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奔向愛情』1 ~ 16 集全劇分集劇情大綱、心得、線上看 – 用我獨特的方式奔向你

奔向愛情 Run On 런 온

首播日期:2020.12.16

田徑選手奇善謙某天遇見了一位喜歡蒐集手槍的奇特女人吳薇朱,薇朱因緣際會擔任他的翻譯官,出生在明星世家的善謙,會乖乖地聽從父母的安排,還是會因為薇朱而改變他想走的路?

 

主角介紹:

奇善謙 (任時完 飾)

田徑國手,爸爸是國會議員奇政道,媽媽是知名演員陸智宇,姊姊是高爾夫女皇奇銀妃,他過著自己的生活,不太懂時下流行的事物。

 

吳薇朱 (申世景 飾)

電影翻譯員,孤兒,喜歡蒐集模型槍以及玩射擊遊戲,有不服輸的個性,但為了工作仍會低聲下氣。

 

徐丹雅 (秀英 飾)

體育經紀公司代表,也是徐明集團常務,傲慢千金女,認為自己生而完美,與家人感情不睦。

 

李映禾 (姜泰伍 飾)

美術系學生,認為自己很平凡,想幫電影繪圖,畫作被丹雅相中。

 

分集劇情、心得:

Ep1 – 邂逅 

Ep2 – 女朋友

Ep3 – 承擔

Ep4 – 謊言

Ep5 – 隱瞞

Ep6 – 同居

Ep7 – 人生

Ep8 – 和好

Ep9 – 失望

Ep10 – 告白

Ep11 – 吻

Ep12 – 放棄

Ep13 – 挽回

Ep14 – 阻礙

Ep15 – 畫像

Ep16 – 離別

觀後心得

 

Netflix 線上看:

點選開始線上看

 

看其他韓劇:

更多經典韓劇分集劇情、心得、線上看

第 1 集劇情大綱:

邂逅

田徑國手奇善謙跟知名演員媽媽陸智宇一起出席第 21 屆安南國際電影節,結束後跟朋友去看電影首映「像昨天一樣的夜晚」,接著去聚餐。吳薇朱幫前男友韓錫元的電影「像昨天一樣的夜晚」翻譯,並參加慶功宴,卻被喝醉的黃國建教授潑酒,薇朱罵回去,教授的假髮掉了,她把教授的假髮撿走,在路上撞到了善謙,一把槍從她包包掉出,薇朱說是打火機,錫元跑過來要把她抓回去,善謙拿起槍指著他,薇朱趁機逃跑。隔天薇朱得知教授要代替她幫電影座談會口譯,便把假髮送還給教授,但教授不領情。善謙發現金禹植被朴圭德跟金其範圍毆,便要他去驗傷。薇朱掉的槍是蜜雪兒柯蘭吉洛導演的簽名槍,薇朱帶著電影公司代表朴枚伊一起去找教授,並買了紅蔘,教授終於見她。善謙的爸爸奇正道議員要教授找一個陪他兒子訓練並跟外媒記者溝通的翻譯,教授找了薇朱,但沒給她酬勞。薇朱在網路上買槍面交時被對方搶走錢跟槍,善謙看見她在追小偷,便用李映禾揹的長桶包砸倒對方,警方趕到,看見薇朱拿著槍,薇朱要善謙陪她去警局做筆錄。薇朱被體育經紀公司代表徐丹雅找去,發現她要幫忙翻譯的選手就是善謙,兩人正式見面。

 

第 2 集劇情大綱:

女朋友

善謙以前喜歡過丹雅,丹雅問他跟崔泰莉緋聞的事情,他連崔泰莉是誰都不知道,他們只是巧遇。薇朱請善謙把去警局的事保密,並要找時間請他吃飯,善謙把時間傳簡訊給薇朱。薇朱查了善謙的背景之後,覺得他的人生只少了他自己,而她的人生卻只有她自己。晚上善謙去訓練場發現禹植又被朴圭德跟金其範圍毆,他把禹植送醫後便去揍朴圭德跟金其範,並跟教練自首說願意接受懲罰。丹雅在咖啡館看見映禾的畫很喜歡便把它買走。泰莉的經紀人劉宰奎來找善謙,要他換一間跟泰莉不同的健身房。善謙運動完看見薇朱的簡訊跟未接來電,趕緊衝去找她,薇朱走在路上看見善謙跑超快經過她身旁,善謙打給她後又跑回來,薇朱邀善謙去看她翻譯的電影,善謙說電影要等到最後才看的到薇朱,並邀她去喝酒,兩人聊著彼此的心路歷程,善謙喝醉,薇朱說要送他回家,善謙說他沒有家,薇朱要他趕快回家否則就要侵犯他,但因還會見面所以她會忍住,薇朱離開後善謙坐在原地,薇朱又回來說要陪他走到車子那,善謙一個人在車旁等,又遇見泰莉,宰奎也出現罵泰莉,突然薇朱回來,善謙說換他冒犯,接著便吻了薇朱,跟其他兩人說薇朱是他女友,還對薇朱說是認真的。

