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逆局』第 1 季 1 ~ 24 集全劇分集劇情大綱、心得、線上看 – 我明白這場遊戲輸的五體投地,關於你佈下的局

逆局 Danger Zone

首播日期:2021.09.03

東林市發生了接二連三的袋裝分屍案,因被誣陷而入獄的律師梁炎東,一邊想辦法讓自己逃離監獄,另一邊也想著如何跟警方合作來破這起連環分屍案並想辦法讓自己翻案,此時監獄又發生了命案,被當成嫌疑犯的炎東要如何全身而退?

 

主角介紹:

梁炎東 (周渝民 飾)

律師,出過一本書《犯罪行為剖繪》,因性侵及殺人未遂而被關入監獄,編號 5710。

 

任非 (朱軒洋 飾)

昌榕分局刑事偵查隊員,新進的菜鳥警察,個性衝動,直覺敏銳,熱血的他總是第一個衝往現場。

 

譚崇輝 (李銘順 飾)

昌榕分局刑事偵查隊長,脾氣不好,時常爆粗口,但很關心下屬。

 

分集劇情、心得:

Ep1 – 連環分屍案

Ep2 – 掉入陷阱

Ep3 – 命案再起

Ep4 – 模仿犯

Ep5 – 命懸一線

Ep6 – 真凶現身

Ep7 – 弱者

Ep8 – 苦衷

Ep9 – 自以為是的正義

Ep10 – 停職

Ep11 – 尋找證人

Ep12 – 洗刷清白

Ep13 – 副分局長

Ep14 – 羅卡交換定律

Ep15 – Watchman

Ep16 – 陸振聲紀念醫院

Ep17 – 非法移植

Ep18 – 危險的事

Ep19 – 犧牲

Ep20 – 聲東擊西

Ep21 – 湮滅證據

Ep22 – 自由

Ep23 – 另有其人

Ep24 – 正義沒有捷徑

觀後心得

 

愛奇藝線上看:

點選開始線上看

 

看其他台劇:

更多經典台劇分集劇情、心得、線上看

 

相關延伸閱讀:

Netflix 推薦|2021 年必看強檔彙整

歐美劇推薦|2021 年必看歐美劇彙整

韓劇推薦|2021 年必看韓劇彙整

日劇推薦|2021 年必看韓劇彙整

台劇推薦|2021 年必看台劇彙整

電影推薦|2021 年必看電影彙整

動畫推薦|2021 年必看動畫彙整

第 1 集劇情大綱:

連環分屍案

東林監獄內 2887 穆亞彥不滿 7222 田永強,準備拿東西刺他時,5710 律師梁炎東打開氣閥轉移焦點,獄警關銘洋等人趕到阻止亞彥。昌榕分局隊員任非從富陽橋上跳進東林河去撿屍袋,隊長譚崇輝說他太衝動,法醫胡雪麗說死者 Malee Jaidee 屍袋內有陳芳芸的血跡。東林市近期發生了四起袋裝分屍案,分別是 22 歲的陳芳芸於 6/15 失蹤並在 9/7 被發現,38 歲的孫敏惠於 3/29 失蹤並在 9/14 被發現,36 歲的謝家倩於 6/2 失蹤並在 9/25 被發現,26 歲的泰國人 Malee Jaidee 於 8/4 失蹤並在 10/1 被發現,任非說東林河附近的高爾夫球場很可疑,最近還因土石流坍方。

炎東打來報案說兇手不是男的,被綽號老喬的喬衛林認為是惡作劇並掛電話。炎東出庭時要求傳喚被害人方可茜的好友吳玉馨,黃檢察官播放咖啡廳監視器,員工莊佳琳證實可茜跟炎東兩人有衝突。任非跟崇輝一起來找阿古,阿古說跟 Malee 交往的男子叫 Wodomsak,是泰國被通緝的毒梟傭兵,KTV 老闆娘說他打女人還販毒,可能會去逛市集。監獄播放影片時,炎東說要上廁所,亞彥趁機製造動亂並找了 3969 小弟及 1256 錢志揚去廁所毆打炎東。

Advertisement

第 2 集劇情大綱:

掉入陷阱

崇輝帶隊來到市集,任非發現了 Wodomsak 後追上去,並抱著他破窗往下跳,其他人趕到逮捕他。炎東被毆打後還手,亞彥受傷後打更兇,小關趕到阻止並將炎東送醫。馬穎怡說 Malee 體內驗出毒品反應且可能懷孕,警方偵訊 Wodomsak,但他不曉得 Malee 已經被殺害,且 Malee 不可能吸毒,當初他幫錢志揚賣毒,移送時 Wodomsak 突然搶走槍準備自殺,崇輝要他活著幫助警方破案。記者季思琪報導警方辦案能力不佳,老喬跟任非吵起來。

曹主任來醫務室說炎東打傷亞彥要關進犯責房,炎東偷私下雜誌內容並用石頭在牆上寫下資料。原來當初炎東去咖啡店找可茜是為了要找玉馨,但可茜說她也找不到,炎東勸可茜別再做了,可茜說能讓家人過好生活為何不做?炎東的名片留在桌上。晚上咖啡店打給炎東說可茜的皮包掉在店裡,炎東拿到後去找可茜,發現她背部重傷倒在地上,報案時西雅分隊長廖正雄帶隊趕到並逮捕炎東。回到現在,小關來通知炎東說方可茜過世,炎東說要找任非。

Advertisement

第 3 集劇情大綱:

命案再起

3 年前,任非來到聖美廣場的紀念碑看媽媽鄧陶然,炎東來看杜巧恩。崇輝跟任非來到監獄找錢志揚,錢志揚說 Malee 問他哪邊可以墮胎,還說那些人都是他殺的。學長小關帶任非來找炎東,曾是警察的炎東說兇手是女性,且在被害人毫無防備之下殺害他們,被害人的屍塊都沒有下腹部,要警方幫他翻案,他就幫忙破案,副所長沈從方罵小關跟任非沒經過同意就見炎東。任非回去後,大家都在討論季思琪又在罵他們,且知道他們所有辦案過程,認為有內鬼。任非跟雪麗確認發現四名死者都可能懷孕,趕緊告訴大家說兇手應該是女的,大家認為被害者懷孕去墮胎在麻醉下被支解。

