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想見你』第 13 集 (最終回) 詳細劇情、心得 – 也不是所有碎片都能拼湊,就像那些昨天無法重新擁有

1 ~ 13 集劇情分析、心得總整理

第 13 集劇情、心得:

1. 有雷劇情介紹

2. 片尾彩蛋

3. 本集心得

4. 片尾彩蛋心得

5. 尚未釐清疑點

1. 第 13 集劇情介紹 —「也不是所有碎片都能拼湊,就像那些昨天無法重新擁有。」

《注意》以下文字與照片有雷,請斟酌收看

畫面一開始是陳韻如跟李子維在海邊看海,陳韻如問:「李子維,你猜猜看,我看過離我最遠最遠的東西是什麼?」「妳現在是認真問,還是腦筋急轉彎啊?」「你不要管,你就先猜嘛!」「喔,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海平線嗎?」「不是,比海平線還要遠很多很多很多。」「天空!」「也不是,你再猜猜看。」「蛤,太陽、月亮、還是星星?」「都不是。」「那是什麼?」「我看過,離我最遠最遠的東西……是你。」畫面回到 1999 小年夜,下著大雨,韻如墜樓,地上滿是鮮血,韻如睜開眼睛,掙扎了一下,嚥下最後一口氣。

2019 年雨萱從床上驚醒,拿下耳機之後開始啜泣,抱著棉被痛哭。隔天一早雨萱來到 32 咖啡館找文磊叔,兩人都臉色凝重。坐下對談之後,文磊叔問:「妳是說,當年殺死陳韻如的人,是妳?」雨萱點頭,並說:「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在警察局遇到謝芝齊的時候,他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妳問錯問題了,妳應該要問的是,妳對陳韻如做了什麼吧?」我當時不明白為什麼他要跟我說那些話,一直到我醒來之後,我才知道,他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畫面來到上一集結尾子維在禮堂彈琴,韻如走到門口等著,此時子維把眼淚擦乾走出來,韻如發現就準備等子維走到門口時,微笑出現說:「嗨」,但是子維一副臭臉,並沒有正臉看著韻如的說:「拜託不要,請妳,不要再用黃雨萱的表情看我。」說完便走掉,留下陳韻如一人在現場哭泣。俊傑爬著學校樓梯,手上拿著一疊作業簿,想著子維上一集對他說的話:「即使我知道,她只是陳韻如編出來的人物而已,可是我現在,滿腦子都是她。」

突然俊傑發現陳韻如自己一個人在舊大樓的頂樓,戴著耳機,看著子維垂頭喪氣離開學校的身影。此時鏡頭來到雨萱待著的小房間,牆壁上是剛剛子維說的話,還有上一集弟弟跟同學叫她不要再變回以前討人厭的樣子。接著韻如拿下耳機說:「黃雨萱,妳知道嗎?在妳出現之前,從來就沒有人真的關心過我,在乎過我。可是當我不再模仿妳的這幾天,我身邊所有的人都好不習慣,大家都在擔心我,問我怎麼了?照理說我應該很開心才對,但是我沒有,因為我知道,他們每個人在乎的、想念的,都不是我,是妳。」

此時雨萱待著的小房間牆上滿滿的文字寫著「我真的好累」「我就這樣消失好了」「沒有人想念我」「沒有人在乎我」….等等,韻如繼續說:「真正的陳韻如,誰都不需要,誰都不在乎。」雨萱著急的說:「陳韻如,不是這樣子的!妳不要這樣想,這一切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錯。都是因為我太自私了,我不應該想要見王詮勝一面,就突然闖進妳的生活,是我不對,對不起!」

韻如笑了說:「黃雨萱,妳不用跟我道歉,我沒有怪妳,我很感謝妳。妳知道嗎?其實在妳出現之前,我不知道想過多少次,我想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但是我知道,如果我就這樣消失了,大家只會覺得,陳韻如,好可憐,怎麼會那麼想不開啊?她老是自己一個人,這樣活著應該很辛苦吧!然後我的消失,就會跟我的存在一樣,簡單幾句話,就從大家心裡被抹去,不會有人記得。但是妳讓我知道,如果我跟妳經歷的那個未來一樣,在 1999 年的小年夜被某個人殺死,那我的消失,就會變得不太一樣,我想不管是誰,都沒辦法輕易忘記吧!不會有人怪我,為什麼那麼軟弱,不會有人怪我,為什麼那麼沒有勇氣。」

畫面來到莫俊傑身上,他邊讀著韻如的唇語邊唸出:「這樣,在他們心中留下的陳韻如,就是我怎麼演都演不好,但又是我最想成為的陳韻如。」韻如笑了,莫俊傑聽完這段話後,馬上把作業本丟下,飛奔去找陳韻如。到了的時候,現場只剩下陳韻如的書包跟耳機,俊傑非常擔心。此時韻如自己默默地走到校門口,看到班長在前面等著她,韻如笑了一下,往前走去,她經過班長身邊,班長轉頭過去看著她,笑著跟上去。

子維騎著摩托車正要離開學校,被俊傑遇到並叫住,子維問他什麼事?俊傑緊張地說:「剛剛我看到陳韻如在舊大樓頂樓,一個人不知道對著誰說話的樣子。」「她說了什麼?」「因為距離太遠,我只能努力去讀她的唇語,我看到她提到黃雨萱的名字。」「黃雨萱?」「對!我很努力想知道她到底說了什麼,但我只隱約看到她說幾句話,她說如果是她自己消失的話,那大家都會覺得是她想不開,很可憐,然後還說,如果在今天被某一個人給殺了的話,那就不一樣了,所有的人都不會怪她。」

子維問什麼意思啊?俊傑說:「我也不太清楚,只能說,我覺得她現在精神狀況不太穩定,我很擔心她會不會想不開,做出什麼傻事啊?」「那她現在人在哪裡?」「我不知道阿!她連書包都沒有拿。」「現在擔心這麼多也沒有用,我們分頭去找好了!」於是子維跟俊傑騎著摩托車到處找韻如。俊傑來到 32 唱片行問文磊叔有沒有看到韻如,文磊叔說韻如今天沒進來,還問俊傑發生什麼事了?俊傑說抱歉,他沒時間解釋這麼多,叫文磊叔看到韻如的話,請她打給俊傑還有子維,還叫文磊叔要看好韻如,不要讓她一個人落單,文磊叔仍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

