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如蝶翩翩』1 ~ 12 集全劇分集劇情大綱、心得、線上看 – 現在放棄,人生就結束了。

如蝶翩翩 NAVILLERA 나빌레라

首播日期:2021.03.22

70 歲的沈德出退休後,不曉得該做什麼,好友要他實現未完成的事,他想起小時候的夢想,來到舞蹈工作室,遇到了正在練舞的 23 歲學生李采祿,兩人能夠排除萬難實現彼此的夢想嗎?

 

主角介紹:

李采祿 (宋江 飾)

23 歲,芭蕾舞者,媽媽已過世,爸爸剛出獄,父子感情不好。

 

沈德出 (朴仁煥 飾)

70 歲,退休的郵差,與崔海男結婚,有兩子一女,分別是聖山、聖淑跟聖官,從小夢想跳芭蕾,卻因爸爸反對而沒實現。

 

分集劇情、心得:

Ep1 – 夢想

Ep2 – 考驗

Ep3 – 反對

Ep4 – 放棄

Ep5 – 幸福

Ep6 – 受傷

Ep7 – 生病

Ep8 – 下雪

Ep9 – 紀錄片

Ep10 – 大山

Ep11 – 甄選

Ep12 – 飛翔

觀後心得

 

Netflix 線上看:

點選開始線上看

 

看其他韓劇:

更多經典韓劇分集劇情、心得、線上看

 

相關延伸閱讀:

▐ Netflix 推薦|2021 年必看強檔彙整

▐ 歐美劇推薦|2021 年必看歐美劇彙整

韓劇推薦|2021 年必看韓劇彙整

台劇推薦|2021 年必看台劇彙整

▐ 電影推薦|2021 年必看電影彙整

▐ 動畫推薦|2021 年必看動畫彙整

第 1 集劇情大綱:

夢想

沈德出參加勇弼的喪禮後,忍不住走到舞蹈工作室前,看著李采祿跳芭蕾。教練奇昇主說采祿不願意參加國際比賽而參加國立芭蕾舞團的徵選,要他專心練習,伴奏劉安娜說他膝蓋受傷,昇主問是不是爸爸的關係讓他停滯不前?他說沒有爸爸。德出來到療養院探望教錫,教錫說建造一艘船的夢想還沒實現就躺在這,要德出趁還有體力時趕緊實現夢想。家人們幫德出慶祝七十大壽,但卻吵架,小弟聖官被大哥聖山唸了之後走人。德出要老婆崔海男別再給二女兒聖淑錢,要她過自己的人生,但海男說子女的人生就是她的人生。采祿來靈骨塔看媽媽黃藝媛,說徵選的日子是爸爸李武英出獄的日子。德出來公司找孫女恩浩吃午餐,但恩浩說已經吃過。楊皓凡帶著一群朋友來采祿打工的餐廳吃飯,說他爸爸即將出獄,說他不該過得這麼好,一同打工的好友金世宗幫忙說話,皓凡沒結帳就離開,采祿說會幫他付,世宗不解。

德出來欣賞韓國藝術大學舞蹈學院演出的天鵝湖,采祿打完工後也來看演出,結束後來到吳仲息骨科診所治療膝蓋,仲息要他徵選後休息並勤做復健。昇主說第一次見到采祿時他是跟著感情跳,但他現在沒有任何感情,沒資格跳舞。德出跟海男說當初拼命反對他的爸爸已經不在了,但他現在這年紀應該也無法再跳芭蕾。徵選當天,昇主打給工作人員問采祿有沒有去,工作人員說有,昇主說他會在一年內成為國立舞團主角。采祿徵選前吃了藥,但卻臨陣脫逃,趕去監獄。德出把以前蒐集的芭蕾舞資料丟掉,教錫突然打給他,要他別丟掉,還要他買薑糖去看他,海男要德出別再去看教錫。采祿沒見到爸爸,原來爸爸七點就出獄,還用公共電話打來說後輩幫他在大川找到工作,之後再跟采祿聯絡,采祿哭了,回撥卻沒人接。

德出收到消息趕到療養院,教錫留下一封遺書給他,說已經無法承受痛苦,想要去遼闊的海洋。昇主問采祿為何不參加徵選,采祿道歉說去找爸爸。德出想起小時候想當芭蕾舞者,卻被爸爸反對,他再度來到舞蹈工作室看采祿練舞,采祿開門問德出為何一直看著他,德出說他想跳芭蕾,德出來見昇主說是他的粉絲,昇主要他離開,德出求他,采祿覺得德出很可笑。隔天德出又來看采祿跳舞,並打掃了舞蹈工作室,昇主說他不能再來了,昇主說德出很像四年前的采祿。這天昇主發現德出在教室外看練舞且比劃著,問他為何想跳芭蕾,他說從來沒做過自己想做的事,就算失敗也沒關係。餐廳來了兩位新的實習生趙敏才跟沈恩浩,恩浩沒準備好被經理唸,世宗聽見有人在講采祿的八卦,便幫他說話。昇主要采祿教德出跳芭蕾,德出很高興,采祿傻眼。

 

第 2 集劇情大綱:

考驗

昇主說采祿只學了一年芭蕾就進入舞蹈學院,德出還變成采祿的經紀人,要德出幫忙監視采祿,采祿不滿,昇主說他若拒絕就回去舞蹈學院,采祿說只要德出一週後能重複他的動作一分鐘就教他,德出說他做得到,回家後德出對著鏡子練習,卻覺得很吃力,還跌倒撞到頭。聖官來見朋友,聊到自己在拍紀錄片。海男要德出去勸聖官回醫院工作。聖山要女兒恩浩待滿五年後就去國外上企業管理碩士,老婆回來說去面試。采祿的爸爸來到一間學校當足球隊指導員。德出開始運動健身,卻舉不起啞鈴。采祿來找素利說昇主刁難他,素利說因他現在原地打轉,還說昇主當時每天練習 16 小時。德出來公園找聖官,聖官用德出的手機幫兩人合照,德出要聖官接媽媽電話,要他強調現在過得比之前幸福。聖出回家休息,海男說只有他不必讓她操心,德出回來聽見聖山老婆愛蘭要去聖出公司找工作,要聖官放手讓愛蘭去做想做的事並管好自己就好,還騙說自己沒在運動。