分局長楊盛韜罵任非去找炎東,說炎東看不起警察。炎東被放出來後,亞彥又想毆打他被阻止,副所長發現炎東在牆壁寫字後,要主任曹萬年管好他們,並把炎東跟志揚調到二廠,小關特別關照 Wodomsak 並把合照給他。主任問炎東跟任非說什麼,要他別再惹麻煩。雜誌出現受害者是孕婦的報導,孕婦張涵茵餵完貓後離開,聽到貓的慘叫聲,接著有人砍她,隔天清潔工在水池發現張涵茵的屍塊,警方到場後又找到另一袋,這次有下腹部。志揚在監獄大鬧,看守人員給了他一包毒粉。

Advertisement

第 4 集劇情大綱:

模仿犯

12 年前,任非跟媽媽參加聖誕市集時,一名狙擊手潮人群開槍,任媽媽中槍,炎東跟巧恩來把任非帶走,任非還留著炎東的外套。雪麗說這次沒驗到麻醉藥,被害人被活活打死才分屍,寶寶已經 20 幾週可以聽到聲音。炎東說第五個命案不是同個兇手,是模仿犯,要小關告訴任非做為誘餌的警察會有生命危險,但任非不想聽,崇輝說這次可能不是同個兇手,因犯案手法不同。小宇查監視器發現一名男子跟著涵茵,查到涵茵的手機有一個付費交友 APP,並上傳了窒息式性愛的影片,”蛾男” 與她互動頻繁。

警方用假帳號釣到蛾男,並派穎怡假扮孕婦。炎東問志揚為何可以持續吸毒,志揚要他別管,室友 0089 跟炎東說志揚有妻小還跟女人亂搞,且特別喜歡女人的背,炎東想起吳玉馨跟方可茜的背都受傷,問志揚幫誰頂罪,兩人打起來,志揚被送到醫護室,任非來找炎東,炎東說他跟志揚都幫同一人頂罪,兩人可能都會死在監獄,還要他注意當誘餌的警察。崇輝帶隊到見面地點,穎怡突然失去訊號,其他人跟丟,穎怡被電暈。志揚在監獄內上吊自殺。

Advertisement

第 5 集劇情大綱:

命懸一線

穎怡醒來發現被綁在手術台上,本名程司漢的蛾男開直播發現他是孕婦及警察,準備鋸她,其他人仍找不到穎怡,任非根據炎東給的提示,跑去冷凍貨櫃區找,老喬及小宇負責癱瘓網路,司漢發現沒網路,準備開始鋸時,穎怡手掙脫,但被司漢抓頭撞暈,任非趕到開槍,其他人逮捕司漢並將穎怡送醫,並找到涵茵的頭。副所長找炎東問話,炎東認為是他殺,副所長要他別製造恐慌。涵茵老公跟雜誌爆料說之前有收到網路變態信到警局報案,但老喬並不受理,任非跟他吵架,崇輝罵兩人。

司漢認罪,但崇輝懷疑他不是連環分屍案的兇手。小宇登入司漢帳號發現涵茵分屍影片,看到一半被管理員刪除帳號。志揚的大體被送來,除了頸部壓迫致死外,舌骨也有挫傷,副所長想當自殺了結,要小關跑流程。崇輝跟任非來到監獄,副所長跟主任都說炎東很可疑,崇輝跟任非來見炎東,炎東說至少兩人以上殺了志揚,兇手就在監獄內,並說會幫忙破分屍案,要昌榕幫他脫罪,拿走命案資料跟任非的筆後離開。亞彥說炎東是兇手,老大帶人阻止亞彥,炎東問志揚替誰頂罪,亞彥不說。小關被調走,主任帶炎東去找副所長,突然警報響起,主任去查看,有人從後方勒暈炎東。

Advertisement

第 6 集劇情大綱:

真凶現身

1 年前,炎東被逮捕時,剖繪了殺人犯,廖正雄說跟炎東很像。任非來看炎東,並到監控室找小關,小關說有人發現他跟炎東走太近才被調到這,且犯人躲開監視器,小關把炎東畫的地緣剖繪圖給他,要他幫炎東翻案。任非把地圖給大家看,偵查隊出動,石頭找到一間 1 年前停業的呂婦產科,任非發現裡面有包包,兩人從窗戶進入,一名孕婦秦佳馨拿手術刀攻擊任非後因施打麻醉劑而暈倒,其他人跟記者來到現場蒐證。崇輝跟任非來偵訊佳馨,老公蘇中恆也在場,佳馨說原本的醫院整修,她轉診到呂婦產科,卻被一名女醫生打針後暈倒,醒來後躺在手術台上,發現醫生拿著一堆針筒跟刀,佳馨太激動被老公阻止,任非跟崇輝離開時遇到季思琪。

任非來找炎東,炎東說殺他的人跟殺志揚的一樣,且連環分屍案的兇手不是佳馨,是曾流產過的女性,要任非調查佳馨與整形醫師老公,且他也要在場。分局長說若有人問警方為何和炎東合作,他會撇清關係。炎東線上加入偵訊,認為蘇中恆認識兇手,佳馨說兇手說過那個男人沒資格當爸爸,炎東認為前妻是兇手,中恆說前妻張逸帆流產過,有卵巢早衰症,因每天打針導致情緒不好,懷孕後小孩死掉只好流產,她繼續打排卵針想懷孕,離婚後聽說她在手術台上弄死病人並被調職,之前在陸振聲紀念醫院工作。偵訊後,監獄警報燈響起,亞彥頭上被插了鋼筆,任非把嫌疑犯炎東抓回警局偵訊。

Advertisement

第 7 集劇情大綱:

弱者

崇輝帶隊前往逸帆住處逮人,逸帆正在泡奶,從監視器發現警察便逃跑,他們發現一名嬰兒在保溫箱內,撤離後崇輝接到亞彥遇害的消息跟任非趕到監獄,任非發現凶器是被炎東拿走的鋼筆,鋼筆上的指紋只有任非跟炎東。0089 告訴炎東可以自由進出的人只有管理者跟雜役。任非跟崇輝來監獄把炎東帶回去偵訊,所長偷笑。炎東說聽完蘇中恆夫婦的偵訊後筆就消失,並說兇手是討厭他們三位性侵殺人才會報復,且證明自己無法在這麼短時間內殺人,認為兇手是擔任雜役的田永強。

5 年前,永強打死性侵女兒周美旭的家教學生簡光群,右手骨折,當時他是永強的辯護律師,但仍被判 20 年,美旭說弱者沒有申張正義的權益後跳樓自殺,炎東說勒他的人右手比較弱,且幫兇的管理員疑似右腳受傷,並偷走他的筆,崇輝送炎東回去。炎東到永強旁邊說有參加美旭的喪禮,還說他這樣跟殺人犯沒什麼兩樣,永強拿出刀子攻擊他。逸凡走在路上,看到電視播報自己的新聞。

