座。

誾燮從家中走出:「我還以為是娜莉,怎麼了?想我了嗎?」李袞站在一台跑車前,把車門打開:「不是要我幫你開車門嗎?」「你也真是的,要開車你怎麼不找阿影?這裡可是大韓民國。」「本來想買下那家公司送你,但手續有點複雜,畢竟我在大韓民國沒有身分,所以只好先買一台送你,不過你得自己開,因為這是你的車。」「你在說什麼啊?這是我的?」「阿影已經幫你考到一類普通駕照,接下來就靠你自己了,再次致上最深的謝意,謝謝你,誾燮。」「我的天啊!不過我是空手出來的,沒什麼能給你。」「這裡有。」李袞拿了誾燮口袋的人蔘並打開來喝:「我時常看著你帶著它手足舞蹈,一直很好奇是什麼。」「那你幹嘛不說?你要是告訴我,我就帶一整盒給你了,這喝了可以增強體力。」「我很期待它的效用,我很想留下來看你開車,但我得先走了,祝你成為帥氣的車主,告辭。」

太乙從房間走出:「爸,我今天會晚回來,你記得把門鎖好,不要隨便開門讓人進來,尤其是認識的更不能開。」「今天禮拜日,你要上班啊?」「嗯,你的手機我放餐桌上了,有事隨時打給我。」「我想打就會打。你快吃吧!」李袞:「謝謝招待!」太乙聽到立馬轉身,李袞就坐在餐桌前,她驚訝的走到餐桌,爸爸:「馬主好久沒來了,所以我就留他下來吃飯,快走阿,妳不是要出門?」「等等,這五花肉應該是我買的吧?」「喂,妳可是在我的房子裡住了 30 年!不過妳在臉上擦了什麼?感覺容光煥發,交男朋友啦?」「爸,你在說什麼?我這是素顏…嗯。」「什麼?」「我交男朋友了,他就在這。」李袞嚇到起身:「我本來計畫用更美好的方式來拜訪伯父,沒想到這麼突然,不過不管哪一種方式,結論都是一樣的,我很喜歡你的女兒,我叫李袞,請多多關照。」爸爸:「我現在實在太驚訝了。」太乙故意轉移話題,並弄了泡菜豬肉卷給李袞。

李袞:「妳每次都把東西捲在一起,妳把這帶過來了?這跟皇室的泡菜味道一模一樣。」爸爸:「話說回來,之前我就想問了,你到底是什麼人啊?」太乙:「爸,你看不出來嗎?他臉上就寫著四個大字:優秀的人。」離開時李袞:「你爸爸看起來嚇得不輕,含辛茹苦帶大的女兒竟然交了一個身分不詳的男朋友。」「我本來打算晚上去找你的,誰知道你突然就跑來了,我現在得去查查具瑞怜去過哪裡。」「我怕如果不先來,會來不及跟妳道別。」「你今天就要走了嗎?現在嗎?」「還是我別走,今天留下來,如何?」「我挽留的話,你會留下嗎?」「妳是真心的嗎?」太乙點頭:「我工作結束就去找你。」太乙從車上拿出一袋衣服給李袞:「這我已經買好一陣子了,買的時候其實是想利用這個當藉口把你留下,都是黑色的單品,穿上之後不容易被認出來,我是以這個基準挑的,因為看你好像沒什麼低調的衣服。」「我穿上就不可能低調了,謝謝妳,我穿起來會很好看。」「穿起來太好看可不行。」「我說了不可能,但這件衣服我好像在哪見過。」「對阿,我挑的就是那種常見的款式,穿穿看,晚上我再去找你,打給你記得要接。」

