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THE KING : 永遠的君主』第 7 集詳細劇情、心得 – 把握當下

1 ~ 16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7 集劇情、心得:

1. 詳細劇情介紹

2. 本集心得

1. 第 7 集詳細劇情 —「把握當下」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大韓帝國,24 年前,部榮君跟盧尚宮一起把李霖的骨灰撒入湖裡。如今,兩人同遊此處,盧尚宮:「那是謀反的隔年,已經時隔 24 年了,無論那時或現在,這裡的風景都是美不勝收啊!作為逆賊的安息地,又顯得過於美好。」「我偶爾會感到好奇,那具屍體是什麼?」「你心裡還在為當時下令射殺他而過意不去嗎?當時能守護皇室的方法就只有那個了。」

「我知道,是我做了那個決定。有時人生會事與願違,朝著其他方向發展。通常談到這種話題,其中一人會被除掉。」「你怎麼開這種玩笑?」部榮君大笑,盧尚宮:「發生什麼事了嗎?你到底跟陛下談了什麼?」「關於真相的一些事。很抱歉,我也有事瞞著妳。那具屍體,既不是自盡,也非遭到射殺,那具屍體並非金親王,逆賊李霖還在某處生活著。」「大人!」此時畫面來到李霖的相片室,他正在沖洗一張太乙跟薪栽的照片 。

李袞突然來到公報室,要毛秘書儘快確認中國來訪的日程,並叮嚀接下來其他行程都不要接,還要求總理提前在明天做國政報告,否則就採取書面報告。具總理知道後相當火大,認為她可能把陛下的距離拉太近了,應該要推開一些,因此要金秘書精簡的用書面回報。具總理的部下幫她準備了一堆褲裝去參加國會,但她想要用自己的風格(裙裝)取勝,還喃喃自語的說:「那女的(太乙)是靠什麼贏過我的?」

大韓民國,薪栽跟太乙正在槍擊練習,太乙發現薪栽的射擊非常準。結束後太乙接到組長電話,要他們倆過去調查昌信洞的殺人案。兩人趕到現場,張米正在嘔吐,組長跟沈刑警也在場,組長:「死者是 26 歲女性,兇器為菜刀,報案的是她室友。」太乙:「好,我來負責報案人陳述。」太乙要室友張妍芝去警局協助調查,她看起來相當驚恐。案發現場血跡斑斑,被害人還敷著面膜倒在沙發上。

蒐證人員:「頸部有兩處刺傷,但姿勢很自然,她是在躺著時突然遭到襲擊的。第一個傷口是主要死因,刺的這麼深,她應該無法抵抗。」組長:「沒有外部侵入的痕跡,看她還敷著面膜,熟人犯案的機率頗高。」薪栽問:「凶器為何這麼乾淨?」組長:「兇手犯案後還不忘把凶器洗乾淨,擺明了要湮滅證據。」薪栽:「是初犯呢!最近連國中生都知道要戴上乳膠手套。」組長接電話:「我們胃不好的張米,有找到什麼嗎?」

大韓帝國,明勝雅拿了許多照片給盧尚宮看:「我確定定期與總理室金秘書見面的宮人,就是尚衣院的庾靜華。」「他們可不能犯錯啊!」「依警衛隊一個月的輪替標準,本月見到陛下本人的各部門宮人共 32 名,其中有社群媒體帳號的是 21 名,在追蹤那 21 名所使用的 40 多個私人帳號後,我發現這是同個地點、同張桌子、不同角度、同樣風格的照片,最關鍵的是,倒映在甜點匙上的這張臉。」明勝雅用照片證明了兩人之間的往來,盧尚宮:「罪證確鑿呢!」

盧尚宮找來了庾靜華:「在宮中執勤的人,卻在陛下背後散播流言,並偷竊宮中物品流至外界,罪行簡直形同逆賊。妳是聽命於誰?是誰派妳來挖陛下隱私的?」庾靜華緊張的跪下說:「娘娘,我錯了。我雖然透漏了陛下似乎有女友的風聲,但我真的沒有偷東西。11 月 11 日是由我值班,陛下到了御膳房並親自下廚,我馬上就看出他女友來了。」「好,看妳的樣子不像在說謊,然而妳被開除了。」盧尚宮示意後面兩位宮人把她帶走,其中一位宮女長得跟剛剛大韓民國昌信洞殺人案的室友張妍芝一模一樣。

大韓民國,太乙正在偵訊張妍芝:「對,因為我們合租套房,只要她男友說要過來,我就得離開一小時左右。」「妳出門後去了哪裡?」「家附近的便利商店,因為馬上就要試鏡了,我讀完劇本就回家去…」張妍芝一副快哭的樣子,太乙:「請把妳所知有關死者男友的情報,全都據實以告。」「他的名字是朴政久,我不知道他的實際年紀,大概是接近 30 歲,他還是學生。」「妳知道他的社群媒體嗎?」「知道,在這裡。」

太乙拿了張妍芝的手機查看朴政久的個人資訊,1992 年 6 月 6 日出生,太乙:「妳暫時不能到外縣市或國外,電話要保持暢通。」張妍芝點點頭,太乙告訴薪栽朴政久的名字跟生日,薪栽用電腦查到他的地址,組長要沈刑警過去男方家埋伏,薪栽:「我去確認報案人的不在場證明。」組長:「好,就這麼辦。」過一會薪栽在便利商店打電話說:「張妍芝的不在場證明確認了,她那個時間確實是在便利商店,我先去國科搜一趟再回去。」

