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THE KING : 永遠的君主』第 8 集詳細劇情、心得、線上看 – 交錯的世界

1 ~ 16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8 集劇情、心得:

1. 詳細劇情介紹

2. 本集心得

 

Netflix 線上看:

點選開始第 8 集線上看

1. 第 8 集詳細劇情 —「交錯的世界」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大韓民國,太乙來到了陽善療養院,在門口看著識別證。大韓帝國,李霖在書店內翻著書,一張紙條寫著”貴賓房入住者”並附上了太乙的識別證,李霖發現太乙跟他之前洗的薪栽照片旁的女子一樣,突然劉慶茂出現:「殿下,那不是這個世界的東西吧?」「看來冥冥之中牽扯在一起了,這不在我的計畫內。」「這女孩子在貧民窟非常有名,她叫露娜,只要給錢,不管是找人還是偷竊,她通通都會做。」「你去把她找出來,帶她來見我。」「是。」李霖 OS:「那麼,我是不是就能抓到妳呢?」太乙 OS:「李霖還活著,而兩個世界正在漸漸互相滲透,至少在我感覺到可能有一股超現實的力量,正在極力平衡這一切,並且在我們面臨這狀況前,我就該察覺到的,這股力量,也許是命運之類的。」畫面帶到書店門口,玩溜溜球的小男孩身上。

大韓帝國,具總理來到監獄門口下車後走到露娜面前:「幸會阿,又碰面了,我們每次相遇的地點都好出人意料,對吧?」「這是最後一根菸了,妳要怎麼賠我?」「我們只見過一次,妳的態度未免太隨便?如果要以總理的身分回應,我勸妳順便戒掉。」「想擺架子妳找別人,我沒投票給妳。」「妳不是我的粉絲嗎?妳是被我拆穿了真面目,就假裝不認識嗎?」「廢話少說,我又沒見過妳。」「妳還真不是普通角色,明明就是妳,KU 大樓那個旅客,還說這裡像童話故事。這裡是妳的皇宮嗎?」

露娜走到總理面前:「公務員姊姊,會跟我說話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搶了我東西的人,一種是被我搶了東西的人,這兩種人都沒什麼好下場,讓開。」具總理把露娜推回去:「妳真的不認識我?」露娜抓住具總理的手:「再碰我一次,我就直接揍人了。」「他也知道妳有前科嗎?」「問這種莫名其妙的問題,我也會揍人。」「所以妳真的不認識我和他?妳不是我在 KU 大樓前遇到的人,妳有雙胞胎姊妹嗎?」「我有這樣說嗎?既然妳有能力知道我何時出獄,還跑來堵我,也許會比我還了解我的身世,找到她跟我說一聲,我也很好奇。」

露娜來到一間冰店,邊吃冰邊盯著櫃檯旁的男人,隔壁桌的小弟弟看著她,露娜:「你快去跟你媽媽說你想回家,因為姊姊等一下要去殺了那個叔叔,只是我要先等你離開。」「為什麼?」「那個叔叔背叛我,害我去坐牢,結果他竟然還有臉在這邊吃冰淇淋。」小男孩的媽媽來了:「閔才,走吧!」小男孩一離開,露娜馬上拿了一張椅子往男人身上砸去,店裡尖叫聲四起,男人頭上流著血,倒在地上說:「妳怎麼會在這裡?妳怎麼出來的?」露娜再度往男人身上砸,並把他拖到附近的垃圾堆。

露娜:「你知道我一無所有的好處是什麼嗎?代表我也沒有弱點。你還有漂亮的妻子,和一個像你的醜兒子。」「拜託妳別動我兒子,我發誓會把妳的錢全還妳。」「我實在不懂,你這種混帳為麼要結婚,讓自己有弱點?」「除了本金兩千萬韓元,還有利息,我都會還妳。當時我實在是鬼迷心竅了,那是我最寶貝的兒子,拜託妳別傷害他。」「就憑你這種混帳?把錢準備好,全部都要皇帝陛下肖像的面額。你要是敢有什麼小動作,我就殺了你的寶貝兒子陪你上路。」

大韓民國,太乙在陽善療養院裡,院務科長出來見她:「聽說妳在找 1995 年的一位病患?」「對,他叫李晟載,聽說在你們這過世。」「1995 年的話,當時的病歷大多都是手寫的,所以都不在了,而且迄今我們的資訊系統更新過三次,目前最久只保存到十年前的病歷而已。」「那請問有沒有當時在這裡服務的醫生、護理師或其他員工呢?」「我在這裡服務 19 年了,在我之前的前輩都已屆齡退休,除了我以外,可能就剩我們院長了吧!」「那我可以見見你們院長嗎?院長應該會記得這名病患,他患有小兒麻痺症。」「我們院長幾乎都是待在國外,因為他主要不負責診療,也不缺錢。如果和刑案有關的話,你們應該會有正式的公文或是令狀,請問妳的用意是?」「我在調查其他案件,正在尋找相關線索,謝謝妳的協助。」「不客氣。」太以 OS:「要我先拿出令狀?到底該說她幹練還是熟練呢?」