重案三組,薪栽獨自坐在桌前發呆,太乙出現:「大哥,我有事拜託你,幫我一個忙。」「找另一個妳?」「她會自己來找我,還有件更緊急的事。」兩人來到具誾兒家,但沒人應門,薪栽看了門口掛的牛奶:「她至少四天沒回來了。」「所以我們更要盡快找到她,具瑞怜穿越過來不可能沒找過她自己,如果找到了一定會有動作。」薪栽電話響了:「2G 手機上的指紋可能有結果了。」太乙手機也響了,張米打來說有人通報具誾兒失蹤,薪栽拿到劉慶茂的照片:「這傢伙有前科,19 年前搶過一家療養院,坐牢三年,就是陽善療養院。」「那是李晟載身亡的地方,他是這個世界的李霖,具瑞怜跟著李霖穿越過來,如果具誾兒並非失蹤,而是死亡,那她一定就在陽善療養院。」太乙拿著具誾兒的照片去問陽善療養院的主任,但主任說不認識,還問她有沒有搜索票,太乙:「沒有,但妳可以報警。」薪栽:「這什麼療養院?一大半的病房進出都要識別證。」主任看到薪栽,露出驚訝的表情,薪栽拿了主任身上的萬能鑰匙,與太乙開始進行分頭搜索。

曹影在李袞飯店房間,李袞:「你沒有什麼要帶回去嗎?」「沒有,我不打算留下任何痕跡,那是什麼?」「來自某人的心意,她希望我在這個世界能低調一點。」「陛下,你要不要和我喝杯酒?」「喝酒?你有話要跟我說嗎?」「我出去一下,冰箱裡沒有燒酒,我跟鄭刑警學了不錯的喝法。」曹影出去後,李袞打給薪栽卻無人接聽,接著換上了太乙買的衣服,李袞 OS:「真的是一身黑。」突然有人按門鈴,李袞走去開門 OS:「怎麼了,忘了帶房卡嗎?」太乙站在門口,李袞:「我沒想到妳會那麼早來,妳該不會是翹班了吧?」太乙提著啤酒:「翹班也是一種能力,我可以進去嗎?」

薪栽找到了一間可疑的病房,沒有貼名字且上鎖,太乙來到了停屍間,發現了具誾兒的屍體。畫面回到飯店,太乙跟李袞坐著喝酒,太乙:「曹影呢?他要是一起喝就好了。我查了一下相思花的種植方法,想來種種看,但我發現這種花好難種,你知道相思花的花語是什麼嗎?是”無法實現的愛情”。你怎麼這樣看著我?」「我以為我不會被騙,看來我就是對這張臉沒轍。」「什麼意思?」「妳的眼裡帶著不安,那是鄭太乙不會有的,妳不是鄭太乙。」李袞拿出她外套口袋的識別證查看:「妳是露娜。」接著他看向一旁的鏡子驚訝地說:「原來是這樣,那一刻他賭上了一切為我而戰,救了我的人…就是我,如此一來,事情都說得通了。」李霖正在大韓帝國河邊散步,看著牆上李袞的肖像突然 OS:「他的個子很高,槍法很準,也很了解天尊庫的格局,明確地知道敵人是誰…原來就是你救了你自己。」畫面回到大韓民國的飯店內,李袞流下眼淚後突然倒地。

2.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盧尚宮當初是由李袞的祖父海宗皇帝帶過來大韓帝國的。

2. 只要另一個世界的自己死亡,身上就會出現火燒的記號。

3. 具總理被停權,原來神秘男子是內奸。

4. 李袞穿上太乙送的衣服,發現原來救命恩人就是他本人,此時露娜假扮成太乙,並把李袞弄暈。

本集所有的真相終於水落石出,原來當初盧尚宮是被知道怎麼使用息笛的李袞祖父海宗皇帝從大韓民國帶過來的,且還帶著那本金素月詩集,難怪她一直唸李袞帶回來的詩集,李袞會帶那本詩集回來,應該也是聽過盧尚宮唸出那裏面的句子,所以也許李袞早就知道盧尚宮是穿越過來的人。具總理早就穿越到大韓民國了,應該也知道太乙跟露娜是不同人,為何還要說太乙有前科?故意假裝不知情嗎?具總理桌上的那雙高跟鞋就是她去大韓民國那天買的,不曉得她為何這麼喜歡這雙鞋,因為是別的世界的戰利品?太乙怎麼這麼確定那人就是具總理?是聽她說話的談吐嗎?還是因為她去買了高跟鞋?

