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THE KING : 永遠的君主』第 9 集詳細劇情、心得、線上看 – 仇人相見

1 ~ 16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9 集劇情、心得:

1. 詳細劇情介紹

2. 本集心得

 

Netflix 線上看:

點選開始第 9 集線上看

1. 第 9 集詳細劇情 —「仇人相見」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大韓民國,太乙跟李袞來到了宋靜慧的住處,卻發現這裡是一片荒原,太乙:「地址是這裡沒錯,但她似乎是刻意不讓人找到她的住處,她費了這麼大的功夫藏匿行蹤,看來得花點時間來找。」「這讓我確信了兩件事,宋靜慧和李霖在一起,以及跟妳到這麼遠的地方,即便是工作我也很開心,無論是在哪裡。」「你那些話是請家教來教你的嗎?」「驚人的是,我是自學的。」「所以大家才會…」「謀反?」太乙打了李袞一拳:「你是瘋了嗎?」「妳以為這麼做能全身而退嗎?」

「我是要說,所以宮裡的人才這麼愛戴你,你難受時反而會用玩笑化解,我不該說那些話的,我們沒有時間了,我是在想這些。」「妳在短暫的時間內,思考了很多事呢!」「為什麼要開那種玩笑?」「因為那是只有我才開得起的玩笑。對不起,我不知道妳會受到這麼大的驚嚇。」「我不曉得該如何安慰你,我有了喜歡的人,但他家裡的事怎麼會涉及謀反呢?」李袞笑了:「妳的地球依舊是平的。」「對,它就像餃子皮一樣平坦。」

李袞把雙手放在太乙肩膀上:「我讓妳感到很困擾啊?因為宋靜慧,她有著我母親的面孔,對吧?」「我想過也許你會想見到她。」「一點也不,如同阿影與誾燮並非同一人,她也不是我的母親,臉孔只是代表一個人的符號罷了。」「那我問你一個問題就好,你和李霖到底是怎麼跨越兩個世界的?」「目前為止我對妳都有問必答,往後也會如此,但除了一個,就是妳剛才問的問題。」「好吧!那你真的是第一次談戀愛?」「那個問題也除外。要走了嗎?天氣突然變冷了,對吧?」

「俗話說,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大韓帝國似乎沒有類似的話吧?」「原來這裡有這種說法啊?」「你是做牛排石鍋飯給哪個女人吃?」「妳不是說只問一個問題?」「你根本沒回答任何一個問題。」「我是海士第 88 屆,生命中只有妳一個女人。」「你反應挺快的嘛!」太乙差點跌倒,被李袞抓住:「妳卻有點缺乏呢!」太乙反握住李袞的手:「你穿著軍裝還挺帥氣的。」「幹嘛牽著我的手?」「你有沒有做石鍋飯給具瑞怜吃過?你該不會是穿著軍裝洗米的吧?」李袞大笑。

李袞帶誾燮來麵包店:「你現在也該牢記在心了,聽好,我每天早上都要吃這家的麵包,這家麵包的味道跟皇室御用的餐前麵包一模一樣。」「我為什麼要將那個牢記在心?」兩人坐下,誾燮幫李袞在吐司上塗果醬:「幹嘛找我這個大忙人來這裡?」「你這個大忙人果醬卻塗得很仔細呢!」「麵包就是要配果醬!幹嘛找我過來?」李袞咬了一口吐司:「直接吃也很美味,這也要牢記在心。現在起我說的話,你更是務必銘記在心。從今天起,你得成為真正的天下第一劍才行。」誾燮搖頭:「你在開吃之前就瘋了啊?」「你轉過去一下,那似乎是阿影的外套,百分百純羊絨。」誾燮把吐司放下,拿起抹刀:「天下第一劍?遵命。我本來不想說這些,怕你覺得我在自誇,但其實我在民願室就被賦予了重責大任啊!該從哪裡開始,陛下?」

大韓帝國,具總理的媽媽正在具總理家把小菜冰到冰箱:「妳回來啦?晚餐呢?」「我都送妳那麼多套衣服了,幹嘛還以那身打扮過來?」「別浪費錢,連有豪門親家時我都沒穿過。」「那都幾百年前的事了。」「這倒是。對了,我燉了一點玉筋魚,跟我一起吃口飯就好,可以嗎?」「這個時間吃什麼飯啊?就一口喔!不過媽,妳真的沒寄報紙給我嗎?」「那很鹹,配著飯吃吧!我真的沒寄給妳,是什麼報紙?」「沒什麼,可能是秘書室弄錯了吧!很多東西都會寄來我辦公室。家裡沒什麼事吧?」「每天都是老樣子啊!不過阿,那個死去的李霖,他有未公開的孩子嗎?」

