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THE KING : 永遠的君主』第 6 集詳細劇情、心得 – 專心地等待

1 ~ 16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6 集劇情、心得:

1. 詳細劇情介紹

2. 本集心得

1. 第 6 集詳細劇情 —「專心地等待」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大韓帝國夜晚,具總理正在吃麥片時,金秘書突然回報:「總理,皇帝的直升機剛才獲准緊急降落在 KU 大樓。」「陛下要在這個時間來首爾?」「通常這種情況都是發生在女朋友錯過末班車的時候,像是來首爾回不了釜山之類的,可是陛下又不可能有女朋友。」鏡頭來到 KU 大樓,具總理下車,太乙問李袞:「你跟她有約嗎?」「沒有,我是來接妳的。」「我不能被發現啊!」「如果被發現,妳會說妳是我的誰?」「你不用擔心,我會盡量表現的不奇怪。」「傻瓜,現在這個狀況已經夠奇怪了。」

具總理:「我在意外的時間和地點,見到你和意外的人在一起,陛下。」李袞:「是啊!妳讓我感到十分為難,因為這是非常私人的場合,我應該事先想到妳肯定會接獲報告,是我太不體貼了,害妳沒辦法下班。」具總理:「國家之事哪有公私之分呢?陛下就是我的國家。」接著具總理轉頭對太乙說:「幸會,我是大韓帝國的總理,具瑞怜。」具總理伸出手,太乙也伸出手:「幸會,我是妳的粉絲。」具總理:「真是令我開心,這麼年輕漂亮的人居然是我的粉絲,請問尊姓大名?」

「我只是個旅客,能這樣見到妳是我的榮幸,我很快就要離開了。我是初次來到大韓帝國,感覺這裡的一切都好像是童話故事。」「妳是初次來到大韓帝國,但妳韓語說得很好呢!」「因為…我是文科生。」李袞聽到後笑開懷,接著說:「我們就此解散吧!具總理,我今天沒什麼時間。」具總理:「路途遙遠,請你們先出發吧,殿下,我目送你們離開。」「好,那星期五見。」李袞、曹影跟太乙一起走進 KU 大樓,進門前,李袞還扶了太乙的肩膀,具總理看了很不是滋味,回到辦公室氣噗噗的說:「我是因你而笑,你卻在那種時候露出笑容!」

直昇機上,李袞一直看著太乙,太乙則看著窗戶外的月亮,坐在對面的毛秘書,驚覺太乙應該就是李袞說的那個更美麗的人,眼睛突然瞪大,李袞點頭說:「對,她就是那個人,妳的眼神說明了一切。」李袞問太乙:「妳在看什麼?」太乙:「兩邊的月亮都一樣,這裡是不是也…」太乙怕被毛秘書跟曹影聽到,於是止住,此時李袞抓了太乙的手,在她手心上寫字,太乙也照做,兩人邊聊邊笑,讓對面的曹影跟毛秘書都覺得害臊。

回宮後,李袞帶太乙來到了廚房,太乙:「為什麼帶我來廚房?你今天要讓我睡在這裡嗎?」「如果妳要過夜的話,當然要讓妳睡在我的寢殿,現在連毛秘書都知道了,等於我的親信幾乎都知曉了。我們吃飯吧!阿影跟我說,妳一整天只吃了一個三明治,我這是在報答妳請我吃口味各半的炸雞。」李袞的刀法非常俐落,做菜也很有架勢,太乙在一旁說:「你是故意不給我錢的吧?你明知道我們的貨幣不同。」「喔對,妳沒有鈕扣吧?我怕妳會走遠,所以才派阿影過去。」「額度是十萬韓元,我借了錢,你幫我還。」「好。」

「今天,我自己一個人到處閒晃,我想你在我的世界應該很孤單。」李袞聽到後突然臉色凝重地問:「妳在這裡很孤單嗎?」「無法證明我自己的感覺,很茫然,謝謝你來接我。」「妳過來一下。」「要我幫忙嗎?」「妳看著我。」李袞用額頭撞了一下太乙的額頭說:「我想要摸摸妳的頭,但是我沒洗手。」太乙有點尷尬地說:「感覺你好像不是第一次。」「什麼?戀愛嗎?你上網也查不到嗎?」太乙趕緊轉移話題:「你怎麼這麼會做菜?我還以為你要煮泡麵。」「妳不是說不好吃嗎?」「很好吃,所以我才不相信那是你自己煮的。」