太乙離開後,孕婦走出來聽著手機內容:「近日具瑞怜總理與皇帝陛下的照片討論度非常高…」孕婦買了一堆化妝品妝扮著自己,邊聽有關具總理的新聞:「具總理的資歷相當驚人,瑞進外語高中及大韓大學畢業後,進入公營電視台擔任主播,只花了四年就成為當家主播,而後突然宣布與 KU 集團次子結婚,又在同一年宣布了離婚的消息,在離婚之後正式進軍政界,只花了七年…」孕婦妝扮好後照著鏡子:「只花了七年就當上總理,真的好像電影。跟媽媽一起去更好的地方吧!我們小愛要有阿姨了,總理阿姨。」

大韓帝國,具總理開著車:「那瘋女子到底在搞什麼?」電話響起,具總理接起來:「媽。」「妳怎麼馬上就接了?妳一切都還好吧?」「怎麼可能一切都好呢?國家太安寧我就沒薪水領了。怎麼了?」「我只是問問,我昨晚做了個不太安穩的夢,雖然妳不太需要自己開車,但開車還是要小心,還有注意不要弄丟東西。」「妳的夢真的都很奇怪,別擔心,妳見過我失去自己的東西嗎?對了,媽,妳寄給我的報紙是要做什麼的?」「什麼報紙?我沒寄報紙給妳啊!妳收到包裹嗎?」突然李霖來到海產店,媽媽趕緊掛掉電話說客人上門了:「需要什麼呢?鯖魚跟秋刀魚都不錯。」「很久之前我掉了一把傘在這,請問還在嗎?」「在,我想失主應該會回來拿,所以一直保管著,怪不得我覺得你很面熟,感覺好像在哪見過。請稍等一下喔!」

書店外玩溜溜球的小男孩正在看”亞瑟王”這本書,露娜緩緩走過來,小男孩:「妳好快就出來了,風格也變了。」露娜低頭不語向小男孩伸出手,小男孩把身上的項鍊拿下來交給露娜,那是一把鑰匙。露娜拿了鑰匙後把外套脫下來丟到小男孩後面:「這是我逃跑時隨手拿來穿的,天氣開始變冷了,不想凍死的話就穿好。」「妳為什麼要住廂型車?妳那麼常偷東西,沒有錢嗎?」「我錢很多,但敵人也很多,那個世界你不必去懂。」

大韓民國,薪栽來找金希朱科長,科長:「這是夏恩美的驗屍報告,你可要感謝有我這麼好的靠山。」「謝謝。」「你在現場應該也看見了,她是因為頸部兩處刺傷失血過多而死,她的血液裡還驗出微量的唑吡坦(安眠藥),這就能解釋為什麼沒有掙扎痕跡了。」「本來監視器畫面讓我很懷疑她男友,現在看來要重新調查她的室友了。」「是阿,我最近也覺得我的室友怪怪的,姜刑警,不是你吧?」「什麼?」「一直約我老公的人啊!他的不在場證明是你,但我正在煩惱要不要深入調查,你覺得呢?」「是我啊!是我沒…」「你走吧!」「好。」薪栽走了之後,科長 OS:「非常好。」

太乙跟薪栽再度來到案發現場,太乙:「驗屍報告怎麼說?」「妳最近很常不在耶!是去收賄嗎?」「這種良好風氣逐漸消失了。」「檢驗出微量的唑吡坦,是讓她睡著之後才行凶的。」「這樣如果朴政久要餵她吃安眠藥,等她睡著,然後殺了她再逃跑,時間一定不夠,那就是張妍芝了。」「就算逮捕張妍芝,也只能拘留她 48 小時,我們要去查她的病歷,找到能定罪的確切證據,現在得先排除她男友的嫌疑。那妳應該怎麼做?先去逮捕她男友對吧?加油,我今天的埋伏跟張米換班了。」「為什麼?你為什麼不來值勤?」

薪栽來到了某間警局說:「我是閔華燕的監護人。」「你是她兒子嗎?好,請坐吧!在這裡簽名就可以了,流程你應該很清楚,你母親說你是警察。」薪栽拿出識別證說:「我是鐘路警察局的姜薪栽警衛。」「真的耶!我還以為她在胡扯,你應該知道你母親是累犯吧?」「我聽說了。」「我們之前都只是訓誡而已,結果她竟然又來了,下次就不會只是訓誡了喔!」

李袞帶著曹影來到一間餐廳門口:「這個世界有道料理叫部隊鍋,聽說是起源於韓戰的食物,這是繼口味各半之後,另一項有趣的新發現,就是這家店了。」突然上次被李袞打趴的大哥跟小弟們從餐廳門口出來,大哥:「看看這是誰啊?自古以來,冤家總會在美食店前聚頭,你不是上回那三個人之一嗎?上次被你打那麼慘,我到現在還沒消腫呢!今天你們只有兩個人嗎?我們有八個人。」李袞:「看來這道料理今天是吃不成了。今天我身邊的是阿影,阿影,別取他們的命,怎麼說他們也是一般民眾。」

曹影:「天啊!我完全沒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李袞連忙轉頭把曹影的帽子掀開:「怎麼回事?你什麼時候變成誾燮了?我的天下第一劍呢?」誾燮尷尬的說:「他叫我安靜地跟你來吃飯就好…這是怎麼回事啊?」李袞嘆了一口氣:「躲到我身後,可以的話躲遠一點,阿影肯定會從某個地方…」「那你加油!」誾燮立馬逃跑,大哥:「那傢伙是跑了嗎?天啊!你們也太沒默契了,你沒問題嗎?」李袞:「目前我是一個人,你們八個人夠嗎?」「兄弟們,好好教訓他,把那筆帳討回來。」

