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奇怪的搭檔』1 ~ 20 集全劇分集劇情大綱、心得、線上看 – 謝謝你相信我

奇怪的搭檔 Suspicious Partner 수상한 파트너

首播日期:2017.05.10

殷奉熙搭電車時誤以為盧智旭是癡漢,她到檢察廳當實習律師時,發現上司就是檢察官智旭,不久後奉熙居然成為謀殺男友的嫌疑犯,被任命當此案的檢察官智旭要如何賭上人生來洗刷奉熙的清白?

 

主角介紹:

盧智旭 (池昌旭 飾)

31 歲的檢察官,長相帥氣,頭腦聰明,個性嚴謹,在檢察廳不受人喜愛,因父母死於火災經常做惡夢。

 

殷奉熙 (南志鉉 飾)

27 歲的實習律師,跆拳道四段,爸爸也死於火災並被誣陷成殺人犯,因男友突然死亡她也被誣陷為殺人犯。

 

池恩赫 (崔泰俊 飾)

31 歲的律師,是智旭跟宥靜從小到大的好友,喜歡宥靜,因為某次被智旭看見在宥靜房間導致關係破裂。

 

車宥靜 (權娜拉 飾)

31 歲的檢察官,智旭前女友,也是智旭跟恩赫從小到大的好友,因被智旭看見與恩赫在房間而分手,之後出國進修。

 

分集劇情、心得:

Ep1 – 奇妙的緣分

Ep2 – 我不是殺人犯

Ep3 – 把愛藏心底

Ep4 – 想要保護她

Ep5 – 東山再起

Ep6 – 看見當年的自己

Ep7 – 真兇另有其人

Ep8 – 全都是謊言

Ep9 – 害怕結束的開始

Ep10 – 兩個爸爸

Ep11 – 生命是殘忍的

Ep12 – 第一天

Ep13 – 偽造凶器

Ep14 – 否極泰來

Ep15 – 仇人

Ep16 – 再度分離

Ep17 – 恢復記憶

Ep18 – 救命恩人

Ep19 – 繩之以法

Ep20 – 幸好遇見你

觀後心得

 

Netflix 線上看:

點選開始線上看

 

看其他韓國電視劇:

更多經典韓劇分集劇情、心得、線上看

第 1 集劇情大綱:

奇妙的緣分

殷奉熙搭地鐵時被色狼襲臀,她誤以為是盧智旭做的,便跟全車的人說他是色狼。奉熙到飯店看見男友熙俊出軌,說要跟下一個撞到她的人上床,接著智旭撞到她,兩人一起搭車離開去喝酒,隔天奉熙發現自己躺在智旭家地上,嚇得趕緊逃跑,上課時還發現自己被熙俊抹黑。三個月後,奉熙來到檢察廳當實習律師,發現她的指導檢察官竟然是智旭,她當場問智旭那晚兩人有沒有上床?智旭說他也不清楚。奉熙開始了被壓榨的實習律師生活,調解時還遇到當時的色狼,他說他目擊過一場殺人案,因此來自首坐牢比較安全。晚上突然停電,奉熙出去買宵夜,回家後發現熙俊竟然死在她家裡,奉熙因手上沾滿了血而被當成殺人犯。

 

第 2 集劇情大綱:

我不是殺人犯

案發當晚奉熙開窗時,對面大樓的兇手以為奉熙看見他,當奉熙去買宵夜時,熙俊來找她,兇手過來殺了熙俊並栽贓給奉熙。熙俊是地檢長的兒子,地檢長指派智旭負責調查熙俊謀殺案,智旭則拜託他最討厭的池恩赫律師幫奉熙辯護。警方在野外找到凶器,但智旭卻在奉熙家找到另一把凶器。奉熙跟智旭說只有他能幫她,開庭當天,智旭原本要對奉熙上訴,卻突然改變主意說因為找到兩把凶器,代表其中一把凶器是假造的,因此以證據不足為由取消上訴。奉熙離開前聽到了案發當天聽到的口哨聲,兇手也在現場。智旭因取消上訴被地檢長揍了一頓。奉熙回家後發現日記本上有智旭的留言,感到窩心。智旭因此被革職,離開當天奉熙來找他,但智旭要奉熙別再出現在他面前。