「盧尚宮有教我做菜,唯一不需要試毒的食物,就是我自己做的東西。我看妳有上網查”金親王李霖”。」「你真的好好長大成人了。」「妳現在應該知道,妳是站在何種方根前面了吧?」太乙看了李袞脖子上的傷口,李袞接著說:「這是我的地獄,也是我的歷史,是那個殺害我父親,掐住我脖子的人,刻畫在我身上的慾望。因此我在堂叔的擔憂以及盧尚宮的眼淚中長大,所以盧尚宮才會對妳這麼不友善,妳不要覺得難過。但是…妳聽到這種故事應該要擁抱我吧?」「你不給我看我的識別證嗎?我得走了。」「我不會讓妳走,妳得在這裡生活,只要我一聲令下,妳就走不了。」

薪栽回到警察局的宿舍,張米在裡面鋪好了一床棉被說:「我剛才看新聞報導說,從清晨開始會有寒流,你應該去我家比較好,但你不肯去。這是我媽跟直銷買的,這個真的很柔軟又溫暖。」「那個又是什麼?」「我每天睡覺都會點這個,薰衣草可以助眠,其實我還滿嬌生慣養…」「出去!」「好,明天見,晚安。」薪栽看著腳上寫著”重案三組”的拖鞋,想起過去。

當薪栽還是高中生時,被一群人欺負,突然太乙出現:「請問是警察局嗎?這裡是三重公寓小公園的後面,有六個人在圍毆一個人…」老大說:「喂,還不掛電話,妳找死嗎?」太乙繼續講電話:「對,我是北村高中一年級的鄭太乙,施暴的六名學生,也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老大跟小弟說:「愣著幹嘛,去把電話搶過來啊!」接著那群人皆被太乙奏扁,大家從警察局離開時,太乙叫住薪栽,並拿著跆拳道場的拖鞋,要薪栽回去。

大韓帝國,具總理接了一通電話後,馬上召開國安會議。曹影正在拿著太乙的指紋請警察幫忙查證,突然兩人都接到國安會議的簡訊,於是曹影馬上趕回去。此時李袞已經做好晚餐,跟太乙說吃完就給她看證件,李袞:「牛排石鍋飯是我的招牌菜,沒有人不喜歡。」「我想也是。」「妳應該要問我做給誰吃過啊!我這麼說是要讓妳忌妒。」「反正我都贏不了,不管是誰,肯定是這個世界的人。」李袞拿出太乙的識別證給她:「妳來到這裡之後,我一直帶著它,我怕給妳看之後,妳就會離開,所以沒有拿出來。可是,妳卻走得比妳的世界還遙遠,妳先看看吧!」

太乙拿著證件看著:「深藍色外套,沒錯,這是我的證件。可是這說得通嗎?這的確是我的,卻在 25 年前就在這裡了?」「是某個人掉在這裡的,不過我的記憶逐漸模糊,不曉得還能不能認出那個人,可是,我覺得那個人肯定會出現在我面前。」「為什麼?」「因為那個人是這一切的開始,或者是結束。雖然看似是個難解的題目,但肯定有個簡單又美麗的公式可以解,而妳是我所尋找的答案,從現在開始,我要一個一個證明,不管那個人是誰,是哪個世界的人,妳肯定都能勝出,所以絕對不要獨自告別。」

曹影突然進來說具總理召開了國安會,李袞跟太乙說:「我本來想在凌晨送妳離開,現在恐怕要更早了,我沒有辦法送妳到太遠的地方。」「不用擔心我,國安會是指國家安全保障會議,發生了什麼事嗎?」新聞:「在晚間十點三十分的此刻,日本海軍艦隊正以神盾艦為旗艦,往獨島東南偏南方向移動,具瑞怜總理針對日本不尋常的舉動緊急召開國安會,預告將強烈反擊。」

李袞、盧尚宮、曹影跟毛秘書在李袞的辦公室裡,曹影:「日本主張李舜臣艦用來搜索漁船的雷達是射控雷達,代表大韓帝國有攻擊的意圖。」李袞:「中國漁船呢?已經營救了嗎?」「還在救援中,東海上的天候狀況非常差。」李袞:「不管我在哪裡,只要是具總理就幫我接通。把我客人的隨身物品拿過來,我會親自跟她說明情況。」「是,陛下。」盧尚宮打開盒子發現鄭太乙的識別證不見了,她馬上打給監控室確認有誰昨晚進過她的房間,但監控室說昨晚八點之後盧尚宮就限制所有宮人出入,監視器也關掉了。