「別說那種荒誕無稽的話,他沒留下子嗣就謀反,隔年便死於非命,哪來的孩子?」「是吧?不過幾天前店裡有個沒帶走雨傘的客人找上門,他的長相跟李霖在世時一模一樣,所以我才想說他是不是有兒子。」「媽,妳如果到外面說那種話,真的會大禍臨頭,皇室目前還沒有後代,逆賊的私生子?要是那種謠言從妳口中傳出去,我真的就完蛋了,妳女兒可是總理耶!我去換套衣服。」「好,我沒跟別人提過,只有跟妳說,我不會說的。」具總理離開廚房後把門關上,馬上拿出報紙來看,一臉狐疑的表情。

大韓民國,薪栽陷入回憶,媽媽說:「你好好待在這裡喔!我馬上就來接你。」薪栽握住媽媽的手,媽媽說:「我很快就回來。」接著快步離開,一旁店家的新聞播著:「今日是先皇國葬第六天,李袞皇帝自登基大典結束後,便依禮法對先皇進行 26 天的哀悼,來展開他首項公務。」畫面中李袞跪著一直說:「唉唷。」新聞:「國民們不捨地注視著年幼君主執行儀禮。」回到 2019 年李袞的飯店房間內,薪栽:「白底黑李花、人們、哭聲,那個在哭的小男孩,真的是你?你真的是李袞?」李袞 OS:「他聽見了我的哭聲,穿越過來的人,比我想像的還要多。」薪栽抓住李袞衣領:「回答我,臭小子。」曹影把槍指著他:「放手,除非你找死。」李袞:「唯一能確定的是,你就是我必須回到我們世界的理由,我想我應該是你的君主。」

空氣瞬間凝結,李袞:「請問你除了哭聲外,還記得什麼嗎?像是地點,或人都好。」薪栽放開了手,李袞:「助我一臂之力,那我也會幫你,無論你在尋找什麼,最接近的人都是我。」「你想幫我?那就滾回你們的世界,你也是。下次再被我遇到,我必定會以非法持有槍械之嫌,讓你鋃鐺入獄。」薪栽走了,曹影想追上,李袞:「別擔心,他是以刑警身分離開,又是某人的大哥。」「但是陛下…」「我知道,他是李霖帶過來的,就像地下室那傢伙一樣,他只有國葬的記憶,似乎是很小就被帶過來了。」「為何要把年幼的孩子帶過來?」「李霖需要的是他的父母吧!不管是哪個世界的父母。」「在你回到這裡前我會去查出來的。」

薪栽來到太乙家門口,太乙跑出來:「這麼冷怎麼不進去卻叫我出來?去娜莉家…」「我剛才遇到了誾燮,但他卻不是誾燮…妳早就知情了。」「大哥,你看到多少?」「妳呢?妳涉入的程度有多大?妳說的科幻情節就是那傢伙嗎?妳真的相信他說的一切?」「對,我相信。」「妳為什麼會相信?妳相信了什麼?」「一切,我全都相信,我會盡其所能地跟你解釋,坦白說我需要你幫忙…」太乙話還沒說完,薪栽就已離開。薪栽來到了以前住的地方,想起當年,他蹲在店門口哭,李霖走到他面前:「你跟媽媽走失了啊?我會幫你找到她。」接著就是他醒來,發現媽媽哭著喊他:「薪栽!」

重案三組的人跟景蘭一起來到餐廳慶祝誾燮退伍,但薪栽卻沒來,太乙傳訊給他傳到一半,時間突然停止,此時李袞正在洗手。李霖在車上調整懷錶,神似劉慶茂的人說:「有警察到療養院去,他們適時地打發掉,感覺沒造成什麼問題。張妍芝闖了禍目前在坐牢,配給她的手機已經解約,目前正要回收。還有…」「還有?」「金基煥那臭小子消失了,我正在找他。」「裂痕,我很討厭呢!」李袞打開一個箱子,看著從金基煥身上拿到的 2G 手機。太乙在警局內,研究著李尚道殺人案,她把李尚道的照片拿走,太乙 OS:「即使會受到動搖也要放手一搏,得製造出裂痕才能重獲平衡。」

大韓帝國,具總理來到辦公室內,發現神秘男子已在裡面看報紙:「你不是說今天休假嗎?不是要去打高爾夫球?」「對,下午。KU 集團法務組發函請求跟妳面談呢!」「你是要跟他們打高爾夫球?」「KU 集團答應於明年上半年錄用一百萬名新進員工,戰爭結束後功勞全被皇帝一人獨攬,我們至少得解決就業問題啊!」「如果只有這個理由就無須和他們見面。」「妳不是想知道朴哲雍議員的照片是從哪來的嗎?你何時有空?崔會長希望妳找個時間去面會,他好像很無聊。」「今晚。」