Advertisement

第 3 集劇情大綱:

承擔

善謙說完後便醉倒,被薇朱帶回家,薇朱跟枚伊一起住,薇株給了善謙一套豹紋衣穿,薇朱想試乘善謙的車,便跟他去見代表,但代表外出,薇朱接著帶善謙去射擊,贏得娃娃讓善謙送給禹植,善謙說昨晚是為了擺脫當下的狀況,剛好薇朱在旁邊才會這樣做,薇朱生氣離開。隔天家庭聚會,善謙被老爸質問為何打人,並丟玻璃杯劃傷他的臉,善謙來到薇朱公司外面吃韓式冬粉,薇朱手被紙割傷,下班買完藥看見善謙,便拿藥給他,善謙幫薇朱擦藥。高睿璨要映禾教她數學,因她哥高睿駿都不教她。丹雅要銀妃簽約穿她們公司的衣服,銀妃則叫她別再利用善謙。圭德跟其範說善謙只是在管教他們,並沒有揍他們,還跟善謙道歉,懲戒委員會不打算懲處,善謙生氣離開,並問教練為何沒呈報禹植被打的事。政道要薇朱好好看著善謙,還要跟他報告,並給她一筆錢,薇朱很不爽。口譯當天,善謙跟銀妃來接薇朱,薇朱看見善謙覺得尷尬,訪談時薇朱要求記者不要只採訪銀妃,銀妃跟善謙說薇朱都在替他著想。晚上薇朱走在路上,被跑過來的善謙嚇到,善謙跟她道歉,兩人散步,善謙告訴她禹植的事,薇朱說不想做的事就不要做,善謙說很高興見到她,兩人握手。隔天禹植來找他,善謙要他別原諒圭德跟其範。善謙看見爸爸便過去問他是不是塞錢給圭德跟其範,爸爸要他別闖禍。練習跑步時善謙停在原地,記者訪問他,他說因為打了後輩所以沒辦法跑。

 

第 4 集劇情大綱:

謊言

善謙要薇朱幫他翻譯,記者轉而訪問禹植,教練要他離開,說善謙只是在管教後輩。政道生氣地來找薇朱,善謙跟爸爸吵架,被賞一巴賞,丹雅要他出去散散心在回來拍攝海報,她找政道談,政道來找教練下馬威。丹雅回到飯店吊點滴,接著丹雅向記者介紹禹植,禹植跟丹雅說希望那些人能受到懲罰。丹雅的弟弟泰雄打給丹雅都不接,他看見來找丹雅的映禾,兩人吵架,映禾騎車離開留下學生證。善謙來看海,薇朱說肚子餓,兩人一起去吃飯,薇朱說好奇他為了後輩毀掉自己人生,若有了心愛的人會如何。政道派手下給薇朱機票要她回首爾,但薇朱堅持要完成任務,並把錢還給政道。丹雅說禹植會被採訪,善謙要薇朱只翻譯對禹植有利的話,但薇朱拒絕,採訪結束後,善謙問薇朱是不是喜歡他,薇朱回答的很曖昧。映禾在湖邊畫畫,丹雅派人找他,映禾來到公司看著泳池內的手環,丹雅出現,他嚇得掉進去,把手環撿起來給丹雅,但卻壞了,丹雅要他用畫來賠,映禾離開時又遇到泰雄,兩人再度吵架。丹雅找薇朱見面,說她很擔心善謙,因為他很久沒喜歡上別人,且他上一個喜歡的就是丹雅,薇朱生氣離開。薇朱打給善謙,聽說他要離開選手村,要他馬上還打火機,但善謙說現在不方便,若看到她可能會冒犯她。薇朱到飯店,善謙問他爸是不是有給錢,薇朱說對並且她也收下。

Advertisement

第 5 集劇情大綱:

隱瞞

善謙想起之前媽媽的隨從告訴他爸爸有給薇朱錢,因此他才會問薇朱為什麼收下,薇朱說她從小就常收到這種錢,薇朱要善謙討厭她並把她忘了,但善謙說他不想,薇朱說她覺得很難堪,拿回槍之後就離開。善謙買一堆零食送學校的田徑隊,但老師說他風評不好,會要他別來了,但他仍繼續資助。薇朱聽到謠言說她是靠前男友韓錫元才獲得翻譯電影的機會,枚伊早知道了,薇朱說尹孔珠要結婚發喜帖,約在善謙住的飯店,薇珠嘴巴說不去,但還是去了,孔珠問她為何不結婚,又提到她父母過世,薇朱生氣離開,在門口要抽菸時沒帶打火機,突然善謙拿著打火機出現,說禹植要約他們吃飯,薇朱說不用,善謙說他不參加就好。映禾同學睿駿的媽媽在丹雅公司上班,映禾跟著他去找媽媽,遇到了丹雅,丹雅靠近聞他後問他是不是有畫畫,映禾把手環的錢還她,丹雅笑了。丹雅來到咖啡廳欣賞映禾的畫,映禾經過畫了丹雅的畫像。映禾把手環拿去修,老闆說這要賣一千萬韓元,映禾嚇傻。薇朱來到餐廳遇到善謙,禹植說他無法到,要他們兩和好,兩人只好一起吃,兩人聊開。薇朱發現外媒記者採訪禹植的報導出爐,趕緊翻譯成韓文並在網路上宣傳,善謙看見後跑去找禹植卻找不到,原來禹植打算放棄運動,他問薇朱為何沒告訴他,薇朱說因為禹植想守護他,沒有人生下來就能與痛苦並存,要他別故作堅強,薇朱抱住善謙安慰他。

 

第 6 集劇情大綱:

同居

醫生說丹雅可能會有心律不整,安排她照心電圖。大家看見圭德跟其範都離開,懲戒委員會打算讓他們倆去當兵,病跟善謙說要讓他禁賽六個月,但善謙堅持要照原訂懲罰剝奪選手資格,他打算退役。善謙打給禹植要他帶奶奶來飯店住避風頭,禹植說還不知如何面對他。丹雅來咖啡廳遇到薇朱,薇朱問她為何要說善謙喜歡她,她說想跟薇朱親近,丹雅約善謙來咖啡廳,薇朱在旁偷聽,丹雅說跟他姊簽約,並跟他解除合約,善謙說他退役了,丹雅說他被飯店趕出來,故意摸他的手問要不要住她那,薇朱站起來被善謙看見,丹雅要薇朱安慰他。薇朱問枚伊能不能收留善謙,枚伊說附近有怪漢問善謙要不要住她家,但善謙拒絕。善謙回家住,家裡卻沒半個人,他肩膀上有一條很長的傷疤。老師找善謙回來指導田徑隊,但善謙拒絕,並推薦房斐靜。善謙來找薇朱,問能不能住她們家幾天,薇朱帶他回家,說客廳就是他房間,枚伊說今晚要加班,薇朱熬一整夜早上才睡,善謙到晚上才見到薇朱,發現她只吃麥片跟藥,善謙來接枚伊。善謙來超市買牛奶遇到映禾,說要幫他買單。善謙拿薇朱的手機給她,在她的計劃表上寫下吃飯,並問薇朱不是要陪他玩,薇朱說工作忙,隔天早上薇朱要善謙教她跑步,說她以後會調整作息。丹雅要映禾把咖啡廳的畫賣給她,不然就要他還一千萬,映禾說是為了咖啡廳畫的,所以不賣,丹雅說要掛在徐明美術館,映禾說要重新畫一幅,丹雅要他一周內畫好,映禾還浴袍順便給了蜂蜜後離開。善謙要薇朱陪他去找房斐靜教練,薇朱陪房教練喝酒,她說不想再踏入田徑界,要他們出去,薇朱喝醉了,善謙說要看附近有沒有民宿,薇朱抓住他的手,說喝醉酒早點睡覺就能多看看善謙,還拜託善謙喜歡她,善謙說他已經在做了。

Advertisement

第 7 集劇情大綱:

人生

隔天一早兩人在車上醒來,房教練要他們進去吃早餐,善謙問房教練當時為何揍另一教練,原來是對方騷擾她,薇朱問要不要去市區看孩子們練習還有酒喝,教練說她再考慮看看。熙珍製作人要薇朱幫忙在電影拍攝時當口譯,並給了她兩張試映會的票要她跟枚伊去看,但枚伊要她約善謙去。薇朱跟禹植約在書店,禹植買了考公務員的書,並謝謝薇朱幫他翻譯報導內容。善謙回家拿衣服,爸爸要他六個月後回去田徑隊,不然就跟丹雅結婚,但善謙拒絕說這是他的人生,爸爸給他試映會的票說媽媽也會去,他也邀了丹雅去。學妹來問映禾為何泰雄會追蹤他,原來泰雄是明星,她們是他的粉絲。泰雄拿著映禾的學生證來問丹雅他是誰,丹雅說只是幫她畫畫的人。善謙說房教練打給他,要薇朱陪他去,薇朱說她下週要跟枚伊去外縣市工作十天,善謙聽了說要出去走走,遇到映禾找他喝酒,善謙打算下週離開這裡,善謙喝醉睡在映禾家。薇朱發現善謙不在,也沒回訊息,很擔心。善謙醒來發現身上一罐蜂蜜,想起他昨天給映禾試映會的票說應該在丹雅隔壁。善謙回去,薇朱發現他在外過夜很生氣,不理善謙。隔天薇朱跟房教練陪善謙教學生,房教練看不下去便出面,善謙要薇朱跟他談,但兩人還是吵架。映禾傳訊給室長問丹雅跟泰雄是什麼關係,丹雅終於來學校找他,說會直接把手機號碼給他,丹雅說她以前是足球選手,但被爸爸阻止。試映會時薇朱問枚伊為何不來,結果她說把票給善謙。薇朱看見善謙的媽媽陸智宇很開心,但爸爸奇政道卻問她為何還跟他兒子在一起,善謙說這是爸爸故意安排的相親場合,政道要她離遠一點,她說好便拉著善謙離開,善謙笑了。