子維來到海邊找韻如,但韻如不在這,他繼續回頭找。夜晚,在廢棄的房子裡,韻如一個人站在牆邊,接著她轉過身,看到班長慢慢走過來,黃雨萱在小房間看到這一幕,覺得害怕。此時俊傑也來到廢棄的房子,因為他想到之前韻如就是在這邊被襲擊的,他停下來,看到房子裡有人影,便趕快衝進去。

班長問韻如:「妳準備好了嗎?」黃雨萱說:「陳韻如,妳還在這裡幹嘛?妳趕快走啊!陳韻如!」韻如緩緩地往前走,並問班長:「你打算,怎麼帶我走?」「我會用最美的方式,把妳烙印在每個人的心底。」他拿出準備好的針筒,韻如問:「那是什麼?」「這個,是我特別為妳準備的小禮物,妳放心,我已經有事前做過練習了,成果非常令人滿意。」「會痛嗎?」「會,而且會很痛,很痛。不過妳懂得,就是因為真的很痛,所以死亡才顯得沒有那麼可怕。」

班長拿著針筒靠近韻如,黃雨萱一直大喊:「陳韻如!妳趕快走!妳有沒有聽到啊?」此時莫俊傑正火速衝上樓梯。班長一隻手摸著韻如的臉,另一隻手拿著針筒,此時韻如留下眼淚,班長笑著,正要把針筒往韻如脖子上刺下去的時候,突然間,班長聽到了聲音:「不要動,警察!謝芝齊!」此時在 2019 ,剛好警察攻堅到謝芝齊家, 1999 年的班長突然往後退,坐在地上並說:「不要,不要是現在!就差那麼一點點了!不要!!!」

2019 年的謝芝齊醒來後想要逃跑,但被警察抓住。1999年的班長看著針筒,很緊張的樣子,韻如見狀走向前拉著班長問:「你不是要殺了我嗎?快,你快點動手啊!」班長說:「不要!那個人不是我!」接著他把韻如推開,並把針筒丟掉,拿著書包倉皇逃跑,韻如叫住他說:「謝宗儒,你不要走啊!」但班長已跑掉。此時黃雨萱說:「謝芝齊走了,他回到他原本的時空了,陳韻如沒有被殺死,所以說,未來已經被改變了嗎?」

陳韻如拿起地上的玻璃碎片,站到牆邊,此時俊傑終於趕到,他衝上前去,看到韻如拿著玻璃碎片,嚇到停住腳步。俊傑說:「陳韻如,妳在幹嘛?」韻如說:「莫俊傑,你幫我一件事好不好?我拜託你殺了我。」天空突然下起大雨,韻如繼續說:「你不是說你喜歡我嗎?你跟我說過,只要我開心的話,不管什麼事情你都願意為我去做。如果我不能在今天被某個人殺死,那一切都會變回原來的樣子,我不要這樣!」

俊傑說:「陳韻如,妳先把玻璃放下,別讓它傷了妳自己。」黃雨萱說:「對,陳韻如,妳不要衝動!傷害自己不能解決問題,妳這樣子只是在逃避而已!」韻如說:「妳不懂,妳才不懂!」雨萱說:「我懂,我真的懂!妳相信我,妳聽我說,妳是一個好女孩,妳要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只要妳再努力一點,事情就會不一樣,一切都會變得更好的。」「夠了,不要再說了,你們才不懂我的心情!如果你們懂的話,就不會叫我再努力一點,就不會跟我說,這個世界會不一樣,你們根本就不懂,尤其是妳,黃雨萱!」

俊傑聽到傻住,韻如繼續說:「像妳這樣子的人,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努力,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妳根本就沒有資格說妳懂我的心情,妳更沒有資格叫我努力一點!妳根本就不知道,完全不被人需要,不被在乎,不被愛的感覺是什麼。」俊傑聽到哭著說:「陳韻如妳錯了,這個世界上並不是完全都沒有人在乎妳,需要妳。現在在妳面前的我,就很需要妳啊!可不可以拜託妳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證明給妳看,也給我一個機會,讓妳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那麼一個人,是比誰都還要喜歡妳,比誰都還要需要妳。我保證,我會用盡我所有努力,讓妳快樂起來,讓妳不會再有被這個世界丟下的感覺,讓妳知道妳是值得被人好好深愛著的。」

韻如說:「我是值得被好好深愛的…」俊傑緊張地說:「對!因為我喜歡妳,我不想要妳就這樣消失,陳韻如,可不可以拜託妳,妳就當作是為了我,給我一個機會,讓我改變這一切好不好?」韻如說:「你真的喜歡我嗎?莫俊傑,你打從一開始,就只是想要拯救我而已,就像當初李子維拯救你一樣。你做了那麼多只是要證明,你可以跟他一樣,去改變另外一個人。但是我想要的不是被拯救,我想要的是結束這一切!」

俊傑:「陳韻如妳冷靜!」韻如哭著說:「你不要過來!」韻如把刀片放在脖子上,哭著說:「我明明已經這麼努力了,為什麼你們每個人都還要叫我再努力一點?要我再更好,跟我說,妳要開心,妳要快樂,妳不要變回像以前的陳韻如!為什麼?就因為我不是你們期望中的樣子嗎?可不可以放過我?我真的覺得好累喔!我不想再逼自己了,這個世界,還有陳韻如的人生,根本就是一場惡夢。」

俊傑:「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讓妳相信我,但事情不是妳想的這麼糟,我拜託妳不要這樣對我好不好?!妳不要這樣做!」韻如哭完之後,突然冷靜地說:「我在一本書上看過,如果一個人,他做了惡夢,一直醒不過來的話,那怎樣才可以從惡夢裡醒過來嗎?」俊傑:「陳韻如,妳不要喔!」韻如慢慢地往後踩上矮牆,雨萱:「陳韻如,不可以,不要!」韻如:「那就是在夢裡,找一個很高很高的地方,然後往下跳,不管再恐怖的惡夢,都會結束。」接著她把玻璃丟掉,往後倒,俊傑來不及抓住她,俊傑跟雨萱眼睜睜地看著韻如墜樓,俊傑大喊:「陳韻如!!!」

