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Hometown 返鄉』1 ~ 12 集全劇分集劇情大綱、心得、線上看 – 究竟要多堅定的意志,才能戰勝那恐懼?

Hometown 返鄉 홈타운

首播日期:2021.09.23

1987 年㴲州車站發生毒氣恐攻事件,造成 200 人以上死傷,1999 年㴲州市發生連環殺人案,負責調查的重案組刑警崔炯仁發現失蹤的少女趙在英是 1987 年恐攻事件主謀趙京浩的女兒,懷疑這起連環殺人案跟當年的恐攻有關…

 

主角介紹:

崔炯仁 (劉宰明 飾)

41 歲,慶尚南道地方警察廳機動搜查隊重案組成員,擁有 15 年資歷的資深刑警,妻子於 1987 年的㴲州市神經毒氣恐攻中罹難。

 

趙靜賢 (韓藝璃 飾)

29 歲,趙京浩的妹妹,跟媽媽金京淑一起經營 “淑飯館”,與姪女趙在英感情很好,對哥哥的恐攻事件有極大陰影。

 

趙京浩 (嚴泰九 飾)

34 歲,長期在日本留學,回來後多了一個女兒趙在英,並於 1987 年 10 月 6 日發動㴲州市神經毒氣恐攻事件,並在案發一週後自首,目前被關在㴲州監獄,因在英失蹤而接受採訪。

 

分集劇情、心得:

Ep1 – 浴缸中的女人

Ep2 – 失蹤

Ep3 – Mixtape

Ep4 – 顛倒的夢

Ep5 – 古魯

Ep6 – Interview

Ep7 – 闔家福利院

Ep8 – 校志部的孩子們

Ep9 – 青陽淨水廠

Ep10 – 趙京浩

Ep11 – 趙靜賢

Ep12 – 崔炯仁

觀後心得

 

愛奇藝線上看:

點選開始線上看

 

看其他韓劇:

更多經典韓劇分集劇情、心得、線上看

 

相關延伸閱讀:

Netflix 推薦|2021 年必看強檔彙整

歐美劇推薦|2021 年必看歐美劇彙整

韓劇推薦|2021 年必看韓劇彙整

日劇推薦|2021 年必看韓劇彙整

台劇推薦|2021 年必看台劇彙整

電影推薦|2021 年必看電影彙整

動畫推薦|2021 年必看動畫彙整

第 1 集劇情大綱:

浴缸中的女人

1987 年 10 月 6 日,一名男子到慶尚南道㴲州車站釋放毒氣,造成車站員工與乘客 200 人以上死傷。1999 年 7 月 12 日,李卿真跑來警局報案說家裡浴缸有女人,警察要她填單,她回到家發現媽媽鄭英子在放水,便拿著刀去浴缸,一名女子把她拖進去,媽媽去查看也被抓進去。孫至勝檢察官來找崔炯仁刑警詢問青陽淨水廠案,炯仁說㴲州市連環殺人案的第一個案件是 1999 年 7 月 12 日的興安洞母女命案,當時新來的搭檔李時正來接他,被害人鄭英子老公去日本出差,因下雨隔天才能回國,死者臉上有多處刀傷,組長梁源澤要他們找到失蹤的女兒,炯仁懷疑匿名報案的人是女兒李卿真,來到學校及補習班詢問卻沒消息。父親李天石拿了女兒的第 8 卷精選輯來找炯仁,裡面提到在英就是趙京浩的女兒。

敬天女中廣播室的金文淑說李卿真進了李英德補習班,鄭 PD 說補習班會洩題,突然有人敲門並留下李英德的錄音帶,文淑播給大家聽,發現沒有洩題,而是教大家提升專注力,大家覺得聲音很陰森。聖光教會的禹牧師帶人來到淑飯館,要執事鄭京淑及女兒趙靜賢為當年的事懺悔。永善保險公司劉正吉代理來找靜賢,說她高中同學鄭英燮 7 月 2 日引火自焚,事發的前一週聯絡高中同學說 “古魯的家人回來了,在約定的時間內,古魯的女兒會代替古魯執行”。靜賢來醫院看英燮,遇到同學旼在說他未婚妻車禍過世後就待在國外,回來後跟她要校刊,護理師通知英燮休克,醫生說英燮剛剛醒來說若靜賢待在這會讓在英陷入危險。鄭 PD 說卿真消失,幾天前她媽媽也被殺害,在英突然說要去廁所,金煥圭來接在英。靜賢來學校找在英,文淑說她被騎著淑飯館機車的人載走,幾天後警方在樹林找到在英的手機。

Advertisement

第 2 集劇情大綱:

失蹤

1987 年 8 月 31 日,靜賢跟同學來到被禁止進入的區域,在一處牆上看到有人留下 “31906” 及奇怪的符號,回家後發現哥哥帶了在英回來。1999 年 7 月 16 日,找到在英手機,炯仁跟時正來學校詢問女同學,文淑說有人給了奇怪的錄音帶,但找不到錄音帶,老師要他們別說謊,警衛說卿真那天有來學校,但卿真要他把紀錄塗掉,還說爸爸是去日本見小三,只要考第一名爸爸就會回來,還說女人出現在操場,全都是那女人做的,炯仁懷疑在英是幫凶。兩人來補習班找院長,李英德卻開車撞進補習班,兩人帶他回警局,炯仁說要聽錄音帶,英德突然說卿真是自殺,接著吐了。靜賢找不到煥圭,想起他說會去教會,偷了花盆底下的鑰匙進去他家,家中有血及羽毛,窗戶還有似曾相似的符號。

靜賢來到聖光教會找禹牧師,禹牧師說一年多前淑飯館還沒開時,教會幫㴲州車站恐攻事件的犧牲者辦追思祈禱會那天,他突然起身大吼並自殘,之後就沒來過教會。文淑來找靜賢說有幫凶,因在英提過爸爸是趙京浩且還有跟他聯絡,且是由靜賢的同學轉交信件。靜賢來找在淨水廠工作的旼在,旼在提起當時大家用英燮的相機拍下㴲州的七處秘密場所,靜賢看到跟煥圭家一樣的符號。炯仁跟時正說他妻子也是恐攻受害者,之後他就很怕電話響聲,兩人來到卿真陳屍處,炯仁要時正聽錄音帶,時正聽到詭異的聲音。記者問京浩為何選擇家鄉,京浩說做實驗比較方便,並拿出打火機點火。

Advertisement

第 3 集劇情大綱:

Mixtape

1987 年 9 月 30 日,刊登 “7 個祕密場所” 的校刊受到廣大迴響,有人通報紅色面具及惠光洞的神靈之家,旼在看到貼著 “Mixtape” 的錄影帶,便跟金龍卓借柔道教室來看,卻出現怪聲音及一個圓圈。新聞報導找到在英的遺體,且她是京浩的女兒。靜賢跟旼在來參加英燮的喪禮,堂弟帶兩位到英燮的房間,希望兩人幫忙挑照片讓他辦展,旼在發現還有高中的合照及那捲 “Mixtape”。李英德打算去日本時,在釜山港的廁所被林仁寬毒死。靜賢把錄影帶拿回家看,突然聽到石頭砸碎玻璃的聲音,跟媽媽金京淑出去察看,發現有人朝他們店丟石頭,媽媽被丟中頭流血。記者問京浩為何去日本,他說去見女兒的媽媽。

炯仁及時正來到案發現場,前輩在英德腰包發現名片及一堆日本糖果,炯仁在李卿真房間看過糖果紙,吃了一口後要時正拿去鑑識組,懷疑是毒品。炯仁跟至勝說那是 LSD 糖,也是最毒的致幻劑。炯仁跟組長說懷疑與骷髏派有關,組長要兩人跟釜山緝毒組合作。旼在來找放高利貸的龍卓一起去淑飯館看錄影帶,三人都不記得影片內容。文淑來找韓 DJ 說錄音帶在她那,是在英失蹤那天晚上拿來給她的,且在她聯絡前都不能跟別人說。炯仁來淑飯館,靜賢說她跟京浩原本在孤兒院,同時被領養,但新聞卻沒提過。時正的妻子崔慶珠來找炯仁說時正很緊張,炯仁說不是危險的任務。慶珠來醫院看京淑,要靜賢撐住,靜賢哭了,慶珠說她記得影片內容,且看完後還重感冒,且一直做一樣的夢,那女人站在上下顛倒的房間對面,整晚盯著她看。至勝說那次攻骷髏派的行動很成功,炯仁不認為,因時正出事。

Advertisement

第 4 集劇情大綱:

顛倒的夢

1987 年慶珠做惡夢醒來,靜賢來找她,說龍卓也做奇怪的夢。1999 年 7 月 19 日,慶珠跟靜賢說當年龍卓也做一樣的夢,且過不久就發生恐攻,靜賢也沒來學校,校刊部被廢除。當年炯仁跟時正來攻堅骷髏派,死了不少弟兄,兩人來到地下室,發現牆上有詭異符號及一間囚禁房,被囚禁的人及一名男子都說看到一名女子,男子提到古魯後自殺,炯仁從男子身上找到鑰匙,要時正去救人,他發現一個房間撥放詭異的音樂及一名女子屍體,時正準備打開房間,裡面的人排排站好,突然有對時正開槍。

文淑、DJ 跟 PD 來警局找炯仁,但炯仁在忙,文淑把錄音帶交給另一名警察後離開。組長來找炯仁說不是他的錯,兩人來醫院看被截肢一條腿的時正,靜賢出現,炯仁說長官會組織特別搜查隊來找在英,且自己的妻子死於恐攻,因此這件事對他來說像酷刑一樣,靜賢哭著要他別放棄在英,炯仁說沒辦法。文淑發現在英上即時通,問她有沒有事,在英說 1987 年的校刊有寫。1999 年 9 月 8 日,炯仁來圖書館借書,發現報紙上寫煥圭向警方自首,還堅持要找炯仁,提到了古魯,說在 7 月 15 日綁架了在英,並在隔天勒死她後將她分屍裝上車,從釜山大橋上棄屍。