第 3 集劇情大綱:

把愛藏心底

奉熙打算告白,但智旭卻說不要再見面,奉熙追上去說她看到真兇,還把口哨聲吹給他聽,但智旭不認為口哨聲能作為證據。地檢長突然來奉熙家嗆聲說會制裁她。辭掉檢察官之後智旭成為律師並跟恩赫一起工作。奉熙在凶器現場調查時遇到了智旭,她說一定會找到犯人。之後奉熙刻意避開智旭過生活,卻在一場辯護中巧遇,智旭知道奉熙一直偷偷跟蹤他,和解後奉熙認為原告可能對被告作出不利的事情,因此跑到被告家阻止,卻被攻擊,智旭也趕到現場解救了奉熙。智旭送奉熙回家,奉熙跟他說並沒有喜歡他,還說會離他遠遠的。回到家後奉熙發現了兇手放在她桌上的皮鞋跟紙條。

 

第 4 集劇情大綱:

想要保護她

奉熙感到害怕,突然智旭打來,她說兇手來過,說不定還在這裡,突然家門被關上,奉熙追了過去,但卻跟丟了,智旭趕到,說要跟她一起抓到犯人,擔心她危險便把她帶到自己家。隔天鑑識人員燦浩過來採集指紋,偷偷的把兇手掉在桌子底下的東西拿走。奉熙因幫忙制伏犯人巧遇智旭的前女友車宥靜檢察官,但也扭到了腳。回家後智旭揹她到床上,並無微不至的照顧她。這天奉熙受朋友介紹來到酒吧面試律師的工作,對方卻要她當招待律師,剛好也在酒吧聚餐的智旭幫忙解圍,並要奉熙跟他一起工作,說完便醉倒在她身上。隔天早上智旭發現自己光溜溜躺在床上,出門時宥靜來找他。

第 5 集劇情大綱:

東山再起

燦浩打給奉熙說他沒查到什麼,主廚楊振宇滿身是血的倒在燦浩旁邊,奉熙說要去找燦浩。智旭見到宥靜的時候,奉熙突然出現說是他現任女友,便把智旭拉走。奉熙跟燦浩見面,燦浩還皮鞋給她,還說要送她回去,突然智旭出現把她帶走。奉熙搬走了,智旭覺得空虛並遞出辭呈,打算自己開業,便改造自己的家成為律師事務所。奉熙在跆拳道場當老師打工,智旭突然來找她一起工作,但奉熙拒絕,因不想替智旭添麻煩。不久後,奉熙整理行李跟智旭回家,卞代表、方股長、恩赫都被找來幫忙。原來恩赫、智旭跟宥靜是青梅竹馬,恩赫先喜歡宥靜,要告白時卻發現宥靜跟智旭在一起,而宥靜出軌的對象就是恩赫,因此智旭跟宥靜才會分手。恩赫跟智旭在公園談心,接著跟高中小屁孩打架,奉熙幫智旭擦藥。鄭賢秀被當成殺害主廚楊振宇的嫌犯,也是智旭律師事務所的第一位客戶。

 

第 6 集劇情大綱:

看見當年的自己

律師事務所開張卻吵成一團,智旭看見奉熙跟恩赫聊得開心便用灑水器噴他們。鄭賢秀說因經常在振宇家送快遞而被當成嫌犯,負責此案的檢察官是車宥靜。奉熙的媽媽在智旭媽媽開的披薩店工作。賢秀委託奉熙幫他辯護,因奉熙也跟他一樣被當成嫌疑犯,奉熙去見賢秀時仿佛看到了當年的自己。宥靜來找恩赫,但恩赫跟她說剛個偶爾遇見的朋友就好。地檢長去買兒子的生日蛋糕時看見了奉熙,便掐住她的脖子,奉熙回家後脖子上的勒痕被智旭發現。開庭結束後智旭發現身體不適的宥靜便開車載她回家,奉熙看了很吃味,恩赫回到家中也掉了眼淚。奉熙等到智旭回家,衝過去抱住他並告白,智旭卻說不要喜歡他。