李袞一直等待電話響起,他想起小時候他在天尊庫時,坐在四寅劍前的地上說著:「天降下精氣,地生出靈氣,其氣化為日月,山川河流和雷電,利用賢…利用賢…」李霖突然走出來:「利用賢者,除去天地間之惡。」「大伯父。」「太子殿下,你知道這把四寅劍上的字句是什麼意思嗎?」「知道,是皇帝的職責。」「所以你會盡到那份職責嗎?」李袞低頭。回到 2019 年,李袞在等待的 2G 手機終於響了,李袞接了起來說:「利用賢者,除去天地間之惡,用玄妙的道法,匡扶正義。你記得我的聲音嗎?我記得你的,你應該藏得更隱密,我剛發現你人在大韓民國裡。」李霖憤怒的掛掉電話,並把手機丟到火爐裡,李袞則是把手機折成兩半。

大韓帝國,具總理來到監獄探視崔會長:「妳穿著我送的鞋子來呢,具總理。」「你買這雙鞋四處送別的女人,所以它蔚為流行。人家說前夫也有派上用場的一天,真的有耶!我太晚才來道謝了,感謝你提供朴議員的照片,KU 到底是從哪弄到那種照片的?」「喂,妳一坐下就…別來誘導審問那一套,有哪個妻子會 24 小時竊聽自己的另一半?」「幹嘛找我來?」「這還用問?應該是我對禮尚往來還抱有微小的期待吧!讓我在聖誕節特赦出獄如何?我沒哭耶!」「原來你不曉得,聖誕老公公本來就不會送禮物給那些瀆職、貪污與財產外移的人。」「真令人大失所望,我捐了一大筆錢給教堂夏令營耶!妳跟皇帝的合照很精采,妳貼得太近了,竊聽皇室的總理,妳那可是謀反啊!」「少威脅我!我手上還握有竊聽你的檔案,久延隧道,那是最齷齪的。」

「天啊!妳真可怕,我那麼說只是出於擔心,妳現在居然還覬覦皇后之位啊?」「不行嗎?貪婪是最真實的,我忠於內心的渴望到底哪裡不好?我想成為主播,想嫁進豪門,想成為總理,而現在只不過是想成為皇后,因為皇后沒有任期限制。我從遙遠之處一路走來,從底層爬到今天這個位置。」「妳怎麼能一輩子都這麼野心勃勃?」「因為我凡事皆是真心以對,無論是貪心還是野心。別妄想獲得聖誕節特赦了,還是等待佛祖降臨的那天吧!」「上教會吧!別去寺廟。」「在那之前先履行你家法務組開出的支票。還有一件事,媽沒寄過的包裹我卻一直收到。」「妳被人威脅嗎?」「也有可能是協商,找出 25 年前那場謀反的參與者。」「妳幹嘛跟逆賊餘黨協商啊?難道妳想藉由抓到餘黨搖身變成皇后嗎?妳要我去做那件事?」「僅剩一年任期卻追著逆賊跑的總理?要是傳出那種謠言,我就沒戲唱了。這是你一人所為,要是你還想去寺廟的話。」「妳有求於人還用這種態度?答應我一定要去吃齋飯喔!」

大韓民國,太乙坐在河邊的座位,叫了炸雞外送,打給李袞:「你到哪了?我在這…」此時李袞把外套披在太乙身上:「我也在這裡,妳的身邊。」「你很快就找到了嘛!這裡是約會聖地,你在另一個世界似乎很常來喔?」「怎麼可能沒來過?」「我就知道,你跟誰來的?」「國土部部長、次長及四名書記官、首爾市長、科長…」「吃吧!大韓民國的戀人們都是在河邊約會,鬧翻的話就直接推下去。」兩人都笑了,李袞:「真是雅致,酒水、星星、河水、雞肉以及吃醋,無以復加的完美。」「你吃完好好加油,一路順風。不是說每週五都有國政報告嗎?今天是禮拜四。」「妳記得啊?」「這是什麼情況?你知道自己是個很差勁的男友嗎?」太乙拿李尚道的資料給李袞:「我是冒著犯下調查情報外流罪拿過來的,總覺得這題的答案,在你的世界才找得到,他在這裡只是個死者。」

李袞發現這人跟馬場新來的員工長得一模一樣:「這題的答案我早就知道了,我也見過他本人。」「你見過李尚道?李尚道還活著?」「這交給我來處理,我也要給妳一項任務,我會把阿影留在這裡,改帶誾燮走。」「那是什麼意思?」「李霖現在人在大韓民國。」「那你就不該走啊!他都在這裡了。」「我非走不可,我得去守好連接兩邊的入口,他務必要在我的世界落網才行,所以我才會把阿影留在這裡,在最糟的情況下,這個世界裡能射殺他的人,僅有阿影一個。」「原來這攸關到人的生死啊!」李袞握住太乙的手:「替妳的世界添麻煩,真的很抱歉。」太乙眼眶泛淚地抱住李袞:「我裝作若無其事,但其實一點都不好,你很快就會回來吧?」李袞也抱住太乙:「我會儘快回來,我會像從漢南洞到梨泰院一般,很快就回來。」