薪栽走出便利商店時,與劉慶茂神似的人坐在門口拿著報紙遮住臉,報紙上的內容是:「HG 集團朴文行會長經營繼承程序步入尾聲。」他看著薪栽的背影,露出詭異的神情。HG 集團會長走出大門,會長兒子:「你今天很疲累吧?請好好休息,爸。」會長離開後,兒子表情詭異。

警察局內重案三組在開會,沈刑警:「我確認了朴政久住商公寓的監視器,案發後他沒有回家,這傢伙根本是畏罪潛逃。」薪栽:「國科搜說詳細驗屍結果要三週後才拿的到,死因是多處刺傷造成的大量出血,作為凶器的菜刀跟傷口吻合。」組長:「我們哪有辦法等上三週?你應該搬出靠山啊!你沒提到我嗎?」薪栽:「有啊!我提了組長的孤獨。」組長瞪大眼睛看著薪栽:「原來如此,我有那麼多事可以講,你偏偏挑了那個啊!」薪栽:「是阿,那非提不可,我已經簽下切結書,保證以後不在晚上十點後找你出來。」組長:「你甚至還簽了切結書阿,薪栽,你真的是太…待會跟我聊聊。好,大家注意聽,來。」

太乙馬上轉頭問薪栽:「什麼孤獨?只有你們兩個知道的暗號是什麼?感覺有點可疑喔!」組長:「就算在場的人都覺得很可疑,也不該由妳來道破吧?妳知道升遷考試中的 47 分是什麼分數吧?」張米:「不是直屬上司的勤務評分嗎?」沈刑警比讚說:「沒錯,通常那部份都穩操勝券。」組長:「難道妳想在這邊失分嗎?」太乙回了組長”隨便你”之後,又馬上問薪栽孤獨到底是什麼?組長說可以給她 470 分讓她直接到總局去,太乙閉嘴。組長:「張妍芝還沒排除嫌疑,所以持續調查她,目前朴政久是最有力的嫌犯,對他下達通緝令,並掌握他的主要動線,前往埋伏,完畢。」太乙跟薪栽前往埋伏。

大韓帝國,中國外交部長前來感謝大韓帝國救援中國漁船,並準備了謝禮,從新年開始,凡是大韓帝國的人民,去中國的 661 個城市都可以免簽,李袞回應:「無論是誰、無論何時何地,能到達自己想去的地方是非常棒的事,貴國的禮物會成為歷史上珍貴的一刻。」

大韓民國,太乙來到飲料店找娜莉,發現她頭髮剪短,以為是明勝雅,嚇了一跳,娜莉:「怎麼了?有那麼奇怪嗎?客人都說很好看耶!妳要喝什麼?」「我嚇到都流手汗了,妳剪頭髮啦?我要巧克力奶茶,直接裝在這裏面,穀片多一點。」「很棒的選擇,妳知道我每到這個時期就會發病啊!短髮病。我先用假髮模擬,不過還是長髮比較好看吧?妳最近好像比較少來喔!是去光顧其他咖啡廳了嗎?」「至少妳比我爸好多了,他連我外宿沒回家都不知道。」「妳不但會無中生有,甚至還誇大其詞!誰會把埋伏說成外宿?那應該說是工作。」「我不是去埋伏,真的住在某個男人家裡夜不歸宿,他家超大的。」「真是恭喜妳。」

「不過娜莉,如果還有另一個世界,那邊有人長的跟妳一模一樣,假如遇到那個人,妳會有什麼感覺?」「妳是說分身嗎?當然要殺掉她啊!」「妳竟然在刑警面前說這種話?」「本來分身的其中一個就必定會死,那就是宇宙的法則。」「那為什麼是法則?」「本來獨一無二的存在變成兩個,會造成混亂,這條巷子的咖啡廳有這家就夠了,跆拳道場有英雄豪傑這間就夠了,世界是需要平衡的。姊,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為什麼隱瞞外星人的存在?假若有兩個世界,那麼其中一個世界勢必會毀掉另一個,那當然不能是我們這邊啊!」太乙聽了愣住。

大韓帝國下午一點多,李袞拿著刷子刷麥希穆斯的毛,並對牠說:「我該走了,妳好好保重,今天送我到竹林就好。」此時馬場員工出現:「陛下!小的不知道您大駕光臨,你修改日程了嗎?」「我只是過來一下,因為天氣很好。」「是,陛下。」「那你們去忙吧!」李袞騎上馬,經過一旁時,有個員工臉色詭異。

李袞騎著馬到竹林,突然停下來,原來前方的路被曹影擋住,李袞:「難怪,我還在想也太輕易就從宮中脫身了呢!你一直在這裡?」「你又想去哪裡?甚至還關機?你又要去見露娜嗎?」「露娜是誰?」「陛下,你被騙了,那女人不是鄭太乙,而是一個名叫露娜的通緝犯。」「不是喔!她被通緝的話就會在這裡。」「陛下,你真的…黑道和警察雙方都在找那個女人,偽造文書、竊盜、強行入侵、施暴、扒手,她只是還沒落網,光是犯下的罪行就有成千上百。」「所以你的意思是現在大韓帝國裡,有個女人跟鄭太乙有著同樣的長相?」

「不是同樣的長相,而是同一個人。」「露娜那個女人現在在哪裡?」「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那女人現在的下落。」「有人跟她擁有同樣的長相,在大韓帝國裡…」「即便你那樣看著我,我也不會讓你走。如果你真的要走,看是要殺掉我,或是跟我一起去,兩者擇一。」「那我選前者。」「論劍術我略勝一籌。」「那我選後者。」正要下馬的曹影突然停住:「你還說得出玩笑話啊?」突然曹影手機響了:「我都吩咐那些傢伙待命了…」曹影打開手機,是副隊長浩弼傳的訊息:「請不用擔心皇宮,好好去休假吧,隊長。」