原來那個神祕男子是內奸,他其實是 KU 集團的人,假裝自己是具總理的手下,沒想到具總理的一切都掌握在他手上,那些證據應該也是神祕男子取得的。不過具總理又是如何逃過身上的搜查,順利地錄到她跟李袞的對話?這點有點隨便帶過的感覺。李袞怎麼知道是殺了另一個自己的人才會出現火燒的傷痕?但知薰並不是他殺的啊!所以應該是另一個世界的自己死亡才會出現那個記號吧?雖然說家人是最容易察覺出異狀的,但太乙的爸爸卻沒發現這陣子的太乙是露娜假扮的,反而娜莉一直覺得曹影怪怪的。而薪栽也發現露娜怪怪的,但露娜的突如其來之吻讓他亂了陣腳,為何露娜要吻他?難道露娜也發覺薪栽喜歡太乙?薪栽一定很悶,好不容易被喜歡的人親,結果卻發覺那人並不是他所喜歡的人。

太乙的爸爸也真是的,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李袞跟太乙的關係不尋常,要是我早就問他們兩個是什麼關係了,而且太乙跟李袞還常常在家門口見面、親親跟抱抱,難道她爸都沒看到嗎?當太乙拿出那套衣服時,我立馬猜到那套就是李袞的救命恩人穿的衣服,沒想到救他的人原來就是他自己,當初還以為是太乙救他的,不過的確身材比較符合男性。而李袞也太沒警戒心了吧!太乙也沒告訴李袞說露娜就在這個世界,還真是傻眼,應該早點告訴所有人,要大家小心不要被另一個人騙,但太乙可能也怕造成恐慌,但至少知情的李袞、曹影跟薪栽,應該要先被告知吧!看到太乙出現在飯店,覺得有點怪,她不是去搜查了嗎?想說可能是不同時間軸,結果發現衣服不同,且當她說了相思花的事情,就發現這人不是太乙了,李袞也發現了,並拿出識別證來看,發現是當初太乙去大韓帝國時被偷的那張,因為看起來比較新,但已來不及,因為他已喝下被下過藥的啤酒,所以說,試毒真的很重要啊!

曹影不是去買個燒酒而已,怎麼會去那麼久?李袞跟露娜都喝酒聊天聊到李袞暈倒了還沒回來,露娜不曉得是找話題而已,還是故意聊到相思花,因太乙才剛在李袞面前種過相思花而已,所以露娜說這話題肯定會穿幫,但李袞當時已喝下啤酒,露娜一定是要趁機偷走李袞的息笛吧,不曉得她會不會成功,李袞又會不會有生命危險?但從李袞可以成功回到過去救自己這點來看,李袞一定是有成功的拿到了另一半的息笛,並將之合而為一,所以才可以回到過去救自己,而且主角有不死光環,因此不用太緊張,李霖也太剛好在同個時間,發現了是李袞救了他自己,他過了 20 幾年才發現,會不會太後知後覺?!不過李袞也是一樣過了 20 幾年才發現,兩人其實都滿聰明的,李袞應該多留一點提是給自己才對,至於太乙的識別證不曉得是故意留下還是不小心的,如果沒有那識別證,兩人還會遇見嗎?這有一點雞生蛋蛋生雞的感覺,我們就留到下一集再思考吧!

 

※劇透心得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偶爾一起暴飲暴食再偶爾一起節食減肥,最沒恆心與毅力但一路走來也持續減肥了好幾次,我們重量不重質,所以完全沒有效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