Advertisement

第 8 集劇情大綱:

苦衷

獄警趕到把永強關到犯責房,炎東左手被刀割傷,認為主任曹萬年很可疑。亞彥的爸爸兼陸振聲紀念醫院執行長穆雪松來到警局,說兒子是自作自受,任非認為他太過冷靜。永強的老婆周月環再婚嫁給他三年後因病過世,女兒美旭 2013 年對簡光群性侵提告,最後卻不起訴。炎東到醫療室治療傷口,老大說停電那天有抽查。任非請小關協助調查錢志揚及案發時值班的管理員,並來偵訊永強問同夥是誰,永強說只有他一人,任非接著偵訊炎東,把管理員的資料給他看,並說萬年請長假回來,炎東想起萬年的腰受傷,右腳的鞋印才會比較深,小宇打來說萬年的老婆曾被性侵並於兩個月前自殺,任非趕到管理室,但萬年已請長假說要陪女兒小晴,任非發現萬年的識別證上有鋼筆的墨水。

季思琪發現逸帆替吳玉馨的老公執刀時意外害死他,當年是炎東幫玉馨辯護。萬年回家後要小晴趕緊收拾東西離開,任非來到萬年家但已沒人,跑去小晴就讀的大新高中,發現她男友翹課,便跟過去來到旅館發現小晴,他跟著小晴要回去時,突然發現萬年跳樓,趕緊叫救護車。佳馨的小孩出生,崇輝派曉明跟穎怡去醫院保護一家三口,逸帆出現在醫院並穿上了醫生袍。蘇律師說找不到吳玉馨,要炎東提供其他證人,否則就承認犯罪減輕罰則。有人傳訊給雪松說養在籠裡那條狗不會再叫了。

Advertisement

第 9 集劇情大綱:

自以為是的正義

2 年前,醫生跟逸帆說寶寶沒心跳要趕緊開刀,之後發生吳玉馨丈夫死亡案,炎東問換做是她能接受嗎?上級在此時把逸帆從外科調到婦產科。曹晴小時候媽媽被性侵並罹患憂鬱症,萬年不想她死後又被指指點點就隱瞞死訊。崇輝跟任非來找永強,永強說跟萬年原本打算用毒品誘惑志揚殺死炎東,但卻失控,於是先除掉他,並栽贓給炎東,萬年故意開門製造混亂讓永強對炎東下手,被亞彥發現,亞彥要兩人弄女人進來,永強不爽便用牙刷殺死他,萬年故意停電並把牙刷換成鋼筆。10 年前萬年的妻子在辦公室被老闆性侵後打官司卻敗訴,犯案影片還流出,之後萬年崩潰,永強說萬年不可能自殺並獨自留下女兒。

廖正雄要小林跟去新生兒室,逸帆因為輸入錯誤的密碼而被懷疑,小林追上去後,逸帆拿出別人的證件,並趁機拿刀刺小林的喉嚨,小林開槍射中逸帆,石頭趕到,逸帆搶走槍並挾持一名護理師,崇輝趕到要石頭去拿加護病房的磁卡,並跟護理師交換人質身分,蘇中恆突然出現,崇輝要人把他帶走,進去加護病房後,崇輝說她這樣不是正義,反而害了他們,逸帆放下槍,說半年前,清潔工孫敏惠來找她,請她幫忙把發育不全的小孩流掉,因跟老公吵到快離婚,逸帆借了閒置的呂婦產科來動手術,卻發現被敏惠騙,因此才開始把想墮胎的女人給殺害,警方循線找到受害者剩下的屍塊及寶寶屍體。季思琪來採訪穆雪松,但他不願多談。炎東跟任非說方可茜跟吳玉馨私下做援交,懷疑玉馨遇到的變態客人跟殺死可茜的是同一人,任非回到案發現場,在沙發底下找到了兇手的徽章。

Advertisement

第 10 集劇情大綱:

停職

3969 小弟跟炎東說只要用那枚徽章去亞彥開的夜店就能免費喝酒,志揚也很愛去,而志揚傷害的女生就是夜店 DJ,0089 說志揚專門偷渡移工,聖美槍擊案那年偷渡兇手到菲律賓賺了幾百萬。昌榕分局慶功宴時,石頭說 12 年前的聖美槍擊案是廖正雄抓到兇手,任非想起當年爸爸要去抓壞人,媽媽帶他去聖美廣場買聖誕禮物後出事,這件事情只有崇輝及老喬知道。炎東要任非帶著胸針去夜店調查遇害 DJ,因他收到開庭通知,已沒有時間。局長來恭喜昌榕分局,但任非很冷淡,局長拿蛋糕給任非,要他回家吃飯,任非說那不是他家。

任非突然想到暗網管理員 watchman 的帳號有夜店的 logo,跟小宇要了影片後,發現有方可茜跟吳玉馨的遇害影片,背上的傷痕跟志揚殺害的黃汶欣的傷口類似,崇輝要任非暗自調查。任非偷胸章來到夜店,卻被發現不是熟客而趕出去,並沒收胸章,分局長生氣要任非停職接受調查,任非跟崇輝說一定會抓到兇手。小關要炎東想辦法讓任非復職,炎東打給季思琪,要她幫忙點火,炎東曾跟思琪的爸爸合照。

Advertisement

第 11 集劇情大綱:

尋找證人

炎東說有方可茜被性侵的影片,要思琪幫忙,思琪跟任非見面,說買通警隊阿姨才會知道這麼多。任非要穎怡幫忙找吳玉馨,並要她保密,穎怡找小宇幫忙,找到了她搬家的影片,要思琪向康潔搬家公司找到吳玉馨的地址,思琪說確認完影片就把地址給任非。思琪爆料遇害影片,並跟任非說炎東是爸爸的學生,兩人來到吳玉馨的地址,發現她在賣咖啡,得知可茜過世後她很難過,炎東不關她的事,想起當時炎東要她被記者指責,就為了幫她先生伸張正義,她不想要,思琪說當初炎東為了找她才會被當成兇手,但玉馨還是不願意幫忙。兩人離開後,思琪發現手機沒拿,玉馨想了想後打電話過去說要出庭,卻出現一堆黑衣人,任非要思琪報警並衝進去救人,對方拿槍指著任非。

Advertisement

第 12 集劇情大綱:

洗刷清白

任非及思琪被抓,對方打來要玉馨到法院指認炎東就是兇手,否則就會死在這裡,玉馨說會去法院,但要確保兩人安全,兩人被綁起來,任非說等開庭結束兩人就死定,思琪說剛剛沒報案成功,但電話有撥出去,任非攻擊監視他們的男子,思琪則趁機拿走他手機撥號,任非大喊自己是局長兒子,玉馨進去庭內後,老大要人把兩人處理掉,一人拿槍指著任非。老大說炎東不是會殺人的人,祝他開庭順利,開庭時,炎東主張自己不是兇手,玉馨趕到,炎東發現她很緊張,趕緊寫下要律師問她的話,庭上問影片中的男子有沒有在現場,玉馨哭了,任非突然衝到庭上,原來小宇聽到了任非的求救電話,穎怡趕緊通知崇輝,崇輝跟石頭趕到現場,解決掉對方後任非趕去法院,玉馨說男子沒有在現場,並脫下了衣服讓大家看她背後的傷。思琪拿了其他被害者影片說要給警方壓力,任非說要先抓到兇手,並說炎東安排了一個安全的地方給玉馨。炎東搭囚車回去的路上,突然被大卡車撞翻。

Advertisement

第 13 集劇情大綱:

副分局長

炎東醒來後把安全帶解開,並把身上的玻璃碎片拔掉,接著把醒來的獄警拉出車外,車子突然起火爆炸,炎東被送醫,昌榕分局調閱監視器發現肇事駕駛騎重機逃逸,思琪查到三間改裝車廠,總編突然要思琪報導其他案件,思琪說兩條她都會報。小宇查到重機出現在港口,昌榕分局趕緊行動,但船都開走,思琪把靠近港口的艾斯車業地址給任非,任非發現重機要被毀掉,便過去逮人,要崇輝趕緊過來,任非抓到一名女子,崇輝把女子手銬解開,女子說她是昌榕分局的副分局長楊羽璐,專長是剖繪,她快追到兇手時被任非撲倒,要他們調查當初抓任非的男人,局長出現要大家聽羽璐的指示,羽璐希望讓任非歸隊,因只有他到廢車場。炎東醒來,發現新聞說自己無罪獲釋,任非很高興。老大要炎東出去後幫他打官司,說不定可以幫他找到害他坐牢的人,祝他一帆風順,炎東出獄,思琪來接他,說發現抓他們的人有一個叫小李的,手上有幫派的記號,還整過型,把照片給炎東,炎東回到事務所,看著巧恩的照片,誓言要找到聖美槍擊案的真兇。

Advertisement

第 14 集劇情大綱:

羅卡交換定律

11 年前聖美廣場,思琪的爸爸季慶國跟炎東來到犯罪現場附近,要他別用情緒辦案,並想想羅卡交換定律,兩人發現了一名神秘的塗鴉客。羽璐約炎東見面,說要跟他合作逮到犯人,炎東說撞他的是綽號小李的李家耀,是職業殺手,羽璐趕緊要分局去查,並要小羽幫炎東查暗網。思琪為了查陸振聲醫院的工安意外,來到樂蘭卡拉 OK。羽璐來找老師慶國,但老師已經老人痴呆,要她下次跟女兒一起來看他。任非想起 12 年前在聖誕市集撞到一名臉上有疤的男子,男子褲子上掛著面具,還拿著一個箱子走到屋頂。分局長帶羽璐去跟雪松吃飯,羽璐發現昌榕分局查到小李的通話紀錄,羽璐也趕過去,說要先跟小李談判,進去時發現小李自殺,其他人趕過去,石頭發現森林有鞋印,接著突然中彈。

Advertisement

第 15 集劇情大綱:

Watchman

11 年前,炎東說警方抓到的兇手跟他剖繪的不同,長官說他被個人情感影響,會做出懲處,炎東丟下證件離開。炎東來到夜店,遇見了廖正雄說要把他在抓回監獄,炎東說絕對會查出陷害他的人。石頭還在醫院,羽璐要大家振作趕緊查出兇手,小宇查到一個可疑帳號 Chastener 跟 Watchman 很像。炎東說警方居然會找到他的 DNA,要雪麗幫忙打聽。思琪找任非一起去向外勞打聽 Ben 的事情,對方說 Ben 發生意外後被帶去醫院就沒回來,最近東西還被收走,要大家保密否則他們會被遣送回去,對方是東林移工基金會的唐筱清。筱清來找雪松,要他阻止記者再查案,雪松說開除幾個醫生頂罪就好,筱清趕緊道歉說沒管好移工,總編要思琪別再查下去。

思琪找炎東及任非喝酒,炎東說小李應該是被 Watchman 殺人滅口,他背後應該還有其他人。陸齊找了張貝婷說要去她家,但貝婷說有事要改天,陸齊在路邊讓她下車後,拿球棒打她,貝婷醒來發現被銬在廁所,掙脫後拿手機報案,羽璐接電話,貝婷說攻擊她的人就是 Chastener,小宇查到在冠衡住商混合大樓,大家趕緊出發,穎怡通知任非,思琪跟炎東也跟過去,貝婷躲在床底下,接著被陸齊拖走,小宇查到有幾間在穆亞彥名字下,陸齊戴上面具,在貝婷背上割了血翅膀,小宇查到在 827 號房,大家趕過去,進去後發現了面具及受傷的貝婷,但 Watchman 已逃走,炎東去找,要思琪用手機拍下所有進出的人並注意安全,小宇查到 Watchman 搭電梯,任非跟老喬到一樓等電梯開門。

Advertisement

第 16 集劇情大綱:

陸振聲紀念醫院

炎東認為 Watchman 不可能搭電梯,因有監視器,一定會走樓梯,電梯門打開,裡面沒人,羽璐沿著地上的水跡走過去,被 Watchman 割傷手,炎東趕過去,Watchman 在天台想跳下去,羽璐說要跟他聊聊,他說得有混沌,才可以創造出一個跳舞的星球,炎東說會讓他不用活在 Watchman 的面具底下,羽璐要他想想父母,他想到雪松後說他們都是螞蟻,接著往後倒。昌榕查到 Watchman 就是陸齊,是陸振聲跟鞏心慈的兒子,但鞏心慈在 2005 年自殺,陸振聲也在同年病死,接著穆雪松接管醫院並收養他,但從沒讓他上過新聞,所以沒人知道他的長相,雪松跟前妻生下亞彥後就離婚,沒人知道他前妻是誰,雪松突然要陸齊轉院。