眼看時間快到,德出趕緊加緊腳步練習。考試當天,德出努力讓自己維持平衡,想起剛工作時被刁難,他努力的成果讓上司看傻眼,德出撐過了一分鐘,昇主開心鼓掌,采祿無言,昇主跟素利分享,素利掛他電話。德出跟采祿一起喝咖啡,采祿問他年輕時是運動員嗎?德出說不是,他練習時從沒成功過,這次卻成功,他覺得很神奇,德出彎腰謝謝采祿,路人在看,采祿要他別這樣,德出說想站上天鵝湖的舞台,采祿覺得荒謬。德出來買舞衣,店員不敢相信,德出假裝便秘在廁所試穿舞衣,出來後趕緊把舞衣藏起來,還傳訊告訴采祿,采祿認為他一個月就會放棄。隔天兩人開始了第一天的訓練,結束後德出的骨頭都要散了,采祿說若負荷不了可以減少訓練時間,德出說沒關係,還說要一起吃飯因為他是經紀人,還作筆記紀錄采祿不吃紅蘿蔔,說看到他的舞姿大受感動,並陪他來看醫生,德出說采祿的腰好像不好,醫生說沒錯,要他去做針灸,德出說醫生很了不起,采祿要德出快回家,德出說不行。

采祿大便時衛生紙沒了,德出幫忙遞上。昇主看見德出在寫筆記,覺得有趣。德出看見采祿離開,便跟上去,問他住哪,還問他爸媽在哪,采祿說跟爸爸分開住,媽媽已過世,德出說他父母也已過世。德出回家時一直喊痛,隔天差點下不了床,還打電話叫采祿起床,采祿不爽,這天練習完德出拿梅子茶給采祿,但采祿不拿,德出開車載采祿,但采祿說要去打工,德出把梅子茶給他後就離開,世宗問那爺爺是誰,采祿不說。恩浩又被客人刁難,采祿要對方離開,說要告他妨礙營業跟傷害罪,監視器都有拍下,大吼要他走,經理說做的好,還說要報警,恩浩謝謝采祿,但采祿不領情還罵她不該低頭,恩浩要他閉嘴。麵店老闆請采祿幫忙外送到撞球店時遇到皓凡,皓凡故意刁難他,德出現身。

Advertisement

第 3 集劇情大綱:

反對

德出看見皓凡抓著采祿的領口,過去要他放開,說是采祿的經紀人,皓凡說他被采祿的爸爸打了之後人生過的悽慘,德出問采祿有打他嗎?采祿又沒有做錯事,皓凡說不出話,采祿說要離開,皓凡抓住采祿說只要他在撞球檯上跳芭蕾就付錢給他,德出拉開兩人說他來跳,但要跟皓凡比一場撞球,皓凡贏了他就上去跳,若德出贏了皓凡就要道歉。德出的好球技讓路人都讚賞,離開時德出說手機忘了拿,要采祿先回去,其實是去跟皓凡說采祿是人才,要他別欺負采祿,被站在門口的采祿聽見,德出下來時,采祿拿雨衣要他穿上,並騎車載他回去,采祿問德出為什麼撞球打這麼好,德出說下班沒事就跟同事去打,采祿要德出幫忙保密今天打工的事,但德出說已經說了。

隔天昇主大聲罵采祿,安娜跟小春幫忙講話也遭殃,德出說話時昇主要他閉嘴,但發現是德出後馬上道歉,德出要他別再罵采祿,昇主把采祿叫進去,說是利用德出來管采祿,若采祿再這樣下去就要對不起德出,要他今晚開始個人練習。恩浩再次出包,采祿把錯攬在自己身上,恩浩問他為何這麼做,采祿說他只是工讀生,被罵一下就沒事,還為上次的事道歉,對他來說,芭蕾也是不能放棄的事,恩浩謝謝他。德出趁海男不注意時跑到浴室洗舞衣,被發現時就騙說在洗襪子。隔天德出叫采祿起床,發現他因淋雨生病,便打給昇主問采祿家地址,德出來到采祿家,世宗也因采祿沒讀訊息而來找他,德出要世宗陪他去買菜,並熬鮑魚粥給兩人喝,世宗說超美味。

聖淑的老公卞榮日落選,海男要找德出一起到場幫他打氣,但德出都不接電話,榮日認為是他只有高中學歷才會落選,想去念大學,問聖淑能不能跟大哥借錢,聖淑說她想離婚。德出拿了骨科給的韓方感冒藥給采祿,原來德出來找吳仲息說他是采祿的主治醫生,請他幫忙,仲息只好把他私藏的感冒藥給德出,采祿喝完藥後睡覺,晚上醒來發現德出還在,發現德出打掃了他家,還煮了牛肉粥及梅子茶,采祿把他趕回家,打開冰箱發現一堆小菜、水果跟紙條,采祿想起了爸爸也曾寫紙條幫他加油。采祿爸爸下午跟教練請假,說要去一趟首爾。德出來到舞蹈工作室看見采祿,問他好點沒,他說梅子茶對感冒很有效,采祿問德出為什麼想站上舞台?德出說希望在死之前至少能飛翔一次。