喪禮這天,文淑跟靜賢說一個月前在英上線後消失,因她們不認為在英會死才沒講。靜賢說根本沒找到在英的屍體,打算要查出真相。靜賢來到英燮家發現他根本不住這,打給他媽媽卻是空號,打給炯仁要他把文淑給的錄音帶交給她。1999 年 9 月 10 日,靜賢來監獄找京浩,問是不是他指使煥圭綁架在英,京浩說靜賢才是最重要的人物,要她想清楚。炯仁不想再當警察,但查到錄音帶在時正那,準備去拿,時正卻放錄音帶來聽,但跟慶珠聽到的卻不一樣,慶珠又做惡夢,醒來聽到水聲,接著看到夢中的女人。靜賢來到當時的禁地,突然被抓走。炯仁被電話聲吵醒,來到時正家,看著時正的屍體痛哭。

Advertisement

第 5 集劇情大綱:

古魯

1985 年,炯仁從海外治安本部離開卻突然出車禍送醫,老婆林世允說想搬回故鄉㴲州撫養孩子。1999 年,炯仁在醫院醒來,護士要給他糖果時他已消失。靜賢醒來手被綁住,旁邊還有許多蠟燭,有人往她嘴裡灌水,接著念咒語。煥圭被移送到奇怪的地方,炯仁找李醫生幫忙,銬問他永真教還有錄音帶,煥圭說錄音帶在下殺人指令,且古魯說炯仁不是該活著的人,只有煥圭才能救他,炯仁打他。文淑、DJ 跟 PD 來學校找 1987 年的校刊,發現有別人也在找。靜賢醒來,一名男子說是洗淨達摩儀式,說相信古魯就好,靜賢問在英在哪,男子拿出相機,說一切都是從她開始,原來男子就是英燮。

炯仁來到真理超市找一名男子,男子說要做薩科部分儀式,接著開車載炯仁還吃糖果,兩人來到好社會新黨委員長兼國會議員候選人林仁寬的演說現場,炯仁來跟岳父仁寬打招呼,問他永真教的事,仁寬要他收手。英燮說當時看了錄影帶後就開始,拿以前的照片給靜賢看,說他們是天選之人,也是他們引起㴲州恐攻事件,靜賢想起了當時哥哥回來時,帶她去一個地方,並要她照做,她發現原來那些符號都是哥哥畫的。保母鄭敏實來到炯仁家發現狗狗死掉很難過,炯仁發現敏實也是永真教之一。1987 年,靜賢照哥哥指示,在上課時故意割手,假藉要去保健室的名義,把錄音帶播給全校聽,京浩在車上跟世允說快來不及,所以要加快速度。

Advertisement

第 6 集劇情大綱:

Interview

炯仁來到真理教,發現一堆人在禱告。靜賢被丟在淑飯館門口。炯仁跟組長說永真教跟骷髏派地點一樣都用來進行宗教儀式,他想先去見藥頭小豬。小豬是龍卓的小弟,龍卓來醫院看靜賢,原來靜賢要他把校刊帶來,還說了英燮的事,且當時是她讓其他人把裝有毒氣的箱子放到車站。炯仁來找小豬,要他找骷髏派沒被抓到的張教授。靜賢跟龍卓來到養豬場,老闆說原本是養鹿場,後來主人沒在管,鹿死光很臭,前地主是闔家福利院的老闆,原本想把育幼院蓋在這,靜賢跟京浩小時候都住那。典獄長說京浩表現不錯,京浩說辛苦他了,接著一群烏鴉衝進屋,典獄長回家時發現有一卷錄音帶便放來聽,老婆回家時發現他躲在衣櫃,打開時被殺死。

狗狗告別式這天,炯仁給敏實錢,問她到底是誰,知道她是來監視自己,敏實說在 1987 年恐攻失去了兒子,之後因為古魯讓她回復正常生活,炯仁說會這樣都是古魯害的,敏實說她被代理長下令要收回錄影帶,還要他若無法擺脫就選擇接受。靜賢問媽媽會不會埋怨領養了他們兩個,京淑說從來不會,靜賢出去透氣,一台車跟著她,靜賢想起當時哥哥跟她說,人們總是很容易遺忘,因此想做一件不會被遺忘的事,前幾天的恐攻就是他主使,且靜賢跟朋友都有幫忙,是他讓他們忘記。得知典獄長的事後,炯仁跟心理學家具秉旻教授來到監獄見京浩,京浩說要抽菸。旼在發現了靜賢在淋雨,靜賢說她再也不會逃跑了,原來她被關的時候,英燮要她出去後別再否認京浩,靜賢突然大喊會救在英出去,在英在某處哭泣。