李袞拿出鞭子一個一個擊傷對方,躲在遠處的誾燮正準備打電話給太乙求救,突然間有人搶走他的帽子,原來是曹影,他使出帥氣的一個飛踢,看了李袞一眼,李袞微笑點頭,誾燮在一旁驚嘆,曹影打到一半時,組長跟沈刑警從一旁餐廳走出,此時大哥被曹影抓住,大哥順手把曹影的口罩拉下,組長看到:「站在旁邊那個帥的不合理的人,是我們誾燮嗎?各位先生,快住手!光天化日之下,你們這是在大街上做什麼呢?」組長出示識別證,曹影看見後立馬把帽子壓低,大哥喊:「快跑!」小弟們逃走,大哥被曹影抓住,沈組長接手:「阿燮,你讓我們跌破眼鏡呢!身手太矯健了,你有在鍛鍊嗎?」

李袞擔心被發現,正要插話時,突然曹影模仿誾燮說話的樣子:「真不好意思,竟然被你們看到了,這沒什麼啦!我看他們隨便找路人麻煩,就出手教訓他們了,你們現在完蛋了。」大哥:「不是啊!要報警也是我來報吧!被打的是我耶!這傢伙很奇怪,他剛才明明就跑了。」組長:「你看到他跑了,但是你們以多欺少,還被逮個正著,所以你現在必須乖乖跟我們一起回警局做筆錄。不過後面那位是誰?為什麼從剛剛就一直瞪著我們阿燮?」李袞:「忘了自我介紹,我是…」突然曹影作勢要揍李袞一拳:「閉嘴,臭小子,大人在講話,不要插嘴。他是我釜山來的朋友,第一次來首爾,沒有我就是生活白癡,連飯都不會吃。」組長:「你們還沒吃飯啊?那你們快去吃飯吧!下班前記得回來做相關證人筆錄。」「沒問題。」曹影立馬把李袞拉走:「快跟我走啊!走路記得看路,腳長有什麼用啊?」

回到飯店,李袞:「誾燮。」「我是阿影。」「不對,你剛才明明是誾燮,阿影絕對不會說我是白癡,阿影也非常清楚我腳長有什麼用處。」「對不起,剛才是為了隨機應變。」「所以你是阿影?」「是,陛下。」「如果你是阿影,按國法你是要被斬首的。」「那我應該是誾燮。」「如果你是誾燮,還是要依照《外國人特別法》斬首。不過,我一直期許自己成為一位仁慈賢明的君主,我會從輕發落。」李袞拿了一支簽字筆在曹影臉上畫了一顆大痣:「記住,把痣擦掉也要斬首。」「謝主隆恩。」「別客氣。」

李袞打電話給太乙:「是我。」「你在哪?發生什麼事了嗎?」「妳不是囑咐我移動時一定要聯絡妳嗎?我現在正快速前往下一個地點。」「你要去哪?」「從臥室前往客廳。」「誾燮家應該沒那麼大吧?」「我搬到飯店了,誾燮的弟弟妹妹開學了。我現在要從客廳往冰箱移動,該來喝個咖啡了。」「我說的不是這種移動,你離開誾燮家去住飯店的時候,就應該打給我了。」「喔!」「怎麼了?你受傷了嗎?」「我沒受傷,只是很驚訝,阿影挑的咖啡跟皇室的咖啡味道一模一樣,入口時風韻十足,尾韻很爽口,這裡的市面上居然買的到。」「敢嚇我,你找死啊?我知道是哪家飯店了,我等等會經過,給你十分鐘,馬上下樓。」李袞掛掉電話後 OS:「假設成立了,必須激怒她才能見到她。」李袞說完一轉頭發現曹影站在旁邊嚇到,李袞:「她肯定很快就要走,大概 20 分鐘,所以你別跟過來。」

李袞出飯店後,往太乙的方向走去,他看了一下手錶說:「八分四十秒,我馬上就下來了,但阿影想跟過來,所以…」「你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如果我沒向你伸出援手,你還是會喜歡我嗎?」「我會理解妳,理解之後就會喜歡妳。」「那如果我對你超級沒禮貌,還是一樣嗎?」「妳就是那樣對我的,所以還是一樣。」「為什麼?」「因為妳會這樣一定有原因。妳怎麼突然問這個?」「本來一開始就應該問清楚,只是我們都跳過了。我還要去埋伏,看到你沒事我就先走了,沒發生什麼事吧?」「完全沒有,今天是寧靜又平和的一天,最不平靜的時刻大概就是現在了,因為妳穿越了長長的車陣來這裡見我。」「我現在還沒吃飯,所以很煩躁。17 條裡面再加一條,禁止在我肚子餓時說些肉麻話,沒什麼事就好,我走了。」