昇主要采祿參加賽維利亞大賽因想讓他明年站上巴黎歌劇院,素利說他連國立芭蕾舞團都進不了,還說昇主沒有教好他,兩人吵起來,采祿離開,素利說這樣可以有效說服采祿。海男收衣服時發現了德出的舞衣,德出回家後,海男問他那是什麼,知道德出在跳芭蕾後非常生氣,說他已經七十歲了,德出說想在死之前試試看,海男氣得拿剪刀把舞衣剪破,要德出別給孩子們添麻煩,德出看著破掉的舞衣感到難過。采祿來買花送媽媽,來到靈骨塔遇見爸爸,爸爸問他過得好嗎?采祿說不好,連沒血緣關係的人都看的出來了,為什麼爸爸不知道,采祿生氣離開,在街上落淚。下班前恩浩被經理叫過去,說她是英文系的才會請她幫忙,恩浩答應,拿著資料來到酒吧,遇見叔叔聖官,說要幫店長翻譯論文。愛蘭說她被錄取,聖山說允許她去上班,愛蘭說不需要他允許,還要他別在公司假裝認識她。

晚上采祿來到舞蹈工作室看見德出,德出說他沒地方去,采祿帶他去頂樓看夜景,問是不是跟奶奶吵架,德出說不曉得她會那麼反對,采祿問奶奶堅持反對怎麼辦,德出說要偷偷地跳,因人生只有一次,他不怕被反對,而是怕某天想做而做不了,或是記不起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隔天采祿跟昇主說他願意參加比賽,因他也想跟昇主一樣站上巴黎歌劇院的舞台,且他很重視爺爺學跳芭蕾這件事。采祿問德出怎麼穿運動服,德出說老婆用剪刀剪破了,采祿要他正面對決,用德出的手機幫他拍下跳芭蕾的照片,要他傳到家庭群組,德出突然猶豫,采祿說服他,德出把照片傳出去。

 

第 4 集劇情大綱:

放棄

海男馬上打給德出要他回家,聖山也要大家晚上八點集合,采祿要德出抬頭挺胸。除了愛蘭跟聖官以外的人都反對德出跳芭蕾,愛蘭跟德出說當時她在家哭的時候,知道德出有來,並且只是默默的看著她,要爸爸去做想做的事,德出謝謝她。采祿跟德出來買舞衣,說他家人會有五階段的反應,分別是否認、憤怒、妥協、憂鬱及接受,目前奶奶正在第二階段,要他別擔心。采祿因要專心比賽而跟餐廳辭職,被恩浩聽見,恩浩說她爺爺想跳芭蕾,采祿說他最近也認識一個跳芭蕾的爺爺。昇主跟素利提議讓采祿跟相守一起練芭蕾,素利拒絕,但相守同意。經理又要恩浩幫忙改論文,說會把她的分數打高一點。這天德出練芭蕾時因想到海男生氣而不小心受傷,聖山打給媽媽要他勸爸爸別跳芭蕾。

愛蘭來到公司的諮詢室上班,同事說不會有人來,到茶水間裝水時遇到聖山,裝作不認識他。采祿送德出回去時遇見聖官並跟他一起搭公車,聖官說爸爸就拜託采祿。聖山來找昇主要他們別讓德出學芭蕾,因為很羞恥,昇主說他很無知,還說會邀他來看一場芭蕾表演,爸爸應該會演出,采祿故意不小心把茶潑在聖山身上,問昇主讓德出表演的事,昇主說是假的。海男看見德出要貼痠痛貼布有困難便來幫忙,德出道歉,海男說他們無法為子女做什麼,也別造成他們負擔,德出想起聖山小時候因為沒繳家長會費而被老師趕出來,聖山說沒關係他可以自己讀。德出說海男說的沒錯,他不跳了。

隔天采祿發現德出沒叫他起床,聖淑跟榮日來帶父母一起登山,采祿打來,德出說他無法繼續跳了。采祿來到德出家,發現他跟家人登山回來,離開時遇到皓凡,采祿說他要跳芭蕾奪冠,並加入外國芭蕾舞團,說若皓凡沒有放棄而是努力培養實力,應該可以加入乙級聯賽,但他卻停滯不前。采祿來到舞蹈教室跟相守一起練舞,兩人一見面就吵架。海男跟聖山說爸爸沒去跳舞,還跟她去爬山,聖山鬆了一口氣,說晚上會過去。德出回到房間拿出舞衣,聖山回家打開房門看見爸爸穿著舞衣,德出說他只是想穿最後一次,聖山不相信,還說德出讓他背負所有負擔自己過得快活,被海男聽見,打他說爸爸以前多辛苦,難道子女過著不錯的生活,父母就要抬不起頭?為何他順利長大成人,爸爸還要看他臉色?三人哭成一團。

隔天早上,海男說德出想跳就去跳,但受傷就自己看著辦,德出謝謝她。德出來到舞蹈工作室,大家都很開心,德出請采祿開他的車一起去找剛面試完的恩浩,但采祿很緊張,德出說送恩浩禮物,采祿開車出現,恩浩發現原來采祿說的爺爺就是德出,恩浩問爺爺禮物是 30 年的老車還是采祿?德出笑了,恩浩說週五要請爺爺吃飯,采祿說那天是他最後一次打工。回去路上,恩浩問爺爺跳得好嗎?采祿說還不錯。週五一早,德出跟采祿準備去餐廳,爸爸生氣打給恩浩,恩浩問經理為何她只拿到 C?說經理要她幫忙做研究論文時承諾會給她好成績,經理說她可以拒絕,她說怎麼可能拒絕,且她已經全力以赴了,為什麼還被淘汰?德出出現。

 

第 5 集劇情大綱:

幸福

恩浩跑出去,采祿去追她,經理說最近的年輕人動不動就怪別人才會被淘汰,德出問她是不是為了霸佔自己的位置才會利用新鮮人並倚老賣老?就算無法鼓勵人也不該踐踏人。晚上采祿終於找到恩浩,恩浩說她就像在跑步機上一樣,儘管再怎麼跑還是無法前進,采祿說他沒天分也踢了 13 年足球,看到芭蕾才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要恩浩也找出做了會覺得幸福的事。恩浩回家跟爸爸吵架,說她要先去尋找答案。隔天一早德出來找恩浩說一切都會過去的,以前也發生很多事情,但他現在都不記得,說不是恩浩的錯,她做得很好。