Advertisement

第 7 集劇情大綱:

闔家福利院

1978 年,京浩跟靜賢在福利院被虐待,因此京浩淹死了那些人。1999 年,靜賢來找炯仁,說她發現在英還沒死,但她再度回去時,建築物已經沒人,現在開始她要自己尋找在英,因認為自己會有生命危險,才來告訴炯仁在英還活著,且趙京浩其實是她爸爸的名字,是爸爸死後,哥哥說要去改名,炯仁說慶珠已死,靜賢崩潰,遇到了到處貼尋人啟事的三名在英同學,發現傳單被亂留言,靜賢來聖光教會找禹牧師,說砸淑飯館的石頭只有在教會停車場才有,要他們只要針對京浩跟她就好,並幫在英祈禱,回家時夢見慶珠。靜賢、龍卓跟小豬來到另一個地點,裡面有許多血跡,龍卓要小豬把風,發現裡面還有永真教的符號,龍卓說要離開,靜賢突然被抓走。

京浩被送到諮詢室時,每個人都很緊張。靜賢醒來發現被仁寬綁架,龍卓及小豬也被綁在車上準備放火,靜賢答應仁寬的條件,原來仁寬就是福利院院長。靜賢回家說見到仁寬,問當時在福利院發生什麼事,媽媽說不願回想,但院長的女兒恐攻前幾天來過店裡,京淑懷疑她就是在英的生母。京浩說世允肚子裡的小雲流掉後,就跟京浩去日本,展開新的開始,也是自己選擇去㴲州車站,沒有白白死去,留下了後代,炯仁抓狂,採訪被迫中斷,勝大檢查錄影帶時看見奇怪的東西。在英被當成師父對待,她要僕人尹施永當她的朋友,英燮出現要在英努力做到繼承人該做的,否則就無法保護她的家人。文淑、DJ 跟 PD 來醫院把校刊給靜賢看最後寫著要她們把錄音帶倒過來聽,幸好文淑有備份,請龍卓倒捲,靜賢說要帶回去聽,結果聽到卿真說看到那個女人,還說是被在英害的。在英正被倒吊著,進行儀式。

Advertisement

第 8 集劇情大綱:

校志部的孩子們

1985 年,搬回㴲州後源澤要炯仁拿色木槭水給懷孕的老婆用,回家時老婆說闔家福利院那對兄妹的哥哥來找她,還說知道她的所有事情以及她多恨爸爸,問炯仁是否不記得車禍後的那些事情。1999 年,炯仁半夜醒來後疑似看到幻影,勝大女友去睡後他也看見幻影。早上組長打來,煥圭爆料他動用私刑,一堆記者圍在他家,組長要他休息一週,但偷偷給了他一個地址,炯仁抵達後發現勝大女友被殺,他自己跳樓身亡。靜賢來找仁寬,仁寬說當時在廚房工作的夫婦喜歡她所以才會領養他們,要她停手,會幫助她找在英,但跟 1987 年同樣的事即將到來,要靜賢幫助他翻盤。炯仁來找秉旻,但秉旻因新聞的事情不想理他,自己也快失去理智,接著找安民哲醫生來見京浩,京浩說恐攻發生後他就去炯仁家想殺死他,發現他醉倒,但突然不想殺他,接著便看見一竊的開始與結束,京浩用鋼筆在醫生手上劃紅圈,一堆螞蟻爬到他身上,京浩在牆上畫下永真教圖案,兩人都變成信徒。

炯仁來找禹牧師,禹牧師說 10 年前他只要喝醉就會來這邊,要他留下過夜,說靜賢也來過教會,還說一名小男孩的父母看過錄影帶後變得很奇怪因此來住教會,小男孩跟炯仁說是永真腦部科學研究車留下了那捲錄影帶,炯仁跟他回家,拿出錄影帶看,是闔家福利院的畫面,爸爸突然出現攻擊炯仁,炯仁發瘋似的揍他,被小男孩阻止。靜賢、龍卓跟小豬來到另一個地點路上發現永淑躲在車裡,便讓小豬看著她,兩人進去一所廢棄學校,靜賢說每個地點都跟林仁寬有關,且世允讀過這學校,地下室內看見許多蠟燭及他們以前的合照,但他們的臉卻糊掉,裡面錄音帶還在播放,龍卓把錄音機摔壞,兩人離開時發現門被鎖上,手機也沒訊號,房間起火,龍卓要靜賢先從窗戶出去,自己卻不出去,因看見了那個女人,怕出去就會殺了她,還說自己對靜賢的心意一直沒變,已經沒遺憾,接著往火衝去,文淑拉住靜賢。旼在打給英燮,英燮用擴音給在英聽,旼在說龍卓死了,靜賢逃出,接著炯仁會抵達。炯仁請禹牧師照顧小男孩,組長打來要他去高爾夫球場,炯仁跟著永真腦部科學研究的車子。