隔天警方來到陸齊家,發現了剃刀及畫冊,雪松要醫生務必讓陸齊活著,想起當年陸齊殺了自己的媽媽,旁邊還有面具,雪松跟記者說懷疑警方執法過當。炎東說陸齊就是 Watchman,且媽媽的死因不單純,因他渴望母愛。西雅分局的小夏跟雪莉說因方可茜的家屬拿到驗屍報告很難過,廖正雄便要他們再去陸振聲驗屍一次,雪麗跟炎東說廖正雄有問題,炎東隨即告正雄偽造證據。炎東來看老師慶國,慶國說幫他整理好聖美槍擊案的資料,要他找出殺巧恩的兇手,結果裡面只是傳單,思琪送資料給爸爸,跟炎東說陸振聲醫院最近才發生工安意外及販賣器官,兩人來到東林移工基金會,發現筱清是巧恩的學姊。崇輝跟羽璐來找雪松,雪松說陸齊有解離性身分疾患 DID,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羽璐要求鑑定報告,雪松要陸齊今晚就轉院,並緊急做心臟移植手術。

Advertisement

第 17 集劇情大綱:

非法移植

崇輝問任非當時為何沒跟去天台,任非說是羽璐安排的,彷彿能知道嫌犯的下一步,崇輝開始懷疑羽璐,羽璐說要再去陸齊家找證據,崇輝要炎東也一起去, 在陸齊的房間找到他的戰利品,也就是剃刀片,發現血跡與方可茜、吳玉馨及黃汶欣 DNA 相符。思琪跟任非說移工的事,任非說要告訴隊長,但炎東說不要相信警察,任非不解,思琪說當年聖美岸他也是受害者卻被革職,任非說相信炎東,願意私底下幫他們,因當年有人把外套給他,炎東帶他來找張逸帆,問當年吳玉馨先生移植的器官是不是非法移工的,逸帆要他們去陸振聲紀念醫院的 N4 看就會知道,任非把小孩的照片給她。炎東發現幫忙蓋陸振聲新院的維東建設很可疑,思琪偷拍到醫院的設計圖,三人分頭進行,任非發現 B3 的逃生門需要感應卡,與炎東會合,思琪沒辦法複製到雪松的卡片,發現徐秘書身上的卡片才是 N4 的感應卡。

Advertisement

第 18 集劇情大綱:

危險的事

思琪假裝鞋子裡有東西,要徐秘書幫她拿包包,趁機複製感應卡,炎東則支開警衛,任非趁機潛入,思琪趕到,警衛出現,任非被抓住,炎東報案,思琪趁機進去,發現沒訊號,趕緊拍完出來,警方趕到,任非說是他報警思琪擅闖醫院。崇輝要思琪別再利用任非,羽璐逼任非說出原因,並說醫院她來處理,還要思琪別再做危險的事,因老師只剩她一個女兒。雪松問羽璐他們在醫院看到什麼,羽璐回什麼都沒看到,雪松派人去抓思琪。思琪約任非見面,卻在弄好檔案時突然停電,炎東跟任非進去找,只發現她的識別證,電腦被拿走,隔天炎東跟任非請羽璐幫忙讓小宇查思琪的行蹤,發現思琪昨晚傳訊給崇輝,任非問崇輝到底收到什麼,但崇輝不回答,原來稍早思琪說炎東不是警察,任非又太笨,決定相信崇輝。臉上有疤的男子拿槍指著思琪,問她 N4 的備份檔在哪。

Advertisement

第 19 集劇情大綱:

犧牲

雪松跟躺在床上的心慈說她兒子沒死,不會讓他們倆受傷。炎東跟任非來到鋒周刊,總編把雲端硬碟的資料給任非看,但任非發現是空的。其他隊員也懷疑崇輝,崇輝把手機拿出來給他們看,但他們不敢看,崇輝不爽離開。炎東來找慶國,聽到慶國說她都會寫日記,跑去找思琪的日記,發現裡面夾著她跟爸爸的合照,後面寫了一串網址。雪松來看陸齊,問他為何不想活,陸齊指著他。崇輝循線查到綁走思琪的美食工坊車,要小宇查,其他人擔心隊長一個人行動,但崇輝堅持要自己查,來到美食工坊,羽璐說聯絡不上崇輝,要小宇打去,跟崇輝說發現什麼就告訴她,並要他小心。崇輝發現其中一輛車上有血跡,便請人秘密調查。男子把影片交給雪松,說手機跟筆電都銷毀,思琪拍到了心慈,雪松要男子把備份及三人處理掉。原來思琪把影片傳給了崇輝,任分不接崇輝電話,獨自來找雪松,但他什麼都不說,崇輝留言要任非去炎東辦公室找他,崇輝拿著血跡來找炎東,血跡是一名叫做林啟辰的男子,曾待過特勤隊,崇輝要把影片傳給炎東時,發現炎東臉上有紅點,把他推開時被射中,炎東把他拖到另一個房間,任非趕到,抱著死去的崇輝大哭。

Advertisement

第 20 集劇情大綱:

聲東擊西

隊上氣氛低迷,崇輝妻子來領他的東西,跟任非說崇輝把他當年輕的自己,說就算當萬年隊長也要保護這些年輕人。陸齊不配合治療,狀況不好,雪松喝酒時,收到簡訊 “你殺了警察,觸碰到我的底線,已經壓不住”。炎東趁機把手機給任非,並給他看影片,任非說要把影片給羽璐,炎東猶豫了一下後把手機給他。分局長問羽璐為何都不知情,羽璐說他們懷疑醫院有器官買賣但沒證據。羽璐暫代隊長職位,老喬拿了林啟辰的 2008 年死亡證明給她看,死因是肝癌及多重器官衰竭,任非跟炎東出現把影片給羽璐看,羽璐說還差人證,任非說啟辰也在裡面,羽璐說他 13 年前就死了,堅持要延後調查器官買賣的事,並要把手機還給家屬。

雪松要啟辰一次除掉炎東跟任非,之後他就可以退休。羽璐看著林啟辰的資料,發現他就是 2009 年聖美槍擊案的兇手,原來當年她也在場疏散民眾,接著傳訊給雪松說該動手了,啟辰拍了思琪的照片,要炎東來跟她交換。發現任非不見,羽璐說定位他手機,找到時出動。炎東來到一棟廢棄大樓,發現了被綁住的思琪,思琪說有汽油,要他快逃,啟辰開槍。20 分鐘前,炎東要任非去對面大樓找啟辰,任非及時阻止了啟辰開槍,炎東趕緊把思琪的手解開並帶她出去,房間起火,任非想起當年槍擊案的兇手,啟辰制住他,要開槍時,任非拿石頭丟他。

Advertisement

第 21 集劇情大綱:

湮滅證據

隊員趕到現場,任非想勒死啟辰,羽璐阻止,任非想起崇輝說的,沒人被賦予剝奪他人生命的權益,說殺了他就不是正義了。羽璐跟穎怡偵訊啟辰,但他只有大笑。炎東問為何羽璐沒一起去,曉明說她提早半小時出發,任非跟炎東說他懷疑啟辰就是聖美案兇手,因他不會忘記那雙眼睛,炎東要她別跟羽璐提。確認那把槍跟殺死崇輝的一樣,羽璐再度問啟辰幕後主使者是誰,但他不回話,羽璐說明天再來,分局長要她沒能耐就別浪費時間。陸齊要雪松讓他離開這裡,並把面具拿出來戴上,羽璐傳訊跟雪松說已經知道聖美案及啟辰的真相。炎東跟任非來找啟辰,說錢志揚曾幫槍擊案兇手偷渡到菲律賓,問他為何還要回來幫雪松做這些事,但他不說話。

兩人離開後,啟辰逃出來並殺死獄警,並抓住任非,炎東說他要殺的是自己,要他放走任非,啟辰把任非放開,羽璐趕來,說一起把槍放下,但卻開槍射中啟辰腦袋,穎怡找到啟辰解開手銬的髮夾,羽璐問任非帶炎東去那邊幹嘛,怪他害啟辰死掉,沒有線索。徐秘書要劉醫生在 48 小時內把 N4 清空。炎東懷疑局裡有內應,需要有人幫忙進去 N4 查看,想起一週前老大找炎東當他的委任律師,便帶任非去找老大,阿漢說看見阿順推了一個很大的冰櫃進去停屍間,阿順說醫院臨時調了很多冰櫃,老大說能幫的只到這裡,炎東說他有把握。

Advertisement

第 22 集劇情大綱:

自由

原來當時啟辰跟羽璐說會在這棟狙擊炎東,要她在另一棟掩護他,髮夾也是羽璐給的。雪松看著他送給啟辰的手錶,喝著酒。眼看分局長被記者追問答不出來,羽璐出面回應。羽璐來找陸齊,要他一輩子待在雪松為他打造的監牢。思琪醒來發現崇輝死了很難過又自責,說都是她害的。雪松要劉醫師及徐秘書把陸齊運出去,會好好照顧他們家人。阿順說對方只要求冰櫃,車子要自己開,炎東要阿順照做。醫生來幫陸齊打抗生素,陸齊睡著,夢到媽媽被爸爸打,媽媽要他不要管別人的眼光,活出最獨特的自己,醒來後拔掉管子。徐秘書確認冰櫃運進去後,要阿順離開,雪松正在把資料刪除,炎東跟任非從冰櫃爬出來,炎東說分頭進行。

在醫院的老僑發現陸齊消失,穎怡通知羽璐,羽璐跟隊員趕過去。徐秘書發現陸齊爬下床並拿了一把手術刀,雪松下樓時發現徐秘書已被殺死,陸齊找到媽媽,想起當年因擔心她離開才會拿刀傷害她,雪松趕到,陸齊說再也不會離開媽媽,不要再被他控制,炎東找到了他們,說警方已趕到,沒人可離開,雪松拿出槍,陸齊突然說 “媽媽,我來了” 接著拿手術刀刺向自己,炎東衝過去握住他手,雪松開槍,陸齊說他自由了,任非趕到,炎東要他去求救,羽璐趕到逮捕雪松,

Advertisement

第 23 集劇情大綱:

另有其人

炎東跟任非來到東林看守所,問雪松有關聖美槍擊案的事,雪松說啟辰原本快死,是他幫忙做了肝移植,且啟辰發現家人來領假骨灰時沒掉淚,才會幫他做事,當時議員潘晉瑞發現雪松進行器官買賣便說要分一杯羹,還要筱清拿出所有交易的資料,但筱清直接交給雪松,炎東問他為何濫殺無辜,他說為了製造混亂拖延時間,久了大家就會忘記真相,會進行器官買賣也是因為心慈,炎東說他愛的人根本都不愛他,小關跟任非說羽璐有來看過雪松。炎東跟任非說聖美案雪松不知情,且不認識廖正雄,但有提到跟他合作的也是警察,任非跟他說羽璐見過雪松。

炎東查到羽璐當年在聖美派出所任職,並在受傷後接受陸振聲醫院的器官移植,且跟正雄以前是同事,跑來問正雄,正雄說羽璐變成副分局長時,有來跟他關心過方可茜的案子。炎東跟任非一起跟蹤正雄時,因被發現而跟丟。稍早羽璐去監獄要雪松交出名單,雪松說已刪除,並要羽璐小心絆腳石。羽璐要小羽盡快查出被雪松刪掉的名單,她要第一個看。任非打給炎東說正雄出事,他在車內被槍擊中身亡。炎東來找羽璐懷疑是她指使正雄,羽璐想起當年聖美槍擊案時,自己中槍倒在地上。

Advertisement

第 24 集劇情大綱:

正義沒有捷徑

羽璐偷聽正雄跟炎東的對話,之後就趁機把正雄引到沒人的地方並狙擊他,接著跑來跟慶國說她要的是絕對的正義,已親手殺死啟辰及正雄。炎東懷疑羽璐是兇手,要小宇幫忙調查羽璐,小宇查出了雪松收到的簡訊,其中有一封簡訊是 “即將調任昌榕”,接著打開一個資料夾,裡面是心慈每一天的照片,但每一天都有一張心慈跟陸齊的合照且打不開,小宇發現是壓縮檔,裡面是移植的資料,牽涉不少高官,三人把事情告訴其他組員,其他人同意偵辦羽璐。羽璐也拿到名單,在跟高官開會時,說會一個一個把非法器官移植的人揪出來,炎東突然把名單傳給她,說在頂樓等她,羽璐當年等不到器官移植,才會跟雪松做交易,炎東說她犧牲了無辜的人,對不起老師,原來當時要廖正雄讓方可茜去陸振聲重新驗傷的人就是她,羽璐堅持自己是對的,其他組員來逮捕她。

任非來偵訊羽璐,但她不承認,任非拿出手錶,有錄下當時她跟慶國說的話,她說這非法不構成證據,慶國來到現場說羽璐有說過殺死正雄,羽璐說他失智,任非拿出她的背包,裡面的子彈跟殺死正雄的一樣,且就是啟辰的那把槍,羽璐無話可說,最後慶國跟她說正義是沒有捷徑的。爸爸來看任非,說自己跟分局長可能會調職,但要為民服務的話坐哪個位子都一樣。隊員一起來看崇輝,並對他敬禮,任非問炎東真的不知道聖美案的真相?炎東說過去無法改變,只能試著改變未來,任非說炎東是怕他失去方向才不說,並跟他說謝謝。