采祿在舞蹈教室練舞,德出自己來工作室練舞,仲息過來說采祿沒去診所,要幫德出治療,說再這樣下去關節會磨損,德出要他保密,采祿練完來到診所,德出醒來發現采祿也在,采祿要他隔天到工作室看他練習。恩浩來到酒吧問聖官不後悔辭掉醫生的工作嗎?他說還穿著手術室的拖鞋就是怕自己忘記血液噴濺會想回去,離職時根本沒任何想法,突然想知道那些病患的故事,因此才拍紀錄片。德出看相守練習時自己也在一旁跳,請采祿幫忙看,要他跳一次給他看,采祿要他回去練基本動作,生氣說他已經很煩了,德出還來妨礙他,要他先回家。昇主跟德出說基本動作很重要,若想要一步登天就離開他的個人工作室,德出道歉說他錯了。

隔天德出來到工作室的樓梯間坐,昇主告訴采祿,采祿跟德出說只要享受樂趣就好,德出說他不想要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要采祿別輕視他對芭蕾的真心,昇主要采祿跟德出道歉。采祿來到德出家,接到恩浩電話,來到公園找德出,德出正在跳芭蕾給恩浩看,采祿道歉,德出看見采祿的腳傷痕累累覺得心疼。公布入選名單這天,德出邀采祿到他家,海男高興地迎接他,說只要想吃飯隨時都可以來,兩人要采祿在他們家小睡一下,采祿說睡不著,結果從一點多睡到六點多,兩人又邀他吃晚餐,並問他要不要過夜,采祿婉拒,回去時采祿說想起跟父母相處的日子,德出說想爸爸就打給他,采祿收到入選通知很開心,打給爸爸說要參加比賽,爸爸問電視上能看見嗎?采祿說可以用網路看。回家時德出發現采祿外套沒拿,采祿回家發現皓凡在等他。

 

第 6 集劇情大綱:

受傷

采祿跟德出說他入選時被皓凡聽見,皓凡來到采祿家堵他,說不公平,采祿還手說沒必要吵架,要他重新開始,皓凡揍他一拳,采祿摔下樓梯,痛苦爬不起來,皓凡嚇到並準備伸出手時,德出出現,皓凡趕緊離開。德出帶采祿來給仲息看,仲息說幸好膝蓋沒事,但腳踝有疲勞性骨折,韌帶也拉傷,必須打石膏,昇主趕到要采祿提告,采祿說提告也沒用,仲息說他沒什麼大礙,運動員都會有疲勞性骨折,也沒有骨裂,先打石膏一週看看,德出跟昇主道歉說都怪他講話刺激皓凡,送采祿回家後,德出去找皓凡,說懂他的感受,因為德出以前也是一樣,因為一時失誤導致全家陷入困境,再怎麼努力也沒起色,皓凡不爽準備離開,德出說他也可以有一番成就。

隔天德出拿了海男熬的大骨湯來看采祿,海男也買了水果過來,要德出離開讓采祿休息。昇主擔心采祿因為受傷會動搖,又陷入低潮,素利要他用判斷代替擔心,用決定代替安慰。聖山吃飯時故意坐在愛蘭旁邊,愛蘭要他回家拿大骨湯。世宗來看采祿,說皓凡是混蛋,還說他存了辛苦的錢去看梅西比賽結果他一顆球也沒進,要采祿別擔心。德出打掃完工作室後要離開,昇主說要教他,采祿拄著拐杖進來說讓他來。世宗跑到撞球店找皓凡理論,卻被揍了一頓。下課後,德出請恩浩來載采祿回去,遇到世宗,世宗懷疑兩人的關係。

聖山回家,媽媽罵他不准再說那種話,聖山道歉,回去路上遇到爸爸,爸爸說媽媽今晚可以睡得安穩了。隔天德出跟仲息借了輪椅來接采祿,並請恩浩幫忙送,恩浩來到工作室看爺爺跳舞。采祿拆下石膏說感覺不錯,仲息說年輕人恢復力很快,要采祿戴護具並持續做物理治療跟復健就好。素利來看采祿練舞,說他恢復的不錯,昇主說他吃了止痛藥,采祿跳完,昇主生氣要他回家,素利說采祿跟昇主年輕時一模一樣,昇主說他就是因為太傲慢才會落得現在的下場。采祿改來到舞蹈教室練舞,相守打給素利問采祿是不是太勉強,素利告訴昇主。德出準備出門去看采祿,海男說他忘記今天是結婚紀念日,兩人去吃飯、拍照、水族館、動物園,並傳照片給孩子。

前輩幫恩浩找到一個廣播企劃助理的工作,恩浩傻眼,面試官說浪費時間,恩浩說等一下。昇主來到舞蹈教室搶走采祿的止痛藥,說要是他不想要改坐觀眾席就放棄這次比賽,采祿說他準備了那麼久,昇主說他以前跟采祿一樣所以現在才不跳芭蕾,要是有萬一他的舞蹈生涯就會完蛋。德出在水族館買飲料時看見一個跟家人走丟的小女孩,跟過去後卻迷路,手機也沒拿,眼看水族館要關門了,海男聯絡不上孩子們,打給采祿求救。

Advertisement

第 7 集劇情大綱:

生病

采祿趕到水族館去找德出,要海男在原地等,工作人員說從監視器沒找到德出,水族館準備關門,德出終於遇到一位工作人員,帶他往外面的方向走,采祿找到德出,趕緊打給海男,海男生氣罵他,給了采祿計程車費後兩人回家,德出發現采祿無精打采。恩浩去上班,聖山發現她只是約聘,跟愛蘭吵架。德出先來到舞蹈工作室練習,采祿醒來發現腳還在痛,止痛藥也吃完了,來找仲息,仲息說已經開了一週的藥,還說核磁共振看起來沒問題,要采祿離開。采祿來到工作室,昇主罵他不聽話,德出問采祿怎了,采祿說沒事繼續教德出跳舞。素利說興植要成立芭蕾舞團,請昇主去當指導委員,昇主拒絕。昇主把采祿抓走,帶他到家裡,采祿說他的照片很帥,昇主說那是把他拖下舞台的最後一場演出,2016 年他堅持帶著腰傷表演,之後卻站不起來,醫生說他不能再跳了,他不相信,但怎麼練習都會痛,就在最低潮時遇見了采祿,覺得采祿可以代替他跳出他想展現的舞蹈,所以一定要看到采祿站上舞台,要他別犯一樣的錯誤。

小春說德出進步很多,要代替采祿當他的一日導師。鄰居跟海男說德出沉迷跳舞,海男說那是藝術。采祿來到工作室遇到正在練習的德出,說要放棄比賽,德出說他以前出車禍必須復健,但他沒放棄,花了一年的時間才能再騎摩托車送信。采祿來問昇主下次比賽的時間,他要休息後再出發,相信自己能獲得優勝。采祿說德出要進入下一階段,昇主帶德出來到金興植芭蕾舞團,看一位坐輪椅的舞者表演,昇主要德出跳出屬於自己的芭蕾,采祿要德出在大家面前跳舞,當作在練習就好,德出表演完後眾人鼓掌。德出回家後,采祿發現他的筆記本掉在地上,打開上面寫著他有阿茲海默症,采祿震驚。德出來相館拿跟海男的合照及自己的獨照,原來之前德出被醫生診斷出得了阿茲海默症,會造成失智症,醫生要他告訴家人,若無法就可以試著寫筆記,讓自己習慣,就算病情惡化也不會忘記已經習慣的事,要他別開車,若忘記很多事情就來醫院。德出坐在公園,想著自己的一生跟家人,哭著看天空問爸媽該怎麼辦。

 

第 8 集劇情大綱:

下雪

采祿打給德出但他沒接,便來到德出家,恩浩看到要他一起進去,發現大家在幫聖官慶生,采祿被聖山酸,媽媽罵他沒禮貌,德出回家,采祿說明天開始多上 30 分鐘的課,德出要他留下來吃飯,采祿說德出在眾人面前表演並獲得掌聲,恩浩發現采祿一直盯著爺爺看,但采祿說沒事。素利說昇主變了,竟為了德出而去舞蹈教室,昇主說被德出的舞蹈感動,也許那就是芭蕾。聖淑說不想再嘗試生小孩了,海男很擔心。采祿教德出跳舞時心不在焉,德出跟昇主說想參加表演聚會,昇主說他偶爾也可以表演,德出很開心趕緊去練習,結束後德出邀采祿去澡堂幫他搓背,采祿說因為爸爸動手打人才會坐牢,媽媽也在那時死去,德出說跟爸爸一起去澡堂時,爸爸道歉,原來他也很介意沒能讓德出實現夢想,讓德出解開了心結,說采祿爸爸一定也一樣。

采祿邀恩浩喝咖啡,但卻說不出口。晚上他告訴世宗,世宗說守門員守好球門就好,不要想著踢球,要他在當前鋒的爺爺背後加油就好。采祿爸爸得知采祿受傷的消息,請假回去首爾。德出突然想不起來自己要做什麼,打開筆記本發現要去醫院,騙采祿說頭痛要回家,回去路上被人撞到,撿起筆記本時突然恍神。采祿打給海男發現德出沒回家,衝出去找他,皓凡跟朋友打完撞球看見德出站在路中央,便打給采祿,皓凡發現德出失智,要朋友翻他包包,打開筆記本發現他有阿茲海默症,朋友發現他手機沒電,采祿趕到以為他們欺負德出,朋友過去抓著采祿,皓凡要他們離開。采祿發現德出恍神,想起德出的筆記本上寫說他第一次失去記憶時,走到舞蹈教室看見了采祿的芭蕾,便想起了所有事情,於是采祿在雪中跳舞給德出看,德出終於想起他是采祿。

Advertisement

第 9 集劇情大綱:

紀錄片

采祿問德出為何不認得他,德出說只是在發呆,采祿說要去他家吃晚餐,回家遇到要出遠門回來拿行李的聖官,采祿在外面跟聖官說德出有阿茲海默症,聖官震驚,采祿說會繼續裝作不知道等他說出來,因想要守住德出跳芭蕾的心願,聖官打給聖山問若他生病的話會告訴恩浩嗎?他說不會,因父母老是裝作沒事的樣子。聖官說要留下來改拍爸爸的紀錄片,采祿說對德出跳芭蕾有幫助。采祿回家路上遇到皓凡走出網咖便跟他道歉,請他若再看見德出這樣就連絡他。隔天聖官帶著行李回家說因為要拍紀錄片,會 24 小時跟在爸爸身邊,聖官看了爸爸的筆記本忍不住眼眶泛紅,想著醫生說的話。恩浩在電台工作,這天收到爺爺的留言,想著爺爺對她的好忍不住落淚。

德出要采祿跟爸爸聯絡,采祿趁德出結帳時偷偷在他手機安裝定位程式。德出送了一雙新的拖鞋給聖官,並明白了他穿舊拖鞋的理由。聖官跟著德出去練舞順便拍片,但跟采祿說他太嚴苛,采祿說不想因為德出生病就隨便教他,因為他不放棄且堅持到底。德出趁吃飯時間跑到仲息那說太勉強自己了,仲息說若放棄就不用煩惱。黃熙來找昇主,德出說是黃熙的粉絲,黃熙要他把芭蕾當興趣來學習,采祿追出去說德出是認真在學芭蕾,問德出為何不反駁,德出說不管誰說什麼他都不會放棄,他沒那麼軟弱,因他真的很想跳好芭蕾。采祿求昇主讓爺爺站上舞台表演,昇主說必須通過徵選,德出很高興可以參加一個月後的徵選,堅持自己要跳《天鵝湖》。采祿爸爸來到首爾遇到世宗,世宗說是皓凡害他受傷,采祿發現爸爸在家,問有沒有一起去過澡堂,爸爸說四歲時有,采祿說下次再一起去,要爸爸住一晚再走,隔天爸爸來找皓凡。采祿發現德出在廁所待很久便去找他,發現他抱著頭失去記憶。