Advertisement

第 9 集劇情大綱:

青陽淨水廠

1987 年,京浩戴著防毒面具把錄音帶給靜賢,要她拿給朋友聽,於是她就在學校播放,晚上靜賢跟龍卓、英燮及旼在青陽湖見面,其他人都看見女人從水底升起,只有靜賢看不見,京浩跟旼在說她看的見那女人代表準備好了,要她明天把裝有毒氣的包包拿去車站。1999 年,旼在想把媽媽掐死卻辦不到,警察來把龍卓的屍體抬走,京淑也來到現場,靜賢卻不見。炯仁故意撞上永真教的車,並下車揍他們,發現了一卷寫著 “1999 年 10 月 6 日青陽淨水廠” 的錄音帶,旼在抓走了炯仁,說她在青陽淨水廠工作都是為了這一切,京浩突然打來,原來新來的典獄長也變成信徒,炯仁說他是為了報復對闔家福利院不聞不問的㴲州市市民才會這樣,京浩要他安心上路。

旼在說看了錄影帶的人都會來到這裡,炯仁突然抱著旼在一起掉進水裡,旼在拿刀刺他後爬上去,炯仁也爬上去,被旼在踢,旼在趕緊拿錄音帶去準備播放,並拿出一把槍,指著剛剛出現的靜賢,說自己跟英燮一直都是永真教的人,靜賢發現幫助在英跟京浩溝通的人就是她,說當初不該丟下她一個人在青陽湖,她說是自己在等古魯,因媽媽生病時只有古魯願意幫她,靜賢阻止旼在播放錄音帶,但被關在外面,錄音帶開始播放,旼在打給一名女子要她幫媽媽到新世界,接著舉槍自盡,女子把她媽媽的管子拔掉。

炯仁看見水中的女人,接著來找靜賢說要把聲音停下,但靜賢無論如何都無法把錄音帶停止播放,炯仁用盡全力破壞撥放器,信徒們突然恢復理智,仁寬跟同夥戴著防毒面具來到這釋放毒氣,並幫靜賢及炯仁戴上面具。炯仁昏迷一週在醫院醒來,文淑趕緊通知靜賢,新聞報導當時死了兩百多名教徒,警方正在抓教主英燮,炯仁問在英回來沒,靜賢說還沒。施永說大家都為了淨水廠的事情在忙,在英跟施永說想離開這裡,施永把她藏在餐車內。京浩在監獄內,準備被移送。金聖熙檢察官來把炯仁帶到辦公室讓孫至勝問話,至勝說京浩殺了三名護理師、一名清潔人員及一名獄警後消失,認為京浩就是古魯。

Advertisement

第 10 集劇情大綱:

趙京浩

仁寬來找至勝,要他把炯仁引出來。至勝跟炯仁說京浩在被移送到治療監護所後三天內逃走,炯仁說不可能有人有能耐殺了這麼多人還能逃走,懷疑至勝的動機。當時京浩問獄警金義延為何不怕他,義延說他一視同仁,接著一名護士把所有人殺了,還傷害了他。炯仁出現幻覺,到車上跟靜賢會合,說要去治療監護所查看。施永把在英帶到廚房後方,騙她說有出口,卻把她關在裡面,英燮看著錄影帶說只剩他還活著,且古魯出來了,淨化之日即將到來,在英拿刀抵著自己脖子,說若姑姑出事自己就算死也會離開這裡,開燈後發現其他信徒也在裡面。炯仁跟靜賢來醫院找義延,結果義延幫京浩傳話,說在女兒誕生處等他。換了一個人送餐,在英要對方傳話給施永,說不怪他,感謝施永和她做朋友,施永在外面哭。靜賢來找仁寬,仁寬說永真教所說的未來就是大家一起跟教主死去,靜賢說他想把代理人拉下台,雖然不相信他但也只能這麼做。

在英突然吸到毒氣後暈過去,醒來發現被關在一個房間,她拼命求救,骷髏派的張教授託人拿錄影帶給李醫生,李醫生看了發現最後出現京浩的畫面。炯仁打電話到淑飯館沒人接,便直接過來,遇到了京淑,炯仁發現了靜賢寫的信,靜賢道歉並要炯仁照顧在英,並給他一個地址。炯仁來找李醫生,李醫生以為他是張教授派來的,說古魯派張教授跟他傳話,炯仁說來這邊找人,還說他看了錄影帶,等等就會死,問在英是不是被關在後面,李醫生看到女人後開始攻擊炯仁,炯仁把醫生手打斷,接著把在英救出來,京淑抱住她哭,在英道歉說救不了姑姑。一對母子發現京浩走在路上,便送他一程,京浩來到河邊跟一名男子聊天,說他把兒子及女兒賣到闔家福利院,男子道歉說當時不該那麼做,京浩打開打火機,女人的手掐住他脖子,京浩想起當時在河邊,仁寬抱著死掉的世允哭泣。信徒聚集在門口抗議,仁寬出現用毒氣噴他們,並帶靜賢假扮的教主進去。炯仁想起當時福利院事件發生後,一堆同事把趙京浩倒吊起來訊問他。