Advertisement

觀後心得:

本劇由千羽之城作品《追凶者》改編,分成兩章,第一章《闇夜將至》是 1 至 12 集,第二章《微光將近》是 13 至 24 集。由仔仔周渝民主演,在這部劇中造型激似梁朝偉,整齣戲的風格讓人想到在 2009 年紅極一時的「痞子英雄」。飾演任非的朱軒洋演過天橋上的魔術師,飾演胡雪麗的陽靚演過當男人戀愛時,飾演穆亞彥的夏騰宏演過火神的眼淚未來媽媽返校哈囉少女,飾演關銘洋的林鶴軒演過想見你,飾演老喬的馬念先演過王牌辯護人,飾演黃檢察官的陳家逵演過俗女養成記火神的眼淚,飾演老大的張永正演過大債時代,飾演李曉明的黃迪揚演過火神的眼淚,飾演分局長楊盛韜的劉亮佐演過未來媽媽,飾演沈從方的吳昆達演過返校大債時代,飾演廖正雄的夏靖庭演過斯卡羅俗女養成記,飾演程司漢的張耀仁演過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火神的眼淚大債時代,飾演杜巧恩的林予晞演過預支未來,飾演秦佳馨的張家慧演過想見你,飾演蘇中恆的溫昇豪演過俗女養成記火神的眼淚,飾演徐秘書的陳婉婷演過大債時代,飾演潘議員的張翰演過返校天巡者想見你,飾演譚妻的謝瓊煖演過未來媽媽

第 1 集任非耍帥跳下河,但都知道那是屍袋了,看到還是嚇了一跳,解剖的過程滿噁心。炎東怎麼會知道他們調查的方向?還強調凶手不是男的,難道跟殺死可茜的兇手同一人?雖然扮演律師,但感覺比較像檢察官,最後還在廁所被毆打,不知何時惹到亞彥。第 2 集炎東會被打應該是自願的,因為想要被關在犯責室,果然他當初是被陷害的,但明明就沒什麼證據,為何就這樣被關?肯定有內鬼,讓人想到奇怪的搭檔,女主角也是被誤會,不過為何犯案內容是寫在雜誌不是報紙?有點詭異。飾演泰國男子 Wodomsak 的是台灣人陳欣宏,演的也太像泰國人,一開始跟任非的追逐很精采,任非我覺得滿有潛力的,只是一直被老喬看不起,老屁股都很討厭。

Advertisement

第 3 集原來任非跟炎東的親友都曾死於同一場事故,且炎東曾經是警察,炎東怎麼會知道屍塊都沒有下腹部?但也很難斷定是女性吧?男性也有可能有動機啊!沒想到又一人被殺害,屍體好噁心,這次不是墮胎時被殺,屍塊也沒漂在東林河,重點是居然保留了下腹部,看來兇手對警方的辦案進度瞭若指掌,偵查隊裡肯定有內鬼。第 4 集聖誕市集上集體狙擊也太恐怖了吧,炎東當時就救過任非。原來兇手不只有一個,解剖過程及嬰屍都好可怕。不懂炎東為何找任非,因為他還年輕沒被玷汙嗎?但他也不聽警告,沒有傳達炎東所說的,不曉得穎怡能否全身而退。志揚居然自殺,看來炎東又離出獄遠了一步。

第 5 集還以為在看奪魂鋸,真是令人捏了一把冷汗,還好穎怡沒死,差點以為她要領便當,她也真夠勇敢的。涵茵的分屍影片有夠噁心,暗網真的很可怕。原來崇輝跟炎東一起工作過,兩人肯定有過節,但罪犯可以拿資料跟筆離開?懷疑副所長跟主任是殺害志揚的幫兇,不知老大為何要幫炎東,懷疑是亞彥勒住炎東。第 6 集割開背部的肉又扒開實在太噁,差點看不下去。看來連環殺人犯的兇手就是中恆的前妻,也太快找到兇手,沒想到炎東又被栽贓,但他應該有不在場證明阿,真的是躺著也中槍。第 7 集原來兇手就是 7222 田永強,還記得一開始是炎東幫他逃離被圍毆的命運,但炎東卻差點被他殺害,不知炎東為何不說他根本沒性侵殺人,可能也是懶得說了,因為沒人會相信。周美旭是田永強的女兒卻不同姓,可能是有什麼原因。

Advertisement

第 8 集原來曹萬年跟田永強都有不為人知的苦衷,殺的人雖然也罪不可赦,但又不是性侵他們家人的人,何況炎東還是被陷害的。連環分屍案果然跟炎東有關,兇手張逸帆曾害死吳玉馨的老公,當時是由炎東辯護,吳玉馨又是方可茜的好友。沒想到曹萬年就這樣跳樓自殺,猜測死因不單純,因是穆雪松派人殺死他的。第 9 集沒想到牙刷也能殺人,簡直比「捍衛任務」還猛,換成鋼筆的時候好噁心。小林也太雖了,被快刀刺喉還噴血有夠慘,果然不能搶別人的案子。這集崇輝很猛,且也很會說服兇手,張逸帆演技爆棚,果然每個兇手都有苦衷。第 10 集原來任非是局長的兒子,也太低調了。沒想到暗網還有這麼多影片,小宇為何沒有查看?任非太天真了,直接跑去夜店,肯定會被發現,不曉得炎東要如何幫助任非,其實任非請爸爸幫忙就好,但他應該不想靠爸爸。

第 11 集不懂為何要透過思琪取得地址,直接去問不就好了,且吳玉馨這麼好找,當初炎東怎麼會找不到?吳玉馨最好會不知道方可茜過世的事,新聞都有在報,玉馨自己怕丟臉,卻不願意幫忙,幸好最後想通,但卻出現一堆人要抓她,任非跟思琪很白痴,下車不鎖門還不關窗戶。第 12 集崇輝跟石頭的動作也太快,有點不太合理,崇輝解決掉嫌犯的手法也太帥,任非也是用飛的趕到法庭,還以為炎東就這樣安全下庄,沒想到突然又被大卡車撞,應該是穆雪松指使的,希望他能全身而退。第 13 集來到了第二章,也出現了新的角色,副分局長楊羽璐,雖然年輕被看不起,但是很能幹的感覺,還讓任非歸隊。炎東終於被無罪獲釋,不過囚車上其他人也太雖,就這樣掛了,思琪對炎東的態度差很多,之前還懷疑他是兇手,現在卻幫起了他,炎東除了要抓殺害可茜的兇手,還要抓 12 年前聖誕市集的兇手,真的是很忙。