 

第 8 集劇情大綱:

和好

薇朱要善謙對自己好一點,但又因他跟丹雅相親生氣。映禾在電影院等到的人卻是室長,說丹雅把票送他。看完電影映禾哭了,跑去問善謙為何旁邊不是丹雅而是室長,薇朱發現善謙昨晚是去映禾家喝酒便鬆了一口氣,映禾說要跟他們一起喝酒,並透過善謙拿到丹雅的電話。丹雅回家跟爸爸和哥哥吵架,說哥哥其實是弟弟且是另一個老婆生的,丹雅說已經表明討厭泰雄為何還要來找她,泰雄說至少是討厭而不是不理他,並說他無法選父母。今天是丹雅媽媽的忌日,丹雅心情差跑來咖啡店看映禾的畫。薇朱跟枚伊出發前,善謙準備一堆便當跟食物給她們帶去,但薇朱還在生氣。善謙來找理事謝謝她給房教練的地址,並問她為何指紋無法感應,她說是丹雅刪掉的,丹雅出現問善謙要不要跟他結婚,善謙說沒喜歡過她。善謙在家幫忙洗衣服,薇朱跟枚伊發現旅館很破舊。智宇要善謙去片場看她,說以前要他做什麼都有做到,但她卻沒善盡養育責任,因此不會干涉他人生,要他好好珍惜薇朱。薇朱被導演唸沒有翻譯好,薇朱道歉並要導演給她一點時間做翻譯,導演也道歉說他第一次跟口譯員合作。拍片結束時薇朱感到身體不適,導演突然要找一個不會英文的司機,薇朱找善謙說要和好。隔天薇朱很不舒服,跟枚伊說要去附近的醫院,醫生說她過勞,要她打點滴,隔壁床的婦人一直打擾她,善謙來看她,並去跟婦人聊天避免他們打擾薇朱。善謙載薇朱回旅館傻眼,並在一旁等薇朱開會,結束後善謙問製作人能不能換宿舍,但枚伊說要省錢,善謙說要幫他們換宿舍,便回去幫薇朱收東西,薇朱要他記得收她的豹紋被子。善謙在飯店照顧薇朱,聽見薇朱喊媽媽,要她改喊奇善謙,薇朱要他握住她手。

Advertisement

第 9 集劇情大綱:

失望

薇朱醒來後覺得氣色太差便趕緊打扮,善謙說她昨天也很漂亮,並說因為她在這所以不管要做什麼就來了,薇朱要她擔任男主角詹姆士男友布魯諾的司機,善謙等待的空檔寫了日記。權英日來找善謙,善謙介紹薇朱給英日認識,英日問他們是什麼關係,並說喜歡他的人都無法忍受他的無趣超過一個月。薇朱因為製作人誤會詹姆士的意思跟她吵架,薇朱跟導演吵架,製作人要她道歉,突然政道來探班,要薇朱幫忙翻譯,說他會幫忙補助,並跟薇朱道歉,善謙要他快離開,製作人要薇朱離開。善謙陪薇朱喝悶酒,並送一堆消夜給她,薇朱發現善謙並不是不會英文。善謙說英日是他唯一追不到的人,並送薇朱一雙運動鞋,還說他已經搬走了,薇朱覺得善謙又要疏遠她,善謙說若覺得他無趣就說,薇朱說不要討厭她,善謙說他一直在做”喜歡她”的這件事。映禾苦惱交不出畫,在咖啡店遇到丹雅,兩人又吵架,丹雅找室長喝酒。善謙來找禹植,說最近都住薇朱家,禹植說要當公務員,善謙要他做自己。丹雅來看假裝摔斷腳住院的徐明敏,並送他最討厭的花,明敏提醒她要掛畫,丹雅跑來找映禾要畫,但映禾很失望,氣得把畫毀了。