太乙 OS:「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才明白,命運裡沒有所謂的巧合,雖然命運取決於我們的選擇,但其中某一部分,也可以說是命運選擇了我們。即使是現在這一刻,該發生的事依然正在發生。我也有種悲傷的預感,這樣的日常可能不會持續太久,但我還是決定愛上那個選擇了我的命運。」太乙走到一半突然回頭說:「我愛你。曹影應該在房間裡吧?」「等等,我還沒從前面那句話回過神…阿影出去了,你沒看到他剛剛從我身後走過嗎?他要去熟悉一下環…不對,那不是重點。所以,妳剛才跟我說…」「就跟你說不能讓他出門,快帶他回飯店。」太乙轉身準備開車,李袞:「鄭太乙,我也是。」太乙開了一小段後停下:「你明明都聽到了。」李袞笑了,太乙開走了之後,李袞:「別擔心阿影,他已經有經驗了,不會被發現的。」

曹影走在路上,突然聽見有人大喊:「曹誾燮!」曹影 OS:「糟了,聽聲音是個女人。」他正要繼續往前走時,娜莉把車停在他旁邊說:「居然還敢跑?我看到你準備跑了!」曹影看了她一眼,發現跟明勝雅長的一樣,立馬回頭,娜莉:「搞什麼?你現在不是應該在警局嗎?等等,你的衣服…你去相親啊?抱歉,你剛剛去弔喪嗎?還抓了頭髮?」曹影 OS:「不能讓她再觀察下去了。」曹影用手指示意要她出來,娜莉:「你現在是叫我過去嗎?用手指?他瘋了吧!」娜莉下車走到曹影身旁:「如果不是重要的事你就死定了!」曹影 OS:「好強勢,只有一個辦法了。」曹影靠近娜莉耳朵旁說:「有件事我很好奇,在這個世界,是我喜歡妳,還是妳喜歡我?」娜莉打了曹影一下:「你就是這樣才交不到女朋友,不要玩這招!你臉上那是什麼?海苔啊?」「這碰了會有麻煩…」娜莉把曹影臉上的痣擦掉,還捏了一下他的下巴:「什麼麻煩?讓我看看啊!我做了韓式冬粉,待會來拿一些回去。」

誾燮走在路上自言自語,突然被曹影抓去巷子:「嚇死人,怎麼了?太乙姊不是說你只能晚上出…」「我現在形容的女人是誰?長的滿漂亮,眼睛特別美。」「娜莉。」「代步工具是超跑。」「明娜莉,你該不會見到娜莉了吧?她說了什麼?快跟我說清楚!」「她想跟你有麻煩,還叫你去拿韓式冬粉。」「你能不能說清楚一點啊?」「你喜歡她嗎?」「難道不喜歡嗎?總之我現在去不了,你快打給她說我下次再去,我需要冷靜一下。娜莉和我第一次共享的韓式冬粉…」「真沒出息,你需要多久?十分鐘夠嗎?」「我需要 100 年,你才沒出息。」曹影搖搖頭。

晚上太乙跟張米在埋伏等待朴政久出現,張米說覺得被害者很可憐,太乙要他結案後馬上抽離,不然這份工作會做不久,接著朴政久出現,兩人趕緊下車逮人,朴政久一看到警察就跑走,卻撞到了張米,暈倒在地上。此時薪栽跟他媽媽在餐廳用餐,薪栽:「媽,那有這麼好玩嗎?」「對不起,我真的不會再去了。我只要坐在賭桌前,就覺得一切都會很順利,也不會去胡思亂想。我現在沒錢,所以沒辦法再豪賭了。你病了那麼長的時間,你醒過來之後,我感覺就像得到了全世界,以為接下來會永遠幸福美滿,沒想到你爸又出事,所以我就崩潰了。」「爸怎麼樣?他還好嗎?」「就那樣啊!他告訴我你每個月都會匯收管金給他。」「媽,我醒來以後妳幸福嗎?」「那當然啊!你昏迷的那一年,我跟你爸以為要失去你了,簡直生不如死,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心驚膽顫。」

「我也是,我醒來的時候,妳抱著我,我在妳身上聞到很香的味道,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人的身上會有這麼香的味道。」薪栽回憶起小時候,他看著一家三口的合照,並對著鏡子微笑,薪栽:「媽,我啊,很開心可以當妳的兒子,我知道我對妳來說,不是一個好兒子,報警抓妳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所以媽,別再墮落下去了,好嗎?」媽媽哭著說:「媽知道錯了,不管生活多艱難,我都不應該去賭博,兒子,是媽對不起你。都是我,是我太沒用了,我知道我沒資格跟你說這種話,但姜薪栽,你對媽來說就是奇蹟。」薪栽眼眶泛淚。大韓帝國,長得像薪栽媽媽的人來到了書店,拿了一本書取出裡面的信封,信封裡裝了薪栽在超商吃冰棒以及跟組長吃燒肉的照片,薪栽媽媽蹲在地上哭泣。

大韓民國警察局裡,沈刑警跟張米正在偵訊朴政久:「不是我,我為什麼要殺她?我去的時候她已經死了,我當時是為了確認她到底是死是活,太過驚慌才會沾到血,後來我就打算先到附近朋友家洗個澡再報警。」張米:「可是你沒報警啊!」「你們又沒遇過這種狀況,我真的是因為嚇壞了!」沈刑警:「從你們的訊息中我們發現你跟死者借了五百萬韓元,你該不會是為了不還錢才殺她的吧?」「我真的快瘋了,我就是為了那個訊息打給她,但是她沒接,所以我才去她家找她,恩美哪有五百萬韓元可以借我啊?她連自己的卡費都繳不出來了。」