接著畫面回到 2019,文磊叔說:「所以到最後,殺死陳韻如的人,不是別人,就是她自己。」雨萱哭著說:「都是我害的,如果我從來都沒有介入過陳韻如的人生,那事情可能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黃雨萱,妳不要這樣想,不是妳的錯,是我們的錯。我們一直在韻如身邊,卻沒有發現她心裡面,原來有這麼深的悲傷,才會造成這後來一連串的悲劇發生。不過既然是這樣也好,我們已經知道韻如當年是怎麼死的,現在我們就可以想辦法回到過去,去解決這件事情了。妳不是有跟我還有李子維說過嗎?當妳每一次回去的時候,這接續的時間軸,都會稍微往前移動一段時間,或許妳下一次在回去就可以把…」

雨萱哭著說:「文磊叔,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回到過去了。」畫面回到前一天晚上,雨萱穿越回來後,她哭到一半突然拿出隨身聽,戴上耳機,但是隨身聽怎麼按都沒有反應,她試了幾次再打開之後,隨身聽跟錄音帶都壞了。畫面回到咖啡店,雨萱哭著說:「我已經沒有辦法救回李子維了。」畫面回到 1999 年,俊傑走到韻如遺體旁,抱起韻如,對著天空大聲哭喊,接著警鈴聲大作,俊傑被逮,子維趕到現場,一直喊著莫俊傑,卻被警察攔住,子維眼睜睜地看著莫俊傑搭上警車離去。2019 年的黃雨萱心想:「一切,真的就這樣結束了嗎?」

鏡頭來到 32 唱片行,黃雨萱穿著高中制服,拿著一杯熱美式,播著伍佰的 Last Dance,閉上眼睛陶醉著聽著歌。突然子維進來,敲著桌子說:「同學,不好意思。」此時雨萱把音樂關小聲,問子維:「怎麼了,什麼事嗎?」「妳剛哼的這首歌滿好聽的耶!就現在放的這首,叫什麼?」「伍佰的 Last Dance,你也喜歡這首歌喔?」「喜歡啊!這專輯放哪?我想要買。」「好啊!我找給你。」子維盯著雨萱尋找專輯的背影,雨萱說:「好像沒貨了耶!」「沒貨囉?那怎麼辦啊?」

雨萱回:「不然這樣子好了,你留一下你的名字跟電話,到貨之後我再請你過來拿。」「好啊!」寫完之後子維把紙條交給雨萱並說:「我叫李子維,這是我的名字跟電話,那到貨之後,一定要打給我喔!」「嗯。」此時雨萱看著紙條,子維有點尷尬地看向旁邊,雨萱發現紙條上寫了:「我很想認識妳,可以告訴我妳叫什麼名字嗎?」雨萱看了子維一眼,笑著說:「我叫黃雨萱。」子維笑了說:「嗯。」兩人彼此互看著,突然雨萱流淚,子維問:「妳為什麼…?」

2019 年雨萱從床上醒來,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摸了自己的臉。她開始寫日記:「2020.12.30 我又夢到了李子維,從隨身聽壞掉的那一天開始,我就很常夢到這樣的夢。」夢境裡,雨萱在唱片行溫習功課,突然桌上來了一杯熱美式,俊傑說:「嗨」子維說:「Yo! What’s up?」雨萱笑著說:「你們怎麼有空來啊?」子維也笑著說:「就來看妳啊!不然呢?我最近練了一首歌,彈給你們聽喔!」兩人開心地聽著子維彈吉他唱歌。’

雨萱日記上繼續寫著:「夢裡的我,是高中的黃雨萱,認識了李子維,還有莫俊傑。一切就像是陳韻如所希望似的,我完全地取代了陳韻如,過著陳韻如的生活。彷彿那個世界中,從來沒有陳韻如這個人存在過。感覺好像從那一天之後,我靈魂中某一部份,留在了陳韻如那裡,跟著陳韻如一同死去。同時,我也好像從陳韻如那邊,帶走了一部分什麼。就像現在,從不寫日記的我,也開始寫起了日記。我總是一邊寫起了日記,一邊問我自己,如果可以再回到過去,我會怎麼做?可是我知道,我們什麼都改變不了,我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想念著,那個曾是王詮勝的李子維。」

寫完日記後,雨萱拿起手機,看著她之前傳給詮勝的訊息,她又傳了:「想你,想見你,很想很想見到你……」。雨萱把隨身聽拿去給老闆修,老闆嘆了口氣說:「小姐,不好意思,帶子我已經幫妳取出來了,但是這個隨身聽,真的壞的太嚴重了,我實在修不好它,不好意思。」「嗯,沒關係。其實我問過很多家了,大家都都說沒辦法,謝謝。」雨萱開著車來到海邊,她把錄音帶拿出來放到車子的播放器裡,把音樂開大聲,流著眼淚閉上眼睛。

突然音樂卡卡,醒來時,她已穿越到陳韻如身上,但是韻如此時站在牆邊正要往後倒,她快嚇死,想要往回卻沒辦法,此時莫俊傑一直大叫:「陳韻如!」接著俊傑總算拉到了韻如的手,把她救回來。俊傑問韻如還好嗎?韻如看了一下四周,開心的說:「還好有你在陳韻如旁邊!」俊傑看著這樣的韻如疑惑著。接著子維趕到現場,看到開門走出來的俊傑跟韻如,韻如喊著:「李子維!」子維說:「是妳!」接著兩人相擁,子維說:「是妳,黃雨萱。」「我都還沒說,你怎麼知道是我?」「妳不用說我也知道是妳,妳終於回來了。」「嗯,我回來了。」