誾燮在飯店內喊著:「不要過來!這不能剃掉,我留了多久啊?」曹影拿著剃刀準備幫他剃髮:「我絕不會把頭髮留長。」「休假時也有可能會變長啊!就當你懶得去修剪吧!」「乾脆砍下你的頭怎麼樣?無須剃掉頭髮,只要砍下你的頭就行了。」「拜託你不要把想法說出口!講那什麼鬼話?你是為了明日而活吧?為明日而活的傢伙,會死於活在今日的人手上。」曹影聽不懂誾燮這番話的用意,誾燮乖乖的把頭髮剃短。

大韓帝國,盧尚宮:「石副隊長,現在立刻前往馬場的竹林,陛下在那裏等你,僅帶必要的人手行動,不要心存懷疑,也別提出任何疑問,這是皇命。」石副隊長帶著另一名女隊員來到竹林,李袞、假扮成曹影的誾燮跟金基煥出現,誾燮拿著氣球,李袞:「此人涉嫌謀反,將他拘禁在宮中地下室最深處,任何有關他的紀錄和情報,都不准留下。」「是,陛下。」李袞對金基煥說:「我怕你誤以為這就是盡頭,就再附帶一提,你們這群傢伙的盡頭,甚至還沒揭開序幕,這是穩當又恰當的處置。」

回到宮中,誾燮正在換上防彈衣:「我為什麼才剛退伍,就又要入伍?真是的。」想到曹影之前交代的:「你一到那邊就先穿上防彈背心,那不是用來保護你,而是要你保護陛下,你必須捨盡全身豁出性命,聽懂沒?」誾燮繼續 OS:「這個這麼薄,擋的了子彈嗎?是不是該穿個三件啊?」石副隊長:「隊長。」「什麼?嗯,幹嘛?」「你要直接下班嗎?這段時間的報告要何時向你稟報?」「北韓人?」「北韓是什麼?」誾燮比了手勢要他安靜,接著偷看手機的筆記,發現這人就是曹影提到的石浩弼。

李袞出現:「石副隊長,我此刻所言皆是最高機密。」「是,陛下。」「首先安排人手到竹林站崗,今日開始直到我下達其他指示前,都不得中斷,一見到人影就立即逮捕,特別是七十幾歲的老男人。第二,過去一年我出席外部活動時,周邊的監視器畫面全都拿來,越快越好。」「陛下,不好意思,為何是你吩咐我去做,而非隊長呢?」「阿影有更重要的任務在身。」「是,小的遵命。」「阿影,帶著你的筆電過來,那是你的,知道吧?」誾燮點頭,李袞:「”是,陛下!”你該這樣答覆才對。」「是,陛下!」

盧尚宮正在把符咒縫在外套裡,李袞過來找她:「妳知道我回來了?皇帝返宮卻不見提調尚宮露臉相迎。」「你離開時有當面向我道別嗎?我派石副隊長過去,也收到你返宮的回報,現在也見到龍顏了,你可以移駕了。」李袞坐下來靠近盧尚宮說:「天啊!之前明明還是白玉般的臉龐,你該不會是擔心我,而每晚夜不成眠吧?」「唉唷,陛下不在宮中,我可樂得逍遙呢!一入夜就陷入香甜的夢鄉,你還有堆積如山的國事忙著要處理,你該走了。」「妳為何不斷趕我走?為何什麼都不問?如果妳問我去了哪裡,我現在都會如實以告。」盧尚宮想了一下說:「我知道,我全都一清二楚,關於你去了哪裡,陛下在追逐著自己的命運不是嗎?這是專屬我倆之間的祕密吧?」李袞點頭。

馬場裡,李尚道正在替麥希穆斯梳毛,李袞突然帶著近衛隊員出現,馬場負責人:「陛下。」李袞:「繼續忙你們的。」「是,陛下。好,做個收尾吧!」李袞一直盯著李尚道看,李尚道一副心虛的樣子,負責人:「陛下,若有其他交代…」「沒有。」李尚道突然割到手流血,負責人:「你真是的,怎麼會犯這種錯?」負責人離開,李袞:「就憑那副膽量,就憑你這種貨色?在我下達其他命令前將他囚禁在自宅,禁止他進出皇宮,要斷絕他與外界聯繫,更要遏止他與其他人接觸。」