薪栽:「把張妍芝列為頭號嫌犯,開始追蹤她的位置吧!」組長:「就算逮捕她也只能拘留 48 小時,我們又沒找到關鍵證據,我們有什麼籌碼?」薪栽:「我想應該有,我看了之前張妍芝在讀的劇本,裡面出現了跟這起命案相同的犯案手法,兇手還把沾血的衣物拿到屋頂燒毀,劇名也很特別,叫《岩漿的慾望》。」組長:「劇名就很耐人尋味,好想知道劇情。」突然張妍芝打電話給太乙說她要自首。

李袞跟曹影再度來到了部隊鍋餐廳,李袞:「終於可以吃到這道料理了。」兩人進去看著菜單時,老闆突然出來看到李袞後低著頭說:「陛下…」此舉被李袞發現,曹影也轉頭看著老闆,老闆一副緊張又心虛的神情,李袞把菜單放下說:「看來我終究是吃不到這道料理了,阿影,我們得盡快離開這裡。」離開後,曹影:「怎麼了嗎?」「剛才那家餐廳的老闆,認出我們兩個了。」「這個世界的人怎麼可能會認得陛下?」「這就代表他不屬於這個世界,若他逃跑就表示他真的認出了我們,如果真的發生了這種狀況,你務必要抓住他,一定要,別擔心我。」「是,陛下。」大韓帝國,部榮君拿出一條手帕,裡面包著的是李霖的戒指,他看了自己跟家人、還有李袞跟盧尚宮的合照。具總理的媽媽突然拿出歷史課本,翻到了金親王李霖的照片,發現跟前幾天來拿傘的男人長得一模一樣。

大韓帝國,太乙拿出證物問張妍芝:「這是妳的衣服吧?上面有被害人夏恩美的血跡,鐵製垃圾桶上也有妳的指紋,妳為什麼要殺害室友?」張妍芝:「我就是討厭她。」太乙:「妳為什麼要傳訊息給朴政久?」張妍芝:「因為我也討厭他。」薪栽:「既然妳已經全部招認,那麼張妍芝,我們要以殺害夏恩美的罪嫌逮捕妳。」薪栽拿出手銬銬住張妍芝。太乙跟朴政久走在路上,朴政久:「我從一開始就覺得她很不尋常,可怕的女人,竟然對朋友痛下殺手。」太乙停下來說:「我知道失去最愛的人你一定很難過,但我還是要告訴你,雖然我不希望再有這種事情發生,但下次請你記得先報警。」「我不愛她啊!我們只是玩玩的。妍芝雖然說她想成為演員,但她有兩支手機,她肯定有在酒店上班。」「你剛才說什麼?」太乙想到李尚道的老婆說過:「他拿著兩支手機…」

太乙:「你說張妍芝有兩支手機?其中一支是不是 2G 手機?」「我怎麼知道,她有兩支手機的事我也是聽恩美說的,她怎麼不晚幾天再死阿?我本來都要跟她分手了,真倒楣。」太乙衝過去揍了朴政久一拳,朴政久:「可惡,妳瘋啦?警察竟然在警局前毆打民眾?」太乙推了他一把:「拜託你對死者尊重一點,不想再被揍就快滾,我也該從這個案件中抽離了。」太乙來到張妍芝家中找那支 2G 手機,但只找到了充電器。薪栽來到國科搜,景蘭看到他說:「你來的正好,幫我把這拿給太乙,她收到線報,拜託我幫忙調查這個人的身分,跟她說這是八歲的李知薰的其他資料,她就知道了。」薪栽看著資料說:「太乙在查一個 25 年前身亡的小孩?」「你不知情嗎?看來真的很機密,那還我吧!」「我知道,應該是像科幻小說的那個案件,我先走了。」「好。」薪栽 OS:「鄭太乙,妳到底在搞什麼?」

夜晚在部隊鍋店門口,老闆走出來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他正要開車門的時候,曹影拿著槍抵著他,老闆轉頭看著他,曹影:「看來是真的,你認得我,也認得陛下。」老闆想要掙脫,卻被曹影制住:「你最好乖一點,否則你直接就是死路一條。」曹影拿槍把老闆打暈。在一棟待出租的大樓內,老闆醒來後,人被綁住,曹影正在搜他的身,李袞站在一旁,曹影搜出了一台折疊式手機交給李袞,李袞:「你是誰?我想聽你解釋一下,身為大韓帝國的子民,為什麼會在這個世界?」「陛下不也出現在這個世界了嗎?」「看來你並不想保自己的命,想必是經過訓練了,你是逆賊李霖的人,李霖現在在哪?」老闆笑了:「你還真像你父親,你的死法會不會也跟他一樣呢?」曹影揍了他一拳。

李袞:「看來你也是踏過我父王鮮血的其中一人,用他的鮮血換取穿越到這裡的機會。」「這就叫平衡,非常合理且理所當然,你生來就坐擁了一切,不過就是沒了爹而已,少在那裏怨天尤人。」曹影正準備要揍他,李袞憤怒的握緊手機但卻制止曹影:「只有上帝才能維持你所謂的平衡,你們的所作所為,叫做謀殺,記好了。把他帶回大韓帝國。」「殺了我,直接殺了我!」李袞打開手機看:「裡面沒有儲存任何電話號碼,看來這支手機只是用來等待消息,這代表至少會有一通電話打來,下達自殺的指令,要你自我了結。」