三人來到談心公園,雨萱說:「一開始襲擊陳韻如的那個人,還有剛剛在廢棄大樓裡,想要殺掉她的,都不是你們認識的那個謝宗儒。而是跟我一樣,從 2019 年來到這裡的謝芝齊。」俊傑說:「所以,謝宗儒那時候沒有繼續傷害陳韻如,是因為那時候謝宗儒已經變回原本的他了嗎?」雨萱:「嗯,應該是這樣。」俊傑追問:「那陳韻如呢?妳現在在這邊,那她又在哪裡?」「你不用擔心,莫俊傑,陳韻如她沒事,她很快就會回來了。」

雨萱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已經改變了陳韻如在今天死去的這個事實,這表示未來的事,也會因為這樣而有所改變。不管是陳韻如的死,還是你們以後會遇到的可怕的事情,都不會發生了。」子維問:「可是未來真的就這樣改變了嗎?如果我們真的阻止了陳韻如的死,那照理來講,很多事情都應該跟著改變啊!就像之後的我,應該不會遇到妳所說的那場車禍。而妳,應該也不會拿到這台隨身聽,穿越到這個時代。然後我也不會發生…哎呀,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講啦!反正現在重點是,我們三個現在還站在這邊,討論著這些事情,那是不是就代表,未來其實並沒有被改變啊?!」雨萱:「那是現在還沒有改變,相信我,我們的未來,已經不一樣了。」

雨萱回到韻如家裡,對著鏡子說:「陳韻如,妳聽的到嗎?我知道妳聽的到,妳不想說話沒關係,那妳聽我說就好。」此時韻如待在小房間裡,躲在床後面。雨萱繼續說:「就像李子維說的,我現在還站在這裡跟妳說話,就表示一切都還沒結束,妳可能只是在等著我離開,然後用另一種方式讓自己消失。我知道這一次不管我怎麼說、怎麼做,都沒有辦法改變妳的決定,我只是想跟妳說,這一次我不會阻止妳,也不會有想要拯救妳的念頭。這次我唯一會做的,是相信妳。也許妳在經歷過這一切的悲傷之後,妳會發現,妳會那麼想要消失在世界上,不是因為妳對這個世界太過失望,是因為妳對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期望。」韻如聽完轉頭看了一眼。

隔天早上雨萱換好衣服,揹著包包,拿著隨身聽,突然韻如弟弟思源的鬧鐘響了。雨萱嘆了一口氣之後,去把思源的鬧鐘關掉,並叫他起床,她看著熟睡的思源,心裡似乎有點不捨,對著他說:「我以後不能叫你起床了,你都幾歲啦?學著自己起床好不好?還有講話不要老是那麼白目,明明就很關心身邊的人,幹嘛一直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中二嘴臉?小心交不到女朋友!」

雨萱要出門前,看了房子四周,嘆了一口氣,突然遇到韻如媽媽買菜回來,媽媽問:「妳要出門?」「對阿!」「今天是除夕耶!媽媽買一堆菜妳不留下來幫忙,妳要去哪啦?」雨萱突然抱住韻如媽媽,紅著眼眶說:「媽,妳不要擔心,我只是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了。我走囉!」媽媽說:「等妳一起回來圍爐!」韻如舅舅來到唱片行,發現門上貼了一張紙條,上面雨萱寫著:「我剛從店內拿了一卷伍佰的錄音帶,錢就從我這個月打工的薪水扣吧!Ps. 有空拜託你,快點去學著怎麼煮咖啡吧!不然等到唱片行倒了,你才去學就來不及了!」舅舅:「這孩子到底在想什麼?我唱片行開得好好的,幹嘛一直叫我去賣咖啡?」

雨萱在談心公園裡,拿出新的伍佰錄音帶,把它拆封並放進隨身聽裡,戴上耳機開始聽音樂。突然子維出現,摀住雨萱的眼睛說:「猜猜我是誰?」「你真的很幼稚耶!」「等很久了嗎?」「不會啊!」「那我們走吧!」「嗯,走吧!」兩人來到海邊邊聽著音樂邊散步,子維拿下耳機說:「黃雨萱,如果我們現在真的改變了這一切,那未來是不是就不再是妳之前所說的那樣的未來?我是不是就不會變成王詮勝,也不會遇見那個未來的妳?」

俊傑來到舊大樓,從口袋拿出一卷錄音帶,稍早之前,雨萱把這卷錄音帶交給了他,俊傑問:「如果這時候把錄音帶銷毀,那不是代表未來的妳就不會回到這裡了?」「嗯,不過也因為這樣,2019 年的謝芝齊,他就沒有辦法拿到這卷錄音帶,就不會出現在這裡,陳韻如哭著出去尋找家人的那個晚上,就不會被他襲擊了。」「可是,這樣妳就不會出現在我跟李子維面前,李子維就不會認識妳,然後愛上妳。」「雖然李子維不會用王詮勝的身份出現在我面前,我跟王詮勝一起走過那麼多年的記憶,也會跟著這卷錄音帶一起全部消失,但是後來那些事情都不會發生啦!陳韻如不會因為我的關係,而否定自己的存在。你也不會因為沒辦法阻止她的死,而那麼自責。」

畫面回到海邊,李子維說:「如果是這樣,那以後當我想見妳的時候,我該怎麼辦?」雨萱把隨身聽交給子維說:「如果你想見我的話,那很簡單啊!你就用這台隨身聽,聽伍佰的那一首 Last Dance。我當初就是因為聽這首歌,所以才來到這裡。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想見我的話,那你就聽那一首歌,看看它會不會像當初把我帶到你面前一樣,把你也帶到我身邊。」講完子維別向一旁,雨萱哭了,突然雨萱把子維拉過來,緊緊抱著他。

兩人都哭了,子維也緊緊抱著雨萱,雨萱說:「不管我們的未來會變成怎麼樣,我相信如果是你的話,你一定不會忘記我,你最後還是一定會找到我,對不對?」此時俊傑正在把錄音帶銷毀。子維說:「我答應妳,我絕對不會忘記妳的。不管用什麼方式,最後,我一定會找到妳。」兩人擁吻,此時俊傑已經快把錄音帶燒完了,突然在海邊的倆人消失,雨萱也回到了 2019。