「休假?」「是浩弼吧?我傳了簡訊給浩弼說你要休一段長假。」「我要去休假?」「對,我們這次不帶馬去,總覺得院子裡放兩匹馬有點太擠了。你沒看我傳給你的連結,我費盡唇舌解釋,你也不相信,所以我要帶你過去,讓你親眼確認。」「你要我確認什麼?」「一與零之間,以及你在追緝的那個人不是鄭太乙,而是另一個人,然後我會去找那個跟鄭太乙長的一樣的人。」曹影嘆了一口氣。畫面一轉,曹影看著眼前的景象嚇得目瞪口呆,轉頭看著李袞:「陛下…」「現在才要開始,現在我們要到另一個世界了。」

大韓民國,HG 集團會長與兒子來到一處廢棄大樓,李霖正在煮顏料,HG 集團會長跪在地上:「金親王殿下。」會長兒子:「白癡,你端著我爸的臉孔不准跟別人行大禮!」李霖:「平身,我們應該會聊很久。」會長:「是,殿下。」會長兒子:「你要怎麼做?現在繼承程序已到了最後階段,因為那個白癡慢吞吞的…」李霖的時間暫時停止,他喃喃自語地說:「再次出宮。」具總理正在吃著麥片,突然發現電腦螢幕的倒影上出現了一個跟她長得一模一樣,但髮型與穿著卻完全不同的人在喝茶,具總理嚇了一大跳,麥片掉在地上,突然影子消失,她嚇得環顧四周,不曉得發生什麼事。

畫面回到李霖:「為什麼他接二連三的出宮?」會長兒子:「…不斷往後延,你做點什麼吧?他肯定會聽你的話。」李霖:「繼承程序結束後,你想要怎麼做?」會長兒子:「很簡單啊!可以說他因病退休,反正他都盡完本分了,就將他流放海外吧!」李霖:「會長也是這麼想的嗎?」會長:「我遵從殿下的意思。」會長兒子生氣的說:「他又這樣了!真是奇怪的邏輯,是我委託你找來那個白癡的,但他卻對我毫不理睬,只對你言聽計從,可惡!」李霖:「繼承會順利落幕的。」會長兒子大聲咆嘯:「少說那種廢話!到底何時才會結束?該死。還有可以的話就用電話聯繫,幹嘛把人呼來喚去的?」

突然出現一個長得跟會長兒子一模一樣的人,會長兒子嚇到坐在地上:「什麼?!」會長跟另一個兒子互看,李霖:「當然要由兒子來繼承家業啊!真正的兒子。」會長又跪在地上喊著:「金親王殿下。」會長兒子:「你們在搞什麼鬼啊?你們這群混帳!」神似劉慶茂的手下突然拿一把刀往會長兒子身上捅,並把刀丟在地上,另一個兒子拿起刀,往真正的兒子身上刺去,李霖跟手下離開。餐廳內播放新聞:「HG 集團至今年年底會完成所有繼承程序,朴文行會長今日公開表示將退出經營前線,因此耗時兩年的繼承程序皆已步入尾聲,爾後將由獨子朴秉禹會長主導,集團正式由第二代接手管理。」餐廳老闆看著新聞,表情詭異。

大韓帝國,盧尚宮看著桌上的紙條寫:「宮裡就勞煩妳了,阿影也跟我同行,星期五我會算準時間回來的,請不用擔心—妳的主君。」盧尚宮:「唉唷,真頭痛。」盧尚宮嘆了一口氣,看了地上尚未完成的畫後打給毛秘書:「明天一早請御真畫師儘快完成上色,現在陛下看起來彷彿穿著被血染的白衣,讓我十分不舒服。」

大韓民國,太乙正在打昌信洞殺人案的案件日誌,突然她打開了當初紀錄李袞的案件日記,上面姓名、出生日期、地址、聯絡方式都是寫著”不詳”,太乙想起兩人第一天見面的情景笑了,並在姓名欄位輸入”李袞”,不過最後她沒有按下儲存鍵。太乙回到家,發現李袞站在門口,下車後,李袞:「妳過的好嗎?」太乙點頭,李袞:「有等我嗎?」太乙點頭,眼眶泛淚,李袞:「真是太好了,我有點害怕呢!怕妳不希望我再過來…」話還沒說完,太乙已經衝過去抱住李袞。

李袞打開跆拳道場的門,太乙:「你怎麼會有道場的鑰匙?你跟我爸碰面了嗎?」「他很歡迎我,麥希穆斯沒過來,他顯得很傷心,鑰匙是暫時跟他借的。」「你借了鑰匙,為什麼?」太乙走進去看到曹影嚇了一大跳:「喂,曹誾燮,你怎麼會在這裡?恩比和蓋比呢?既然要來就該一起來啊!不過你的衣服又是…頭髮像是…,你不是…誾燮啊?」太乙看著李袞,曹影嘆了一口氣後說:「鄭太乙警衛?」太乙問李袞:「你把曹影帶過來了?」李袞:「是基於不可抗力因素,他不讓我隻身過來。」曹影:「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太乙:「我很了解你現在的感受,雖然我們都有一堆事要擔憂,但還是歡迎你來到大韓民國。」