 

第 10 集劇情大綱:

大山

德出認出采祿,發現原來他跟聖官已知情,走路心不在焉差點被車子撞。采祿爸爸跟皓凡道歉,皓凡想起當時他沒在先發名單上,跑去找教練理論,教練要他別拿膝蓋冒險,采祿爸爸說當時有跟醫院確認他傷的不輕,怕他跟其他選手一樣消失在球場上,皓凡說因為他毆打學生被警察抓走足球隊才會解散,采祿爸爸道歉說因為他急著想提升成績,說皓凡很有天分,現在開始也不晚。采祿送德出回家,發現海男頭暈,海男說沒關係,謝謝采祿為德出做的一切,回去路上采祿對德出大吼要他放棄芭蕾。隔天昇主問德出為何沒來練習也沒參加表演聚會,采祿說他會休息一陣子。德出騙聖官說工作室的天花板漏水,邀他去公園運動,聖官的體力還比不上他。浩繁突然覺得撞球很無趣便離開。興植說要找特別舞台的表演者,昇主說他有人選。這天海男說采祿很久沒來了拿便當要德出拿給采祿吃,德出說工作室修好了便出門去。

聖山的公司突然出問題,客戶買的基金損失了本金。榮日安慰聖淑說沒孩子不會怎樣,只要兩人開心就好。海男要聖官陪她看醫生,發現沒什大礙後鬆了一口氣,聖官說拍完紀錄片後想繼續跟他們住,海男說不需要,她會好好照顧德出,原來當時她偷聽到采祿跟聖官的對話,要聖官別告訴哥哥姐姐,只要支持爸爸就好,會一直等直到他願意開口,聖官哭了。皓凡來公園跑步看到德出坐著便傳訊告訴采祿,但采祿反應卻很冷淡,突然德出出現要皓凡一起吃午餐,皓凡說現在開始已經太晚,德出說要是他能早點開始跳芭蕾一定很棒,說皓凡一定可以一飛沖天。昇主發現德出一直沒來便打給他,要他明天就來練習。德出回家想煮泡麵吃,卻沒關火就跑出門買東西,海男回家看見摸了鍋子後被燙傷,德出回來後很自責,海男要他買好鍋子賠罪。德出來看療養院,對方說有空位就會通知他。

德出來到教錫墓旁的樹跟他講話。仲息跟采祿說德出很久沒來,是不是聽他的話放棄了?采祿說他這樣勸德出是對的。世宗來找采祿說下周要入團考試,采祿說下個月要出國比賽,世宗要他別擔心皓凡。海南發現德出的遺照,打給他沒接,便打給采祿,采祿發現德出每天騙家人說去練習,海男則發現工作室沒施工,要聖官出去找,采祿發現手機沒有定位也出去找,海男打給德出但他關機,聖官跟聖山說爸爸有阿茲海默症後,聖官也拋下工作去找爸爸,德出突然打開手機看著跳舞的照片,采祿發現有定位了跟聖官講,聖山開車到山上,找到爸爸後哭著抱住他,說儘管爸爸上了年紀對他來講還是一座大山,快到家時下起了雪,德出看見采祿便下車,在他面前跳起芭蕾,聖山也下車看,德出說他每天都有練習,為了讓身體記住動作,采祿要他繼續跳舞。

Advertisement

第 11 集劇情大綱:

甄選

德出回家,海男說他工作 40 年退休之後說有一半是海男的功勞,她覺得很欣慰,因此德出跳芭蕾也有一半是她的夢想,要德出一定要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在聖山家中,大家聽到德出有阿茲海默症都很震驚,三個小孩爭著要照顧他,但恩浩說應該讓爺爺自己決定。采祿跟恩浩道歉,恩浩說他很辛苦,哭著說就算爺爺生病了還把車送她並在廣播節目留言,謝謝采祿照顧他。德出運動時又遇到皓凡,皓凡說自己還沒準備好,德出說人沒有準備好的時候,要他直接衝就對了。恩浩也在廣播節目留言給爺爺要他加油,德出很感動。采祿要德出回家每 20 分鐘就要傳訊給他,還說只要德出認得出他,無論何時都會教他芭蕾。分行長怪聖山不當銷售,打算把他調職。

徵選前一天采祿帶德出來熟悉場地,聖官也來錄影。隔天一早德出發現聖山的新聞便打給聖山但他沒接,徵選前德出說要出門一趟,要聖官別擔心,德出買了棒球手套給聖山,說永遠都是他的野手,聖山想起小時候被老師罵時,德出幫他說話,忍不住眼眶泛紅,愛蘭要聖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她來當後盾。剩下十分鐘,大家都很緊張,徵選已開始,德出終於在最後一刻趕到,最後獲得演出的機會,他高興告訴海男。聖山跟分行長說要辭職,但會對監察官據實以告。德出開始在舞蹈教室練習,采祿要德出有事就跟他說。世宗練球時看見皓凡,跟采祿說教練跟皓凡見面,教練也跟他道歉讓他的心結解開。聖山來工作室謝謝采祿,采祿說會好好照顧他。昇主想要德出跟采祿一起跳舞,因兩人互相扶持,跟素利道歉說當時只顧自己,害她也放棄跳舞,謝謝她還願意跟他在一起。