Advertisement

第 14 集原來任非當時有碰到兇手,怎麼沒出面指認?不過當時他還那麼小,肯定沒人會聽他的,就跟信號一樣。指使小李的幕後黑手就是雪松,而他跟羽璐吃飯時,聽到他們查到小李,便趕快派人滅口,但沒想到石頭中彈,不知他是否能活下來。第 15 集 Watchman 真的很變態,被他盯上的獵物就逃不掉,且一定要在人家背後割出翅膀,感覺就超痛,不知道電梯打開後老喬到底看到什麼。第 16 集小宇不是有在監視器看到人嗎?為什麼打開後卻沒有人?羽璐根本不會談判,為何不讓炎東說就好,結果還讓陸齊跳下去,陸齊說他們都是螞蟻,讓人想到 Hometown 返鄉。陸齊居然小時候就親手殺了媽媽,也太可怕,雪松的兒子跟養子都精神有問題,他自己肯定也不是善類,最好是殺人就用生病掩蓋,那應該長年住醫院治療才對。

第 17 集羽璐該不會是內奸,個人也覺得她的行為很奇怪,若不是雪松的臥底,就是急於想證明自己比別人厲害,把功勞攬在自己身上。炎東肯定知道任非就是當年那個小男孩,但不知為何不告訴他,兩人可以合力逮到嫌犯啊!如果陸振聲醫院非法移植,那陸齊身上的心臟也是移工的?雪松能接受?三人開始合作,思琪感覺很厲害,但是一直被阻撓,沒想到卡片居然在秘書身上,思琪又會出什麼招來複製卡片?第 18 集三人很聰明,只是思琪仍被抓,羽璐果然是間諜,跟雪松是一夥的,不知崇輝要如何揭發她,任非還傻傻地不知情,崇輝應該要先告訴任非,羽璐一語成讖,思琪馬上被抓,她應該先把影片傳給任非或炎東的,但思琪也很笨,應該要崇輝跟任非一起才對,任非再笨也不可能出賣她,炎東也是,崇輝只罵一句髒話就不說話,很令人起疑啊!抓思琪的男子應該就是聖美槍擊案的真凶,看來整起案件也跟穆雪松有關。

Advertisement

第 19 集原來心慈沒死,只是被藏起來,看來雪松愛著她,且他肯定對陸齊很壞,才會讓陸齊變這樣且想自殺。就知道思琪有把影片傳給崇輝,崇輝想要自己調查,也是為了不讓羽璐干涉,因他不相信羽璐,但他應該要相信任非並早點跟他說才對,哪有人講悄悄話不關窗廉,還不關門,為了救炎東就這樣掛了,真是令人傻眼貓咪,誤會都還沒解開,不過崇輝手機裡面有影片,加上炎東也找到雲端,只是少了密碼,要小宇破解就好,昌榕小隊經過這麼多大風大浪,大家都大難不死,結果隊長一下就掛了,只能說羽璐真的是最強毒舌,要陸齊想想父母,陸齊就跳樓,要思琪小心,思琪就被抓,要崇輝小心,崇輝就死了,拜託不要再說話了。發現飾演林啟辰的李銘忠就是飾演崇輝的李銘順的弟弟,難怪覺得面熟,這關係也太有趣。第 20 集也太催淚,雪松收到的簡訊肯定是羽璐傳的。崇輝都懷疑羽璐了,這麼聰明的炎東怎麼會沒懷疑?不懂崇輝為何不跟任何人說,果然羽璐不想再調查器官買賣,肯定也想把手機銷毀,炎東應該會發現,但是炎東跟任非,思琪還在被綁架中,怎麼不繼續調查?雪松的目標是炎東,猜測可能因為炎東一直查聖美槍擊案,而雪松就是幕後黑手,所以才會故意讓他入獄。羽璐這麼生氣,難道當年也是恐攻案的受害者?但又要雪松動手,我猜不透了。任非為何不開槍,就說是正當防衛就好,他的殺母仇人就在眼前啊!!

第 21 集羽璐說反正抓到了也不會逃出去,就知道一定會逃走,她只是在拖延時間,原來是故意要讓他逃獄並藉機殺掉他,這樣就沒人知道真相了,不然啟辰幹嘛突然把任非放開?一點都不合理,好歹也該射其他地方阻止他行動然後在偵訊,槍擊案的兇手就這樣掛了,有辦法對其他受害者家屬交代嗎?事情還查得出來嗎?果然她說起辰死了,線索斷了,再也查不出真相,拜託,人不是妳殺死的嗎?整個黑人問號,髮夾肯定是她給的。老大果然能幫到炎東,幸好他夠講義氣。第 22 集果然一切都是羽璐搞的,炎東怎麼會沒發現,真是令人失望,羽璐的嘴臉真的越來越討厭,好想趕快看到她被拆穿。陸齊也是很可憐,從小活在家暴的家庭,導致他出現這樣的性格扭曲,甚至學爸爸施暴,認為這樣女人才不會跑到,好不容易爸爸死了,又來一個控制他的雪松,但他不知道的是媽媽居然還沒死,可是陸齊,媽媽還沒死,你自殺的話,也不會跟媽媽到同個地方啊!

Advertisement

第 23 集不懂炎東為何要隱瞞任非有關聖美槍擊案的事,當任非猜到啟辰就是兇手時,炎東也要他別說,難道怕他崩潰去找雪松下手?以為雪松就是最終大魔王,沒想到竟然是羽璐,廖正雄就這樣掛了,肯定是羽璐指使的,到底她想要幹嘛?第 24 集原來是羽璐親自殺死正雄,終於知道她的動機是什麼,因為等不到移植,只好跟雪松交易,後來只想報復那些高官,因為用錢來讓普通人等不到移植,為了報復這些人,卻跟壞人合作,看來她雖然想執行正義,但心態根本錯了。炎東跟任非早就該派小宇上場了,羽璐傳的訊息破綻也太大,雪松也沒刪掉,兩人都傻傻的。最後結束的有點突然,也太過順利,不過任非到底知不知道炎東就是當年給他外套的人?難得看到好看的台劇,希望會有第二季。

 

※以上文字皆為自己逐字打的,劇照皆取自網路,請勿抄襲!

※歡迎一起討論劇情心得,但請勿攻擊或謾罵喔!

賽肥膩膩

我們是低調到不行的肥膩夫妻檔,一路上一邊吵鬧一邊記錄著生活大小事,最近迷上了宅在家追劇,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所有看過的影集好好紀錄,整理成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資料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