大韓帝國,盧尚宮問近衛隊的女隊員:「曹隊長去休假了吧?」「對,他只傳了封簡訊給副隊長,所以隊員們都十分擔心他。」「陛下又待在書房裡,所以他才趁機休息吧!他禮拜四晚上就會回來,別擔心了,我有其他任務要指派給妳。」「是的,娘娘,請吩咐。」「把 11 月 11 日開始到隔天午夜執勤的宮人名單和出入者名單都列出來給我,就算只是那天衣角掃過皇宮的人,也要囊括在內。」「那妳之前開除的那個?」盧尚宮搖搖頭:「她不是我在找的竊賊,是另有其人。」

大韓民國,曹影拿著手機到處比劃後,嘆了一口氣說:「手機也收不到訊號。」李袞跟太乙坐在一旁,李袞笑著說:「我第一次看到阿影那副表情,他驚慌失措時超可愛的。」太乙無言的說:「我覺得一臉天下太平的李某更可愛,竟然帶有著相同長相的另一人過來?要是被發現該怎麼辦啊?」「所以我才會借用這個地方,況且阿影不會輕易被發現的。」突然有人開門,李袞跟太乙轉頭,曹誾燮出現說:「亞瑟王大哥!我想說怎麼會燈火通明,是誰…」曹影轉身看到誾燮,誾燮看到曹影,兩個人都嚇到定格。

太乙不知怎麼辦,李袞站出來說:「你們是初次見面吧?先相互做個自我介紹…要說你們是舊識也並非不可,總之這位是保護我的天下第一劍,曹影。然後這位是守著警察局的…」還沒講完誾燮已昏倒在地,太乙:「曹誾燮!搞什麼?你要害死他嗎?什麼叫阿影不會被發現?我們誾燮在雙胞胎出生前可是三代獨子,備受寵愛的長大呢!他如果有什麼不測,你要怎麼辦?誾燮!」誾燮突然嚇醒:「姐,我剛剛真的看到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臉…」誾燮看向曹影:「天啊!他就在這裡呢!這又是怎麼回事啊?」

誾燮緩緩地站起來仔細地端詳曹影:「他長得跟我一樣啊!不,他就是我啊!你是誰?」曹影:「那你又是誰?」誾燮感到害怕,太乙:「誾燮,我解釋給你聽,這就是所謂的平行世界,你別嚇到,聽好喔!」誾燮:「可惡,我都不知道自己長那麼帥呢!」曹影:「你真的不知道?你怎麼會不知道呢?周圍的人應該會不斷提醒你啊!」李袞笑了,誾燮:「妳應該要告訴我的…等等,現在那不是重點…所以這表示一切都是真的嘛!大韓帝國真的存在,亞瑟王大哥真的貴為皇帝對吧?天啊!那你就是這位大哥的保鑣,對吧?」

曹影:「錯了!你在服義務役嗎?」「對。」「這裡是徵兵制嗎?」「你在說什麼?難道你生活的世界不是嗎?」「我們是募兵制。」「也是有可能不同啦!什麼?那表示你可以不用去當兵…」誾燮再次昏倒,曹影傻眼,太乙:「我們先去他家吧!那邊最安全。」到了誾燮家,曹影先全面檢查一遍,誾燮:「他這是在幹嘛?」李袞:「保安檢查,這是他的例行公事。」曹影:「沒有異常。」誾燮:「你只要環顧四周就能知道是吧?挺有架勢的呢!」曹影:「你怎麼不展示一下?」誾燮:「你可能不知道,我可是他的天下第一劍,你的老大要是沒有我可就回不了家了,你懂什麼啊?」

曹影看著李袞,李袞尷尬的笑了一下:「那個…發生了一些事。」曹影嘆氣,誾燮笑著說:「明明什麼都不懂…陛下,我有了第 63 個夢想,要是重新投胎,我一定要成為你的國民!」李袞:「我不允許。好,我們先來吃晚餐如何?口味各半怎麼樣?阿影也要品嘗一次才行。」誾燮:「真是瘋了,你現在吃得下炸雞嗎?」曹影掏出槍指著誾燮:「你要我開槍,我就開。」誾燮嚇到舉起雙手:「什麼啊?」太乙回來看到:「放下槍!你絕對不能在這裡使用槍械,這是違法的!」誾燮躲在太乙後面。太乙:「你們兩個都給我坐下!我們得定下規則,在決定住處之前先待在這裡,你們不能一起行動,白天是誾燮,晚上則輪到曹影出去。」兩人異口同聲的說:「我何必那樣?」太乙:「想死嗎?」誾燮:「不想。」太乙:「我是在對你們倆說。」

曹影:「如果兩張臉不能同時存在,那除掉其中一個也是種方法。」三個人紛紛看向誾燮,誾燮:「為什麼全都看著我?我本來想循規蹈矩安分守己的過日子的,到時候可別說”沒想到你是這種人”那種後悔莫及的話喔!」誾燮脫掉外套蓄勢待發,太乙:「誾燮,我買了水果和一些東西,你吃吧!絕對不要到外面去。」誾燮:「唉唷…」太乙:「李某就跟我走。」曹影站起來:「妳居然稱呼陛下為李某…你是想受到這種待遇才來這裡的嗎?」李袞:「對,挺懷念的。之前她甚至叫我”喂”,還把我冠上”金”姓。」李袞牽了太乙的手跟曹影說:「別殺他喔!他隸屬國家單位。」李袞帶著太乙離開,留下曹影跟誾燮兩人單獨相處。