大韓民國,首爾鐘路警察局內,太乙:「薪栽大哥請假?」組長:「他一次連休了 21 天,喂,妳知道些什麼嗎?」太乙:「我打給他看看。」沈刑警:「他家裡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他媽媽可能又…我只是出於擔心,就覺得原因是她嘛!」太乙打電話給薪栽沒接,到他家按門鈴也沒人回應。薪栽此時正在包廂內喝酒,上次被他抓的賭場大哥拿了一個袋子進來:「難怪今天一早就有喜鵲飛上門,在開門營業之前就來了這位賓客啊!姜刑警似乎有什麼傷心事啊?有道是與人分享就能讓悲傷減半,你要跟我分享嗎?」「你想分享的話,就分一些花生給我吧!這裡的下酒菜太貴了。」「連下酒菜都能讓你憂心忡忡,真令我難過,你怎麼那麼憨厚啊?總之謝謝你願意在難過時大駕光臨,這個決定是對的,即使再難受,這也能撫慰你的心,來,用這個盡情地買下酒菜吧!」

大哥把包包打開,裡面有一堆鈔票,薪栽把他的卡丟在袋子裡說:「可以分三期嗎?這瓶我沒開,扣掉別算。」「既然這樣你幹嘛來?」「有人尊稱我一聲大哥,那個人相當聰明又執著,唯一能讓那傢伙找不到我的地方就是這裡了。」大哥打電話:「喂,拿花生來九號房。」接著問薪栽:「你還需要什麼嗎?」「這間讓我包幾天吧!我請了假,卻無處可去。」「既然請了假就去個溫暖的地方啊!真是的。」大哥拿著錢準備離開,薪栽:「要去哪?」「去教會,要做晚間禮拜。你倒不如伸手跟我要錢算了!可惡。」

大韓帝國,李袞正在用曹影的電腦,卻怎麼也解不開密碼,相當苦惱,誾燮:「昨天有人自豪地說”阿影很單純,我數學很強。”一副立刻就能解開密碼似的叫我把筆電拿過來。」「我現在看似是解不開,但這都是你誤會了,我這是在檢測皇室的保安。」「是。不過這裡面究竟有什麼讓你費盡千辛萬苦也要解鎖?」突然有人敲門,誾燮立馬抬頭挺胸擺出嚴肅的臉,毛秘書與宮人搬了資料箱進來:「陛下,具總理到了,要進行年末結算。」「已經到了這個時候啦?」「是的,一年真是過地飛快啊!你想吃什麼消夜呢?」具總理也搬了一箱資料進來:「地瓜,我正在減肥。」毛秘書:「那我退下了。」具總理瞄了誾燮一眼後對李袞說:「你好,陛下。」「歡迎,我們提高了皇室的保安層級,曹隊長會隨侍在側。雖然你早已知曉,我們要做一整年的總結報告,我們會通霄作業。」誾燮抬頭挺胸:「是,陛下。」

大韓民國,太乙來到娜莉的飲料店,娜莉:「薪栽哥?他沒來啊!他沒去上班嗎?妳怎麼會跑來這裡找他?」「這是國家機密,他有來的話,請他撥個電話給我。」「好,不過姐,妳不覺得最近曹誾燮很奇怪嗎?」曹影坐在一旁,露出笑容,太乙:「誾燮,會嗎?我沒什麼感覺耶!」娜莉:「總覺得他的外型不如以往俊俏,變得很遜,那是什麼髮型啊?」娜莉搖頭,曹影傻眼,太乙:「妳的喜好還真特別。」太乙對曹影說:「以後在飯店見吧!我擔心娜莉和誾燮會因此而疏遠,直接說重點吧!」曹影拿出一隻金牛說:「麻煩妳變賣一下,聽說妳知道哪裡能高價收購。」「我當然知道,因為跑得太勤了,那老闆還以為我這個警察貪污呢!總之我會替你變賣這個,你也讓我用一下飯店房間吧!我需要秘密基地。」「陛下又不在…」「但你在啊!不過你賣掉這隻金牛犢是要做什麼?」「我需要一點收入來獲得機動力。」

曹影去考汽車駕照,他想到之前跟誾燮的對話:「你沒駕照?」「我當然考過了啊!我通常一考就會過關,大學學測也是拿到滿分。」「雖然我不清楚大學學測是什麼,但既然你考過試了,為什麼沒駕照?」「因為我不會左右轉,男子漢就是要勇往直前啊!」「那就這樣吧!但你連左右轉都不會,是要怎麼跨越到另一個世界?如果你誤以為是要去國外旅行,現在就打消念頭,你一開口絕對會被發現…乾脆割開你喉嚨算了,只要你少了聲帶…」「拜託你!喂,就算你百般為亞瑟王大哥著想,但那比的上我對恩比和蓋比的心意嗎?不過亞瑟王大哥說,這是為了要保護我的弟弟妹妹。」回到現實,曹影 OS:「你有好好表現嗎,曹誾燮?」