國安會議上,日本軍艦像是有備而來準備發動攻擊,具總理認為要反擊,但某些官員認為只要繼續廣播等他們撤退即可,具總理回嗆說要等的人等自己當上總理再等,突然有人回報說日本軍艦正全速朝大韓帝國前進,具總理打給了李袞請求批准,報告目前情況後,李袞也同意反擊,不讓日本侵入大韓帝國本土。

李袞換上了海軍制服,盧尚宮跟他說太乙的識別證被偷,李袞說他覺得該發生的事情正在發生,且是從 25 年前就開始了,盧尚宮聽不懂,李袞說等他回來再解釋。曹影也換好衣服,帶著太乙過來,李袞請盧尚宮跟曹影迴避一下,拿出了口袋裡的識別證給太乙:「我把這個給妳,它也許注定要這樣交給妳,應該不會害妳有麻煩吧?」太乙收下證件後搖搖頭問:「你是海軍嗎?」

「我以大尉身分退伍,妳也許不會相信,不過我是大韓帝國的三軍統帥。」「我相信。」「妳終於相信了。」「你說你們和日本處於戰爭邊緣,原來大韓帝國是處於這種狀況啊!」「皇室會在最光榮的時刻穿上軍服,意思是我會打勝仗,我會光榮地回來,不會太久,妳會等我嗎?」「再見,李袞。」「我以為我的名字不能被呼喚,看來這是個只能被妳呼喚的名字。」

太乙回到了大韓民國,看到了薪栽的訊息:「好無聊喔,來打撞球吧!」「撞球誰贏了?因為我去了個地方,所以晚回覆。」「妳沒事就好,撞球是張米贏了。」太乙回家後,爸爸正在煮菜說:「妳快點去洗手,然後幫我剝蛋。」太乙馬上抱著爸爸:「爸,你應該嚇到了吧?我本來想跟你聯絡,但我成了掉進夢幻世界的愛麗絲,不能打電話給你又見不到你,你應該很擔心我吧?對不起,爸。」

「妳剛才不在家啊?」「你不知道?」「我不知道阿!唉唷,妳去剝蛋啦!」「原來你不曉得…」「把那些都剝完!不過妳是去哪了?去埋伏嗎?」「算了。」「話說院子裡的馬不見了,馬主把牠帶走了嗎?」「你都不關心你女兒去哪了,卻好奇馬去哪了?我們父女之間這段時間不會有對話,預計會持續很久。」「馬主怎麼一聲不響就把馬帶走?我還泡咖啡給他喝,我們在馬前面可是聊了很多事耶!他還說這裡很好之類的,乾脆不要說嘛!居然不打聲招呼就走,唉唷,真是氣死人。」「你不要故意講那麼大聲給我聽。」「他怎麼可以這樣偷偷把馬帶走?」

太乙 OS:「說很快就會回來的他,卻遲遲沒有回來。」太乙每天一如往常地跟其他同伴一同追捕犯人,太乙 OS:「我沒有像在等待某人一般,手裡拿著手機,我只是在這稍微變圓的地球上,專心地等待著。我不曉得在他的世界裡,發生了什麼事,他是超越零與一之間的人。」

大韓帝國,李袞跟曹影登上李舜臣艦,李袞對艦長說:「我本來希望以預備役大尉的身分前來,可惜事與願違,艦長。」「我知道陛下會這樣前來。」「今天,我會是最後一個下船的人員,請守護大韓的領海。」「大韓帝國海軍在戰鬥前就已經獲勝了,很榮幸與陛下一同作戰。」此時部榮君大人正在中國出差,得知大韓帝國與日本開戰消息讓他心情沉重。

日本神盾艦發現李舜臣艦上有大韓帝國皇室御旗,知道了皇帝在船上,但認為大韓帝國為了保護皇帝的安全,只會防守不會攻擊,因此在大韓帝國的海域上全速前進,李袞得知後也下令全速前進並發射導彈警告,神盾艦發現大韓帝國決心開戰,於是暫停動作,最後撤退。具總理召開記者會,要求日本道歉與賠償,否則將會全面禁止出口稀土類到日本。