第 7 集劇情大綱:

真兇另有其人

奉熙哭了並說希望能再抱智旭一次,智旭主動抱她,奉熙回到房間大哭。隔天奉熙要智旭不要再對她那麼好,智旭說好卻感到厭煩。智旭跟奉熙來到被害人家裡調查,被宥靜發現,宥靜跟智旭說賢秀有毆打前科,智旭去問賢秀,賢秀說因對方使用暴力才忍不住毆打他。智旭成功的誘導被害人的姐姐說出真相,原來她為了掩蓋弟弟振宇做的事情才故意製造成強盜殺人罪。智旭回到家累到在沙發上睡著,奉熙幫他解開領帶,智旭醒來要奉熙陪他五分鐘,兩人靠在一起睡著。賢秀成功洗刷嫌疑,眾人一起喝酒慶祝。智旭被酒吧的情侶找去,查看影片後發現當天在酒吧的人並不是賢秀,賢秀當天的行蹤都是捏造的。原來嫌犯有兩位,燦浩跟賢秀,奉熙聽到的口哨聲也是賢秀吹的。

 

第 8 集劇情大綱:

全都是謊言

智旭拜託方股長私下調查賢秀,被奉熙聽到,但他不告訴奉熙原因。原來賢秀才是殺害熙俊的兇手,他以為奉熙開窗時看到他殺人的現場,才會跟到奉熙家想殺她,結果發現熙俊在場才會殺死他。賢秀約奉熙見面,智旭說要一起去,兩人在電梯遇到地檢長,奉熙覺得不舒服,智旭跟地檢長嗆聲說不要動奉熙,奉熙跟智旭說不要再管她的事,卻自己躲在一旁哭。恩赫自己拿著吃剩的生日蛋糕到公園野餐,宥靜出現送他禮物。賢秀逼問燦浩為何他的足跡跟鈕扣會掉在現場?燦浩說是失誤,其實是他故意想要栽贓賢秀,賢秀威脅燦浩繼續幫他到最後。智旭突然想起開庭時,燦浩聽到賢秀無罪時表情複雜,便跑去問燦浩認不認識振宇跟賢秀。宥靜跟智旭說找到振宇家失蹤的畫,要智旭過去看,同時燦浩也打給了智旭卻沒接,燦浩改打給奉熙說他知道買皮鞋的是誰,兩人的對話被賢秀監聽,奉熙要去見燦浩前打給智旭卻沒有接。智旭看到訊息趕過去公園,賢秀也來了。回到家後智旭抱住奉熙還吻了她。

第 9 集劇情大綱:

害怕結束的開始

吻完後奉熙害羞跑回房間。當晚燦浩開車載著賢秀,賢秀手上拿著刀子,燦浩突然煞車想要逃跑,兩人在路邊打成一團,燦浩突然跳進河裡。奉熙跟智旭說不要在意剛剛的事,反正不是第一次,她會繼續死心,智旭則後悔之前拒絕她。燦浩從水中爬出。卞代表為了救人一命卻被員警發現酒駕。隔天早上智旭向奉熙表達心意,並說會等奉熙改變心意。原來昨晚兩人到公園時沒看見燦浩,燦浩傳訊息給奉熙說要約下次,智旭打給燦浩卻沒開機,因此他請方股長調查賢秀的行蹤。智旭跟奉熙來找燦浩,結果他卻休假,賢秀故意栽贓燦浩為殺害振宇的兇手。智旭故意邀賢秀來家裡吃飯,宥靜也來了。

 

第 10 集劇情大綱:

兩個爸爸

燦浩從水中爬上來時,賢秀跟在後面。朴聖恩幫兒子姜在榮頂罪,並要恩赫幫她保密,但卻被智旭發現,奉熙協助調查之後認為爸爸姜鎮浩應該是病發死掉,法醫驗屍後證明的確如此。智旭來到靈骨塔看親生媽媽,回去路上賢秀突然打來約見面,賢秀發現智旭在調查他便問智旭為何要懷疑他,智旭說以後不會再查他,但被賢秀看穿在說謊。智旭隱瞞奉熙去見賢秀的事情,因為怕她受傷。智旭跟奉熙說他有兩個媽媽,親生父母都因火災過世,現在的媽媽是親生媽媽的朋友,卞代表則是他的養父,奉熙也說她有兩個爸爸。

第 11 集劇情大綱:

生命是殘忍的

奉熙跟智旭分別來到靈骨塔看各自的爸爸,這天都是兩人爸爸的忌日。智旭要方股長不要再調查有關賢秀的事。某天來了一個會預見未來的委託人少正河,說在場有兩位會不久人世,卞代表很擔心。奉熙跟智旭一起回去調查犯罪現場,發現頂頭水塔有屍體。回家後,奉熙說隔天要回應秩序的告白,智旭很開心。但隔天奉熙出門時遇到賢秀, 意外讓奉熙聽到了他耳機裡的音樂,就是當時兇手哼的音樂,奉熙不敢跟智旭講,而是跟恩赫講。智旭幫奉熙撐傘並要彼此說出心裡話,但奉熙拒絕,智旭說會給她時間。奉熙要去找海報店老闆時看見賢秀嚇了一跳,剛好恩赫回來,把奉熙帶回家。智旭跟正河結束開庭之後,正河突然被車撞死,原來之前預言的其中一人是他自己,臨死前他看見智旭哭得很悲傷的樣子,便跟智旭說。智旭跑去找奉熙,要她現在開始喜歡他。

 

第 12 集劇情大綱:

第一天

奉熙哭了,回家後智旭說他懷疑賢秀,奉熙很氣他隱瞞,智旭說會跟她一起攜手度過。隔天奉熙說今天是他們交往的第一天,奉熙知道智旭的養父是卞代表之後傻眼,因為她跟卞代表處不好。方股長找到照片中的人物是燦浩的高中學長金敏久,結果宥靜剛好打來說水塔的屍體是金敏久。恩赫來找宥靜請她協助搜查,並提醒她要小心。奉熙請智旭幫忙找傷害她朋友妍雨的凶器,晚上奉熙主動親了智旭。隔天智旭原本要陪奉熙去見朋友,因方股長查到照片中另一個人是李載鎬,並準備去見他,方股長傳訊給智旭,智旭便跑去找方股長。傷害妍雨的前男友因時間到而被釋放,跑去找妍雨,拿出藏在石膏內的刀,劃傷了奉熙。智旭去找方股長的路上聽到消息馬上趕過去,看到奉熙沒事便鬆了一口氣,接著去找方股長。方股長來到一間房子裡,發現李載鎬已經死了,他接起智旭的電話後遭到襲擊,智旭趕到現場時看見方股長倒在地上,悲傷痛哭。

第 13 集劇情大綱:

偽造凶器

方股長送醫,奉熙、恩赫、卞代表跟宥靜趕到醫院,智旭請宥靜協助調查,醫生說方股長逃過一劫,但因昏迷不醒可能會腦死。賢秀找了另一個人幫他製造不在場證明。宥靜傳喚賢秀到檢察廳,問他的不在場證明。智旭約賢秀見面,賢秀來到了醫院,智旭跟他去外面談,賢秀帶智旭去天橋上,說全部的人都是他殺的,叫智旭逮捕他,還問他是否能體會身邊的人受傷或死亡的感覺,為了讓他理解要把他們都殺了,離開前智旭打了賢秀,智旭也被打了一拳,兩人因此來到警局,恩赫跟奉熙也趕到,智旭說不和解,兩人一起被關在拘留所。恩赫偷了賢秀的鑰匙並跟奉熙來到賢秀家搜索,照智旭所說的偷了一把刀當凶器。隔天兩人和解離開警局,奉熙自告奮勇要保管假凶器,說有事她要負責。賢秀想著一個女孩哭泣,回到家中察覺家裡有被翻過的痕跡,發現了智旭的計謀。奉熙在方股長桌上發現了張賢載跟金成俊的聯絡資訊。智旭決定不用假凶器,但當晚卻被拿走,宥靜收到有凶器的情報便去搜查賢秀家,發現了凶器要抓他時,賢秀騎摩托車逃走,卻在半路被車撞倒。