曹影看著牆上的全家福照:「你父母在哪裡?」「當然在釜山啊!我家在釜山。該不會我們爸媽的長相也一樣吧?」「這些孩子是誰?你結婚啦?」「那是我的弟弟妹妹,恩比和蓋比,他們現在放假去了釜山,你沒有弟弟妹妹嗎?」「對,我是獨子。」「獨子,那你父母感情應該沒有我爸媽好吧?」「他們離婚了。」「對不起。要抱你一下嗎?」曹影掏出槍,誾燮:「真是的,你的個性真差!你那樣交的到女友嗎?」「你應該也沒有吧?」「我有男友啊!」「什麼?」「你信啊?你比看起來好騙耶!吃飯了嗎?沒有的話我煮給你吃。」「有哪個將帥會蠢到在敵營吃飯啊?」

「話說你們的語氣本來就偏古裝劇口吻嗎?仔細一想,你不講方言呢!我也會講一點首爾話…你要吃飯嗎?要吃碗泡麵再走嗎?」「你到底擅長什麼?哪有人的夢想有 63 個之多?你以為在存款嗎?那之中最有可能實現的是什麼?」「當然是成為平民百姓,兩天後我就能實現那個夢想了,距離退伍只剩兩天。」「兩天後你就不保家衛國,會搖身變為無業遊民嗎?」「你的話中似乎都帶著刺呢!或許你的肌肉量比我多一點,但真的打起來,我也不會輸的,來比試一場啊!」誾燮拿著桌上的水果蹦蹦跳跳的跑去冰箱旁:「別在我背後開槍。」曹影:「大韓民國到底是什麼國家?居然讓你這種傻子來保衛?」

李袞跟太乙來到炸雞店,李袞用他自己的方式調製炸彈酒,太乙正在設定李袞的新手機,李袞:「來,這是我的 MSD。喝喝看,這是燒酒加啤酒,一口飲盡。」太乙笑了並喝了一口說:「味道很類似。我跟某人不同,沒有蘊有稀土類的祖產山地,薪資微薄只能用 12 個月分期付款,別摔壞,要好好愛惜,我打給你就要接。你在這世界需要的號碼,我都存好了。」太乙把手機拿給李袞,李袞:「妳好像是提前買好等我回來。妳幹嘛存妳大哥的號碼給我?」「這是在這個世界無論何種情況,都能幫你的五個人,其中最值得信任的就是他。」「不是妳嗎?」「我是以我們國民優先。」李袞撥了電話,太乙:「你要打給誰?」太乙的手機響了,她接起來,李袞:「是妳嗎?」「掛了吧!」

「不要掛,我一直想試試這種。」「這種是什麼?」「跟妳的這種日常生活,像這樣打電話,接電話之類的,還有問妳今天做了什麼?以及告訴妳,我非常想妳。」太乙把電話掛掉後說:「我也是。」「原來如此。」炸雞上桌,太乙:「我不會做菜,所以就替你試毒吧!」李袞握住她的手:「妳不用那麼做,我知道試毒距離日常生活有一大段距離,我們就縮短代溝吧!」李袞用另一隻手把炸雞拿來吃,原本的那隻手仍握著太乙的手:「嗯,這個口味也令人著迷!」太乙笑了說:「好啦!放開我的手。」「絕對不要。」「那就牽左手吧!」李袞照做,太乙拿出墨鏡戴上,李袞:「你為什麼戴上墨鏡?」「吃飽後要去個地方,許久之前就計畫好的日常生活。」「妳說做好什麼準備時,都會讓我有點不安。」

李袞帶太乙來到射擊遊樂場,太乙:「你確定是這裡嗎?」李袞尷尬點頭,老闆:「歡迎光臨!唉唷,你又來了,今天你女友也來了呢!好,打中七發的話就會送你們這個大玩偶,今天你們要打幾發?」太乙微笑:「七發就夠了。」老闆:「我懂,我非常了解。怎麼?今天是女友要大展身手?」太乙點頭,老闆:「對阿!如果交過當過兵的男友,閉上眼也打的中。」太乙百發百中,李袞抱著大獅子玩偶傻眼問:「你有交過當過兵的男友嗎?」太乙:「這裡的重點是閉上眼也能打中。」太乙帥氣離開,李袞瞪了老闆一眼,老闆一副不爽的表情。

回去路上,李袞:「戴著這個真的看的到嗎?」「射擊就是把標靶紙與我之間的空洞宇宙給填滿,瞄準後再射就太遲了,要先射再來看。你還要什麼?要幫你摘星星嗎?」「妳確定這是贏來的?不是買的嗎?」「下次有時間就去弘大吧!那邊也有這麼大的熊。」「弘大?那是地名啊?那妳知道”弘大和建大之間的關係”是什麼意思嗎?」「兩間都是大學,但距離不近,是誰告訴你的?」「關係很遠阿…」「但這兩個都是我喜歡的地方。」「為什麼喜歡?距離那麼遠幹嘛喜歡?妳幹嘛站他那邊?」「站在誰那邊?我們這是在講什麼啊?」「不知道就算了,妳完全摸不透別人的心思,是要怎麼當刑警啊?」

李袞往前走了幾步路後停下來說:「算了,重新回到日常生活,現在我的心需要安慰,所以我要牽著妳的手。」李袞牽起太乙的手往前走,太乙把李袞拉住:「這就省略,我們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面。」太乙把李袞的手放到自己的肩膀上,李袞摟著太乙笑了,太乙:「回答說你絕對不會放開手。」「絕對不會。」「你一到我就想問你,卻隱忍下來。雖然身為刑警的我在等你,但我本身也一樣在等你。」李袞停下來看著太乙:「妳發生什麼事了嗎?因為我而被威脅了嗎?」「原來會發生那種事…所以你才會過來。」「是什麼事?」「你那邊的北部有名為 K 體育場的巨蛋體育場嗎?擁有 16890 個觀眾席。」「妳怎麼會知道那個?那妳也搜尋過了嗎?」「糟糕了。」