雨萱哭著醒來,此時她站在自己租的房子裡,喊著:「李子維」。子維在自己的房間醒來,紅著眼眶,喊著:「黃雨萱」,接著他去翻他的畫冊,找到了雨萱在雨中奔跑的那一幅畫,突然,畫消失了,子維拿起畫冊,上面滴著水,他抬頭,畫面來到了雨中奔跑的那一天,子維看著四周,突然俊傑跑過來,跟子維說:「李子維!雨下這麼大,趕快走啊!還站在那邊幹嘛?快啦!」子維回頭跟俊傑說:「好!」又轉身回去看地上那把雨傘一眼,接著跑走。

雨萱看著牆上她跟詮勝的照片慢慢地消失,接著她拿起她的手機,滑著臉書,結果每張照片裡的王詮勝都慢慢消失了,只剩她自己一個人的自拍照,突然間,她發現手上的戒指也消失了。接著她看向客廳櫃子上,相框裡兩人的照片,變成只剩她一人,接著相框消失,客廳的家具也慢慢變少,最後變成空屋。雨萱往後一看,她自己也消失在房子裡。畫面來到韻如的房間裡,棉被跟衣服從凌亂變整齊,桌上放著的三人合照也消失。

韻如在醫院醒來,頭上綁著繃帶,她摸了一下頭,把鼻管拔掉,她看到旁邊的俊傑睡著了。突然俊傑醒來,抱著韻如說:「陳韻如,妳終於醒來了!」他放開韻如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啦!因為我真的太過於擔心妳,看到妳醒來我太開心了,才一時忍不住就…」韻如問:「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妳忘了嗎?就是前幾天晚上,我跟李子維幫妳過生日的那一天,妳發生了一場車禍。」「車禍?」「嗯,妳還好嗎?」

子維躺在公園裡,看到俊傑的來電,他不耐煩地接起來說:「喂」「喂個屁阿!你現在人在哪裡?怎麼又翹課了?你是不是真的很想被退學啊?」「莫俊傑,你真的很煩耶!就心情不好才會翹課啊!一直唸一直唸。」「你沒事心情不好什麼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心情不好,就感覺心裡好像空了一塊,好像有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不見了,然後我很想念她,很想見到她,可是偏偏那個人是誰,我卻怎麼樣都記不起來。」

韻如頭上仍綁著繃帶,站在學校的舊大樓屋頂,俊傑在一旁說:「吼,我真的要被李子維給氣死了,都被留校察看了還敢給我翹課,乾脆被退學算了,對不對?」俊傑發現韻如不發一語,便問:「妳還好嗎?怎麼感覺好像有心事?」韻如搖搖頭說:「沒有,我只是在想,我昏迷的時候做的一個夢。」「妳夢到什麼?」「其實車禍發生之前,我很不快樂,我好幾次都在心裡想,如果可以直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話,那該有多好。但我在昏迷的時候,夢到了另一個自己。」「另一個自己?」

「嗯,她在夢裡跟我說,我會那麼想要從世界上消失,不是因為我對世界太失望,而是因為我對世界有太多的期望。她還說,其實我比誰都清楚,能被一個人放在心上,從來都不是理所當然的事。不管那個人是誰,是家人,還是朋友,都是非常難得,應該要被好好珍惜才對。然後我醒來以後,就常常想著她說的這些話,覺得這個世界好像也沒有我想的那麼糟糕。」俊傑跟韻如都笑了。

子維在買白糖粿,買完之後坐在摩托車上吃,突然小雨萱出現。下一個畫面是子維騎摩托車載著小雨萱,子維:「那妳還記得妳阿嬤家住哪裡嗎?」「嗯,應該記得。」「好,那大哥哥送妳回去阿嬤家。」「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叫李子維,妳呢?」「我叫黃雨萱。」「黃雨萱?」「對阿!怎麼了?」「沒事,只是感覺好像在那裡聽過這個名字。」「大哥哥,你有女朋友嗎?」「沒有阿!」「那大哥哥有喜歡的女生嗎?」「沒有。」

「真的沒有?」「妳問題怎麼這麼多啊?就沒有啊!」「那大哥哥喜歡我嗎?」「妳在說什麼啊?妳才幾歲!怎麼可以隨便問人家這種問題啊?」「為什麼不行?」「就是不行!不要再問問題了,妳先告訴我,妳阿嬤家到底在哪裡?」「那我問最後一個問題就好。」「妳還要問阿…」「我問最後一個問題,問完就不問了。」「什麼問題?」「大哥哥喜歡什麼樣的女生?」「等妳長大了,我再告訴妳。」「你騙人,等我長大之後,你一定連我是誰都記不起來了。」「誰說的啊!我會記得妳的。」

小雨萱的聲音,突然變成長大後雨萱的聲音:「真的?」「真的。」「那我們約好囉!你一定要記得我。」「嗯,我會記得妳的。」「你不能忘記我喔!」「嗯,我絕對不會忘記妳的。」畫面變成長大後的雨萱,坐在子維的摩托車上,抱著子維,兩人有說有笑。

2. 片尾彩蛋

子維一個人在工作室工作,場景跟之前王詮勝的工作室很像,突然有人拿著小蛋糕跟蠟燭悄悄靠近,此時子維正在畫雨萱之前在雨中奔跑的背影,子維臉上貼著 OK 繃。腳步聲傳來,他感到開心,結果聽到俊傑唱起生日快樂歌,子維感到失望又好笑,子維說:「都幾歲了還玩這招,無不無聊啊?」俊傑:「幾歲都要過生日,李子維,生日快樂!你怎麼了阿?」俊傑發現子維臉上的 OK 繃,子維說:「不要碰,監工弄到的,很痛。」子維回頭看了一眼問:「就你一個人?」俊傑笑了一下說:「上面還有快一百多個人,要幫你叫他們下來嗎?」

子維打了莫俊傑一下說:「最好是有一百多個人啦!」俊傑:「你知道我從台南開車上來,要多久嗎?你還這樣,趕快許願啦!蠟燭都要熄了。」子維笑著說:「許願勒,蛋糕這麼小,比去年還小,有沒有誠意啊?這你昨天吃剩的吧?」俊傑笑了說:「你好囉嗦喔,趕快許願啦!」並把蛋糕放在桌上,子維說:「許就許,第一個願望,我希望最近接到的案子,都可以順順利利的完成,然後工作室慢慢進入軌道。」俊傑點點頭問:「第二個願望?」