Advertisement

第 11 集劇情大綱:

趙靜賢

1985 年,其他人要炯仁收尾,京浩說口渴想喝水,炯仁用茶壺直接往他嘴裡倒,京浩問他名字,當天炯仁就說做不下去離開了部門,接著就被車撞。1999 年,在英跟炯仁說她會想搬到這裡,是因為京浩說會告訴她關於媽媽的事,炯仁帶在英來跟文淑、DJ 與 PD 見面,接著把大家及京淑帶回家裡,組長說逮捕永真教之前,這樣比較安全。沒有信徒來聽靜賢演說,英燮掐她脖子說她想趁機逃離,卻突然聽見當年京浩的聲音。 炯仁跟組長來訊問小豬,小豬為了幫老闆龍卓報仇,說骷髏派的張教授就是國會議員林仁寬。靜賢問施永在英的事,但施永不願多談。在英問炯仁有關世允的事,炯仁說世允因受不了他就離開,很久之後才說流產,且在英就是她跟京浩生下來的,在英說媽媽一定有原因。靜賢說修行室根本是在銬問,便把繩索燒掉,並用手把繩子拉斷。小豬跑來找仁寬說要報仇,仁寬說是永真教代理人害龍卓死的。京浩來到世允的母校,在牆上噴漆。在英說那些訊息不是她留的,炯仁說是有人故意要讓靜賢當上教主。

京淑收到了錄影帶,便播來看。敏實來幫靜賢擦藥,要她放棄,突然一堆信徒進來,靜賢說她不是繼承人,要大家說自己的故事,敏實說這樣沒有用,靜賢道歉說她早就該來的。炯仁帶在英到七個神祕地點,想找到姑姑的下落,炯仁發現這些地點都跟她太太有關,最後來到的母校更是他求婚的地方,且京浩剛剛已經來過。京浩來到淑飯館,發現京淑已經看了錄影帶,想起當年世允說知道他爸爸被冤枉栽贓,但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殺死自己故鄉的人,媽媽道歉,京浩要她快逃,媽媽衝去拿刀想殺京浩,京浩握住刀,說看了這錄影帶的人都會死,死前還會殺了自己最愛的人,仁寬來淑飯館接京浩,京浩問錄影帶是不是他給的,仁寬說不是,京浩說騙不了他,想起當年是仁寬殺死世允,京浩原本想殺他,卻突然想利用他,並幫他消除記憶。在英看著京淑的屍體道歉,要她下輩子投胎當自己女兒。京浩來到炯仁家,說等他回家就會知道自己跟在英是誰。

Advertisement

第 12 集劇情大綱:

崔炯仁

當年,旼在帶在英去見京浩,京浩要她去媽媽的故鄉㴲州,那個人也在那。仁寬來到京淑的喪禮,並打給炯仁,在英問仁寬怎麼認識奶奶,他說是靜賢舊識,炯仁趕回來,仁寬說古魯在等他,若他不趕快去,靜賢會死,在英說炯仁什麼都不知道,要炯仁之後陪她去吃血腸湯飯,上了仁寬的車要去找姑姑。祈禱會上,英燮要靜賢離開,靜賢要大家別放棄活著的痛苦,並要大家一起回家,接著喝了英燮給的水後,倒在地上,其他人站起來反抗英燮,仁寬的人突然把毒氣帶進來。炯仁回到家,京浩在等他,還放了錄影機,炯仁說都是他的錯,要京浩回去監獄待一輩子,自己也會去死,京浩說恐攻後本來想殺他,卻在廚房發現世允給他的信,並拿給炯仁看還給他一把槍,上面說兩人的孩子小雲並沒有流掉,但她無法逃離趙京浩,女兒現在跟京浩在一起,要炯仁好好照顧她,炯仁看完揍京浩並拿槍指著他,京浩說在英知道炯仁是她爸爸,並在初次見面就種下種子,要他殺了心愛的人再自殺,要她去殺了在英,或者是把記憶抹掉,炯仁出現幻覺,京浩準備叫人把在英帶到這。

仁寬把在英帶到修行室並把她綁起來,說自己為了讓他們走到這一步,還假扮是她傳訊給朋友,突然出現槍聲,在英說會殺了他。炯仁說等一下,京浩拿起攝影機,要他說出 “幫我消除記憶”,炯仁說不想忘記,開槍射京浩的腳,京浩說炯仁無法殺死他,且會每天活在恐懼中,炯仁感謝京浩讓他生不如死,接著開槍殺死京浩,並報警說自己犯案,接著打給仁寬,仁寬以為是古魯打的便拿給在英聽,在英約他在家裡見,仁寬接電話,炯仁說古魯死了,約他在地獄見,仁寬想殺在英時,靜賢出現,原來剛剛的槍聲,是小豬為了報仇,殺死所有仁寬的人以及英燮,仁寬想起殺死女兒的事,接著看到女兒幻影後跳樓,靜賢吐血被送醫。6 個月後,靜賢來看炯仁,要他活下去並看著在英長大,但炯仁說每晚都有人要他殺死在英,也不想忘記當初虐待她爸爸的錯,想對女兒說,如果她心裡有一個陰暗房間,希望自己能成為照亮房間的火光,並期待有一天門會打開。