大韓民國,誾燮等到快睡著,具總理:「如果要維持教育預算的話,就必須在醫療預算上做改革。」李袞:「非得從中擇一嗎?」「該部處提出應提撥福利預算至技術和服務層面以提升國家利益。」誾燮睡著差點摔倒,李袞:「醫療和教育並非國家的恩澤,而是國民的權益,進行下一項吧!追加了五兆兩千億韓元的預算在災區的修復和補償上呢!」「這裡已被指定為特別災區,我們正極力修復,並讓當地居民回歸日常生活。」「很好。」誾燮在一旁嘆氣,具總理:「那位旅客已經順利返回了嗎?」「工作很枯燥嗎?她順利的回歸日常生活。」具總理想到露娜後笑了:「真希望她能在大韓帝國玩的盡興。」

此時消夜送上,李袞:「我吃了辣的就能大幅提高效率,速度也會加快。阿影,吃吧!」誾燮立馬過來坐下:「妳怎麼能三餐都吃地瓜?」具總理:「努力是不會背叛你的。」誾燮從口袋拿出一包泡菜並在具總理面前打開:「吃地瓜當然要配泡菜。」李袞把泡菜翻到背面:「具總理也知道這個配方嗎?因為盧尚宮總是這樣弄給我吃。嗯,熟成的很美味呢!阿影,快吃吧!妳為什麼不吃?」「三餐都吃地瓜的話也是會變胖的。陛下,你不結婚嗎?」「這兩個問題根本風馬牛不相及,怎麼了?你想嫁給我嗎?」「我可以嗎?」「不可以,我已經向某人求婚了。下個議案是什麼?」誾燮 OS:「哇,這個世界也太猛了吧!」

大韓民國,薪栽來到心理醫師的診間,護士說:「今天看診時間已結束,沒提前預約是無法看診的。」醫生:「他是我的客人,妳下班吧!」「好的。」醫生問薪栽:「甜食失效了啊?還是你終於發覺甜食沒有效?請坐吧!」「我想要補一下眠,你能替我開處方籤嗎?」「沒看診是無法開的,別讓我變成真的庸醫,快坐下吧!我不會去探討你的潛意識,你大可放心,我認為最佳的方式是快速診斷,搭配適宜的藥物治療,就像感冒一樣。」「妳不能直接介紹一個庸醫給我?我現在連酒都不管用才會來找妳。」「你確定?不是喝的不夠多嗎?」「妳真的是醫生嗎?」

大韓帝國,誾燮來到了李袞的房間 OS:「太豪華了!」他偷戴了李袞的護膚面罩,假裝自己是鋼鐵人,李袞洗完澡進來看到:「誾燮?拿掉,皇帝不會跟任何人共享物品。」「真是小氣,我還想容光煥發一下呢!」「話說,你是怎麼破解阿影手機密碼的?」誾燮拿出曹影手機用臉部辨識打開,李袞傻眼,誾燮:「你還沒破解筆電的密碼啊?要我試試看嗎?」「我很欣賞你的挑戰精神,但是皇室保安並非那麼簡單就能破解,你破解後就叫醒我,那我就賜給你一個專為皇帝打造的特別美貌護膚面罩。」李袞坐下並戴上護膚面罩,誾燮:「太棒了。」誾燮坐在電腦前想了一下然後輸入密碼:「我解開了!」李袞把面罩脫下,誾燮:「J 再加 13 個零,個、十、百、千、萬、…、兆,共 13 個零,諧音”曹影”。」李袞傻眼。李袞點開了曹影電腦裡的監視器影片,裡面是太乙的畫面,太乙數了手上的零錢,接著走進一間店裡。

大韓民國,太乙從她去大韓帝國穿的那件外套口袋裡,拿出一張她在大韓帝國拍的古裝照,又拿了印有李袞的鈔票 OS:「我們一張合照都沒有。」太乙想起之前李袞還沒離開時,她對著相思花種子說:「現在外面太冷了,你從今天起就在這裡生長吧!」李袞:「你種了什麼?」「我在大韓帝國買的花種子,不過卻遲遲不發芽,是怕生嗎?」「相思花聽好了,我是你的君主,我命令你快點茁壯,在我心上人的溫室中開出燦爛的花朵,這是皇命。」太乙笑了:「你這樣子還死鴨子嘴硬堅持是第一次談戀愛?」「即使危及性命,直到下輩子我也不改口。」「我在那奇異的空間播下的花種子,是不是還沒發芽?」「我說過啦!那裡不存在著風、陽光和時間。」「我只是問一下,你有試著跑到盡頭了嗎?」「我有試過卻沒到達盡頭,因為我不能在那裡待太久,即便只在那裡待上一天,外面卻是過了兩個月。」