監獄門被打開:「1834 號,面會。」張妍芝正要走出去時突然停電:「這是怎麼了?」警衛:「妳別管,跟我走就對了。」張妍芝來到一個房間,神似劉慶茂的人出現:「妳怎麼能跑來自首?」「我自首你才會來找我啊!我別無選擇,你跟我劃清界線,我沒地方躲了,我能怎麼辦?」「手機在哪?我已經把它停話了,但手機還是要回收。」「當然是藏起來了,那可是我唯一的希望,你什麼時候要把我弄出去?」「妳藏在哪裡?」「那就是秘密了,我到底什麼時候能過去?」「真是的,妳想過去就不應該殺人啊!」「那也是逼不得已的,恩美聽到手機裡的內容了。所以快點讓我出獄,免得手機落入警方手裡,沒問題吧?」「我問妳,妳看過看守所停電嗎?」「這是什麼意思?這不是停電嗎?」「當然是根據我的需求開關的啊!無論原因為何,喀噠。妳好好想想到底把 2G 手機藏在哪裡。想起來再聯絡我。」張妍芝嚇到坐在地上。

李袞來到娜莉的飲料店,拿出一隻金龜說:「妳那棟大樓我想租一段時間,謝謝妳的幫忙,不夠的話告訴我,如果還有剩,可以給我一杯這個嗎?」「天啊!給你兩杯都不是問題,你很懂大家對礦物的喜好耶!看來要給你兩杯了,太乙姊來了。」兩人坐在飲料店裡,李袞:「埋伏還順利嗎?聽說妳抓到犯人了。」「不會吧?你又派曹影來跟蹤我?」「對,一下子而已。阿影現在有要務在身,沒空了,所以妳一定要跟妳大哥一起行動,我好不容易才做這個決定。」「你覺得我這樣是因為你派曹影跟蹤我?」「不是嗎?」「既然都要跟,你幹嘛不自己來?」「我當然也想,但我不太會藏身,我走到哪都很醒目,只要是我在的地方,都會變的特別明亮,現在應該也是。」「娜莉,還沒好嗎?快給我一杯冰涼的飲料。」娜莉:「飲料來了,請直接先吸一大口,感受完它的甜味後再攪拌,雖然你們這桌已經甜到快膩死人了。姊,待會拿些韓式冬粉回去。曹誾燮為什麼還不來拿啊?冬粉會變爛耶!」

李袞趁娜莉離開後說:「我發現一件很重要的事,她好像喜歡誾燮。」「才不是,是誾燮喜歡她。」「怎麼可能?」「你這麼遲鈍,我們有辦法合作嗎?」太乙拿出李霖的驗屍報告:「這個我調查了一下,他叫李晟載,1995 年在一家療養院去世,他的最後記錄就在療養院,可是病歷都不在了,死因是自然死亡。」「他有小兒麻痺嗎?」「有。」「那他的家人呢?這個世界有我嗎?」「現在沒有,他八歲就過世了。」「所以他第一個殺了自己,然後再殺了我,還有其他家人嗎?比如弟弟,或者是弟媳?」「他弟弟也死了,至於弟媳,還活著。你還好嗎?」「如果他的家庭成員跟李霖相似,那他的弟媳,應該會長的和我母親一樣。」「她的名字叫宋靜慧。你明天白天有空嗎?我打算去一趟宋靜慧家,我們得合作啊!」「遵命。」「真的耶!」「什麼?」「你那邊變得好明亮。」

薪栽來到了知薰的墓前,腦海中浮現一段小時候的記憶,電視上播報著新聞:「李袞皇帝自登基大典結束後,便依禮法對先皇進行 26 天的哀悼,來展開他首相公務。」宋靜慧出現放了一束花在地上,薪栽馬上離開,宋靜慧看了他一眼。薪栽回到警局,宋靜慧把車停在門口看著他,並拿出一根菸,想開車門,發現被鎖上,她把菸收了起來說:「那個男人去看我們知薰了,看來終於有人發現了,他是知薰的朋友嗎?看起來跟知薰年齡相仿。報告上去吧!我無所謂,反正我不會死,死不了,你們怎麼樣都會把我救活。」宋靜慧看著左手上的割腕傷痕大笑。

誾燮在警局裡偷穿曹影的外套,發現口袋內有曹影的手機,打開後看到了曹影跟李袞的合照:「太帥了!怎麼會用自己跟上司的合照當桌布啊?我看他肯定是瘋了,這傢伙沒救了。」正走過來的薪栽看到後問:「誰啊?」「你嚇死我了,大哥。」「要下班啦?」「對,下午六點了,今天準時下班,明天就永遠下班了。」「你明天退伍是吧?」「對。」「恭喜你,手機借我看一下。」「手機?為什麼要看我手機?這是我新買的。」「我看到裡面有奇怪的東西,直接給我還是要我動手?」「那個…就是那個亞瑟王大哥阿,他又回來了,然後…」「不准動。」薪栽搶走手機後用誾燮的臉部辨識把手機解鎖,看著曹影跟李袞的合照,誾燮:「這是我跟他一起拍的…」「我現在沒心情跟你廢話,我怕我會揍人,你告訴我這傢伙在哪就好。」「飯店…他本來住我家,後來我弟弟妹妹回來,就用我的名字幫他訂了飯店。」「那我帶你去就能拿到房卡了吧?」