Advertisement

觀後心得:

本劇是韓國懸疑驚悚劇,改編自真實事件 “釜山兄弟之家福利院事件” 以及 “奧姆真理教“,飾演男主角崔炯仁的劉宰明演過機智醫生生活 2黑道律師文森佐梨泰院,飾演女主角趙靜賢的韓藝璃曾在喜歡的話請響鈴客串電台 DJ,飾演趙京浩的嚴泰九是暗夜天堂男主角,飾演趙在英的李蕊演過我是遺物整理師哈囉,我好嗎?以及 Start-Up:我的新創時代,飾演靜賢及京浩媽媽鄭京淑的樸美賢演過 Law School 至上之法青春紀錄,飾演孫至勝檢察官的太仁鎬演過薛西弗斯的神話以及永遠的君主,飾演李時正刑警的趙福來演過如蝶翩翩,飾演金文淑的許廷恩跟李蕊在 Start-Up:我的新創時代一起飾演姐妹花的童年,飾演李英德的尹敬浩演過黑道律師文森佐梨泰院,飾演禹牧師的劉成柱在魷魚遊戲飾演解剖的醫生,飾演炯仁岳父林仁寬的崔光一演過驅魔麵館,飾演保母鄭敏實的金秀珍演過愛的迫降

第 1 集開頭就讓人傻眼,以為只是一般的謀殺案,沒想到居然出現女鬼,但女兒李卿真不是先死的嗎?怎麼就這樣消失了?看網友猜測應該是邪教,女鬼只是幻覺,加上她們收到一卷詭異的錄音帶,猜測是卿真被催眠並用電話等聲音指令殺死媽媽,網友真的是太有才了。第 2 集果然帶走在英的煥圭也參加過教會還自殘過,但明明就沒去很久了為何之前又跟靜賢提到?李英德竟然知道卿真自殺,看來絕對跟補習班脫離不了關係,後來也找到卿真的屍體,但炯仁幹嘛要時正在那時聽錄音帶?錄音帶後面的聲音讓人聽了很不舒服。為何京浩手上會有打火機?難道他又在催眠了嗎?到底在進行什麼實驗?感覺跟英燮、靜賢、旼在等人當初高中去的那七個祕密地點有關。

Advertisement

第 3 集應該是倒敘法,一開始新聞報導找到在英的屍體,後來炯仁跟時正又還在找她,且在英還把錄音帶交給文淑,文淑應該要告訴警方才對,不過李英德死了,還有人證嗎?現在是恐怖錄音帶,當年是恐怖錄影帶,一樣讓人感到不舒服,但三個人都沒印象,唯一有印象的人是慶珠,也就是時正的妻子,每天都做一樣的夢,聽她描述夢境真的很恐怖,她的第六感很強,認為時正會出事,炯仁還說很安全,猜測時正應該是那時身亡。第 4 集特種部隊全副武裝,結果炯仁跟時正根本毫無防備,還說很安全?以為時正死了,結果只是截肢,還以為炯仁是公正無私的人,沒想到還是拒絕了靜賢。感覺煥圭整個事在背稿,肯定只是替罪羔羊。不懂明明沒找到屍體,為何警方會說找到?且還辦了喪禮?原來當時帶靜賢去英燮家的人根本不是英燮表弟,整件事也太詭異,應該是故意要讓靜賢拿到錄影帶,加上京浩說的那些話。炯仁明明說要去找時正卻還在喝酒,時正很白癡幹嘛又聽一次錄音帶,我覺得是故意要讓慶珠聽到,結果時正真的死了,那慶珠跑去哪?可能跟第一集的李卿真一樣出現幻覺後就把人殺了。

第 5 集沒想到炯仁為了逼供還動用私刑,且組長也認可。原來一切都是京浩搞的鬼,靜賢也被控制,但她不知為何完全忘記,而英燮也沒死,感覺他變成新的古魯,原本的古魯是京浩,且不知為何當時世允會在京浩的車上,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第 6 集敏實也太老實,原來她是來監視炯仁的,但還是沒說世允跟京浩是什麼關係。京浩太扯連烏鴉都能控制,當他說你辛苦了,就想說這長官一定會掛掉,果然回家還聽了錄音帶,就沒救了,為何每個人回家都不開燈?故事接到了一開始訪問京浩的部分,原來炯仁也在場。靜賢雖然想起片段,但是她卻沒有被說服,可能少了京浩的催眠,讓她還保有理智,而在英真的沒死,也聽到了靜賢的呼叫。