李霖跟神似劉慶茂的手下在一間房子裡,李霖:「把這些送去給療養院黃會長,這是本月的電費。」「給錢的人提前兩天,會慣壞收錢的人。你又要去另一邊嗎?」「雖然我做事都是超前部署,但你放心,我不會提前帶那個跟你神似的傢伙過來。」「人心是很難說的。」李霖把報紙放在桌上,封面的內容是「美國總統川普造訪北韓」

李袞在太乙房間聽著新聞內容說:「對,是我那個世界的新聞,不過妳卻是在這裡發現的?這件事還有誰知道?」「目前只有我一個,我無法跟任何人啟齒,也不會有人相信。」「妳想怎麼做?」「得查出來才行,這在遇見你之前,就是我負責的案件了。」「這可能比妳預期的還要危險。」「所以我也有想過要就此掩蓋,但是一旦我掩蓋掉,真相就會石沉大海了。在這世界,知道這件事的人只有兩個,我跟真凶。兩個世界不能這樣交錯,應該照各自的時間流淌下去才行。不過兩個世界已經產生錯位,而我發現了,那我還能怎麼辦?只能重啟調查,因為我是大韓民國的警察。所以把你知道的情報全都娓娓道來,這是只有我們兩能完成的互助調查。」

「指揮體制是如何?」「當然是我居上位啊!這裡由我發號施令。」李袞笑了,接著拿出李霖的驗屍報告給太乙,太乙:「你都隨身帶著嗎?你還真是什麼東西都要隨身攜帶。李霖的話…」「對,那個逆賊,若他還活著,現在就是 69 歲,幫我找出年紀、血型和指紋都一致的人。在我的世界中,他犯下謀反罪的隔年屍體被尋獲,那具屍體卻是別人。」「李霖還活著的話,就會在這裡冒充那具屍體的身分。」「沒錯,我們得查出他在大韓民國 24 年間做了什麼?」「我會去調查,但在我查出來前,你就只能做這 17 件事,安靜待著、不要引起別人注目、別提起自己皇帝的身分、管好曹影、不准使用槍械、移動時都要聯絡我…剩下的等我想到再告訴你。」

「遵命,妳只要為我做兩件事就好。別叫我不要來,別叫我不要走。我不時得回去一趟,離開後就迫切地想要回來,不管是兩者中的哪句話,只要妳說了,我就會什麼都做不了。我在拜託妳,千萬別感到疲憊。說出口之後,才發現自己很差勁呢!是吧?」太乙點頭,李袞:「妳點頭是對哪一點認同?我有點搞混了。」「你走吧!曹影應該引頸期盼著你回去,他不知道你在哪裡,應該焦急地等著吧!」「妳怎麼會認為阿影不知道我的下落?」「他在這裡也尾隨著我們?」「我也引起妳的好奇心了,我走了。」「既然提到好奇的事,那我也想問問,你的世界裡真的沒有我嗎?誾燮和曹影,娜莉和那個職員,更何況,連他(李霖)都有神似的人,那裡真的沒有我嗎?有吧?」

薪栽跟組長一起吃燒肉,組長:「在值班室睡得好嗎?」「我又要被查封了吧?」「身為刑警怎麼能用那種字眼?查封是舊民法的用語,請說扣押。」「很快就會解除,值班室氣味很好,挺不錯的。」「是阿,你也只能那麼認為。張米還發問卷給大家,想問出你喜歡的花種,花了三天兩夜才決定是薰衣草。」「下次請告訴他我喜歡的是艾草。」薪栽抬頭發現門外有一輛車似乎在監視他,組長:「外面有什麼嗎?下雪了嗎?」「你到現在還喜歡雪啊?」「我超喜歡雪的,一下雪我就會流淚。今年沒下什麼雪,啊,韓牛烤焦了!小子,你以為韓牛覺得燙就會自己翻身嗎?」薪栽笑了。回到值班室,薪栽想起小時候從昏迷中醒來時,一切是那麼的陌生…。

太乙來到國科搜,景蘭:「我找到指紋一致的人了。他是李晟載,24 年前身亡,是在陽善療養院自然死亡的。這是什麼案子啊?」太乙拿了資料後說:「我收到了情報。1951 年出生和血型這兩點都符合,身障二級?」「他是先天性小兒麻痺,有什麼問題再打給我,我很忙。」「好,謝啦!」太乙念出上面的資料:「他弟是死於肇事逃逸意外,姪子是失足摔死。這家子是怎麼回事?」太乙翻到下一頁,發現了李知薰的照片:「李袞,也存在過呢…」

李袞跟曹影搬到飯店,電視上顯示:「曹誾燮先生您好,感謝您入住本飯店。」曹影過來說:「安檢完成了。」「你一副還沒安檢的表情,我們會暫時留在這裡,我這次帶了充足的金子。」「陛下,你得回到皇宮才行,我在這裡無法保護陛下,這地方算什麼?你何時開始出入這裡的?陛下,這個地方沒有我們的生活。」「你忍的真久,曹影隊長。阿影,我不能離宮太久,也無法放棄來這裡,所以你必須幫我,我會在禮拜四晚上回去,不過我會把你留在這,所以這次我才帶著你同行。」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這個世界,多了一個該被除掉的存在,逆賊李霖有可能住在這裡。」「那是什麼意思?」「你和曹誾燮,鄭太乙和露娜,這些長的相像的人,你沒聯想到什麼嗎?」「假設陛下的假說正確,但他卻在另一個世界呢?」「我們的世界裡有充足的理由和人力可以殺掉他,但這個世界沒有,除了你以外。」「但是陛下…」時間暫時停止,李袞 OS:「這是第三次,搞不好這不是副作用,而是規則,是什麼規則呢?我知道些什麼?息笛、李霖、竹林…我得封鎖那片竹林。」李袞看了一下手錶,到桌子旁寫了一張紙條放進曹影口袋。