子維:「第二個願望聽好囉!希望莫奶奶的冰店,生意興隆,然後莫奶奶身體健康,長命百歲。」俊傑說:「一定的!那第三個願望?」子維:「我的第三個願望…」子維閉上眼睛,此時俊傑把燈關掉。子維聽到腳步聲 ,開心的張開眼睛回頭看,突然雨萱的聲音冒出來:「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生日快樂,子維哥。」雨萱穿著高中制服,拿著蛋糕出現,上面插著 28 歲的蠟燭,兩人相視而笑。

3. 本集心得:

本集的重點整理如下:

1. 韻如覺得大家只愛黃雨萱,不喜歡原本的她,於是想消失在世界上。

2. 韻如覺得自己消失,不會被其他人記得,如果在 1999 年小年夜被某人殺死,就會被大家記得,但班長殺她失敗,於是她決定自殺,俊傑幫她揹罪。

3. 韻如自殺後,雨萱在 2019 年醒來,但錄音帶跟隨身聽都壞了,無法再穿越,老闆只修好了錄音帶,但隨身聽修不好。

4. 雨萱把錄音帶放到車子的播放器播放,結果她又回到了過去,和俊傑成功阻止了韻如自殺。

5. 隔天雨萱要俊傑銷毀原本的錄音帶,俊傑銷毀錄音帶之後,海邊的子維跟雨萱都消失。兩人在自己的時空醒來後,一開始還記得對方,結果對方存在的證據漸漸消失。

6. 韻如從醫院中醒來,旁邊是俊傑,俊傑說她生日那天晚上出了車禍。韻如跟俊傑說,她夢到另一個她,讓她不再有想要消失在世界上的念頭。

7. 子維一直覺得心裡空空的,好像忘了某個很重要的人,但想不起來是誰。買白糖粿時,遇到了小雨萱,小雨萱一樣問了很多問題,最後小雨萱變成大雨萱,兩人有說有笑。

最終回,會讓人覺得俊傑比較像是男主角,因為他一直默默關心著韻如,甚至在最後韻如自殺的現場,也是只有俊傑在一旁。只可惜,韻如已經決心赴死,而壓死她的最後一根稻草,應該就是在禮堂跟子維見的最後一面。你要說子維狠心嗎?其實子維也是很心痛的,他付出真心之後,發現一切都是騙局,所以他還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陳韻如,更何況,韻如又一直刻意扮演著雨萱,讓他更心痛,他只是沒有想到,韻如會因為他而自殺。

當然他聽到俊傑說韻如想不開時,也很擔心的一起去找韻如,不過果然還是最了解韻如的俊傑,找到了韻如可能會想不開的地點,還剛好看到了人影,只是這樓梯實在太長,他完全錯過了班長跟韻如的對手戲,也沒遇到逃之夭夭的謝宗儒。而謝芝齊果然就跟我們之前推測的差不多,在要對韻如下藥時,突然被 2019 召回,原本其實是猜測韻如被下藥下到一半,要死不活的,所以才想自殺。結果是根本沒被下藥成功,但她還是想被某個人殺死,可是莫俊傑根本不想殺她,才導致她決定自殺。

原來韻如是想要讓世人記得,所以才選擇被某人殺死,而不是自殺,結果最後還是無法如願。但是深愛她的俊傑,默默承擔了這一切,他自首說自己殺了韻如,所以才被警察抓走,讓陳韻如變成兇殺案的被害者,讓其他人深深的記住了她。而謝芝齊在未來跟韻如說的:「妳應該要問的是,妳對陳韻如做了什麼吧?」其實是指,因為雨萱的介入,導致陳韻如發現,所有人只喜歡雨萱,而不喜歡原本的她,但她無論如何都扮演不好雨萱,所以她才想結束這一切(死亡)。

而在韻如自殺現場,壓死她的另一根稻草就是雨萱說的話:「只要妳再努力一點,事情就會不一樣。」這句話完全的刺中了韻如的心,她認為雨萱這樣的人,根本不需要努力就可以擁有她想要的一切,但是真的是這樣嗎?雨萱不是沒有努力,而是她的努力並沒有被韻如看見,我相信每個人在成為一個別人都羨慕的人之前,一定有她的辛苦的過程。沒有人生下來就是完美的,只是本片對於雨萱的成長背景沒有太多的刻劃。

如果當時子維在場,我想結果也許會不一樣,畢竟韻如比較在乎子維的每一句話,但就是偏偏子維趕不上,才會導致這一連串的悲劇發生。誰能想到,雨萱最後一次回到過去,竟然是被關在小房間裡,無法做任何事情,甚至還講話刺激到陳韻如,要說是雨萱讓她想自殺,其實也不為過,但是雨萱後來說的話,也是讓韻如在被救之後,繼續勇敢地活著,所以陳韻如的死活,終究還是跟雨萱脫不了關係。

之前其實有猜測,因為隨身聽壞掉的原因,雨萱在韻如死去之後,可能也無法回到 2019,這些都是韻如想害雨萱的陰謀,但其實想太多了,完全沒有這回事,陳韻如也沒想像中的可怕,她只是一個否定自己存在的可悲女孩罷了。韻如死去之後,雨萱順利的從 2019 醒來,她非常的悲傷,跑去找文磊叔講這件事情,因為現在只有文磊叔能聽她講心事了,不過雨萱的悲傷,似乎不是因為陳韻如死了,而是因為她無法救活李子維,這在文磊叔耳裡聽起來,不會有點心酸嗎?