「那麼,你待在裡面就不會變老了呢!等等,那我有可能比你大耶!難怪總覺得你最近變年輕了。」「就算在那邊能獲得永生,我也會走向妳,如果遲到了,就是我還在路上。」「你別想著要走向我,而要想著攜手同行,別想獨自到好地方去。」「我覺得我會非常想念妳,妳不能跟我一起走嗎?不能到我的世界跟我一起生活嗎?」「17 項中再追加一項,不准叫我跟你走,那這邊要怎麼辦?我爸、娜莉和警察局呢?你說那種話要我該如何是好?」李袞吻了太乙,太乙:「你在幹嘛?是要堵住我的嘴?」「是在堵住我自己的嘴,當想說的話滿溢時,就該這麼做,大韓帝國的法律是那樣…」話還沒說完,太乙已經吻上李袞:「我已經乖乖遵守法律了呢!因為我是不折不扣的公務員。」想念結束,太乙趴在桌上看著鈔票與照片。

大韓帝國,李袞正在看著監視器畫面 OS:「就這樣,又看到美麗的東西。」李袞點開了最後一個影片,太乙經過一間書店,書店前面的小男孩正在玩溜溜球,突然間,小男孩抬頭看向鏡頭,讓李袞嚇了一跳,影片中的烏雲變黑,現實中也突然打雷,他重看了一次監視器畫面,這次小男孩卻沒有看向鏡頭,李袞以為自己看錯,接著他仔細看監視器畫面 OS:「海松書店,2022 年 5 月 27 日,2022 年?是系統出錯了嗎?鄭太乙那天,並不是穿著那套衣服,這是什麼?」

大韓民國,李霖正在煮顏料,神似劉慶茂的人過來,李霖:「手機回收了嗎?」「我正在回收,我最近同時調查很多事。你知道的那個姜薪栽,聽說他到宋靜慧兒子的靈骨塔去,還有之前拜訪過療養院的警察,是一個叫鄭太乙的女人,我打聽後發現她就是逮捕張妍芝的刑警,她也在找張妍芝的手機。」「姜薪栽,是我下錯的棋子,鄭太乙,是我沒下的棋子。」「你放心,我會率先找到的,不然我找個地方把他們兩個活埋算了。」李霖抓起他推向火爐:「處理掉張妍芝,除此之外什麼都別做,我得再外出一趟,現在我姪子應該察覺到了。」

大韓帝國,石副隊長來見李袞:「陛下,你要我去找的那間書店,全國上下找不到登記為海松書店的店舖,網路和二手書店我都找遍了,完全沒有這個店名,還有這個是你要求的外部活動,所有監視器畫面都收錄在此了。」「辛苦了,再去找找看書店,連申請歇業的店舖都包括在內。」「是,我知道了,陛下。」李袞 OS:「那時他人在大韓民國,所以下次時間停止的話,他就是在大韓帝國。」李袞查看監視器畫面,找不到李霖,他突然想起太乙提過待在那粉紅空間就不會變老,於是他重新查看監視器,竟發現李霖的蹤跡:「這…太荒謬了,難道他在那裏延緩時間的流逝?」李袞找到了完全沒變老的李霖。

劉慶茂正在整理書,聽到腳步聲說:「我們打烊了。」部榮君:「唉唷,天啊,真抱歉,因為門開著。」劉慶茂不敢抬頭:「對,我在等一些包裹。如果你有想找的書,我來幫你找。」「不用了,我只是想來看看,有沒有醫療的書籍能打發時間。」「我們沒有進那類書籍,因為沒有人找醫療用書。」「原來如此,不過,我們之前見過嗎?」「我當然看過你,因為你貴為皇族。」「我有時候會忘記,抱歉打擾了。」

部榮君站在海邊,李袞拿了一件披肩幫他披上,部榮君:「你每年都未先告知就來到這裡。」「因為堂叔每年就像約定好的待在這裡。」「尋求答案的過程還順利嗎?」「我找到了一個記號,但解題過程不太美好,所以我正深受其擾。」「希望你一定要解開,你一直都能找到答案啊!」「堂叔,你相信命運嗎?」「這對理科生來說是艱澀的詞彙。」「確實不甚清晰,通常大家都說面對命運要勇於挑戰,我該正面迎擊嗎?」「人生是難以預料的,就這樣毫無頭緒的賭上所有人生,前往某個你想去的地方,那就稱做命運,性命的:命”及邁開的”運”,賭上所有人生邁開的步伐就代表命運。你有想前往的地方嗎?」「是,有的。」「那你無須迎擊,直接前往就行了,希望那裏有個美嬌娘等著你,你今年得成親了。」「等我找到這個答案,我會偕同某個主張地球是平的女人,一同去拜訪你。」「我會等你的,陛下。終於迎來了新年的第一個日出。」