 

第 10 集劇情大綱:

告白

丹雅跟映禾吵架,說要毀了他,映禾說她很差勁。薇朱回家後聽善謙的話乖乖吃飯。映禾想拿回放在蜂蜜的五十萬,便找泰雄的經紀人,泰雄發現他上傳了丹雅的照片。映禾找善謙喝酒,說30萬房租繳不出來,善謙說要借他錢。枚伊要薇朱跟善謙告白,薇朱約善謙拿蜂蜜。善謙來找丹雅,要她幫禹植找田徑隊伍。善謙跟薇朱說害怕兩人關係會結束,問薇朱喜歡他的心情是戀愛嗎,還要薇朱別討厭他,薇朱親了他,善謙問可以繼續喜歡她嗎?薇朱說可以,兩人去吃飯,回來的路上薇朱想牽手卻不敢,善謙說他搬到映禾家,薇朱說住的近很好,兩人依依不捨道別。善謙不放心薇朱自己回家,跟映禾說要住他家,就能送薇朱回家。丹雅來找薇朱喝酒並問善謙在哪,丹雅說真的很喜歡映禾,但卻搞砸了,薇朱根本沒在聽,丹雅喝醉,薇朱把她搬到床上,隔天一早起床發現她已離開。丹雅要室長把蜂蜜跟五十萬還給映禾,並不要再找她。禹植說教練讓他不用付違約金就解約,要善謙別擔心,善謙來找他,但他跑走卻跌倒,善謙要他試試看再放棄也不遲,並說要幫他。

Advertisement

第 11 集劇情大綱:

善謙帶禹植去吃飯並說會陪他復健及訓練。薇朱來映禾家找善謙,善謙說很想她,兩人牽手。房教練說要照顧小狗請善謙幫忙帶孩子們參加馬拉松大賽,善謙幫映禾送東西到學校遇到了泰雄,泰雄說很討厭他,因為他無法當運動員,突然有人來找泰雄的碴,路人圍觀,泰雄要善謙帶他離開,映禾看見一起跑,粉絲在後追趕。三人跑到樓梯上,突然泰雄暈倒送醫,醒來後映禾幫朋友要簽名。薇朱接家教,回家時映禾經過幫她提東西,映禾後悔弄壞畫。枚伊問薇朱要不要翻譯「冷漠的安慰」。善謙問薇朱要不要陪他參加馬拉松大賽,薇朱說她應該可以參加半馬,並送了善謙一本書「練習愛自己」,兩人跟禹植一起去看孩子練習。映禾來找丹雅,丹雅笑了,並給他合約,還問映禾是不是喜歡她,映禾承認,簽完名後走人。丹雅爸爸要丹雅把馬拉松主持人讓給哥哥,丹雅不爽。丹雅找薇朱見面,問她是不是跟善謙交往,薇朱要她同意讓她參加馬拉松大賽。薇朱找善謙到辦公室看電影,善謙說他看不懂,薇朱要他別消失要一直待在她身邊。爸爸打給善謙說要組一個地區隊,說功勞不能讓別人搶走。丹雅要映禾現場畫畫,說要看他作畫過程,映禾作畫到一半,丹雅要他停筆笑一個,映禾不要,丹雅說想見他,映禾問丹雅該不會喜歡上他,丹雅突然吻了他。

 

第 12 集劇情大綱:

放棄

映禾哭了,說已經死心了丹雅又動搖他,丹雅帶他去吃飯,吃完映禾馬上離開,丹雅只好帶他去兜風,回家時映禾說討厭自己無論丹雅做了什麼還是喜歡她。善謙回家遇到丹雅,丹雅去喝酒,泰雄來找她問要不要給她美術館,丹雅覺得弟弟長大了。善謙覺得視力變差,薇朱帶他去看眼科,但薇朱不喜歡他戴眼鏡,最後配了隱形眼鏡。爸爸介紹銀妃跟盧謹盛一起打高爾夫球,爸爸晚到讓她不高興。銀妃來找薇朱,說爸爸知道他們交往,要她小心。丹雅在咖啡店外打給映禾約見面,映禾說由他約後掛電話,丹雅看見他開心地走出來。善謙約薇朱見面,但薇朱說太忙,善謙很擔心。薇朱來找善謙,但應禾說他已出門,映禾請薇朱吃早餐,說想參加學校的國外短期研修,問她能不能當家教。應禾跟丹雅見面,丹雅說映禾是她的慰藉,映禾抱住她。丹雅發現銀妃被爸爸要求到處跟別人打高爾夫便告訴善謙,這天丹雅又跟盧謹盛打球,正要教他的時候被善謙帶走,丹雅的爸爸也在現場,善謙說爸爸利用家人讓他很失望,丹雅爸爸不太高興。奇政道來找薇朱問她是不是在跟善謙交往,說她帶壞兒子,還破壞女兒的名聲,薇朱說下次再來就要報警,關門後薇朱大哭。善謙來找爸爸理論,爸爸說在這樣就要去教訓薇朱,但善謙不怕。善謙來找薇朱,但她不接電話,過一會薇朱終於出來,善謙因為爸爸來找她的事跟她道歉,薇朱說她想放棄了。