大韓帝國,具總理正在做護膚保養,具總理 OS:「為何走訪的行程通通排在傍晚?差點要罵人了。」下屬走進來說:「總理,官邸秘書室送了 2019 年的政府部門報告過來。」總理把護膚頭罩拿下:「為什麼我每次戴上這個,你們就有事找我?難道這邊裝了感應器?只要我休息,警報就會響嗎?」「怎麼會呢?年終快到了,有很多邀請函。」「為什麼我每年都不出席,他們還是每年都寄呢?他們最愛拿我不出席的事說嘴了。」「妳的老家又寄東西來了。」「又寄了?辛苦妳了,妳下班吧!」「好。」具總理打開信封,發現跟之前是同一份報紙,她打電話給媽媽:「媽,妳真的沒寄報紙給我嗎?」「現在誰還看報紙啊?大家都用手機了,我正好也想打電話找妳…」「我再打給妳。」具總理 OS:「一直寄來應該是要傳達什麼訊息」她把報紙翻開來看,發現其中一張照片上面,有一個長的跟她一模一樣的人,她嚇到驚呼一聲。

薪栽來到了李袞住的飯店房間,用手機的手電筒燈光進行搜索,在李袞的外套口袋內發現了手機,打開後查看通訊錄之後丟到一旁,又找到了李霖的驗屍報告,他發現封面上的圖案跟他之前畫的梅花圖案一樣,上面寫著”大韓帝國皇室”,他打開查看驗屍報告,有關大韓帝國的記憶浮現,突然曹影出現,兩人打成一團,薪栽不小心打開了窗簾,燈光照了進來,薪栽看著曹影,疑惑的說:「曹誾燮…你剛才不是跟我在大廳?你是誰?你不是誾燮吧?」李袞開門走進來,曹影把他手上的驗屍報告搶走,李袞開燈後問:「這是什麼狀況?」曹影把驗屍報告還給李袞:「他在搜陛下的房間。」李袞看了一下驗屍報告說:「你上次就在追問這個標誌,但你並不知道這是什麼,對吧?」「那是什麼?」「那是我們皇室的標誌。」「少跟我瞎扯,你只是個來路不明的傢伙。」

薪栽靠近,曹影拿出槍指著他,薪栽:「這傢伙還有槍,你們到底是誰?」「如果我告訴你,這次你會信嗎?我已經解釋過很多次我的身分了。」「別再胡說八道了,說實話,你的皇室在哪裡?」「不在這裡,在別的地方,準確來說,是另一個世界,你想知道的我已經告訴你了,現在應該輪到你了。」「你是誰?你到底是誰?你…是李袞嗎?」「鄭太乙警衛連這都告訴你了?」「太乙她也知道?」「所以不是她告訴你的?」薪栽往後退了一步,想起當年他蹲在店門口哭泣,聽著電視上的新聞。薪栽:「那個在哭的小男孩,真的是你?你真的是李袞?」李袞 OS:「他聽見了我的哭聲,穿越過來的人,比我想像的還要多。」薪栽抓住李袞衣領:「回答我,臭小子。」曹影把槍指著他:「放手,除非你找死。」李袞:「唯一能確定的是,你就是我必須回到我們世界的理由,我想我應該是你的君主。」

2. 本集心得:

本集重點如下:

1. 具總理覺得露娜似乎跟太乙是不同人,接著又收到奇怪的報紙,她一翻發現裡面有一個跟她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2. 曹影被組長、沈刑警跟娜莉看到,他機智的假裝自己是誾燮,所以沒有被認出。

3. 太乙的識別證被內奸偷走,並交到李霖手上,李霖要劉慶茂去抓露娜。

4. 李袞發現部隊鍋餐廳的老闆是大韓帝國的人,要曹影把他抓起來囚禁,還拿到了對方的 2G 手機。

5. 太乙去療養院查不到有關李晟載的死亡真相,並在調查李知薰時,被薪栽發現,薪栽到了知薰的墓前,被知薰的媽媽看到。

6. 薪栽到警局去保媽媽出來,要她改過向善,但薪栽的真正媽媽,在大韓帝國的書店看著他的照片哭泣。

7. 誾燮不小心拿到曹影手機,被薪栽發現,薪栽搜索李袞房間時,發現了大韓帝國的標誌,他還記得李袞這個名字,原來他也是從大韓帝國穿越過來的。

原來太乙的識別證真的是被李霖底下的人偷走,到底內奸是誰?目前猜測是那個長得像張妍芝的宮女。那個在書店前玩著溜溜球的小男孩頗神秘,竟然還幫露娜保管車鑰匙,而且知道露娜被關,還在看亞瑟王,究竟他跟李袞有什麼關係呢?露娜不曉得是如何出獄的,犯了那麼多案件竟然可以馬上出獄,也許是有靠山幫忙。露娜說的沒錯,如果她真的有雙胞胎姐姐,具總理都調查這麼仔細了,肯定會知道,所以答案就是 NO。