大韓民國,太乙拿著相思花的種子,想起之前她跟李袞在那個粉紅空間時,她拿出了那包種子說:「這是我在你的世界買的,大韓帝國製造。」太乙拿了一些種子撒在地上,李袞:「我跟妳說了,這裡無風無雨,沒有太陽也沒有時間,這裡不會開花。」「誰知道呢?也許沒有人在這裡撒過花的種子。」太乙回到大韓民國也種了相思花說:「你不能因為你是來自別的世界,就不開花喔!你的朋友們正處在更惡劣的環境。」

大韓帝國,具總理回到辦公室,金秘書過來說她的支持率一路往上,具總理問中國有沒有來找他們?金秘書說中國打算先見皇室談簽證問題,具總理認為順序反了,應該先找她談才對。金秘書轉移話題說他的線人發現最近宮內有神秘嘉賓,推測是陛下帶來的女人,具總理說她看到了,還說那女的很年輕,但具總理認為自己比較漂亮。

大韓民國,鄭太乙正在聽五金行找到的李尚道 2G 手機內的語音信箱內容:「自從竣工以來就話題不斷的 K 體育場,為地下兩層,地上四層建築物,擁有 16890 個觀眾席,是我國第一個巨蛋體育場。」太乙立馬上網搜尋 K 體育場卻查無結果。太乙繼續聽下一個語音檔:「國際醫學中心 8 月 1 日至 4 日,為了成功將強化首批生活保健醫療人力所開發的…」太乙按暫停說:「聽起來應該是新聞報導啊!為什麼要錄在語音信箱裡?」

此時組長、沈刑警跟張米剛運動完回來,太乙說要通緝李尚道的太太,要張米協助找人。太乙回家後繼續研究語音檔,看著大韓帝國有著李袞肖像的鈔票,她想起當天李袞吻她之後,她叫李袞脫下衣服,要看他肩膀上的傷口,李袞問是誰跟她說的?太乙說是曹影,接著李袞脫到一半就放棄,因為現在沒打雷也看不到,太乙說她只是不想被誣賴而已,叫李袞回去自己房間。

太乙回過神來,把李袞鈔票蓋住,繼續聽語音檔:「派遣復健醫學的專科醫生和研究員至泰國蘇坤蔚區,此產業的首長李踪仁教授表示,透過開發研究有效的研修計畫…」太乙聽到這邊,暫停並往前播放,倒轉好幾次確認,發現李踪仁教授就是她在大韓帝國時上網搜尋查到的部榮君,她突然想起李袞曾經跟他說過在大韓帝國是分成北部跟南部,而語音檔裡面的 K 體育場也是在北部,太乙感到一陣驚恐。

大韓帝國,李袞回到書房,拿起手機說:「她真的只有上網搜尋而已,沒有留下任何東西。」突然一個宮員說有事求見,接著拿出一個黑色髮圈給李袞,說是在陛下離開尚衣院後發現的,他覺得可能是陛下掉的東西,所以拿來確認,李袞說是他的,接著自言自語的說:「她還是有留下東西呢!」宮員嚇到,李袞說:「我是在感謝你,祝你有個美好的夜晚,託你的福,我將會有個非常美好的夜晚。」「好的,陛下。」

李袞看著髮圈微笑,並戴在手上,就寢前發現盧尚宮在他房間,趕緊把髮圈藏起來,盧尚宮擔憂的說宮裡有竊賊卻找不到,李袞問堂叔(部榮君)有沒有跟她連絡?盧尚宮說他去參加研討會,今天回國了,她有打電話跟部榮君說陛下已平安回宮,但部榮君並沒有說什麼。李袞:「妳為我所有的飲食試毒,檢查每一件衣服和家具,以及進到宮裡來的每一樣物品,懷疑每一個進到宮裡來的人,守護我,還守護了息笛,將它藏在鞭子裡,我可以問妳原因嗎?」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啊,陛下!在那個謀反的夜晚,逆賊李霖拼命想得到的東西就是那把息笛,所以我當然得守護它,把它藏起來。因此在發現李霖屍體的時候,我先找的就是另外一半的息笛,但是卻沒有,聽說屍體在海上漂流了很長一段時間,因此我就當作它是回到了東海龍王手上,像這樣寄託於傳說,我才放心下來。」「我也是,正寄託於傳說,所以我正在等待堂叔,我無法仔細說明,不是因為我在隱瞞,而是我還不曉得。所以請妳去找竊賊,在我去找別的東西的時候。」「是,陛下,我會找出那個竊賊。」