德出原本拒絕,但拗不過采祿便答應,兩人開始練習。療養院打來說有位子了,被德出拒絕。采祿拿著入場券來找爸爸,說他一定要來,爸爸給他錢說比賽很花錢,還道歉說之前沒有賠在他身邊,采祿說現在開始就可以,爸爸點頭。德出發邀請函給家人及仲息,大家都很開心。采祿拿爸爸的禮物給皓凡,皓凡打開發現是新球鞋,裡面還有入場券。德出到家門口傳簡訊給采祿,突然路燈閃了一下,德出開始恍神,警方巡邏經過發現德出坐在門口,海男趕緊出來,德出說找不到家,突然驚覺自己就在家門口,德出跟海男道歉隱瞞生病的事,海男說沒關係。比賽當天,德出一直沒按鬧鐘,海男來叫他,德出醒來後問她是誰,海男震驚。

 

第 12 集劇情大綱:

飛翔

聖官跑來發現爸爸也認不出他,兩人趕緊帶德出去醫院,聖官問德出是否無法表演了,醫生說聖官以前也是醫生,應該知道答案是什麼,聖官跟媽媽說爸爸應該無法表演了,媽媽說爸爸一直努力練習了,帶他去工作室也許會想起來,德出到工作室想起在這跳芭蕾,但想不起來怎麼跳且還有誰一起,他過去握住練習桿,腦中畫面出現,突然想起了采祿,聖官趕緊拿影片給他看,德出終於恢復,也認出海南跟聖官,但舞步都不記得,海南要他親自跟他們說他生病了,並表達歉意與感激。表演會場,德出邊跟昇主道歉邊哭,昇主說會讓采祿自己表演,采祿說他無法獨自表演,說曾經答應只要德出認得出他,無論在哪都會教他跳舞,說他身體都記得舞步,要德出相信他並跳到最後一刻。昇主跟采祿說不行,但采祿說他也不想讓德出只坐在觀眾席,要昇主相信他。采祿跟德出說他可以上台,海男謝謝他。

采祿爸爸、德出的家人、仲息、世宗跟皓凡都到場觀看,采祿送德出一雙新的舞鞋,並說下了咒語要他別擔心,德出謝謝他。表演開始,德出看得出神,采祿跟他信心喊話,兩人上台,但沒多久德出就被燈光影響停下舞步,采祿繼續跳,大家都很替德出緊張,德出腦海中閃過練舞的畫面及采祿的話,接著突然跳了起來,眾人鬆了一口氣,德出堅持到最後,眾人熱淚盈眶。隔天德出醒來,看著桌上的花,彷彿一切都像一場夢,他發現采祿送他的舞鞋內寫著 “即將一飛衝天的男人沈德出”。家人來慶祝演出成功,德出突然說他要去住療養院,因他不想讓家人看見他那副模樣,也不想等變傻了才進去,早點進去早點適應還能交新朋友,要他們當作他是去旅行,聖淑來找德出,說小時候都是德出照顧她,現在換她了,哭著拜託爸爸別離開他們,德出抱著她哭了。

采祿跟爸爸來靈骨塔看媽媽,隔天一早德出叫他起床,說他已經一飛沖天了,現在換采祿了,他會當個稱職的經紀人,要采祿之後早一個小時開始練習,昇主看見後笑了。素利說德出到最後還這麼了不起,昇主突然拿出戒指求婚,但素利反應冷淡。聖山說看著舞台上的爸爸,想著恩浩如果做自己喜歡的事,是否也能笑的那麼幸福,要恩浩去做想做的事。聖官拍好紀錄片在家裡放給大家看,家人們看得邊笑邊落淚。聖官說他打算重新回醫院上班,因爸爸讓他明白病患最需要的就是時間,而醫生可以讓病患延長時間,德出很高興。恩浩把聖官拍的影片給采祿說會對他有幫助,原本以為采祿是靠天分,但看了影片發現他的練習量很重,還說自己找到了幸福的事,就是在播音室工作,采祿期待她製作的廣播節目。出國當天,恩浩帶著爺爺來跟采祿道別,采祿介紹爸爸給德出,德出要采祿別生病也別受傷,采祿要他保重身體,走之前回頭看了德出,德出追過去說不能忘記他,兩人邊抱邊落淚。

三年後,德出到處送信,信中寫著 “對不起,我老公患有疾病,收到請聯絡這支電話”,海南靠著定位找到德出,但德出認不出她不想跟她回去,她說買了冰淇淋德出才願意走,海南說采祿不介意德出不記得他,德出一直問何時下雪。一名男子跑來工作室說想學芭蕾,還說很會劈腿跟轉圈,昇主笑了要他下週來上課,老婆素利驚訝他又收了出學者,他說沒想到會跟素利一起在這經營芭蕾舞團,他覺得很有趣,偶爾會想起德出跳的天鵝湖,但德出已認不出他,素利說那是她見過最精彩的天鵝湖。恩浩工作越來越上手,愛蘭變成諮詢主任,部門有好幾個員工,聖山在棒球俱樂部當組長。皓凡跟世宗一起比賽,兩人得知采祿要歸國演出很開心,爸爸在冰箱上貼著采祿的各種新聞,采祿在一年內就晉升首席芭蕾舞者。天空下起雪來,德出開心走出去,遇到了采祿,兩人隔著火車鐵軌眼眶泛淚擺出敬禮手勢。

片尾,德出對著攝影鏡頭說千萬別忘記自己曾經跳過芭蕾。

Advertisement

觀後心得:

本劇由同名漫畫改編,男主角宋江演過喜歡的話請響鈴Sweet Home,發現他演的這三部劇都是漫畫改編,這次宋江挑戰高難度的芭蕾舞,令人佩服,跳起來也相當帥氣,朴仁煥飾演的老爺爺居然也想跳芭蕾,比青春紀錄男主角的爺爺當模特兒還猛,本劇裡面滿多老爺爺級的演員,不禁讓人感嘆歲月催人老,又有多少人能實現兒時的夢想?感覺會是一部滿令人感動的作品。其中飾演大兒子聖山的鄭海均及飾演女兒聖淑的金秀珍都有在信號演出,飾演昇主的金太勳有演屍戰朝鮮第二季。第 1 集德出面臨生離死別,便開始思考年輕時的夢想,加上好友教錫猝逝,讓他更有動力去實踐,雖然沒有明白說明,但我認為教錫應該是跳樓自殺,那段有點催淚。儘管知道身體不太行,但德出還是勤奮的每天去報到,終於感動了昇主,昇主也很聰明,叫遇到瓶頸的采祿去教德出,也許兩人會碰出什麼不一樣的火花,這也提醒著我們年輕人,70 歲的爺爺都不願意放棄了,你還要放棄嗎?