陽善療養院肯定跟李霖有關,院務科長感覺一副奸詐臉,馬上說病歷都沒保留,加上她說他們老闆不缺錢,可以猜測老闆應該就是李霖,而所有要穿越過來的人,或者是要被做掉的人,應該都會被帶來這個療養院,這點從孕婦也在這間醫院可以判斷,一般孕婦不可能沒事去住療養院,要也是住醫院或是婦產科吧!而她目前還在大韓民國準備變成另一個人的樣子,仍未去到大韓帝國,但看起來已蓄勢待發。

具總理的媽媽發現來拿傘的客人跟李霖長得一模一樣,但李霖手上也有一樣的傘,到底哪把是真的息笛?還是說李霖把息笛又切成兩半?應該不太可能,但可以肯定的是李霖手上的應該是真正的息笛,因為他不可能把這麼重要的東西忘在別的地方,或是故意放在別的地方,到底用意是什麼?想讓李袞發現?但他怎麼知道李袞會去海產店?且李袞根本還沒去過他就把傘拿回去了,難道是故意要讓具總理的媽媽發現他?但也不需要用一模一樣的傘啊!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具總理終於發現了報紙的秘密,其實用頭腦想也知道,哪個媽媽沒事會莫名其妙的寄報紙過來,何況不是這個世界的報紙,想必一定是李霖寄的,用意是什麼?想讓具總理發現另一個世界的祕密嗎?他也要帶具總理過去嗎?還是要拿這件事來威脅具總理?具瑞怜在這個世界當總理當的好好的,又有什麼理由會讓她想過去另一個世界?而且李霖都已經派孕婦去接近具總理了,為什麼還要讓具總理去另一個世界?

本集的另一個主軸是張妍芝,原本以為殺人案是李霖指使的,沒想到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而原因就是因為室友不小心聽到了 2G 手機的內容,只能說這個室友很雖,張妍芝原本已經打算去到另一個世界,但因為殺人案入獄,而她自首的原因則是因為要讓神似劉慶到的傢伙來找她,結果對方也不是好惹的,可以控制監獄的電源,甚至還放話只要她不乖的話,隨時都可以做掉她,這讓張妍芝碰了鐵釘子。夏恩美的男友有點奇怪,為什麼會突然提到張妍芝有另一支手機?感覺有點像是硬湊出來的劇情。而在另一個世界的張妍芝,看她的表情應該早就被收買了,不知為何李霖還需要張妍芝?難道是怕有什麼萬一,可以馬上換人?保安,可以讓人換了又換嗎?

本集最好笑的就是李袞永遠吃不到想吃的部隊鍋,曹影這樣個性的人,竟然會模仿誾燮的語氣跟動作,還罵了李袞,真的是令人跌破眼鏡,不過以演員來說是同一個人,可以演出這樣的反差,再演出這個人模仿另一個人,真是深感佩服啊!那個大哥很笨,上次就被李袞一個人打那麼慘了,這次還不怕死?!不過曹影出現的那個飛踢真的很帥氣,反應也相當靈敏,且從這集知道了誾燮喜歡娜莉,看來兩個世界的彼此應該都會湊成對,這樣其實也合理,不然怎麼生出一模一樣的下一代?原來部隊鍋的老闆也是從大韓帝國來的,難怪上一集在播放 HG 集團的新聞時,他的表情很奇怪。

不知為什麼薪栽要去李知薰的墓前,只是因為單純看了太乙調查的資料?還是因為他對知薰的長相也有點印象?兩人互不相識,為何要去到他的墓前是有點奇怪,而知薰的媽媽就剛好也出現在那裡,是每天都去報到嗎?對於看著自己兒子墓的人,怎麼不直接問說對方是誰?還偷偷跟蹤觀察對方,不過李霖早就發現了薪栽這個人物,因為當初就是他把薪栽帶過來的,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薪栽會看過大韓帝國的標誌,但可能因為年紀很小,記憶已逐漸模糊。沒想到他竟然還記得李袞這個名字,李袞發現薪栽知道他名字也很訝異,竟然已經有人穿越這麼久了,而且還是太乙身邊的人。

只是不懂為什麼要讓薪栽穿越過來?而薪栽的真正媽媽,肯定就是那個會去書店的女子,她應該是在皇室工作,難道是因為原本家境貧窮,想要薪栽過好人家的生活,才要李袞把他帶過去當條件?但是她可以直接要求李霖給她錢就好啊!為何要讓自己的兒子跑到另一個世界,還只能用照片思念他,有點太多此一舉吧!

本集兩人的愛情戲比較少,但太乙卻能若無其事的告白,又假裝沒事,這也太突兀了吧!讓人還沒掉進愛情的泡泡裡,又要馬上抽離了,想必李袞也有同感。兩人在飲料店的談話,不怕被娜莉聽到嗎?飲料店似乎都沒其他客人呢!太乙找李袞去見知薰的媽媽,不怕李袞崩潰嗎?不過她自己也想見自己的媽媽,也許李袞也是一樣的想法,他也一口答應,不曉得兩人下一集會不會見到知薰的媽媽呢?

 

※劇透心得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網路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