曹影正在跟警察講電話:「查不到符合的指紋嗎?」「對,你給我的是外國人的指紋嗎?」「那你抓到露娜了嗎?」「還沒有,不過皇室為何要找露娜?」「這是機密,請你諒解,你有拿到我之前拜託你的監視器影像嗎?」「有,不過不曉得該是說有還是沒有拿到,就算你看了也看不出什麼,她非常清楚監視器的位置,完全沒有拍到她的正面。」「知道了,我會再打給你。」曹影看到明勝雅跟其他人迎面走來,向前拍了她跟另一個女宮員的照片說:「我只是要拍張妳們的照片,這是為了保安。」明勝雅傻眼,認為是自己的口紅顏色太奇怪,曹影才會拍照。

曹影從監視器發現了太乙,並把她的照片洗出來,還拿著明勝雅、另一名女宮員與毛秘書的照片,去監獄問當初追露娜的男子,哪一張照片才是露娜?男子指著太乙的照片說:「這個!她就是露娜,偷了別人的錢,看起來還那麼開心!」曹影聽到後一副天塌下來的坐在椅子上。李袞正在皇宮讓人描繪畫像,曹影站在一旁悶不吭聲,李袞問他怎麼了?曹影說沒事,畫師問是否下次再來?李袞同意後拿下皇冠。曹影看到李袞手上有一圈傷痕,連忙前去查看問李袞是被什麼勒住?是否跟肩膀上的傷痕一樣?李袞說:「這是有人進出我心臟的痕跡,不過的確是有點緊,我的心都要爆炸了。」曹影一副無奈的表情。

毛秘書過來說部榮君大人進宮,李袞去找部榮君:「研討會還順利嗎?」「搞砸了,陛下在戰場上,我怎麼可能聽得下去呢?」「你得保重身體,你也知道我只有你一個家人。」「所以,人生還真是既揪心又悲哀啊!不管是我的,還是陛下的。因此我本來希望陛下一輩子都不要問起那件事,不過,我也知道陛下總有一天會問我關於逆賊李霖真正的死因。」部榮君拿出一份文件給李袞:「這是記有金親王真正死因的驗屍報告。」

李袞拿去看,部榮君接著說:「李霖的真正死因並不是被近衛隊射殺,而是頸椎骨折,他的脖子被折斷,然後被丟進海裡。更奇怪的是,李霖是體格高大的強壯武士,然而那具屍體看起來患有先天性小兒麻痺,站在那不只是外貌,連指紋和血型都一模一樣的奇異屍體前,我感到十分混亂,因此我才會隱瞞。」「你隱瞞的還真久,你謊稱謀反的逆賊,未死的大逆罪人,已經死亡,這絕不是項輕罪。」「是的,我知道,陛下。因此,我覺得活著彷彿身負千斤重擔,現在我想要放下了。若你證明了那奇異的東西,可以請你告訴我嗎?那具屍體到底是什麼?我這輩子都很好奇,雖然我沒有資格,但是身為醫生,我很想知道。」

大韓民國,下著雨,李霖坐在娜莉開的飲料店裡,看著窗外,娜莉送上飲料後說:「我好像沒見過你,你住附近嗎?」「我第一次來這裡,不過我想我以後應該會常來,我很喜歡這一區。」「這邊很棒吧?歡迎再來,雨還真大。」「好像是颱風要來了,請小心,雖然夏天颱風較多,但是會造成重大災情的,是秋颱。」畫面來到李霖的相片沖洗室,夾著一張薪栽的照片。李霖撐著傘離開飲料店,被誾燮的弟弟妹妹撞到,李霖轉頭看,此時突然打雷,李霖左臉跟脖子上出現了金色裂痕,誾燮的弟弟蓋比看到後嚇到哭,李霖叫他小心點。

大韓帝國,李袞獨自一人看著驗屍報告,李袞 OS:「盧尚宮的擔憂沒有錯,我有危險,逆賊李霖還活著,李霖得到了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假如當初謀反的目的就是息笛,息笛的一半在我這裡,那麼他肯定會來找在我這邊的另一半息笛。」