Advertisement

第 13 集劇情大綱:

挽回

善謙問薇朱是不是想分手,說給時間兩人靜一靜。映禾約丹雅生日那天慶祝,但丹雅不願意,還說兩人不是情侶關係,映禾很受傷。薇朱來問丹雅如果她是善謙的爸爸會怎麼做,丹雅說別擔心,奇政道之後忙著選總統就沒空管這些事,政道要部下想辦法把對手盧謹盛弄垮。丹雅問為何生日一定要約,因為不是好日子。丹雅發現睿駿看映禾的眼神怪怪的,睿駿問丹雅玩弄映禾很有趣嗎?善謙當起禹植的經紀人到處幫他找隊伍,但到處碰壁,還有人問他為何放棄大好前程跑去當檢舉者。善謙因很想薇朱而來到她家門口,但薇朱跟枚伊回家時,他又躲在柱子後面,接著自己去看電影。銀妃患了易普症,因不安定的心理狀況影響手部肌肉,還說她變瘦,銀妃生氣。泰雄發現映禾在幫丹雅準備生日驚喜,生日的跑來找他,睿駿、睿燦跟室長也加入扭打成一團,善謙跟薇朱也來到咖啡店在門口相遇。睿燦的媽媽發現睿燦打拳擊生氣來找她,丹雅也來了,丹雅的生日驚喜被毀了,泰雄說今天不是丹雅生日,因為她比哥哥明敏早出生所以晚報戶口。學生秀蘋跟人起衝突,但教練不在,老師找善謙幫忙,家長罵善謙,薇朱買藥時遇到秀蘋,秀蘋說因為別人說她把暴力老師當老師才會起衝突,但她不想告訴善謙怕他難過。秀蘋直接找對方家長說是章燮先動手,家長推她說要找她父母談,但秀蘋說只有阿姨並哭了,薇朱出現拿磚頭要敲家長車子,家長問她是誰,她說是秀蘋的姊姊,突然章燮出現問秀蘋有沒有受傷,還說是因為他喜歡秀蘋吃醋才會這樣,薇朱送秀蘋回家,阿姨說善謙也有來,薇朱回去路上遇到善謙,薇朱跑走,善謙衝過去抱住她要她別走,哭著說可以教他任何事但就是別教他分手,問薇朱能不能喜歡他就好。

 

第 14 集劇情大綱:

阻礙

薇朱安慰善謙說她只是要去叫秀蘋,善謙說每次都在她面前丟臉,薇朱邀善謙到家裡吃泡麵,兩人在床上接吻。政道怪智宇沒把小孩教好,還要她配合參選行程,但她說人生不是他的道具,主角是她自己,政道反對,智宇說要離婚,政道說沒那麼容易。丹雅來找薇朱,薇朱要她跟映禾道歉,她帶薇朱到遙遠的映禾家找他,原來映禾的媽媽養蜂受傷因此他回來幫忙。善謙找到一個願意接受禹植的隊伍,他們想用新的爭議來掩蓋目前的爭議。睿駿媽媽東景找善謙說銀妃得了易普症,並問善謙有沒有興趣成為選手經紀人。明敏跟泰雄來看住院的爸爸,明敏拿股份威脅泰雄。映禾帶丹雅參觀並跟她道歉,丹雅要映禾準備住處且說要和他一起睡,映禾只好凹媽媽說要跟朋友住,丹雅問映禾的夢想,映禾說不要分手,晚上映禾哄丹雅睡覺。丹雅回去前跟映禾要了一根頭髮拿去做基因鑑定,看到報告後放心。泰雄打給丹雅說他是庶子的事情上新聞,東景也說銀妃爆出緋聞。馬拉松賽這天,丹雅也參加比賽,映禾當工作人員。善謙被政道找去,要禹植加入他的地區隊,並要善謙當經紀人,但要善謙跟徐明弼會長道歉。映禾發現丹雅不舒服倒下,丹雅說別讓別人看到她臉,映禾抱著她去救護站,丹雅說她是心律頻脈,映禾想起之前泰雄跑步跑完也暈倒,明敏跑到一半也跌倒。善謙跟徐明弼會長道歉,但他說等丹雅跟善謙結婚後讓善謙來經營經紀公司,善謙問政道怎麼回事。儘管很累薇朱想起善謙的指導,慢慢跑完,善謙在終點等她。