李袞一個人在池畔旁看著雪 OS:「鄭太乙警衛,新年快樂。」突然時間停止,李袞 OS:「李霖,終於過來大韓帝國了。」李袞快步離開。李霖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突然人群狂呼:「是皇帝!」李袞騎著馬站在正前方,路人紛紛拍照,李袞到處尋找李霖的蹤跡,李袞 OS:「他,肯定在注視著我。」李霖經過李袞身邊,李袞突然停了下來,並調頭朝李霖的方向過去,李霖轉過身來看著李袞,李袞 OS:「永不垂老的人,接近不滅的生命,原來你這傢伙想獲得的,是永生啊!」李袞憤怒的大喊:「逆賊李霖!」

2.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薪栽發現自己原來是大韓帝國的人,於是選擇躲起來。

2. 李袞帶著誾燮回到大韓帝國,並把曹影留在大韓民國。

3. 太乙的無心之言讓李袞驚覺李霖沒有變老,還在監視器發現了他的蹤跡。

4. 李袞在有太乙的監視器裡,發現了未來的影像,並且影片中的小男孩還看著鏡頭。

5. 李袞透過金基煥的手機,確認李霖人在大韓民國,並在下一次時間停止時,跑到大馬路去找他,最後找到並大喊:「逆賊李霖!」

本集老實說劇情有點亂,也沒有什麼重點,看起來較枯燥乏味,也許是導演想交代得太多,但片長又不夠,導致讓人看得有點亂。上一集我們已經知道薪栽是從大韓帝國過來的,但他卻沒有做出任何傷害李袞的事情,因此後面李霖才會說:「姜薪栽是他下錯的棋子。」而鄭太乙則是他未下的旗子,他可能沒想到鄭太乙竟然會對皇帝是這麼重要的一個存在。不過看完這集,我們還是不知道薪栽到底為何會被李霖帶來這邊,除了薪栽的真實媽媽,可能在皇室工作以外,真正的姜薪栽,也就是原本在大韓民國的姜薪栽,真的死了嗎?在大韓民國的姜薪栽的媽媽,跟李袞又會有什麼關係呢?

李袞帶誾燮過來假扮曹影,不怕會被發現嗎?而且誾燮感覺什麼都不會,是要怎麼保護李袞?看著誾燮假裝曹影的樣子真的很好笑,但這兩個明明就同個演員,會不會太會演!為什麼盧尚宮會知道李袞要回宮中而事先安排石副隊長去竹林中等待?只是因為碰巧是週四晚上?還是盧尚宮隱瞞著什麼樣的秘密?她還說她都知道李袞去哪,難道指的是穿越世界?本集也穿插滿多置入性行銷,例如面罩,還有泡菜,之前還有太乙送給張米的萬用膏跟炸雞等等,贊助商還真多啊!為什麼皇室的餐前麵包會跟大韓民國的麵包店味道一樣?難道是有人特別穿越世界去開麵包店?這會不會是其中一個線索呢?

為什麼李霖老是在煮顏料?那些顏料是丹青嗎?難道他是被皇室耽誤的藝術家嗎?為什麼不乾脆開一家公司當老闆,舒服的坐在辦公室,還是因為怕被發現,所以才到底找廢棄大樓煮顏料?顏料除了在寺廟上色以外,還有什麼其他用途?又代表著什麼樣的涵義?而李霖在李袞的外部活動中都有默默參與,難道他不怕有人認出他來?自己的臉都印在教科書上了,怎麼還這麼大膽呢?

太乙雖然不是理科生,卻可以馬上說出李袞在裡面就不會變老了,這點讓李袞也想不到,聰明的李袞怎麼會漏掉這點?還有為什麼李袞會發現未來的影片?影片內的小男孩為何又會突然看向他?難道那小男孩是鬼?還是神?那一幕真的有點可怕,而影片中下雨,沒想到真實生活也下雨,可以見得小男孩一定不是普通人,而且過了兩年,小男孩似乎也沒長大,為何?且為什麼書店的名字換了?原本是叫御水書店,竟然在兩年多後改成海松書店,是因為怕被發現所以改名字嗎?李袞其實可以直接用影片去查地點,也許會比直接查名字來的好查。畢竟也有可能是未來才開的書店啊!

原來李尚道就是馬場新來的員工,負責監視陛下有沒有騎馬外出,也難怪在大韓民國的李尚道殺人案會被安排得如此合理,太乙的直覺果然是對的。為什麼部榮君會去到書店?難道他是發現了那邊是李霖餘黨的根據地?還是只是湊巧經過?但他似乎又認得劉慶茂,他又是怎麼發現這間書店的?李袞怎麼知道要在大街上找李霖?而且又騎著馬,似乎故意引起騷動,還真的被他找到李霖,李霖似乎也不怕被發現,還直接轉身面對李袞,究竟在打著什麼如意算盤?很期待下一集兩人相見之後,究竟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劇透心得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