大韓民國,太乙開車回到家,發現李袞站在門口,她下車走向前,李袞問:「妳過得好嗎?有等我嗎?」太乙點點頭後,眼眶泛淚的朝李袞奔去,緊緊抱著他,李袞 OS:「盧尚宮的擔憂錯了,鄭太乙對我來說並不危險,我對鄭太乙來說才是危險。」

2.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具總理發現了陛下跟太乙在一起,還問了太乙的名字,但太乙並沒有說,只說自己是個旅人。

2. 李袞做晚餐給太乙吃,並把珍藏已久的證件照給太乙看。

3. 大韓帝國準備跟日本開戰,李袞必須親上前線,因此先送太乙回去,此時盧尚宮發現太乙的識別證被偷。

4. 部榮君把李霖的真正死因告訴李袞,李袞確信李霖還活著。

5. 太乙發現李尚道的 2G 手機裡面竟然有大韓帝國的新聞。

6. 曹影以為警方之前在找的露娜就是太乙。

7. 李霖跑到太乙家旁邊喝飲料,似乎在調查新栽。

繼上一集甜甜的接吻之後,本集比較少愛情戲分,較多琢磨於大韓帝國跟日本間的海戰,沒想到李袞真的是多才多藝,數學好、會演講、運動神經發達、會打架、會打仗、長得帥,連菜都會做!被這樣的好男人追求,誰不會心動啊?儘管如此,太乙仍一副欲擒故縱的樣子,讓李袞猜不透她的心,但從最後太乙衝過去抱住李袞的時候,可以看出太乙其實早已深陷其中。

比較神奇的是,為什麼太乙放在盒子裡的識別證會不見?是有人偷走,還是因為同一個時空不能存在兩個相同的物品?不過本劇似乎沒有這樣的設定,如果是有人偷走,會是誰做的?是跟李霖有關嗎?難道是宮中有李霖親信埋伏?而李霖直搗黃龍跑到飲料店去,讓人覺得害怕,不知目的為何?加上他根本不畏懼被看到臉上的裂痕,還是說因為對方是小孩子,他才敢這樣做?李霖到飲料店到底是為了調查太乙還是薪栽?抑或是明娜莉?

不過皇帝親自上船艦,還真的是相當大膽,萬一發生什麼不測,要怎麼保證陛下的安全?陛下萬一出事了,大韓帝國要怎麼辦?皇室只剩李袞一人,沒有子嗣,部榮君也老了,想不到有誰能繼位。沒想到皇帝也要當兵,還兼三軍統帥,是沒其他人才了嗎?還是說皇帝親自出馬才能嚇跑敵軍?滿好奇曹影跟李袞互打的話是誰會贏,曹影雖然身手俐落,不過個子滿小的,跟李袞差了半顆頭。

為什麼李尚道的手機裡會有大韓帝國的新聞?想必跟李霖有關,目的又是什麼?李尚道真的死了嗎?還是有其他陰謀?為何太乙認為要通緝李尚道的老婆?應該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李尚道的死跟老婆有關吧?部榮君竟然隱瞞了李霖的死因這麼久,還想說一輩子都不會公開,但是若他知道那具屍體不是李霖的,代表李霖還活著,那就有必要趕緊告訴陛下,讓他有心理準備啊!從這集可以看出不同世界長的一樣的人,其 DNA 也是一模一樣,那就有點奇怪了,為何會查不到李袞的 DNA?因為會查到李知薰的啊!還是說已死的人就自動排除名單了。

從曹影的表情可以猜出他仍不相信平行世界,而認為太乙是露娜假裝的,但如果用頭腦想的話,露娜原本是個不會洩漏身分的可疑人物,且犯了多起案件,怎麼可能突然明目張膽的找上皇帝,一點都不合理吧!且不太明白為何他要拿這麼多人的照片去給對方指認,應該只要拿太乙的照片就好了吧!難道他也懷疑其他人?這次李袞回到大韓民國,不知道曹影跟盧尚宮知不知情,也不知道隔了多久,這次回來是有目的的,還是只為了見太乙一面?下集揭曉。

 

※劇透心得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偶爾一起暴飲暴食再偶爾一起節食減肥,最沒恆心與毅力但一路走來也持續減肥了好幾次,我們重量不重質,所以完全沒有效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