原本以為,雨萱在下一次的輪迴,直接變成了陳韻如的角色,跟李子維和莫俊傑相遇,結果一切只是雨萱自己的夢境。而在第八集的前面,有出現過俊傑拿著玻璃碎片,韻如倒在旁邊,子維趕到現場的畫面,這一切其實也都是子維自己想像出來的夢境而已,他雖然認為莫俊傑不會殺了韻如,但是還是不免揣測了當時的情景,也就導致了有多種死亡版本的韻如,讓人感到困惑,不過只有最後一集的版本才是正確的。

沒想到,根本不需要隨身聽,雨萱就可以穿越到過去,那謝芝齊當初摔隨身聽根本就沒用,正好被雨萱給矇到,只是這倒回的時間軸,也太短了一點!讓雨萱整個措手不及,差點掉下去,還好帥氣的俊傑救了她,但為何這次就拉的到手?可能是因為雨萱自己也有往回移動,才能讓俊傑救到她。之後當子維趕到現場時,一眼就認出是雨萱,其實子維一直都認為,雨萱穿越的這件事情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因為剛剛俊傑說韻如講的那些話,讓子維又燃起了希望,而俊傑在現場聽到了韻如自言自語的那些話,應該也真的相信有雨萱這個人吧!

我想,直到雨萱再次穿越,救了韻如之後,俊傑才真的相信,雨萱不是韻如所扮演出來的角色。接下來,雨萱終於有機會可以把真正的殺人兇手,以及整個來龍去脈告訴兩位男生,聽完之後,俊傑關心的始終都是韻如,而子維關心的,則是他沒有辦法穿越到未來,變成王詮勝,認識黃雨萱,也不會遇到飛機失事,讓雨萱穿越回來,讓他愛上雨萱。子維說的沒錯,不過未來沒有馬上改變,而是等雨萱都處裡完了一切之後才改變。

讓人不解的是,為什麼雨萱要俊傑銷毀原本的錄音帶,然後自己再去拿一捲新的錄音帶給子維?也許是因為,原本的錄音帶才能穿越時空,銷毀了那捲錄音帶之後,謝芝齊就沒辦法回到過去傷害陳韻如,而新的錄音帶,則是想讓子維留作紀念?還是想讓子維有辦法穿越時空到未來再去找她一次?沒想到,俊傑在銷毀錄音帶之後,場景馬上改變,在海邊的雨萱跟子維突然消失,雖然兩人在自己的時空醒來後,有馬上想著對方並喊出名字,但是沒多久時間,對方的記憶漸漸消失,存在的證據也一個一個不見,彷彿鬼片似的,直到兩人記不起對方是誰,這邊跟鬼怪的結局有點像。

而改變的時空則是從韻如生日的那一晚開始,也就是第二集最後的劇情。韻如跟子維告白失敗後,回到家發現弟弟跟媽媽都消失,以為家人都拋下她,於是她出門尋找家人時,遇到一輛車迎面而來,但這次,沒有班長來救她,所以她是真的出車禍。但如果只有謝芝齊沒穿越回來的話,班長應該還是會經過附近(不知是巧合還是跟蹤),然後還是會救了韻如吧!為什麼這次沒有?這是我還想不透的地方。

韻如醒來後,身旁從李子維變成了莫俊傑,感覺韻如似乎感受到了俊傑的好,不再執著於子維,因為她夢到黃雨萱對她說:要珍惜身邊對她好的人,她也老實跟俊傑說其實原本想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但是因為雨萱的話,讓她開始學會愛自己,也試著去接受身邊真正對她好的人。我認為,雖然之後並沒有演韻如未來的樣子,但是我猜她後來應該是跟俊傑在一起,這邊就留給觀眾自行想像。

照理說,改變了歷史之後,應該人也會變,但子維一直覺得心裡空空的,好像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人,其實這邊不太合理,應該是要完全忘記才對,不過這樣編劇的話也太讓人心酸,所以讓子維保留了一點點的印象,直到他跟第六集一樣,遇到了小時候的黃雨萱,雖然未來的兩人並沒有提起這段過去,但他們兩個根本就是命中註定會相遇,只是老少配,想當然已經高中的子維怎麼可能喜歡上這麼小的妹妹,會被罵戀童癖吧!

但仔細一聽,兩人的對話跟當初還是有些許的不同,當初,因為子維已經認識了穿越後的雨萱,所以他有跟小雨萱說他喜歡的人的樣子,小妹妹還說這個人跟她很像。但是這次,子維沒有認識雨萱,所以他說不出來,跟小雨萱說等她長大了再告訴她,其實也沒錯,因為他喜歡的,就是長大後的雨萱。小雨萱鬼靈精怪的說大哥哥一定會忘記她,讓子維特別記住了這個小女孩,而之後的聲音跟人,突然變成了長大後的雨萱,讓人覺得有點可怕,不過感覺是雨萱的靈魂,仍保有那段記憶,所以才刻意這樣說,最後兩人甜蜜的畫面,也是留給觀眾無限想像。

這樣的結局,沒有說不好,但總是讓人覺得心裡空空的,想知道他們後來怎麼了?還有他們三個人的三角關係,後來發展成什麼樣子?而班長謝宗儒跟弟弟謝芝齊後來是不是就沒有發瘋跟心理變態?而是變成正常的人過生活,弟弟還會變成心理醫師嗎?還會遇到未來的黃雨萱嗎?雨萱在跟學長分手後,還會交其他男友嗎?這些我想都可以拍「想見你 2」了,不過在短短的一個半小時內,只能做到這樣的收尾,也算是不錯了,至少他們兩人還是有相遇,而不是沒有交集的平行線。

4. 片尾彩蛋心得

會有片尾彩蛋是因為,在台灣還沒播出完結篇時,大陸就有人流出結局的影片,讓劇組跟演員們非常心痛,於是決定拍了這個彩蛋給支持正版的人,所以網路上的盜版是找不到的唷!但可以從官方粉絲團上觀看。

剛剛有說結局讓人心裡空空的,而片尾彩蛋,剛好彌補了這一點的缺憾。首先,子維跟詮勝一樣,開了一間工作室,且辦公室幾乎長得一模一樣,應該也是在台北,他的工作,一樣是設計師,可見不管他有沒有出國,他都有成功的念到設計系畢業。再來,俊傑跟他還有聯繫,這點著實令人高興,俊傑不再因為韻如,而生子維的氣,也不再因為沒有阻止韻如自殺,而被關,進而愧疚的自殺,長大之後,感覺比之前還帥,而且幽默,兩人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