Advertisement

第 7 集原來京浩的扭曲性格就是從闔家福利院開始的,讓人想到你是我的春天裡面男二也是一樣,且炯仁的岳父是福利院院長,最令人崩潰的是炯仁的老婆世允流產後居然跟京浩去了日本並生下在英,而在英其實被當師父對待,原本以為過很爽,但其實活在極大的壓力之下。最後感覺勝大在錄影帶被催眠,然後又要發生命案了。第 8 集原來是京浩自己去找世允,但他為何都知道他們的事?炯仁到底車禍後發生什麼事?居然連炯仁都看到幻影,原來影片中就是闔家福利院虐待兒童的畫面。沒想到連秉旻也中邪,看著京浩的樣子彷彿在看偶像,京浩當時想殺了炯仁,猜測是以前在福利院時跟炯仁求救但炯仁卻不幫忙,結果連醫生也變成信徒,其他人到底在幹嘛?沒人監視他們嗎?京浩被關我猜也是自願的,不然他早就能逃出去,只要催眠這些人就好。龍卓也被催眠,且居然就這樣掛了,最後對靜賢說的話讓人起雞皮疙瘩。炯仁其實也有被影響,所以對小男孩爸爸下手有點重,但他可能意志比較堅定,所以沒有持續下去,並且一直在對抗著。旼在果然是幫手,之前看到她的眼神就很怪,已經不知道有誰可以阻止的了京浩了。看了幕後花絮的照片,發現那個女人似乎就是世允,看來她的死是為了催眠其他人變成京浩的信徒。

第 9 集原來一切都已計畫了 12 年,旼在居然自殺了,還讓媽媽去死,那跟當初有什麼兩樣?靜賢居然什麼都沒阻止,還不趕快把音樂停下,炯仁雖然看到女人,卻沒失去理智,他沒發現女人就是世允嗎?原本以為大家解救了,結果仁寬突然來收頭,還用了當年一樣的手法,看來京浩應該沒料想到。炯仁醒來後,就來到第 1 集至勝檢察官詢問他的畫面,本劇真的很愛用倒敘法,而京浩果然就這樣逃了出去,因為根本沒人關的了他。第 10 集還以為至勝是好人,沒想到只是受仁寬之託。義延真的很蠢,一直跟京浩聊天還拿剪刀給他,結果是另一名護士殺了其他人,而他沒死原來是京浩為了傳話給炯仁,女兒的誕生處指的是日本?還以為在英就這樣逃脫,結果施永也只是一個虔誠信徒,且在英也一直擔心著靜賢,並從沒失去過理智,居然一堆信徒都在裡面。原來當初幫炯仁銬問煥圭的李醫生也是信徒,且錄影帶是仁寬指使人給他的。原來京浩找的人就是他的生父,居然用催眠就能讓他死去。信徒因發現在英不想當教主後開始抗議,仁寬讓靜賢假扮成教主,難怪靜賢會知道在英藏匿的地點,並派炯仁去救他,靜賢扮起教主感覺很熟練。原來當時趙京浩也被嚴刑逼供,而炯仁是幫兇之一,難怪他會心生怨恨。

Advertisement

第 11 集提到了東東酒,讓人想到柔美的細胞小將,炯仁果然做不下去所以離開,也許這就是京浩饒他一命的原因,而倒掉及倒水壺都是永真教的儀式之一,看來都是京浩所經歷過的事情,也許是他不想忘記這些人對他做過的事。原來世允不是恐攻中死去,而是被仁寬給淹死,且京浩到底是多厲害,居然可以讓人消除記憶。不懂仁寬為何要殺了京淑,難道是想一個個除掉京浩身邊的人?京浩最後說的話,讓人猜測在英是他女兒。第 12 集原來當年被銬問的是京浩的爸爸,也叫做京浩,而在英果然是炯仁的女兒,炯仁居然讓在英一個人跟仁寬走,滿蠢的,仁寬也滿白痴的,不知道在英是自己孫女,還想殺了她,且他原本想利用小豬殺死靜賢,沒想到小豬根本沒被騙,還殺光了仁寬的人及英燮,其他人也因靜賢的話而恢復理智。京浩以為自己的催眠有用,結果沒想到炯仁完全不吃這套,反而把他殺死,炯仁真的是意志很堅定才可以撐到現在,但是炯仁明明當初就說不想幹了,為何京浩還要懲罰他?且京浩死後,仁寬被下的消除記憶催眠已消失,但炯仁為何還繼續被催眠?感覺不太合理,且還是不知道炯仁車禍後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世允會跟京浩去日本,好多黑人問號。

 

※以上文字皆為自己逐字打的,劇照皆取自網路,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很抱歉,因最近工作忙碌,加上有許多on檔戲要更新,所以還沒更新到這部,會盡快找時間更新唷!感謝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