曹影:「…我的職責就是保護陛下。」「阿影,李霖也跟我一樣來回穿梭於兩個世界,每當如此時間似乎就會靜止,剛才時間也停住了。他早就知道,我離開了皇宮,但是我卻不知道,他是穿越過去還是穿越過來?我得回去搞清楚才行。」「好,我相信你,請將時間靜止過這點證明給我看。」「你摸摸看左邊的口袋。」曹影不相信的摸了口袋,發現有一張紙條上寫著:「這足以證明了嗎?」「阿影,他跟我手上有一個共享的東西,若是我被他搶走那樣東西,他就會成為唯一能開啟兩個世界那道門的人,那麼我們在那邊的生活也會不復存在。所以你,看到他就立刻殺了他,這是皇命。」

大韓帝國,警察打給曹影:「曹隊長,你的手機沒開機,所以我留語音訊息給你,我們找到了上次提過的那個露娜,不過奇怪的是,你給我的指紋,跟露娜的一致,所以我才打給你。好笑的是,她已經因竊盜罪被捕,所以早已在牢中了。」具總理戴上護膚器正要休息,金秘書出現:「總理。」「我下班了,我是設九分鐘保養,你做九分鐘的伸展操吧!」「妳在保養時聽到這個消息,肯定會讓妳容光煥發。皇室交給國科搜一枚指紋,比對結果是一名女性,不過奇怪的是,她之前身分不明,直到被逮捕,才有新的身分而能進行比對。」具總理把護膚器拿下:「算了,給我吧!」具總理看了照片後說:「什麼?這女的有前科?她這麼快就進監獄了?」「妳認識這個女人?妳認識的話會很嚇人耶!偽造文書、強行入侵、施暴和扒手,經歷相當華麗,不過好笑的是,她沒被關多久就要出獄了。」「出獄?什麼時候?」

大韓民國,太乙來到了陽善療養院,在門口時她突然拿出識別證,想起李袞說的話:「我本來打算確認後就告訴妳,我的世界裡,似乎有人跟妳十分相似。」太乙 OS:「平行世界、同樣的長相、同樣的識別證、平衡…新的識別證消失去哪裡了?究竟是由誰來維持這股平衡的?」

大韓帝國,具總理正要出門時,一位下屬拿著信進來,具總理:「寄出該寄的,該丟的就別留下。」「這裡有從妳老家寄過來的包裹。」「從我媽家嗎?」「對。」信上的寄件人是「金聖愛」,具總理:「妳下班吧!」「是。」具總理打開信封,發現是一份報紙,上面寫著:「美國總統川普造訪北韓」,具總理認為是假新聞,於是把它丟在一旁後出門去。

露娜剛從東萊監獄出獄,戴上兔耳帽,拿出菸準備點火,突然一輛車緊急在她旁邊煞車,露娜嚇到菸掉在地上。具總理下車後走到露娜面前:「又碰面了,我們之前見過吧?」露娜把菸撿起來丟到一旁,並把帽子脫下後說:「這是最後一根菸了,妳要怎麼賠我?」露娜走到具總理前面看著她。

2.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部榮君將當初李霖屍體的真正死因告訴盧尚宮,並說李霖仍活著。

2. 重案三組調查的殺人案中,死者的室友長得跟大韓帝國其中一位宮人一模一樣。

3. 李袞帶著曹影一起去大韓民國,卻被誾燮發現。

4. 太乙告訴李袞她在大韓民國發現了大韓帝國的新聞,李袞則給她李霖的資料讓她去調查,太乙發現了知薰的照片。

5. 李袞發現只要李霖穿越世界的話,時間就會暫時停止。

6. 露娜因竊盜罪被捕,但是又馬上出獄,具總理聽到消息趕去找她。

本劇的劇情可說是越來越錯綜複雜,越來越多疑點,以及許多恐怖的氣息,讓人不禁覺得有些發毛,但某些劇情也讓人覺得似乎不太合理。首先一開場是部榮君向盧尚宮坦白當初隱瞞了李霖真正的死因,盧尚宮彷彿毫不知情,但是在第一集的時候,盧尚宮明明就對部榮君說:「大人,近衛隊推測他是自殺身亡,還聽說應該是被海浪捲走,因為全身的骨頭都粉碎了。」部榮君還回她說:「即便如此,他的死因也絕不能是自殺,他只能是遭到皇室近衛隊射殺身亡。為了維護年幼的皇帝,與危在旦夕的皇室,我只能當個庸醫了。聽懂了嗎?」從上述對話明顯看出盧尚宮明明就知道李霖並非遭到近衛隊射擊身亡,但是為何這集她卻說:「你心裡還在為當時下令射殺他而過意不去嗎?當時能守護皇室的方法就只有那個了。」我一直以為盧尚宮知道李霖的死因,但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李霖不曉得是用何方式知道太乙跟薪栽的存在,難道是發現李袞到大韓民國有跟他們相處?那怎麼沒一起調查誾燮、娜莉或是太乙的爸爸呢?調查的目的又是什麼?要把太乙跟薪栽抓來當人質嗎?還是說要找到長相一樣的人來冒充他們以便接近李袞?如果真的是的話就太可怕了,也難怪太乙看到娜莉頭髮剪短會嚇成這樣,如果娜莉真的是明勝雅冒充的,但代表娜莉早已小命不保,不過兩人的個性實在太像,分不太出來,該說是演員沒有演出差異度嗎?像曹影跟誾燮的對比則是非常厲害,很明顯可看出兩人的不同。