子維應該已經沒記憶了,但還是畫出當時雨萱穿越後,在雨中奔跑時的背影,其實不太合理,但這是科幻愛情片。子維原本期望腳步聲是別人,結果是俊傑,讓他失望,但沒想到,在他許了第三個願望之後,他期待的這個人還真的出現了!想當然也就是雨萱,當時的她只是個高中生,兩人整整差了 11 歲,子維都快 30 歲了,但年齡不是距離,兩人果然都有遵守約定,彼此惦記著對方,雨萱的戀情提早開始,子維也一樣,也許從高中就開始,就等著小雨萱長大。

5. 尚未釐清疑點

以下是我認為尚未釐清的疑點:

1. 本片最大的 bug,應該就是黃雨萱跟陳韻如、李子維跟王詮勝這兩對 couple,為何相差了 11 年,會有長得一模一樣,卻個性迥異的兩人出現?只有謝宗儒跟謝芝齊是比較合理的兄弟,但是其實差了這麼多歲的兄弟會長一模一樣,也是有點扯,但,這些 bug 就是本劇中最重要的靈魂,原本以為本劇會做說明,但其實沒有,所以就不多做探究了,只能說一切都是命中註定!

2. 陳韻如一開始被襲擊的時候,現場留下了俊傑的助聽器,導致俊傑一開始是嫌疑人,被學校逼退學。但是雨萱穿越後,去跟警察說,那其實是她撿到的並掉在現場,從兩個男生的表情可看出,很明顯是雨萱在說謊。當時楊組長雖然懷疑卻沒有戳破,後來編劇也沒在這一段再多做著磨,只能相信雨萱說的都是真的。後來發現在映後直播時編劇有說,因為篇幅太長的關係,沒有特別解釋這塊,且在第五集吃鍋燒意麵時,雨萱有用一句話帶過,但我其實看不太出來,哈哈。

3. 如果陳韻如也活了下來,那李子維在彩蛋見到的黃雨萱,長得跟韻如一模一樣,他跟俊傑,甚至是韻如,不會覺得很怪嗎?如果俊傑後來跟韻如在一起了,那他們如果一起出去的話不就很神奇,不過韻如比雨萱老個十幾歲,可能比較像姊妹吧!這邊就留給觀眾想像了。

雖然有這些謎團尚未釐清,但編劇跟導演可能是礙於片長關係,無法把每個疑點都交代清楚,但本部片還是非常推薦大家去看,只是需要頭腦非常清楚的時候看,不然可能會時空錯亂,甚至把人物也搞混了,接下來想二刷,希望會有更多的蛛絲馬跡跟驚喜出現,如果有其他心得再分享給大家看。

想見你結束了,每週期待的心情沒了,心裡有點慌,不知道接下來要追哪部,怕無法再遇到這麼讓人著迷的台灣偶像劇,這是我第一部寫下這麼多心得的偶像劇,接下來會有更多作品,請大家期待,如果有推薦的作品也歡迎留言告知喔!

 

※以上心得文字都是自己逐字打的,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以上劇照皆取自想見你 FB 官方粉絲團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我覺得莫俊傑真的有夠傻的,在其他的時空中他都選擇背負一切,導致莫奶奶和子維難過,最後莫奶奶生病死亡,自己也走不出來然後自殺。
    結合他有一次對子維說的話,他根本就是把韻如的一切當作唯一,韻如說的事情他基本上都無腦相信,不管是子維要出國,他憤怒的是子維明明知道要出國卻還是讓韻如喜歡上自己,還是「她都已經為了你讓自己變成你喜歡的樣子,你為什麼就不能相信她所說的一切呢!」
    真的還好最後是俊傑在這裡並且救了雨萱(韻如),我想韻如最後應該發現了俊傑的好跟他在一起了,這樣很好。

    1. 俊傑真的很傻也很執著,但最後就是這樣的執著讓他救了韻如,我也相信他跟韻如應該有好好的在一起:)

  2. 我剛剛才看完。很精彩的劇集。不同的時間點,腦子不太清晰時看,的確會亂。你們的分析評論也很精彩。我個人比較喜歡雨萱的個性,爽直成熟,帶著弟弟長大,讓韻如想通。另一個喜歡的角色是俊傑,很温柔的暖男,一直待在韻如身邊。

    整個結局我也很滿意,雖然雨萱跟詮勝的相遇全都改變了,但韻如沒被殺/自殺,俊傑沒被關及自殺,都是想看到的結局。雨萱以及子維,命中註定的相遇,最後都相遇了,結局都叫圓滿到,很好。

    1. 感謝留言與支持~
      我一開始其實不是很喜歡俊傑,但在最後一集對他改觀,真的還好有他,韻如才能生還,而其實一開始雨萱的話是壓死韻如的最後一根稻草,但最後也是雨萱的話讓韻如改變想法重新過活,沒想到一個人的話可以改變另一個人的一生,可見說話的藝術有多重要。
      結局加上片尾彩蛋比較完整,不過比較好奇的是後來的韻如過得如何,有沒有跟俊傑在一起,他們有沒有發現這兩個人長的一模一樣?還有王詮勝後來是否活著?雨萱上大學時會不會遇到他並發現他長得跟子維一模一樣?
      對穿越時空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參考我新寫的一部韓劇”永遠的君主”,我覺得這部劇情更複雜,更有挑戰性,結局也不錯,哈哈。

  3. 謝謝詳細說明。
    劇中沒交待 沒人關心 王詮勝的未來。不知道會不會跳海而亡了。

    1. 王詮勝的戲份的確不多,若是在未來改變之前, 他應該沒死,不然子維也無法穿越到他身上,只是他為何沒像韻如一樣,有自己的意識,被關在小房間裡?也許他已心死,我想這是劇中的bug。
      而他在飛機失事之後,想必應該是死了,但是新聞說沒找到屍體,最後也沒交代這部分。
      在未來改變了之後,王詮勝還是會跳海,但是跳海醒來之後,也許會跟著韻如一樣,改變了尋死的想法繼續過生活?
      這邊就要留給我們自己想像了,就跟韻如的未來一樣,也沒有交代很清楚。
      感謝你的留言,讓我又多想了這一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