Advertisement

第 15 集劇情大綱:

畫像

善謙把爸爸的要求告訴薇朱,兩人來跟丹雅談,善謙說爸爸忙著競選,先拖延再來個大逆轉,丹雅也同意。睿駿跟媽媽說他喜歡男生,媽媽不發一語離開,妹妹安慰他。映禾邀薇朱跟丹雅來家裡烤肉,離開時發現枚伊跟鄭室長約會,映禾送丹雅一雙帆布鞋。善謙的媽媽來見薇朱討論電影的事情。突然傳出銀妃的緋聞,善謙把履歷交給東景。薇朱找銀妃來家裡跟善謙聊,銀妃說緋聞是誤會,要去找萊恩解釋清楚,薇朱鼓勵她。爸爸跟銀妃說會處理這件事,要她別擔心,丹雅來球場找銀妃說經紀公司會幫忙處理。映禾畫好畫叫丹雅來看,是丹雅的畫像,丹雅很喜歡,但突然接到室長告知爸爸病危的電話,丹雅臉色一沉離開。

 

第 16 集劇情大綱:

離別

善謙煮麵給薇朱吃,並說下次要跟她一起旅行。丹雅來到醫院,哥哥明敏跟弟弟泰雄都在場,爸爸很欣慰,丹雅要他睡一下,當晚爸爸去世。丹雅想跟映禾分手,但映禾不要。政道的部下金玄鎮離職跟善謙說銀妃的緋聞是爸爸爆出來的,為了抹黑競爭者,還說父母準備離婚。善謙告訴姊姊,要她揭穿爸爸,但銀妃不想,於是善謙告訴媽媽。原本打算出國的媽媽決定不去了,經紀人賢基傻眼,媽媽賞了爸爸巴掌,說要離婚,政道擔心沒有岳父家的金援,媽媽威脅他。映禾拿著畫來給丹雅,丹雅哭了,映禾說無論她做了什麼事還是喜歡她,要她長命百歲後離開,回家抱著善謙哭,薇朱安慰丹雅,善謙安慰映禾。薇朱跟導演見面,接著善謙說他找到工作,薇朱發現他們現在很聊得來。丹雅要泰雄當她弟,泰雄很開心。銀妃恭喜媽媽離婚,媽媽道歉說沒照顧好她。丹雅來咖啡店跟睿駿道歉,問睿駿是不是喜歡他,睿駿承認,並跑去跟映禾說,映禾哭著抱著他。善謙的第一個選手是禹植。奇政道選舉輸了。丹雅成了副社長,來看畫展的時候發現畫中有她,接著遇到映禾。大家一起到電影院看電影,奇政道也送了一束花給陸智宇。

Advertisement

觀後心得:

本部劇跟 Start-Up 一樣俊男美女集雲,劇照也拍得相當美,不過男主角雖然長得帥,身材好,但有點面無表情,且似乎活在自己的世界,直到遇見女主角,女主角的聲音滿好聽,第一次看見這種韓劇設定,男主角是田徑選手,女主角是翻譯員,且喜歡蒐集槍,光是那把槍應該就夠驚嚇了,沒想到正妹也會喜歡槍,還有玩射擊遊戲,的確是跌破眾人眼鏡。男主角生在明星世家,想必壓力不小,但他似乎沒啥感覺?男女主角感覺溝通上有點問題,這部戲似乎是在探討「溝通」。而男主角的老闆也太年輕,原來是富家女,但卻跟同父異母的弟弟處不好,兩人都是脾氣不好的人,生氣就想摔東西。飾演薇朱老闆兼室友的枚伊在 Sweet Home 裡面演一個失去孩子的母親。感覺裡面人物不少,田徑隊的人,電影界的人,徐明集團的人,希望接下來的劇情不會太複雜。

沒想到第二集兩人就接吻,真是令人看的小鹿亂撞,但第三集男主角又說是因為想擺脫現狀,剛好女主角在旁邊才會這樣,簡直是令人生氣,看來又要回到原點,要是我是女主角也覺得莫名其妙,保安,撩了人又假裝沒事,這樣合理嘛!不知為何男主角都面無表情,對什麼事都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不曉得心裡在想什麼,而且很有自己的原則,揍完人之後一定要被懲罰,但又覺得揍人沒有錯,且他整泰莉的經紀人的時候超好笑,是個冷面笑匠。可惜的是三四集兩人並沒有太多肢體接觸,擦藥那邊也沒有幫忙貼 OK 繃,真是可惜啊。