 

第 14 集劇情大綱:

否極泰來

賢秀被撞暈送醫,陷入昏迷,肇事者逃逸。卞代表要大家趕到醫院,方股長突然醒來,不久後便出院。地檢長對此事很不滿意,要宥靜小心自己的飯碗。原來假兇器是被卞代表偷走。姜善日因被當作縱火犯而被關,兩年前是恩赫幫他打官司卻失敗,這次他又請恩赫幫忙,恩赫想請智旭幫忙,但智旭拒絕,因父母在火災中死亡,奉熙說她爸爸也是在火場身亡。地檢長想起當年他拿奉熙爸爸的照片跟智旭說是這人殺死他父母。奉熙找智旭約會,去買藥時智旭遇到媽媽,奉熙在一旁看見智旭媽媽很震驚,便趁機逃走,因智旭媽媽跟奉熙媽媽不合,奉熙還跟媽媽一起罵對方。奉熙媽媽送了披薩到事務所,智旭也帶著媽媽回來,兩個媽媽一見面就吵架,奉熙回來看見覺得尷尬,智旭說他們在交往,智旭媽媽很驚訝。地檢長拿出奉熙爸爸殷萬水的照片,想起當年萬水跪下求他確認值班紀錄,說當天不是他值班,對方喝醉才會搞錯,但地檢長不理會。智旭說會想辦法說服父母,並說要見奉熙的爸爸,智旭在洗衣店送奉熙項鍊。方股長來看賢秀,說希望他別醒來,方股長離開後,賢秀睜開了眼睛。晚上奉熙跟智旭吻到床上一起過夜,隔天早上智旭看見了奉熙爸爸的照片,發現就是殺害他父母的兇手。

第 15 集劇情大綱:

仇人

智旭對於照片耿耿於懷,因此早餐做的特別難吃,大家都以為是奉熙做的。李準海跟宥靜自白說他是縱火犯,但卻是別人幫他頂罪,宥靜要追查下去時他卻反悔。智旭要方股長調查父母事故的犯人與經過,並要他慢慢來。智旭說要協助恩赫調查縱火案件,奉熙也說要幫忙。晚上智旭看著方股長調查的資料,確認兇手是奉熙的爸爸,負責檢察官是張武榮,也就是地檢長,報導上寫著檢察官夫妻因報復性縱火不幸死亡,他不禁掉下眼淚。方股長來關心智旭,智旭說這件事跟奉熙沒關係,但他其實很介意。晚上智旭做惡夢醒來發現奉熙在旁邊,智旭說他想當檢察官是因為爸爸的關係,奉熙也說她是因為爸爸被誤會才會想當律師,智旭抱著睡著的奉熙直說對不起。隔天奉熙覺得智旭的行為異常。宥靜發現跟羅知海住在同棟大樓,智旭覺得李準海很面熟,卻又想不起來是誰。智旭喝醉酒要奉熙別跟她分開,就算他要她離開,也不要奉熙放手。開庭時,奉熙意識到原來智旭爸爸跟她爸爸是同時葬身火窟,便中途離開。隔天奉熙跟智旭出去拍照錄影,一直盯著他看,奉熙突然放開智旭的手,說要分手。

 

第 16 集劇情大綱:

再度分離

智旭問她怎麼知道的,奉熙問他為何不說,並說她爸不是這樣的人,智旭說不要分手,但奉熙堅持離開。奉熙跑來住知海家,智旭傳訊要她開會,知海勸她去上班。奉熙到公司遞了辭職信,智旭說她簽了兩年約不能違約,要她休假好好想清楚。智旭來找地檢長問他父母為何會被殺害,地檢長說是智旭指認他的。隔天開會卞代表問智旭跟奉熙是吵架還是分手?某天知海發現耳溫槍壞了,奉熙燒到 40 度暈倒送醫,智旭跟恩赫來醫院看奉熙,奉熙醒來看見智旭以為在作夢,便親了他。智旭媽媽跟奉熙媽媽一起吃飯,兩人先吵架後和好。奉熙到警局擔任跆拳道館小孩金載弘的律師,警方說他目睹殺人案卻不講。奉熙帶載弘到公司,大家看見奉熙回來都很開心,載弘說他在超市目睹犯人殺了老闆,智旭勉強收留載弘,載弘做惡夢便上樓找他一起睡,他讓智旭想起當年地檢長跟他說過的話。奉熙來學校接載弘卻沒看到人,載弘跑得很快似乎被人追,最後撞到一個警察,智旭也來接載弘,載弘問若指認兇手來殺他怎麼辦,智旭說會保護他。隔天載弘說要作證,來到警局指著他昨天撞到的警察說他是兇手,因手機鈴聲一樣,鞋子上也沾到血。智旭終於想起來當初是地檢長告訴他兇手是誰。奉熙來看賢秀,賢秀突然醒來。

第 17 集劇情大綱:

恢復記憶

賢秀醒來後失去記憶,接著被宥靜帶去做檢查。智旭重新申請當檢察官,被卞代表發現,智旭說當律師什麼都做不了,卞代表怕他重蹈爸爸的覆轍,但說他喜歡就去做,智旭說仍需地檢長同意。智旭要方股長去查他父母的案件。宥靜說賢秀檢查結果沒有問題,智旭說要他可能得了解離性失憶症,要不然就是他在說謊。智旭去見賢秀,說是他的律師,賢秀還是一樣脾氣差。智旭跟卞代表都要奉熙回來上班,晚上智旭送奉熙回去,遇到知海,又看見宥靜跟恩赫一起回來,五人見面格外尷尬,智旭跟恩赫去喝酒,智旭說了奉熙父親的事,還說對恩赫跟宥靜不在意。宥靜跟賢秀說因為李載鎬殺人案跟方恩浩殺人未遂案正在接受調查,智旭來找他,賢秀說他會殺人應該有理由,智旭把照片及畢業冊給他看,但他仍想不起來。奉熙跟恩赫一起查賢秀的過去,發現一名女高中生遭集體性侵的新聞,他們來到燦多豬肉湯飯,奉熙發現牆上掛著女高中生的照片。賢秀看到朴素英的照片後悲傷哭泣,智旭來找他,賢秀說裡面很悶想出去,並問智旭他是不是有喜歡的女生?智旭說也想知道,智旭離開後,賢秀想起犯案過程,故意在浴室跌倒,保全進來查看後被他打暈,賢秀逃到樓梯間,宥靜發現走過去時被賢秀打暈。智旭發現畢業冊被撕了一角,打給奉熙問那個女生是不是賢鎮國中畢業的,奉熙說對,智旭衝回去找賢秀,發現賢秀跟他搭了不同方向的手扶梯,智旭追過去,但賢秀已搭救護車離開。

 

第 18 集劇情大綱:

救命恩人

智旭打給宥靜發現她暈倒,恩赫接到電話跟奉熙一起趕過去,恩赫很緊張一直問問題,宥靜覺得丟臉。智旭怕奉熙危險要她一起住,但奉熙拒絕。知海發現恩赫扶著宥靜回家覺得吃味,恩赫在宥靜家陪她。賢秀還沒想起殺人動機,也忘記奉熙是誰。警方發布通緝令,宥靜再度被罵。賢秀突然想起素英被追的畫面。晚上奉熙一個人加班時,賢秀突然出現,問她是誰,說他醒來第一個看到的是她,大腦卻說要殺掉她,奉熙說因為她是目擊者,接著兩人扭打,智旭出現,賢秀拿出刀,智旭跟奉熙合力抓住賢秀,但智旭腰部流血送醫,奉熙很擔心,智旭昏迷時想起來是奉熙的爸爸救他出去,奉熙爸爸要重回火場要救智旭爸媽時卻葬身火窟。大家到醫院看智旭,智旭醒來後跟奉熙說對不起。宥靜問賢秀記不記得所有事情,但賢秀不發一語。奉熙照顧智旭,方股長說當年可能是失火而非縱火。智旭跟奉熙說她爸的事,奉熙問為何她爸會成為殺人犯,智旭說是因為他說錯證詞,地檢長因為誤將她爸起訴,為了掩蓋失誤,才會用計要智旭指認他。奉熙回家發現知海失戀在哭,她抱住知海,兩人一起哭。卞代表來找地檢長,說殺死他兒子的是賢秀不是奉熙,要他讓智旭回去當檢察官。奉熙來找地檢長,說她爸是殷萬水,真正錯的人是地檢長不是她。智旭來見賢秀,賢秀恢復記憶,智旭要他自首。賢秀跟宥靜說水塔的另一個屍體是成在賢,是楊振宇的同學,並說了為何殺害熙俊,地檢長在一旁聽,氣得回去抱著兒子相片哭。地檢長遇到奉熙,跟她道歉,奉熙說她不接受。賢秀出來時被帶走並上了地檢長的車。智旭從衣櫃拿出檢察官袍,他成功要回檢察官的身分。

第 19 集劇情大綱:

繩之以法

宥靜打給智旭說賢秀自首,但只有水塔案跟張熙俊殺人案,智旭發現地檢長知道便趕緊跟奉熙去地檢署,宥靜也在調查地檢長的行蹤。奉熙猜測地檢長去熙俊被殺害的地方,也就是奉熙住的地方,果然地檢長帶著賢秀來這裡並毆打他,賢秀說素英是被他害死的,因為他把侵犯素英的混蛋放走了,所以他殺了地檢長兒子也只是剛好,地檢長拿出刀子,被賢秀阻止,說 13 年前有個女孩子被欺負,當時的檢察官就是他,但他把案件掩蓋,兩人扭打,智旭跟奉熙趕到現場,發現地檢長坐在地上,智旭去追賢秀,並跟賢秀扭打,奉熙出現踢了他一腳,賢秀被逮,宥靜抵達現場依非法逮捕、監禁罪以及殺人未遂嫌疑逮捕地檢長。奉熙說在哪裡犯案就在哪裡了結,並說是地檢長利用年幼的智旭,跟智旭說欠彼此的債就此扯平。智旭回到檢察廳見賢秀,賢秀說他沒跟宥靜自首,智旭拿出影片,賢秀說他精神耗弱,智旭說會讓他想起來。智旭說要放棄偽造的證據,要大家找更多證據,宥靜說有找到肇事逃逸犯閔榮勳,方股長找到當時負責女學生案件的警察,但警察說當時送到檢察廳居然不起訴,檢察官就是地檢長。奉熙來找地檢長,要他道歉並說明當時為何釋放性侵犯,奉熙去找智旭,說當時集體性侵的人有許多人家世顯赫,所以地檢長才會掩蓋,之後素英就自殺,賢秀就對這些人進行報復。但智旭想起賢秀說他沒有殺楊振宇跟李載鎬,也不知道是誰殺的,但他同意兇手的做法。智旭說要以強姦罪起訴賢秀,還說閔榮勳出來做證,說賢秀當時跟他們一夥。開庭時,智旭說鄭賢秀、閔榮勳、楊振宇、李載鎬、金敏九、成在賢、高燦浩等人集體性侵朴素英,賢秀否認,但榮勳指認他,智旭拿出當時警方的被害人陳述上寫著賢秀的名字,賢秀激動敲桌子說不是他,智旭要他拿出證據,他說在賢鎮洞的涵洞。警方大舉搜索,發現了燦浩的屍體及犯案的凶器。榮勳說賢秀喜歡素英,只是旁觀且不敢吭聲。奉熙來到法庭,想起當年智旭幫她辯護,智旭出現,奉熙抱住他,兩人接吻。