娜莉對太乙說的那些話,讓人覺得毛骨悚然,但為什麼看到一模一樣的人,會想殺掉對方?不會覺得下不了手嗎?那可是跟你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啊!而且明明就分別在兩個世界活得好好的,為何一定要殺掉一個?如果都在同個世界,可以當雙胞胎啊!反正個性也迥然不同,兩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娜莉的想法實在是太黑暗,讓人不禁懷疑是否她被李霖給洗腦?她說的話也讓太乙心裡覺得不安。

還有一點令我覺得奇怪,大韓民國明明就有跟李袞擁有同樣長像、血型跟指紋的李知薰,雖然他很小就死去,但是既然死去的李晟載能用李霖的指紋查到,那李知薰應該也能用李袞的指紋或 DNA 查到啊!為什麼會一無所獲?不知道這是 bug 還是導演另有安排?太乙一看到照片就認出是李袞小時候,不知她會不會告訴李袞這個事實?李袞聽到了又做何感想?何況還有知薰的媽仍活著,李霖留她一條活路的目的是什麼?拿來威脅李袞嗎?還是其實李霖暗戀她?!

李霖老早就察覺到時間停止是因為李袞穿越世界的緣故,因為他有書店的小卡幫忙確認,但是李袞又是如何猜出時間停止是因為李霖穿越世界的緣故?竟然可以再那段短短的時間內猜到,甚至還可以臨機應變寫小紙條塞在曹影口袋,讓他不得不相信時間真的如李袞所說的一樣有暫時停止過。該說是主角本身太強大了嗎?相對的李霖也是很聰明,兩人果然是同一血脈。

第一次李袞穿越的時候,太乙在車上的鏡子倒影,看見了露娜的樣子,這次李袞穿越的時候,換成具總理在電腦螢幕上看見了與她相似的人,兩種景象都令人感到害怕,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人穿越了世界,才造成的空間混亂,但為何會是太乙跟具總理這兩個人?且兩個人在不同世界啊!那另外的兩個人,不知是否也看的到同樣的景象?而具總理竟然收到了來自大韓民國的報紙,肯定是李霖所為,但是目的為何?報紙本身又有什麼玄機?

李霖的計畫是,一步一步把大韓帝國的人,換成擁有同樣面貌的大韓民國的人,並且使用誘因聽命於他,例如:孕婦、馬場員工等等,反之,他也把大韓民國的人,換成大韓帝國的人,例如:HG 集團會長、餐廳老闆等等,這樣一來,兩邊都有他的親信,不曉得還有多少人,這 24 年間,肯定做了不少交易,復仇計畫已經策畫了 24 年,李袞他們卻這時才發現,不曉得還來不來的及阻止李霖這恐怖的陰謀。

監視薪栽的人會是李霖手下的人嗎?為何要監視他?薪栽想起小時候,為什麼會感到很陌生?難道他也是被交換身分?現在的媽媽根本不是他真正的媽媽?而他其實並不是姜薪栽本人?難怪他看過大韓帝國的國徽,但他卻沒有印象在哪看過,那真正的姜薪栽呢?已經被殺掉了嗎?交換的目的是什麼?大韓帝國裡長的像薪栽媽媽的人又是從事什麼工作?為什麼會去書店?這些都很令人好奇。

為何總理底下的人都能擁有皇室的情報?也太沒隱私了吧!連曹影在追查太乙的指紋都能被發現,且太乙跟露娜的氣質跟髮型差這麼多,那些人都看不出來嗎?具總理為何敢單槍匹馬的去找露娜?找她的目的又是什麼?想問清楚他跟陛下的關係嗎?露娜躲過了那麼多次的追捕,怎麼這次卻突然入獄?而且又馬上出獄,這是什麼邏輯?

本及最精采的就是曹影跟誾燮見面的部分,令人笑掉大牙,曹影跟莉娜說的一樣,都想殺掉另一個自己,奇怪的是,為何誾燮有弟妹,但曹影卻沒有?如果是平行世界的話,曹影應該也要有弟弟妹妹啊!但是若他爸媽已經離婚,要怎麼有弟弟妹妹?難道兩人會復合嗎?劇中都沒看到曹影的父母,不曉得他們是否還活著。

這次見面,太乙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不僅幫李袞試毒、還幫他辦了新手機,甚至贏到大隻的獅子玩偶,因為不知道下次見面是何時,兩人把握相處的時間用力的談戀愛,太乙非常主動,想滿足李袞的所有需求,這態度跟之前簡直是 180 度的轉變啊!甚至還定下了 17 條規則,雖然實際上只有六條,不知 17 這數字是怎麼來的,就跟誾燮的 63 個夢想一樣誇張,但我想李袞跑去住飯店,應該沒跟太乙說吧!哈。

 

※劇透心得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偶爾一起暴飲暴食再偶爾一起節食減肥,最沒恆心與毅力但一路走來也持續減肥了好幾次,我們重量不重質,所以完全沒有效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