Advertisement

善謙拍照時的瀏海頗亂,好想幫他梳瀏海。丹雅看來是心臟有毛病所以需要吊點滴,為何泰雄這麼喜歡姊姊丹雅但丹雅卻完全不想理他?且丹雅跟哥哥感情很差,也不給他面子。薇朱明明就把錢還給議員了,為何要對丹雅跟善謙說謊?這樣對她有何好處?善謙突然問薇朱是不是喜歡他,也太難回答了,如果說喜歡呢?他要順勢告白嗎?為何丹雅知道善謙喜歡薇朱?丹雅有喜歡過善謙嗎?好多疑惑,感覺薇朱早已愛上他,善謙也愛上薇朱了嗎?在第六集最後薇朱要善謙喜歡她,善謙說他已經這麼做,這算趁亂告白嗎?

本片中一直刻意提到同性感情,覺得滿不自然的。兩人終於同居,結果卻完全不同作息,還以為善謙會做飯給薇朱吃,結果都是自己吃,本來還以為會迸出什麼火花,真是令人失望啊!下一集兩人在外頭過夜應該會比較精彩,原本以為薇朱會說服房教練,沒想到還是被趕出來,而房教練則是在永遠的君主飾演李敏鎬的媽媽,且丹雅爸爸也演永遠的君主裡的神祕男子。第七集當善謙跟爸爸說這是我的人生時,突然想起青春記錄這部劇中也是主角們追求著自己的人生,我們的人生由我們自己決定,善謙說:「不要拿我的夢想去灌溉你的人生」這句話真的很帥氣,薇朱最後拉著善謙離開也很帥氣,就像她說的,因為沒有什麼好失去的,所以也不用害怕,但薇朱有沒有想過,如果之後跟善謙在一起,爸爸會是最大的阻礙。

Advertisement

李映禾居然才 24 歲,明明看起來就比善謙還老,聽他叫善謙哥還真不習慣。原來善謙根本沒喜歡過丹雅,都是丹雅自己誤會,但她卻一直跟善謙搞曖昧,只是善謙都不為所動。不過覺得這部戲有點拖戲,明明兩人很快又接吻,但卻沒有更進一步,仿佛回到原點,第十集時,兩人終於說出內心的話,薇朱吻善謙後,還以為善謙要吻回去,結果卻沒有,真是令人失望啊!而丹雅跟映禾明明就喜歡對方卻一直吵架,映禾感覺脾氣不好還把畫毀了,兩人如果在一起後感覺也會一直吵架,如果多體諒彼此是否就能好一些?

第 11 集丹雅根本是想看映禾才叫他過去畫畫吧!丹雅也太主動,但我還是看不懂一直吵架的兩人為何會互相喜歡?難道是因為喜歡才會吵架?第 12 集的盧謹盛有演驅魔麵館,不知道他出現想幹嘛。看來丹雅跟泰雄的身體都很差,他們家基因可能不好。薇朱居然才遇到一點挫折就放棄,一點都不像她,要跟善謙在一起前就應該猜到會被爸爸阻礙啊!實在是滿傻眼的,只能看善謙怎麼說服她了。第 13 集懷疑睿駿喜歡泰禾所以才會對丹雅這麼不友善,最後善謙抱著薇朱時看起來相當難過,但薇朱一點感覺都沒有?原來她不是逃跑而是要去叫別人,善謙眼淚都白流了。第 14 集最後薇朱穿著制服,善謙穿著病人服,不知想表達什麼,表達兩人都對過去釋懷了嗎?

Advertisement

奇政道開始發威,不曉得善謙要如何應對,他應該也不會讓薇朱知道而是自己默默承受,而丹雅也不曉得爸爸這樣安排,兩個人應該要共同合作才對。第 15 集時睿駿果然喜歡映禾,但映禾不知道,第 16 集時瑞郡有跟映禾告白,但映禾抱著他哭,難道不怕被誤會?不過不太懂為什麼丹雅要跟映禾分手?因為自己也會跟爸爸一樣生病早逝嗎?那也要等個 2、30 年吧!且爸爸死了就沒人阻礙他們在一起啦!映禾就這樣乖乖接受?明明就難過得要死為什麼還要裝沒事?最後丹雅還來映禾的畫展看畫,分明是故意製造機會相遇吧!丹雅的爸爸死了,但也沒特別演說她跟哥哥如何爭奪公司地位,奇政道沒選上,也沒繼續阻礙善謙跟薇朱。雖然最後找了在 Start-Up:我的新創時代裡爆紅的男二金宣虎來客串,但本劇的結局仍有點平淡,跟驅魔麵館有點像,最後還安排奇政道送花給陸智宇,都離婚了兩人還要復合嗎?

 

※以上文字皆為自己逐字打的,劇照皆取自網路,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