 

第 20 集劇情大綱:

幸好遇見你

智旭來知海家找奉熙,問她為何都不接電話,奉熙說她怕在一起後又會分手或有人受傷,智旭要她負責任跟他交往,說更害怕兩人分手,奉熙同意,兩人和好。開庭時,地檢長不承認殺人未遂,只是防身,智旭說希望他有羞恥心。賢秀的最後審判出爐,獲判無期徒刑,奉熙也因此擺脫嫌疑罪嫌。奉熙來找媽媽,說若爸爸也洗刷冤屈就好,但智旭說時效已過,跟奉熙道歉,媽媽說只要活著的人好好過日子就好。奉熙跟智旭約好吃晚餐,但智旭被工作耽擱,奉熙便跟知海及宥靜去吃晚餐,智旭跟恩赫都來到餐廳,發現三個女人喝醉,智旭把奉熙背回家。恩赫則是先送知海回去再送宥靜回去,恩赫要走時,宥靜抓住他手,恩赫吻她。奉熙醒來發現在智旭床上,但她不記得,兩人開始甜蜜的交往,但奉熙仍堅持住在知海家。恩赫跟宥靜說開,兩人傳達彼此心意。一位婦人用球棒打老公,因為老公 30 年前外遇,智旭無法理解,奉熙生氣,兩人吵架,卞代表說女人只要生氣,男人認錯就好,智旭試了結果沒用。一年後,奉熙跟智旭仍在法庭上辯論,結束後奉熙說要分手,智旭說她每次都這樣,兩人繼續鬥嘴。晚上兩人走在公園,突然智旭拿出戒指幫奉熙戴上,兩人互許終生。

觀後心得:

本劇翻做「奇怪的搭檔」,翻譯的有點怪,其實英文的意思是嫌疑犯搭檔,因為女主角是殺人嫌疑犯,卻跟智旭一起辦案,雖然已播出三年多,但還是非常值得一看的韓劇,當年的收視率也頗高,加上池昌旭演的戲本人必看!女主角長得較普通,但有小池就夠了,女二長的不錯,也演過梨泰院的配角,男二長的還行,只是笑聲很假。本劇一開始的劇情就超展開,女主角居然變成殺人犯被關,幸好男主角相信她,並幫她洗刷冤屈。片中營造的恐怖氣氛還挺恐怖的,尤其 16 集最後時賢秀突然站在後面嚇到。一開始以為兇手是燦浩,沒想到真兇居然是假裝無辜的賢秀,飾演他喜歡的女生的也是是演過 Sweet Home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的配角。

男女主角兩人怎麼這麼愛睡沙發,有舒服的床不睡,且兩人折騰了很久才在一起,結果發現以為父母是世仇又分開,沒想到其實是女主角的爸爸救了男主角,真是上天弄人啊!兩人會在一起也是很深的緣分,男主角為了女主角失去檢察官的資格,但如果說是為了報答她父親的恩也只是剛好。最好是地檢長跟賢秀打一打會沒事離開啦,通常是其中一方死了,另一方才會離開吧,不過看著地檢長被逮捕也是很痛快。最後真的超展開,原本以為賢秀是為了幫素英報仇,但他居然浮現追素英的記憶,沒想到他也是共犯之一,原來他只是旁觀者,難怪會這麼痛苦,不過他居然說沒有殺了那兩人,到底是真的還是說謊?或是真的那又是誰殺的?片中沒有交代清楚。原本很討厭小三羅知海,但是她跟奉熙一起住之後兩人也越來越好,還幫奉熙化妝。不過兩人既然都和好了,為何奉熙還要住在知海家,真是奇怪,最後兩人走入婚姻,是很甜蜜的結局。

 

※以上文字皆為自己逐字打的,劇照皆取自網路,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偶爾一起暴飲暴食再偶爾一起節食減肥,最沒恆心與毅力但一路走來也持續減肥了好幾次,我們重量不重質,所以完全沒有效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