第 3 集德出真的多才多藝,不僅撞球打得好,做菜手藝也是一流,並溫柔且堅定的守護采祿,德出說的沒錯,打皓凡的人又不是采祿,為何要找他麻煩?但皓凡感覺還是想報仇,明明就長得帥卻只想耍壞。實在不懂為何奶奶要這麼反對德出跳芭蕾?第 4 集家人都發現德出跳芭蕾,聖山最激烈反對,真的滿無言的,父母都退休了難道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又不是為了跳芭蕾就不管子女,幸好最後海男幫忙說話,並讓德出去做想做的事。采祿對皓凡講的話也很中肯,自己不努力只會怪罪別人,希望他能想清楚別再欺負采祿。餐廳經理真的很白目,把新人利用完之後就丟了,還以為她是好人。第 5 集德出帥氣罵經理那段真的看了很爽,采祿要恩浩去做會感到幸福的事,但又有多少人工作時會覺得幸福呢?采祿跟爸爸的對話很平淡,可能兩人都很害羞,但應該心裡都知道對方關心自己。

Advertisement

第 6 集皓凡又出現,還讓采祿摔下樓梯受傷,真的很白目耶,到底要多少人點醒他才會明白?世宗也太傻,單槍匹馬去找一坨混混理論當然會被揍得很慘啊!不過他說的很有道理,梅西都沒進球了,我們才失誤一次是在擔心什麼?仲息真的很好笑,是本劇的開心果,還有吃飯時德出一直吃采祿挑出來的紅蘿蔔,也滿好笑。恩浩面試前居然不知道應徵什麼職位也太誇張了吧!第 7 集采祿終於聽進去教練的話放棄這次比賽,德出也第一次在眾人面前表演,但在水族館迷路感覺失智,果然最後說他有阿茲海默症,但家人居然都不知情也太誇張了吧!沒有人會去翻他的筆記本嗎?爺爺也太會演了吧!看到他對著天空喊爸媽那段真的哭慘了我。第 8 集世宗真的是采祿的心靈導師,每次說的話都能讓人豁然開朗,去踢球實在太可惜了。原來德出跳芭蕾前就失智了,難怪會突然走到舞蹈教室,也因此才會這麼性急的想學好芭蕾,失智症會突然恍神,這點我很了解,因為我爸爸也是一樣,但德出沒告訴家人都自己行動也太危險,幸好被皓凡看見,看來皓凡準備要洗白了。

第 9 集沒想到采祿第一個通知的人是聖官,可能怕海男擔心,且聖官又是三個小孩中最支持爸爸的。皓凡故意不回采祿就轉身離開,不想承認自己變好人了嗎?舞蹈腰帶長得有點像內褲,爺爺很愛整人,是說采祿的尺寸爺爺穿得下嗎?學芭蕾的人都很傲慢嗎?徐仁國客串的芭蕾舞者也是,一來就酸言酸語,難怪采祿看見他一副臭臉樣,爺爺真的很厲害,知道只要自己堅持,不管別人說什麼都無所謂,且采祿跟他說徵選不能選喜歡的跳,要選跳得好的,爺爺帥氣地說把他跳好就行了。皓凡整天無所事事只會打撞球嗎?怎麼每次大家都去撞球間找他。第 10 集不懂采祿為何突然要德出放棄,德出跟海男看醫生時都不告訴對方,原來海男早就知道德出生病。皓凡說自己 23 歲了,聖官說自己快 40 歲了,德出只要說自己 70 歲了就打趴他們。海男很傻都知道鍋子很燙了還用手去抓把手,至少也該帶個隔熱手套吧!沒想到德出自己跑去看療養院,這通常不都是家人去找的嗎?也太獨立了吧!不懂為何德出不接海男電話且關機,海男又沒惹到他,且一個老人家晚上消失任誰都會擔心吧!沒想到聖山的演技也讓人哭了。

Advertisement

第 11 集阿茲海默症到底有多嚴重讓大家可以驚訝成這樣?又不是癌症,也許是因為德出這輩子做人太成功了才會一堆人替他擔心,德出真的很勵志。聖山原本的髮型比較好看,有瀏海看起來怪怪的。原來芭蕾舞劇的名稱就叫做如蝶翩翩,也是本片的片名。片尾真的太吊人胃口,每次德出都在緊要關頭出事。第 12 集兩人的舞衣很華麗,宋江穿上舞衣超帥,但哪有人表演當天才穿新鞋子,不怕不合腳嗎?爺爺跳到一半停住,換采祿的一枝獨秀,真的很替爺爺擔心,感覺每次都是燈光害的,幸好最好有順利跳完,只可惜最後跳起來的畫面沒有拍到腳。榮日雖然不成器,但是卻對老婆的家人很孝順,脾氣也很好。昇主跟素利的相處也很有趣,明明兩個都很愛對方,卻又愛鬥嘴,像小孩一樣耍任性。機場送別的戲也太催淚,兩人彷彿十八相送般依依不捨。最後學芭蕾的男子就是在愛的迫降演女主角跟班的人,也太好笑,沒想到昇主居然收了。儘管德出不記得任何事情,卻記得采祿,兩人的情誼已經超越家人間的親情,真的是太感人。本劇相當的激勵人心,讓人不斷地反省自己的人生,以及如何對待朋友與家人,推薦給大家。

 

※以上文字皆為自己逐字打的,劇照皆取自網路,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